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凌双飞剑-上官凌心, 沈天赐-古代言情小说

羽凌双飞剑-上官凌心, 沈天赐-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魔鬼窟主无敌

夜黑风高,树林里伸手不见五指,凌冽的风吹的树枝树叶呼呼作响。突然,树林里窜出一蒙面老头,老头身材瘦小,动作敏捷,身后背着一黑色长袋......

“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快....”老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只见老头眼珠子一转,哈哈两声冷笑,蹭蹭蹭……老头飞上了树梢,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随后,四个人就追了上来,个个凶神恶煞,手拿长刀,其中一人叫道:“杀不了白发老头,我们都别活着回去。”话音刚落,树林里闪过一道金光,没有惨叫,四个人轰然倒地…….

次日,平安街上,人来人往,吆喝声不断,街尾一小茶铺,五年轻人聚在一桌,其中一人神色夸张道:“昨晚魔鬼窟派出魔鬼四刀抢夺太平剑,结果全部丧身妖林。”一偏胖少年问:“你说的可是那东南山上恶事做绝的魔刀四鬼?”“那魔刀四鬼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死了好啊。据说那魔刀四鬼武艺高强,无人能敌,不知道是哪位世外高人替人除害。”“魔刀窟的窟主至今也没有人见过,手下都那么厉害,主子肯定也不省事啊。”……五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

此时,一个戴着黑色斗笠的人出现了,他手拿剑,一身黑衣,头上的斗笠上一块青纱遮住了整块脸。此陌生人一来,大家马上安静了,所有疑惑的目光都看向他…….陌生人要了一壶茶,便喝开了。

正当大家恢复热闹时,只听见剑出鞘的声音,只见那陌生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长剑,一只脚踩在板凳上,杀气腾腾……

一见这架势,所有人都吓跑了,卖茶老板吓的手中的壶掉落在地都打碎了,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大,大,大侠,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大侠……”话音未落,就命丧剑下。

陌生人像是疯了一样,见一个杀一个,很快,几十人就命丧黄泉。

东南山上山路口,一块巨大的石碑竖立着,石碑上写着“闯入者死”四个鲜红的大字。顺着山路向前有个石洞,洞口石门写着“魔鬼窟”三个大字,洞內是别有洞天,里面各种武器应有尽有。洞内正上方的老虎毛毯上坐着的正是刚才那在街上杀人不眨眼的遮面人。洞內几十号人,个个都戴着鬼面具。

“窟主,没有找到四刀。”地上跪着两人,头也不敢抬起来。

此人正是魔鬼窟的窟主,自称“无敌”。

无敌最得意的手下是魔鬼四刀和妖鬼四剑,个个武功高强,凶狠毒辣。

“是吗!哈哈,你们就去阴曹地府找去吧。”无敌手一挥,两人便飞向石墙,惨叫一身,吐血身亡。

众人哗啦全跪下了齐呼“窟主饶命啊,窟主饶命……”

“你们听着,一个月时间,找不到太平剑,下场就和他们一样。”无敌讲完,双手一拍,风一样,四人就站在了无敌面前,双手抱拳“窟主有何吩咐?”

“昨晚,四刀死在太平剑下,十有八九是消失多年的武林盟主肖敬天干的,你们四剑一定要找到凶手替他们报仇!”

四人异口同声道::“窟主放心,妖鬼四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太平庄內住着白成、上官义云师兄弟二人,二人妻子易云冰和林晓梅也在半月前同一天生下一儿一女。

说起太平庄不得不介绍一下,武林盟主肖敬天以盟主之剑--太平剑建立太平庄。

肖敬天有三徒弟,大徒弟白成,二徒弟上官义云,三徒弟李天利。三徒弟个个武艺高强,为人正直,深受武林中人好评。

自从武林太平后,李天利向往闲云野鹤的生活,带着妻子林晓云搬出了太平庄。就在前半年住回了离太平庄不远的一处庄园。而肖敬天想着云游四海,也离开了太平庄,一走就是好几年。

“成哥,还有十天就是羽儿满月,不知师傅他老人家能否赶上?”饭桌上,易云冰问白成。

上官义云道:“十天后,羽儿和凌心满月,师傅老人家肯定知道。现在整个武林各个帮派都等着喝这喜酒。”

“是啊,好久没见晓云,趁这日子好好聚聚。”林晓梅满眼憧憬的说。

上官义云看了看爱妻道:“就你姐妹情深”说完话一转“师兄,前两天平安街的血案可有眉目?”

