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总裁情意深-陆乔, 厉柏言-总裁豪门小说

绯闻总裁情意深-陆乔, 厉柏言-总裁豪门小说

女人的终极事业

“陆乔,下周开始,你转到技术部实习吧,那边缺个部门秘书。”

人力资源部主管林素素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她们一直没招到合适的人。你先过去顶替一阵子吧。”

“哦……好吧。”陆乔十分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素素姐,还有其他事吗?”

看着女孩年轻光洁的脸,林素素摇摇头,语气里有一丝歉疚:“没有了。出去吧。”

陆乔带上办公室的门,郁闷地朝自己的实习生工位走去。她本来应聘的是媒体部的实习生职位,结果被派到人力部门打杂,现在好了,又让她去技术部!她又不是砖头,被人这样搬来搬去的!

刚回到工位上,好友安宁从隔壁探过头来,低声问:“怎么一脸的不高兴?林素素训你啦?”

安宁是陆乔的大学同学,一起应聘了中盛公司的实习生,现在是同部门的同事。

陆乔朝安宁使了个眼色,二人很有默契地拿了杯子一起朝茶水间走去。

茶水间四下无人,陆乔把调岗的事说了,悲愤道:“人力部至少还能学点东西,去技术部当秘书能学什么啊,就是端茶递水,收收传真订订机票。这些事,高中生都能干,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新闻专业的高材生,现在沦落到要去做秘书了……”

安宁听完陆乔的哭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哎呀我的姐姐,这是好事呀,你应该高兴才是!”

“好事?”陆乔惊讶:“秘书不就是个级别稍微高点的前台么?将来能有什么职场前景,有什么事业可言?”

“唉唉!”安宁叹气:“你根本不懂什么才叫女人的事业!来来来,让我给你上一堂生动的职业规划课。”

安宁摆出老师的架势:“中盛是做什么的?”

“做电子产品和电子设备的。”陆乔耐着性子答道。

安宁又问:“中盛的核心业务部门是哪个?”

“技术部。”

安宁一拍手:“那不就对了吗?中盛的技术部,汇聚了全公司最精华的男人。主管级别的,平均年薪五十万,还是税后!总监级别的,年薪都是两百万起跳。”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实习小秘书!”陆乔还是没听明白。

安宁伸手狠狠戳戳她的脑袋:“你这脑袋,是暗恋顾景阳暗恋傻了吧!你想想啊,这么多年轻帅气的工程师,这么多英俊多金的主管总监,你随便搞定一个,把自己嫁出去,不就把他的薪水变成了你的薪水,把他的事业变成了你的事业吗?你还要拼什么事业?男人,优质的男人才是女人要拼的终极事业!”

陆乔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大段大段的理论,安宁又八卦地一笑:“而且哦!我刚听到的消息,下周技术部会空降一位CTO,耶鲁高材生,年仅27岁,帅气逼人!”

“再帅也跟我没关系。我对帅哥不感兴趣。”陆乔呆呆地盯着杯子里的咖啡,褐色的液体升出袅袅的烟雾,像她的前途,缥缈得看不清。

安宁翻个白眼:“我知道你喜欢顾景阳喜欢了十几年!有种你就去表白呀!”

陆乔不说话,端起杯子就要走,安宁认输了:“好了好了,我以后不提顾景阳了。不过这个CTO,你真的可以勾搭勾搭嘛,技术部的几个秘书都丑死人,你这么高的颜值,完全可以拼一把试试嘛!”

陆乔无奈道:“好好好,谢谢您的教诲。对了,明天周六,我回学校写论文,你要不要一起?”

“不行哦,我明天要回家,我弟弟过生日。”安宁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安家重男轻女出了名的,安康过生日,安宁敢缺席,会被安家妈妈打断腿的。

陆乔了然地点点头:“嗯。好吧,那咱们下周一公司见。”

安宁苦笑一下:“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家在外地,能省好多心。”

陆乔捏捏好友的手:“等我们毕业了,你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下班后,陆乔直接从公司回学校。

外面的雨还在下,陆乔打开伞,背着包慢慢往地铁站走。走着走着,她的脚下突然一陷,鞋跟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摩擦声。

糟糕,鞋跟卡在地砖的缝隙里了!

