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总裁的游戏-慕寒, 陆敬轩-总裁豪门小说

冷血总裁的游戏-慕寒, 陆敬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嫁给我吧!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

慕寒正在心里想着,对面一个刻薄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呀,姐姐,好久不见越来越好看啦!我刚才去帮你看了一眼那个相亲的男人。有车有房,事业有成,很不错呢!不过……”

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慕寒看着面前这个打扮靓丽的女孩子,没有接话。

“已经五十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硬起来啦!是个半秃子,脸上黑的来,还有个大啤酒肚,不晓得晚上会不会压着姐姐……”

慕寒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苏薇娅,仿佛是在看一只展翅炫耀的母鸡。

苏薇娅永远都是这种喜欢用别人的悲伤,来衬托自己过得幸福美满的女人。

奈何人家有资本啊,家里本来就条件不错,又榜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看胳膊上挂着的那个LV包包,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是牌子货。

看慕寒不上道,苏薇娅感觉也有点索然无味。转过头一下子看到了她干妈,顿时眼前一亮,故意压低声音讽刺道:“干妈,对于一个十八岁就在外面乱搞,弄个孩子回来还不知道谁是他爹的破鞋,我劝你还是别太上心了。”

张芬脸上还是挂着长辈看晚辈的慈善的笑容,可是眼里的厌恶根本就遮挡不住。

“薇娅多虑了,我觉得慕寒跟刘老板蛮般配的,不需要你操心。”

苏薇娅哈哈大笑起来,很得意的离开了,临走还不忘撂下句“姐姐,记得我和你说的,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慕寒看着这场闹剧,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张芬面带微笑的看着苏薇娅离去后,转过头来恶狠狠地说道:“慕寒,我跟你说,今天的事情,是我好不容易才托人介绍过来的。你给我注意点,当初要是没有你的不检点,王清泉怎么能跟苏薇娅搞在一起。老娘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能不能知道报恩!”

慕寒默默地听完了张芬的责骂,她已经习惯了沉默应对一切。张芬拉着她来到了一处靠窗的餐桌前。

“刘老板,这就是我的女儿慕寒,你看?”张芬有些低声下气的笑着介绍道。

“妈,别这样……”慕寒眉头微皱,像超市里推销商品似得介绍给别人。让她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人都是有尊严的,慕寒也不想被人像动物园的猴子似的任人参观指点。

张芬没有理慕寒的抗议,一把把慕寒拉到桌前,道:“你看,我闺女的身材也很好,刚才的声音你也听到了,甜美吧。”

刘总上下端详了慕寒好一会,心里暗暗地点头。不错不错,身材很好,脸蛋还很漂亮,是他的菜。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直接递给了张芬道:“这是定金,密码六个零,如果她表现好的话,后面我还会有很多。”

张芬开心的不行了,一把夺了过来道:“刘总你放心,我们家慕寒绝对让你满意的。”

刘总看着张芬这谄媚的样子,看的太多了。直接摆了摆手,让张芬赶紧走人。

张芬走后,慕寒有些不知所措的在桌边站着。直到刘总摆了摆手,示意她坐下她才做到刘总对面。

慕寒刚坐下,刘总嘴里就说道:“谁让你做哪的,过来。”

他的话颐指气使,慕寒犹豫了下,就坐到了她旁边。可是还没等坐稳,这个刘总就直接把手放在了她大腿上。

慕寒心里一惊,一摆手把刘总的手打掉,低声道:“刘总,别这样。”

谁曾想刘总脸色一变,突然翻脸了。“妈的,老子花了十万块买的你,你在这边矜持什么。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慕寒哪曾想到这个刘总脾气那么古怪,不过想到养母的难对付,她还是继续低声下气的商量道:“刘总你也是个成功人士了,在这里做这么粗鲁的事情,有辱斯文吧。”

刘总顿时火了,这个女的这么不知好歹,还敢反唇相讥。他一把拉住慕寒,扯着她就往外走。

“有辱斯文是吧!好啊,我今天就带你去酒店。让你知道什么是人前贞夫,床上荡.妇!”