“哎!”白成摇头道:“魔鬼窟窟主无敌一出必伤亡惨重,魔鬼四刀死于妖林,无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四刀无恶不作,死有余辜!”易云冰愤愤说道。

“话虽如此,但人心不足,无敌夺了东南山,占山为王,今天这般看来,无敌野心绝不仅已此。”林晓梅忧心忡忡道。

“魔鬼窟窟主无敌到现在我们也从没碰面,此人为非作歹,四刀四剑更是心狠手辣。如若不除,我们师兄弟二人怎么对得起师傅他老人家。”白成说完,上官义云点头称是。

夜深,白成在后院练剑,一飞镖打在院中桃树上。白成四处寻找,不见一人,取下镖上纸条,白成不禁皱眉。

“成哥,怎么了?”易云冰看见了问。

白成递过纸条,只见上面写道:管闲事者,必杀之。看完后夫妻俩好奇的相视对望。

“成哥,最近老是心神不宁,不会有什么事吧?”

白成把妻子搂入怀中道:“云妹,一切有我呢。放心吧!”

上官义云林晓梅俩夫妻也在商量如何对付无敌。晓梅道:“义云,如今无敌白天行凶,目中无人,整个平安街现在是空无一人,我们要替百姓除害啊。”

“放心,我和师兄商量好了,待羽儿凌心满月后,我们定当替武林除害。来,早点歇吧!”

时间很快,今天就是白倾羽和上官凌心满月的日子,太平庄是张灯结彩,仆人丫鬟忙的是不亦乐乎。

“师兄。”很远就听到有人在叫,白成上官义云忙出门迎接,一见面三人亲热的差点没抱在一起。原来是老三李天利来了,一番寒暄后,易云冰和林晓梅抱着孩子也出来了。

林晓梅四处张望问:“天利,晓云呢?”

大家这才发现李天利是和一仆人来的。

“晓云不慎感染风寒,不便出来外面,大姐莫怪啊!”李天利无奈说到。

“没什么事吧,你出来谁照顾她呢?”林晓梅说完又对贴身丫头王琳琳道:“你替我去探望一下晓云,她一人在家,我实在不放心。”

“是,夫人。”琳琳不舍的看了看晓梅怀中的婴儿便离开了。

很快,太平庄內聚齐了各路武林豪杰,园內屋內酒席也排开了。白成和上官义云及妻儿站在院內,白成高举酒杯道:“感谢各位来参加小儿的满月酒席,这一杯,我先干了。”说完,白成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这时,一阵笑声传来,众人抬头寻望,只见一白发老头飘落院中,手捋白须,慈眉善目。

第2章 定亲神剑

白成上官义云李天利见了忙上前跪在地上:“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众人也站立起来双手抱拳同声道:“拜见武林盟主”。

“快快起来”肖敬天双手去扶白成、上官义云,并对众人说:“各位不必多礼,都请坐。”

林晓梅道:“师傅,我们盼了您好些天,还以为您...”话没说完,肖敬天哈哈大笑道:“我高兴啊,怎能缺席?”肖敬天抱过林晓梅手中孩儿逗了一番,问:“成儿,义云,我这孙儿孙女你们可起了名字?”

上官义云道:“师傅,两人同一天出生,一个早上,一个晚上。我的是个千金,起名凌心,师兄孩儿起名倾羽。师傅觉得可好?”

