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请深-夏如歌, 傅奕铭-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大人请深-夏如歌, 傅奕铭-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为了逼她离婚

“奕铭,你快点嘛,人家等了好半天了呢。”

“呵呵,急什么?”

“哎呀,你好讨厌啦,人家当然是怕你老婆忽然回来,搅了咱们的好事嘛。”

夏如歌站在卧室的门口,听着闺蜜娇滴滴的声音,仿佛一道晴天霹雳砸在她头上。

她脸上完全没了血色,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这、这一定是她的错觉,她最好的闺蜜怎么可能会穿着情趣睡衣躺在她的床上,而且还和她的丈夫说如此露骨的话?!

昨天她们俩还在一起逛街,那件情趣睡衣就是闺蜜怂恿她买的。

明天是她和丈夫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当时闺蜜说,穿得有情趣些,也能让奕铭对她有性趣!

可现在,这件情趣睡衣却穿在了闺蜜身上!

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他们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搞在一起?!

夏如歌的眼泪“哗”的一下涌出来,她赶紧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不行!

她绝不能失去奕铭,不能失去这段婚姻!

夏如歌胡乱的抹掉眼泪,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才悄悄的下了楼。

“老公,你在哪呢?我回来了。”她假装自己刚回来,还故意到书房去转了一圈才回到卧室。

夏如歌原本以为,闺蜜肯定得心虚的藏起来。

可她万万没想到,闺蜜竟然大咧咧的躺在她的床上,衣服随意的扔在床上,简直就是在嘲笑她的傻!

她僵硬的站在原地,心里忽然涌上一抹悲凉,就算她想自欺欺人……也不行吗?

夏如歌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声线却抖得厉害:“佳、佳悦,你怎么、怎么会穿我的衣服?”

于佳悦挑眉,笑得十分妩媚:“这本来就是给我自己挑的,你忘了你昨天还说这个很适合我啦?”

“可它终究是我的啊!我什么都能跟你分享,可这个绝对不行!”夏如歌加重语气,之后指着浴室:“还有,里面谁在洗澡?是不是你带男人回来了?”

于佳悦娇笑两声,笑容中掺着嘲讽:“你傻啦?当然是你老公啊。”

“刚才我跟奕铭说话的时候你就在,现在却在这装傻,夏如歌,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她话音刚落,浴室的玻璃门忽然开了,傅奕铭赤/裸上身,下/身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

夏如歌看到他,浑身的血液都跟结冰一样。

傅奕铭扫了她一眼,冷漠的通知她:“你回来的正好,今天开始,佳悦住在咱们家,你搬到客房去。”

夏如歌的脑袋“嗡”的一声,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丈夫,真希望他只是开玩笑。

可是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冰冷矜贵,英俊的脸上找不到一丝丝玩笑的意思。

“为什么要我搬到客房?!”

夏如歌心里翻江倒海,苦楚和愤怒像海啸一样把她淹没。

她忽然走到他面前,双手用力的抓着他的手臂,然后颤声问:“奕铭,你出轨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小三儿养在家里?!”

傅奕铭嫌恶的甩开她,“奶奶等着抱曾孙,可你始终怀不上,你怪谁?!”

“所以……反而要怪我吗?!”

夏如歌泪眼朦胧,为什么他连出轨都可以这么理直气壮?!

就因为她爱他,所以他就可以肆意的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

傅奕铭不说话,那冰冷的沉默让人窒息。

夏如歌看着他坐在床边,把毛巾弟给了于佳悦,任由她给自己擦着头发,心脏就跟被人狠狠扎了一刀,尖锐的疼。

他们之间那么亲密,仿佛一对老夫老妻,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为什么她一直都没察觉?!

她脸色惨白,死死攥紧两个拳头,直到掌心痛得麻木才缓缓松开。

傅奕铭不爱她,甚至厌恶她,如果想要出轨早就出轨了,又何必非要选在这时候?

对,他根本不是有意出轨,他只是太想要一个孩子,是迫于无奈,一定是这样。

夏如歌不断给自己催眠,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蹲在他跟前,冰凉的双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膝盖上。

“老公,我知道你着急要孩子,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吗?”

傅奕铭猛然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结婚三年,你中医西医看了无数,吃了多少药,但有结果吗?”

