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超大牌-温柔, 龙凯哲-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爹地超大牌-温柔, 龙凯哲-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辛苦你了

“帅哥,一个人啊?”

温柔甜笑着坐在吧台上,看着今晚观察了很久的男人轻声开口。

这个男人很符合她心里的标准。

长得帅气,身材也不错,卷起的袖口下那结实的胳膊显得很有力量,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人。

而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不滥情!

她进来酒吧一个多小时了,看见围绕着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是都被他给冷眼吓退了。

他也不像是酒鬼,一杯加冰的威士忌轻抿着,动作优雅,很有贵族的感觉。

龙凯哲眉头微皱,看了一眼今晚不知道第几个来接近他的女人,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烦。

“滚!”

薄唇轻启,冷澈,肃杀!

温柔却笑的更甜了。

有个性!

她喜欢!

“别这样,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温柔知难而上,说话间半个身子已经挂在了龙凯哲的胳膊上,并且眼波流动,水眸勾人似的看着龙凯哲,完美的诠释了甜美和妖媚的矛盾结合。

“我说滚你听不……”

龙凯哲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被暗算了!

腰上插进一根针管,针管里微凉的液体快速的注射进他的体内。

龙凯哲心里一惊,眼底划过一丝愤怒,目光一冷,迅速的出手,打算趁着自己意识没流失之前将这个女人给擒拿住。

谁知道温柔早有准备,灿烂的笑容仿佛是樱花盛开般的夺目,柔弱无骨的小手懒懒的拦住了他的攻击,白皙的手指在他虎口的位置轻轻一扣,龙凯哲顿时觉得整条胳膊都麻了,瞬间就失去了大半战斗力。

再看温柔,她笑的比刚才还灿烂,可这样的笑容却让龙凯哲觉得刺眼。

“你是谁?”

龙凯哲强忍着昏阙的感觉死死地盯着温柔,恨不得将她的样子刻在脑海里。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我,要,你!”

温柔顺势扶住了龙凯哲,并且依偎在他的怀里。

龙凯哲的目光森冷,肃杀!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但是温柔丝毫不在意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手臂环住了他的腰,龙凯哲只觉得浑身酥麻,然后整个人瘫软在温柔高挑的肩膀上。

“买单!”

温柔优雅的拿出钱包,放下几张百元大钞,然后就扶着龙凯哲出了酒吧。

外面的夜风有些冷,龙凯哲的心里却怒火滔天!

他堂堂炙蛟集团的二少爷,居然被一个小女人给绑架了!

而且这女人做的还滴水不漏,显然是早有预谋!

再看她一眼,娃娃脸,看不出实际年龄。长得像个陶瓷娃娃,笑起来更是甜美无害。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穷凶极恶的样子。

可是,他就是被这样一个女人给暗算了!

“你要多少钱?说个数!”

龙凯哲觉得她绑了自己,无非就是要钱,显然已经把温柔说过的话给忘了。

“我说过了,我只要你的人而已。放心吧,就一个晚上!”

温柔依然甜甜的笑着,将龙凯哲塞进了自己的车里,然后朝着最近的酒店开了过去。

龙凯哲根本就来不及说什么,车里没开空调,但他却觉得越来越热,再听到温柔的回答,一张俊脸顿时变了颜色。

竟然给他打了那种药!

“女人,我警告你,你最好现在放我下车!我不是你能够玩的起的男人!”

“乖!别闹!姐姐开车呢!”

温柔的话语很温柔,一只手更是安抚性的摸了摸龙凯哲的脑袋,动作和表情像极了安抚一只宠物!

他发誓他要杀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猜我告不告诉你?”

温柔调皮的朝着龙凯哲眨了眨眼睛,然后利落的熄火,下车,搀扶着龙凯哲进了酒店。

第2章 不需要男人

温柔任由着龙凯哲对自己为所欲为,并且引领着他来到自己提前预定好的房间,两个人干柴烈火,很快的就难舍难分了。

当第二天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时候,温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一双有力的大手抱着她的柳腰,炙热的温度让人很不舒服。

她看了一眼还没醒来的龙凯哲。

睡梦中的男人像个孩子,褪去了那份狂野和霸气,整个人显得平和许多。

这是她第一个男人,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温柔在他的唇边轻轻一吻,然后拿开他的手,掀被下床,却不由自主的嘤咛了一声。

浑身酸疼的就像是拆了重组一般。

温柔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梳洗完毕,检查了一下自己没有遗漏下任何毛发之后,拿起一把剪刀来到了床前。

龙凯哲因为药力的关系依然还在沉睡。

温柔看了一眼床单上的血迹,技巧性的绕过了龙凯哲,将床单上的那丝证据给剪了下来,装进裤兜里转身离开。

她的动作利落潇洒,没有一丝不舍和留恋。

温柔下了电梯来到大厅,大厅经理快速上前,毕恭毕敬的说:“温小姐,请走好!”

