身陷其中的秦逸杰又是如何运用超常的天赋和头脑, 谱写出一段波澜壮阔的商界传奇。

身陷其中的秦逸杰又是如何运用超常的天赋和头脑, 谱写出一段波澜壮阔的商界传奇。

第1章 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落日的余晖从米黄色的窗帘缝隙中斜斜的透进房间,秦逸杰疲惫的坐在床头,样子有些憔悴和倦怠,被拉长的影子一直延伸的墙的角落,最终被黑暗吞噬,房间里流动的空气有些潮湿,秦逸杰吸了一口气,让人感觉窒息的气息。

蒋若婷躺在床上,手指随意的放在嘴边口里说着一些秦逸杰听不太清楚地呓语,阳光照在蒋若婷光滑如缎的肌肤,落在秦逸杰的眼里变成炽热的躁动。

秦逸杰起身刚穿好衣服,就被一双手紧紧环抱住,蒋若婷如瀑布般的头发随意的垂落,他能感觉到蒋若婷在轻柔的摩擦着他后背。

“再陪陪我...”蒋若婷轻吻着秦逸杰的耳垂。

秦逸杰转过身就看见蒋若婷用手指恣意拨弄着头发,眼神中流动的是令人无法自拔的妩媚,她笑的样子像一个小妖精,总是如同恶魔一般死死的纠缠着秦逸杰。

秦逸杰把手里的领带丢在地上,再次点燃了他心里潜藏的欲望之花。

秦逸杰睁开眼看着用一种近乎于成服的姿态的蒋若婷,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有一种极大的成就感和征服欲,而蒋若婷也总能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所需要的一切,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吝啬的炫耀自己引以为傲的身子。

秦逸杰满意的抬起头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满足,眼睛却落在床头上方一幅巨大的结婚照上,方志文身穿白色燕尾服一脸幸福的抱着坐在身边的蒋若婷,现在方志文正微笑的注视着他,燕尾服的白色有些刺眼,秦逸杰的燥热很快又回复到冰点,他甚至可以想到方志文和蒋若婷两个人的样子。

秦逸杰吸了一口气,手轻轻按在蒋若婷背上:“志文明天应该回来了...。”

蒋若婷停止了动作兴致索然的缩回到床上,双手抱着大腿头放在膝盖上。

“明天早上6点的飞机。”

“听志文说后天是你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也许吧,这些日子我一般都不记得。”

“哦,对了,曼诗...她让我叫你们星期天去我家吃饭。”

蒋若婷淡淡的笑了笑,把头发拨弄到耳后看着秦逸杰:“那我一定要穿漂亮的,恩,我想想,就穿你最喜欢的那条裙子吧,里面...里面...你说我穿什么内衣好呢?”

秦逸杰看着蒋若婷一脸挑衅的样子,抿了抿嘴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你那么喜欢黑色,我就穿上次你给我买的那套......。”

蒋若婷继续坏笑的逗着秦逸杰。

秦逸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穿好衣服后拿起桌上的手表,5点20分。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蒋若婷慵懒的蜷缩在床上没有动,指尖在床单上画着圈没有去看秦逸杰。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第2章 程序化的谎言

秦逸杰本来打算去拿包的手停在半空中,他能听出蒋若婷话里的怨恨和绝望,他叹了一口气又重新坐回到床上抱着她,臂弯里的蒋若婷有些冰冷,他用下巴摩擦着她的头,手更加用力的把她搂在怀里。

“再给我一点时间,很快我会找机会给她说。”

蒋若婷再也没有说话,房间里两个人在沉默中交换着呼吸。

当秦逸杰走出房间时,身后穿来蒋若婷把东西重重的扔在地上的声音,尖锐的破碎声伴随着房间里的女人哀怨凄凉的细微哭声,在寂静的走廊夜里格外尖锐刺耳,象恶毒的诅咒四处回荡。

秦逸杰停好车看看手表,6点45分,打开车窗一阵凉凉的晚风吹进车里,他搓揉了几下太阳穴清醒了许多,戒指一如既往安静的躺在名片盒里,戒指里面刻着的英文My Heart Will Go On在秦逸杰的擦拭下格外清楚,戒指被戴到了中指上大小刚好合适,这几年秦逸杰已经习惯不断的摘下来又不断的戴上去。

后视镜里秦逸杰认真的检查着脸上不应该出现的色彩,衣服上每一根超过长度的头发都会被他仔细的清理掉,动作娴熟而又快速,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养成了这些习惯,最后他闻了闻喷在身上的古龙香水,满意的把还剩半瓶的香水放回车里,抬起头看看车外,雨中的小区比平时安静了许多,过往的行人都匆忙的向家飞奔,六楼的房间里亮着熟悉的灯光,可在秦逸杰的眼里总感觉这里的一切他越来越陌生。

推开门就闻到浓郁的鸡汤香味,换鞋时秦逸杰听叫在厨房里忙活的方曼诗埋怨的声音。

“给你炖了鸡汤,你怎么不能早点回来?”