“那、那是因为我偶尔会把药倒……”“你说谎!你根本不能生!”

他狠狠咬紧银牙,漆黑的眸底迸射阵阵寒意,他无情的戳破她的谎言:“你得的是输卵管阻塞,明明做了手术就能怀孕,可你还是怀不上,这说明什么?”

傅奕铭阴森冷笑:“因为老天都厌恶你,知道你不配生我的孩子,故意让你怀不上!”

夏如歌痛彻心扉,四肢百骸都跟着疼。

她也渴望和他有个孩子,渴望能改善他们这种冰冷的婚姻关系,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行。

她怀不上孩子,她也不能让他不厌恶她,她是一个失败的妻子!

夏如歌不断的流着眼泪,“好,就算你想要孩子,那可以是别人,为什么一定要是于佳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这一刻,她遭受的不只是丈夫出轨,还有闺蜜的背叛,这种痛,谁能懂?

傅奕铭忽然阴森的笑了,他忽然捏着她的下巴,寒声笑道:“因为你最无法接受于佳悦,只有这样你才能乖乖离婚!”

轰!

这对夏如歌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她震惊的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丈夫,恍然明白了原因。

“所以……所以你根本不是想要孩子,你只是想逼我离婚?!”

她早该知道是这样啊,他是个专情的男人,他那么爱何薇姿,爱他那个初恋,又怎么会和佳悦在一起?!

结婚之初,傅奕铭根本不肯碰她,如果不是奶奶催着抱曾孙,她的第一次一定会保留至今!

她还记得,跟傅奕铭第一次亲热的时候,他丝毫不顾及她是第一次,没有任何前戏就毫不温柔的贯穿她。

哪怕是在她身上驰骋,他的眼里也冰冷一片,没有半点情欲。

他甚至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说:“夏如歌,你知道你有多让我厌恶?!”

“你记住,在我心里,只有小姿才配给我生孩子!就算你生了孩子,我也不会爱你和那个孩子!”

夏如歌想到过去的种种,似乎心口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变得鲜血淋漓。

她没想到傅奕铭竟然厌恶她到这个程度,为了逼她离婚,竟然找了她最好的闺蜜来逼迫她?!

“夏如歌,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于佳悦为我生个孩子,要么离婚!”

傅奕铭再次逼她离婚,夏如歌彻底崩溃了,她猛的站起来,哭着大喊:“我不离婚!我更不会让于佳悦留在这!”

她扯着于佳悦,使劲往床下拽,“你给我滚!滚出我的家!”

第2章 怪你自己不争气

于佳悦平时比夏如歌有力气多了,但是现在却一边踉跄,一边娇呼:“如歌,别这样……啊……你弄疼我了!”

“滚!”

夏如歌从没这么愤怒失控过,她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于佳悦是演戏给她丈夫看的?!

认识这么久,她竟然一直没发现这个所谓的闺蜜竟然是个心机婊?!

两人撕扯着下了楼,于佳悦也懒得再演戏,狠狠挣开夏如歌,之后“啪”的一声,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夏如歌,你凭什么发火?凭什么赶我走?你以为你是谁?!太把自己当跟葱了吧?!”

夏如歌火辣辣的疼,她能感觉到脸上肯定肿了,可她顾不上。

她眼里蓄满了眼泪,看着于佳悦,痛心的哽咽道:“于佳悦,你是我闺蜜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呵,夏如歌,你怎么不说是你老公觉得你太倒胃口,所以才喜欢上我?!”

于佳悦双手抱胸,十分不屑的看着她,嘲讽道:“奕铭厌恶你,你这么死缠烂打,只会让他更厌恶你!”

“我如果是你,就干脆乖乖离婚,别霸着不属于你的幸福,自取其辱!”

“你……”夏如歌又寒心,又愤怒,扬起手想要打回去。

她只是维护一个妻子的正常权益,可身后却传的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丈夫竟然已经穿戴整齐,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

傅奕铭冰冷的呵斥一声,狠狠一甩手腕,力道大到夏如歌顺着他的力道就摔到了地上。

夏如歌哀求:“奕铭,让她走,让她走好不好?”