“把住宿信息给改掉。这是他的身份证,登记完给送上去。记住,别让他发现。如果不出意外,再有半个小时他就会醒来。如果不能在半个小时内完成我所说的事情,你们酒店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我想不用我说了吧?”

温柔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可是大堂经理却冷汗直冒。

“我知道的,温小姐您放心吧!”

“再见!”

温柔转身离开。

门外,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停靠在那里。

车里是个短发美女,再看到温柔出来之后,快速的打开车门,笑着说:“成了?”

“我温柔出马,怎么可能不成功?放心吧,十个月之后,你就会做干妈了!”

温柔笑的甜美,上了车之后快速的系好了安全带,一脸的满足。

短发美女微微一愣,随即摇头笑着说:“我很期待那个男人在醒来时发现自己做了种马时候的表情!”

“袁雪,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存在抚养权抢夺事件的。我把所有能够证明我存在的痕迹都抹去了。甚至一根头发都没留下。即便他要查也查不到我头上来。”

“你狠!谁要是被你这甜美的外表给骗了,那真是万劫不复啊!”

袁雪发动了车子,忍不住调侃起自己的闺蜜。

而酒店里的龙凯哲也在半个小时之后醒来,却发现房间里除了自己之外再没其他人了。

被人莫名其妙的给睡了,龙凯哲心里说不出的郁闷。

他气的一把掀开了被子,却被一大把红色的钞票给刺红了眼睛。

钱,他龙凯哲不缺!

那个混蛋女人到底把他当成什么了?

气冲冲的冲了澡,穿好衣服来到大厅要找温柔的开,房记录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登记人是他自己!

龙凯哲眯起了眼睛,但是不论他怎么威逼利诱,大厅经理和所有员工的证词都是一样的。

这让龙凯哲郁闷不已,想要回房找到一些证据,却看到那破碎的床单。

他的眼底划过一丝若有所思。

在寻找未果的情况下,龙凯哲回了家,心里却怎么都舒展不开。

第3章 帮个忙好不好

但是不管他用了什么方法和手段,那个笑的一脸甜美的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彻底的失去了踪迹。

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痕迹,龙凯哲都会觉得自己只是酒醉之后做了一场春梦。

但是他知道那不是一场梦!

他,龙凯哲,真的被一个女人给睡了,然后对方还把他当少爷给了报酬!

这侮辱憋在他的胸口差点内伤,却找不到可以发泄的人!

时光匆匆,就在龙凯哲的憋闷中飞过了六年。

著名的仁爱医院门口,围了很多的人和警察,甚至还有一些记者。

因为在顶楼有个病人吵闹着要自杀!

她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站在天台边缘的脚有些微的发抖。

“你们都别过来!我要见温医生!我要见温柔医生!”

女病人的话很快的传到了温柔的耳朵里。

她刚出手术室,过度的疲惫让她有些晕眩。

“温医生你没事吧?要不你回去休息?我们让院长来解决。”

护士长心疼的看了一眼温柔。

她已经在手术室工作三个多小时了!

“不用!我上去看看吧。真要在咱们医院出了人命案子,对医院的声誉也不好。”

“可是你太累了!”

温柔摇了摇头,然后上了天台。

女病人看到温柔来了,眼睛流露出一种惊喜和渴望,可看到温柔走过去,又尖叫起来。

“你别过来!你就停在那里!对,就停在那里!”

温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着女病人,声音没什么太大的起伏,淡淡的开口。

“你要想好了是不是真要跳下去。如果你下来,配合我们的治疗,或许还有一丝生机。现在癌症不是那么可怕,也不会立刻就死。但是如果你跳下去了,你想想你不满一周岁的孩子。你的丈夫已经车祸过世了,你还想让孩子这么快没有母亲?”

温柔的话让女病人的眼底划过一丝悲伤。

“我想活!可是他们都说没希望了!温医生,你是最有名望的肿瘤医生,你给我动手术好不好?你救救我行不行?”

“我可以给你动手术,也可以帮你缓解病情,但是你不能这么威胁我,知道吗?”

温柔依然淡然的笑着,可是眼底却划过一丝怒气。

“不!你很忙!找你看病的都是有钱人,像我们这样的穷人根本没机会让你主刀。我要是不这样,根本就见不到你!”

“那你去死吧。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我没时间浪费!好走,不送!”

温柔没有听女病人的长篇大论,直接掉头就走。

而她这个举动让所有的警员心都提了起来,女病人却直接傻眼了。

温柔扒拉开人群,揉了揉眉心,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丝毫不在意身后女病人的死活。

而女病人在看到温柔真的不打算管自己的情况下,连忙跳下天台打算上来拦截,却被一旁的警员给制住了。

一场跳楼事件就这样划上了句号。

温柔没有去看身边的护士长,只是疲惫的问:“护士长,我儿子温彦在哪?”

