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爷的心还回来-翡翠, 赫连晟-古代言情小说

把爷的心还回来-翡翠, 赫连晟-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倒霉到家了

热闹的大街上刮过一阵龙卷风。

“站住!别跑!”一群黑衣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追着前面一个少女。

女子紧张的不时回头张望着,越发抱紧了手里的包袱。

街上的行人对于这种场景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因此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各做各的事情。

卖包子的大婶跟隔壁卖萝卜的老王唠叨:“哎,你说她一个女孩子干什么不好?非得当个小偷!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三次被追了吧?”

老王一边摆弄萝卜一边点头,“是呗,但是毫无疑问,这次肯定又被她逃脱了。这丫头虽然偷技不怎么样,但逃跑的功夫还真是一流!”

谈起这个,大家都频频点头。她虽然每次偷东西都会被发现,但确实每次都能跑掉!

路过买包子的行人随意问了大娘一句:“今天几号了?”

“十五!”

翡翠刚好听到这一句,捂着脸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说来惭愧啊,偷了十三回,第一次偷了人家的玉佩,跑了三条街才逃脱,以为自己发财了,结果拿到当铺,居然被鉴定为赝品!气的她当天晚上又折回去偷了他家库房的一个足有砖头大的金元宝,被追着跑了一圈马拉松。结果一不小心失手摔在了地上,碎开一看,里头竟然是稻壳子!亏她跑了一圈愣是没发现这么大个元宝怎么这么轻?

后面的家主很是不解的问她:“我家开戏班子的,你偷我道具干什么!”

自此之后,翡翠决定,再也不去他家了!

说起这些,都是心酸史啊!但是,她好不容易今天偷到了货真价实的翡翠麒麟,但是这家人怎么普遍轻功都这么好?绕着京城都跑了三圈了,怎么还有体力啊!但是她没有了啊!

她回头看了一眼,还是在三丈开外,不远不近!

她实在是跑不动了,要不还给人家?不行!她立马否定。

偷了半个月,到现在却没有任何收获,这次的翡翠麒麟可是她的第一桶金,将带她走上偷界的人生巅峰,她怎么能放弃呢?

关键是:“从老家带来的钱在昨天晚上就用没了,偷不到这个,晚上……晚上就得啃树皮了!”

再看看身后紧追不舍的一群人,她不禁感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师傅在来时就跟她说过:京城不好混啊!

就在她左右顾视时,迎面来了一匹马。

这马可不一般,她打眼一看就认出来了,天马!通体金黄,在阳光的照耀下金色的皮毛熠熠生辉,仿佛被渡了一层光圈一般神圣!

这匹马日行千里线条优美,绝对堪称一级宝马!

而位居中原的赫连王朝是没有这种马的,这是他国进献的,只有一匹,皇上赏给了赫连晟。

那么不用说了,马上那个风姿绰约,锦带华服的俊逸男子肯定就是当朝三皇子赫连晟了。

翡翠眼珠子一转,机灵的很,手里拿出来一个针,两指一弹,针扎在了马腿上。

宝马受惊,“嗷”的叫了一声,而翡翠选的地方也很好,针正扎在马蹄子上,马失前蹄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三皇子身边的侍卫都慌了,却没有人看见那根针,自然也就束手无策。

翡翠自然趁乱逃走了。却没注意马上的赫连晟一个漂亮的翻身安稳落地,丝毫没有受伤。

赫连晟望着她逃跑的方向,嘴角带笑,“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翡翠跑到了一个胡同里大喘着粗气,“嚯,可累死老娘了,老娘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今天差点被一群小子给逮着了,真是晦气。”

翡翠拿出腰间的钱包,掂量着足有几十两银子,不禁咋舌,“这三皇子真是阔的很,也败家的很啊,出门逛街还带这么多银子,生怕不被小偷惦记!老皇上真是可怜。”

刚才她趁乱跑的时候一点也没忘了自己的职责,顺手还掏走了那个三皇子的钱袋。

刚想转身回她的小破庙,一回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吓得她第一反应把钱袋藏在了身后。

定睛一看,竟然是三皇子,翡翠皱了皱眉头,他怎么跟来的。

赫连晟靠在墙上,邪魅一笑,“好巧啊。”

翡翠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对他挥手道:“是啊,好巧。”

翡翠咽了咽口水,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攥着他的钱袋。

赫连晟瞄了一眼她背在身后的手,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手里拿的什么这么怕见人?”