她不在乎在他面前卑微,可傅奕铭却无情的看了她一眼,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于佳悦身上,之后把她拦腰抱起。

“我先送你回去。”

“好。”于佳悦娇滴滴的答应一声,冲着夏如歌扬起一个胜利的微笑。

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夏如歌眼看他要离开,她立刻冲上去,一把抓住他:“奕铭,你不能走!我不让你去送她!我才是你妻子!”

“放开!”

傅奕铭寒声怒喝一声,再次把她甩开,看着她摔在台阶上,他咬牙切齿:“夏如歌,你真够下贱的!”

下贱……

这两个字就像一个巨大的钉子,穿透她的皮肉和骨头把她钉在原地,她一动就钻心的疼。

他始终瞧不起她,从她十岁脏兮兮的到傅家,他就认为她下贱,她招人厌烦。

这么多年过去,她习惯了他的冷漠,她可以忍受他的各种羞辱,却无法容忍他出轨,而且为什么偏偏是她的闺蜜?!

夏如歌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该找谁商量。

她想站起来,可这时候身下忽然涌出一股热流,她身子僵了下,一摸裙子,手上果然有血。

这一刻,夏如歌前所未有的绝望。

“为什么又来了?!为什么就是怀不上?!”

夏如歌边哭边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肚子,她好恨自己不争气,如果不是无法怀孕,也许他就不会出轨,不会逼她离婚!

“啊……”

夏如歌嘶声大哭,像个疯子一样坐在台阶上,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黑了,裙子也早被血染红一大片,她才爬起来。

夏如歌一直等着丈夫回来,可是直到半夜他也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他向来直接挂断她的电话,可她终究还是拿了手机拨通他的号码。

这一次,电话通了,只是接电话的却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于佳悦。

“哦,是如歌啊,奕铭已经睡了,刚才我们运动太激烈了,你也知道男人都比较累。”

于佳悦这话充满火药味,夏如歌双手死死收紧,恨不能捏碎电话。

她愤怒的低吼:“于佳悦,你还要不要脸?!”

“不要脸的是你。你明知道奕铭不爱你,还非要霸占他!夏如歌,我劝你还是乖乖离婚……”

夏如歌不等于佳悦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之后泪如雨下。

她在沙发上坐了一整夜,早上照镜子的时候,两只眼睛又红又肿,无比狼狈。

她简单洗漱,之后机械的去准备早饭,再之后……继续等着丈夫。

等他,已经成了她这些年的习惯,她可以从天亮等到天黑,也可以从天黑等到天亮,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有耐性。

八点多的时候,傅奕铭终于回来了。

夏如歌知道昨天两人闹得太僵,所以赶紧主动紧迎上去,努力的笑着:“奕铭,你回……”

傅奕铭一声不吭的越过她,看都没看她一眼,她甚至能从他的余光中感受到厌恶。

夏如歌苦涩的抿了抿嘴唇,转身跟上去,小声说:“奕铭,我想跟你谈谈。”

傅奕铭猛的站住,冷冷的看着她:“如果你要说佳悦的事,没的商量。”

“你就这么讨厌我,非要逼我离婚吗?”夏如歌满眼悲哀,她多希望他能否认啊。

可这终究只是她的奢望。

“我从小就厌恶你,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奶奶买来的童养媳,能替我挡灾避难,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傅奕铭嘲讽一句,“碰”的一声关了门,而且还从里面上了锁。

当一个女人被丈夫锁在卧室外面,她的内心会是怎样的悲凉?!

夏如歌死死的攥着拳头,之后转过身,无力的将背靠在了冰冷的墙上。

她生在农村,家里有两个哥哥,她从出生就被爸爸骂作“赔钱货”,妈妈也不喜欢她。

她和傅奕铭原本是不可能有交集的,却没想到他十三岁那年,竟然得了一场怪病,连续高烧不退,到医院却查不出原因。

傅奕铭的奶奶找了算命先生给傅奕铭算了一卦,那算命的信誓旦旦的说:“令孙正经历命中大劫,只有一个进过鬼门关的人才能替他消灾解难。”

“夏家有个闺女,生下来就被活埋,八小时后被人挖出来,竟然奇迹生还。”

“那孩子命格特殊,正是你孙子的贵人。”

“您必须将她当做孙媳养在家中,且在令孙二十五那年结婚,三年之内不得离婚,令孙的这场劫难才算度过!”

