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蜜恋小厨娘-相小琬, 范宸-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蜜恋小厨娘-相小琬, 范宸-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意外

相琬最近的生活属实是过的比较充实,除去必要的工作外,其他的时间都被好朋友们给安排的相亲排的满满当当。

雨后的清晨,相琬起了个大早,来到店里,打开店里的门窗,让整个小店充满清新的空气,仔细的打扫着店里的卫生,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她不允许店里有一丝的杂乱,时刻保持店里的整洁,店里就是让客人来休闲、放松的地方,她不允许来到她店里的客人,在杂乱无章的氛围下。

好听的音乐铃声缓缓的响起,相琬看着来电显,嘴角微微翘起,摘下手上的橡皮手套,接起电话:“喂~,大小姐,今儿怎么起这么早呢?”

“相琬,你可别忘记今天我给你安排的相亲哈,挺靠谱一有为青年,十点准时在兴华路的街角咖啡见昂。老娘怕你忘记,可是调好闹钟起床提醒你的,你要是再敢糊弄老娘,跟你没完!”任瞳的嗓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性感沙哑,对着电话里的相琬一通凶巴巴的大吼,估计她自以为刚才的样子很凶吧,在相琬眼里看来,不过是给知性的她增添了份可爱罢了。

任瞳跟相琬是校友,比相琬高几届,相琬跟别人介绍任瞳都是以学姐的身份介绍她的,其实只有相琬知道,任瞳对自己来说,她是温暖的大姐,在自己迷茫无助的时候,温暖自己,开解自己,是自己人生这堂课的导师。

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在耳畔萦绕,相琬笑出声来,她敢断定,任瞳自己刚才说的什么,等她睡醒了在去问,她肯定不会记得,因为她经常“睡断片儿”。

电话铃声又响起。

“相琬,今天中午12点记得准备好哈,我跟我妈妈去你们市办点事,顺便在你那里吃午饭,然后下午你陪我一起逛街,就这么定了哈。”杨妙妙一副今儿中午跟下午你归我了的得意,那口气还像个孩子似的,令相琬哭笑不得,她想啊,也不知道这个杨妙妙这个老师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身为老师的那种威信在她身上可是半点都不见得,不过,相琬很羡慕这样的杨妙妙,她是她们几个当中,生活最轻松的一个了。

相琬来到窗前,望向天空,时间果真是最好的药,不管你经历过什么伤痛,它都会给你抚平,这几年的经历,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除了生死无大事,所以啊,要有一个好的心态,才能让自己的活的舒心。

之前她反感相亲,有的时候碍于朋友的面子,也要应付一下,后来,她敢于相亲,再后来,她厌烦相亲,因为时间久了,真的是汇聚了各路奇葩,现在,她懂得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只是互相给对方一个机会认识熟悉的机会,不合适就做朋友,做不了朋友大不了就是陌生人而已,坦然一些,自然就不会有尴尬了。

相琬光是自己想着,就觉得好尴尬,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瞎想什么呢,赶紧把店里事情安排好,今天还挺忙的呢。”

店员小铃铛来到的时候,相琬已经收拾完毕,坐在桌上喝茶看书了。

“相琬姐,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店里的卫生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今天还是提前半小时来的,你把店里的活都做完了,我这个员工于心不忍啊。”小铃铛非常无奈的控诉自己的这个朋友一般的老板。

小铃铛跟着相琬大约有五年了吧,相琬的第一任员工,仅有的一位员工。

背对着小铃铛的相琬听到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嘴角弯弯,眉眼俱笑,她头都没抬的继续翻阅着手里的书本,不过呢,说出来的话却是跟她此刻脸上的表情是不符的。

那语气有些恶狠狠,像极了剥削劳苦大众的‘小资本’。

“提前到了半个小时又怎样?我可不会额外付给你工钱的。”

“行行行,我付给老板你行了吧?所以,小的请您能不能稍稍的为俺的钱包考虑一下下,小的生是老板的人,死是老板的鬼,为了老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都不需要老板付加班费的。”小铃铛来到相琬面前,张牙舞爪,表情十分夸张,惹得相琬哭笑不得。

“呸呸呸,大清早的说什么胡话呢,一会儿我要出门,今天店里就交给你了,还有啊,我回来之前把我中午需要的食材备好哈,你妙妙姐中午要来吃饭。”相琬瞅了瞅手腕上的时间,她需要换身衣服,再去理发店打理下头发。

小铃铛坏坏一笑,下巴抵在相琬的肩膀处,“相琬姐,今天是不是又要去相亲啊?嗯?”

