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正相遇-路曼, 顾淮琛-总裁豪门小说

我与你正相遇-路曼, 顾淮琛-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分手吧

华灯初上,富森街一带一如往常的霓虹闪烁,纸醉金迷,彰显着这座城市的繁华与糜烂。

某高档西餐厅内。

路曼支着脸冷漠的望着不远处神色暧昧的男女已经将近五分钟,终于,那两人结束进餐,亲昵无间的挽着对方起身离开了座位。

看到这里,她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喂,曼曼?”

“你在哪儿?”

那头发出一声淡笑,“我还能在哪儿,当然是在公司了!”

路曼忍住想骂人的冲动,挂断了电话。

她跟了上去。

五分钟后,她跟着那两人出现在华安市最豪华的酒店门口。

她今天约了这个餐厅的主厨,准备学习何西最爱吃的西冷牛排作为给他的生日礼物,结果刚结束今天的课程走出来,就看他和别的女人在这家餐厅共进晚餐,互相喂食。

多么讽刺。

路曼走近两步,耳蜗就传来女人刻意放的娇滴滴的声音,令人作呕。

“亲爱的,我跟她比,谁更厉害?”

何西伸手刮刮她的鼻子,眼神暧昧道:“哈哈,当然是你啊,小野猫。”

那个女人往他怀里钻了钻,“哎呀,你怎么这么坏啊!”

“我跟她交往了也有一年了吧,至今为止就牵过两次手,说真的,有时候我真是怀疑她是不是性冷淡,嗬。”

她本来是打算转身就走的,但是听到这里,她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我是不是性冷淡,需要向你证明一下么?”

她嘴角带着痞气十足的笑,可那笑意分明不达眼底,看着渗人。

何西神色惊慌的转过头,对上路曼的眼睛,顿时脸色惨白一片,“曼曼,你怎么在这儿?”

“跟你有关系吗?”

路曼不想听他说话,不耐烦的打断道:“啊,以后别这么叫我,不对,没有以后了。我是来跟你说分手的,原因呢,也不用我再说明了吧。”

她用一种“你眼光真差”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二人,意思是两个人眼光都很垃圾。

何西身旁的女人见他还想再说些什么,连忙语气不屑地说道:“也不看你那张性冷淡的脸,拽什么拽啊,来错地方了吧你?”

“ok,”路曼耸耸肩。

她这人向来一点就燃,禁不起激将法。

伸手拦住身边刚好经过的男人,她仰着头问道:“朋友,有兴趣来段一夜情吗?”

顾淮琛今天和几个刚从美帝回来的好友聚会,破天荒的没有带保镖,所以才给了旁人近身的机会。

听到这话,他微微俯首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语惊人的小女人,肤白如雪,一双眼睛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笔挺的鼻梁搭配嫣红饱满的嘴唇。

不是没见过美女,可是眼前的这个,却出乎意料的对他胃口,甚至还勾起他内心的蠢蠢欲动,顾淮琛有些意外。

他眯起狭长幽深的眼眸,低沉沙哑的声音犹如远古钟声般传来,“你确定?”

路曼失去了耐性,也更加不想再看到那两人恶心的嘴脸。

学着他的语气问道:“你不敢?”

“嗬。”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搂过她的腰,透着强势和霸道,路曼顿时浑身一紧,她还从未与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行为。

“走吧,这位主动的小姐。”

路曼就着他的力往酒店内走了几步,身后便传来两道不大和谐的声音。

“曼曼,你没必要为了气我做出这种事来!”

“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呢,随便拉个人就能上,哼!”

“……”

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身体有一丝僵硬,顾淮琛俯身在她耳边问道:“需要我帮你解决这两个人么?”

她摇摇头,语气寡淡,“没必要为了这种垃圾脏了自己的手。”

两分钟后,布置奢华高调的总统套房内。

路曼望着眼前正在拽领带解袖口的英俊男人,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先别急着欣赏,脱衣服吧。”

她有些无语的扯了扯嘴角,虽说她的确不喜欢和人亲近,但眼前这个男人,俊美无涛,身材极佳,如同雕塑般完美的身躯,透着浓浓的男人味,路曼虽冷情,却也有颗爱美之心。

既然何西不仁,她又何必拘束自己?

