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辞寒月-乔月安, 陆辞寒-总裁豪门小说

笙歌辞寒月-乔月安, 陆辞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

“轰隆——”

窗外一声惊雷落下,照亮了顶层办公室里的景色。

乔月安有些恍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几不可闻的颤了一下,但是很快,思绪就被男人强劲的力道撞得支离破散。

“唔,陆总,轻……轻点……”终究是承受不住,乔月安皱着纤细好看的眉头,小手无力的抵在陆辞寒精壮的胸膛上,小声的喘着气。

却不料她这副柔弱的样子激的陆辞寒更是一阵大力,他一双黑眸在外面电闪雷鸣的照耀下亮的惊人,眸底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幽潭。

“我说了,这种时候,叫我的名字。”

外面雷雨交加,屋内春光一片。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陆辞寒在办公室里这样了,但是却是他最粗暴的一次,让她险些承受不住。

“桌子上有一万块钱,等会你拿走吧。”

陆辞寒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副冷清禁欲的样子,和刚刚的疯狂判若两人。

乔月安微微的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着。

她表面上是陆辞寒的助理秘书,其实只不过是陆辞寒包养的一个情儿罢了,所以也没必要那么清高,陆辞寒给她钱,她接着就是,而且她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她清高。

想起当初的事情,乔月安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她又怎么会这么下贱的来做人情儿。

“这里你不用收拾了,我会安排人的,你穿好衣服,我送你回家。”陆辞寒等着乔月安穿好衣服,才拿起车钥匙起身。

不得不说,除了冷淡了一点,情事粗暴了一点,陆辞寒对情儿一向很好,出手也大方,是个挺不错的金主。

“不用了,陆总,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乔月安收好桌上用信封装好的一万块钱,拿起包包,对着陆辞寒说道。

她等会儿还要去医院,不想陆辞寒看见。

就算不是因为这个,乔月安也不想让陆辞寒知道她住在哪里。

陆辞寒也没有拒绝,床下他很尊重女人的选择,“嗯,要是不舒服明天就休息,不用来上班了,工资照发。”

他知道刚刚做的有点狠了,淡声丢下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陆辞寒离开的高大背影,乔月安也没有多加停留,强忍着身上的不适,抓着包包就下楼,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往第一医院赶去。

昨天医院就已经催缴费了,她要赶紧把这一万块送过去。

说起来,陆辞寒已经把她的工资开到了一万一个月,但是对于她弟弟的病,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乔月安顺便在楼下买了一份晚餐,就往住院部赶去。

“你个作死的赔钱货!怎么现在才来?手机也关机,你是不是故意的?”

乔月安才推开病房门,就听见一个及其尖利的声音传来,她有些疲惫的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妈,我的手机坏了而已。”

她的手机是最老旧的那一种,已经维修过很多次了,因为弟弟乔谨言的病,她甚至连一个好一点的手机都舍不得买。

从包里把陆辞寒给的一万块钱拿出来,乔月安递给还在一边骂骂咧咧的中年妇人,“这是一万块钱,你快去把钱交了吧。”

“你有钱怎么不早拿出来?我看你就是想让你弟弟死了你才开心!”王芳骂了一声,还是接过乔月安手里的钱,出去缴费了。

他们家一向重男轻女,乔月安也习惯了,只是所幸弟弟没有被养歪。

乔月安看向床上躺着的纤弱少年,因为长时间的透析,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了,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

不得不说,他们乔家,一家都是美人。

伸手摸了摸乔谨言冰凉的额头,乔谨言并没有醒,乔月安也没有想着要叫醒他。

“唔……”

突然,胃里传来一阵绞痛,乔月安皱了皱眉头。

中午的工作太多,她没时间吃饭,晚上下班她没来得及吃饭就被陆辞寒拉去做运动了,她的胃一向不好,现在才开始疼已经很算给面子了。

乔月安伸手抵住了胃,好以此来减轻一点疼痛,她解开买的饭菜,准备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子来垫垫肚子。

就在她刚刚打开袋子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王芳走了进来,看见她手上拿着包子,冲上去就夺了下来。

“你要吃自己去买!怎么了?带给我和小言的饭菜还想吃完再走吗?”