那个生下来就被亲生父亲活埋的人,就是她。

就这样,父母为了钱,把她卖给了傅家当童养媳。

那一年,夏如歌十岁。

刚进傅家的那天,她浑身脏兮兮,手上还沾着泥土,因为她原本在地里干农活。

傅奕铭有洁癖,第一眼看到她就皱眉:“滚开,脏死了!”

从那之后,他一直很讨厌她,尤其是知道她是他的贵人就更加厌恶。

第3章 摊牌

夏如歌跟在傅家整整十五年,傅奕铭对她的厌恶有增无减,甚至演变成了恨。

正因为憎恶,所以眼看他们结婚马上三年,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婚。

可她不想离,她爱傅奕铭,而且已经爱得失去自我。

丈夫就是她生活的全部,没有他,她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夏如歌忽然咬牙,冲着卧室里的男人说:“奕铭,我爱你,我绝不会离婚!”

房间里,傅奕铭微微一怔,一向柔顺的她竟然也会这么坚决?!

呵,无妨,反正这件事由不得她!

“夏如歌,不离婚那就等着让于佳悦住进来,替我生孩子,你别后悔!”

“我、我不同意!”

夏如歌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句,下楼去把牛奶又重新热了一遍,因为丈夫喜欢稍微热一些的牛奶。

她等着他一起吃早餐,但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竟然是于佳悦打来的。

“如歌,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我去你家找你好不好?”

“不用!”夏如歌急切的拒绝,然后小声说:“十点钟,我去找你,我们在你家楼下的咖啡厅见面。”

挂了电话,她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甜心”两个字,这是闺蜜自己设置的名字。

她和于佳悦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那时候她被一个男人骚扰,是佳悦替她解了围。

之前她身边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认识佳悦之后,生活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一年来,他们感情那么好,闺蜜怎么可能会背叛她呢?

闺蜜说她平时太温顺,总是不争不抢,男人不喜欢这种女人,也许佳悦只是在帮她呢?!

夏如歌安慰自己,没等到傅奕铭吃早餐,她就喝了一杯牛奶,之后去找于佳悦。

她等了于佳悦整整一个小时,咖啡都已经换了第三杯,她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昨晚奕铭弄到太晚,我现在腰酸腿疼,尤其是下面,火辣辣的。”

夏如歌没有搭腔,但握着咖啡杯的手却已经指节泛白,她从来不知道,于佳悦竟然会说的这么露骨!

她就是个笨蛋,直到现在,竟然还替于佳悦开脱。

于佳悦看了她一眼,忽然笑容扩大,“如歌,我找你来是为了奕铭的事,你还是答应吧。”

夏如歌猛的松手,有些激动的说:“不要叫他的名字,他是我老公!”

“可你老公喜欢我在床上的表现呀!”于佳悦一脸得意,她最喜欢的就是夏如歌现在的表情,脸白的像纸一样,当真好看啊。

夏如歌心口一刺,她咬着嘴唇,直到尝到一丝腥甜才松开。

“佳悦,你和奕铭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哦……已经有好些日子了呢。奕铭早就想带我回去的,但我怕伤到你,所以一直没肯。”

夏如歌的眼泪落下来,她讽刺的笑:“怕伤害我?!既然怕伤害我,那为什么还跟他在一起?!你跟他在床上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他是我丈夫吗?!”

“哎呦,这个问题人家还真没想过,因为他的床上功夫太好,根本不容我分心嘛。”

夏如歌“腾”的一下站起来,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气得通红!

于佳悦扬起手指,鲜红的指甲在阳光下异常妩媚,她笑着说:“看到了吗,这指甲是奕铭帮我涂的哦。你老公呢,其实不是那种冷酷的人,但为什么对你总是冷冰冰的呢?”

夏如歌愤怒的看着自己曾经的最好的闺蜜,咬了咬牙又重新坐下来,她哀求道:“佳悦,我求求你,离开奕铭好不好?”

“你条件好,长得又漂亮,身边总是不缺少追求者,为什么一定要破坏我的家庭,落个小三的恶名?!”

“我是不缺追求者,但我没有傅奕铭这样的成功男人!”