慕寒顿时慌了,她使劲的挣扎着想要抽出来手,可是哪有刘总的力气大。就这么一路挣着她出了咖啡厅,打开停在门口的奥迪a4,把慕寒摔在里面,发动车往酒店赶去。

慕寒期盼的往窗外看去,想要找到那个人的身影,可是却始终没有出现。

永远都是这样,需要的时候他不出现。

车在一家大酒店的门口停下,刘总拖着慕寒就下了车,一路钳着慕寒就进了二楼的房间,

他做的准备很齐全,连房竟然都提前开好了。慕寒被刘总的凶恶给吓到了,都忘记了自己还可以反抗。

刘总把慕寒一把推进房门,站立不稳的慕寒当时就撞在了床边,晕头转向。刘总把门一反锁,仿佛饿狼似的扑向了慕寒,直接把她的衬衣给撕开了,春光乍泄。

慕寒啊的一声尖叫,想要推开刘总。可是一见面就想把慕寒弄上床的刘总,这会哪还管她乐不乐意,先弄了再说。

慕寒奋力的挣扎,可是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本来就是不平等了。

她已经被刘总按在了床上,一双大手在她身上乱摸,他那带着酒臭的嘴巴也在慕寒的脖子上亲来亲去。

求救无门的慕寒,终于放弃挣扎,低声跟刘总说道:“刘总,你别着急,咱们脱掉衣服好么?”

刘总听了慕寒的话,身体的动作一滞,看了眼慕寒,说道:“你早这么识趣不就好了。”

说完他就从慕寒的身上起来,准备把衣服脱掉,毕竟穿着会施展不开。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刘总,慕寒心里一横,捞过来床头柜的台灯,对着刘总的头就砸了上去。

砰的一声响,刘总满脸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看着慕寒,一头倒在了地上。

血顺着刘总的头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慕寒看的胆都吓破了,不知所措。

这会,一阵重重的拍门声传来。接着是一声沉重的撞击声,门扑通的被人从外面给撞到了。

陆敬轩撞开门的时候,看到面相有些狰狞的慕寒,身子在不停的发抖,还不忘了紧紧地抓住手里的台灯。

慕寒眼里含着泪水看向陆敬轩,她和他不过分开几分钟,如今却要以这样狼狈的模样见他,慕寒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其实,陆敬轩刚才正好碰到一个老朋友。两个人就要了个座位,喝了杯咖啡,谈了谈近况。

直到陆敬轩去找慕寒,却发现慕寒不见了。问了服务员,才知道慕寒被一个男人给拉走了,就赶紧联系在交警队的朋友,查监控一路找过来。

他气喘吁吁的撞开门,却发现一向看起来很温柔的慕寒,也有这么猛的一面,顿时惊呆了。

慕寒的上衣已经被刘总给扒了,衬衣也被挣破了,大片白嫩的皮肤展露出来。

不过这会陆敬轩来不及去欣赏了,他低声道:“慕寒,把台灯发下!”

听到陆敬轩的话,慕寒才从错乱状态恢复了过来。手一松,台灯掉到地上,摔的细碎。

看着地面人事不省的刘总,慕寒这会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他没事吧,我是不是……”

慕寒真的害怕了,如果刘总真的被她打死了,她坐牢没关系,可是她还有很多牵挂的东西啊!

“没事,赶紧跟我走。”陆敬轩直接打断了慕寒的话,跨过刘总,拉着慕寒的手就要出门。

慕寒木讷的跟着陆敬轩到了门口,陆敬轩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刘总,又掏出来手机打了两个电话。

放下电话,他看向衣衫破烂的慕寒,叹了口气,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给慕寒披上。

慕寒身子不停地发抖,想着自己犯下的错导致的后果,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又不是第一次,为什么要那么固执,让刘总得到了又怎么样!

没一会酒店负责人就赶了过来,陆敬轩低声跟酒店负责人嘱咐了几句,然后就拉着慕寒离开了。

顺着电梯,下到了一楼出了酒店。一阵微风吹过,慕寒似乎从错乱状态恢复了过来。

她刚想脱下身上的衣服还给陆敬轩,没想到陆敬轩直接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道:“给我穿上!”

慕寒张嘴想要反驳,可是想想自己这破落的样子,作罢了。

“对不起,陆总,今天的事真的很感谢。不过,不能请您吃饭了。”慕寒满脸歉意的说道。

陆敬轩看着面前这个紧张的女人,不觉得有点好笑道:“要不,咱们俩以后天天在一起吃饭吧!”

慕寒啊了一声,懵懂的看着陆敬轩。

陆敬轩微微一笑道:“嫁给我吧!”

