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相惜便相爱-楚惜惜, 顾明琛-婚恋生活小说

若相惜便相爱-楚惜惜, 顾明琛-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楚惜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傍晚六点,深冬的D市元街亮起明晃晃的灯光。

提着丈夫爱吃的元蹄,我心里甜滋滋的,虽然出来很久,又冷又累,但一想起刘铭能吃上一口热腾腾的元蹄,就什么也都值得。

“小心——”

随着宝马司机的一声仓促急叫声,我重重摔在车前,身下大量血水疯狂涌动而出,疼得我仿佛坠入地狱一般。

我捂住四个月的身孕,下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再往下狠狠坠,痛苦不堪,“疼…疼……”

“刘铭,刘铭……”

极痛之中,我手里抓着苹果电话,想要拨给我的丈夫,用尽全力,电话第三遍才接通,却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喘气声。

不可能的……

丈夫不会背叛我的,一定是……

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那肇事者的司机却将车停在路边,很快,整个车篷一上一下得颤动起来。

我听到车里有女人的声音娇滴滴得笑了起来,“老公,你别走,我还没有要够,我还要!我就喜欢你勇猛的样子!”

“老婆,你乖乖的,我好像撞到人了,我得出去看看。”

提上皮带,从车里走出一个清隽俊朗的男人,只是他的嘴唇极薄。

夜色越发昏暗,倒在血泊中的我,虽然不省人事,但我还是对上那男人无比寒凉的目光,“是你……”

我万万没有想到是我的丈夫把我给撞了,撞了那一刻间,他还跟一个小三在车上欢爱,爽完了才作罢下车看一看……

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刘铭厌恶得瞪着我,“楚惜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自己想死!也别害我老刘家的孙子!我告诉你!”

“刘铭……”

男人的冷酷无情出于我的意外,我简直不敢相信昔日里在自己耳畔说永远爱自己给予百般恩爱的男人,竟然是这样对自己。

地上的血水凝结成了血痂,我吃痛得伸手要求助,“我快不行了,应该是要流产了,你快点送我去医院。”

“贱人!原本等着你生下老刘家的孙子,咱就离的!”

刘铭英俊的瞳孔深处满满嫌弃,更是将我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为什么?”

我不明白,我楚惜惜自问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女人,在大学的时候,我可是有名的系花,想要追求我的人,海了去。

“为什么?因为你是黄脸婆呗,看看你自从生了孩子之后,脸上疯狂冒出雀斑,这些,刘铭都跟我说了,我以后不用生孩子的,孩子的话就用你的,当然,刘家夫人的身份是我。”

勾唇一笑,从车篷里走出一个身着粉色高跟鞋的女人,她曼妙的水蛇腰肢徐徐缠绕上男人身上。

小三紧紧抱住刘铭的脖子,还吐出舌头亲吻了男人几下,眼中透出轻蔑的神色瞪着我,“楚惜惜,没想到是我吧。”

“是你,婉音,怎么会是你?”

莫婉音那一张画着魅蓝眼线的脸孔很是怡然自得,嘴角勾起越发鄙夷的弧度,“楚惜惜,你没有想到吧,你最亲爱的闺蜜搭上你的丈夫!那也是你活该!谁让你自作自受!”

“我自作自受?你怎么不说你们是一对狗男女?”

我眼里一派空洞,身下的剧痛也比不上我的心绞开的痛!

“贱人!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大步一提,刘铭没有将我抱起来,反而狠狠一个劈头盖脸的巴掌赏了给我。

我身下渗着血水,嘴角也开裂,就剩下一双空荡荡的眸子,紧紧盯着刘铭和莫婉音,“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我只知道,明天刘铭会跟你离婚!你和刘铭之间的纽带也没有了,你彻底成为一个刘家弃妇,一个彻头彻尾的没人要的可怜虫,哈哈哈……”