“就没你不想知道的事儿。”相琬才没有满足她八卦的好奇心呢,肩膀轻轻一躲,整个人迅速闪个没影了。

相琬换了条纯蓝色的波西米亚长裙,衬得她雪白的肌肤如玉般晶莹剔透,腰间别的腰链修身效果特别好,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下来。

静若处子,美若幽兰,是小铃铛当时能想到最美的词来形容相琬的了。

“相琬姐,你今天好美啊。”小铃铛一脸花痴样。

“姐哪天不美了?我走了,今儿你辛苦了。”相琬白了小铃铛一眼,从她身边轻轻飘过。

“相琬姐,我看,你干脆改名字算了,叫‘相亲’怎么样,哈哈哈。”

相琬一个踉跄,回头瞪了小铃铛一眼,恶狠狠地回答道:“不怎么样!”

回首的瞬间,相琬是开心的,其实,这几年也幸亏有这个小丫头陪着她罢,这几年相处下来,两人虽是老板与员工的角色,但是,相琬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员工来使唤过,而是把她当成了妹妹,很亲的那种。

依稀记得她跟这丫头刚见面场景,是要打烊的一个晚上,小铃铛穿着一身破旧并带有血渍的衣服,满脸是灰,根本看不清楚她的五官。

“好姐姐,能不能给一碗饭,我现在没有钱,我可以给你扫地,洗碗,擦桌子抵饭钱可以吗?”话说的有气无力,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乌黑闪着光亮,那带着渴望的光闪的相琬心疼。

于是,那晚她好心的收留了这个丫头,这丫头冲了个澡简直换了个人,相琬看她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像她这个层次的人,她当时都觉得这丫头应该是一个富二代,出来‘体验生活’?

那一晚,她们聊得非常投机,小丫头把相琬绕进了她的‘阴谋’当中,最后把不想聘任员工的相琬,以供吃供住,每月薪水600的她收留了下来。

后来有一段时间,相琬觉得这600块薪水花的相当值,看上去不经世事的小铃铛,却长着一颗经商的好脑袋,自那以后,相琬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的好。

当然,她也很有默契的从来没有过问小铃铛的身世,以及那晚发生了什么。

打理完头发,相琬驱车来到兴华路的街角咖啡。

相琬提前五分钟到的,进店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点了杯咖啡品着,在书架上挑了一本时尚杂志,慢慢的翻阅着。

不得不说,相琬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呢,刚进店里的时候,不少男士以及女士们都不约而同的往相琬这边望过来,不少男人们蠢蠢欲动,想上前跟美女打个招呼,要个联系方式,到最后不得不以碰了一鼻子灰收场,而女人们呢,由开始的羡慕转变成嫉妒。

相琬很反感不熟悉的男人靠近自己身边,并不是说她瞧不起谁,而是,她不喜欢这种没水准的男人,尤其是见了有点姿色的女人就上凑的男人。

她未来的另一半,绝对不能是这种轻浮的男人,她未来的另一半,可以没有钱,可以不帅,但一定要善良,孝顺,不能有不良嗜好,不能没有做人的底线。

所以,有的时候她身上散发的那种高冷,就像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方式似的,这样的保护方式给她阻拦了不少的烂桃花。

十点一刻,相琬轻蹙起眉头,她不喜欢这种不守时的男人,在她看来,不管是什么场合,迟到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更何况,双方都是朋友介绍的。不是希望对方有多重视这次见面,而是最起码的尊重都做不到,她打心底里有些不喜欢。

相琬耐着性子等到了十点半,还是没有见到对方的踪迹,她已经在心底了将这个人过滤掉了。

这时,一辆奢华无比的高级轿车停在咖啡店门口,待车停稳,见一男人迅速的从副驾驶下车,来到车的左侧轻开车门,手抵在车的顶棚。

“范总,杨夫人跟杨小姐从A市过来,夫人再三叮嘱您不要怠慢了二位。”陈司良特助给范宸打开车门的时候,在其耳边报备。

“好,我知道了。”男人薄唇轻启,嗓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男人脚蹬一双黑的发亮的皮鞋,一身裁剪得体的米白色手工西装衬托的男人身材颀长,一头干练的短发,额前稀疏的刘海并没有给男人刀削般英俊的脸减分,浓密的眉毛下一双犀利的眼神,让人害怕跟他对视的同时,还想跟他对视。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而性感的嘴唇。

范宸好笑,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听妈妈的话出来相亲,要是不来,他妈妈就会难过,他妈妈一难过他老爸就会让他难过,这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啊,没办法,谁让他妈妈是他老爸手里的宝呢,除了宠着只有宠着。

说起来,他倒是蛮羡慕爸爸妈妈的感情,他都这么大了,夫妻俩一直很恩爱。

范宸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眼球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女人们,各个蠢蠢欲动,想跟这英俊的男人攀上点关系,这男人看上去非富即贵,那种温润儒雅的气质,令人心旷神怡。男人们在范宸面前,则显得有些卑微。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吗?”范宸落座,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相琬闻声抬头,被这个俊美如斯的男人震撼了有那么几秒钟,‘干嘛,人帅就可以任性,就可以把别人的时间不当时间啊?还来晚了吗?你岂止是来晚了吗?’

