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林凡被林家赶出家门,入赘苏家,成了废物赘婿。

三年前,林凡被林家赶出家门,入赘苏家,成了废物赘婿。
第1章 废物女婿

“林凡,离开这个家,你什么都不是!”

“现在的林家如日中天,如果不是你大哥被人害得不省人事,我会来接你?”

“机会只有一次,你考虑清楚了!如果你今天跟我回去,林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晋城的西郊的某菜市场里,林凡一脸漠然的拎着刚买的菜。

“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爸了,以后路归路桥归桥,我们再不是父子。”

“混账!你竟然宁可在别人家当一条狗也不愿跟我回去继承林家的产业,你是不是疯了?我们林浩天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废物东西!”

林凡冷笑着仰头看天,“当初奶奶怕我跟大哥争继承权,将我像狗一样赶出林家的时候,你当时在哪?林浩天,在你心里,从来就只有林宇一个儿子!”

“混账东西!你竟然还指责起我来了!这么多年,要是没有我的照顾,你早就死了,哪还有你今天?”

“我宁愿死,也不远受你的冷眼和屈辱!”

“畜生!”

“不用说了,我如今就是在苏家当一条狗,也不会跟你回去!”

林凡转过身,迈开步子,走得昂首挺胸,气宇轩昂,“林浩天,从今以后,你我再无瓜葛,别再来烦我了。”

此刻,林凡的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朝着西侧的一处公寓走去。

一回到苏家,就看到王英正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面的岳父苏余年一脸讪讪,一句话也不敢说。

见到林凡回来,冷声说道,“买个菜都要这么久,真不知道要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晚上去老宅吃饭,到时我会让苏晗音跟老太太提给你安排工作的事情,你给我机灵点。”王英又说道。

“不用让晗音为我工作的事情发愁,再说老太太肯定不会同意我去苏家公司上班的。”林凡说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一辈子让晗音养着你不成!”王英怒道,他还真没见过这么窝囊无能的男人,天天让女人养着。

“我告诉你,今晚要是不能让老太太同意给你安排工作,你就别回来了!”

林凡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三年前,林凡被林家赶出来后,过得穷困潦倒,还在最后苏家的老爷子收留了他,还招他入赘,把孙女苏晗音指婚给自己。

当时那场婚礼,在晋城可造成了不小的轰动。苏家在晋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二流世家,孙子辈的两个孙女,尤其是苏晗音更是因为美貌出众,在晋城的名气不小。可这么一个优秀的白富美却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窝囊废!

一夜之间,苏晗音成了整个晋城的笑柄。

林凡的真实身份只有苏家老爷子知道,偏偏老爷子在苏晗音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至此,再无人知道林凡的真实身份,也彻底坐实了他废物的身份。

这三年来,林凡受尽了苏家的冷嘲热讽,尤其是王英,对他更是恨之入骨,偏偏她还不嗯呢该让苏晗音跟林凡离婚。

苏家老爷子临死前曾留下遗言,如果苏晗音跟林凡离婚,那么将彻底失去竞争苏家继承权的权利。

“真是个窝囊废,整天除了围着厨房转悠,还会什么!”此时王英一肚子气,看林凡的眼神愈加愤怒。

对于丈母娘的辱骂,林凡早已习以为常。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开门声音,随后一个漂亮的让人遐想偏偏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就是林凡那有名无实的老婆,苏晗音。

苏晗音之前已经接到王英的电话,得知今晚要去老宅吃饭,所以提前下班回来了。

想到在电话里,王英要她晚上跟奶奶提给林凡安排工作的事情,她就一阵头疼,连带着看向林发的目光中带了一股火气。

三年前,也不知道爷爷突然抽什么风,非让自己嫁给了这么一个窝囊废,沦为整个晋城的笑话。更让苏晗音不解的是,爷爷在临终前还拉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林凡并非池中物,让自己不可小看他,更不可以跟他离婚。

结果,三年了,苏晗音也没看出林凡有什么特别之处,出了脸皮厚,吃软饭吃得很溜,其他她是真没看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如今还要她去求奶奶给他安排工作。

但是顾忌爷爷的遗言和苏家的名声,苏晗音也只能是忍着跟他这么过下去了。

一家人下楼坐上车后,王英忍不住皱眉说道,“等会进去,你就当自己是个哑巴,别给我多嘴,省的丢人现眼。”

“我知道了。”林凡淡淡道。

这种事不用苏晗音交代,林凡也猜到了。每次的家宴上,苏家人似乎将嘲讽他当做一件乐事,津津乐道,而且还乐此不疲,尤其是苏晗音大伯一家。因为苏晗音的大伯家也是个女儿,年前刚刚结婚,女婿是在机关单位当官的。

两个女婿见面,难免会被人拿来对比一番。尤其是今天还是老太太的大寿,到场的人肯定更多,苏晗音大伯一家子安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的机会来挤兑苏晗音一家。