于佳悦“啪”的一下把手放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向前探,咬牙道:“夏如歌,凭什么你可以成为傅太太?”

“如果不是他奶奶听了算命的胡说八道,你现在还只是一个村姑!我于佳悦条件这么好,凭什么遇不到傅奕铭?!”

夏如歌脸色惨白,悲戚瞬间涌上来,如果当初知道会爱得这么痛苦,她宁愿生下来就被活埋,或者宁愿做一辈子村姑。

“佳悦!”夏如歌猛的抓住于佳悦的手,“只要你肯离开奕铭,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于佳悦一把甩开她,还故意碰倒咖啡杯,滚烫的咖啡全都洒在如歌手上,瞬间烫红了一片。

“我告诉你夏如歌,我不仅要给他生孩子,我还要成为傅太太,你等着吧!”

于佳悦说完猛的站起身,之后打了一个电话,“奕铭啊,我在咖啡厅忘记带钱了,你给我送来好不好?”

挂了电话,她挑衅的看着夏如歌,“还记得那次你出门钱包被抢吗?你都受伤去医院了,让你老公来给你付医药费,可他怎么说的?”

“哦……对,他说‘跟我有什么关系’,总之要多冷漠就有多冷漠。那你猜,他今天会不会来?”

夏如歌沉默不语,傅奕铭一向工作为重,这时候已经在公司,怎么可能会来?

可她做梦都没想到,不过十分钟,傅奕铭的柯尼塞克就已经到了咖啡厅,他竟然真的给于佳悦送钱来了。

夏如歌傻傻的看着,只觉得胸口窒息一样的疼。

她受伤住院他都不管,而如今不过一杯咖啡的钱,竟然就能让他亲自过来?!

果然,在他眼中,只有她才一文不值。

夏如歌像个木偶一样的坐在原位,她的丈夫从进咖啡厅到离开,一眼都没看她。

看着于佳悦挽着傅奕铭的手臂离开,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小丑,明明那么丑陋,却还希冀能得到高贵的他。

她不知道在咖啡厅里待了多久才离开,之后一个人到超市。

她买了很多东西,比平时要多的多,因为今天……是她和傅奕铭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夏如歌做了一桌子菜,全部弄好之前给傅奕铭发了一个短信:老公,今天是咱们三周年纪念,能不能陪我一起过?

她以为这封短信会石沉大海,没想到他竟然很快回了一个“好”字。

夏如歌又惊又喜,赶紧把自己收拾得漂亮一些,之后还特地去酒窖拿了一瓶红酒出来,摆好了蜡烛。

晚上六点,听到汽车引擎声,她高兴的迎出去:“奕……”

她的话都哽在喉咙里,因为于佳悦正挽着他的手臂。

夏如歌白着脸看他:“奕铭,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佳悦为什么会在?!”

傅奕铭笑得毫无温度,“今天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离婚,要么佳悦从此住在这里!”

“奕铭,求求你,先让佳悦走好不好?就今天一天!”她卑微的求他,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她不想破坏这份美好。

傅奕铭冷哼,“不好。”

夏如歌紧紧的握住拳头,努力克制胸腔的怒火,可最后还是彻底崩溃。

“为什么你一定要逼我?哪怕是过完今天也好,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这么残忍?!”

第4章 婆婆上门

夏如歌哭着跑出去,因为没看路,迎面就撞上一个人,两人双双摔倒。

“哎呀……”

夏如歌听到这声惊呼,这才看清楚,她撞上的竟然是婆婆!

“妈,妈您没事吧?”

夏如歌一向怕婆婆,赶紧慌慌张张的将婆婆扶起来,但马上就被她甩开。

江辛月一边掸掉身上的土,一边厉声斥责:“慌慌张张干嘛?你还有点傅家少奶奶的样子吗?!”

夏如歌低下头,强忍着眼泪:“对不起,妈。”

江辛月狠狠瞪她一眼,越过她走到于佳悦跟前,精致的脸上漾起一抹笑容。

“你就是于佳悦吧?”

于佳悦心下一喜,没想到傅奕铭的妈妈这么喜欢她,她赶紧点头:“是,伯母您……”

啪!

不等她说完,江辛月就狠狠甩出一个巴掌,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

“原来就是你这个狐狸精?!”