“是比较晚。”相琬诚实回答。

范宸愕然,他刚才不过是客套话而已,而他并没有迟到,且对面这小女人的回答好像他真的迟到一样。

第2章 初见

“魏然先生是吗?任瞳跟我说你跟我约的是十点,可你迟到这么久都不打个招呼,大家虽然是朋友介绍的,也不能让我等你这么久啊,都挺忙的,毕竟时间这么宝贵。”相琬语气平平,但稍快速的语气跟说话的调调却是夹杂着一丝的不满。

范宸看着对面的小女人,漂亮的女人他见的多了,浓妆艳抹,假意纯情的等等,而她给他的感觉是,五官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干净,看上去很舒服的那种。

听她那话的意思,好像是认错人了,并且因为‘他’迟到有些不满,范宸看着她樱红的小嘴张张合合,想打断她告诉她,她好像认错了人。

“那个魏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就这样吧,我呢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吃什么你点就好,我来买单,那个回见,噢,不对,是不见。”相琬压根没给男人在开口说话的机会。

这个时候,任瞳的电话来了。

“相琬,老娘都跟你说了,十点钟十点钟,你现在在哪呢哪呢?”任瞳在电话那头咆哮。

“我在街角咖啡啊?”任瞳的火气相琬有些不明所以,边接电话,边拿着包包准备往外走。

“那人家怎么说没有见到你,等你半个多小时了都。”

“没有啊,我都跟人家见面了,现在准备往回走呢。”

“老娘我一分钟前刚接的人家的电话,你现在跟我说你跟人家见面了?不对,你在什么位置?楼上还是楼下?不会是我没跟你说位置吧?”任瞳话说到最后,越来越小,深知自己犯了严重的‘过失罪’。

“一楼啊,这里还有二楼吗?你确实是没跟我说呢。”原来如此,相琬她之前还觉得奇怪呢,这次相亲好像是少了点什么,原来是能认出对方的办法。以往都是留下对方电话,或者是当天见面穿衣的颜色等等。

不对啊,那刚才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赶紧去楼上,那小伙子穿了一身黑西装,手拿一朵玫瑰花放在桌上,上去记得跟人好好解释一下哈。”任瞳在电话那头叮咛。

“那个我这边有点事,我先挂了哈。”

“喂,喂,你先……”

嘟嘟嘟,电话挂断的声音。

相琬讲完电话之际,范宸已然也明白个差不多了,现在好像是不只是这小女人找错人了,找错人的还有他。

靠窗,靠窗,他也没有印象妈妈跟他说的是楼上的靠窗还是楼下的靠窗。

整个店里靠窗的位置处,只有相琬独自一人单坐,范宸不会认错才怪。

“那个……”相琬回头看了一下男人,很不好意思,小脸微微一红,这也太丢人了,想着赶紧跟人家说个对不起。

结果……

“那个,你还没买单呢。”范宸不知道当时是哪根筋搭错了,他要说的话明明不是这句话,从嘴里冒出来这么一句。

或许,他就只是想随便找个借口,能好好看下这个小女人。

相琬愕然,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是好听,可是,说出来的这个话的味道,怎么有点怪怪的,这词,不应该属于他。

不过,本来就是她承诺的事情,人家这么要求也不算过分。

“不好意思,请慢用。”相琬拿出两张人民币一百大钞放在桌前,起身的时候,包包不小心滑落肩头顺势把咖啡打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相琬的脸更红了,因为咖啡多数洒在了男人的那个重要部位,她想拿起纸巾来擦,可是,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相琬脸红的厉害,尴尬的要死,无地自容。

“没事,你有事你先忙吧,我自己处理就好。”其实范宸很爱看红了小脸的相琬,觉得非常有趣。

不过,他想,这毕竟是在公共场合,还是别让这小女人太尴尬了吧。

“很对不起,我确实是有事要离开呢,这样,这是我的名片,衣服的清理费用直接发我邮箱就好,我会转账给你的,那我就先走了。”相琬从包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放在男人面前,就匆匆离开了。

“要死了,要死了,这弄了些什么事儿。”相琬回想起咖啡洒在男人身上的尴尬画面,即使是一个人在车上,也囧的很。

看了下时间,相琬顾不得其他了,赶紧驱车往回赶,中午的午餐她是必须要亲自下厨招待的。

范宸非常镇定自若的从咖啡店里走出来,完全看不到咖啡店里那些嗤笑,幸灾乐祸的眼神,放在裤兜里的手捏着相琬的名片。

被洒了咖啡的他,心情却是比刚来的时候还要好。

“范总,这么短的时间,您在里面这是干了什么啊?”陈司良憋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比较流畅。

“这么短的时间我能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还是能够你干什么的?”看到自己的助理一脸的坏笑模样,范宸瞬间黑了脸。

“哈哈哈……”陈司良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他关心关心领导这是还错了不成?