真倒霉啊,陆乔郁闷地蹲下身子,想把鞋跟拔出来。可是鞋跟卡得死死的,完全移动不了!

手里拎着包,还要撑着伞,还要费力地拔鞋跟,陆乔狼狈不堪。

拔呀拔,鞋跟终于有松动的迹象了,陆乔心里一喜,赶紧加大了力气。

远处一道雪亮的灯光,一辆白色的suv在雨幕中疾驰而来。陆乔也没在意,蹲在人行道边,继续拔鞋跟。

白色的SUV速度极快,等陆乔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时候,唰的一声,车轮带起的泥水已经溅了她一身!

“啊!”陆乔尖叫一声,忘了鞋跟还陷在地砖里,站起身就喊:“怎么开车的?有没有素质?!”

更可恨的是,她喊完才发现,自己的鞋跟被刚才那一起身给彻底弄断了!它断了!

简直太可恨了!陆乔气得浑身发抖,踮着脚站在雨里,狠狠瞪着那辆绝尘而去的车子。

奇迹出现了,那辆车竟然一个急刹车,停下来了。一个男人从车窗探出半个头,朝她这边看过来。

那是个很年轻,很好看的男人。路灯的光从他头顶笼罩下来,将他的眼睛藏在了浓眉的阴影里。却将他鼻子和下颌的线条勾勒得更加英挺、立体,神祇般高贵俊美。

陆乔愣了两秒钟,很快又清醒过来。长得好看了不起呀?长得好看就可以溅别人一身泥水吗?!

男人就那么冷冷淡淡地看着她,完全没有要下车道歉的意思。

陆乔踩着断掉的鞋跟,一瘸一拐地冲过去:“你怎么开车的?你看看我的衣服!全都是泥巴,你……”

没等她说完,男人的手伸了出来,几张粉色大钞夹在他修长的手指间:“抱歉,这是洗衣费。”

陆乔终于看清了他的眼睛,这双眼睛,像一口结了冰的古潭,冷漠,高傲,深不见底。

他嘴上说着抱歉,可他的眼神出卖了他,他的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他像打发叫花子一样给她一叠钱,以为这样就能换来她的原谅?

陆乔彻底怒了,一掌拍掉他手里的钱:“有钱了不起吗?给我道歉!”

粉色的纸币掉在雨地里,男人看了她两秒,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就在陆乔还在等他道歉的时候,男人一脚油门,白色车子如离弦之箭,只用了几秒钟就消失在陆乔的视野里。

“啊啊啊!”陆乔气个半死,狠狠把地上的纸币踩了几脚,假装这些纸币是那个男人的脸。

白色suv里,电话又响了起来,男人按了接听键。

“柏言,刚才电话怎么突然断了?”另一个年轻男声好奇道。

“哦。刚才溅了路人一身泥水。停车给她赔偿。”

“你开车不是一向很绅士吗?怎么还搞出这样的乌龙?”男人大笑起来,好像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雨太大,她穿一身黑蹲在路边,我没注意。”

“这种人脑子怎么长的,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哪天被人撞死了,就知道厉害了!”男人调侃起来:“你还给她赔偿,她真是赚大了,厉家大公子,向来出手阔绰。洗衣费够她花一阵子了。”

再相逢

第二天,陆乔在图书馆泡了好几个小时,等她一看表,发现已经下午三点了!