翡翠咬了咬嘴唇,旋即谄媚的笑道:“没什么,小物件。”

“让我看看如何?”他伸手。

翡翠见他不依不饶,想着不让他看只怕他不会罢休,便把荷包从身后拿出来,“一个荷包而已。”

他点点头,突然转移了话题,“说起来,我的荷包刚刚丢了。”

翡翠眼神躲闪,“是吗,那真巧。”

赫连晟看了看,故作惊讶的道:“这荷包看着好眼熟。”

“三皇子真是会说笑,皇宫什么没有,一个荷包,长得像些也正常!”翡翠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说完将钱袋藏在后面,藏的更紧了。

他很是认同的重重点头,“确实,我们皇子用的都是这种金线绣云龙图案的荷包。”

翡翠笑不出来了。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荷包,眨眨眼睛,思索着怎么跑。

赫连晟笑意更胜,“这钱包你哪来的?”

翡翠本来还想着怎么推卸,闻言心生一计,“小贩那买的。”翡翠无辜的眨了眨眼。

“那小贩胆子不小,你说抓来了,本皇子该如何处置他呢?”赫连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与我何干?”……

说完踢了赫连晟一脚便离开了,没走两步腿就瘫了下来,翡翠深呼着气,她做了什么,踢了三皇子?

回头看了看,他没有跟过来,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刚一回头便看见一个老婆婆,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随后又笑了笑,那笑容特别诡异,这杨府是京城首富,至于为了一块巴掌大的翡翠来吓她吗?

“大娘,不大姐,您说您至于吗,刚才那一群侍卫都没追上我,说不好听些,你这把老骨头就别折腾了。”翡翠欲哭无泪道,她真的太累了,跑不动了。

刚说完便听见啪嗒一声,看着地上墨绿色的碎片,翡翠不解的看着老太太。

第2章 便宜哥哥

“我的玉佩啊,这是我身上唯一的钱财了,如今摔碎了,怎么办,你陪吧。”老太太哭的声嘶力竭。

突然旁边围上来一堆人,纷纷指责翡翠。

翡翠差点就相信是她打碎的东西,不过这玩意,玉的?当她眼睛瞎吗?

算了吧,何必跟一个疯子计较,抬脚刚想走,右脚被那个老婆婆抱住了。

歇斯底里的哭着,死活都不放手,翡翠看她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好推开她。

“这女的怎么这样啊!”

“就是,老婆婆也挺不容易的,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周围纷纷,翡翠却是一脸黑,还怪起她来了,他们就没见过碰瓷的吗?

隐约看见了玄紫色的长袍,这不就是赫连晟今天穿的衣服吗?想也没想往后踹了一下,完全忘了身后是一个老太太。

“哦呦,我这把老骨头啊,疼死我了。”

老太太抱的更紧了,翡翠无奈的看着她,这回想挣都挣不开,围观群众更是议论纷纷。

她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出门没看黄历。

“姑娘,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被你踹了一脚,没有一百两银子,这事解决不了,再加上玉佩,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太太说的越发猖狂。

“老太太,是你抓着我脚不放,我还没说你胳膊黏上我脚呢,还讹上我了。”

一百两,杀人啊,这两天她还没赚够一百两呢,显然碰瓷这活要比当小偷好挣钱多了。

“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呢?”一个老大爷看不下去,指着翡翠的鼻子道。

赫连晟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眼底忍不住的笑意,他本来没在乎那几两银子,但这小妞亲自送上门就别怪他了。

看着赫连晟走了过来,翡翠心头一紧,更是忍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又踢了老太太一脚。

那老太太这回也不抓她脚了,看准身上的包裹伸手就是一抓,快准狠,这哪是老太太呀!

要说别的翡翠都能忍,可这钱就不行了,两人抢着包裹都坚持不下,这包裹里可是她好不容易“拿”来的翡翠麒麟啊!

“你给我松手,你这个老太太讲不讲理啊!”

