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为后-于歌灵, 季若墨-古代言情小说

宠妃为后-于歌灵, 季若墨-古代言情小说

1
第1章 突成侯府嫡女

“疼,疼,疼~这是谁趁我睡着时偷袭我了?额……”

看着这古色古香但显得有点破旧的屋子里,于歌灵从床上坐起身子,揉着脑袋的手一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另一个青衣女子推门进来,看到床上的人醒了浅笑盈盈,“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奴婢给您倒杯蜂蜜水润润嗓子吧。”

后面跟着的紫衣姑娘脸色就没有那么好了,嘴上也一直在抱怨,“好什么好,小姐醒了就要去祠堂跪着,还不如不醒呢。”停了一下又叹息,“哎~小姐真是命苦。”

青衣女子立时沉了脸,回头教训紫衣姑娘,“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小姐是齐侯府的嫡次女,自是有大造化的人。”吊着眼睛气势逼人,“若是小姐还命苦,那咱们这些人是不是都不用活了?”

于歌灵呆呆坐着,听两个小美人儿叫她小姐,她脑子里翁的一声就炸开了,很是怀疑自己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哀叹,这个世界果然很玄幻,没想到她突然也能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

虽然听着现在自己这个身份还可以,但好像过得不太好……

“哎~小姐您没事吧?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

睡着睡着,突然就在一个异世醒来,还能保持如此镇定,已经很是难为她了好嘛。

“嘶~”脑子在这时候又适时的疼起来,撕心裂肺差点就让她去见了阎王。

等平静下来,于歌灵已是起了一身冷汗。

两个丫鬟在旁边担心得不得了,想看看她怎么样了又不敢碰她,紫衣姑娘都快哭了,一咬牙一跺脚就要往外冲。

“奴婢这就去求夫人,要她为您叫大夫,小姐您先忍着点呀。”

“不许去,你给我回来。”于歌灵赶紧将她叫住,“你去求她,除了冷嘲热讽,还能得到什么呢?这辈子都不许去求正院的人。”

锦月依言站住了,只是还是很担心于歌灵,“可是小姐您的伤?”

于歌灵语气分外冷漠,“没事,只是突然疼了一下而已,现在不疼了。”

刚才大概是原主不想她过得太混沌,才给她灌输了属于这具身子的记忆!

原来她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的,叫朔雪的国家。

是二等齐侯府的嫡次女,只是她亲娘早逝,现在的侯夫人是当初齐侯的一个外室爬上来的,所以她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

至于为什么她娘是齐侯原配,她也没有一母同胞的姐姐,而她只是嫡次女就很引人深思了。

宠妾灭妻这种事,怕整个朔雪朝的世家当中,也就她那荒唐的侯爷父亲于南成做得出来了吧。

还有这府里除了他娘留给她的这两个丫鬟锦月、锦心,任谁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连最下等的下人都可以随意欺负折辱她。

当然这一切都来自侯夫人周芸和她嫡姐于歌言的示意,而她的侯爷爹爹,竟然对这些视若无睹。

她头上的伤也是于歌言拿花瓶砸的,然后竟然还说是她故意把于南成最喜欢的古董给砸了。

没想到于南成还真昧着良心信了于歌灵的鬼话。

要知道先前的这个于歌灵可是胆小如鼠,不肯不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的存在,终日战战兢兢的软柿子。

将原主的记忆理顺了,于歌灵嘴角勾起冷笑,吓坏了锦心锦月。

“小姐没事了就好,锦月,好好照顾小姐,我去厨房拿些吃的。”

只是还没等锦心离开,一道声音就由远及近穿插了进来,“哟~妹妹醒了呀,那怎么还在床上坐着呢,你现在不是应该去祠堂了吗?”于歌灵笑意就更深了。

于歌吟!她的好姐姐呀,这么快便忍不住来落井下石了吗?

真不知道这么嚣张跋扈的性子,是怎么得到那老侯爷的喜爱的。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被簇拥着,于歌吟如地主恶霸一般站在于歌灵房中,盛气凌人。

于歌灵凉凉的斜她一眼,“姐姐这么大声,就是死人也能给吓活了,我又如何听不到呢?”