乔月安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

这样的事情从小到大已经经历的太多了,她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反正到最后都是她的错。

看着王芳去收拾毛巾仔细的给乔谨言擦着手脚,乔月安的鼻子酸了酸,转身出去了。

外面的雨又下了起来,乔月安冲进了雨幕里,想要赶快离开医院。

胃里的绞痛和身上的酸软让她有些脚步有些虚浮,可是这些全比不上她心里的悲哀。

谁也不知道她为了乔谨言的病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可偏偏她还不能说。

“哗啦——”

一辆黑色的豪车从乔月安的身边驶过,带起路边水坑里的水,将她从头浇到尾。

“啊!”乔月安尖叫一声,正想看过去是什么车的时候,一阵眩晕袭来,她纤弱的身形晃了晃,没有支撑住,晕在在路旁。

而那辆黑色的车子在开出去一段路之后又原路返了回来,车门被打开,陆辞寒撑着伞从车上下来,果然看见乔月安浑身湿漉漉的倒在地上。

他刚刚就猜测是不是乔月安,现在见到是她,陆辞寒皱了皱眉头,没有嫌弃她满身狼狈,将她打横抱起,塞进了副驾驶。

陆辞寒看着副驾驶上脸色苍白的小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隐隐有些怒气。

宁愿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的样子,也不愿意让自己送她回家吗?


第2章 共进晚餐

偌大的别墅里,陆辞寒抱着湿漉漉的乔月安大步上了二楼,将浴缸里放满了温水,然后将乔月安丢了进去,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

虽然乔月安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都看过,但是像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

乔月安的皮肤白皙滑腻,如同上好的润玉一般。

难怪可以让他这么爱不释手,陆辞寒想着,小腹就有些火热。

但是看见乔月安苍白的小脸,他就忍了下来。

一个澡在无比煎熬中洗完了,陆辞寒压着心底的欲望,找了件浴袍给乔月安套上,将她扔在了房间的大床上。

可能是力道过大,乔月安皱了皱纤细的眉毛,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陌生的房顶和陆辞寒隐隐带着些怒气的脸。

“陆……陆总,你怎么在这?”

一看见陆辞寒,乔月安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在这?”陆辞寒低沉着声音开口道。

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乔月安有些尴尬的朝着陆辞寒笑了笑,她只记得她晕了过去,看来是陆辞寒把她捡了回来。

乔月安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着浴袍,又发现陆辞寒身上的衣服有点湿,就猜到了肯定是陆辞寒帮他洗的澡。

虽然她和陆辞寒已经睡过很多次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脸。

“那个……陆总,谢谢你,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身上这么湿,会生病的。”看着陆辞寒脸色不大好,乔月安小心翼翼的斟酌着开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陆辞寒看起来这么不高兴,乔月安有一种莫名的直觉,陆辞寒生气肯定是跟她有关。

这么想着,乔月安更加心虚了起来。

是不是她把陆辞寒身上那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西装弄脏了?还是她把陆辞寒的车弄湿了?

就在乔月安胡思乱想的时候,陆辞寒突然欺身过来,将她压在床上,一只手还牢牢的捏住了她尖俏的下巴。

“我很让你见不得人吗?”陆辞寒的语气有点危险。

他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乔月安,里面尽是不满。

乔月安一直都很害怕他们之间的关系被人发现,一开始陆辞寒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突然让陆辞寒很不爽。

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那么多,和他有一点暧昧都恨不得昭告天下,偏偏这个女人生怕被人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有,只是我觉得在公司里有点不大好……我还是你的秘书。”乔月安想了一个中肯的理由,和陆辞寒解释道。

金主与情儿的关系,有什么可公开的?

陆辞寒似乎并不接受她的理由,低头重重的在她的小嘴上咬了一口。

刚刚被压下去的欲望在一起翻涌而起,很快这个吻就变了味道,陆辞寒喘了一口粗气,在乔月安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陪我一起去洗澡。”

乔月安张嘴,刚准备说话,一声“咕噜”的声音传了出来,让她原本就红着的脸,瞬间熟透了。

而陆辞寒的脸也在一瞬间黑了。

他从乔月安身上起来,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去了浴室。

“厨房在楼下,别饿死在这里。”

乔月安有些尴尬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身上还难受着呢,要是陆辞寒真的再来一次的话,她明天恐怕真的不能下床了。