到了老宅的别墅,苏家的人几乎全都到齐了。

“哎呀,晗音,你们可算是来了,就差你们了。”开口说话的是苏晗音的大伯母刘翠兰。

“你们怎么来这么晚啊?”苏晗音的堂姐苏明月也跟着说道。

其他亲戚也都亲切的跟苏晗音打着招呼,故意忽视跟在后面的林凡。

林凡不以为意,他倒是巴不得这些人不要理会自己,也省得他成为众人嘲讽的对象。

这时,一直坐着的陈明忽然起身,朝着林凡走去。

“这位就是晗音的老公吧?你好,我是明月的老公,我叫陈明。”陈明一脸戏谑的看着林凡。

林凡打量了陈明两眼,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陈明的这一句话,无疑试讲是将包厢内的气氛推向了高/潮,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在了林凡的身上。

第2章 介绍工作

两个女婿见面,直接分出高下。

苏晗音的母亲王英的脸色一时间难看的不行,暗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在苏余年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苏余年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

来之前,他就听说大哥家的女婿今晚也会过来,料定今晚是一场鸿门宴。

当即看向林凡的眼神非常难看,连带着苏晗音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女婿见女婿,才知道谁是废物。”苏晗音的堂妹苏雅婷冷笑着说道。

一句话,顿时叫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僵,一脸看戏的各自找位置坐了下来,最后就剩下林凡尴尬的站在边上。

苏晗音脸色也不怎么好,瞪了林凡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自己找位置!”

等所有人都坐下后,老太太还没来,大家便闲聊了起来,话题七拐八拐的拐到了林凡的身上。

“林凡不会还没有工作吧?”刘翠兰一脸好心的关心到道。

王英只觉得脸挂不住,却也只能憋着火,回道,“还没有。”

刘翠兰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小明刚升了科长,要不明天让他去看看有没有打杂的工作,给林凡找个吧?一个大男人总算在家里不上班,这说出去也不像话啊!”

陈明很会看人眼色,听了刘翠兰这话,立刻接话道,“可以啊,我们科正好还差个扫厕所的,虽然工资不高,但也有两千块钱,总比现在家里好。”

让林凡去扫厕所,显然是在讽刺他。

王英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后悔当初怎么就同意把女儿嫁给了这么一个窝囊废!等这次寿宴回去,她必须让女儿跟这个废物离婚!

苏晗音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尤其是林凡被人家奚落了,却也只能窝囊的一声不吭。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太在助理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什么事情这么热闹。”

一众苏家的亲戚,纷纷起身,态度无比的恭敬。

自从苏家的老爷子归天以后,苏家老太太便成了苏家的掌权人,其地位就犹如慈禧一样,苏家的任何事情都必须要经过她的决定。

“奶奶,听说林凡还没有工作,小明好意想帮他介绍工作的。”苏明月嘲讽的看了一眼苏晗音,笑着跟老太太的说道。

听了这话,老太太的眉头微微蹙起,扫了一眼林凡,说道,“这事好事啊。”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毕竟林凡天天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事,小明这也是好心,奶奶你说是吧?不过,有些人似乎不这么想,觉得小明介绍的工作不体面。”苏明月一脸好心没好报的神情。

果然,一听苏明月这话,老太太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林凡,能有人给你介绍工作,你就该烧高香拜佛了,居然还有脸嫌弃工作不体面,难道你想一辈子在我们苏家吃软饭不成?”

虽然苏晗音也瞧不起林凡这窝囊废的样子,但是他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他丢脸就等同于自己丢脸,是以开口替他说话。

“奶奶,林凡没有说要一辈子在家吃软饭,他本来也是打算出来找工作的。但是陈明姐夫给他介绍去扫厕所,林凡要是去了,不仅他丢脸,咱们苏家也丢脸,不是吗?”

大家都一惊,没想到苏晗音竟然会帮林凡这个废物说话。

林凡也是没有想到,他以为苏晗音早已经恨透了他,没想到竟然还会帮自己说话。或许,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没有那么不堪。

想到这,林凡的心里一暖。

这话苏晗音倒确实说的不假,让林凡去干扫厕所的工作,不仅丢的是林凡的脸,更是丢了苏家的脸,确实有所不妥。

但他一个废物,除了去干扫厕所打杂一类的工作,还能做什么?

王英趁机开口说道,“妈,听说公司的后勤部门最近空缺下来了,不如……”

“二婶,你该不会是想让林凡进我们苏家公司吧?”

王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苏明月冷冷开口打断。

“林凡什么能力,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后勤部门虽说是一个小部门,但是却要对公司上上下下所有部门的人员负责,尤其是后期开机进组,对在职人员的要求很高,而且还要本科以上的学历。二婶,你觉得就凭林凡的能力,他能胜任么?”

“我……”

王英一时哑口无言,林凡确实是要能力没能力,要文凭没文凭,被苏明月这么一堵,显然要想将林凡安排到后勤部门是不太可能了。

“如果后勤部门不够格,其他职业也可以。”

王英抿了抿嘴,小声有说了一句。

他本来就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而他们一家在苏家的地位一直不高,如今为了林凡这个废物,让她当众低头求人,她只觉得老脸一阵发烫。

偏偏老太太还跟没听见似的,没有搭话。

“二婶,你应该知道,我们苏家公司,在晋城也算是有地位的大公司,不管是什么职业,我们都只招高学历、有能力的人。”

“目前,就连公司的保安都是本科学历,你觉得还有哪个职位能适合林凡?”