细碎的阳光,透过酒店的遮阳顶,洒在陆敬轩的身上,慕寒看着面前的这个男神,不觉得呆了。

“怎么,有异义?”陆敬轩虽然是询问,可是话里却丝毫不容反驳。

慕寒赶紧摇摇头,觉得不对,又赶紧点头,可是还不对啊!

嫁给他?也就是结婚?我的天,这怎么可能!

两个人本来就是天上地下,这辈子都不可能想交的平行线。

第2章 她可爱又懂事的龙凤胎

慕寒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一咬牙道:“对不起,陆总,我有事先回家了。”

说完慕寒就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其实她家不在那个位置。可是现在她只需要一个借口,那还管的了那么多。

“怎么,你相亲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把自己嫁出去?”陆敬轩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

慕寒很想反驳陆敬轩,告诉他并不是这样的。她嫁人,只不过是因为养母的一己私欲,让她可以当有钱人的丈母娘,有很多钱花而已。

可是,这种话,跟陆敬轩说了,又有什么用。

就像今天的刘总,肆意的欺凌慕寒,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慕寒定身,转过头来,直直的看着他道:“为什么?”

她心里很清楚,陆敬轩也是个有钱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人,是真正站在世界顶端的大人物,有钱有权有势力。

陆敬轩淡淡的说道:“我刚好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我。”

他的眼神很冷漠,不带分毫感情。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需要,就应该得到。

慕寒明白,身份的差距,就注定了他们俩不会存在爱情。

可是,每一个女人从小的梦想,谁敢说没有穿上婚纱,嫁给自己最心爱也最爱自己的那个男人呢。

行业所致,她更了解这一块。很多人结婚,要不就是年纪大了,要不就是车子房子。而爱情,只是中间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陆敬轩见慕寒迟迟没有回话,不耐烦的道:“明天十点,我在民政局等你。”

说完这句话,陆敬轩就直接开着他的豪车走了。

慕寒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想着陆敬轩的霸道不讲理。难道,她慕寒就注定要被人安排的命运么?

可是想到陆敬轩之前的那些话,这个可能是孩子父亲的男人。或许,也不一定太差。

一路纠结,慕寒回到了家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看看时间差不多可以去接孩子放学了。

出门的时候她把陆敬轩的西服拿着了,慕寒虽然说穷,但不至于没有眼光。

陆敬轩的这件西服,一看就是纯手工定制的,这个牌子慕寒都没听说过,想想都知道价格会很感人。

她特意把衣服送到了附近最好的干洗店。

刚进幼儿园,两个调皮的身影就飞奔而来,一下子扑到了慕寒的怀里。

“妈妈,妈妈,你今天晚了五分钟哟!”说话的是慕寒的小女儿,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小脸跟慕寒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是吗?那么妈妈下次一定准时。”慕寒拥着怀里的两个孩子,温柔的说道。

慕可儿把刚说的话直接给撇在了脑后,抓着慕寒的衣服抬头说道:“妈妈,上午小胖子跟我说喜欢我哎!可惜我记得妈妈跟我说过,现在还不能谈恋爱,所以本来可能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这样没有了~”

慕寒差点笑了出来,多大的孩子,还懂爱情。

不过还没等慕寒想好怎么和女儿说教,从慕寒怀里钻出来的慕晨宇在一边很大人的揣手说道:“妹妹是校花啊,太多小屁孩都给妹妹表白了。”

慕寒看着一边故作成熟的儿子,微笑不语。她知道女儿说的小胖子,叫林飞,家境还不错。

慕可儿不服气的直接怼了回去到:“哥哥也是校草呢,好多女孩子追的。”

慕寒一下笑了出来,两个孩子都很聪明,希望不会跟她一样再走弯路了。

她跟看孩子的老师答了声谢,就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幼儿园,走在回家的路上。

六年前的那次阴谋,让慕寒失去了女人的贞洁,可是也给了她一对天造地设的龙凤胎。可儿和晨宇是她的精神支柱,这六年来,给了她太多的鼓励。

“看,那边的花好漂亮。”慕晨宇突然出声道。

还没等慕寒反应过来,慕可儿就蹦蹦跳跳的去摘了一朵,让慕寒低身插在了慕寒头发里。

“看,哥哥,我们的妈妈也好漂亮呢。”

慕寒看着两个孩子这么懂事,觉得特别温暖。

回家后给孩子们做了晚饭,哄着两个孩子睡觉。慕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眼脑海里就闪现陆敬轩说结婚的时候的理所当然。

第二天早晨,起床给孩子做好饭,送俩孩子去幼儿园了。她就急匆匆的打了个车往公司赶去,今天时间卡的有点紧,怕是又要迟到了。

这时手机响了,慕寒一看是张芬的电话,就不想接。可是张芬一个接一个,只好接起来。

“慕寒,你是不是活够了?老娘的电话都不接,你竟然还敢打刘总。你他妈的就是一只破鞋,在那边装什么贞洁烈女!市立医院,马上过来!”

