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妃难弃-童婳, 景昊-古代言情小说

佳妃难弃-童婳, 景昊-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

“娘,娘,你醒醒啊,娘,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娘,你快醒醒啊,您就这么去了,我们该怎么办呢?娘!”

“爹爹,你把娘叫醒啊,小禹要娘亲,小禹要娘亲啊,呜呜。”

额,好吵,真的好吵啊!

睡梦中的童婳听见自己老妈又在看这种哭天抢地的苦情戏!哎,老妈的口味还真是二十年如一日啊!

童婳闭着眼睛正在纠结自己要不要起来给老妈递一张纸巾?算了,她真的好困啊,还是再睡会吧,老妈这个爱好自己修正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是毫无起色,唉!还是随她吧!

童婳还是如往常一样,踢踢腿,打算将门关上上,以此隔绝外界来的噪音。但是,这是怎么回事?!童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呀,她好像动不了了!

为什么动不了了??童婳惊悚的表示,她不过想关个门然后继续睡,但是为毛就是动不了???

呀!什么、什么情况?有人摸她的头!!!

忽然间,童婳的心脏都快停止了,真是见鬼了,怎么办?家里可就只有她和老妈两个人,老妈这会儿在客厅看电视。所以现在这双手是谁的手?!

难不成家里进贼了?看样子老妈对现在的状况毫无察觉,那就凭她一个人,完蛋了,她绝对打不过的呀!怎么办怎么办?她害怕!!

唉?不对呀,她好像又听不见声音了。童婳屏住呼吸,认真的听了听周围的声音,可是真的什么都听不到了,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正当童婳心惊胆战的时候,刚才的那只手又放到了童婳的额头上,吓得童婳险些一下子坐起来。不对,不对,要是小毛贼根本不会这么温柔的抚摸的!天呐!到底是谁在摸她?难道是鬼压床了???妈妈呀,她这次是真的不敢动了,怎么办啊?

当童婳内心濒临崩溃的时候,头顶忽然出现了小女孩的声音:

“三姐,你快看!她眼睛在动!”

妈蛋,还不止一个!童婳还没腹诽完的时候,她就感觉这只冰凉的小手又摸了她一把。然后,她一紧张就很不争气的华丽丽晕过去了!

“三姐,你说六姐怎么还不醒呢,刚才眼睛明明就快睁开了呀。三姐,咱们要不要跟爷奶说一声,我感觉六姐不太好。”

一个“大仙”担心地说道。这位“大仙”其实只有七岁,但看起来就好像只有五岁左右,面色饥黄,骨瘦如柴,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七妹,你别吵了,让你六姐再睡一会吧,她最近累坏了。”

说话的是另一个“大仙”。她看起来倒是比上一位年纪大了许多,但是形容憔悴,满身素缟,眼角还挂着泪珠。不过,这位“大仙”虽然满身质朴,但是容貌清丽,虽年纪轻轻,但不难看出,这位长大后必是绝色!

“大仙”温柔的看着眼前的童婳,满脸疼惜。身边的另一位“大仙”却默默的流着眼泪,这个画面说不出的悲怆。

过了一会儿,年纪稍大的一个轻轻地说道:

“娴儿,咱们出去吧,让婳儿多睡会儿,她睡醒了自会喊我们的。前院只有咱奶和你娘看着,定是忙不过来,咱们去帮忙吧。”

说着就带着前面说话的“大仙”出去了。

时间过去很久,久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这时童婳也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看外面,唉,天还没亮啊,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半夜就醒了,这可不像她平常的样子啊,以前哪天不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啊,唉,最近的奇怪事儿还真多!

童婳这会儿想上厕所,但就是不敢去呀!想想也是够了,她最近就是各种不顺,现在可好,越来越玄乎了,大白天的都能见鬼了!

她说的可是真的!就今天,大白天的时候,她正要过马路呢,就走到差不多马路中间的时候,忽然,她感觉背后被人猛推了一把!然后她就撞车上了!!

没错,就是她把车给撞了!!因为车在等红灯!!

她就在司机不可思议眼神下硬生生的撞到人家的车上了。天哪!撞得那叫一个疼啊,疼得童婳涕泗横流,满脸都是!!正当她回头刚要问候他祖宗的时候,她就看见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冲她不住地点头,嘴里还念叨着就她了!