“赶紧给我把备用衣服找出来,打电话问杨妙妙那死丫头到哪里了。”范宸一路黑着脸,而陈司良也挨了一路‘刀子眼’。

相琬回到店里的时候,小铃铛已经把需要的食材备好。

一回到店里,小铃铛就跟屁虫似的跟在相琬后面,问她相亲的情况。

“相琬姐,怎么样,怎么样,男人帅不帅啊?干什么的?是正常的不?”

“噗。你是记得那几次的奇葩相亲男了昂?奇葩男还都能让我遇到不成?安啦安啦放心吧,这次很正常,不过……”不正常的是她吧,相琬在心里补充道,“你妙妙姐,你一会快要来了,我要准备中餐了,你赶紧好好看店。”

“不过什么吗,话说到一半怎么就不说了呢?相琬姐,你这样不太好哦,真的。”没有满足她的好奇心,小铃铛表示很不满。

“不然中饭你来做?我看店,这样好不好?”

“不好,非常不好,相琬姐,我不喜欢你了,你伤了我的心啊。呜呜呜呜~~”小铃铛做手捂心状,‘痛哭’的离开了厨房。

耳边终于清净了,说来也好笑,小铃铛说是以前因为某次在厨房的失败经历,导致了厨房起火,从此以后,她是再也不敢靠近厨房了。

用她的话说就是,‘只要别让她不进厨房,万事都好商量。’

哎。可怜的小铃铛,相琬心中默默心疼她两秒钟。

一切准备妥当后,相琬看了下手腕上的时间,嗯,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杨妙妙是A市的,A市是她们的临市,她几乎每隔上一小段时间就会来看看相琬,她可算得上是真正的白富美了,家里经营着家族企业,她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家里一直是把她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尽管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对了,任瞳也是A市的,不过是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说起来她们三个的渊源,是结缘于‘吃’,(包括后来的秦咯咯也是。)她们,都是相琬店里的客人,后来聊起来,又因是校友的关系,最后发展成了闺蜜。

不然,她杨妙妙个人问题都还没解决呢,成天惦记着她,恨不得快点把她嫁出去呢。

“亲爱的琬琬,我来啦~~~”杨妙妙人还没进屋呢,声音就传到店里的各个角落了。

“来啦,来啦。”相琬顺了下长发,开心的往门关走去。

然后她,愣住了。

呃,要不要这么夸张,这一排特别晃眼的豪车是怎么回事?以前只知道杨妙妙家有钱,原来视觉上能看到的跟只是听说的,完全不一个感觉。

“相琬,你愣着干嘛呢,还不过来接驾我母亲大人。”杨妙妙好笑的看着相琬,不负她望,她就知道,相琬会是这表情,太逗了。

“你这孩子。”杨妈妈手指点了点杨妙妙的额头,“又淘气了。”

“阿姨好,我是相琬,很高兴见到您,应该是晚辈先去拜访您的,失礼之处还望担待。”相琬微微一笑,走到她们面前,问候道。

“好,好孩子,那我也叫你琬琬吧。”杨妈妈说话举止,非常的平易近人,让相琬一颗紧张的心,放松了大半。

毕竟,她跟妙妙是很熟,她的家里人,她从没有见过,不是不想去妙妙家玩,一是开店的缘故,二呢,许是因为自卑吧,豪门大户向来不都是不喜欢跟她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接触的吗?不过,她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万事都不是绝对的。

“那阿姨赶紧进屋吧,外面热。”相琬拉了拉杨妙妙的手,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弄这么大一阵仗过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好有个心理准备,还有,我没有准备这么多人的中饭。”

“去去去,谁让你管他们了啊,他们一会就自己解决了,你啊,把我伺候好了就OK啊。”说完还不忘手指勾了勾相琬的下巴,调戏了一下。

相琬白了杨妙妙一眼,这丫头哪像个豪门小姐啊,活脱脱一‘野鸭子’,反正,在她身上,相琬从来没有看到一丁点儿的端庄。

“琬琬,你这里收拾的还不错呢,能看的出你是用心了的,这风格我很喜欢。”杨妈妈夸奖道。

“谢谢阿姨夸奖,我这也是在不断地学习中呢,您喜欢就好。”相琬有些害羞,“您要是觉得我哪里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第3章 再遇

“你这孩子,你做的不错啊,看你店里生意也不错呢,可见你经营有方,这点,比妙妙强,妙妙成天就知道玩,还有,你啊,在我面前不用那么拘束,阿姨我不吓人吧。”杨妈妈牵过相琬的手,拍拍其手背,轻声说。

“没有,没有,阿姨你怎么会吓人呢,阿姨你,很好。”杨妈妈的手好软好温暖,原来,这就是妈妈的手吗?