之前谨小慎微唯唯诺诺的人突然变成了这样的态度,于歌吟气得跳脚,指着于歌灵就如泼妇骂街,“那你还在床上赖着做什么?赶紧起来呀。”

“我只是在想,我为何这么惨,被姐姐砸了头,还要被父亲罚去跪祠堂反省。”于歌灵下床,披了衣服走到于歌吟面前与她对峙,声音哀戚,“我们本是嫡亲的姐妹,父亲为何会这么偏心?”

于歌吟却是冷笑,“呵~姐妹!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一点都没将于歌灵放在眼里。

她还当于歌灵是那个草包的性子,可以任人欺凌呢。

锦月鼓了一张包子脸,挡在于歌灵面前,“大小姐,我们小姐刚醒,精神不太好,请您不要这样和我们小姐说话。”

让于歌灵很是感叹,不愧是她母亲留给她的丫鬟,这种情况下还敢和于歌吟叫嚣,果然很是忠心护主。

不过一个丫鬟竟然还敢顶撞自己,这可把于歌吟气坏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这么说话。”

抬手就要往锦月脸上招呼,“哼~今天要不教训教训你,你们还当我是什么好性儿呢。”

幸好被于歌灵眼疾手快的拦住。

“姐姐自然不是什么好性儿,只是我的丫鬟,就算再不好也轮不到姐姐来教训!”

长夜漫漫,她有的是时间跟于歌吟闹。

来日方长,今日这种欺辱折磨也不会少,于歌灵觉得是时候改改之前伏低做小的性子了,也该让他们知道她如今已经不是那般好欺负了才行!

不就是宅斗嘛,她那个混不吝的性子可是什么都不怕,没道理来了古代要修身养性,让着这一群没教养的古人。

强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她一把将于歌吟甩了回去。

“教训丫鬟这种事,妹妹就不用姐姐代劳了。”

“今天你还算识趣,打这种丫鬟,我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于歌吟收了身上的戾气,拍拍手,对着于歌灵,“那你就自己动手,好好教训一下你的丫鬟吧。”

2
第2章 开启宅斗之路

于歌灵呆住,心想这于歌吟怕不是傻的吧?她什么时候说要教训锦月了?

那些嘲讽的话硬生生被于歌吟听成了示弱服软,不得不说她当真是“睿智”呀。

这时锦月偏生也来跪下凑热闹,“小姐,奴婢甘愿受罚,请小姐动手吧。”显然很是惧怕于歌吟。

无语凝噎,于歌灵只能感叹,古人的脑回路大概都有点清奇吧。

弯腰亲手把锦月扶起来,“地上凉,小月月你就别跪着了,快起来吧,你要是跪坏了,谁来伺候我。”

表明了锦月没有错,她是不会在于歌吟的淫威之下,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儿的。

于歌吟也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大怒,“于歌灵!你什么意思?”

于歌灵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没什么意思呀,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气急败坏的?”

“你的这个丫鬟对我不敬,你居然不罚她,你这是要包庇她吗?你今天如果不打她,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爹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还真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呀。

刚才锦月不过是为了维护于歌灵,才小小的提醒了一下于歌吟,哪里就对她不敬了?

只是依于歌吟这混世魔王般的样子,她说了锦月对她不敬就是不敬,容不得别人辩驳质疑。

“于歌灵,我今天质问你,你打还是不打?”

竟然当众逼迫自己的妹妹掌掴丫鬟,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于歌灵当然是不打了,她可还没这么丧心病狂,要惩罚这府里仅存的对自己好的人。

“锦月无错,我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她,以后如何服众?”