想到这里,路曼敛眉,伸手到背后拉下拉链,质地精良的欧式地毯上顿时便出现一件精美的连衣裙。

顾淮琛看着面前透着馨香的娇躯,雪白的山丘高高隆起,曼妙多姿的蜂腰不盈一握,再往下,浑圆的臀,修长笔直而又莹润的双腿。

果真是很有勾引人的资本。

他眸色募的变深,拽过路曼便吻了下去。

路曼没有和男人接过吻,只是觉得那感觉还不赖,于是她就试着回应他,结果却换来他更加激烈热情的动作。

一双骨节修长的大手撕开她身上仅剩的蔽体之物,房间里温度不高,她被冷的瑟缩一番,忍不住撑开眼去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他结实好看的腹肌,以及腰腹间一个奇怪的纹身。

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图案,一阵剧锐的疼痛便席卷全身。

路曼手脚蜷缩,被贯穿的刺痛逼得她倒吸凉气。

顾淮琛青筋暴起,手臂也因为过于用力而崩的发紧,他的确发觉了她生涩异常,却也没想到她是第一次,况且还……

他不敢轻举妄动,怕弄疼她。

额头冷汗涔涔,她咬紧嘴唇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想自己的下颌骨却被一只刚劲有力的大手掐住,逼得她立即松开了口。

“疼的话就咬住我。”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仿若带着一股魔力般,蛊惑着她的心。

她渐渐放松,跟着他投入,沉沦。

……

一夜旖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镀膜玻璃所制的窗户投落进来,路曼这才悠悠转醒。

浑身酸痛不已的感觉和腰间紧紧箍住自己的手臂无一不在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回忆起昨夜的荒唐,她有些烦躁的抚着额头,秀眉瞥起。

昨晚的情况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原本的确是有些气昏了头,倒不是说她有多在意何西,只是他那样欺瞒自己背叛自己的感觉,令她生气,反感。

可是这个男人。

第2章 要负责?

路曼侧头有些头疼的望着那张还在睡梦中的脸。

一双漆黑浓密的剑眉微微颦起,似乎在梦中还很不安稳的样子,眉目深邃如同上帝精心雕琢的礼物,英挺笔直的鼻梁之下是嘴角起菱的薄唇,性感迷人。

昨晚没有仔细看,没想到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英俊一万倍。

一时间,路曼看的有些失神。

“看够了么,女人?”一道清朗低沉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打破这片刻的宁静。

路曼心虚似的挪开眼,十分尴尬的咳了声,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似乎有些欲盖弥彰,连忙转身,又对上了那双含着满满笑意的眼眸。

他很得意,看得出来。

只是容貌虽好,看起来也很优秀,却引不起她的兴趣,经历过背叛,心就像是被裹上一层坚冰,再也无法融化。

该怎么做,她拎得清。

就在顾淮琛以为面前的小女人完全被他迷住,并为自己的容貌以及魅力感到甚为满意之时。

路曼推了推他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面无表情的道:“你勒到我了。”

顾淮琛愣住了,“什么?”

她又用力推了下,声音不带任何感情道:“我说,我要去洗澡,你勒到我了。”

昨晚战况激烈,至今她身上还薄汗涔涔,黏腻得令人不舒服。

顾淮琛眉头紧皱,压低声音,试图使自己更加性感撩人,“你是在故意这样说,好引起我的注意?”

路曼忍不住白眼一翻,不知道男人这惊人的理解力是从何而来,不过昨晚一夜基本都没怎么睡个安稳觉,她想赶紧洗个澡就回去补回笼觉,因此也并不打算再跟这个自恋的男人纠缠下去。

趁他放松,路曼眼疾手快的从他臂弯下钻出去,而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澡。

顾淮琛连忙拽住了她,眉心紧锁,一脸十分不爽十分难以接受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欲擒故纵?”

路曼慢悠悠的转身,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没什么意思,准备洗个澡去上班,不行么?”

“上班?”他指着自己,“那我呢?”

“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都是成年人了,发生了这种事,难不成还要我负责?”

“我们昨天晚上”

路曼打断他,“我们昨天晚上只是场意外而已,看你的样子,也不至于这么玩不起吧?”

玩?

顾淮琛脸色僵硬,明明昨晚还缠绵在一起,没想到她下了床就不认人,还装作一副情场老手的样子。

可事实上,男欢女爱,一夜之情,就是这样,他之前也不是没经历过,为什么如今他却搞得跟个毛头小子样,还抓着别人要负责?

这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京城小太子爷吗?

顾淮琛打了一个寒颤,这要是被老四老五那些人知道了,还不得笑死他。

“我可以去洗澡了吗?”路曼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闻言,顾淮琛跟见鬼了似的,极其不自在的甩开钳制路曼的手,别扭的的别开脸,一脸的傲娇。

路曼笑了笑,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吩咐道:“帮我弄套衣服来吧,谢谢啦,无名氏先生。”

顾淮琛将将缓和过来一点的脸色顿时又一次难看起来,无名氏?这个死女人,她有问过吗?弄衣服?嗬,想得美,把他顾淮琛当什么了?偏要让你没衣服穿,看你还怎么上班!