“哦对了,我们公司不需要扫厕所的,有专门的保洁阿姨。”苏明月又补了一句,脸上满是嘲笑的神色。

王英被这话堵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苏明月,究竟有没有合适林凡的,奶奶还没说话,你倒是先做主了,难道现在公司是你说了算?”苏晗音也是气得说道。

这可给苏明月扣了个不小的帽子,她苏明月虽然对公司窥觊已久,并且未来也十有八九是公司的继承人。但是毕竟现在老太太还在,她可不敢逾越。

“苏晗音,不是明月故意为难林凡,你也是在公司上班的,应该知道公司不会招个废物,哪怕是个保安。”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家老太太终是开口说道。

苏家的所有亲戚都知道,老太太一向偏袒苏明月,最不喜欢的就是苏晗音了。

“苏家公司没有合适我的工作,刚刚好,我也不想在苏家公司工作的打算。”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凡开口说道。

这话一出,在苏家的众亲戚听来,显得很是狂妄。

第3章 为你改变

“林凡,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你以为苏家是你随随便便能进的吗?”

“就是,我看他啊,分明就是进不了苏家公司,故意这么说好给自己个台阶下!哼,一个废物,竟然也知道找台阶下!”

王英本来还想求求老太太,在听到林凡这话,没好气的冲林凡吼道,“林凡,你胡说什么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这个废物还逞能!”

“我不是逞能,而是对苏家公司确实没兴趣。”林凡说道。

“好!好好好!既然林凡这么桥不善我们苏家公司,公司庙下,也容不下你这这座大佛,就请你另寻高处吧!”老太太怒极反笑,冷声说道。

“我的工作,就不用各位操心了。”

“既然这样,你肯定也不屑跟我们这些苏家公司的人同桌,不如去厨房吧。”老太太说道。

林凡也没有反驳,直接起身就朝着厨房走了去。

毕竟,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跟佣人们一起吃饭了,在苏家他一向没有什么地位,苏家的人更是从来没有将他当人看,每次家族聚餐,他都是在厨房跟佣人们一起吃饭,或者直接就是不允许他参加家族聚会。

从老宅回去后,王英就一直阴沉着脸,每次会老宅参加这种家族聚会,她都憋了一肚子的气回去。

尤其是今天林凡还让他们那样丢脸!

“离婚!必须离婚!我不能看着自己女儿的一生幸福就这么会在一个废物手里!”一进家门,王英将包摔在沙发上,劈头盖脸就是一声怒吼。

苏余年一下话少性子闷,加上平时在家里王英比较强势,所以他不怎么敢反驳她,闷着没出声。

苏晗音这一晚上也是心情差到了几点,此时也无心跟王英讨论这些,径直就要回房间。

王英哪肯让她回房间,一把将她拉住,狠狠瞪了一眼在门口整理鞋柜的林凡,又道,“晗音,妈这次是郑重其事的告诉你,明天你就去跟着废物离婚!我不能看着你就这么让一个废物给拖累了!”

“妈,我累了,有什么事咱么以后再说。”苏晗音眉头蹙了蹙。

虽然她也想过,她跟林凡不过是有名无实,离婚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真的让她跟这个废物离婚时,她竟然心里会有一丝不舍。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不跟林凡离婚,不过是因为碍于爷爷的遗言和苏家的颜面。如今,她才意识到,她不跟林凡离婚,更重要的是因为三年的朝夕相伴,这个男人俨然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

她是恨他那副窝囊的样子,但正是因为在意他才会生出恨来。

“不行,你必须跟这个废物离婚!”王英不依不饶。

听着自己的母亲对林凡一口一个废物,苏晗音的心里不舒服极了,一个没忍住就顶撞出口,“妈!你不要一口一个废物,他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公,也是您女婿!您骂他是废物,那我是什么了!”

王英一怔,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为了林凡这个废物顶撞自己。

在玄关处的林凡也是一怔,没想到苏晗音会为了自己跟丈母娘发生争执!

“晗音,你是不是疯了?妈这是为你好,难道你要跟这个废物过一辈子不成?”王英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也是想跟林凡离婚的,不过碍于老爷子的遗言和苏家的颜面,在一直忍辱负重。

“妈,我没有疯!这三年来,他虽然没出息,但是在家里任劳任怨,对我也是尽心尽力,就算是养了一条狗三年还会有感情,何况这是一个人呢?”

“总之,我不会跟林凡离婚,以后您也憋在说出这样的话!”

苏晗音冷冷丢下这句话,转身便回了房间。

看着那纤弱的背影,林凡的心中一暖。

他一直以为,在苏晗音的心里,自己就是个废物,她也一直想跟自己离婚。知道今天,他才发现,原来在苏晗音的心里,自己并没有那么不堪,而且,她对自己也不是一点感情没有。

如此,就够了。

她愿意将余生交给自己,他又怎么能让她的余生受丁点委屈?