直到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乔月安才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了。

这是她第一次来陆辞寒家,在此之前她也从来没有去过别墅,所以花了好大一番功夫,乔月安才找到厨房的位置。

所幸冰箱里的东西还是蛮多的,乔月安准备下点面。

从冰箱里拿了点青菜和一颗鸡蛋,想了想,她又多拿了一份。

虽然不知道陆辞寒吃过了没有,但是还是多做一份比较保命。

因为乔家一直重男轻女,所以乔月安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饭,到现在虽然和大厨没办法相比,但是也是十分美味的。

很快,香味就弥散了开来。

陆辞寒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就闻到了香味。

他也还没有吃饭,此时闻到香味,也觉得有点饿了,想了想,他打开卧室门,下楼去了。

陆辞寒一下楼,就看见乔月安围着一个花边围裙,手上端着两个碗,正在往桌子上放,半干的头发乖巧的披在肩上,额前的碎发有些调皮的垂着。

不知道为什么,陆辞寒看着忙碌的乔月安,竟有了点温馨的感觉。

“你洗完澡啦?你晚上吃了饭没有?我多下了点面,你要不要来吃一点?”

听见响动,乔月安抬头,就看见陆辞寒正站在楼梯上,她连忙出声招呼道。

陆辞寒回神,走过来坐下,乔月安将大的那一碗放在他的面前,然后道,“我也不知道陆总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弄了点,你尝尝。”

一碗面没有加其他的什么东西,只有一颗黄橙橙的荷包蛋还有几根娇艳欲滴的青菜,光是配色就让人看起来食指大动。

陆辞寒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乔月安紧张兮兮的在一边看着他,怕自己做的不合他的胃口。

明明只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乔月安却觉得陆辞寒生生吃出了高档西餐的优雅。

“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看着我就能吃饱吗?”

注意到乔月安的视线,陆辞寒皱了皱眉头,扫了她一眼,有些不悦的问道。

“没有没有。”见陆辞寒并没有吃不惯的感觉,乔月安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去吃她自己的面。

一餐饭的气氛吃的有些奇怪,等到两人都放下筷子,乔月安将桌上的残局收拾完,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陆辞寒已经不在客厅了。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乔月安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外面的倾盆大雨,她不想在陆辞寒家留宿。

“你怎么还不上来?”

就在乔月安纠结不已的时候,一个冷淡低沉的声音从二楼传来,还带着点点不悦。


第3章 同床共枕

乔月安身体微微一僵,转过身就看见陆辞寒站在楼梯上,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陆总,我还是不打扰你了,不知道我的衣服在哪?”乔月安的手局促不安的捏着浴袍的边角,就算做陆辞寒的情妇已经有一个月了,但是她还是很怕他。

“丢了。”陆辞寒冷冷的说道,“你现在去垃圾桶里翻一下,可能还找得到。”

“什么?”乔月安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

丢了?那她穿什么?而且那套衣服是她用来上班的套裙,很贵的!她也只买了两套用来换洗。

“今晚就在这里睡。”陆辞寒说着,就从二楼走到了乔月安的身边,伸出一只手将她搂紧怀里,另一只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腰腹间流连。

“嗯~!”

乔月安被他摸的一阵腿软,陆辞寒熟知她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

可是今天陆辞寒已经在办公室里要了她一次了,而且在医院里又受了气,乔月安可以说是身心俱疲,实在是没有精力陪陆辞寒了。

所以在陆辞寒的薄唇吻下来的时候,她喘着气伸手阻挡了他,第一次拒绝了陆辞寒的求欢。

“不……不要。”

陆辞寒的动作一顿,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不要?”

看着他冷若寒星的黑眸,乔月安抖了抖,但是还是鼓起勇气道,“陆总,今天可不可以不要?”

