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请离开-莫诗意, 沈穆寒-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请离开-莫诗意, 沈穆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你爱我吗

“还记得你那个孩子吗?就是我害死的。”

“你说什么?”

“那孩子的确是沈哥哥的,他一直以为自己结扎了,但并没有。这手术可是我做的,我怎么舍得他一辈子不育?”

“够了!”

“呵呵,我还没说完呢!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快死掉?其实也是我和莎莎一起溜进去拔掉了她的氧气管!”

“为什么……”

“你妈不死,我妈怎么上位?你孩子不死,我怎么上位!”

“莫箐箐!我跟你拼了!”

伴随着冲天的火光,莫诗意彻底堕入了无边的黑暗——

再睁眼时,莫诗意是哭着醒来的,泪眼朦胧之中,她对上了一双火山岩浆般炙热的眸子,有点熟悉,等等,是……沈穆寒!

莫诗意只觉得下半身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她忍不住“啊”地叫出声来,与此同时,难以置信自己为什么又会经历一遍这样的痛楚?

她……还没有死吗?

可如果她真的没有死,那么,她的第一次明明早就在婚前给了这个男人?

“穆寒,你爱我吗?”她忍不住问出了声。

耳边,是男人轻声却异常坚定的回答,“我爱你,莎莎……”

后面两个字喊得太轻太轻,可莫诗意这一回终于听清楚了他所喊的是“莎莎”而不是“诗诗”,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

手机闹钟拼命地作响时,她的意识还没彻底恢复,莫诗意忍不住倒吸了几口冷气。

真的是太酸疼了,浑身都像是被拆散又重组了一样!

奇怪,这里是?

莫诗意捂着头半坐起来,将眼前的所见所闻跟某个记忆中的摆设一一对照,惊讶地发现一一对应,那么如果没记错的话,接下来应该就是——

“莫小姐,时间不早了,化妆师他们都已经在客厅等着了,你起了吗?”门外传来了佣人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天啊!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又重新回到了结婚当天?!

“你让他们稍等片刻,我洗漱一下这就下来。”莫诗意故作镇定地回应了佣人一句。

等到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走远,莫诗意顾不得身上还什么都没穿,坐到梳妆镜前,细细地打量起自己的样子来。

光洁的镜面,映出了她的鹅蛋脸。

纤长且细的柳叶眉,眉眼间多少还带着少女的娇羞稚嫩,精致而挺巧的鼻梁,双颊不点而红,樱桃小口微抿着,依稀还能看到浅浅的梨涡。

没错,这才是她真正的脸,娇嫩无暇,一生中最年轻的模样。还没有变成几年后被感情生活摧残成沧桑的样子,更是还没有被沈穆寒默不作声地换成了她仇人的模样!

莫诗意捂着嘴巴,还是忍不住呜咽出声。

感谢老天爷的垂怜!

让她重新回到了婚礼前夕,让她这一生的悲剧有了还可以中断的可能,而不是日日困守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恨天怨地,最终凄惨死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佣人觉得不对劲,终于找人打开了反锁着的门。

屋子里哪里还有人影,只剩大开的落地窗,以及一条用窗帘和被单撕扯打结而成的粗绳子垂落在窗外。

“不好啦!新娘子逃跑了!”


第2章 你当是追捕逃犯不成

西山墓园。

莫诗意一身便装,手上还拎着一袋酥饼点心。

左穿右拐来到墓园里一个最为偏僻的角落,她终于站定在一处墓碑前。

墓碑上的女人笑意浅浅,容颜依旧年轻,看得出生前必然是个温婉的女人。

将手里的酥饼点心一一拆开摆在墓前,莫诗意缓缓坐下,头抵在墓碑上女人的照片旁,眼神渐渐放空。

“妈妈,我回来看你了。”

莫诗意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才一开口,眼角就有泪涌了出来。

“妈妈,如果我能早点回来,是不是你也可以好好活下来?”

话是这么说,可她心里明白,上苍能给她一次逆天的奇迹,那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前生种种一一在眼前闪现,也只有在母亲古幼薇的坟前,莫诗意才能真的放下一切的戒心,絮絮叨叨地说尽心中的软弱。

“妈妈,你总说人活着总会有希望,你总说难过了就给自己唱唱歌鼓励自己。可是我一直在辜负你的期望,我明明知道是谁取代了你的一切,却又没办法给你手刃仇人……”

“你要报仇,为什么不找我帮忙?”