房间里没有开灯,苏晗音在黑暗中坐在床上,肩膀轻微的抽/动着。

林凡走到她身边,看见她目光里隐隐有水光,心里一疼,“这三年,我让你受委屈了。”

“这些委屈我受够了,林凡,你能改变吗,哪怕是为了我?”苏晗音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我不想再被人轻视了。”

“好,我会为你改变。”林凡轻道,神情却是那样认真。

苏晗音看着他,明明还是那个废物,却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

隔天,汶水路82号,晋城私密性最好的高级餐厅内。

一间雅致的包厢里,林浩天一脸的志在必得,坐在包厢内的正席上,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林家的家产。”林浩天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对林凡的不屑。若不是因为他的大儿子被人害得不省人事,他怎么回来晋城这种小地方,找这个废物小儿子呢?

“我今天过来,不是因为林家的家产,而是因为她。”林凡冷冷的说道,从见到林浩天起,林凡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从始至终脸色都是冷冷的。

“我答应她,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委屈,自然也不会再让自己委屈。”想到苏晗音,林凡波澜不惊的心湖才荡起一丝涟漪。

林浩天轻蔑的笑了一声,“看来,这三年你受了不少委屈。”

“林家会补偿你的。”

末了,林浩天又补了一句。

“林家会在晋城成立一个新的公司,而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自然是你,由你全权负责。”林浩天又道。

林凡冷笑了一声,“补偿?这是你对我的考验吧?你是想借此考验我究竟有没有能力继承林家的家业。反过来说,若是这家公司在我手里破产了,你只会更加毫不犹豫的将我踢出林家吧?”

“反正,我之前已经被林家赶过一次了。”林凡的声音讥讽。

“林家,当然不会承认一个废物为继承人。”林天豪说道。

林凡“霍”地从椅子上起身,双拳死死握紧,双眼发红的看着眼前他的父亲。

在苏家当了三年的废物,他已经当够了。

如今,他就要让这个当年将他赶出家门的林家看看,他这个废物究竟有没有能力继承林家!

“那你就看着好了,看看我这个废物究竟能不能扛起一个林家!”

林凡甩下这句话,便冷冷的转身出了包厢。

身后的林浩天,看着这个三年未见的儿子,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似是自语,“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第4章 帝都林家

三天后,晋城的商业圈里传出一个重磅消息。

帝都的商业巨头林家,将在晋城投资上百亿,来开发这个四线小城市。

作为华夏投资巨头的林家,若是真的在晋城投资上百亿,随便分一杯羹,恐怕利润都是上千万了。

这样的利润,足以让晋城所有的公司眼红,谁都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是以,当林家在晋城的新公司帝峰集团刚刚成立,便已让人踏破门槛,无数人上门,想要求一份合作。

而此时,苏家也正在发生一件大事!

老太太一早就把所有的苏家人叫到了老宅,说是有重要事情宣布。

到了老宅,大家就看到老宅的会客厅里,出了苏家老太太,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显得尤其严肃。

这个西装男的身后,还有一排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助理,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个红色的盒子,看着有点像是……

苏家的众亲戚虽然不知道这事什么情况,但是,在老太太面前也不敢造次,纷纷井然有序的在会客厅按照身份重次之分,在会客厅坐下。

这种场景,自然跟以往的家族聚会一样,没有林凡的地位,他只能是在靠着门口的地方站着。

“陈先生,我苏家的人已经都到齐了。”等到苏家所有人都赶到老宅后,苏家老太太对那个西装男说道。

那个西装男闻言,随后对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打开手里的红色锦盒。

第一只盒子里,是一对足足有三克拉的钻戒。

第二只盒子里,是一对有小拇指粗的金镯子。

第三只盒子里,是一辆玛莎拉蒂的跑车钥匙。

第四只盒子里,是一栋晋城别墅区的房钥匙。

……

随着西装男报着清单,所有苏家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无不流露出惊羡的目光。

此时,大家中明白眼前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有人给苏家送来了聘礼,而且还是那种超级豪华的聘礼!

尤其是当西装男报到最后一项彩礼八百八十八万的时候,整个苏家都沸腾了!

八百八十八万的彩礼,对于苏家这样的一个二流世家来说,简直就是天价!更何况还有一辆价值三四百万的跑车和一栋价值上千万的别墅。

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就连现在在苏家最春风得意的陈明,当时给苏明月下聘礼,不过也就是一套三居室和电梯房和八十八万八的彩礼。

苏家老太太在苏明玉的搀扶下,颤巍巍起身的起身走上前,激动的说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又是看上我苏家的哪位闺女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位未出嫁的苏家姑娘,个个心里都激动的一阵乱跳,除了苏明月和苏晗音。

毕竟,她们两个如今已经结婚,这份豪华聘礼显然与她们无缘了。

思及此,再次看向陈明的目光中,苏明玉的目光里多了一丝不甘。

苏晗音同样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林凡,心里一阵五味杂陈。

长一辈的苏家大家长们,也是个个眼红的看着眼前这豪华聘礼,都在猜想是谁家的闺女如此走运,竟然飞上枝头成凤凰了?