陆辞寒沉默了一会,还是放开了她。

“嗯,上来睡吧。”

说完,他就上了楼。

乔月安松了一口气,也跟着他上去了。

进了房间,乔月安就看见大床的一边鼓起了一块,她小心翼翼的睡在了另一边,和陆辞寒隔了很大一段距离。

虽说两人睡了很多次,但是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还是第一次。

原本她还紧张的睡不着,但是实在是因为太累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之间,她好像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一夜,乔月安睡得并不安稳。

她做了很多的噩梦,梦见妈妈的责怪谩骂,梦见弟弟的病加重了,梦见了自己主动去做陆辞寒的情妇……

等到乔月安再一次睁开眼,窗外的天已经大亮了,下了一夜的大雨也已经停了。

房间里的大床上,陆辞寒也不在了,一套米色的套裙安安静静的摆在一边,上面还有一张纸条。

“这里是半山别墅区,没有车,我给你安排了司机在楼下,早餐阿姨也做完了。”

乔月安看着纸条上刚劲有力的字,鼻尖有点泛酸。

她的妈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她吃没吃早饭。

仔细的收好纸条,乔月安穿上陆辞寒准备的套裙,竟然意外的合身。

吃过早餐,乔月安就赶到了公司,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陆辞寒已经开始工作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乔月安松了口气,坐在了位置上。

手机就响了,看到陆辞寒的名字,乔月安慌忙接了起来:“喂,陆总,有什么吩咐吗?”

“到我的办公室来。”陆辞寒语气出奇的平淡。

“是,我知道了。”乔月安揉了揉额头,整理了下情绪,这时候陆辞寒的另一个秘书匆匆忙忙进来。

“安姐,前台说下面有个叫做方晨逸的医生找你,好像是说你的弟弟怎么了。”

“什么?!”

乔月安从电脑前站了起来,动作急切的带倒了桌面上的杯子。

方晨逸是她高中的学长,也是乔谨言的主治医师之一,现在他亲自来公司找她,看来问题不小。

想到这里,乔月安也顾不得什么,她匆匆往楼下赶去,连假都没来得及跟陆辞寒请。

等到了楼下,乔月安果然看见一身白大褂的方晨逸站在前台处,俊逸的脸上正带着几分交集往里面张望,在看见乔月安的那一刻放松下来。

“月安,快跟我去医院一趟,小言的情况……”方晨逸的声音顿了顿,语气沉重,“现在很不好。”

听到他的话,乔月安脚步一软,险些瘫倒在地上,多亏方晨逸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

“怎么了?是不是小言的病又加重了?”乔月安脸色有些苍白,她紧紧的抓着方晨逸的手,就像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一般。

“具体的情况,你还是先跟我一起去医院看了再说吧。”方晨逸脸色凝重的说道,他并不想骗乔月安。

乔谨言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情况本来就很危急,在医院化疗这么久,能拖到现在才病危,已经很了不起了。

乔月安红着眼眶,胡乱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快去医院。”


第4章 黑市

乔月安迅速和方晨逸上了车,没留意身后有两道凛冽的目光注视了她好久。

陆辞寒微微眯着眼眸,幽深的眸底透出一丝寒意。

等到方晨逸带着乔月安赶到了医院急救室门外,王芳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乔月安连忙走过去,问道,“妈妈,小言现在怎么样了?”

王芳也是急的两眼通红,正不住的在原地打转,“医生正在给他做急救,已经下了好几次病危了,说要是这一次抢救不过来的话,恐怕小言就撑不了多久了……”

王芳的这句话就如一道晴天霹雳,直直的劈在了乔月安的脑门上,让她僵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她和乔谨言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十分深厚,自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可是再难过,再伤心,乔月安还是极力的镇定下来,伸手拍了拍王芳的背,出声安慰道,“妈,你先不要太担心了,小言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等医生出来……啊!”

“啪!”

乔月安的话还没有说完,王芳便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不担心?我怎么能不担心?”王芳伸手指着乔月安骂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小赔钱货没安好心,你弟弟都这样了,你还不担心,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你弟弟去死了?小言变成今天这样,是不是你在背地里咒的他?为什么?为什么遭受这一切痛苦的不是你这个小赔钱货,而是小言?!”

半边白净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很是刺眼。

乔月安红着眼眶,哽咽了一声,心底的委屈在一瞬间被放大到极点,“妈,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你的亲女儿?”