待路曼完全清理干净自己时已经将近九点,围着浴巾走出来,偌大的房间内空无一人,想必那个男人应该是被她气走了。

摇了摇头,也好,这样快刀斩乱麻再不见面是最好的处理了,路曼思忱着。

视线落到凌乱的床榻上,一个logo十分显眼的牛皮纸袋安静的躺着,她拿过来一看,顿时笑了,versace的衣服。

真是个别扭的人。

看他那表情,还以为他不会买呢。

电话突兀的响起,她放下正在擦拭湿发的毛巾,手一滑,接起。

“喂~”

“哎哟,你昨晚是做什么好事儿去了,声音哑成这样?”好友莫欣柔调笑的声音传入耳廓。

路曼有些无奈的揉揉太阳穴,哑声答道:“你觉得还能是什么好事?”

莫欣柔脸上的笑顿时僵在嘴边,敲打键盘的手指忽的停住。

“不是吧?你真的跟何西睡了?你不是对他没什么感觉吗?”

“不是他。”冷静的答道。

“我的天哪,你的意思是……你给他带了绿帽?”

路曼无奈的按着眉心,直截了当的答:“我跟他分手了,就在昨晚。”

手机那端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路曼嫌弃的将手机拿开,待平息后又贴到耳边,冷声道:“闭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给我放安静点儿。”

“好的,没问题!”莫欣柔八卦之心冉冉升起,激动的不得了。

五分钟后,电话那头,“哈哈哈,你个女流氓,就这么把别人睡了完事儿扔一边?”

“那不然呢?再来一次?”

莫欣柔突然压低声音,猥琐的说:“要是他长得帅又器大活好,也不是不可以啊……”

路曼:“……”

这种猥琐的话从莫欣柔口中说出来,她早就见怪不怪了,想当初大学刚开学两人刚见面的时候,她给她的第一印象是个呆萌的小女生,可真正熟悉了之后才发现,莫欣柔绝对是个老司机,开车技术杠杠的!

挂掉电话后,路曼开始换衣服,发现竟像是为自己量体而裁一般。

第3章 入职通知

水云台,888号包厢。

顾淮琛面色阴沉的陷在沙发里,极力忍耐着众人的调笑,手中紧握的高脚杯随时面临着被爆体而亡的危险。

“哈哈哈,哎呀老三,你这回是栽人手里了么?哈哈哈……”

“三哥,从此往后我就对你大为改观了!”厉腾拍着他的肩笑着说。

一群人笑作一团,都在讨论着他。

顾淮琛恨恨的看了始作俑者一眼,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厉腾看懂了他的眼神,顿时笑的更欢,“三哥,这事儿可不怪二哥啊,谁让你说话声音那么大,我们大家是没办法才听的。”

“那看来我是不是该换个手机了?嗯?”

听到顾淮琛这语带威胁的口气,厉腾当下便闭了嘴,选择当空气。

“老三,你也别气了,既然是一夜情,过去了也就过去吧。”韩言安慰道。

他气的是这个吗??

他气的明明就是那个女人睡了他,明明是她的荣幸才对,结果反而还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想他顾淮琛纵驰情场多年,何时吃过这种哑巴亏!

况且就以他京城小太子的名号,谁敢这样对他?可是那个女人居然连他的脸都认不出来!她是乡下来的吗!?

顾淮琛心底翻江倒海,气的不行,听了好友安慰的话,心情不但没有变好,反而愈加的糟糕像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的荒唐经历。

冷哼一声,不想再和这群乌合之众聊下去,起身走出了包厢。

手里燃着香烟,他吸了一口,脑海里又一次想起那个女人。

妈的!敢这样对他的人还没出生呢!她算什么人?一夜荒唐后居然拍拍屁股走人,甚至还害得他在朋友面前颜面尽失!

顾淮琛咬牙切齿,面色笼罩着乌云,看起来极其骇人。

“老三。”一个把着高脚杯的俊朗男人走了过来。

顾淮琛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恶劣道:“你还有脸来?”

项少桀扯了扯嘴角半笑不笑的回了句:“我怎么没脸了?”

“你别凑过来,爷现在看你就头疼,离小爷远点儿!”顾淮琛语气恶劣道。

那被赶的人半分离开的意思都没有,上前一步握着他的肩,道:“你这是不服气,还是不舍得呢?”

“你什么意思?”