此时,王英眼红得发狂,想当初林凡入赘她们家,别说是聘礼和彩礼钱了,连个钻戒都没有,至今晗音左手上还是空落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未婚呢!

如今,看到别人这么大手笔的下聘礼,王英怎能不羡慕嫉妒恨!

说起来,几个姐妹当中,还不是晗音最漂亮最有气质,偏偏嫁的老公是个最废物的!

一想到这些,王英狠狠的瞪了林凡一眼,恨不得立马让他滚出苏家。

“是林家派我们来的,具体事情我们不是很清楚,我们只是负责送礼的。”西装男一丝不苟,神色平淡的说道。

林家?

众人皆是一怔。

这两天,帝都的林家在晋城开了个分公司,在晋城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苏家自然也听说了这事,正准备也去帝峰分一杯羹。

难道,这个这个送聘礼的正是帝都的这个林家,因为看上了我苏家的某个小辈,甚至打算要在晋城发展?

一想到这种可能,老太太激动的拄着拐杖的手都抖了。

之前她还在想,跟帝峰合作,他们苏家怕是半点机会都没有,毕竟在晋城,他们苏家不过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怎么争得过那些一流的大公司。但现在看来,林家在晋城设立了一个帝峰分公司,分明就是为了她们苏家啊!

除了这个可能,苏家老太太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林家会给她们送这么豪华的聘礼,而且还这么巧,在这个节骨眼上。

送礼的人让苏老太太清点完聘礼,便匆匆离去。

等到送礼的人离开后,苏家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份天价聘礼,都在猜测是苏家哪个幸运儿,能得到豪门的青睐。

“这聘礼肯定是我的,我可是咱们几个姐妹当中,长得最漂亮的,这聘礼非我莫属。”说这话的是苏晗音的一个堂妹,叫苏雅婷,在剩下未婚的这些小辈当中,长相确实是最出众的。

不过,她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自然惹得其他小辈们不高兴了。

“苏雅婷,你还真是大言不惭,你凭什么说着聘礼就一定是给你的,人家林家可是豪门,看重的是内涵。再说,轮长相,你能有苏晗音好看吗?”

“就是,要真说我们几个小辈中谁最好看,你能比得过苏晗音吗?”

听到有人说自己长得不如苏晗音,苏雅婷顿时将怨毒的目光看向了苏晗音,就好像是苏晗音在说她似的。不过,她很快又转怒为喜,不屑的说道,“你们可别忘了,她已经结婚了,就算再好看又能怎样,还不是嫁了一个废物。”

说这话的时候,苏雅婷还鄙夷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林凡。

林凡根本没有在苏雅婷的目光,神色明灭不定,眼神中带着一丝嘲讽。苏家的其他人不知道这聘礼送给谁的,但是林凡心里清楚的很。

这也是林家对他的补偿吗?

只是,这补偿他等了三年!

等太久等来的东西,早已不是他想要的。

因为不知道这聘礼究竟是送给谁的,苏老太太便做主暂时保管了这些聘礼,等送礼的人亲自出面,说出收礼的人,她再将这些聘礼交到她手里。

不过,除了这件事,本来苏家老太太都打算放弃去帝峰试一试合作的事情了,但是现在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苏家是一家小影视公司,最近正准备做一部国际性的院线电影,正差投资商。如今,有林家给他们送来这么豪华的聘礼,很难不跟帝都那个林家联系在一起。

是以,老太太让人收好聘礼后,便对苏家的一众亲戚说了去帝峰谈合作的事情,大家自然也都认为,这个林家就是帝都那个林家,对老太太提出去帝峰谈合作的事情,自然没有异议。

就在苏家对这次跟帝峰的合作势在必得的时候,很快,他们就被打脸了。因为,当苏家去帝峰寻求合作的时候,同样被拒绝了,而且拒绝的相当干脆。

之前没有希望也就罢了,一旦给了希望,如今苏家老太太怎能甘心错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第二天又在公司召集了所有苏家的人,开了一个内部会议。

老太太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脸色凝重,开口说道,“晋城最为帝都最大的影视基地,我们的竞争对手向来不少。这一次林家要在晋城投资,我们的对手势必很多。但是,你们也都应该清楚,只要我们能争取到林家的投资,我们苏家必然会在晋城的影视公司脱颖而出,甚至我们苏家的地位也会在晋城一跃而起!”

“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跟帝峰的合作!”

第5章 孤注一掷

“我们也想跟帝峰合作,可是每个人都跑过帝峰了,连个老板都没见着。”

“是啊,林家不是还给我们苏家送了聘礼吗,怎么我们去了还被拒之门外啊,连苏雅婷去了都被拒之门外了。”

“会不会是我们搞错了啊,给我们送聘礼的林家根本不是帝都的林家?”