“妈,你还是我妈吗,在我朋友面前这么说我,你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放啊。”杨妙妙依依不饶,孩童般的面孔,撒起娇来,丝毫不顾忌自己已经是个快要奔三的大姑娘了。

相琬跟杨妈妈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笑,显然杨妙妙这一招她们都很熟悉,而且还相当受用,谁让人家是讨人喜的小公主呢。

不仅在家里是最受宠的,爸爸妈妈宠,哥哥们宠,在外面人缘又好,还懂事,难怪大家都喜欢她宠着她了。

“那阿姨你们先坐着休息会,我去给你们上点吃的喝的。”相琬微微一笑,撤出了包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杨妙妙跟杨妈妈撒娇,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惹得杨妈妈一直在笑,妈妈笑得温婉,女儿见妈妈笑得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不外乎人家都说闺女是妈妈的贴心的小棉袄。

这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一直印刻在相琬脑海很久很久。

“喂,范宸宸,你在哪里了,我跟我妈妈都到了呢,你今天要是在给我迟到,或者是放我鸽子,我就去告诉你爸。”杨妙妙打电话‘威胁’范宸,她手里可就这一个优质男,好货当然要留在自己手里了,不过呢,他俩是不合适的,想当年两家家长差点给定了娃娃亲,现在她给相琬俩牵牵线,在使劲撮合撮合,也就算是留在自己手里了。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那。

“杨妙妙,你幼稚不幼稚,你都多大了还动不动就告爸爸告爸爸的,你以为你还在上幼稚园那?用我提醒你一下,你今年29岁了吗?”宾利车疾驰在宽阔的道路中央,已着装整齐的范宸正在车上低头看文件,处理着公司的事务。

“范宸,你这么说老扎我心了,真的,扎的疼。”

“好了,一会就到,你说你那是找了个什么吃饭的地儿。什么猫?”范宸满嘴的嫌弃味儿。

杨妙妙隔着手机都能闻到这股子嫌弃味儿了。

“经四路‘楼上的猫’,赶紧滚过来。”说完杨妙妙就撂了电话,手指还用力的点在手机屏幕上,“臭小子敢嫌弃我朋友的店,打死你,打死你。”

“死丫头,你……”范宸的话根本让他没有机会说出口。

陈司良听到是杨妙妙的电话,有一瞬间的保持沉默,思绪却是飘到了以前。

“阿良,你说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把这死丫头惯得一身的臭脾气。”嗓音低沉性感,嘴上嫌弃着,其实他对于杨妙妙这个邻家小妹,对她的态度算宠着了,外界传言她是他的准太太,其实不然。

至少现在为止,杨妙妙是唯一可以亲近他身边的异性,任由她在他身边作的异性。

惯吗?是宠吧,她,他除了宠着,只有宠着,陈司良一言不发。

范宸深深的看了陈司良一眼,不做任何言语。感情的事情,外人插手不了太多。

相琬算是使出浑身解数,做了好多拿手的菜品。

餐桌上有餐前吃的水果,米昔,果汁,正餐有牛排,意面,还有小龙虾,酸菜鱼,糖醋鲤鱼,红烧肉,还有一盘土豆丝,讲真,看到那一盘土豆丝在餐桌一角,相琬觉得特别滑稽,她这是做了一桌子什么菜呦。

“那个,我听妙妙说阿姨爱吃意面,酸菜鱼,跟小龙虾,阿姨一会尝尝口味怎么样,要是不合口味阿姨就试试试试其他的,我还准备了牛排啊,蒸饺什么的。”相琬有一些不好意思,她总觉得在杨阿姨面前,有些班门弄斧了,毕竟,人家应该是经常吃星级餐厅的吧。

“哇,琬琬,你准备的这么丰盛,还都是我跟妈妈爱吃的,那个土豆丝谁都不要跟我抢了,是我的了,我就爱吃琬琬做的土豆丝。”

“琬琬,我们就是坐在一块,吃顿家常便饭而已,你做的这也太丰盛了。”杨妈妈把相琬的细心看在眼里,这一大桌子都是她跟妙妙的最爱,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了。