食堂已经关门了,她决定去南门外的小吃店填饱肚子。

南门有家传承百年的肠粉店,在全国都是有名的,每天生意好的不得了,她决定去吃肠粉去。

肠粉店生意还是那么火爆,不大的店面坐满了人,不过算陆乔运气不错,里面的角落里还有最后一个空座。

陆乔赶紧跟旁边的姑娘商量:“你好,请问你能帮我看着这个位置吗?我去前面点单去。”

肠粉店要到柜台点单付钱,她身上又没带什么占座的东西。

姑娘很爽快地点点头:“好啊,没问题。”

陆乔很放心地去柜台点了单,付了钱,美滋滋地朝座位走去。肚子饥肠辘辘,她迫切需要美食的安慰。

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空位上居然已经坐了一个人!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戴着棒球帽,低着头在看手机。陆乔只看到他半个下巴——线条锋利,咄咄逼人,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旁边的姑娘见陆乔回来,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加快了吃东西的频率。

陆乔也不好说姑娘什么,人家也没义务帮她占座,只是个口头约定罢了。

算了算了,再等等吧。陆乔正准备转身,男人抬起头来,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一道白光从陆乔的脑中闪过。这眼神,很熟悉!似曾相识!

那种冷漠,高傲,睥睨众生的感觉……

是的!这个占了她座位的男人,就是昨晚那个男人!那个没素质的、没教养的暴发户!

男人似乎并没认出她,瞟了她一眼之后,继续低头玩手机。

陆乔的怒气一点点聚集,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昨天溅她一身泥巴,大仇她还没报呢,今天又来跟她抢座!

没道德的暴发户!今天她要让他学习一下,素质二字怎么写!

陆乔双手猛地撑在桌子上,吓得旁边的姑娘一哆嗦。她察觉到陆乔的怒气,感到非常抱歉。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个戴帽子的男人太帅了,他开口问她能不能坐下,她呆呆地看着他的脸,稀里糊涂就点头了。

这不能怪她啊!这个男人的眼睛,实在太蛊惑人了!

气质这么出众,身材这么健硕,颜值还这么高,还这么高贵优雅的男人,在这一片真的很少见呢!她花痴也很正常啊……

厉柏言有些诧异。他坐在桌边安安静静地等他的小吃,突然就走过来一个女人,粗鲁地将双手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不用抬头,他也知道,女人的目光正狠狠瞪着他。

厉柏言放下手机,抬头看着陆乔。

这是个20出头的女人,长的还不错,皮肤干净白皙,五官也清秀可人。可此刻她恶狠狠瞪大眼睛的样子,让她的容貌大打折扣。

陆乔也瞪着厉柏言。该死的!可恶的!他用这种眼神看她是什么意思?这种高高在上的眼神,里面还有深藏不露的厌恶,以为她看不出来么!

陆乔深深吸口气,用极为冷漠,极为高傲的语气道:“对不起,这位先生,这个座位是我的。”

厉柏言略有些错愕,他终于明白了女人的怒气从何而来。瞟她一眼,他淡淡道:“先到先得。我不觉得这个座位属于你。”

陆乔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她看着旁边的姑娘:“同学,刚才我让你帮我看着座位对不对?是我先来的!”

姑娘看到二人起了争执,害怕自己卷入漩涡,赶紧放下筷子,结结巴巴道:“啊,是吗?我,我刚才在吃东西,没注意。我吃完了,你坐我这里吧!”

说完,姑娘脚底抹油,拉了女伴起身就走。

空座有了,陆乔犹豫了几秒钟,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放过这个该死的男人,要不要在姑娘的座位上坐下来。

“186号过来取餐。”柜台在叫号了,她的肠粉好了!

因为刚才的小争执,周围已经有人朝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男人一副无动于衷的高冷样子,把她衬得像个无理取闹的泼妇。

陆乔郁闷得要死!

到柜台打包了肠粉,陆乔坐在学校花台上慢慢吃,越吃越心塞。

她有道理的啊!为什么最后可怜兮兮坐在路边吃东西的人是她!那个该死的男人却舒舒服服地坐在她的位置上,吃着热腾腾的肠粉!

算了算了,一会儿去看场电影愉快一下心情吧!陆乔劝慰自己。

学校旁边的电影院,用学生证可以打五折,好容易回学校一次,这个便宜不占岂不是太不划算?