听到这声音,莫诗意一惊,随即抬手抹干净眼角的泪痕,冷着一张脸转过投去,看到来人的瞬间,心里就涌起了一股怨气。

“哪敢啊?只怕最后我连自己的命都没了。”莫诗意环顾了一眼四周,看到远远跟在沈穆寒身后的众位保镖,不禁冷哼一声,“兴师动众的找这么多人来,你当是追捕逃犯不成。”

沈穆寒只当是莫诗意在闹小脾气,挥挥手让身后的人都走远了一点,“诗意别闹了,再晚就赶不上我们的婚礼了。”

“我们的?”莫诗意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仰天翻了个大白眼,“你心里就只有莫莎莎这一个妻子,而我充其量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和替身。跟你回去举行婚礼?想也别想!”

沈穆寒的脸色一瞬间变了几变,“你怎么会知道莎莎……”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沈穆寒转眼又变回了深情款款的模样,可这一切的情绪变化已然落到莫诗意的眼中,只觉得心寒和可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为。”

莫诗意缓缓地擦去了母亲照片上粘着的灰尘,眼底一片怅然。

为什么她们母女俩的感情路都那么不顺,遇人不淑,毁一生啊……

“沈穆寒,我不爱你了,我们还是直接去民政局离婚吧。你也不需要在这里假惺惺的,免得扰了我妈妈安眠的清净。”

沈穆寒目光沉沉地看着眼前这个一夜之间从迷恋他到仇视他的女人,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太对劲,但眼下,还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去解决。

“诗意,你是不是听了什么人在那胡说八道?我是你的丈夫,有什么事情回去慢慢细说。”他耐着性子好言哄道。

“你真的想知道?”莫诗意挑眉,恶从心底起,“你既然那么相信她们两姐妹,不如回去好好质问一下莫箐箐,我究竟是如何在不知情、不在场、毫无能力的时候,手眼通天地隔着大洋彼岸便能杀、了、莫、莎、莎!”


第3章 我也不想结这婚

这一会儿,沈穆寒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

“就是你杀了莎莎。”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而莫诗意听着他那么笃定的话语,再也控制不住笑出了声来。

“你笑什么?”沈穆寒微微蹙眉。

莫诗意扶着自家母亲的墓碑,笑得险些直不起腰,“当然是觉得你可笑至极。”

她揉了揉笑僵的脸,也顺势将眼角无意间涌出来的泪水迅速地抹去,继续道,“你说凶手是我,那么证据呢?警方都已经证明了跟我毫无关系,你又凭什么认定我有罪?就因为你爱她,所以我必须给你去当那个该死的替身?沈穆寒,我是不会再跟你回去的!”

听到替身两个字,沈穆寒阴沉的脸上迅速划过一抹诧异。

明明他的复仇计划只有自己清楚,这个女人又是如何发现的?

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沈穆寒上前踏了一步,直直地逼近她,“我自然有掌握到证据。既然都被你知道了,那么你也应该明白,跟不跟我回去,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呵……”

人生再来一次,就算早已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可再一次面对沈穆寒不信任的指责,莫诗意还是感到非常的心酸。

面对她充满控诉的眼神,沈穆寒的心头有一瞬间的异样,可随即他又冷下了心肠,“把夫人带过去。”

大BOSS发话,跟来的人便一窝蜂地冲上去就压住了挣扎踢打不停的莫诗意,然后将她像犯人一样地按压回了车上。

一到车上,莫诗意就知道沈穆寒显然是有备而来。

只是,他怎么会猜到她在墓园里,还那么快就找到她了?

没等莫诗意想明白,眼前又蜂拥而上许多化妆师和造型师,开始将她从头到脚地折腾起来。

在车停下来的那一刻,正好化妆师也给她身上的婚纱最后的一个蝴蝶结给摆弄好了。

时间卡得刚刚好,正好可以上红毯。

“你们走开,我自己会走。”

身强体壮的保镖们依旧守在车门前,“夫人请。”

莫诗意气急。

但没关系,她忍。

如果她没有记错,在上一世她和沈穆寒的这一场婚礼,并不是极其顺利地举行到最后。所以这一世,她再在这当中暗暗推波助澜一下,她就不信这场错误的婚姻还能继续下去。

上天真的给了沈穆寒得天独厚的好相貌。

童话式的婚礼,铺满花瓣的红毯尽头,修身白西装的他,很像是在等待公主的白马王子。

只可惜,现在的她很明白,自己既不是那幸运的灰姑娘,也不是那纯洁的白雪公主。

在沈穆寒的心里,她就是一个毁掉了他和他的公主幸福未来的恶毒女巫!

莫诗意昂首挺胸地捧着捧花一步一步地挪着往前走。

她在等,等着与前世一样的插曲发生。

“沈少爷,你的电话。”

来了!