笑起来越发娇媚的莫婉音当着我的面,两手穿插过刘铭的腰间,狠狠索吻。刘铭也相当回应着她的吻。

天越发清冷,我感觉心脏都快要裂开一般。

这对狗男女在街上亲热了一番,直到貌似有交警要过来,刘铭才勉为其难得将我弄到后车厢。

我如同一条狗一样,夹带着血污的身子,蜷缩在后车厢,还要强迫得听到他们开车的时候或接吻或打情或骂俏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我真的希望再出一场惨烈的车祸,让上天带走我们三个,这样我就可以上天堂,而他们一对狗男女就可以下地狱,不,让他们一起下地狱太便宜了,应该……

我脑袋一片混乱,直到醒来时,发现鼻间充斥着消毒药水的苦味。

“呵呵。”

是那对狗男女把我送过来的,我知道。

“大妹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接下来得静养两个月,不能出去吹风,要不然引起宫寒,这辈子别想有娃了。”

主治医师嘱咐我一句,就走出去。

麻药过去,我的肚子很疼,我好希望刘铭能够像从前那样恩爱于我,可我知道,一个男人若是变了心,爱上另外一个女人,几千匹马都拉不回来。

他做得这么绝,于我,终究没有转圜的余地。

“刘铭,我恨你……我恨你……”

我紧紧闭上双眼,我爱他爱到骨子里头却得到这样的背叛,还有莫婉音,昔日她是我最好最好的闺蜜,从前但凡有点小心思心里话我都告诉她。

大四快毕业那一年,也是莫婉音撮合得我和刘铭。

也许当初,莫婉音就已经步步将我拖入陷阱,如果当初我但凡能擦亮眼睛,看清楚这一对狗男女,也许现在也就不会太过于痛苦。

躺在病床上的我,陡然间,感觉脸皮一冰,再接着一烫。

睁开眼,我看到我的婆婆。

婆婆恶狠狠盯着我,几乎不给我争辩的余地,声音冷冷凉凉的,犹如六月寒霜,“楚惜惜,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就不该你进我刘家门!你说你去给刘铭买元蹄?元蹄呢?呵呵,去外面勾搭男人才是真的!你这个无耻的贱人!”

说完,婆婆大手掌心狠狠猛我几十记,她害怕被人知道,故意关严病房的大门。

“我没有……是刘铭和莫婉音背叛我……”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淌。

婆婆下一秒从包包里甩出一张香艳照片,扔到我脸上,“你看看,如果你不是做了,怎么会有如此入目不堪的照片快递到咱们家?”


第2章 诬陷

认真看了一下照片,那照片P的痕迹极为明显。

“婆婆,不是的,那照片一定有人伪造,这摆明了是电脑合成的呀!”

我努力强辩,以前嫁入刘家的时候,刚开始婆婆对我不冷不热,但是自从我怀孕,婆婆就对我极好,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冷绝无情。

“骗鬼呢!这可是照片,照片能有假?”

出身农村的婆婆自然不知道何为P图,也更不可能知道所谓的照片很可能也是照骗!

“你明天跟刘铭办一下离婚证,听说你以后也不能生了对吧,你不要害人害己!”

婆婆没好气得瞪我一眼,将我看做妖物一样,好像,她呆在这里一刻,就会感染上瘟疫一样。

“阿姨,干嘛要等到明天呀,我看今天正好周一,民政局门正好开门呢。”

莫婉音娇滴滴得声线从病房外响起,她今天穿了一件藕色雪纺裙,外面罩着风衣,很是让人惊艳。

人家都说,当初金陵大学,如果不是存在楚惜惜的话,那么莫婉音才是当仁不让的第一系花。

可莫婉音知道要跟楚惜惜抢男人,就必须使手段,相貌气质胜不过她,就用狐狸手段,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男人百分之百的男人都喜欢狐狸精。

莫婉音当着我的面,极为亲昵得挽着婆婆的手臂胳膊肘,“阿姨,你和刘铭对惜惜这么好,她却假借买元蹄之名去外面勾搭男人,还让人给撞了,真是的,哎,亏我以前还当惜惜是好姐姐呢,她这样不孝顺,你可别生气呀,阿姨。如果我是你儿媳的话,我一定会比惜惜加倍孝顺你的……”

“莫婉音,你这个贱人,这就是你的终极目的吧。”

我冷冷得对上莫婉音的眼,“你不管怎么说,都不可避免,你就是一个下三滥的小三!”