“服众?哈哈哈~真是笑话,你居然还想着服众。”

只是听了她这话,于歌吟却是笑得打跌,“你也不看看,现在我们府中,除了你的这两个丫鬟,谁还把你当主子。”

事实也确实如她说的这样,于歌灵现在在齐侯府里,顶着嫡女的名分,过得还不如最下等的丫鬟。

想起过往种种,她忍不住哀戚,“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到底怎么样谁也说不准。”或许这是原主残存的情绪吧。

“这么多年,我也该让你们知道一下,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了!就算为了自己不再任人欺凌,我也该搏一下了不是。 ”

“哈哈哈~搏?你于歌灵能拿什么和我搏?”

于歌吟继续笑得前仰后合,状若癫狂,“以后的日子是还很长,但你的日子也就这样了,只能永远匍匐在我的脚下,不得翻身。”

瞧瞧,这也不是一个姐姐该对自己妹妹说的话。

虽然两个人有矛盾吧,但实在不该在众人面前就这样口无遮拦才是呀。

而于歌吟呢,只是满目怨恨的看着于歌灵,“妹妹?我可从来没把你当做是妹妹啊,我恨不得你早点死呢。”

凭什么于歌灵这个草包还占着侯府嫡女的名分,凭什么她会被其他千金看不起!

当然是凭她于歌灵的母亲是齐侯明媒正娶的正妻啦。

于歌灵面上皆是讽刺,一如那些千金看于歌吟一样,“至于你为什么被人看不起,这个你就只能回去问一下你的好娘亲了。”

问一问她当初是用了什么手段,从一个外室,爬上了侯府续弦的位置,让你以庶变嫡!

被踩到了痛处,于歌吟失控,恼羞成怒发了疯似的朝于歌灵扑过来,“啊~于歌灵你闭嘴,闭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于歌灵赶紧缩到锦月锦心身后,命二人拦住了于歌吟。

“我这个姐姐疯了,竟然对嫡妹喊打喊杀的,你们可千万不能让她伤了我。”

于歌吟被制住,知道凭她一己之力是奈何不了于歌灵了,朝身后的人发狠,“你们都是死人吗?就这样看着我被人欺负。”

怎奈于歌灵看她丫鬟的眼神更加凌厉,生生将她们吓住了。

“都不许动,等你们小姐安静下来了,我自然会叫人放开她。”

还扬言她们要是动了,她也不介意去齐侯那里闹一闹。

虽然她不得父亲宠爱,但好歹也是他的亲生女儿。

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了,齐侯爷为了面上好看,即使不惩罚于歌吟,但这些丫鬟就很难说了。

依着于歌吟的寡情薄意,到时也不会替她们求情。

自然,这样做她少不得也会遭受惩罚,只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不在乎呀。

“你们听她胡说呢,给我动手,出了什么事儿,我给你们顶着。”

见自己的丫鬟被于歌灵吓住,于歌吟气急败坏,“爹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贱人,今天我就是把她打死了,爹爹也不会说我半句不是。”

不过自从她今日踏进于歌灵的房间开始,好像就没有不气的时候。

大家都习惯了,于歌灵还非得在她心上添把火,“于歌吟,你的教养呢?这么多年规矩都白学了是吗?你好歹是侯府的嫡小姐,居然像个市井泼妇一样大吵大闹。”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还没等于歌吟的话说完呢,于歌灵继续咄咄逼人,“你以为这些年你们母女对我做的事真的没人知道吗?你出去打听打听,如今你苏沐言还有什么名声。你也快及笄了吧?要是再这样一直下去,你这婚事怕是要艰难咯。”

说到这点,于歌吟却是不怕的,毕竟于歌灵也没什么好名声。

她们两姐妹唯一的相似之处,怕也只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一点了。

而于歌灵更是无所谓,嫁不嫁人都没关系,反正日子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这个时代,女儿的婚事都是拿捏在当家主母手里的,于歌吟的好娘亲要动什么手脚,把她嫁给老鳏夫都行,只要过去锦衣玉食一切都好说。

于歌吟一脸不可置信,想不到于歌灵竟然这么“豁达”。

但还是在装腔作势,“你居然这样想,真是丢尽了我们苏家的脸面。”