“白倾羽,上官凌心,好!好!好!好名字!”肖敬天又对众人道:“各位,最近几年,武林太平,我之所以能云游四海多年,武林中事全靠各位英雄好汉,今日再次回到太平庄有四件事情要办:第一,是我做了师爷,徒孙满月,高兴!第二,得太平剑者掌盟主之位,太平剑从师傅传我手中也有四十余年,如今后浪推前浪,我也老了,我大徒弟白成武功高强,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在下月六日武林大会,我要将盟主之位传与于他。第三,近两年来,武林出了个魔鬼窟派,窟主无敌祸害武林,此人不除,我是愧对大家。第四,我两位徒弟生下一儿一女,正合我意啊,早有打算让他们亲上加亲,如此一来,我要在各位的见证下做主替我徒孙定下这个娃娃亲,太平剑就是他俩的定亲之剑。”

夜深,太平庄內除了李天利在所有客人都走了。

大厅內,大家都在喝茶闲聊,白成道:“师傅,定亲之事,我和师弟也有此意。可盟主之事,望师傅三思。”

“我已经决定了,等除了无敌,我还要云游江湖呢。”肖敬天说完从背上黑色长袋中拿出了太平剑道:“太平剑一直有个传说,太平剑出,生物无存。其实这不是传说,当年天山老怪为了铸出这把太平剑,付出了生命。他的夫人天山老母跟着跳进了铸剑炉。因此太平剑它是一把有灵性的剑。至情至爱至纯的血可以唤起它的灵性甚至可以毁灭所有生物。”

肖敬天走到林晓梅易云冰身旁,用剑在白龙豪上官媚娘手指上刺破,鲜血滴在太平剑上,两小孩哇哇大哭。肖敬天运用功力将血融进了太平剑刃里并说到:“如今太平剑只有在羽儿和凌心至情至爱至纯的情感下才会发挥超强能力,天下无敌。”

大早,林晓梅看见李天利问:“天利,昨日琳琳去照顾晓云,至今日未见回来。”

林晓梅和林晓云本是同胞姐妹,两人爱上上官义云和李天利并嫁给他俩。本以为姐妹可以相互照顾,但因夫君志向不同,也只有分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李天利神色有些紧张道:“大姐,你别担心,我马上回仙游居看看。”李天利告辞白成上官义云肖敬天及众人时,肖敬天道:“闲也是闲着,我陪你走一趟。”转头又对白成说:“晚饭就不用等我了,今日我要夜探魔鬼窟,会会无敌,下月武林大会也好有个交代。”

看着肖敬天和李天利离去的身影,白成追赶上去有些担心道:“师傅,您要小心啊!”

肖敬天回头一笑道:“放心!”便走了。

易云冰走到白成身旁道:“成哥,师傅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

“是啊,我们从小被师傅收养,大恩大德,我们真是无以为报。”上官义云道。

白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们一定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用我们的努力和行为报答他。”

肖敬天跟着李天利来到仙游居,仙游居房屋不大,但是庭院不小,院內花花草草甚是好看。肖敬天四处观看,满意的直点头。不见林晓云和琳琳,肖敬天不禁有些担心问:“她们能去哪呢?”

李天利说:“师傅,可能我们路上错过了。”

肖敬天想了想说:“也对,既然如此,那我先回太平庄看看。”

“不,师傅,您老难得来一趟,我有好多的话要对师傅讲。”李天利说完叫来门口仆人吩咐道:“你去太平庄看看,夫人是否平安。”仆人离开后,李天利又吩咐另一丫头说:“你去备些好酒好菜。”

肖敬天见徒弟如此孝心,心里高兴啊!他不知道,劫难正一步一步像他走来。

回说王琳琳来照顾晓云,王琳琳本是上官义云救过一命的姑娘,无父无母,便成了林晓梅的贴身丫环,明为主仆,实如姐妹。

琳琳来到仙游居却未见晓云,仆人称林晓云自个去了太平庄。琳琳疑惑,但是也只有回太平庄弄清楚了。

去太平庄必须经过一大片树林,已是响午,树林里空无一人,琳琳边走边不时的回头张望,她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

一阵阵风吹枝叶的声音,琳琳吓的闭着眼睛跑了起来,不知撞到什么东西,睁眼抬头一看,面前站着四个穿着黑色大褂的人,琳琳吓的后退几步,只看见四个戴着鬼面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把自己围在了中间,来者正是魔鬼窟的妖鬼四剑。

琳琳顿时害怕恐惧不已,但是故装镇定:“你们谁啊?想干嘛?知不知道我是谁?”