慕寒只好让师傅改变路线,去了医院。在楼下见到了满脸阴沉的张芬,刚想说话一个耳刮子就上来了,打的慕寒哑口无言。

“慕寒,我告诉你,你就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也该知道报恩了。你昨天的一时痛快,闯了大祸,现在你妹妹出国进修的钱都没了!”张芬恶狠狠的说道,满眼怒火。

“现在,马上去病房,刘总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他原谅你!”

慕寒没敢反驳,她知道张芬的脾气,这可是一个真正的泼妇。

慕凌月,也就是慕寒的妹妹,张芬的亲女儿。

她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可是在家里不肯上班。不知道怎么找的理由,说要父母掏钱她要出国进修。

张芬自己没本事,可是对慕寒的本事很多。慕寒是摇钱树,张芬知道只要好好谋划,可以从慕寒身上得到很多。

亲生的和领养的,当然不可能同日而语。

慕寒硬着头皮进了病房,看着在病床上躺着头上包裹着厚厚的一层纱布的刘总,低声说道:“对不起,刘总。还请您大人有大量,能原谅我。”

病床上的刘文辉看着面前面容姣好的慕寒,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不过接着就恶狠狠地吼道:“误会?去你妈的误会!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有什么误会你自己去和警察解释吧!”

慕寒错愕的抬起头来,语气略微硬了一点说道:“刘总,你要知道,昨天的事情,并不是我自己的原因,你……”

“我告诉你,得罪了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刘文辉直接打断了慕寒的话,恶狠狠地威胁道。

慕寒终于知道了什么是不讲理,明明是刘文辉想要强奸她,现在却被倒打一耙。

还没等慕寒说话,病房门就被推开了,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站在慕寒身旁。

“你好,慕小姐,这位先生指控您蓄意袭击了他。我们现在以故意伤人罪,逮捕你。”其中一位刚说完,就眼神示意了一下另一边的警察,驾着慕寒就往外走。

慕寒奋力的挣扎了几下,着急的说道:“你们怎么可以听他的一面之词,我是冤枉的啊!”

慕寒竭力的解释着,想要跟两个人民公仆说这件事不是他说的那样的。

“喔,我们抓的每一个犯人,都说自己是好人。你说被冤枉就是被冤枉的,那么要执法人员还干嘛?”刚才说话的警察毫不犹豫的讽刺道。

慕寒心里一凉,这会看到了在走廊上的张芬,赶忙求助道:“妈,你快和警察说说,我真的是无辜的。”

没想到张芬直接当作没听到,还落井下石的道:“警察同志,孩子做了错事我很痛心。不听话你们该打就打吧,我就当没有这个闺女。”

张芬说的大义凛然的样子,让两个警察都很震惊有这么深明大义的父母。

慕寒的心,真的很冷。她知道自己得罪了刘文辉,让张芬失去了一棵摇钱树。张芬现在恨得她牙痒痒,怎么可能给自己解围。

她没有再辩解,就这么被两个警察塞到车里,带到了警局。

推搡进审讯室,两个警察扔给了慕寒笔和纸,让慕寒自己自觉把犯罪经过写下来,然后就出去了。

慕寒没有看桌子上的纸笔,她本来就没有犯罪,没必要写。她一抬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公平正义四个大字,不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人民公仆,如果说这两个警察没有收刘总的好处,她打死都不信。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警察推门进来了,看到慕寒还没有写。顿时脸色大变,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给我写!”

慕寒毫不畏惧的抬头看向这个人民公仆,抗争道:“我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写!”

对方一听顿时暴跳如雷,抽出来警棍就给了慕寒一棍子。慕寒没躲过去,直接打在了肩膀上。

“你写不写,不写今天就打到你写!”说完,警察又给了慕寒好几棍子。

身上钻心的疼痛提醒着慕寒,这真的是屈打成招,可是即使这样,她也没办法反抗。

慕寒咬着牙,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沉默不语。

警察看慕寒还是不听话,转头出了审讯室,跟在门口抽烟的警察说道:“怎么办,她还是不招啊!”