“姑娘,这样对待一个老太太不好吧。”赫连晟走了过来笑道。

“这东西都是你偷来的,你还拿的理直气壮的?”赫连晟继续不嫌事大的补刀着。

老太太也看出事情的严重性,这男子莫不是债主吧?松了手迅速撤离。

包裹上轻了一半,翡翠刚想跑就被拽了回来。看了一眼后面的赫连晟。

这老太太真是害人不浅,她诅咒她,出门被车撞死。

“哐。”迎面来了一个马车,翡翠看着车轮地下的老太太,连忙堵住嘴,她就随便一想。

从马车上下来的侍卫走过来揖了揖手:“皇子,那人如何处理?”脸色不慌不乱,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

“丢了。”只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

翡翠的魂儿都要没了,她要是栽在这个变态手里了?她还这么年轻呢!

不知不觉中围观的群众都已经散了,翡翠也松了半口气。

“三皇子啊,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啊,您就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赫连晟在腰间拿出一个匕首,这匕首的柄都是用纯金做的,要说他到底有多么奢侈。

走到她面前,刀刃轻轻拍打她脸,翡翠明显感觉到凉气从脸贯彻全身。

“你知道骗本皇子的代价是什么吗?”赫连晟又一次开口道。

“那,小的把钱袋给您了,就当孝敬您了!”翡翠尴尬的笑着。

钱财在重要也是身外之物,哪能有命重要!

赫连晟轻笑一声,撒谎脸都不红,就这点小聪明还敢用在自己身上。

“住手。”不远处男子的声音雄厚。

男子快速跑过来,“不知道家妹怎么得罪三皇子了,还请三皇子手下留情。”

家妹?这话听的翡翠极其疑惑,她怎么不知道她啥时候有的哥哥呢?不过看这男子穿着的布料绝对是上等的,这回发了。

“哥哥,救我,他欺负我。”翡翠找到了救命稻草,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安国侯家的千金啊!”意味深长的看了翡翠一眼,看的翡翠头皮发麻“那可要看住了。”说完赫连晟便走了。

“菲菲,你跟三皇子是怎么回事。”

看着男子这样的关心自己翡翠还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其实她不是什么菲菲啊。

不过刚才听那个三皇子说什么安国侯,她要是去了安国侯,别说当千金小姐,就是下人,一个月的月钱也够自己花一年的了。

“哎呀!”翡翠扶着额头,还时有时无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脑袋好疼啊!”说完就装晕过去了。

男子一拍脑门,菲菲刚受了惊吓,他还这么质问她,真的是。揽着腰把翡翠抱了起来,回了安国侯府。

她这个所谓的哥哥,怀抱还蛮舒服的吗,这一路上竟睡着了,等在醒来的时候……

“我的女儿呦,怎么这样了呢?”一个老妇人哭诉道。

翡翠真想白她一眼,整得她好像死了一样。翡翠悠悠转醒,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还真有些无措。

“嘶,脑袋好疼啊!”翡翠揉着脑袋,装作受伤道。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因为演的太假了,偏偏这家人就信了。

“大夫,快!”

大夫闻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把着脉,这是安国侯唯一的千金,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这条老命呦!

“你们是谁?想做什么?”翡翠真的有些急了,这一起身自己的包裹没了,那是她的饭钱啊!

“这……”老妇人紧张的看着翡翠。

“夫人莫慌,小姐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失忆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有劳大夫了。来人,送客。”

虽然安国侯夫人担心死她这个所谓的女儿了,但也好在现在没事了。

翡翠也是看着夫人,心想:庸医啊庸医,他才失忆呢,不能为了钱做昧良心的事吧!还有这侯府里所有人都是傻子吗,小姐被掉包了都不知道。

“哎哟,脑袋疼。”

“你们都出去吧,没看见小姐正难受呢吗?”

……翡翠无言以对,她打发别人回去了,然后自己没有要走的意思?

“娘呀,你也出去吧!”