五月的蔷薇花

周末的下午,电影院也人山人海。情侣们花样秀恩爱,给单身狗陆乔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看看海报,陆乔发现有一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正在上映,那本青春小说当年她迷得死去活来的。

好,就是这个电影了!

电影还真是火爆啊,她买的时候就剩两个空座了,还都在角落。

算了,反正是打发时间。看吧。陆乔很爽快的买了票。

买了可乐,买了爆米花。陆乔跟着人群走进了电影院。

坐下来刷了会儿手机,电影开始了。旁边的座位还空着,陆乔盯着大银幕,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剧情中了。

女主和男主在樱花树下相遇了……男主打篮球,女主穿着白裙子,坐在看台上凝视着男主,眼神充满了羞涩和痴迷……

男主知道了女主的名字……男主对女主表白了……

啊,好甜!陆乔心里暖暖的,电影就应该看这种嘛!甜蜜的,温暖的。那种虐来虐去的有什么意思!

有些口渴,陆乔拿起放在扶手上的可乐喝了一大口。

咦?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陆乔低头一看,晕菜了,她手里拿的不是自己的可乐,是一瓶矿泉水!

她错拿了邻座的矿泉水!还喝了!!

“对不起对不起!”陆乔窘得满脸通红,赶紧扭头朝邻座道歉。

眼神一接触到邻座男人的脸,她的脸瞬间绿了。

该死的!竟然又是那个没素质的暴发户!

看清陆乔的脸,厉柏言也很意外。他好容易回母校一次,一天之内竟然碰到这野丫头两次,真是见了鬼了!

刚才,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蠢女人抓起他的矿泉水就往嘴里倒,他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已经嘴对嘴把水喝进去了!

不仅野蛮没素质,还愚蠢粗心。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僵持了二秒钟,但很快,厉柏言就不感兴趣地撤回目光,面无表情地继续看电影。

陆乔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憋得她十分难受,当即冷笑一声:“某些人真是阴魂不散啊,走到哪儿都能碰到!”

男人语气很淡,眼角都没瞟她一下:“我也有同感。”

陆乔被噎个半死。转头用力瞪他,如果目光能杀人,这个暴发户早就被她碎尸万段了!

然而暴发户根本不在乎她的眼刀,人家很淡定地坐着,压根把她当空气。

陆乔简直无计可施。算了算了!算她跟他扯平了,他溅了她一身泥巴,她错喝了他的水,算是一报还一报吧!抢座的事,她就不计较了!

陆乔悻悻收回目光,继续看电影。

剧情渐入高潮,女主和男主眼看就要踏进婚姻殿堂了,婚礼上,女主忽然晕倒,送进医院后,医生诊断她已经肝癌晚期了,最多只有三个月的生命!

男主在女主病床前深情告白:这一生,哪怕天塌地陷,我也陪你一起走!

太感人了!陆乔完完全全地沉浸在剧情中,跟着演员的节奏痛心不已。

电影院里一片吸鼻子的声音,陆乔也流泪了。拿出纸巾擦眼泪的时候,她偷偷朝邻座的暴发户看了一眼,虽然剧情感人,但被人看到自己哭鼻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眼角的余光扫过去,陆乔又愣住了。她看到暴发户在打呵欠!虽然他装作文雅的样子用手捂着嘴,但她百分百确定,他就是在打呵欠!

这么感人的剧情!他竟然敢打呵欠!在这种天崩地裂,感动万千观众的爱情面前,他竟然打呵欠!

果然是铁石心肠,心如蛇蝎!

陆乔鄙视地瞪了他几眼,准备把纸巾装回包里,结果一不小心,那包纸巾掉地上去了。

陆乔弯腰捡纸巾,电影院太黑,压根看不清纸巾在哪里。看到旁边有一团影子,她伸手摸过去。晕!不是纸巾,是暴发户的鞋子!

陆乔还没晦气完,“砰!”脑袋一阵剧痛,疼得她眼泪都冒出来了!她的头撞到暴发户的膝盖了!