“我说,要是不服气,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着,他又玩味的将那被红酒一饮而尽,补充道:“要是不舍得呢,那就一睡成瘾,夜夜笙歌……”见顾淮琛脸色一黑,他笑了笑,“兄弟这是话糙理不糙啊,你好好想想,你是哪一种?”

哪一种?

顾淮琛颦着眉认真的思考起项桀这话里的价值来。

良久,他嘴角魅惑牵起一抹弧度,整个人散发着桀骜邪气的气息,终是有了答案。

……

而此刻,城市的另一头,路曼感觉后背升起阵阵凉气,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天气这么热,她这是感冒了?

吸了吸鼻子,路曼将空调的温度调高,这时,摆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走过去一看,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

那头传来甜美轻柔的女声,“您好,请问是路曼路小姐吗?”

路曼愣了愣,“呃,嗯是我,有什么事吗?”

“路小姐,恭喜您顺利被恒泰录用,请您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到人事部报道并且领取办公用品。”

“……”

路曼傻了,她不记得自己有给任何公司递交过简历,为什么突然就接到入职通知,而且还是恒泰这样在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他们都不用面试的么?

路曼不确定的问道:“那个,您确定是我吗?我没有给你们公司递交过简历啊……”

“是的,就是您路小姐,请您明天准时来报道。”

挂断电话,路曼怔忪在原地,天降美差事,她的确挺高兴,之前都是一个人给工作室接稿以维持生计,有时候没活儿,她连房租都交不起,也不愿意往家里开口。

想到这里,路曼讥讽的笑了起来,她怎么会称那个地方为家?那个鬼地方,还有哪一点值得她留念,她觉得自己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向那个人开口要钱。

不过,到底是谁给她提交的简历?为什么这么轻而易举的就通过了?

想了许久,路曼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做了。

电话被接通,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我的小曼曼,找哥哥什么事儿啊?是想我了吗?”

路曼扶额,一听这语气她就忍不住自己想揍人的冲动,这家伙天生就是一副贱兮兮的欠扁模样。

“江云檀,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好事?嗯?”

男人低低沉沉的笑着,对她的质问表示无辜,“什么什么好事,曼曼你在说什么啊?”

路曼耐心告罄,单刀直入道:“行了你别跟我贫了,说吧,我被恒泰免面试录用了,是不是你搞的鬼?”

恒泰在设计领域有着目前国内技术水平最领先的团队,她跟他提过自己想去恒泰的想法,所以思来想去,也只有江云檀这家伙,能做出这种事。

事情败露了,江云檀也没打算再隐瞒,爽朗的笑着,开始邀功:“是不是很惊喜?这是我回国前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

她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江云檀这人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骨子里强势的不得了,她要是逆着他的意思来,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

算了。

路曼扯开话题,“你要回来了?”

那头,江云檀暴跳如雷,“老子不是都在微信上告诉过你了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好的好的,到时候你提前把航班号发给我,我去接你,好吗?就这样,再见!”话毕,路曼也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动作迅速的挂断电话。

烦心事太多,路曼也懒得去想,结束通话后便洗澡睡觉了,第二日醒来,朝气蓬勃的化着淡妆去恒泰报道。

这份工作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免是件好事,索性也就顺其自然吧。

领完办公用具后,主管徐芳带她去她的位置,“这里就是你办公的地方了,我们设计部人不多,但是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看过你的简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第4章 目瞪口呆

路曼恭谦的点点头,摆出一副态度良好的样子来,第一天报道,在她看来,这个主管还是很不错的。

徐芳满意的颔首,“待会儿十点钟的时候我们要开个会,总裁也会到场,你好好准备准备,不要露怯,知道了吗?”

“知道了。”

会议开始前五分钟,路曼就早早地入座等候,人们三三两两的进来,很快,几个重量级人物纷纷入座。

抬起头,路曼呼吸一滞,身子止不住的往后缩,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那个坐在最高位被众星拱月的男人,黑色的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挺拔禁欲,英俊出众的五官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神色淡漠的转着笔,周身散发出桀骜不羁的气息。

那是属于上位者才能拥有的气质。

他薄唇紧抿,眼睫微垂,像是个置身事外的游人一般,丝毫不去在意正在汇报工作的下属。

路曼浑身紧绷,不可置信的瞪着一双水眸,眨巴着再三确认,这不是那天被她睡了的男人吗?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天打五雷轰,路曼此刻简直是想钻进地板里去才好,她作为设计部的一员,从今以后免不了要跟他有所交集……

天呐……

会议结束后,一直沉默寡言的男人终于发了话,修长好看的手指有一发没一发的敲着圆桌,低哑的声音带着绵长的磁性,听的一直在花痴的几个女职员骨头酥软,满眼冒着粉红色泡泡。

“设计部的,留下来。”他发号施令。

路曼简直想撞墙!