“废话少说,凡是太平庄的人,一个不留。”其中一人恶狠狠的说到。

“你们,你们想干嘛。”王琳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弱女子,吓的不轻,但是眼珠不停的转,想着如何逃脱:“你们听好了,我可是武林盟主肖敬天的家人,杀了我,太平庄的人可不会饶了你们,再说你们是谁,为何和太平庄的人过不去?”

四人听后无动于衷,其中一人拿着剑就要刺过来,琳琳大叫一声:“老爷,救我!”妖鬼四剑闻听迟疑了一下,就在这一下,琳琳忙从腰边掏出一把石灰一撒,妖鬼四剑眼前一片迷茫,再见眼前空无一人,寻找了一番,妖鬼四剑气的嗷嗷直叫,其中一人说:“我们四个留一个守在太平庄附近,别让这个臭丫头坏了窟主的计划。”

琳琳趁四人看不清楚时没命的狂奔,好在不远处有一树坑,琳琳躲在里面,头上盖了些枯枝,庆幸自己随身带着这防身的武器。四人的计划琳琳听的一清二楚,心想:“不行,少爷夫人有危险,太平庄有危险,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深夜,王琳琳污头垢面的来到了离太平庄不远处,担心太平庄所有人的安危,着急万分。但想起妖林四剑的话吓得不敢出来,只想着晚上偷偷溜进去,抬头望了望四周擦了擦脸上的尘土,王琳琳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朝庄园门口走去。

突然,一道黑影闪现,王琳琳还来不及看清来者的面目就被此人一掌打飞出去很远,应声倒地......

第3章 无敌真面目之肖敬天命丧东南山

夜色中走出来四人,妖鬼四剑。而出招的正是魔鬼窟窟主无敌。四剑异口同声道:“窟主。”

无敌很是生气道:“废物,差点让他坏了我的大事。其他人都安顿好了吗?”

无敌说的其他人指的是今日来参加太平庄宴会的一些武林豪杰,宴会结束后,妖林四剑在各个路口设下埋伏,使用迷香将一些武功高强,在武林中享有声望的人囚禁在东南山的魔鬼窟洞中。

“窟主放心,一切安排妥当。”妖鬼四剑道。

无敌听后一个转身便消失在夜幕中。

以为王琳琳已死,妖鬼四剑便把她丢在偏远的一丛林里。也许命不该绝,奄奄一息的王琳琳被平安街永安镖局的人看见了,见有气息便把她带回了永安镖局。

夜深,肖敬天穿着夜行衣出现在东南山魔鬼窟的一石块上,肖敬天四处打量着魔鬼窟的地势,只见四处怪石横生,处处设着机关,而在魔鬼窟大门的左侧更是有一眼看不见的万丈悬崖。

肖敬天不禁点头称道:“好地方啊,易守难攻。要不是我这轻功好,恐怕......”

“哈哈哈……说的好啊。”随着拍手声,漆黑的夜里顿时亮了起来。肖敬天打量着这拍手者问:“你是无敌?”

来者正是无敌,依旧一身黑色长袍,依旧青纱遮脸,身后还跟着几十号戴着鬼面具的人。

无敌轻蔑的笑了一声,手比划着道:“你不是要找我吗,何必这般偷偷摸摸呢。”

听见无敌的声音,对视了无敌的眼神,肖敬天大吃一惊问:“你是谁?何不以真面目见人。”