第3章 我!今天要带她走

门口抽烟的警察就是当时宣判慕寒有罪的那个,他扔掉烟头,低声道:“没事,既然收了刘总的钱,就得给刘总办事,进去把手机给她就行了。”

说完,他就打了个电话,让打慕寒的警察进去等着慕寒老实招供就行。

他刚进门把手机给慕寒,慕寒的手机就响了。慕寒抬头看了一眼警察,见对方点了点头后,才接通了。

“喂,妈,怎么了?”慕寒忍着身上的疼痛,低声说道。

张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慕寒,警察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们慕家养你这么久,不是让你白吃白喝的。”

慕寒犹豫了一下,淡淡的说了句好,然后就听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张芬把电话给挂掉了。

慕寒是个听话的孩子,虽然她是养女,虽然从小她就一直受虐待。可是家人把她养大了,她知道报恩,因此张芬的话,她从来是能遵守就遵守。

哪怕,知道这可能是在害自己。

放下手机,慕寒看着面前的期待的警察,提起笔,就在纸上写了起来。没一会就写完了,她把口供就交给了面前的警察。

对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慕寒,没想到一个电话慕寒竟然就这么顺从。他从头阅读了一下慕寒写的口供,字写的很秀气,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口供跟他们从刘总那边了解的差不多,足以给慕寒安插一个罪名了。

“好了,你说的应该都是事实,在这边签个字按手印吧!”警察把口供还给慕寒,递过来印泥。

慕寒没去看桌子上的东西,看着面前的警察径直说道:“我可以配合,但是得让我先打一个电话。”

警察犹豫了一下,心想都到这一步了,慕寒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了,就同意了。

慕寒拿过来手机,查了下在手机里之前存储的青龙集团的资料,就打了过去。

“你好,这里是青龙集团,请问您……”接电话的是前台,声音柔美。

“麻烦给我找陆总!”慕寒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

“请问您预约了吗?”前台小姐问道。

“没有,但是你告诉她我是慕寒,他就知道了。”慕寒急促的催道。

“对不起,没有预约的话不能给你转接。我会给您登记一下,等综管处审批后,再联系您。”对方公事公办的说道。

慕寒感觉心里一片绝望,身上的疼痛刺激着她,让她明白自己现在已经在绝路上了。

如果再不招供签字,也是无济于事,只能白白的挨揍。

还没等慕寒再说话,前台就把电话给挂掉了。慕寒知道,人家做的没错,毕竟每天想见公司boss的人多了去了。

要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boss,那么前台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她无力的手机扔在桌子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耳边传来了警察不耐烦的声音道:“赶紧签字按手印,别耍花招!”

慕寒心里很委屈,在这个有钱就是大爷的世界。她只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面对刘总这种有钱人,怎么去反抗。

她突然有些懂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事件,不是女星不想反抗,只是反抗了也是一个结果。

这会审讯的警察已经等不及了,上来一把揪着慕寒的衣服,把她按在桌子上,大声吼道:“签字!”

慕寒认命的拿起笔来,刚写了个慕字,她的手机又响了。

慕寒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她赶紧滑动屏幕把电话接了起来。

她的心里很激动,是个陌生号码,会不会是陆敬轩!

然则,一个公式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您好,我是平安信贷的,请问您有贷款上的需要吗?”

慕寒本来鼓起来的要被解救的兴奋感,顿时被打到了谷底。就像是你明明马上要到岸了,船却翻了一样。

不奢望希望,不祈求失望,最后就是无济于事。

审讯的警察看慕寒没经过她同意,竟然就直接接电话了,顿时大怒,一棍子砸在了慕寒的胳膊上,怒吼道:“谁让你接电话的,赶紧给我签字。”

这下可是实打实的打了上去,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慕寒手一松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

慕寒不傻,当然知道这个字签了,就意味着她犯罪了。

她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我签字了,会怎么样?”

审讯的警察纲要说话,在门口抽烟的警察推门进来了。

“别理她,她在拖延时间,让她赶紧签字!”

审讯的警察呵呵的笑了起来,道:“让她拖延吧,她还能给咱变出朵花来?”