“你爸最近去新加坡考察,公司里很多事要处理所以回来晚了。”秦逸杰把钥匙方在玄关的桌子上歉意的回答。

“公司里有那么多事忙不完吗?每天都瞧不见你人影,要不我给爸说给你换一个轻松点的部门。”

“今年集团竞标拿地几乎都失败了,爸一直为这个大为老火,我也想做点成绩给他看嘛。”

秦逸杰半天没听到方曼诗说话,好奇的回过头,看见围着围巾的方曼诗拿着锅铲站在厨房门口呆呆的看着他。

秦逸杰很紧张的问:“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第3章 方家养的一条狗

“你是不是压力很大啊?要是累就别做了,我们出国吧,家里又不是没有钱,又不指望你买米回来开锅,看看你都这几年都累成什么样子了。”方曼诗一边抱怨一边心痛的看着秦逸杰,脸上写满了关切。

秦逸杰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没事,习惯就不累了,等这次拿下城南的两块地,我就带你出去散散心,这次公司预计投资12个亿对这次竞标势在必得,你爸也对这个项目相当看重,打算把你哥方志文调到公司和我一起完成这个项目。”

“把我哥调到你的地产公司?爸不是答应我让你放开手脚去做的嘛,他怎么能这样啊。”

方曼诗有些气愤的舞动着手上的锅铲,油渍飞溅在地板上,秦逸杰淡淡笑了笑从桌上抽出几张纸蹲在地上擦拭。

“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的我的,你爸这样也是为我好,这么大的摊子我一个人扛是有点吃力。”

秦逸杰嘴上虽然说的很轻松,心里却暗自在想,方德隆一直都没把他看在眼里,如果自己不是和方曼诗结婚,早就不知道被方德隆这个老东西发配到什么地方,在外人眼里他是方家乘龙快婿,攀上Y&C集团方德隆的女儿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一下子就从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变成现在Y&C集团旗下H&X地产公司总经理,当初和方曼诗结婚的时候方德隆死活不同意,方家无非就是瞧不起他的出身,如果不是方曼诗死都要嫁他,连绝食和私奔都用上了,老头子最心痛的就是他这个女儿最后经不住方曼诗死缠烂打好歹算是同意了,可结婚前却上秦逸杰签了一份婚前财产公证和婚姻保障协议,协议内容就只有一条,如果以后想要离婚不能带走方家一分钱,这两个协议就像打在秦逸杰脸上的两巴掌让他直不腰,在公司里老是感觉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结婚后老头子把H&X地产公司名义上是让他管理,对外挂着公司总经理的头衔,事实上公司连独立的财务核算权力都没有,所有的资金都由远程集团下拨,每一个项目策划运作每一笔资金流向,都要方德隆最后决策,秦逸杰在公司里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无数的公司申请报告上签字,再呈报给方德隆审批,就连集团里一个小小的采购部经理的实权都要比他大,公司年终考核,赚了钱时总公司领导有方,方德隆眼光独到,亏了钱的黑锅全都会扣在秦逸杰头上,刚结婚的时候秦逸杰还有些忿忿不平一心想要做些成绩给方德隆看,可后来才发现不管他做什么,方德隆都不会正眼瞧他,自始至终在方德隆眼里他这个穷小子和方曼诗结婚就是有计划有目的性的,所以这几年秦逸杰慢慢学会了韬光养晦内敛了许多,原以为方德隆会对他的看法会慢慢改观,可偏偏在竞拍城南最大的两块商业用地项目上,把儿子方志文派到H&X地产公司,无疑又一耳光把秦逸杰彻彻底底的打清醒了。

第4章 蒋若婷的骚扰电话

城南地产开发这个项目,公司投标价12个亿远远高出10亿底价,足足有2个亿之多,可见方德隆是下定决心在城南这400多亩地上大做文章,这个计划从立项到最后竞投都是秦逸杰一手全权负责,眼看就要功成名就时方志文来了,秦逸杰是聪明人这几年也在商场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方隆德这个时候派方志文来插手这个项目,无非是想把这么大的功劳留给准太子,往他身上摸金添银,为方志文以后接班打下点基础,生意再大毕竟最后还是要交到方志文手上,没有一点令人信服的成绩和威望,这么大的盘子以方志文的火候方德隆还是不放心的。