“对对对,肯定不是同一个林家,不然对方怎么会连我们苏家一个人都不见?或许帝峰根本就是已经有了合作的对象,论公司资历,我们苏家跟华艺、天娱那样的大影视公司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不是一个等级怎么了,至少我们现在手里有一个好剧本!”看着毫无斗志的众人,老太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看看你们,哪还有一点魄力!只不过才跑了几次,你们就开始泄气!只要帝峰一天没有宣布合作的对象,我们苏家就还有机会!”

“另外,这次的投资事关重要,所以我决定,将这次的项目直接与公司股份挂钩!谁能谈下与帝峰的合作,这次的这个项目就由谁负责!而且,将来他在公司的股份另增10%!”

直接增加10%的股份!

这可相当于比别人多了一半的机会继承苏家的家产啊!

原来还是垂头丧气的众人,听到老太太这话,顿时个个眼睛放光,尤其是苏明月。

“奶奶,这件事您就交给我吧!小明刚刚升了科长,而且帝峰集团就在他们管辖的经济区域。回头我就让小明去走动走动,一定可以谈下帝峰的合作!”苏明月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道。

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既然也不甘落后,也纷纷表示自己定会为了这次的合作,全力以赴。

只有苏晗音,在位置上沉默的低着头。

早在她过来公司参加会议的时候,林凡便嘱咐她,让她在奶奶面前争取机会,和帝峰谈合作。

苏晗音不知道林凡为什么让自己去争取这个没有可能的项目,之前苏家人都将帝峰的门槛都踏烂了,也没见谈下合作,难道还要她也去碰一鼻子灰?

可一想到那天晚上,林凡诚恳的对她说,他会为她改变,苏晗音到底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奶奶,我也愿意为苏家出一份力。”

苏晗音刚一开口,不少人脸上已经流露出了嘲讽的神色。

“你?”苏家老太太抬眼瞥了苏晗音一眼。这是从开会开始,老太太的目光第一次落在苏晗音的身上,“你能行吗?”

“晗音,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吧?就算你想我苏家出分力,那也得量力而行啊!”苏明月开口讽刺道。

“是啊,上次你连一个小小的广告商都谈不下来,何况这次可是帝峰!”在场的另一位苏家人跟着附和道。

对于苏家人的冷嘲热讽,苏晗音早已习以为常。

“奶奶,您让我试试吧,我一定会尽力的!”苏晗音说道。

“跟帝峰的合作可不是尽力就能办成的事情,咱们这些人当中,我看也就明月最有可能谈下这合作!”

“是啊,陈明现在可是科长了,让他去多走动走动,肯定能谈下合作!”

在苏家人的眼里,苏明月是目前最有出息的,找的老公也有出息,他们自然要多多巴结。至于苏晗音和那个废物赘婿,自然不被放在眼里。

苏家老太太对苏晗音本来就没抱什么期望,“晗音,我看你就不用去了,公司的后勤人员最近一直空缺,保洁工作很不到位,你暂时代理这一职位。”

听到这话,苏晗音气得差点拍桌子走人。她也是苏家人,可是奶奶竟然让她去公司干后勤工作。这后勤说好听点是公司的生活老师,说难听点就是保洁大妈!

苏晗音紧紧握着拳头,想到出门前林凡嘱咐自己的话,猛地起身,“奶奶,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我一定能谈下这次跟帝峰的合作!”

这话一出,会议室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苏晗音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很快,就由嘲笑声响起。

“苏晗音,我看你是疯了吧?连我都不敢完全保证谈下跟帝峰的合作,你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大言不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苏明月嘲笑道。

苏晗音却没有看她,而是目光看着董事长位置上的苏家老太太,“奶奶,请您给我这次机会!”

“苏晗音,你光是嘴上说的好听有什么用?你要是谈不下这次的合作怎么办?”见苏晗音竟然忽视自己的话,苏明月更加恼火,不依不饶的说道。

其他人自然也是向着苏明月,“对啊,你要是谈不下来跟帝峰的合作又怎么说?”

“要是谈不下来,以后我都是公司的后勤!”苏晗音也是气急,脱口说道。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要是谈不下来跟帝峰的合作,以后你可不再是董事会的人,只是公司一个端茶倒水的后勤!”苏明月连忙抓住机会说道。

能借这次机会将苏晗音踢出董事会,那么她以后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若是我谈成了这次合作,大姐又怎么说?”苏晗音冷道。

“你要是谈成了,以后我给你端茶倒水!”苏明月不屑的说道,她是绝不会相信,苏晗音能谈下跟帝峰的合作的!

“好,堂姐可要记住自己今天的话!”

说着,苏晗音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一出了会议室,她就后悔了,怪自己刚才太冲动了,竟然一冲动在奶奶面前就立了军令状。如今,她要是反悔的话,肯定会成了整个苏家的笑话。

可是,对于跟帝峰的合作,她根本一点头绪也没有。

她真的可以相信那个废物吗?

此时,苏家公司对面的便利店,林凡像往常一样走了进去。

“来了啊?”

“嗯。”

“老规矩?”

