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宠妻无下限-杨颜霜, 林宙辰-总裁豪门小说

首席宠妻无下限-杨颜霜, 林宙辰-总裁豪门小说

1
第1章 加了药的香槟

北辰酒店里,杨颜霜靠在走廊的墙上,静静闭着双眼,从时间上来推算,那杯加了料的香槟,那人应该是喝下去了。

缓步走到顶级套房门口,轻轻插入钥匙。

她这还没来得及打开门,一只手直接伸了出来,将她拖进了房间里,直接抵在门上。

眼前的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却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做事果决,毫无余地可言。

桃花眼正阴鸷鸷地望着他,整个面部全是细密的汗珠,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灼热而滚烫,几乎烫伤了杨颜霜的手腕。

“女人,是你下的药?”他隐忍到极致,声音低沉迷人。

杨颜霜的心脏几乎要跳了出来,压抑着恐惧,望着眼前的男人,感觉离他越近,她就越危险。

林宙辰,SA帝国的首席执政官,都城第一首富,为人冷血无情却大有作为,是个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林宙辰掐住杨颜霜的下巴,不满地吼道,“快说!”

杨颜霜手心全是汗,她不知道自已要如何开口,难不成要说自已只是为了报复他未婚妻,才给他下的药?

简直找死!

“很好,很好!”林宙辰连说两声,拖过杨颜霜三步并两步走进卧房,将她扔到床上,自已在床尾不停徘徊,起越越暴躁烦闷。

身体的火热和内心的躁动,全都游移到下方某处,不停在膨胀着,立马就要炸开。他扯开衣领,喉结缓缓滚动着,回头看着床上已经吓傻了的女人。

她一身紧致黑色短裙,前后凹凸有致,面容清丽,一双玉腿因害怕正在抖动着,看他的眼神却干净透明。

下药还装纯情?真是该死!他烦躁地踢了踢床沿,已经快忍不住了,感觉在不解放,他就要废了。

杨颜霜战战兢兢地拿过包包,身体不断往外移动着,眼见着就要下床,一双眼睛冷不丁落在她的身上。

“想逃?很好,很好!”林宙辰一边点头,一边靠近杨颜霜,再次问道,声音阴沉,“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

不见女人回答,林宙辰的忍耐已经到极限,将杨颜霜扳回到床上,直接禁锢在正中,压了上去,“既然不说,那就留下来!”

杨颜霜害怕了,猛地摇了摇头,想要反抗,可她越是挣扎,林宙辰的双手越是禁锢的牢靠,如铜墙铁壁般。

“你放开,你放开!”她要逃走,必须逃走,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哼,告诉你女人,算计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林宙辰阴鸷鸷地说着,一把扯掉自已的衬衣,一颗钮扣从杨颜霜眼前飞过。

滚烫的身体贴近她的肌肤,将她也烧灼起来。这是她的第一次,她怯懦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放开我吧,求你了,我要回去。”

“现在才求饶,晚了!”

林宙辰解开她的衣服,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游移,很快将她体内的火点燃,烧遍全身。

她很敏感,轻微地触碰都让他微微颤栗。

炽热的唇瓣贴近,她本能想要抗拒,却被狂热地气息所霸占......

第一次,她被折腾得够呛,瞧着身旁熟睡的男人,掀了被单下床,又快速盖上,不愿看见那点点花红。

收好东西进入浴室,对着镜子看着自已满身的吻痕和爱抚后的痕迹,咬了咬嘴皮,穿上衣服快速出了房间。

门关上的那一刻,林宙辰骤然睁开了双眼,静默片刻后,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看着酒店下方奔跑的模糊身影,轻轻勾起嘴角。

他们来日方长,不怕她逃!

“跟着她。”对着电话说完,林宙辰坐到床边,拿出一张照片,眯着眼露出了阴笑。

这杨家人也是有趣,明明他要的是妹妹,可给他的竟然成了姐姐。而妹妹这会竟来给他下药,要上他。呵儿~有趣,有趣,好久没陪人玩玩了......

杨颜霜一路狂奔到公路上,才发觉午夜的公路上已经没了人影。她打开藏在包包内的微型摄像机,把之前的画面,小心翼翼地回放着。

杨雪说林宙辰是极品男人,一门心思都只想着嫁给他,这会儿总算是让自已捷足先登,上了林宙辰。

这过程拍得很清晰,她真想看看杨雪看到这画面时,会是何反应?