“琬琬,我没跟你说妈妈意面,酸菜鱼,小龙虾啊,你怎么知道的。”杨妙妙十分惊讶。

“之前记得你说过的,我就记住了。”

“琬琬,有你真好,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嘻嘻,对了,一会我一个朋友过来,加一套餐具吧。”

“还有朋友要过来?那我再去加点菜品吧?”相琬看了眼桌上的菜,随后起身要去厨房,对杨妙妙她们说,“阿姨,那你们先喝着果汁,我随后就来,很快的。”

杨妈妈跟杨妙妙对视一眼,见杨妙妙对她挤眼色,原来,妙妙这孩子还没告诉人家呢。

“琬琬,不用那么麻烦了,咱们吃这些就够了啊,我来不是为了吃啊~”杨妙妙的话还没说完,相琬的身影早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

“妈妈,你说这丫头是不是很好玩,她是真的对我好呢,我能感觉的到,不像我其他的朋友,都是因为我们家里的关系才跟我交往,巴结我,琬琬是不是很好?”杨妙妙得意的跟自己妈妈炫耀。

“是是是,妈妈看得出,这孩子确实不错,自强自立,而且很懂事有礼貌,但是有件事我要跟你说,虽然咱们家不在乎门第,范家可未必也是这样昂。”相琬这孩子心善手巧,是个乖巧的孩子,妙妙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她很放心了。

“那,我就让她嫁给二哥,给我做嫂子……”

“在说什么呢?什么嫂子?”范宸轻推开门,没进门前就听到杨妙妙在包间里叽叽喳喳的声音,随即看向杨母并问候道,“伯母好,您来这里做客,本应该范宸接待的,上午处理了点事情,来晚了,不好意思,请见谅。”

“你这孩子,见外了不是,赶紧坐,我这次就是跟着妙妙出来散散心。”杨妈妈亲切的回道,范宸也算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不知不觉的,已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孩子们小的时候,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

杨妙妙不动声色的望向范宸的身后,他,没进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来。他就这么狠心吗?

自顾自的喝起果汁来,杨妈妈跟范宸把杨妙妙的变化看在眼里,谁也没有点破,只当是没有看到。

“妙妙,我加了点海鲜跟蔬菜沙拉,你看这样安排行吗?”相琬推着美味的食物走到包间,妙妙的朋友来,她完全没有准备啊,要是招待不周多不好。

小铃铛跟在后面,不一会的功夫就把餐食分配好了,说了声祝大家用餐愉快就退下去了,出门前还看了范宸好久,心里在呐喊,哇塞,这男人,太帅了!她们家老大,有艳福喽。

“好好好,怎么做都行,你不用拘束啦,大家都是熟人。”杨妙妙刚才的忧郁一扫而光,对相琬介绍道,“范宸,你们市凯悦国际的……”

“员工。”范宸不急不慢的打断杨妙妙的介绍。

杨妙妙跟杨妈妈对视一眼,看来,有戏噢,范宸从来不会在公共场合主动讲话的,一般都是摆着一副平易近人的脸,又让人不敢靠近的气场。

原来是她。

原来是他!

这是两人认出对方后,范宸跟相琬共同的心声。

相琬心里窘迫的要命,她在想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大家还真的都是‘熟人’呢,她看男人的表情并没有波动,或许压根就对自己没印象了?她心里存有侥幸。

范宸将相琬的表情尽收入眼底,透过她的眼睛,好像能读懂她的内心,于是,他决定泰然处之。

“你好,我是范宸。”范宸比较绅士的伸出一只手,跟相琬做自我介绍,好似两人是真的第一次见呢。

“凯悦国际吗?就在我后面过两条街的那个大厦吧。”相琬暗自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谈吐举止落落大方,毕竟在这么优秀的人面前,她压力还是蛮大的,伸出手“你好,我是相琬,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好,好的很呢,也罢,不急不急,慢慢来,小猫慢慢逗弄才最有趣。

“噢?相琬小姐对我们凯悦很熟悉吗?”范宸看似是不经意的询问。

“啊?没有没有啦,只是去你们那里送过几次外卖。”相琬如实说道。

“哇,相琬,你生意都做到凯悦了啊,你牛。”杨妙妙连伸大拇指,表情极为夸张的逗弄她,大眼还时不时的眨啊眨。

相琬扶额,这丫头今儿个这是抽什么风啊?心情好就这么嘚瑟?