于歌灵耸肩无奈,“不是我要这样想,是你们母女不会放过我。”很是能看清形势。

3
第3章 守祠人

为了自己,最后还是劝了于歌吟一句,“但是为了你自己能嫁个好人家,我劝你还是收敛点吧。亲手打杀嫡妹这种事情传出去,你怕是这辈子都别想嫁人了吧。”

还有两月于歌吟就要及笄,她这样的年纪家世原本该是众府上追逐的对象才是,可她们侯府实际一直门庭冷落,都看不到一个媒人。

就是她娘亲时时带她出去赴宴,说到亲事上也总是被众家夫人随意搪塞,所以于歌灵这话还真是说到了于歌吟心坎上。

“于歌灵,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张巧嘴呢!哼~今天我就暂时放过你。”

收敛了自己的性子,终于想起她今日来这破屋是为了什么。

“只是这祠堂是父亲要你去跪的,你不能再想什么花招,要试图躲过这一劫了吧?”

“自然躲不过,所以我也没想躲呀。”

于歌灵很是坦然,“锦月、锦心,把大小姐给放了吧,咱们去祠堂。”

锦月还在担心于歌灵没有吃晚饭,伤口也没有处理身体虚弱,于歌灵自己倒不在意这许多。

饥饿往往能让人更加清醒,她正好趁此机会好好的想一些事情。

不过走之前她还是再激了一下于歌吟的,“大姐姐,叫你的人让一下,妹妹我要去领罚了,都别挡着我。”

于歌吟首先侧身相让,对后面的人挥手,“都给二小姐让路啊,可别让她找到什么借口,就不去祠堂了。”

于歌灵浅笑,表示齐侯的话她还是不敢不听的,就是不知道齐侯大人今夜是否能安枕。

哦~对了,没心肝的人都能睡得很好,她就不需要操这个心了。

这下于歌吟可是终于抓住了于歌灵的把柄,“你竟敢如此说父亲,你等着,我要去向父亲告状。”

“那你就赶紧去吧,别等下父亲已经睡了,要你白跑一趟。”

“哼~只要你一会别哭了就好。”

面对于歌灵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于歌吟只以为她是强装镇定,当下就带着一堆人呼啦啦的走了。

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于歌灵也带着锦月锦心去了祠堂。

原本她是想把两个丫头留下的,但是她们非说要跟着,去给她端个茶倒个水也好。

按理说罚跪期间是不能进食的,但是祠堂的守祠人早年受过于歌灵她亲娘的恩惠,所以对她特别照顾。

这也是齐侯府唯三对她好的人了。

守祠人看到于歌灵被锦心扶着,弱柳扶风的过来,深深叹了一口气,“小姐又来了,这些年真是苦了小姐了。”

一个又字,证明于歌灵来此处是多么的频繁。

苦笑一下,于歌灵安抚老人家,“没事的,我相信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

穿越女都是有金手指的,即使不擅长宅斗,她相信她也能一路过关斩将完虐于歌吟母女。

不然老天叫来来穿越干什么呢?当炮灰吗?

守祠人看到这样的于歌灵也很是欣慰,“好好好,小姐能想开,自己立起来就好了。您这些年若和舅老爷他们多亲近亲近,日子肯定要比现在好过很多。”

这话是正解,于歌灵她舅舅可是连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封了镇国将军,位高权重。

若是能扒上这根大腿,她以后飞黄腾达就指日可待了。

真心的对着守祠人福身行了一礼,“多谢老伯提点,也多谢老伯这些年的照料之恩。”

当年府上这府上受过她娘亲恩惠的有何止老伯一个,只是世态炎凉,能知恩图报的就只他一人了。

这下可把守祠老伯高兴坏了,“哎~小姐终于懂事了,夫人在天有灵也一定会高兴的。”抹着泪就去给于歌灵张罗吃的。

于歌灵看着守祠人离去,郑重地向于母的排位磕了三个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觉醒来就占了别人女儿的身体。只能请于母放心,以后有她在,不会再让她女儿的身子轻易受人欺负了。

锦月锦心也在于歌灵身后跪下来,“小姐,您这是想夫人了吗?”