自家父亲在结婚之前就有了女人,等到母亲死后,便迫不及待地把杨雪和那个小三领进了屋,杨颜霜这才知道,杨雪竟比自已还要年长一些。

她所有的一切,都被杨雪抢走,包括她的爸爸,她的玩具,她的成绩单,最讽刺的是,杨雪连她的男朋友也不放过,交往一个抢一个,真是不要脸!

“我告诉你,杨颜霜,你辈子,只配抢我的垃圾!”

杨颜霜记下这句话,发誓要抢走杨雪此生最为珍贵的东西。

在得知杨雪喜欢上林宙辰,并一心一意想要嫁给他时,她就发誓要把林宙辰睡了!

她要把过程拍下来,洗成无数张照片,如天女散花般,洒在杨雪眼前。

这副画面她在脑中回放了许多,一个字:爽!

两天后,北辰酒店杨家大千金,正在和都城DY总裁林宙辰举行订婚仪式。

宴会请了好几百桌,所有有头有脸的商政军官全都聚集在此处,准备参加二人的订婚典礼,而唯一漏掉的,只有杨颜霜。

她盛装打扮,总算混入了会场,她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破坏这场订婚宴。

她与林宙辰的照片,一张比一张亲密,她倒要看看,瞧见这些照片时,她们会是怎样的表情!

杨颜霜不怕她破坏不了,她只怕这场事儿不够轰动,不够告诉全世界,她杨雪不过捡了她杨颜霜不要的垃圾而已。

宴会礼声已经响起,杨颜霜恰在这时,盈盈步入会场里。

她脸上的妆容精致美艳,衬得她清丽的容颜更加妩媚动人,她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步伐优雅从容,笑容淡定自若,目光却生寒阴冷。

所有人都在惊叹着她的美貌,犹如盛开的金牡丹,精致华丽,高贵典雅,而浑身散发的气息,却充满着荆棘与尖刺,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天使与恶魔共存之美。

2
第2章 不按常理出牌的总裁

杨颜霜艳压群芳,台上的男人,一身白色礼服修身玉立,正静静注视着她,薄唇魅邪地勾起。

她果然还是来了,真是处处都叫他意外,惊喜连连!

杨雪站在台上,手捧着花束,几乎把下面的花枝都掐断了,脸上的笑容却依旧大方从容。

她与自已的母亲都怒目而视,张倩容甚至离开了首座,怒气冲冲地跑到杨颜霜面前,几乎喷火地说道,“你别来捣乱,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杨颜霜环顾四周,见所有人看着,才盈盈一笑,说道,“阿姨,我姐姐今天订婚,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周围人已经开始议论,杨颜霜甚是满意,继续道,“虽然你与姐姐都不待见我,但我还是该来送个祝福的,毕竟杨家,就只我们两姐妹。”

张倩容目光犀利地一扫四周,回头注视着打扮精致艳丽的人身上,冷冷道,“祝福?你穿成这样来参加你姐的订婚,算哪门子的祝福?我看你是专程来抢你姐姐见风头的,给我滚出去!”

“姐姐可是T市第一名媛,她岂会怕我抢了她的风头?”杨颜霜说着,挑衅地望向台上,她不仅要抢,还要让她难堪!

杨明志走了过来,看杨颜霜的装扮,一下就明白过来,挥了挥手直接道,“你的祝福我们会替你转达,你快回去!”

杨颜霜知道她爸爸的心一直都偏向于杨雪的,她就是不明白,为何同是他女儿,他却可以做到两极分化,从不顾及与她。

“爸爸,这宴会还未开始呢,你容我跟姐姐说句话也成啊,不然我这做妹妹的,心里会过意不去。”

杨颜霜一直以来都在隐忍,这些话说上去有理有情,让一旁的张倩容气得脸色发青。

“杨明志,你给我赶她走,她若是破坏了雪儿的订婚宴,我不会放过你!”

“颜霜,你听见没有?若还认我这个爸爸,现在就走!”

“爸爸,你怎么能这样?妹妹参加姐姐的订婚宴,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杨明志一向爱面子,听完杨颜霜这句话,一赴抿着嘴,没说话。

周围的议论声已经落到他的耳朵里:

这不会吧,他们连妹妹参加姐姐的订婚宴也要阻止,是不是心里有鬼啊?

你不知道吗?杨明志可是入赘的,把老婆留下的家产霸占后,就想赶正室的女儿出门,我一直还以为这些只是谣言,没想到今日一见竟是真的。

人家少奋斗三十年,还知道感恩回报,他这,也特不要脸了!