“瞧你说的,我这哪是什么生意啊。”相琬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脸微微发红,看了一下桌上的食物,“那个,咱们趁热吃吧,凉了就影响口感了。”

这顿饭吃的相琬真心累啊,小心翼翼,许是因为对方气场强大的缘故吧,相琬在他面前放不开自己,很尴尬。

吃过饭后,杨妙妙跟她妈妈先去办事情去了,说是待会再约着一起逛街,送他们走的时候,一辆辆豪华的汽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光是那个叫范宸的车,就比杨妈妈她们的车还要多一倍,吸引了不少的人驻足观看。

第4章 送外卖

丢人丢大了啊,这下她这小店就出名了,说不定还会上个娱乐小报,头版头条的那种。

范宸在车窗关上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往窗外望去,那小姑娘应该是她店里的员工吧,在她送完客人后,小姑娘黏在她身边,晃着她如玉般通透细长的胳膊,好像是在问他,目光锁在他的车上,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问他是谁之类的问题吧,不知道二人聊了些什么,范宸看到她无奈的对小姑娘点头。

“喂,回神了,是不是被大美女美到了啊?”杨妙妙用手在范宸面前晃了一下,让其回神 。

“美女谈不上。”只是比较耐看,让人看了舒服罢了,范宸在心里补充。

“你快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你要是对人家没那个意思的话,吃饭前还主动说了那么些话?以往你可都是不会在这种场合说话,更别说主动搭话了。”杨妙妙是一点面子都没留给范宸,直接将其‘揭发’。

“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媳妇成个家,生个娃吧昂,别让我替你操心了,还有相琬那丫头,这么大了还不赶紧把自己嫁了,成天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哎呦喂,你说我这一天天的怎么操这么多心呢?”臭小子,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嗯?杨妙妙在心底里说。

“嗯,是不小了。”范宸看随声附和了一句,说完又继续看手头的资料了。

或许成个家,过过新生活也未尝不可。

“我手里可就这一个优质大美女昂?你要是不考虑的话,我可就……”杨妙妙看范宸有点反应,赶紧趁热打铁的强调。

“妙妙,缘分的事情强求不得,顺其自然吧,该是你的,就跑不了。”杨妈妈打断女儿的话,“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看外貌般配不般配,还要看两个人性格,脾气,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期,这样两个人才能走的长久。”

“噢,我知道了妈妈。”杨妙妙闻言偷偷望去副驾驶座上的陈司良,她知道她妈妈话里的深意,但是他们还有好多没经历多呢,那现在他们算什么?算,熟悉的陌生人吗?

而相琬这边。

“瞳瞳,我不是故意的啦,你就原谅我吧,我当时是真的有事情要赶紧赶回来嘛,妙妙跟她妈妈刚走,我这刚送完她们,看到你的电话就赶紧给你回过去了嘛这不是。”相琬小心翼翼,非常诚恳的给在电话那头的任瞳赔礼道歉。

“我不管,老娘我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个优质男,虽然最初是我没告诉你准确的位置,但是人家毕竟等了你这么久,你就不能上去走一趟在走吗,你这样很没礼貌你知不知道?那可是人老金公司里唯一的青年才俊,他公司里老多的小姑娘都对他很殷勤、百般讨好的你知道吗,我听老金说,那人还是蛮正直的,这我才跟老金好容易约到人家,你可倒好,你是要气死我吗?”任瞳那个气啊,为了相琬的终身大事她容易吗她,关键时刻给她掉链子,她能不生气吗?

“那,我怎么做,你才能消气呢,老佛爷,小的为您上刀山下油锅,眼皮都不眨一眨。”相琬十分狗腿的说。

“小琬子,那择日不如撞日,晚上哀家就屈身陪你去相一次亲吧,中午我跟你人家说了,还好好给人家赔了不是,晚上又给你约好了,晚上你来我家接我,这次你敢再爽约,我就把你煎了吃,三分熟!”任瞳狠狠说完,就撂了电话。

“这任瞳口味忒重了。”相琬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今天安排满档,小忙,小累,但是快乐并充实着。

友不在多,精为可贵。

能交到她们这样的朋友,她真的很欣慰,很快乐呢。

日子还是继续平平淡淡的过着,生活依然忙碌的有滋有味。

这一天。

叮铃铃,叮铃铃,吧台电话响起。

“喂,你好,‘楼上的猫休闲吧’欢迎您。”吧台座机是外卖专用机,打来的多数都是定外卖或者在店里订餐的,接起电话先跟顾客自我介绍是相琬多年以来的习惯。

“嗯,你好,我这里需要定份中餐。”陈司良温润的嗓音透过话筒传过来,让人听着心里很是舒服,“麻辣小龙虾要大份的,要够麻,够辣。米饭呢要两碗,要大份的那种碗,还有,米要那种糯米跟白米搭配着焖,要焖的松软可口,酸菜鱼一份,青菜要香菇菜心,好,就这些。”

“那个,我这里只做牛排跟意面的啊,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相琬有些奇怪,这些菜她是都会做,只不过这些是不做外卖的啊。

“你们老板是不是叫相琬?”陈司良问。

“嗯,对,我就是。”相琬如实回答。

“那就没错,我点的菜都记住了吗?”