“瞧娘这个脑子,你还难受呢是吧,那娘就出去了。”

看着这房间里没有人了,翡翠终于畏首畏尾的下了床。

翡翠忍不住咂舌道,“这侯府就是不一样啊,瞧瞧这房间,奢侈,这要是不把她两年的生活费都拿了这不是对不起自己。”

第3章 莫名的家

翡翠看哪都是好的,瞅瞅这床,虽然只是桃木做的,但做工也是精细的很,可惜她搬不走。

就连花瓶都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拿金边勾勒,这回发了。

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还好这些东西都在,拿起包裹叮呤咣啷的一通往里面塞。

“嚯,这么沉,这回发了!”虽然说这侯府吧挺好的,但她毕竟不是千金,穿帮了怎么办,她还不想年纪轻轻就死了。

轻轻将门推开,外面一片漆黑。黑灯瞎火夜,杀人放火天,呸!应该是出门发财时。

打量了一下,没什么人看着,刚要起跳翻墙就被抓了回来,又是包裹。

“妈的,谁阿?”

下来定睛一看,三皇子?真是“有缘”啊!

赫连晟轻声笑了笑,“原来侯府的小姐这么淘气,没事还翻墙玩。”

赫连晟下午回去以后便去了侯府商讨朝廷之事,没想到和老侯爷聊到了这么晚,刚准备回去便看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上前来看看,果然是早上见到的那个小丫头。

翡翠忍着一把火没有发作,今天她已经仁至义尽了,要不是看他是三皇子,他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一定。

“三皇子,小女子应该没有得罪你吧,为何您一定要和小女子作对呢?”

赫连晟挑着眉,“你说你有没得罪我呢?话说你一个千金小姐为何要偷本皇子的钱袋呢?莫不是对本皇子有意思?”

翡翠忍着一口血没吐出来,他也太不要脸了,自我感觉未免也太良好了。

“三皇子,小女子认为您误会什么了,三皇子如此高贵,小女子怎敢玷污”翡翠谄媚道。

看着她的架势是要逃跑,赫连晟笑了笑说:“看来本皇子要把墙砌高些了。”

翡翠迷惑的看着他,为什么要把他家墙砌高?半晌才反应过来。

“三皇子放心,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上你家偷钱去。”

赫连晟没有在说话,只是戏谑的看着她。翡翠看着他没有在说话尴尬的咳了一声。

“三皇子这么晚了,怎么来这了呢?”

“还说不关心本皇子,不过本皇子也不介意,毕竟你早晚都要关心我,不如现在开始养成好习惯。”说完赫连晟便走了。

翡翠看着他背影,半天摸不着头脑,什么叫做早晚都要关心他啊,还有谁说自己是关心他了,不过他总算是走了。

一起跳又翻了出去,平安落地得意的拍了拍手……

第二天早上

“不好了,小姐又逃跑了。”侯府真正的千金云菲菲身边的小丫鬟喊道。

府里面但凡会点武功的都出动了。

接下来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小姑娘捧着包裹奋力逃跑,后面追了一众人。

买菜的大妈道:“哎,十四次,不过这丫头胆子越来越肥了,偷东西偷到了侯府。”

卖猪肉的大伯道:“不对啊,这丫头长得那么像侯府千金,以前这丫头脏兮兮的还没有发现。”

众人都在唏嘘这,又说是侯府里的千金逃跑学坏了,有的说侯府千金脑子进水了……

翡翠一路跑一路听他们念叨,黑着脸,她不就是换身衣服吗?怎么差别就那么大。

侯府里面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就翡翠这小腿怎么能跑的过呢!果然还是被堵在了胡同里。

“你们欺人太甚,一群人追着我一个小姑娘跑有意思吗?不就是钱吗,还给你们就是了。”

要不是到了非常时期,翡翠怎么可能把钱给舍出去。不过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拿不是自己的钱换条小命也值了。

“小姐,请您跟我们回府。”领头的侍卫单膝跪地道。

翡翠被吓的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意思,他们真的把自己当成那个云菲菲了啊!

“哎呀,菲菲你怎么那么能跑,你可急死娘了,快回家,被你爹知道了非要扒你一层皮不可啊!”

安国侯府里有三个儿子,就出来这么一个女儿心疼的很,全府上下所有人都疼的要命,唯独这老爷子能教训。

不过这些翡翠都不知道,她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什么呢,她不是千金,也当不了千金。

“我不回去,也不是什么云菲菲。你们这样是强抢民女知道吗?”