陆乔揉着额头上的包,压低声音质问暴发户:“你突然缩腿干嘛?存心的是不是!”

不是他突然缩腿,她怎么会撞上他的膝盖!死硬死硬的,疼死她了!

男人声音还是那么冷:“你摸我的脚做什么?”

他那语气,好像她要对他图谋不轨似的!

陆乔简直气个倒仰:“我不是故意的!我找纸巾!”

“找纸巾需要摸我的脚?”男人的逻辑很严密。

陆乔火冒三丈,她的头被他撞了,她还成色狼了?就他那素质,倒贴1000块她都不干!

脑仁气的发疼,陆乔的智商已经欠费,实在想不出什么一招毙命的狠话!

她怒气冲冲地站起身。不看了!这电影她不看了总行吧!

男人见她拎包要走,很自觉的给她腾出位置。经过他身边时,陆乔找准机会,狠狠朝他脚上踩去!

她听见男人猛地吸了下气。

陆乔的心情瞬间好转。

她扭头看着男人,回眸一笑:“对不起哟!我不是故意的哦!”

在男人冰冷的目光中,陆乔扬长而去,心中有一种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打了胜仗的自豪感。

厉柏言看着陆乔的背影,脸色是绿的。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看个烂俗煽情的电影,还感动得流眼泪,简直脑残!自己脑残吧,还用鄙视的目光瞪他,怎么,不加入脑残的队伍还不行了?临走还死命踩他一脚!心理还真是阴暗!

厉柏言盯着大银幕,越来越无法忍受。他的书写的有这么恶心吗?电影竟然改编成这样!男女主根本就没结婚好吧!他也没写女主得肝癌!还有那脑残的表白!该死的编剧,给他改得乱七八糟的……

厉柏言起身朝电影院外走。刚走到门口,手机响了。

屏幕上跳动着一个名字:孙正曦。名字下面,是一个女孩的头像,她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大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甜美而明媚,像春天的晨曦,五月的蔷薇花。

盯着头像,厉柏言看了许久。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接起这个电话。

远山白雪

过了几分钟,厉柏言收到了孙正曦发过来的微信。

“柏言,那部电影今天首映,我看过花絮了。女主角很美,只是男主角不及你万分之一。”

厉柏言没有回这条微信,而是直接删掉了。

没一会儿,孙正曦又发来第二条微信。

“谢谢你给我的爱,谢谢你给我那么美好的一段时光。”

这条微信,终于让厉柏言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

他嘴角浮出一个极浅淡的笑容,回了孙正曦两个字:是吗?

当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深意浓。后来,她远赴异国,音讯全无,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而现在,她又辗转加了他的微信,对他说谢谢,说她还记得那段美好的时光?

这是不是很讽刺?

孙正曦没有回复他的质问。厉柏言把手机装进口袋,准备再去校园走走。

得知他学成归国,母校邀请他下周做一个演讲。他想先回来看看,想想从哪个角度切入。

电影院门口人很多,一会儿有一部火爆动作大片要开始了,排队的人挤得水泄不通。

厉柏言皱皱眉,国外住惯了,他真受不了人多拥挤。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又是你!给我站住!”

厉柏言一扭头,看到了满面怒容的陆乔。

淡定高冷如厉柏言,也无语望天了,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又碰上这女人了?

陆乔比他还要无语。她好端端在人群里走着,吃着冰淇淋,哪知道身上的毛衣忽然就开裂了!毛线被什么东西钩住了,开始自动拆开,一行一行的,就跟玩消消乐似的。

她觉得肚子凉飕飕的,一低头,尼玛一件毛衣都快成露脐装了!!

再仔细一看,毛衣的线头被旁边那个男人的拉链钩住了!线头一圈圈扯开,她的毛衣一点点被拆掉!

再再仔细一看,这个男人正好又是那个暴发户!