“闭嘴!”

婆婆瞪着我,“当初不是你从中作梗,婉音早就是刘铭的妻子,而我也是婉音的婆婆,楚惜惜,你给我闭嘴!别以为你跟刘铭结婚了,你就是原配你就是正室!我告诉你,你才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小三!”

“我是小三?哈哈哈哈……到底谁才是小三……”

婆婆那般灭绝人性的话语,更是让我心寒不已,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错。

没等我反应刚落,撞门而入的刘铭,将我整个人狠狠拽起来,“休息够了?跟我去民政局吧!现在就去!”

“疼……我的麻药刚刚过……”

抽吸一口气,如果不是因为腹下剧痛,我楚惜惜绝不开口求他,医生说了这2个月内我不能吹风,否则我一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

就算离开刘铭这个该死的渣男,我以后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不是吗?

谁知道,刘铭提着我,像提着一只可怜的小鸡一般,冷冷得道,“你不是很强?强到可以不依靠男人的地步?怎么,你也怕疼?”

是,我承认孕期脾气会暴躁了点,但是我还是每天坚持买菜做饭,伺候婆婆和丈夫,我错了吗?

我没有怀孕的时候,我很温柔的,刘铭以前就说我的性子像一只软乎乎的绵羊一样,他说我这一点,就比莫婉音强。

所以,我也注定了绵软可欺,是不是?

“刘铭,你就是看我好欺负?”

我定定得看着男人,声线凉薄,气若游丝,因为我真的块体力不支,可是刘铭毫无一丝丝的怜惜,直接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将我扔入后备箱,带上户口簿,拖我来到民政局。

步出民政局,刘铭得意洋洋得将离婚证拍打在我脸上,“楚惜惜,今天开始,你净身出户,是你出轨在先。”

呵呵,好一个好一个净身出户!

“你联合小三拿假照片诬陷我,你除了糊弄啥也不懂的农村婆婆,你也想糊弄我?”

我冷冷得盯着这个“刘铭,你这么无情无义,难道就不怕我去告你吗?,要是告上法庭,你的罪可不会轻的!”

看着刘铭似乎有些怕的样子,我的心里顿时有了一丝胜利的愉悦感。

刺啦一声,一辆价值32万的宝马3系驶到我和刘铭身边。

莫婉音一边笑着,一边从宝马香车下来,嘴角对着我牵拉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告他?楚惜惜,你莫非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你除了那一个福利院的智障弟弟,只怕你一无所有了吧!”

“莫婉音,我不准你侮辱我弟弟,他虽然脑子不好用,但也是我的弟弟。”

我怒不可遏,想要接近莫婉音,却被刘铭残忍得推开,这一推,我打了个趔趄,膝盖重重磕破在地上。

“楚惜惜这个贱人,别跟她费口舌,咱们找个地方好好乐呵乐呵。”

说罢,刘铭极为宠溺得揉着莫婉音的香肩而去。

看着狗男女的背影,突然之间,我的心一点也不痛。

因为我明白,离开刘铭才是今生今世最好的选择!

我选择离开这个伤心地,搬到东兰市,报了一个健身班,每天晚上练习瑜伽,利用两个月时间,将孕期发胖的身体,练到极致。

健身房的楼顶有一个大大的天台,我做完一组瑜伽,就跑到上面。

此处景色极美,是全市最佳观赏点,没有之一。

有一位身着冷冽黑色西装的男人,背对着我站在天台上,他那高大帅气的背影与这夜景融为一体。

虽看不清全脸,但他侧脸真的好看,精致而不失男人阳刚味道,很有彭于晏的感觉。

男人好像注意到了我,冰冷清冽的目光向我这边看过来。

我心里有一丝偷看他被看到的尴尬,低下头不敢看他。

他那目光异常灼热并且带有侵略性,瞬间,我的心跳好像这一刻停止下来。

我徐徐抬起头 ,触及他那魅惑俊朗的眸光。

这回,我算看清楚他。

男人长得极其英俊,刀削薄唇里微带冰薄笑意,向我款款而来,“刚才是在看我?”