“想啊,无时无刻不在想,可惜娘亲……哎!”

原来的于歌灵确实每天都在想她的亲生母亲,以后她也会替她好好思念亡母的。

“我要让母亲欣慰,让你们不再受人欺负。”

现在的于歌灵壮志凌云,势要在齐侯府闯出一片天地。

锦心思虑比较多,“只是小姐,您今天这样和大小姐对着干,她应该不会放过您吧。”

于歌灵摇头,“我就算依旧唯唯诺诺的不敢反抗,她们母女也不会放过我的。”

所以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为何在过程中不让自己过得恣意一点呢?

转身让锦月锦心两个人起来,“这些年跟着我受了这么多苦,也依旧不离不弃,以后我会让你们过得很好的。”

锦月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们怎么样倒是没关系,只是小姐能好起来就好了。”

真是傻,她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这个当主子的好了,她们自然就能好。

这边锦月锦心感动她们小姐终于开窍了,门外听了她们对话的守祠人也是老泪纵横,“夫人,你在天有灵,看到小姐终于懂事了,也会很开心的吧?”

于歌灵就很奇怪,当初她娘亲到底帮了守祠人什么,竟然让他如此忠心不悔?

打发了两个丫头去一边休息,于歌灵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如今自己的处境了。

她这爹不疼,娘亲早逝,家中无长辈相护,自己又作死将舅家得罪干净了的状态……

emmm……现在这种情况,于歌灵很怀疑自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哎~”深深叹口气,现在只能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了,幸好她那个爹还没丧心病狂到非要将她弄死。

“小姐~”

毕竟不是原主,于歌灵的遐想被守祠人打断,膝盖立马传来钻心的疼痛。

她这好不容易才转移了注意力呀。

守祠人很是抱歉,“奴才只是来给小姐传个话,正院那边递来消息。小姐不敬父亲,要小姐再多跪两个时辰思过。”

4
第4章 侯府赏花宴(一)

没想到于歌吟居然真的赶上了,成功的在今天之内给她告了一状。

再加两个时辰,她可就要跪到明天中午了。

“刷拉~”当断则断,于歌灵一下就站了起来。

反正这么多年她一直乖乖听话,于歌吟母女早就不派人监视她跪祠堂这种小事了,不跪就不跪吧。

而锦月、锦心、守祠人对她这一做法则表示分外的高兴。

给她捏肩捶腿的捏肩捶腿,拿点心的拿点心。

“小姐终于想通了,这可真好,奴婢们以后真的有盼头了。”

把自己该做的做了,守祠人说他一个男人不好留在这里,就回去休息了,于歌灵也闭上眼睛,“我眯一会,你们记得早半个时辰叫醒我起来跪着。”

锦月比较直肠子,“小姐不是都起来了嘛,怎么还要跪啊?”有不明白的就不一定要问出来。

还是锦心更加圆滑世故,“小姐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用意。”

然而于歌灵却是比较喜欢锦月这种人的,没心机,能让人一眼看穿。

她非要在明天跪半个时辰,也只是为了做戏做全套。既然是来罚跪的,总不能让别人看着一点事都没有。

明天于歌吟好像是邀请了京都闺阁千金来伯府赏花吧。要是她们看见她这弱不胜衣的样子,又会作何感想呢?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得锦月心肝乱颤的,“现在的小姐,怎么看着有点高深莫测的呢?”

锦心想得明白,“我总感觉小姐要开始反击了,明天肯定会发生什么事……吧?”

也确实是有事要发生呀,次日午时,锦月叫于歌灵时间到了,可以回去,于歌灵偏就是不起来。

眼睛里全是别人看不懂的情绪,“锦心,你说现在各家千金都到了吗?”

锦心朝她福福身子,“奴婢刚才去厨房,看见有些小姐已经到了,但是要全部到齐,那大概还需一刻钟吧。”

锦月不明就里,“小姐是要避开她们吗?那我们回去的时候绕过清荷院就是了。”

她们小姐好像是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京里大概都忘了,齐侯府还有一个嫡次女了吧。

可这次,面对这样的事儿,换了芯子的于歌灵自然不会再避开,“我们回去,清荷院是必经之路,如果绕开,不是得绕大半个伯府走一圈吗?”