“都快死的人,何必要知道那么多呢。”说完,魔鬼窟众人随着无敌一起大笑了起来。

“真是笑话!”肖敬天不屑一笑道:“老夫今天就要揭开你的真面目,替武林除害。”肖敬天说完拔出太平剑就和无敌打在一起。

几个回合下来,肖敬天头眼昏花,体力不支,忙坐下来运功调节。

“不用费神了,你可是中了我这绝命丹,无色无味,食者,毙之。”无敌双手比划着,轻描淡写道。

许久,肖敬天一口黑血喷吐出来,手抱胸口,神色痛苦,看着无敌,肖敬天心痛道:“为什么?为什么?天利,是你!”肖敬天一直摇头。回忆起李天利小时候的顽皮和懂事,回忆起几个时辰前两人还在一起喝酒聊天,肖敬天不敢相信。

“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一阵冷风吹来,吹起了无敌遮脸的青纱。果真,魔鬼窟窟主无敌就是肖敬天最小的徒弟李天利。

虽然已经猜到了是李天利,但真正看到李天利的面目,肖敬天还是心寒如冰:“天利,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李天利摘下头纱,表情木然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从小你就对大师兄好对二师兄好,什么都教给他们,我早就料到,武林盟主的位置你是非给大师兄不可,现在回来,你还要把太平剑都传给大师兄,不服,我不服!凭什么。”无敌越说越激动。

“你到底想干什么?”肖敬天已经支撑不住,斜躺在地。

“很简单,杀了你,杀了太平庄的所有人,拥有太平剑,到时武林以我魔鬼窟唯命是从。”无敌信心十足,眼露凶光。

“做梦,你何德何能。”此时,肖敬天每讲出一个字都要费尽全身的力气。

“何德何能,你就是这样一直都瞧不起我。”无敌很是气愤,一剑又一剑的刺向肖敬天的胸口,顿时,血水溅在李天利他那狰狞邪恶的脸上。

可怜肖敬天,一代江湖高手武林盟主,就这样冤死在自己的徒弟手中。

妒忌已经让李天利变的疯狂,拿着太平剑,李天利又生出邪恶的念头,心里暗想,一字一顿道:“白倾羽,上官凌心,太平剑的主人,哼!!我要杀光你们所有人……”

回到仙游居门口仆人对李天利说:“老爷,夫人醒了。”李天利听后快步走进去。

李天利的夫人林晓云,也就是林晓梅的同胞妹妹。

林晓云靠在床头,无精打采,见李天利回来便问到:“这么晚,你到哪里?为何现在才回来?”

“夫人,看你睡的正沉,我这不是去后山竹林练剑去了。”李天利笑嘻嘻的替林晓云倒了杯水,林晓云接过水,喝了一口像是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感觉全身无力打不起精神。”

李天利接回茶杯安慰林晓云道:“夫人,别胡思乱想,好好注意调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林晓云突然想起了什么,忙问:“天利,你不是去姐姐那边了吗,情况怎样?”

“放心,一切都好,而且师傅也回来了,大家都很挂念你。你要快点好起来。”李天利握住林晓云的双手,脑袋转的飞快。

李天利虽坏,妒忌心强,想要的不折手段也要得到,但却是个痴心专情的人。林晓云也是他最挚爱的妻子。而林晓云并不知道这个深爱她的男人背着她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包括在她饭中下药让她昏睡了两天,为的就是隐瞒自己的恶行。

太平庄内无人入睡,都在大厅等着肖敬天回来,白成担心道:“这么晚师傅还没回来,不会有什么事吧?不行!我要去看看。”拿起剑就要走。

上官义云忙说到:“师兄,我看师傅也许在天利那边歇下了。明早我们一起去看看。”

易云冰也说:“是啊,这天都快亮了。如果有什么事师弟也会来找我们才是。”

众人想想也有几分道理,这才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天刚蒙蒙亮,白成,上官义云来到了仙游居询问肖敬天的下落。

李天利神色有些紧张,但是故做惊讶道:“师傅没回太平庄吗?也没有回仙游居啊!”