“嗯。”

林凡再次点头,随后就看到便利店的老板熟练的从香烟柜台上给林凡拿了一包黄鹤楼和打火机。

三年来,林凡每天下午四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便利店,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便利店的老板早已经跟他成了朋友,也知道林凡这每天来这是为了什么。

苏家的这位赘婿,在晋城的名声不小,人人都道林凡是个窝囊废,他自然也有所耳闻。所以,每次他默默来接苏晗音却从不露面,应该是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吧?

只是,以老板看人的眼力,他觉得林凡并不像传言那么不堪,光是他这份执着就非常让人敬佩。每天下午四点半准时出现,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

“一直这么默默守着,就没想过让她知道?”此时,店里正好也没什么客人,老板便跟林凡闲聊了起来。

林凡看着苏家公司的大门,淡淡笑道,“还不到时候。”

这时候,对面苏家公司的门口,出现了那道熟悉的倩影。

林凡看着苏晗音上了车后,这才跟老板道别,随后如往常一样,骑着小电驴离开。

还没骑出多远,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银色轿车。

正是苏晗音的那辆。

林凡怔了一下,没想到苏晗音竟然会看到自己。

第6章 谈合作

苏晗音摇下车窗,对着林凡说道,“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两人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

苏晗音沉着脸坐在对面,双手抱胸的看着林凡,让林凡有种被抓奸的错觉。

就在他以为苏晗音为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苏家的公司楼下时,却见苏晗音并没有提及此事,而是跟他说了今天在会议室发生的事情。

“我在奶奶面前已经立了军令状,你真的觉得我能见到帝峰的负责人吗?”苏晗音问道,眼下她对跟帝峰的合作,根本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林凡知道,她对跟帝峰的合作,毫无底气。

“帝峰的董事长,是我一个老同学,以前关系还不错。”林凡说道,算是给苏晗音一剂定心丸。

“哦。”苏晗音有些惊讶,没想到林凡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同学,以前也从来没有听他提起。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今天她可是在会议室夸下了海口,如今,真的可以凭着这一层还不知道有几分真情的同学情,就能搞定合同吗?

两人都没在说话,一时之间,气氛安静得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以后不要来公司等我了。”苏晗音忽然开口说道。

林凡一震,到底还是说起了这件事,只是他想不到苏晗音竟然知道自己一直去公司等她。

“我知道了。”林凡心中有点苦涩,看来苏晗音真的不希望他跟她在除了家以外有半点关联。

苏晗音看着林凡黯下来的神色,心中生出一丝涟漪。她一直以为,自己对林凡没有半点感情,可以坦然的跟他离婚。但是,那天王英要她跟林凡离婚的时候,苏晗音却发现自己办不到。

三年的相处,这个男人早已经默默走进她的心里。虽然他没什么出息,但一直守这自己。不管自己对他的态度多么冷淡,也不管外界的人多么瞧不起他,他却始终在自己的面前保持着温暖的笑容。

她不是铁石心肠,而且她也很清楚,这个男人,早已经悄悄走进她的心里。

“以后直接来公司门口接我。”苏晗音又开口说道。

林凡浑身一震,猛地抬头,苏晗音虽然依旧绷着脸,但是林凡却看得出来,此时她的心情还不错。

见林凡迟迟没有回答,苏晗音皱了皱眉,“怎么,你不愿意?”

“我当然愿意!”林凡连忙说道。

苏晗音这满意的露出了笑脸,“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林凡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幸福。

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苏晗音感受到他的激动,眼眶忍不住热了。原来,他要的,并不多。

回到家,一开门就看见王英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似乎一直在等她。

“苏晗音,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跟苏明月打那样的赌!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被赶出苏家的董事会,以后就失去了分家产的资格!”

“苏明月明显就是故意激你,你倒好,她还没有给你下套,你倒自己先把自己套进去了!”

显然,王英已经得知了今天在董事会上发生的事情。

苏晗音似乎早就料到王英会大发雷霆,神色淡然的说道,“反正奶奶也没打算让我们分苏家的财产。”

听到这话,王英的气得浑身哆嗦,吼道,“所以你就破罐子破摔了是吗?你有没有想过,没了苏家的财产,我们一家以后怎么生活?”

“妈,我怎么破罐子破摔了?我这不是在给自己争取机会吗?”苏晗音皱眉。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底。虽然林凡说帝峰的董事长是他的老同学,但是光靠着一份同学情就想谈下帝峰的合作,还是让她有点心虚的。

“你这是在争取早点滚出董事会的机会!他们都搞不定的事情,你凭什么做到?还跟苏明月打赌,你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妈,你就这么相信我一定办不成这事吗?”苏晗音说道。

王英的脸色铁青,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苏明月他们那一帮人,谁不是去碰了一鼻子灰,你凭什么说你能做到?”

凭什么?

苏晗音想告诉王英,林凡跟帝峰的董事长是老同学,但又怕说出来会连累林凡,毕竟这事还没点准数。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凡开口了,“妈,你应该相信晗音,相信她一定可以办好这件事的。”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顿时让正在气头上的王英将矛头全部指向了他。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指手画脚?要不是因为晗音找了你这么个废物,她需要遭这些罪吗?你毁了晗音,也毁了我们家,现在有什么资格说话?”王英语气厌嫌的说道。

王英的话戳中了林凡的痛处,他没再说话。

苏晗音知道她妈的话伤到了林凡的自尊,秀眉紧紧蹙起,忍不住对王英说道,“妈,我说了,林凡是我老公,你不要一口一个废物!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他毁了我,要说也应该是爷爷毁了我!”