这还不算什么!童婳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就看见一只手从小孩的身上穿了过来,可能是想扶她起来,但是童婳那还敢让别人碰她呀!真是见了鬼了!!

童婳二话不说,也不敢抬头,拔腿就跑!跑的过程中还听见身后有人大喊:

“姑娘,你等等,你快停下来,危险!!”

奶奶的,她敢等吗!就刚才那种情况,她要是停下来还指不定会发什么什么事!

大白天的遇鬼?这也不合理啊,大家不是都说,鬼大白天的是不敢出门的吗,那这是什么!!

哼!果然,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话就不能信!

童婳想到这里就越跑越快,引得路人惊讶的看着她。童婳那还顾得上这些,四站公交的路程,她愣是一路小跑回家的,累的跟狗一样!

回家后的童婳衣服都没换就趴在床上睡着了。然后就听见各种撕心裂肺的哭!

唉,黑夜中的童婳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日子没法过了!!!活人要被尿憋死了!!

想想她童婳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种事儿上面!这要她以后在朋友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童婳眼前忽然就出现自己那帮朋友嘲笑自己的嘴脸,童婳打死也不能出现这种糗事!自己以前损他们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会出糗的!!

想到这里,童婳转了个身,看了看窗外的月光,再看看黑压压的夜幕,胆小的她绝对不敢一个人就这么出去上厕所的,今天怪事太多,就算在自己家里,就算卫生间离自己的房门很近很近,她还是没有这个胆子!

唉,要怂就怂个彻底吧,就这样,童婳决定继续装睡!!

但是,童婳高估了自己憋尿的本事,多次的翻转让童婳尿意更盛!

第2章 不是大仙?

可是怎么办?她还是想上厕所啊!哈,算了,童婳心里想着,鬼就鬼了,活人也不能叫尿憋死对吧!

真真是到了紧要关头,童婳利落的翻起身,随手拉了件放在床边的衣服,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她的脚上传来一阵剧痛。

咦?她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了?童婳刚刚放到肚子里的小心脏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了!童婳这次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这不摸还好点儿,一摸吓一跳啊,妈呀!!这好像是个人头啊!!!

好吧,几次三番的这样吓人,胆子再小的人也会有脾气的吧!况且童婳还是个暴脾气!!!童婳心里想着:不管你是哪路大仙,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也不好吧?!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于是,童婳也顾不上害怕了,摸黑坐了下来,尽量将自己用双手护起来,这才说道:

“大仙,您行行好。您就别吓我了好吗,这都几次了,就算我胆子很小,我再害怕也该对您免疫了吧!好吧,您就说吧,您有什么未完成的遗愿?只要小的能办到的,小的绝对没二话!”

为了能尽快解决麻烦,童婳尽量将声音放轻放柔,为的就是不惹“大仙”反感。

可是,静,特别静,静的让童婳又退缩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做鬼的也有脾气??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童婳瞬间就蔫了,耷拉着脑袋说道:

“大仙,您别生气哈,小的刚才是不小心才踢到您的!您别往心里去啊!”

童婳再次低声下气,但还是没用啊,周围仍旧安静。怎么还这么静呢?童婳都快撑不住了!

“大仙,求您发发慈悲吧,小的真知道错了,小的给您赔不是了,这总该行了吧?”

童婳感觉活了这二十年,今天算是把前半辈子的怂全给认了。她现在就差给大仙下跪了!就这样了大仙还是不说话,就是没动静!于是童婳伸手推了推:

“大神?求您给个话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童婳这一推到真把大神给弄出动静来了:

“六姐?你醒了?怎么了,你要什么?”

被吵醒的童娴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唉呀妈呀!大神,你可吓我一跳啊,哎呀,看来你喜欢我叫你大神呐,没事没事,从此以后就叫你大神了!”

童婳说完这话就后悔了,以后?哪来的以后,她真希望现在是最后!!

“六姐,你说什么呢?神神叨叨的,睡醒了吗?要喝水吗?可是这会儿只能喝冷水了,六姐你等等啊,我这就去给你端碗水来。”

这女孩儿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说完这话就要往外走。

“哎哎,等一等,你先别急着忙乎,先告诉我你是谁啊?哎呀,你到底是不是大神呐?哎哎,你倒是说话呀,我说你到底是谁呀?”

童婳真的要疯了!现在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就只能听见对方是个小女孩。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白天推她的那个小孩,要是的话,哼!新账旧账一起算好了!!