杨明志的强颜欢笑,全僵在脸上。

空气凝结成冰,气氛怪异。

台上的司仪轻咳两声,拿过话筒打破了僵局。

“大家请安静,现在有请大家回到座位上,继续参加林宙辰先生和杨雪女士的订婚典礼。”

张倩容并没打算放过杨颜霜,正冲上前要将她推出去,被杨明志拦了下来,拖她走回座位上。

“你别再闹了,耽误时间,这婚还怎么订?四周都有保镖,她能做个什么?”

张倩容回头恶狠狠外加阴冷冷地瞪了一眼杨颜霜,总算坐了下来。

杨颜霜当没看见,环顾四周才明白过来,这里没她的位置,那她就好好地站在中间,谁让她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呢!

台上的司仪是位长者,他微微一笑,轻声询问林宙辰,“敢问林先生,你在此与杨雪小姐订婚,能顾及她的感受,照顾她,爱护她吗?无论贫穷富贵,永远对她不离不弃吗?”

林宙辰眯缝着桃花眼直视着杨颜霜,淡淡吐出两个字:“不能!”

全场的人顿时跟炸了锅似的议论纷纷。

杨颜霜不明所以,瞳孔在不断放大,直直瞪着台上正在发笑的男人。

这个男人真是有病,不愿意与杨雪订婚,一早拒绝便好,为什么还会来订婚仪式?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可是为了防止意外状况,洗了接近千张照片,甚至把台词都熟练地进行了几个版本的排演,比如秀真情,直接上前跪在地上,求林宙辰不要离开她,口口声声叫他“亲爱的”;再不是用孩子做为诱骗,让林宙辰无法脱身,羞嗒嗒地告诉他,“我们有了爱情结晶”;又或者,直接站到他们面前,指着林宙辰的鼻子,拿孩子威胁他,“你若敢娶别的女人,我就直接从这跳下去,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走!”

她明明只需要卖力演出就好,可一切竟都被他打破!

不能?不能是什么鬼?

杨雪上前,伸手要抓住林宙辰,被他避开,她只得急道,“为什么?你答应要娶我的?”

林宙辰抬起一只手,玩味地打量着杨雪,面露不屑。

“抱歉杨雪小姐,我林宙辰此刻已有喜欢之人,不能与你再订婚,你还是找别人吧,说不定,他们更适合你!”

林宙辰的话说的很满,一丝退路都不给杨雪,自已从台上跳下,器宇不凡地向正在发呆的杨颜霜走去。

杨雪精致艳丽的脸蛋,在顷刻间扭曲变形,难看得要死,她对着林宙辰的背影大喊,“你说什么!此刻?这么说,那个女人就在会场里,对不对?”

林宙辰停下脚步,潇洒地转身,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道,“杨雪小姐果然冰雪聪明,一点既通,那我不如直言好了......”

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突然背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被放大几倍的照片。

画面上的两个人虽然把重要部分都处理掉了,甚至加了阴影效果,但杨颜霜还是一眼认出,那正是他与林宙辰在床上时的亲密照。

她的脑子瞬间空白一片......

林宙辰的颈脖间和脸上,全是密密麻麻地细汗,而杨颜霜脸色如桃,迷离地半眯着,两个人的姿势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画面上的人正在做什么事!

3
第3章 总裁是个戏精

杨颜霜自已洗的照片,她又岂会不知,她洗得最多的那张会是哪张?可她就是不明白,为何这张用来打脸杨雪的照片,竟然会出现在大屏幕之上。

这么说来,她是被林宙辰狠狠地打脸了!

这张照片才刚出来时,整个会场已经不受控制,闹哄哄的一团。

虽然照片处理过,但大家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正是站在会场中间的林宙辰和杨颜霜。

这两家人也真是搞笑,明明是跟姐姐订的婚,可正主喜欢的却是妹妹,还跟妹妹如此亲密,这豪门争斗,看来要成为T市最大的爆炸性新闻了。

林宙辰走到杨颜霜身旁,轻轻牵起她的手,柔情似水地盯着她,还亲了亲她的手背。

“抱歉,颜霜,让你等这么久,我怎么可能娶别的女人,我只想娶你。”

杨颜霜如一尊石像,静静看着林宙辰把自已的手拿过,挽上他的胳膊。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虽然一早就知晓,可没想到自已处心机滤想的所有事情,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她现在一心只想着逃跑,脚步顺着林宙辰的步伐,机械地前行着。

走了没几步,台上的杨雪突然魔怔了般,大喊了起来:

“林宙辰,林宙辰,我要你回来,只要你回来,其他什么事,都不在重要......你回来!”