“彦彦退烧了,现在应该在病房休息。放心吧,有护士看着呢。这小子也知道心疼你,不会随意乱跑的。”

说道彦彦,温柔的目光划过一丝柔情。

“谢谢,我去看看他。”

温柔朝着儿科走去。

而此时,五岁的温彦根本不在病房里。

他戴着口罩,趁着护士阿姨不在,一个人来到了外面的卫生间。

虽然他是温柔的儿子,但是却没有享受特权,而是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住在普通病房里。

卫生间打开的时候,温彦看到一个男人正在上厕所。

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冷。

温彦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却没有丝毫走开的意思。

龙凯哲森冷的眸子扫了这个小不点一眼,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个孩子而有所收敛。

温彦只觉得周围突然之间有些冷,然后瑟缩了一下,抬起自己胖乎乎的小腿就走。

龙凯哲以为他会出去,毕竟被他吓哭的孩子不少,但是谁想到这小不点直接来到他面前,拽着他的裤子软软的说:“大叔,你帮个忙好不好?”

“不好!”

龙凯哲直接拒绝,一双冷眸死死地盯着温彦那双肥嘟嘟的小手,眼底划过一丝烦躁。

第4章 父子对峙

“放手!”

“我要尿尿!”

温彦也生气了。他就没见过态度这么恶劣的大叔!

此时他拽着龙凯哲的裤子,眉头紧锁,鼻子微皱,眼底却闪烁着一种委屈。

这眼神让龙凯哲心头微动,好像有些熟悉的感觉。

他破天荒的没有将温彦踹开,只是挑眉,浑身的煞气不减。

说实话,温彦有些害怕龙凯哲,但是整个卫生间里就他一个人。看了看比自己还高的小便池,他手指一指,十分霸气的说:“你把我抱上去!”

龙凯哲震惊,这小不点居然敢命令他?

他长得很仁慈很和善么?

肯定不可能!这小不点胆子够大。

龙凯哲嘴角微扬,冷酷的笑容像极了一个恶魔,生生的让温彦的小手不自觉的松开,然后“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唾沫。

但是温彦觉得自己就这样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到有点逊毙了。他皱着眉头,胸脯一挺,胖嘟嘟的下巴扬了起来,明明很害怕,却非要表现出一副无畏的表情来。

“你是大人,不可以欺负小朋友!”

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并且声音拔高,很有谴责的意思。

龙凯哲看着他,冷笑一声,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居然和个小不点在这里纠缠起来。

天知道他的时间有多宝贵。

懒得搭理温彦,龙凯哲弄好裤子转身就走。

“我要憋不住了!”

温彦一见他要离开,瞬间抱住了他的大腿。

软软的身躯靠上来的时候,愣是让龙凯哲产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

而且这小子的身上有淡淡的药水味和奶香,闻起来并不反感。

“放手!”

不过他还是不能容忍有人抱他大腿,虽然对方只是个孩子,但是没有把他给踹出去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可是温彦哪里知道龙凯哲想的,此时只觉得委屈,一双小腿紧紧的夹在一起,眼底浮现出一层水雾,声音孺软却带着哭音。

“坏大叔,我都要尿裤子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去坐便上尿!”

龙凯哲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帮忙。

“不要!那是女人坐的!”

温彦据理力争。

“快放手!”

龙凯哲的脸上现在简直是敷了一层冰霜,好像温彦再不松手,他就会把他怎么样一般。

“哇”的一声,温彦终于受不了龙凯哲的低气压,张开大嘴哭了起来。

嘹亮的哭声像魔音穿耳,龙凯哲皱起了眉头。

“闭嘴!”

“哇!”

龙凯哲不说还好,这一冷喝之下,温彦哭得更欢了,鼻涕眼泪的直接抹在了龙凯哲的裤子上。

那条手工制作,价格不菲的西裤瞬间就痕迹斑斑,惨不忍睹。

龙凯哲没有想到这小子那么能哭,并且眼泪说来就来,最关键的是哭声太过于嘹亮,让他头晕脑胀。

在冷眼注视了温彦三秒钟的时间,见这个孩子闭着眼睛故意不看他,并且报复性的把鼻涕抹在他的西装裤上,龙凯哲的心里简直抓狂了。

“闭嘴!”

他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抱起了温彦,并且粗鲁的拉下了他的裤子。

温彦没想到求了半天不成,一哭就让这个大叔妥协了,眨巴着泪汪汪的眼睛委屈得不得了。

总裁爹地超大牌-温柔, 龙凯哲-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