傅奕铭赶紧把于佳悦搂进怀里,皱眉道:“妈,您这是干嘛,这事跟佳悦没关系!”

“你竟然还护着她?!”

江辛月冷眼看着自己儿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和夏如歌的结婚纪念日!”

“你就算在外面玩儿女人,也不该这个时候带回家来,你是怕别人内不知道你有小三儿?!”

傅奕铭狠狠眯起黑眸,随即走到夏如歌跟前,一把扯起她的手腕,恨不能捏碎她!

“你竟然跑到妈那里告状?!”

夏如歌疼得蹙眉,却只能摇头否认:“不是我,我不知道妈会来。丈夫出轨这么丢脸的事,我怎么可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威胁佳悦,她不妥协,你就搬出妈来,你除了搬弄是非,还有什么本事?!”

傅奕铭满眼杀气,那浓烈的憎恨深深灼伤着夏如歌的心。

她眼泪不停往下掉,他不只讨厌她,甚至对她连一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她在他心里到底是多糟糕的一个人?!

夏如歌忽然惨笑出声:“是,是我找的妈,我老公出轨,我管不了,只能找婆婆来管教,我有错吗?”

她话音刚落,婆婆立刻沉声喝道:“够了!都给我进屋来,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一行人进入别墅,傅奕铭立刻去拿冰袋,拉着于佳悦坐下,之后亲自用冰袋给她敷脸。

“疼吗?”他的声音很温柔,是夏如歌不敢奢望的温柔。

于佳悦摇头,红着眼眶的样子尤其惹人怜爱:“这是我应得的,伯母打的对。”

江辛月瞪了于佳悦一眼,坐在单人沙发上之后,看着夏如歌:“还杵在那干什么?!”

夏如歌刚要坐,傅奕铭便不悦的斥责:“你站着!你刚才摔倒,身上沾了土。”

夏如歌喉咙一涩,火辣辣的疼,可她还是安慰自己:没关系,他不是针对你,只是因为有洁癖,见不得脏。

江辛月皱皱眉,微微仰着下巴,一脸严肃的说:“今天我来就为了于佳悦的事。你肚子不争气,所以奕铭才会跟佳悦在一起,这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你承认吗?”

夏如歌指甲陷入掌心,屈辱的点头:“是,妈说的对,是我的错。”

对,是她的错,是她三年都怀不上,十五年都无法让傅奕铭喜欢上她,是她没用。

江辛月脸色稍稍缓和:“既然你也知道错了,那佳悦的事就这么定了,让她给奕铭生个孩子,你奶奶也就放心了。”

夏如歌猛然瞪大眼睛,只觉得气血上涌,反问道:“妈,您竟然也同意?您不是最厌恶小三吗?”

“住口!”江辛月气得站起来,“她只是给奕铭生个孩子!根本连小三儿都算不上!”

夏如歌摇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满眼泪光的哀求:“妈,我求您帮帮我,我不能让佳悦来...!”

江辛月一把抓住夏如歌手臂,“你给我起来!身为傅家少奶奶,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不,妈,您帮我劝劝奕铭好不好?”

“你……好!你愿意跪就跪着。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奶奶让你们都回老宅去,她要见见她。”

江辛月说完,审视的看了一眼于佳悦,“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明白吗?”

于佳悦心里有气又怒,真恨不能弄死这个老女人,但表面上她还是乖顺的点点头:“伯母放心,我知道。”

江辛月眼神微眯,她自然能看出来这个于佳悦不是省油的灯,不过无妨。

她要的是一个孙子,只要孩子的父亲是她儿子,孩子的母亲是谁都无所谓。

江辛月再转向夏如歌,眼神已经冷下去,“如歌,你跟我过来。”

夏如歌知道婆婆有话要说,赶紧跟上去,两人就到了别墅外面。

“妈,您说吧。”她的嗓子有些哑。

“你给我记住,明天回老宅,必须表现得大度一些,你越是小家子气,小三就越是张狂。”

夏如歌低着头,轻声说:“妈,我知道了。”

“还有,对于佳悦好一些,她生的是咱们傅家的长子嫡孙。”

夏如歌死死的攥紧拳头,喉咙里艰涩的逸出一个“好”字。

婆婆也认可于佳悦的存在,她还有什么能说的?!