“没有…”

我的心慌乱至极,我是个离异女人,从未曾想过,竟然会对除刘铭之外的第二个男人产生心动。

男人依旧轻轻挑着凤眸,那目光悠远且深邃,如同浩瀚宇宙深处的黑洞一般。


第3章 遇见顾明琛

我微微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男人也渐渐收回了目光,站在一旁不再说话,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陡然,一对男女的欢笑声打破了此间静谧的氛围。

“亲爱的,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话音刚落,两人的唇就贴在了一起,吻得难解难分。

此时我是背对着他们的,可是这熟悉的声音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缓慢转过头去,果然是他们,男人是刘铭,他怀里抱着的那个贱女人就是婉音。

这两个人还是这么不要脸,任何地方都能成为他们暧昧的场地。

我死死的盯着他们,没有说话。

只见刘铭撩起婉音的短裙,往她下面探去,女人的声线越发孟浪,这场景看着还真是无比的恶心,可是他们却丝毫不知道羞耻。

“你们俩给我滚下去!”

方才站在我身旁的男人一声怒吼,不仅仅是那对还在干柴烈火的狗男女,连我也着实吓了一跳。

只见男人缓缓的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烟圈慢慢的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烟雾缭绕之中还可以看出他的脸上带有一丝令人不容忽视的揾怒。

这个男人就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磅礴气势,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霸道和深沉。

刘铭终于停止了动作,眼睛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就在刘铭的眼神盯过来的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复杂和诧异。

他看着我一动也不动,甚至忘记了整理自己有些衣衫不整的衬衫。

“亲爱的,别停啊。”

婉音看起来还没从乐趣中回过神来,脸上也布满了潮红,她看着呆愣的刘铭,不满的掐了掐他的手臂,“你在看什么呢,别管那个男人,他算什么东西,我们继续……”

婉音果然还是当初那个贱货,她以前就是这样背地里勾搭刘铭的。

她见刘铭半天都没有搭理她,索性也转过头来看看。

“他们是谁?”

婉音看起来好像并没有认出我来。

“她是……楚惜惜。”

刘铭的话语里有些停顿,声音沙哑的说出了我的名字。

“什么 ,你是……楚惜惜?”

婉音瞪着我,目光里充满了不敢置信。

的确,我确实变了很多,她认不出我也很正常。

健身的我一改从前臃肿的身材,还练出了曼妙的马甲线,皮肤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白皙细嫩。

此间,我与莫婉音比起来,谁美谁丑陋,高下立判!

我淡淡的冷笑,嘴角带着丝丝轻蔑得看着莫婉音,“莫婉音,你抢了一个渣男也甘之如饴,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婉音震惊的看着我,“你……真的是楚惜惜?”

“不错!正是我!不过莫婉音!好可怜啊,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黄脸婆了!”

婉音看着我嘲讽的眼神,气得脸都歪了,想冲过来打我,“贱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不可能,刘铭永远都是我的。”

看着她这疯狂的样子,我一把抓住婉音想要打我的手,反朝她脸上狠煽一下,“贱人,还敢碰我!”

“别闹了,婉音,我和楚惜惜早就结束了。”

刘铭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似乎还带有一丝丝的留恋。

“什么,你叫我别闹,你是不是还想着她啊!”

婉音拍打着刘铭,还真的有一种泼妇骂街的气势,“还有,楚惜惜刚才打我,你没有看见吗?你快给我打回来!快点!”

可是刘铭这人素来最好面子,在前妻面前他不可能会让自己丢脸,他对着婉音就是一声怒吼,“够了!”

我不屑的冷笑了笑。

“什么,你居然骂我,为了这个女人骂我!”