秦逸杰也终于通过这件事明白,方德隆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对于方德隆来说,他更像一条方家养的狗,因为方曼诗喜欢所有每顿都会有骨头吃,但这种日子会不会长久就看方曼诗会喜欢这条狗多久,只要自己有半点僭越方德隆都会把他当丧家之犬一样赶出去。

秦逸杰庆幸的是方曼诗一直爱着他,从大学到现在方曼诗从当年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生变成每天闲置在家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除了每天越来越多的唠叨但对秦逸杰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

秦逸杰始终都搞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每天都能抱着大堆的零食坐在沙发上整个下午的看情感剧,或者就是和她那些姐妹不知道疲惫的逛街,衣柜里鞋柜里总是堆满了很多他从来没看她穿过的衣服和鞋,最麻烦的是方曼诗每天多有很多话给他说,从街边见闻到闺蜜房事甚至一个新学的菜式都会没完没了的说上半天,秦逸杰总是装作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其实大多时候方曼诗到底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就没听进去过。

秦逸杰从房间里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方曼诗做好的菜清蒸大闸蟹、麦冬菠菜猪肝、花生乌鸡炖参汤,方曼诗成了一碗鸡汤推到秦逸杰面前不停的催他喝,他看着满桌的菜却始终提不起胃口,手上的筷子在盘子里试探了几下有放在了桌上。

“怎么了,菜不和你胃口?”

“不是,可能回来的时候淋了雨,没什么食欲。”

“那你就喝点汤暖暖胃。”

秦逸杰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炖的发白的鸡汤,有一层厚厚的油漂浮在上面,刚想去端就听见电话响了,秦逸杰拿出电话看见是蒋若婷打来的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接,方曼诗一边吃饭一边奇怪的看着秦逸杰。

“电话响了怎么不接啊?”

秦逸杰定了定神:“公司的电话,可能是关于城南项目的,这么晚了还打也不知道还要不要人休息,你先吃吧我去书房接。”

“没关系,你就在这里接吧,真不知道在自己家里还这么多顾忌。”

方曼诗的一片好意让秦逸杰很尴尬的又坐回到椅子上,电话还在响再不接恐怕方曼诗就要怀疑了,秦逸杰镇静的笑了笑,把电话放到了耳边。

第5章 趁热喝杯牛奶

“是不是在家不敢接我的电话?”电话里是蒋若婷性感而又磁性的声音。

“太晚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回公司在说。”

“不会打扰你的,只是想告诉你,你睡着的时候我在你背上写了一个字,你洗澡的时候小心她看见。”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以后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再发生,如果闹出什么乱子对你和我都没好处。”

挂断电话秦逸杰脸上虽然很平静,但他自己能感觉的心跳的有多快。

方曼诗关切的说:“怎么回事,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大事,销售部经理的电话,月销售计划报表在数据统计时出了点问题。”

秦逸杰轻描淡写的回应着方曼诗,脑子里全是蒋若婷在床上的样子,一走神就随手端起桌上的鸡汤喝下去,被烫的从椅子上跳起来,碗掉在地上鸡汤被洒的四处都是。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被烫着。”方曼诗连忙用手摸摸他的嘴

秦逸杰歉意的笑笑:“我去洗洗。”

秦逸杰关上卫生间的门,把水龙头拧到最大,哗哗的水流声掩盖了房间里的声音,他迅速的拿出电话删掉刚才蒋若婷的来电,脱掉衣服对着镜子才看到背心上真被蒋若婷用口红写着一个字,看了半天秦逸杰才认清这个被衣服擦拭的模糊不清的字。

“离”!

……

秦逸杰费了很大的劲才清洗干净背上的字,门外传来方曼婷的催问,秦逸杰应了一声把换下的衣服丢在垃圾袋里。

从卫生间出来方曼诗已经收拾了地上鸡汤的残迹,他的座位上重新放着一杯热牛奶,方曼诗用筷子指了指。

“趁热喝杯牛奶。”

秦逸杰突然心里有一种久违的感动,也许他亏欠方曼诗的的确太多了,只是这段感情在他眼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已逐渐消亡殆尽。

“我已经和蒋若婷说了,叫她星期天和你哥一起过来吃饭。”

想到蒋若婷秦逸杰又开始有些心不在焉。

“那你星期天早点回来,没什么事就别去公司了。”

“好。”秦逸杰突然想到了什么“曼诗,我们结婚多久了?”