夏如歌送婆婆离开之后,再回到别墅的时候,丈夫已经和小三坐在一起,享受她的烛光晚餐。

于佳悦虚伪的冲着她招手:“如歌快来,坐下一起吃吧。”

夏如歌没理会她,三个人的结婚纪念日算怎么回事,她如果坐在那,等于被小三打了脸。

她没心情和他们周旋,直接上楼。

回想这三年,好像每一个结婚纪念日都不美好。

第一年傅奕铭借口在国外出差,其实和朋友一起喝酒,她一个人守着一桌子菜直到天亮;

第二年她被车撞了住院,傅奕铭依旧和朋友一起喝酒;

最糟糕的应该这是第三年,他虽然没有再去喝酒,可小三却代替她和丈夫一起庆祝,这多讽刺?!

夏如歌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几点钟被傅奕铭推醒。

“去客房睡。”

她心口剧痛,忽然想起他之前就说让她搬去客房,这里让给于佳悦和他。

她重新闭上眼,倔强的不愿意妥协,但下一瞬就浑身一疼,竟是他直接把她摔在了床下!

“夏如歌,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他的俊脸上布满寒意。

夏如歌泪流满面,“你要我不要挑战你的耐性,那我呢?原配把房间让给小三儿,我不需要有尊严吗!”

“呵,你还有脾气了?”傅奕铭嗤笑:“可你别忘了,你这个所谓的原配,不过是我傅家花钱买来的东西!”

夏如歌脸上血色尽失,她想抗争,想反驳,却无法否认他说的是事实。

这时候,于佳悦进入卧房,搂着傅奕铭脖子亲了他的下巴,丝毫不避讳她在场。

夏如歌瞳孔骤缩,好害怕看到他们亲热的画面,立刻狼狈的跑出卧室。

她在逃避。

夏如歌坐在沙发上,听着楼上暧昧的声音此起彼伏,又是一夜没合眼。

第5章 傅家老夫人

第二天早上,傅奕铭出去运动的时候,夏如歌开始去厨房准备早饭,等他回来,早饭也准备好了。

这是她这几年养成的习惯,为的是他能按时吃到热乎乎的早饭。

“没有佳悦的份?”

傅奕铭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冰冷的质问。

夏如歌心口一疼,故作冷静的回答:“她不爱早起,所以一般不吃早饭。”

“你抓紧准备,我去叫她。”

傅奕铭直接上楼,之后夏如歌就听到他温柔的说:“小懒猫,起床了,不吃早饭对胃不好。”

紧接着是于佳悦懒洋洋的笑声:“哈哈,好痒啊。人家知道啦,你亲我一口我就起。”

夏如歌攥紧拳头,胸口疼得她站不稳,不得不双手撑着桌子。

昨天她一整天都没吃,他却问都没问过。

她从十岁就到傅家,整整十五年,傅奕铭从来没关心过她,更别说对她这么温柔。

但对于佳悦,他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有说不尽的温柔。

他就是要用于佳悦狠狠碾压她,把她伤得体无完肤,之后再逼着她离婚,她绝对不会妥协!

夏如歌又准备了一份煎蛋,多热了一份牛奶,弄好之后,于佳悦也下来吃早饭。

以前都是她和丈夫两个人,可今天却多了一个女人,而且还依偎在她丈夫怀里,张嘴等着他喂。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夏如歌,她一阵反胃,立即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她需要去透透气,可不等她走,傅奕铭就冷冷说:“你留下,你走了,这里谁来收拾?!”

夏如歌呼吸一滞,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压得她透不过气。

她僵硬的站了一会儿,忽然坐下来,大着胆子拉住他的手。

“奕铭,我们试试别的方法好不好?我们可以继续试管婴儿,上次……”“上次已经失败了一次了。而且……”

傅奕铭憎恶的甩开她的手,声音中透着骇人的寒意:“我说过,我不在乎孩子,我要的是离婚,是甩开你这个包袱!”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她知道自己对他来说只是包袱,可她还是不想放手。

吃过早饭之后傅奕铭到公司上班,临走的时候于佳悦坐着他的车一起。

夏如歌没问她跟去干什么,她怕丈夫会质问她:“你有什么资格过问?!”