甚至,她还要利用此次聚会,让大家最主要的是她舅舅一家从新正视她这个侯府嫡女。

等了半刻,于歌灵就带着锦月、锦心前往清荷院。

于歌吟母女不是一直将她雪藏嘛,她这就去给她们拆台,扎她们的心。

而此时的清荷院内,众佳丽也已齐聚。

出人意料的,居然还有人惦记着她于歌灵。

镇国将军府大小姐林少薇见这次依旧没有于歌灵的身影一点也不奇怪,虽然她和这位表妹也不怎么亲近,但是出门时既然得了父亲的嘱咐,她就不得不多问几句。

对于歌吟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我那灵儿表妹呢?怎么宴会都开始了,还不见她出来?”

“林表姐实在是抱歉了,今日妹妹身体不舒服,不能来参加这赏花宴了。”于歌吟的回答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如往常一样推说于歌灵身子不适,就想搪塞过去。

就这样林少薇也不会多说什么,可偏偏她还要画蛇添足,给于歌灵在众人面前上点眼药。

说什么其实她心里也是很难过的,只是只是先前就与众位小姐约好了,又不能食言,只能在这里好好待客。

呵~自她姑姑过世之后,于歌灵就常年抱病,这任谁都能看出里面有猫腻,林少薇冷哼,“~身体不舒服,我看又是被你们拘起来了才对。”

“这几年灵儿身体怎么这么不好?每回来都说抱恙在身,不便见客,都七八年了吧?”

“那还真是不巧,这几年只要表姐和舅母一来,妹妹就不舒服,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于歌吟的言下之意就是这是于歌灵不愿意见镇国将军府的人,可怪不得别人。

“你……”林少薇也是经不得激的,忍了忍才将心里的气咽下去,“灵表妹病情如何?严重吗?”

于歌吟语气凉凉,满不在乎,“也不怎么严重,调养个两三日就好了。”

林少薇便笑开了,只是眼神锐利,逼视着于歌吟,“那就好,我祖母说想灵表妹,要我接表妹过府住几日呢。”

“可是二姐姐……”

这下于歌吟还没慌,齐侯府的四姑娘于歌曼先慌了。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林少薇嘴角笑意更甚,更加确定了于歌灵没事,只是被于歌吟母女藏起来了而已。

既然她父亲祖母时常挂念着她这个表妹,她也就少不得要为她筹谋一二了。

“所以啊,索性我今日就不走了,先在姑父这儿做个客。”

她们说于歌灵病了,她就赖在齐侯府等她病愈好了。

“等灵表妹好了,我们再一起回韦府。”

“按说外祖母想念妹妹了,要妹妹去林家小住几日也没什么。”于歌吟暗瞪于歌曼一眼,责怪她差点坏了事,然后又笑盈盈的对着林少薇,“只是姐姐这几年身子一直不好,我怕她过去过了病气给外祖母。”

于歌曼赶紧将功补过附和,“大姐姐说得对,万一这二姐姐过去,过了病气给外祖母就不好了。”

林家一直看不上齐侯府的作风,更加看不上于歌吟那个从外室爬到侯夫人位置上的娘亲,林少薇对她们也就一点都不客气。

“我祖母只有灵表妹一个外孙女,大小姐、四小姐可别叫得这么亲热。”

她们镇国将军府的门楣,可不是谁都能攀附的。

然后于歌吟就偏要不识趣的借着将军府抬高自己的身份,“表姐这是哪里的话,我们都是自家姐妹,二妹妹的外祖母,自然也就是我们的外祖母。”

身为庶女的于歌曼就更加如此了,“大姐姐说得对,林表姐可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啊。”

林少薇看着他们没脸没皮的样子几欲作呕,眼眸一转,想起了什么。

宠妃为后-于歌灵, 季若墨-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