“七年,8月16号就是我们结婚七周年的纪念日。”方曼诗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秦逸杰苦笑着摇了摇手里的牛奶,原来这些在方曼诗眼里重要的不能再重要的日子,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晚饭后秦逸杰去书房整理明天公司会议的内容,方曼诗在厨房里清洗着碗筷,秦逸杰轻轻关上书房的门,打开公文包拿出文件翻看,可心里很慌乱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不管怎么都看不进去,秦逸杰眼睛瞟了桌上的电话一眼,突然有给蒋若婷打电话的冲动,他用手指按着手机在桌上不规则的旋转,思绪里却是蒋若婷妩媚的眼神和娇嫩的红唇,他很快就感觉有了反应,用手使劲的握着感受到手掌被慢慢扩张充盈。

门被方曼诗推开时,秦逸杰用一种近乎于奇怪的姿势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刚洗完澡的方曼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张大了口看着秦逸杰。

第6章 维系婚姻的往往不会是感情

“你是看文件还是看金瓶梅,这么大的反应?”

秦逸杰没有说话,眼前的方曼诗穿着白色的睡衣,薄薄的衣服里面秦逸杰若隐若现地看见她成熟而丰满的曲线,没有保护的胸部直挺挺的在睡衣上隆起,暗红色的蕾丝裤在白色的睡衣映衬下格外醒目,结婚这些年方曼诗一直都保养的很好,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处松弛,就好像秦逸杰刚认识她的时候一样,以前在大学里方曼诗就是大家公认的美女,在秦逸杰眼里当时的方曼诗清纯的像出水芙蓉,白里透红的脸蛋嫩的像一碰就会掐出血来,如今变成女人又多了几分成熟的娇媚。

秦逸杰蠕动了一下喉结,像箭一样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一把抓住方曼诗按在墙上用力的亲吻她的颈部和脸颊,双手熟练的解开她睡衣的纽扣,他已经很久没碰方曼诗,蒋若婷每次总是不遗余力的掏空他库存的子弹,回到方曼诗身上就只有草草了事。

方曼诗一边咯咯的笑,一边用力的推开秦逸杰:“不要闹了,今晚不舒服改天吧。”

秦逸杰这个时候根本听不进去,反身把她抵在书桌上,感觉全身就像被火在烧一样。

欲火焚身的秦逸杰再也控制不住,把方曼诗翻转身抱到书桌的边沿上,捞起她的睡衣站在她身前,方曼诗双手撑着身子头微微向后仰着,极其配合。

伴随着书桌发出的嘎吱、嘎吱声,方曼诗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上、肩上狂野而性感。

突然方曼诗感觉他抱着自己的双手在微微抖动。

“你怎么越来越不行了,今天才...”方曼诗转过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今天才5分钟?!”

秦逸杰从桌上拿出纸巾慢慢离开方曼诗没什么力气的说:“可能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不是很在状态。”

方曼诗从秦逸杰手上接过纸抱怨着:“你什么时候又在状态过,哎呀,人家这几天是危险期,你以后不行就不要做,刚有点兴趣你就完了,你倒是满足了,我一个人悬在半空中算什么事嘛。”

秦逸杰还是面无表情的呆呆站着,回味着冲上云端的感觉,浴室里方曼诗的埋怨声他已经听的麻木,随手关掉桌上晃眼的灯光房间又回复了黑暗,秦逸杰连穿好裤子的力气都没有就倒坐在了椅子上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黑暗腾起缥缈的雾气模糊了秦逸杰的双眼时,他发现自己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见这些迷幻的烟雾清晰的轮廓,他讨厌被这样激烈沉重的思想占据着,甚至在梦里都不得安宁,他开始整夜的失眠或者就是在被方曼诗无休止追逐的梦里惊醒,这场七年的婚姻如今在秦逸杰眼里如果真的还有什么剩下的,他相信一定不会是爱,或许只有一些性。

第7章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被恭维

秦逸杰开车到公司的时候,就看见方志文的奥迪A8停在楼下,他把自己的广本远远的停在一边,门口的保安一脸恭维的迎上来,用很不标准的动作给他敬了一个礼,样子滑稽的让秦逸杰很想笑。

“秦总早上好。”

“好。”秦逸杰走了很远又走了回来对着保安说“以后对我不用敬礼!”

保安惊慌失措的站在原地以为自己那里没有做好,秦逸杰看见保安没有反应就笑了笑。

“不关你什么事你做的很好,只是我不太习惯而已。”

秦逸杰刚走上楼,销售部经理赵远山就兴冲冲的跑到身边,压低声音说:“秦总,今天太子爷来了。”

赵远山在公司也算是秦逸杰无数部多的心腹,从一个普通职业到销售部经理,全都是秦逸杰一手提拔起来的,所有赵远山一直把秦逸杰当自己恩人一样顶礼膜拜。

“我看到了,他现在人呢?”