慕寒把手机撑在桌子上,低声道:“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你们收了刘文辉的好处,来故意陷害我的。”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回到了,“是又怎么样,你就老老实实签字吧,还能少受点苦。”

慕寒惨然一笑,提起笔来,干净利索的签字,按了手印。

抽烟的警察顿时脸上笑开了花,道:“你要是早这么配合,不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你现在是罪犯,羁押等待审讯吧!”

慕寒看着面前得意的两个人,感觉心已经死了。

对方似乎忘记了慕寒的手机,拿起口供就出门了。抽烟的警察偷偷的给刘文辉发了个短信道:“刘总,一切搞定。”

没一会对方就回复了过来,“辛苦了,两万尾款下午打到你卡上。”

刘文辉给了他俩五万,做为陷害慕寒的辛苦费。但是抽烟的警察跟搭档说只有定金的三万,剩下的自己独吞了。

慕寒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还是个陌生号码。

以前她只要是电话,都会接听的,万一是客户怎么办。可是现在?

她已经招供了,也要坐牢了。没机会赚钱了,接不接电话也就没意义了。只是想到两个孩子找不到妈妈,慕寒顿时觉得心里剧痛。

陌生号码接连打了五次,慕寒最后接了起来。

“慕小姐,前台……”天籁的声音传了过来,是陆敬轩!

慕寒自己一个人假装的坚强再也维持不住了,身子不停的颤抖。是他,他终于来了。

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在危难的时候,总会解救善良的公主。

慕寒不是公主,可是她落难了。陆敬轩是白马王子,可是他依然会救她。

“陆敬轩,我在警察局!”慕寒急声道。

对方顿时安静了,良久没有说话。慕寒的心一凉,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太铁的关系,陆敬轩,可能不会来吧!

这么麻烦的事情。

“哪里?我马上过去。”陆敬轩问道。

慕寒报了个地址,陆敬轩就直接挂了电话。

慕寒活了这么久,算是第二次求人了。第一次是哀求自己的养母,让自己生下她们口里不知道哪来的野种。

而这次,则是这个站在青市顶端的男人。他是否,会真的来解救自己这个普通人。

她等了很久,从陆敬轩的公司,到这里来,也就是半个小时。可是慕寒感觉都过去了半个世纪,还是没等来她心里刚刚占据了很重要位置的那个男人。

慕寒知道自己,这次又错了。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陆敬轩没必要管她的生死。

可是当陆敬轩真的一脚踹开了审讯室的门,出现在慕寒的面前的时候,慕寒突然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按了暂停键。

她的衣服被警察扯烂了,胳膊上红紫的肿块,脸上还挨得那耳光,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无论她受了多少苦,可是她依然努力的让自己咧起嘴角,对陆敬轩摆了一个并不好看的微笑。

陆敬轩看着面前这个倔强的从来不说苦的女人,一向冷漠的眼睛里,无边的怒气开始蔓延。

“没事,我来接你了。”陆敬轩突然温柔的说道。

慕寒看着面前帅气的男子,风度翩翩英俊迷人。而她呢,衣衫破烂,形成了最直接的对比。

陆敬轩轻轻的把慕寒从座位上扶了起来,让慕寒把手机放在兜里,一只手抓住了慕寒的小手。

慕寒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任由陆敬轩牵着自己的手,温暖,安心。

慕寒真的很害怕,她很难想像。如果没有陆敬轩的出现,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办。

牢底坐穿?被人潜规则谋求早出狱?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没出警局,一切都很难说。

陆敬轩的手很暖和,略有一点属于男人的粗糙感,让慕寒很有安全感。

他拉着慕寒,一步步的走出门外。慕寒紧紧地跟在陆敬轩身边,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被人照顾的感觉。

刚出了审讯室,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就穿了过来:“谁,竟然敢妨碍公务!”

刚才审讯慕寒的那个警察,一路小跑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道:“你以为警局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陆敬轩直面跑过来的警员,脸色微沉,威严的说道:“我!今天要带她走。”

做警员,知道察言观色是最基础的。审讯的警察看到陆敬轩这么有恃无恐的样子,有点把握不住分寸,低声的问道:“不知您是?”

“叫王文成来见我!”陆敬轩淡然的道。

审讯的警察顿时脸色大变,王文成可是局长,对方竟然这么随口就称呼。一听来路就不小,顿时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

冷血总裁的游戏-慕寒, 陆敬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