“我的傻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侯府夫人也是急了。

不过旁边的大公子,云齐殇起了疑心,他这个妹妹性子确实变化有些大,说是失忆也不至于连脑子都不好使了吧!

翡翠抱着包裹缩在墙角,看样子可怜极了。

“这孩子也有失算的时候啊,竟然被抓了,这回是彻底完了!”一个老婆婆对着旁边的人说道。

翡翠脸一红,她的口碑至于这么不好吗?

“啧啧啧,你瞎说什么,没听见那小伙子叫她小姐吗,这丫头没准就是千金。”

街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好不热闹。

最后翡翠还是在侯府“客气”下无奈妥协被架了回去,她发誓一定要逃出去!

到了侯府门口,门口站了一群人马,不知道是谁的,谁会这么闲午饭的时候过来。

来人刚下马,翡翠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三皇子每天都很闲吗?三天两头往这边跑。

老侯爷从里面走了出来,翡翠惊讶的看着他,不愧是武将,一脸正气,虽然过了不惑之年,但仍旧神清气爽。

“三皇子怎么来了,有失远迎啊!”老侯爷虽然嘴上客气,但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翡翠伸着脑袋往前看好奇的很,可侯爷夫人却一个劲的把她往身后塞。

“菲菲,过来吧!”威严的声音响起,翡翠后背一麻,她终于知道她这个娘为什么要藏着她了。

“老爷,先进屋吧,进屋再说。”看着自家老爷要生气的架势,夫人紧忙站在前面道。

老侯爷瞪了一眼翡翠,然后作揖让了一条道让赫连晟先进去。

赫连晟停住脚,“侯爷,今天本皇子来是为了提亲的,这些东西不成敬意还请侯爷过目。”说完还看了看翡翠。

“这……三皇子的动作未免有些太快了。”

赫连晟眯了眯眼睛。快吗?不快吧!而且这小丫头也不小了,再不嫁真的就成剩女了。

“侯爷是嫌弃本皇子的聘礼太过草率?这个侯爷大可放心,这只是一小部分!”

第4章 既来之则安之

老侯爷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如今朝堂的势利极其微妙,三皇子是当今圣上最喜爱的皇子,却是到现在都没有封王,朝堂不少人议论三皇子是要成为太子的人,也有不少人议论三皇子根本就不行。

圣上还有一个皇长子,宜王殿下,所以朝廷基本分为两派,三皇子和宜王。

这些年来老侯爷一直都是中立的,只效忠于皇上,没有到任何党羽,他知道,他这块肉骨头所有人都虎视眈眈。

如今三皇子过来求亲,这是给还是不给啊,若是不同意就注定了要与三皇子为敌,若是同意了就是与宜王为敌,这两边终究要得罪一个。

老侯爷回过头看了看翡翠,翡翠也不傻自然是听懂了三皇子说的话,但也只好装作不知道,无辜的眨了眨眼。

“小女笨拙,待过两日让府里的管事姨娘来教教小女再说吧!”

赫连晟有看了一眼翡翠,那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丫头是傻还是装的。不过他在乎的从来不是女人,而是权利,对于他来说,那些只是花瓶而已。

“侯爷说了这么多,不知云小姐怎么想的呢?”

翡翠愣了一下,半晌才开口道:“臣女愚钝,不敢高攀三皇子。”翡翠知道赫连晟是在叫自己,躲也躲不过去了。

赫连晟半眯着眼睛打量着翡翠,这女人真是不一样,刚才还当贼呢,现在就装成千金小姐了。

翡翠倒是想,既然逃不掉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当这个云府的千金也不错,不愁吃不愁穿的。

只要不让她嫁什么变态三皇子就可以了。

“侯爷好好想想吧,这些东西就给侯爷的参照礼了,本皇子还有事就先告退了。”说完赫连晟便走了,还回头看了看翡翠。

进了府院,上面坐着的侯爷板着脸极其吓人,翡翠在下面站着也不是滋味,要说这千金小姐不好当啊,还真不好当。

屋子里的气压都低了,底下的人都是一声都不敢吭。突然上面的侯爷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都吓了一下。

“唔啊……”还没等上面的人说话翡翠就先哭了,“爹,孩儿不孝,爹要打要罚随便就是孩儿还想活过明天呢!”