“在你的办公室。”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秦逸杰在办公室门口停了停,严肃稳重的脸上硬生生的被他挤出一丝很自然地笑容。

推开门他就看见方志文头都没抬的坐在他的办公椅上。

“志文,你今天早上才回来,怎么不回家休息休息就来公司了,你这样我可要给曼诗汇报,让她好好管管你这个大哥。”

“逸杰,你快来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方志文仔细的埋着头看着桌上的东西,一个劲的叫秦逸杰。

“什么宝贝这么厉害,能让你这个太子爷下了飞机家都不回,就直接跑我这里来。”

桌上是一套完整的户型设计图,秦逸杰认真的看了看很快就变的沉默和专注。

方志文瞟了他一样笑着说:“怎么样,是不是好东西!”

“这套户型设计图比这几年国内所有得奖的设计都还要好,简直是大师级的设计,我可以断言这套户型设计一经面世,一定会给高密度商业小区房屋修建注入全新的理念,至少在5年,不!10年之内这套户型设计都会是业内的方向标。”

“哈...哈...哈,识货识货,这么好的东西当然第一时间想到和你分享嘛,你自己也看到的,我连老婆都没要下飞机就跑你这里来了。”

“这套设计图那里来的?”秦逸杰手上拿着图纸爱不释手。

方志文警惕的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看看外面,然后坐到沙发上得意的点了一支烟,笑咪咪的看着秦逸杰,秦逸杰看方志文这个动作和表情心里就明白这图纸一定大有来头,也坐到了方志文身边。

第8章 价值连城的设计图

方志文神秘的说:“逸杰,房地产开发你也是算是专家了,你说如果我们城南开发项目里面的高密度商业小区采用这个设计方案,会有什么好处。”

秦逸杰再看了看图纸想了想:“这个不好推断需要施工部准确核实才能知道,但以我的经验高密度商业小区采用这套方案,成本会节约7%-`10%,而销售利润可以提高大约6%.”

秦逸杰刚说完就看见方志文在摇头。

秦逸杰疑惑的问:“达不到这个水平?”

方志文把嘴伸到秦逸杰耳边:“产用这套设计方案,城南开发项目上总投资成本会节约16%,而预计销售利润可以提高14%。”

秦逸杰张大了口看了看图纸又看了看方志文,从方志文脸上得意的表情不难看出他说的是实话。

“图纸谁设计的?国外?还是国内的?”

“国内的一个小设计院,我爸偶然一个机会发现的,对方还不知道这套图纸的商业价值,很便宜的价就卖了。”

“有了这套设计图,城南开发项目就是不想赚钱都难。”

方志文开心的说:“你说说这么大的好事,我不通知你通知谁,我们两个一起把城南开发项目做的漂漂亮亮的,保证H&X地产可以在业内一炮而红。”

“还有谁知道这个图纸的事?”

“目前知道的人就四个人,除了爸和大伯还有就是我和你。”

秦逸杰突然想到了什么:“爸让你告诉我的。”

方志文不解的说:“废话你是家里的人当然要知道,你不知道这个计划这么进行。”

秦逸杰脸上虽然笑了笑,可心里却暗自在想,方德隆这个老东西压根也没有想让我知道这件事,只不是是方志文没有他老子那么精明,加上一直他都和自己关系很好,所以方志文在他面前一向口无遮拦,这次把这个计划不小心告诉了自己,方德隆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骂方志文。

这个时候秘书柳慧梅敲门进来,把两杯泡好的竹叶青放在茶几上,秦逸杰看见方志文的眼睛一直都在柳慧梅身上打转,笑了笑说:“志文,你调到我们公司也没新秘书,这个你要是看着觉得顺眼就留着你用吧”

方志文连忙摆了摆手:“这怎么行,我一来就抢你东西,外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来抢你地盘的。”

秦逸杰看的出方志文口上说不要,其实心里找就七上八下,眼睛一直就没离开过柳慧梅的胸部。

秦逸杰端起茶杯很诚恳的说:“瞧你说的,不就一个秘书嘛,你过来工作也要配秘书,没有合适的先用我的有什么关系,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怎么分起你的我的来了。”

方志文想了想点点头:“好,逸杰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就不推辞。”

身陷其中的秦逸杰又是如何运用超常的天赋和头脑, 谱写出一段波澜壮阔的商界传奇。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330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