婉音的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不过照她好强的性子,当然不会放过我。

她跑过来揪我的头发,“你这个狐狸精,自己身边已经有了一个野男人还不够,居然还跑来勾搭我的男人。”

呵呵,狐狸精,这当真不知道是在骂谁!

婉音这个女人居然不知道一点羞耻,当初可是她作为小三来破坏别人的家庭,现在却在这好笑的骂我这个原配是狐狸精。

我转身一个快速的闪躲,婉音就自己跌在了地上,“啊,肚子好痛……刘铭,你看看,她推我。”

婉音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刘铭看见她跌倒在地上,就赶忙将她扶起来,只是没有说一句话。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不过是这个贱女人栽赃嫁祸的小伎俩罢了。

刘铭的态度对我变得恶劣起来,“楚惜惜,别以为你变了个样子就不是被人抛弃的黄脸婆,也不知道你身边男人是什么眼光,居然能看上你!”

身旁的那个男人,难道她以为我们俩是在一起的,我有些愣了愣,我连那个男人的名字我都说不出来!

正是我身边的男人,突然之间,给我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楚惜惜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这句话说得我莫名有些悸动,因为太久的孤独,却忘了被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被他抱在怀里竟忘记了挣脱。

我抬起头看向比我高了有一个头的男人,凑得这么近,我终于能看清他的正脸。

仿佛是被雕刻一般的五官,在远处昏沉灯光的照耀下,有一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你说什么?”

婉音的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这种眼神就像恨不得杀了我俩死的,可抱着我的男人却没有一丝慌乱,只听他不紧不慢的说,“楚惜惜是我的女人,管好你的嘴!”

他的女人?

要不是我是当事人,只怕我都相信了,在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丈夫护着自己妻子的样子。不过我们俩只是萍水相逢,他为什么要帮我,难道是看我可怜?

我疑惑的看向他,而男人也刚好低下头来看我,他的薄唇微微扬起 ,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甚是动人心弦。

我们俩暧昧的样子极大的打击了刘铭的自尊,刘铭几乎崩溃得狂吼,“你是谁啊,你们俩什么关系?”

呵呵,我只想冷笑,我们什么关系关他屁事,难道他认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还需要去守节吗?


第4章 气死渣男

我顺势挽住身边人的胳膊,“对了,他就是我现在的男人,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不过可不是你们说的什么野男人,还请你们的嘴巴放干净一点,毕竟嘛你们当初做的那些不光彩的事我也没有到处宣扬不是。”

才刚说完,我看见对面两人的脸都绿了,刘铭看着我紧拽着身旁男人的手甚至有一丝嫉妒。

蓦地,感觉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紧了紧。

“楚惜惜,你马上向婉音道歉!”

刘铭看起来还不肯罢休,死死的盯着搂着我的男人,实际上我知道他只不过是想维护他那可怜都自尊,还真是可笑。

“是吗?你确定真的让我道歉?”

这个陌生男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畏惧,我真的很佩服他这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今天你如果不道歉,就别走!”

刘铭看起来毫不服软,只不过也就是打脸充胖子,没什么真本事。

“刘铭,29岁,鼎天集团的销售经理,业绩不错,正在被林龙总裁重用,这次来这儿是陪一个重要的客户谈生意,倘若顾客知道你抛下原配跟小三乱搞的话,这笔生意还谈得成吗?”

男人淡定说完,居然丝毫无纰漏!

他怎么对刘铭这么了如指掌,我也感到无比的诧异。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这些的?”

刘铭也像是被吓到了,语气都弱了下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是你对我女人的态度。”

男人冷冷的说完,虽然表面上是彬彬有礼,实际话语里确是暗潮汹涌的一种警告,刘铭呆愣在那儿,不敢再多说。

“你,你看他们……”

像婉音这种没脑子的女人当然没有观察到刘铭的顾虑,还一直在旁边喋喋喋不休个不停。

下一刻,男人拉起我的手,牵着我往楼梯下走去。

“你们……你快拦着他们啊!”