莫诗意精神一震,脚步也跟着轻快了许多,迅速走到沈穆寒的身边,无比善解人意地看着他,“有事忙?那你赶紧去吧,别让对方等急了,反正,我也不想结这婚。”

就在此时,沈穆寒身边的得力秘书袁成杰又来了一句:“沈总,车已经准备好了,你看?”

沈穆寒捏着手机权衡了片刻,冷着声音道:“你先过去箐箐那里,随时跟我汇报情况。”

“好的,沈总。”

看着袁成杰迅速地离去,莫诗意呆住了,怎么回事?

明明这个时候,转身丢她一个人在婚礼现场的男人不就是沈穆寒吗?他这次为什么没走?

沈穆寒扬起嘴角,笑容里却没有丝毫的温度,附在她的耳边低语,看似亲昵,实则是警告。

“莫诗意,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逃跑第二次吗?”

是了。

他不走,哪里是顾及她?只不过,自己逃跑的企图表现得太过明显,他才没有果断走掉,选择留下来继续把这婚礼完成。

莫诗意心里泛疼,可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穆寒,以前一直都是我追着你跑,包括走红毯都是我自己走过来,而你,从来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话落,莫诗意当场将捧花往天上一抛,将头纱一掀一摘,用力地扔掷到地上。

分毫不留恋。

“沈穆寒,这场爱情里,我累了,这种错位人生也早就可以结束。你还是走吧,找莫箐箐去吧。”


第4章 你想报复我

莫诗意说的声音不小,而一旁司仪的麦克风也没有关闭。于是她的这番话,已经通过扩音器传遍了整个婚礼现场,瞬间就在来宾之间引起了一阵哗然。

“不是说,是沈总追的老婆,怎么就变成了她老婆追的沈总了。”

“是因为几年前的那件事吧,你没发现这新娘子很眼熟吗?”

有人惊恐的捂住了说话人的嘴巴。

“嘘……你不要命啦,那件事不能再提的。”

“你是说那个人……天哪,那新娘子未免也太可怜了。”

“谁知道呢,这沈总年纪轻轻的不简单,你没看那几家突然股票崩盘的公司,就是他的杰作。”

“这豪门的水可真乱,也不知道这婚礼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

莫诗意还满脸倔强地看着沈穆寒。

那如同命运轮回一样中途出现的电话,其实早就暗示着她的婚礼以及往后的人生不会一帆风顺。

沈穆寒弯下腰捡起了被莫诗意抛掷到地上的头纱,拍了拍上边粘上的丁点灰尘,神色温柔地盖回她的头上,“诗诗,这一辈子,你都别想逃掉。”

如果他手上没有用力捏痛她的肩膀的话,说不准莫诗意很有可能再次被他的温柔假象给欺骗住了几分。

“沈穆寒,你想报复我,用别的任何一种方式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赔上自己的婚姻?”

他的动作一滞,但眨眼的工夫,又轻柔地捋顺了她额头边上的发丝,并且从怀里掏出戒指强硬地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莎莎走了,我还要婚姻做什么?但这却是你们女人最梦寐以求的东西,不是吗?”

“沈穆寒,你真的是够了!”

沈穆寒的人就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哪怕莫诗意想作妖,在他的完美人设之下,众人也只会以为她是恃宠而骄,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她,更不要说是出手帮她了。

只要再把接下来的敬酒环节完成,她肯定会被沈穆寒押回沈宅“软禁”起来,要想离婚更是难上加难。

她到底该怎么办?

这时,婚宴的一个角落里突然地骚乱起来,莫诗意也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竟然有人来闹事了!

等到莫诗意看清楚气势汹汹地冲到礼台跟前的人是谁,她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真是天助她也。

沈暮雪松开一直捉着的莫箐箐的手,三两步地冲上了离地两米高的礼台,目光挑剔地看着一身精致婚纱的莫诗意。

“你以为穿上这高级定制的婚纱,便能跟我哥相配了?哼,就凭你这种低贱的身份,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灰姑娘了啊?莫诗意,趁早离开我哥吧,别再自取其辱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在那场祸事来临之前,沈暮雪对她的嫌弃可谓是从头到尾,从里到外,看哪哪都不顺眼。

但此时此刻,莫诗意简直就想给这时候冲出来助攻的沈暮雪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她面上还是故作忧愁,“阿雪,你说的没错,是我一直自作多情了。可现在,不是我不想走,只是……你的哥哥不肯放我走。”

沈暮雪愣了一下,可转眼就又心头火冒起,上前两步推搡起了莫诗意,“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嫌弃我哥?”


总裁请离开-莫诗意, 沈穆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