“记是记住了。”

“十二点准时送到凯悦国际88楼会客室,我电话188XXXXXXXX。”

“搞什么啊?订餐的你大爷啊?”相琬莫名其妙,她有答应过给他送餐了吗?还准时送过去,难道是老顾客?可是老顾客也不会这么点餐啊?

罢了罢了,顾客是上帝啊,是我的衣食父母,相琬心中安慰自己。

“麻辣小龙虾要大份的,要够麻,够辣,米饭要糯米跟白米搭配着焖,要焖的松软可口……”相琬就像背课文似的,碎碎念叨着,准备出门去菜市场买菜去。

“相琬姐,你念叨啥呢,这个点你出去干嘛啊?”小铃铛收拾楼上包间卫生,下来看到相琬要出去便问道。

“给上帝买菜做饭去。”相琬话说的心不甘,情不愿的,现在店里的生意还算稳定,她跟小铃铛两个人刚刚好忙的过来,如果其中一个人走开的话,那另一个人必定在店里是要很忙的,所以,她接外卖的规矩一般是位置就近的,菜品简单易操作的,如不然像这种现做的,费事的,即使是老顾客,也得是需要提前一天预订的。

所以,相琬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的,可是吧,开门笑迎客,顾客确实是上帝,没办法啊。

“顾客是上帝,顾客是我的衣食父母,噗。”小铃铛学着相琬的语气,重复着这句话。这是相琬姐的‘静心经’,她的脾气很好,即使是心中有些不情愿,但她从来不表现出来,只要自己稍稍的安慰一下自己就OK了。这一点,她还是蛮佩服她的,也很心疼她的。

凯悦国际,总裁室。

“范总,这是欧洲那边发过来的合同,您过目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需要尽快安排下时间,飞过去签约。”陈司良送过文件,放到范宸的办公桌上。

范宸的能力的确不是盖的,他把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近几年经营成跨国性企业,旗下分公司遍布于于世界各国的重要城市,集团涉及行业较多,旗下有自己的服装,酒店,影视及其他,企业发展的如此迅速,让各行各业的人士对他极其的敬畏。

具有欧洲古典风格宽大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一堆堆的文件,这是他每天工作量的其中一部分。全国各地,各种语言的重要文件,必须他经他批阅之后,再由陈司良分配给秘书,传送出去。

范宸捏了捏泛酸的眉头,扫了一眼桌上的文件,“阿良,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一刻了。”陈司良看了下手腕上的时间。

“午餐什么时候送到?”范宸语气沉沉。

“十二点。”他们家老板什么时候关心过这种问题了?陈司良心里纳闷。

“我工作这么辛苦,而且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还让我十二点吃饭?嗯?”范宸郁闷,为什么这一个上午他会觉得过的这么慢呢?以往都是不知不觉工作到过了吃饭的点,都是需要被提醒的。

“一直都是定的十二点啊,范总你早上没吃饭啊?”陈司良好像有些明白了,不知道某人是真饿了呢,还是因为某个送餐的人而乱了心神。

他,就装作不知道的了,装傻吗,他还满在行的。

“不做了,我需要吃饭,我需要休息。”说完,范总裁扔下手里的笔,撇下手里的文件,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总裁室。

陈司良在后面啧啧摇头,“范总的画风,好像要变了。”

相琬收拾好赶到凯悦国际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上下班的高峰,即使电梯单层双层分乘,依然觉得人仰马翻,望着蜂拥而至的人群,相琬完全挤不上电梯,看着手腕上滴答走过的时间,微微有些着急。

而她并不知道,离那几部电梯的不远处,有一部总裁专用电梯,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即可直达88楼。

‘叮咚’,电梯到了。

“你好,我是负责送你到会客室的琳达,请跟我来。”电梯一侧的美女很有礼貌的对刚出电梯的相琬说。

相琬有些惊讶,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在这里接应她。

“很不好意思哦,让你久等了吧。”相琬很不好意的,她用手往耳后勾了一下发丝,拎着饭盒包跟在琳达的后面。

“噢,没事儿,请跟我来吧。”琳达微笑。

在快靠近会客室的走廊里,相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那天跟妙妙朋友在一起的人吗?订餐的该不会是那天被她泼了一身咖啡的范宸吧?不能吧……’相琬在心里嘀咕的时间,已经来到了会客室的门口了。

“相琬小姐,您迟到了哦?”陈司良嗓音温润如玉。

总裁蜜恋小厨娘-相小琬, 范宸-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