白成,上官义云听后面面相觑,着急万分。

上官义云不禁责问李天利:“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呢?为什么不一起前去。”

“师傅交代,人多坏事。”李天利解释道:“师兄,你也知道师傅他的脾气。”

白成沉思一会道:“师傅他肯定还在东南山,我们去魔鬼窟找师傅。”说完,白成转身就走,上官义云也忙跟在后面。

李天利忙道:“师兄,魔鬼窟地势险恶,我们不可以鲁莽啊,还是商量一下去了该如何行事。”两人想想也是,便一起讨论如何上魔鬼窟找人。

李天利借机离开大厅,交给仆人一封信。仆人接过信,快马加鞭的向魔鬼窟赶去。

妖鬼四剑看了仆人送来的信后,开始着手实施李天利的安排。

太平庄内,易云冰和林晓梅在大厅内等白成,上官义云的消息,甚是着急。

突见庄园管家匆匆忙忙跑进来道:“夫人,少爷刚叫人送来口信,说老爷被魔鬼窟窟主无敌给囚禁了,他们要去魔鬼窟救人。”

“什么?”两人听后是大吃一惊。

第4章 恶战东南山顶

易云冰急忙拿起剑道:“晓梅,我也去看看,你在家照顾好孩子。”林晓梅不会武功,也只好如此。

“姐姐,你们要小心啊。”两人虽是妯娌,但一直是姐妹相称。

易云冰快步的赶往东南山,来到东南山路口,四处静悄悄。

“莫非......”易云冰越想越着急,拔出剑顺着山路就上去了,却猛见前面站立四人。

“你们是谁?为何挡住我的去路?”易云冰目视四人道。

来者正是妖鬼四剑,四人异口同声道:“魔鬼窟妖鬼四剑是也。”

易云冰听后,上下打量四人一番道:“快把我师父放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四剑中一人道:“要救你师傅,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话落剑起,四人就向易云冰杀去。

妖鬼四剑武功一般,但是是使用暗器之高手,四人暗器绝命毒针是百发百中,毒针之毒除妖林四剑独门解药之外是无人能解。

易云冰武功也不差,从小习武,现在所使用的天缘剑法,至今武林中无人能敌。

萧敬天各传三徒弟一人一剑一剑谱,传于白成的是天缘剑,天缘剑法。传于上官义云的是天音剑,天音剑法。传于李天利的是天形剑,天形剑法。

三天剑法是武林盟主一代代传下来的,剑法威力不分上下,相互钳制。

打了好一阵,易云冰在躲避绝命毒针的时候一个不留神被妖鬼四剑的其中一人一脚踢在了后背,忍着疼痛,易云冰使出了全身解数。

好汉难敌四手。几十个回合下来,易云冰就败在了妖鬼四剑手中,妖鬼四剑并没杀她,而是挟持着她向魔鬼窟走去。

这时,白成、上官义云来了,看这情形,两人是大吃一惊。

见自己妻子受伤被人挟持,白成心痛不已,趁妖鬼四剑并未发现之时,白成、上官义云对视一眼飞扑过去,一人两脚,妖鬼四剑毫无防备都跌倒在地。

白成扶住易云冰,关切地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易云冰微微一笑:“没事。”

上官义云纳闷道:“你怎么来这了?”

易云冰奇怪道:“不是你们让人来通知说师傅被囚魔鬼窟吗?”

上官义云奇怪道:“没有啊,天利刚刚才去给你们送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没错,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不好,太平庄有危险。”白成说到这忙急着赶回太平庄。

“想走,没那么容易。”妖鬼四剑杀气冲冲的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上官义云拔出天音剑道:“想活命的就让开,否者别怪我不客气。”妖鬼四剑听后,并无退缩之意。

白成接着说到:“你们究竟是何人?有何目的?”说完又对上官义云说:“师弟,你和云妹先回太平庄,我留下救师傅。”

易云冰忙道:“我也留下来,义云,你先回吧。”上官义云正犹豫。突见一人从天而降,来者正是无敌。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李天利自是不想让人认出,依旧青纱罩着脸,讲话也是阴阳怪气。

白成上下打量无敌一番道:“你就是魔鬼窟主无敌?”