厉柏言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他忍住不悦,动手帮野丫头解线头。

缠得紧紧的线头哪里那么容易解开?他绕来绕去,也没绕开。周围的人都开始看热闹了,还有人毫无同情心地哈哈大笑。

陆乔用包遮住暴露出来的小蛮腰,恶狠狠把厉柏言往旁边拉:“别站这儿弄,你存心想让我出丑是不是!”

看着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厉柏言一阵嫌恶。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直接把外套脱掉扔给陆乔:“慢慢解。”

“呃?”陆乔呆住,外套的内衬上有一个logo,虽然印得很低调,虽然她平时不关注奢侈品,但她还是一眼认出来,这是个如雷贯耳的大牌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蝉脱壳吗!

男人转身欲走,陆乔冲着他的背影大喊:“暴发户!你给我站住!你还没赔我的衣服!”

男人疾走,并不回头,不知道是真的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

陆乔欲哭无泪。这件毛衣,是她花108元买的爆款啊!双11熬夜抢来的啊!今天第一天上身啊!竟然就这么毁了!

陆乔在路边店里随便买了件衣服换上,想了想,给安宁打了个电话,准备诉苦。

“亲爱的,想我啦?”安宁的声音永远朝气蓬勃。

“是啊!我简直太想你了!你都不知道我今天有多倒霉!”陆乔把她遇到暴发户后的故事讲了一遍,悲愤道:“你说这是哪儿跑来的神经病啊?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吗?”

安宁一直都在笑,笑得都合不拢腿了:“哈哈,不要说人家神经病嘛,我觉得他还挺萌的。”

“萌?”陆乔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萌在哪儿!安宁,你和我是在同一个平行世界吗?”

安宁笑道:“是挺萌的啊。又帅,又有钱,还那么高冷那么淡定,还说你非礼他的脚,哈哈哈,这还不萌?简直就是狗血言情剧的标准男主嘛!”

“我不觉得他萌!”陆乔一声怒吼。

安宁完全不管陆乔的心情,继续赞美她的仇人:“嗯,确切地说不是萌,是酷。太酷了!哈哈,光听你的描述,我都要爱上他了!”

“安宁,你我的友情到此为止吧!再见!”陆乔使出杀手锏。

安宁赶紧服软:“别啊!我们情比金坚,怎么能因为男人翻脸呢?我明天回去,给你带好吃的!”

有好吃的……

陆乔绝交的念头开始动摇了:“什么好吃的?香酥鸡?”

安家妈妈做的香酥鸡,那是一绝。想想都要流口水呀!

“答对了!明天在家里等我,整只鸡全给你吃!”

“好姐妹!就这么定了!”陆乔马上答应,一秒钟都没犹豫。

她和安宁在公司附近租了个一居室,平时上下班就住那里。

想到能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剧,一边和闺蜜啃香酥鸡,陆乔的幸福指数蹭蹭上涨,冲淡了不少暴发户给她带来的阴影。

陆乔正准备挂电话,安宁突然期期艾艾道:“那个……乔乔啊,你,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陆乔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一般安宁这样吞吞吐吐的,铁定是有什么噩耗。

安宁考虑了一下措辞:“顾景阳和厉家的小女儿订婚了,今天娱乐星八卦刚爆出来的……”

“……”

仿佛一击重锤从天而降,陆乔一下子懵了,她死死握紧手机,强笑道:“娱乐八卦嘛,好多都是乱写的,那些狗仔没什么节操的。”

安宁不忍心打击她,顺着她的话安抚她:“是啊是啊,顾景阳怎么可能和厉家的女儿订婚啊,一定是谣言。我觉得他根本就是喜欢你的。只是你们俩都太含蓄,一直没挑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是吗?顾学长是喜欢她的?陆乔握紧手机,酸楚地摇摇头。

顾学长对她,最多只是有好感而已,这好感,还不足以让他屈尊纡贵,接受她做他的恋人。

她确实配不上他。他那么优秀,而她这么平凡。他是远山白雪,而她只是郊野里的草花。

配不上的……

绯闻总裁情意深-陆乔, 厉柏言-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