收拾好家里,她就一直在想她和傅奕铭的事。

他是铁了心要用于佳悦逼她离婚,现在唯一能阻止他的,也就只有奶奶了。

傅奕铭的奶奶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当初傅奕铭爷爷死的早,偌大的傅氏就靠她一个女人支撑。

傅氏集团能有今天,老太太功不可没,也因此她在傅家有绝对的话语权,傅奕铭也最听奶奶的话。

如果奶奶像挑剔她一样挑剔于佳悦,让他不要和于佳悦在一起,他会听的。

想到这,夏如歌忍不住苦涩一笑,她守不住自己的婚姻,竟然要靠别人,真讽刺。

中午过后,夏如歌穿戴整齐,之后自己开车去傅家的老宅。

傅家老宅在南城西侧,那附近都是老宅子,但价格却比市区的别墅更贵,傅家发家的时候就住在那里,已经几辈子了。

夏如歌到了傅家,把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这是她给奶奶准备的营养品。

这时候,傅家的管家跑过来,“大少奶奶,您怎么没跟少爷一起回来?”

夏如歌一愣,“奕铭已经回来了?”

“嗯,还……”陈叔有些为难,四下看了看,小声说:“少爷还带了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回来,您心里有个数。”

“还有,您有日子没回来了,老夫人有些不高兴,您进去别惹她。”

夏如歌勉强笑了笑,原来陈叔专门在这等她,是为了提醒她。

她平时是不太愿意回老宅来,因为她怕会惹奶奶不愉快,毕竟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要是因为她有个好歹,她良心过不去。

“谢谢您陈叔,我记着了,麻烦您帮我停车。”

“不麻烦。”

夏如歌拎着东西往里面走,刚穿过花园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笑声。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什么笑话,竟然惹得老太太笑得那么开心,这真的是很少见的。

夏如歌进门之前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后努力扬起笑脸,“奶奶,我回来了。”

傅家老太太叫石岚,此刻正坐在单人沙发上哈哈大笑,傅奕铭和于佳悦则挨着坐在一边,脸上也都挂着笑。

看到夏如歌出现,三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化,尤其是傅奕铭,笑容尽失,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意。

石岚笑容微微收敛,“嗯,如歌来了,快进来吧,就等你呢,你既然不上班,怎么也不早点回来陪陪我?”

“奶奶,我去给您买了些补品。”夏如歌把东西都放在茶几上,这些都是奶奶爱吃的。

石岚立刻皱眉,“赶紧拿下去,果盘刚放上面,沾上灰怎么办?”  

夏如歌脸色一僵,赶紧赔笑说:“奶奶,是我忽略了。”

“你啊,做事总是不够周到,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当得起这个傅家少奶奶的身份。”

“农村出生的野丫头就是不行,就算把你当成千金小姐来养,可骨子里还是低贱。”

夏如歌死死的攥紧双手,她告诉自己,没事,没事的。

奶奶一向对她挑剔,这些刺话她从小听到大,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可难过的?!

石岚发现她低着头不说话,莫名有气,“行了行了,你去厨房看看需不需要帮忙,别在这碍眼。”

夏如歌应了声“好”,苍白着脸去了厨房,紧接着就听到于佳悦笑着说:“奶奶,您别生气,如歌十岁之前都生活在农村,难免有些局促。”

“哼!”石岚沉声说:“这些年也算不错,各种宴会场合倒是没给傅家丢脸。”

于佳悦听完,心里的嫉妒一下子填满胸腔,夏如歌岂止是不给傅家丢脸那么简单?!

别看她这几天一副柔柔弱弱、唯唯诺诺的样子,可在公众场合,她总是挺胸抬头,脸上也笑容得体。

夏如歌向来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身边之所以没什么男人缘,不是条件不好,而是大家觉得她高不可攀!

那次宴会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礼服,头发盘起,举手投足都透着贵气,多少男人私下瞄着她。

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她是傅家的少奶奶,是傅奕铭的人,不知道得有多少人惦记她!

于佳悦嫉妒的双手绞在一起,不想谈夏如歌,赶紧为自己争取:“奶奶,我想给奕铭生个儿子,您会答应吧?”

总裁大人请深-夏如歌, 傅奕铭-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