婉音拉扯着刘铭的衣服,气得直跳脚。

怒急的刘铭一腔心火没处发泄,狠狠的打了莫婉音一巴掌,“闭上你的臭嘴!你让我在楚惜惜面前丢脸了你知道吗?”

男人一路拉着我来到健身房楼道里,他掌心带着滚烫的温度,我的心跳加速。

终于,他放开我的手,楼道里昏暗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晦暗不明的神情。

“谢谢你。”

“谢什么?”

男人看起来有些疑惑,突然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顿时释然,“是刚才的事是吧?”

“是。”

我低下头小声的开口,不敢看他,小心翼翼的问出口,“你叫什么名字?”

“明琛, 顾明琛。”

男人低沉浑厚的嗓音很是好听。

“好的,我记住了,下次我请你吃饭。”

顾明琛好像注重的并不是这个,戏谑得看了我一眼,“刚才那个是你前夫?”

“是。”

虽然已经隔了那么长时间,但是我的心依旧如刀割一般疼。

男人注意到了我的神情,宽慰道,“你没事吧。”

“没关系,他们只是一对狗男女,还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不过刚才真的很谢谢你,演技不错哦!”

我装作随性的开口,露出像小女生一样对他崇拜的眼神。

顾明琛看了看我,邪魅的笑了笑,“我们走吧!”

“去哪?”

“你不回瑜伽室继续锻炼吗?”

男人好笑的看了看我。

听到他这样说,莫非他一早就注意到了我?

顾明琛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勾唇笑了笑,“要不然我带你去散散心?”

我跟着他来到健身房地下停车场,顾明琛开的是10来万大众,这与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我感觉他不是霸道总裁,就是特别有钱的钻石王老五。

可能只是我想多了,我笑了笑,坐进了车里,没想到十几万左右的车子却很舒服。

我偷偷看了一眼正在驾驶座上专心开车的男人,他的侧脸真是好看得要命。

“你又偷看我,这是第二次”

没想到顾明琛笃定来了这么一句,我脸上顿时染上了红晕。

车子里安静的吓人,我感觉一丝丝不自在。

“你经常来健身房?”

男人好听的嗓音再次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嗯。”我点了下头。

“你要跟你闺蜜一起走吗?”

顾明琛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深沉,他转过头来,就那么直直的看向我。

他太厉害了,连我有闺蜜都知道,我只能说,“等会打个电话告诉她。”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的确要跟闺蜜说一声,毕竟是一起来的。

蓦地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是苏甜打的。

我和苏甜从初中起就是同学,这么多年的友情,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当初弟弟的医院费用不够都是她借给我的。

苏甜的声音带着些哭腔“惜惜,你现在能陪我来一趟明珠酒店吗?”

“怎么了?”

我心里有些着急,因为按苏甜倔强的性子,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这么慌忙。

“谢晨带着女人去开房了!你陪着我去捉奸好不好,我倒是想看看哪个小狐狸精敢勾搭他,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苏甜的话里带着些狠毒,但我知道她有多么的在乎谢晨。

谢晨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也是学校的校草级人物,每天都会有一堆迷妹跟在他后面,可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认真过。

可苏甜就是爱他,还在一起七年。

“好,我现在就过去,地址在哪里?”

苏甜报了一串酒店的具体地址,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虽然焦急,可却也不好意思开口跟顾明琛说让他停车,正当我犹豫时,顾明琛淡漠得说道,“你朋友有事?”

我连连点头,给顾明琛报了地址。

顾明琛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唇角勾起一抹邪魅。

顾明琛应该是看出了我心里着急,故意提高了车速。

终于来到了苏甜说的那家酒店,我急匆匆的跑进去,顾明琛也在后面跟了过来。

“酒店里碰到了坏人比较危险,既然我都好人做到底了,自然也就不差这最后一件事。”

我向顾明琛投去一记谢谢的眼神,然后就看到了不远处苏甜的身影。

苏甜穿着一身性感的包臀裙,身姿妖娆,小脸也格外的精致。


若相惜便相爱-楚惜惜, 顾明琛-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7889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