满院子的人都是一脸黑,干打雷不下雨啊这是,侯爷夫人看着翡翠可怜连忙阻止。

“老爷,妾身就这么一个女儿,养不教做母亲的也有错,老爷要罚就罚妾身吧!”夫人姜氏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上面的侯爷云毅也是一脸黑,这是做什么,家里集体造反吗?

“你看看这孩子,你就惯着吧!”云毅拍了一下桌子,气不打一处来。

他不是不疼这个女儿,只是女儿家就要有个女儿家的样子,谁家闺女不是学女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再看看她,成天往外跑!

翡翠瘪瘪嘴,她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女儿,要不是为了半生无忧,她来这受这种气?而且是他们非要留自己的。

“再怎样也是我的女儿,老爷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姜氏都要哭出来了。

其实她当初生了一对双胞胎,当时高兴坏了,可另一个刚出生不久就是病弱之身,后来本要厚葬却被贱人带走,如今不知去何方向,现如今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万般疼爱。

可这女儿偏偏不争气,日日往外跑,比她这几个哥哥还要顽皮,可姜氏不管,只要这个女儿能健健康康的,她怎样都无所谓。

“你们下去,我要跟菲菲好好说说话。”云毅长叹了一口气道。

“老爷。”

“爹。”

姜氏和她这些哥哥开口道,八成是不放心她吧,她也不放心自己这个假女儿跟这个爹单独在一起。

看着云毅神色凝重,姜氏也是知道老爷找菲菲真的有事,无奈只好开口道:“菲菲前两日受了惊吓,老爷你……”

“嗯!”云毅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表示他们可以下去了。

前脚姜氏他们刚走,后脚翡翠就跪了下来。

“爹啊,你不能伤女儿啊,你一定不舍的打菲菲的吧!唔阿,爹啊……”

云毅一脸懵的看着翡翠,她今天是吃错药了啊,为什么感觉他这个女儿变了不少呢。

“爹,你要是打你就打吧,女儿知道您恨铁不成钢,只是下手轻着点,给女儿留一口气!”翡翠吸了吸鼻子闭着眼睛等着裁决。

云毅忍不住笑了笑,是他平时只知道吼她吗?菲菲至于这么怕自己?

翡翠看着上面半天没有声音,偷偷的向上看了看,看着云毅的手举起来,连忙闭上眼睛。

云毅可是个武将,他这一巴掌下来,祈祷自己还能留下来半条命吧!早知道这样就不回来了,为了钱财吧半条命都搭进去了值吗?

然而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疼,只是轻轻的拍了自己脑袋一下,翡翠小心翼翼的向上看去,只见云毅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傻孩子,爹怎么舍得打你呢!”云毅摸了摸翡翠的头。

翡翠鼻头一酸,还从来没有谁这么宠着自己呢,就算是师傅平时也只是跟她开玩笑,没有一点大人的模样。

“爹。”翡翠上前抱上去。

心想:对不起了,云菲菲,就让我代替你几天,过几天好日子吧!过两天,你回来了,我就走!

“傻孩子。”云毅也是同样搂住翡翠,或许他平时对这个孩子实在太严厉了。

“菲菲,刚才三皇子来的时候,你也听懂了他说什么,你可愿意?”看着云毅一脸的沧桑,两鬓间多了不少白发。

她实在不想嫁,可她也不想让云毅为难,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云菲菲,万一她回来了,自己又该如何解释!

云毅看着翡翠一脸为难的样子也不在做声,只是轻轻的搂住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他也心疼的要命。

赫连王朝皇宫内。

“儿臣参见父皇。”赫连晟俯首扣下。

“起来吧。”老皇上咳了几声,才开口道。

“父皇您……”看着自己的父皇如此病态赫连晟总会有些慌。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你来做什么?哦,对了,你的太子府邸建好了吧,有空去看看吧!”

赫连晟看着父皇对自己那么好,鼻头一酸,但终究是男人还是忍住了,他知道父皇没多少时日了,上次太医说最多也就只有一年了。

把爷的心还回来-翡翠, 赫连晟-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