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面容狰狞,没有光彩的杨雪。

杨雪,她极力维持着T市第一名缓的盛名,无论美貌、才艺,还是口碑,她都利用杨颜霜维护地非常好。

国画,杨颜霜画好后,便成了她的佳作;古筝,无论杨颜霜弹得再好,最后都会冠上杨雪的名。

杨雪最最在意的,便是她这第一名缓的称谓,她可以为了这个,不择手段,大肆掠夺别人的成果,可此刻,她就要装不下去了。

杨颜霜轻笑着看向台上,目光阴冷至极,为了个林宙辰撕下这么多年的伪装,看来对林宙辰,是真爱了!

她这回,抢得真好!

林宙辰弯了弯嘴角,轻轻替杨颜霜理了理飘在脸上的发丝,才回头朗声道,

“对不起,杨雪小姐,我和颜霜已经有了爱的结晶,我不可以与你订婚,不然她要带着孩子直接从这跳下去,让我痛苦内疚一辈子!”

全场都安静了,怔怔望着礼堂中心的两个人。

三十秒后,所有人都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纷纷猜测林宙辰到底什么时候与杨颜霜在一起的,其中的纷扰和爱恨纠葛,都能编成一本书了。

台上的杨雪慢慢冷静下来,一双眼里全是绝望,抬头重新注视着杨颜霜时,只有愤恨和狠利!

杨颜霜再次震惊了,这也是她计划里的台词,为何林宙辰却知道得这么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会场里,女眷们开始对着杨家两个女儿指指点点,男人们开始慢慢退出会场,整场订婚宴,彻底成了笑话,并且肯定会上明天的头版头条。

林宙辰看着呆若木鸡的杨颜霜,轻轻笑了笑,丝毫不在意会场里一切,牵起她的手朝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跟身后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道,

“阿正,走了的就让他们走,留下的餐宴照旧,欢迎他们前去享用。”

“另外,跟杨家人直接办好退订事宜,无论多少名誉损失,我都照价赔偿。”

“还有,安排司机,送我回别墅。”

“是的,辰少。”

杨颜霜目光呆滞,由着林宙辰将她拖出会场,塞进车里,期间过程,不过三两分钟,快得惊人。

车子缓缓停靠在几百公顷的豪华庄园别墅前,杨颜霜才回过神,一脸错愕地盯着眼前的宏伟建筑。

林宙辰没理会她,攥紧她的手腕,三步并两步,直接将她拖进了别墅里一处房间里。

房间门打开的瞬间,杨颜霜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因为里面黑膝膝的,伸手不见五指,而在里面竟传出了猛兽嘶吼的声音,就像是在警告般提示着杨颜霜,这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阿正把房间灯按开,静静站在一旁。

房间正对面,有三块被黑布罩着的地方,正中间是一把长椅,对面还有个小沙发。

林宙辰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摁在了那张小沙发上,自已则退到长椅上坐下,翘着二郎腿,如帝王般,俯视着杨颜霜。

两个人的距离非常近,杨颜霜甚至能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毛细孔,可惜的是,这张棱角公明的脸上,没有毛细孔,整个人精致得如同玉雕。

林宙辰挑了挑眉,一双桃花眼微微带笑,充满诱惑地望着杨颜霜。

他家老爷子选中的女子,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明明有着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孔,双眼里却投射出放荡不羁充满野性的光芒。

这女人,表外和内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真真是天使与恶魔的综合体。

林宙辰朝一旁的阿正招招手,阿正走上前,直接拉开了一块黑布。这让杨颜霜立马变了脸色,有些后怕地望着林宙辰。

那一整面墙上,挂着的全是铁链,手铐,皮鞭……甚至还有红蜡烛,全套的用具。

林宙辰解开衬衫领子,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清了清喉咙,眯起眼笑道,“杨颜霜,我林宙辰这辈子就没吃过女人的亏,你昨天可是把我的第一次掠夺了,这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简直就是羞辱,你可懂,什么叫羞辱?”

杨颜霜震惊地望着他,脑中所想立马从嘴里嘣了出来同,“你第一次?怎么可能?”

技巧熟练,手法精纯,折磨了她一次又一次,怎么可能会是第一次,真是厚颜无耻!

“你还别不信,我林宙辰从来不骗人,既然你一心勾/引我,也成了事,我的婚事也退了,不如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吧。”

林宙辰说着,又招了招手,“阿正,把文件给她!”

阿正把文件打开,放到杨颜霜手上,又退回去站好。

杨颜霜静静盯着上面的四个大字——婚姻合约,错愕地抬起了头。

首席宠妻无下限-杨颜霜, 林宙辰-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