她受的苦和内心的屈辱也不奢求王芳能够理解,但是王芳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乔月安寒了心。

“怎么?你什么意思?你就是说我偏心是吗?”王芳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

乔月安苦涩的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芳说的没错,她是没少过自己吃穿,可是物质和感情,终究是不同的。

就在王芳还准备继续骂骂咧咧的开口时,急救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

“病人的情况很不容乐观,如果能撑过今晚,那明天就要交十万块钱的医药费,后续大概还需要一百万左右,而且相匹配的骨髓也很难找到,至于是治还是不治,你们家属赶快给个答复吧。”

说完这句话,医生便就又回到了急救室里,王芳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一百万……”

她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乔月安心头也是一片冰凉,就算她现在做了陆辞寒的情妇,一个月的工资有一万块,而且隔三差五陆辞寒还会给她零花钱,但是也绝对填不平这个窟窿。

“这是我的工资卡,里面大概还有十万块钱,月安,你先拿去交了明天的医药费吧,无论如何,小言的病肯定都是要治的。”

两人还在怔愣的时候,方晨逸默默的从钱包里抽出来一张卡,递给乔月安说道,“至于后面治疗所需要的费用,我们再慢慢想办法。”

“不行,这是你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钱,我们怎么能……”

“谢谢方医生!”

就在乔月安想要拒绝方晨逸的时候,王芳眼疾手快的抢过了方晨逸手中的卡。

“妈!学长家也不富裕,这是他这么多年的积蓄,我们不能用他的钱!”乔月安有些着急的说道。

平日里学长对她和她的家人已经够照顾的了,经常帮忙垫付医药费,现在怎么乔月安怎么可能好意思花光方晨逸的积蓄?

可是她话音刚落,王芳又骂骂咧咧的开了,“你什么意思?你就是不想治小言的病了?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乔月安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从小到大她就算再怎么被王芳偏心对待,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过。

特别还是在方晨逸面前,王芳这样,让她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甚至感觉在方晨逸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最终还是方晨逸出来打了圆场,“好了,月安,这十万块钱就当是我借给你的,等到你有钱之后再还也行。”

听见方晨逸这么说,乔月安只好红着眼睛道,“谢谢你,学长,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好了,没事的,我并不是很着急用钱。”方晨逸温柔一笑,摸了摸乔月安的脑袋,安慰道。

他转而又安慰了王芳几句,就被一个小护士给匆匆忙忙的叫走了。

等到方晨逸离开之后,王芳这才怒气冲冲的瞪着乔月安,“小言的医药费你一定要想办法,听见没有?”

乔月安疲惫的点点头。

急救室的灯亮了两个多小时才灭了,乔谨言被几个医生从里面推出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乔月安只看了一眼之后就悄然离开了,她现在很需要静静。

一百万,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么多钱,就是把她卖了也不够凑啊!

她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几个朋友,平时接触最多也就是公司的同事们了。没有特别深的感情,谁会平白无故借钱给她?

她烦躁的翻动着那部已经被维修好了的破手机上通讯录的名单,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几个可以联系的好友。

最终,她的指尖停留在陆辞寒三个字上。

这个时候除了陆辞寒,她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在短时间内愿意借给她一百万的了。

可是在潜意识内,乔月安并不愿意像陆辞寒开口。

平时陆辞寒给她的钱已经够多了,而且就算是陆辞寒的情妇,乔月安的心里还是始终不觉得自己和那些女人一样。

要是现在向陆辞寒开口要这么多钱,那她和那些女人又有什么区别?

犹豫再三,乔月安还是没能将手中的电话拨出去。

她决定还是自己先想想办法。

带着满身疲惫回到公司,乔月安瘫坐在电脑前。

一路上她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想法,甚至想到了去卖血卖肾。

这两个念头一冒出来之后,就在乔月安的心中疯狂的生长了起来,她打开电脑,迅速的查找了一些关于卖血卖肾的信息,准备打印下来回去慢慢研究。

公司里其他人已经全部下班,只有陆辞寒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原本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可是听到外面的声音,他知道是乔月安。

他等着乔月安会进来给他一个解释,难道她除了做他的情人还和其他男人有染?她到底签了了几份“卖身契”!

陆辞寒不相信她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他办公室的灯,既然她不进来,那就亲自问问乔月安。

陆辞寒走出来的时候,乔月安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纤细的手指飞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连他靠近了都没有发现。

陆辞寒走了过去,刚准备出声叫她,却发现在在一坨文件之下,露出来的几个大字——

卖肾交易黑市。


笙歌辞寒月-乔月安, 陆辞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