“六姐,你没事儿吧?你是不是烧糊涂啦?我是娴儿呀,你是不是还烧着?不对呀,晚饭的时候明明已经退烧了的。来,六姐,让我摸摸”。

然后,就是这只手!没错,大神的手就是这样的,这只罪魁祸“手”!

童婳被这个冰凉的“鸡爪子”摸得一个机灵,瞬间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反应了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语言:

“娴儿?娴儿是谁?你难道,不是鬼??”

童婳战战兢兢的问道。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六姐,你可别吓唬我啊,你等等,我去点盏灯来,你好好看看我,我不是鬼,我是娴儿,你的七妹童娴呀!”

童娴着急了,六姐平常可不是这样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童娴赶紧点了一盏灯,站在童婳的床前。

童娴身上穿着麻布衣衫,在暗黄的灯光下,惨白的小脸显得更加渗人,童婳猛然间又是一个机灵。

童婳的动作全部进了童娴的眼睛,童娴看着自家六姐都开始抽搐了,立马问道:

“六姐,你说话呀,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把脑子烧坏了?这下该怎么办呢?大姐,大姐,你快来,我六姐出事了!”

童娴吓得大喊,六姐可不能把脑子烧坏了,她可是姐妹里面最聪明的,有时候就连几个哥哥也不一定有六姐聪明呢!

外间睡着的童婛听见里边的声音赶紧赶了过来:

“什么?婳儿又烧了?!到底怎么回事,傍晚的时候退烧了的呀。”

这时候童婳就看见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姑娘急忙的来到她身边,一样的瘦弱,只见这女孩子把手放到童婳头上,嘴里念叨着:

“没烧啊,娴儿,你六姐到底怎么了?你别光顾着哭!!”

“大姐,我、我也不知道,我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等我清醒点的时候才发现六姐一个劲的摇我,把我摇醒之后,我就听见六姐神神叨叨的叫我大神,我叫她,她又说她不认识我,我吓坏了,呜呜呜~~~~~大姐,你说六姐到底是怎么了呀。呜呜~~”

童婳有些慌,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她们不是鬼?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也不像是做梦啊,这么逼真,难道,我穿越了?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这是什么朝代?现在谁做皇帝?”

既然如此,当务之急是先要搞清楚状况。

童婳一系列的盘问,问的童婛二人目瞪口呆。童婳这才发现自己问的太直白了,所以赶紧改口:

“额,不对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哈,我是说现在是那一年?我现在脑袋有些乱,可能是烧糊涂了,尽说些糊涂话,呵呵。”

妈呀,差点就出大问题了,这些哪能直接问呢,要是被当做妖怪了,她还不得被乱棍打死!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书里的女主不管在现代多厉害,但是在古代封建社会总是要向封建主义皇朝低头,毕竟自己的生杀大权总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啊!

想到这里,童婳身上一身冷汗,天哪,好险好险,幸亏她反应快!要不然她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了!!

第3章 这就穿了?

童婛看着童婳满嘴胡话,脸上爬满了担心:

“看来是真的烧糊涂了,不过你醒来就好了,婳儿,你先别着急,大姐告诉你就是了。现在呢,是大德一十九年,还有哦,咱们大翰国圣上的名讳可不是咱们穷苦百姓能知道的,所以大姐也不清楚。不过没关系的,这些记不住也没事。”

童婛温柔的回答童婳,童婛看童婳不说话了,这才上前问道:

“婳儿,你这会儿感觉好点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童婛怕童婳饿,晚上吃饭的时候把自己的菜粥给留了下来,想着万一童婳醒了想吃东西的时候能也有一口吃的。

“等等,吃饭先

等一下,我想先上个厕所。”

童婳这才从童婛的话里反应过来,天哪,她好像真的穿了!!

吃饭?吃什么饭!现在根本不是吃饭的时间好吗!!童婳急忙打断了童婛的话,现在她的头上已经开始冒虚汗了。

童婳心里苦啊,她能憋尿憋这么久,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膀胱了!

“厕所?那是个啥?”

童娴感觉有些傻,啥意思?没听过啊?!

“啊?哦哦,是茅厕,我要上茅房,快,我要受不了了!”

童婳很不好意思,太丢人了有木有!当着陌生人的面这样说,她表示很无语!现代人说的好多东西古代人都是听不懂的,这要是让她真的生活在这里,总有一天会被当成妖怪的!