这不是把她往死路逼么?

睡了自己的大boss不说,次日醒来还跟个招鸭的女嫖客一样,拍着人家的脸拒绝负责,甩脸子叫人给她准备换洗衣服……

越想路曼觉得身体愈发寒凉,六月的天气,愣是让她感觉到入置冰窖。

顾淮琛幽暗的眸子在几个垂首站立的人之间梭寻着,很快,便定定的锁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路曼身上,他了然一笑,却也不点破。

“你们就是这次新招的?”

几个新手频频点头,“是的顾总。”

顾淮琛拧着眉,道:“那么想必,你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唔,这样吧,既然是新来的,我也不难为你们,这次盘龙的楼盘设计,就由你们来负责,三天后给我结果。”

徐芳忍不住问道:“顾总……这,不合理吧?”

这几个毕竟都是新来的,哪怕简历再怎么漂亮,那也是没有摸过底细的,况且还有两个凭关系进来的,这样贸然就把盘龙这样大的工程交给这些人,万一搞砸了,那可是上亿的生意啊!

顾淮琛眉心一凝,面目染上不悦的气息,“我的决定,还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徐芳战战兢兢的否认,这位爷可是出了名的不好对付,在京城是鼎鼎有名的小霸王,办事做人桀骜不驯,他老爸又是举国上下数一数二的企业大鳄,偏偏又还只有他这一个独子,有着这样显赫的身份,谁敢对他说半个不字?

出来后,几个新人怨声载道,纷纷表示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主管徐芳安抚众人,决议从明日起开始闭关画稿,今天还是让他们正常下班了。

大家都在抱怨,这么帅气逼人的总裁大人为什么会如此的蛮不讲理。

可只有路曼知道,他这明显是认出了她,专门针对她来的!

她心里不是滋味,一时冲动埋下的恶果,果然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下班之后,路曼打车回家。

在车上,她将车窗打开,任凭呼啸的热风从她脸上掠过,半阖的水眸里满满的无奈。

那位小二世祖,怕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了。

到家之后,路曼随意的煮了碗面吃,拖着疲乏的身子就要去洗澡,门口突然铃声大作,开了门,是好友莫欣柔。

她提着两大袋零食兴致勃勃的进了门,换鞋时还不忘问道:“嗳曼曼,今天去公司……怎么样啊?”

路曼悠长的叹了口气,伸手接过袋子放到一旁,“不怎么样。”

“嘿哟”莫欣柔伸手揽着她,“你这是有情况啊,怎么了?跟同事不合?”

提到这个路曼就有些头疼,满面愁容的坐到沙发上,懒散的深陷。

“记得我那天跟你说的那个男人么?”

“嗯记得,怎么了?”莫欣柔靠了过来,眼底明晃晃的好奇。

安静了两秒,路曼在心里组织着语言。

脑海里蓦然显露出顾淮琛那张挂着坏笑的俊脸,他眼底写着满满的戏弄,像是算准了她们不可能有那个水准做出令他满意的设计图。

但其实就算是他们设计出来了,也很难在短短的三天内就走完一套流程,然后上交给高层过审。

心底翻江倒海,说出来的话却是平静无波的,“他是恒泰的总裁,今天开会的时候,估计是认出我了,给我们下达了死命令,在规定的时间内,要我们去完成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莫欣柔惊讶的捂着嘴,满目不可置信,“他,他是,是恒泰的太子爷,顾淮琛!?”

路曼无语凝噎的点头,可真是倒霉到家了。

“我的妈呀!你这是,睡到京城小霸王了啊,曼曼啊,这金疙瘩你可得好好捡起来哦,哈哈哈……”

要说这顾淮琛呐,在京城可是鼎鼎有名的富家子弟,就拿他那张俊美无涛赛过不少鲜肉男星的帅脸来说,就足够吸引无数名媛女星趋之若鹜了,况且他那家世背景摆在那儿,可不就是个金疙瘩么?

路曼汗颜,管他顾淮琛什么身份背景,她真的完全不感兴趣,也不想跟他发展什么,可这命运弄人,本以为就那么一拍两散了,谁知道给她来个这么一出。

着实是叫她头疼不已。

次日清晨,路曼早早地便来到公司,想着先把参考资料之类的东西准备好,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让事情越变越糟。

顾淮琛这不就是存了心要为难她,看她出糗么?那她就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就不信凭她路曼的功底,还画不出一份力令人满意的图稿来!

我与你正相遇-路曼, 顾淮琛-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