无敌大笑两声道:“正是老夫。”

上官义云道:“你就是那做恶多端,血洗平安街的无敌。”

“休得胡言,今天你们既然送上门来,就别想活着出去。”无敌气愤说道。

易云冰听了不削道:“口气不小,就凭你们几个?自不量力!”

白成问:“我们师傅可是在你手里?去太平庄报信的可是你们?”

“哦,忘了告诉你,半月前我可飞镖传书提醒过你,多管闲事必杀之。可惜啊,你竟然还妄想着灭了魔鬼窟,我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白成回想起半月前的一幕,原来如此。白成问:“你究竟是谁,到底有何目的?”

“很简单,太平剑已在我手,你只要交出三天剑谱,拥我当上武林盟主......”话没说完,上官义云打岔道:“别做梦了,盟主之位岂是你这卑鄙小人可以坐的。”话落剑出,无敌忙抽出怀中长剑,两人打斗在了一起。

天音剑在上官义云手中使得出神入化,而无敌武功也不弱,两人轻功都很了得,一会儿在地面打斗,一会儿在空中较劲。魔鬼窟山边是悬崖峭壁,只见飞石不断掉落崖下。

白成、易云冰、妖鬼四剑都关注着两人打斗,眼见上官义云手脚并用,一脚踢在了无敌的腹中。妖鬼四剑对视一眼,手拿剑便与无敌一同对付上官义云。

“成哥,他这是什么招数,为何瞧不出来。”易云冰好奇道。

白成见状道:“他这是故意不让我们看出,云妹,你先回太平庄,我们救了师傅马上回来。”

易云冰听后确实担心太平庄说到:“你们要小心。”便转身离开。

妖鬼四剑见易云冰离去,其中一人忙从袖中飞出绝命毒针。

白成看见之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不禁大叫道:“云妹,小心!......”

易云冰回过头来不及躲闪,身中数针。白成跑过去,抱住正倒下的易云冰:“云妹!云妹......”白成抓住易云冰的手,泪流满面。

易云冰艰难地睁开眼睛,用手去擦拭白成脸颊上的泪水。虚弱地说道:“成哥,你要好好的活着,照顾我们的孩子......”

“不!我们要一起活着,一起照顾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白成早已涕泪满面。

上官义云打斗中看见了,大叫着使出全身招数,刀架在妖鬼四剑其中一人脖子上厉声道:“交出解药。”

无敌笑道:“没用的,中一针尚可送命,何况数针呢。”上官义云听后,伤心不已,剑一用力,血染红了身上的白衣。

妖鬼四剑见同伴一人已亡,手中的剑更是杀气腾腾。

易云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成哥,你要救出师傅......”话没说完,就倒在了白成的怀里。

白成悲痛不已,紧紧地抱住了易云冰。许久,白成把易云冰轻轻地放躺在地上,拿起天缘剑和上官义云一起决战无敌。

几个回合下来,无敌是节节败退。

白成上官义云合作一气,剑剑逼近,妖鬼四剑几次飞出毒针都被白成、上官义云回甩回去。

易云冰已死,除了悲痛,白成心想的是灭了妖鬼四剑,灭了无敌,救出师傅,替易云冰报仇。

妖鬼四剑再次合手甩出毒针,白成飞起,一根不落接住一把银闪闪的毒针。妖鬼四剑惊愕之时,白成近距离的将毒针拍进了三人额头,妖鬼四剑还来不及**便倒地身亡。

就在这时,上官义云的剑也刺中了无敌的左肩,无敌手中的剑顿时掉落在地,右手捂住伤口,神色有些痛苦。

上官义云剑指着无敌胸前,大声道:“快把我师傅放出来,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见白成来到身旁,上官义云关心呼道:“师兄!”

白成看着无敌,恨恨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话刚说完,就见魔鬼窟洞内出来三十余人,除了戴着鬼面具的魔鬼窟人,其中还有十几个人是江湖中人,也是宴会上的熟悉面孔。

白成和上官义云见了心里一惊,只见这些昔日江湖中的英雄豪杰,此时个个被五花大绑,神情呆滞。

羽凌双飞剑-上官凌心, 沈天赐-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