不行不行!她得回去,这里真的太不方便了,她要回去!

“啥?哦哦,好的,大姐这就带你去,你别着急,小心点啊,大姐扶你,娴儿给你六姐披件衣服,可别再冻着了。”

童婛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心里其实是非常想笑的,但是,婳儿这丫头相当好面子,她要是当着她的面笑话她,她敢保证,这丫头绝对好长时间都不会理她!

童婛看着童婳要起身,赶紧上前扶着童婳的胳膊,同时转身给童娴交代了一下。

童婳看着这两个小丫头这幅紧张的模样,心里很郁闷的。她推脱了几次,但是童婛这丫头就是不放心,童婳吗,没办法只好随她了。

额。。。其实这茅厕虽然没有马桶方便,但还算收拾得干净,异味也比较小。嗯,比想象中的好多了,看来农村并不一定是不能忍受的嘛。

可是,她要怎么回家呢,原本她就和老妈相依为命的,她现在被迫来到这里,老妈肯定急坏了,再说了,虽然平时和老妈吵吵闹闹的,但是她心里老妈是;理所当然的第一位,所以她还是要回去的!

可关键是,她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去啊?再睡一觉?童婳觉得好歹这还算是个办法,等会儿她就试试。现在也没什么法子了,也只能想到什么试什么了。

“六姐,你好了没,你在里面没什么事吧?”

童娴很担心童婳,童婳这进去也有一会儿了,怎么还不见出来,不会是晕在里面了吧?,她总觉得今天的六姐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大姐,要不我进去看看吧,六姐现在身子还弱着,可别再晕在里面了。”

“这,好吧,咱们去看看。”

童婛也很担心,听着里面没什么动静,她也等不住了。这次童婛真的被吓着了,娘没了之后,婳儿也病了,娘生前最看重就是婳儿,娘总说,婳儿是我们童家的福星,一定能给童家带来好运的。

所以,婳儿不能再出事了,要不,这接二连三的出事,老童家真就被打垮了!

“别、别,你们别进来,我好了,这就出来,我没事,真没事!”

童婳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呢,猛然间一听见他们的声音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呼,还是面对吧,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她就悄悄地来,悄悄的走吧,千万不能影响他们的生活!

童婳起身提起裤子,看着脚下的蹲坑,以及身上打满补丁的衣服,还有挂在旁边的腰带,再次坚定信念:一定要回去,这里的生活太不方便了!

收拾利落后,出来看见门口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姐妹,童婳心口一暖,但愿她走后,她们真正的姐妹能回来。

“大姐,我没事儿,你看,我已经好了,就是还有些困,咱们回去吧,回去你们也早点睡,有事咱们明天再说!”

童婳学着她们的口气说道:

“这会子实在是太冷了些,大姐,你们穿的太少了。”

童婳打算先稳住她们,别让她们发现自己的不一样,等着看看今晚睡一觉能不能回家,但愿能如愿以偿吧。

只是童婳的一番话又引起了童婛姐妹俩的怀疑:他们平日里可不就是这么穿的,童婳怎么忽然间说出这样的话来?

尤其是童婛,她年纪大些,所以想的就多些,看着童婳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现出异常,童婛不得不认真的看看童婳了。

打从婳儿醒来起,说的话做的事都不像她平日里的样子,况且,娘亲白天的时候走了。婳儿是最听娘亲的话的,但是,今天婳儿愣是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不仅如此,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神神道道的说一些人听不太懂的话。

其实,童娴也是这种感觉,别看她年纪小,会看眼色的本事那可是跟童婳学了个十成十的!

童婳回到房间就睡了,毕竟他一心想回去。但是童婛姐妹俩可睡不着了。

“大姐,六姐今天真的好奇怪啊!”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我刚才还刻意的摸了摸婳儿的手,她手上的伤疤还在,而且还是那个位置,说明,她是婳儿没错啊!”

童婛说到这里也很纳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算了,娴儿,快睡吧,明儿还要忙活一天呢,我还是愿意相信,你六姐只是伤心过度了!”

童婛制止了童娴的胡乱猜测,还是等明天婳儿醒了再做打算。现在她们胡乱猜测也只是徒添烦恼而已,她心里其实愿意相信童婳还是她的婳儿!

佳妃难弃-童婳, 景昊-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