“我看你真是被这个废物迷了心智,现在都快被赶出董事会了,你还帮这个废物说话!有这闲工夫,不如去苏家道个歉,就说今天在董事会上,你一时情急才会那样说的!”王英气得捶胸说道。

“我不去,也许我真的能做到呢?”话虽这么说,但是苏晗音心里却是一点底气也没有,她下意识看向了林凡。

林凡,我能相信你吗?

林凡一脸笑意,温柔的看着她,折让苏晗音安心了不少。

王英在一旁看在眼里,更是气得咬牙切齿,一把抓住苏晗音的肩膀,说道,“这由不得你说了算,你现在就跟我去苏家,跟你奶奶道歉!”

由于情绪太激动,苏晗音的肩膀被王英抓的生疼,忍不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林凡的脸色一下子冷若冰霜,上前一把抓住王英的手腕,冷声道,“放开她!”

王英没想到一向窝囊的林凡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更是气得头上冒烟,“你个废物赶紧放开我,我们家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

林凡并不理会王英的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

看着林凡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仿佛要杀了自己一眼,王英没有来得有些心虚。

一旁的苏余年看情况不对劲,赶紧出来打圆场,“都别闹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帮晗音完成这件事。”

王英这才松开了苏晗音,林凡也松开了王英,跟苏晗音回了房间。

收回手,看着被林凡勒得通红的手腕,王英恨恨的说道,“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这个窝囊废赶出我们家!”

第二天一早,林凡就骑着他那辆小电驴载着苏晗音去了帝峰集团。

刚到帝峰集团,正好碰上从一辆白色玛莎拉蒂里出来的苏明月。

看到苏晗音竟然是坐着林凡的小电驴就来帝峰谈合作,苏明月差点笑出眼泪。

“晗音,你是在开玩笑吗?竟然骑个电瓶车就敢过来帝峰谈合作,也不怕保安不让你进去!”苏明月满脸嘲讽的说道。

就在昨天晚上,得知林凡跟艾利爵士餐厅的老板,她还对这个废物有点改观了,以为苏晗音之所以在董事会上信誓旦旦,是真的有把握。

现在看来,纯粹就是她多想了。

就算认识了艾利爵士餐厅的老板,废物还是废物!

“大姐,帝峰集团又没有规定,骑电瓶车过来就不能谈合作。”苏晗音语气冷冷的说道。

“帝峰虽然没有规定不可以起电瓶车来谈合作,但是你这也跌我们苏家的份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苏家是个什么皮包公司呢!”

“我只要能给苏家谈下这个合作,就算我是骑的自行车,我想奶奶也不会觉得我跌了苏家的份儿吧?”

“哼,说大话的本事倒是不小!我看你能硬到几时!”

说着,苏明月冷冷扫了一眼旁边的林凡,随后在前朝着帝峰的公司里走去。

虽然刚刚跟对苏明月的态度,苏晗音表现的很是自信,但其实心里此时已经紧张的不行。

林凡看着一脸紧张的苏晗音,笑着安慰道,“晗音,你不用太紧张,我已经跟我那个同学说好了,你直接过去见合同就行。”

第7章 签合同

“你同学真的同意了?”苏晗音显然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毕竟,这次争着跟帝峰集团签合同的对手很多,她们苏家相比起来毫无优势,光靠着一份同学情,帝峰真的会同意跟她们苏家签合同吗?

“嗯,放心吧!”林凡自信的说道。

看到林凡一脸信心的样子,苏晗音这才稍微缓了一口气。

进了公司后,就看见苏明月还站在前台,跟前台小姐协商着什么。

“对不起,苏小姐,我们董事长暂时没空见你。”前台小姐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对苏明月说道。

刚刚松了口气的苏晗音,顿时心又提了起来。连苏明月都被拒之门外,自己真的能见到帝峰的董事长吗?

苏明月虽然不甘,却也无可奈何。看到苏晗音也进来了,没好气的说道,“苏晗音,我看你还是别去碰壁了,连我都见不到帝峰的董事长,你就更别想了!”

苏晗音站在原地,一时也是犹豫不已。

就在这时,前台那位小姐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对苏晗音说道,“你好,苏小姐是吧,董事长请你进去,请跟我来。”

苏晗音没想到前台会喊自己进去,有点受宠若惊,“好,好的。”

然后连忙走快两步,从苏明月的面前擦过,跟着前台小姐进了电梯。

此时,苏明月还愣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帝峰的董事长竟然同意见苏晗音了?!这,这怎么可能?

电梯直达帝峰公司的顶楼,苏晗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本来她看苏明月被拒之门外,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此时,虽然还没有签订合同,但是帝峰的董事长能见她,已经让她看到了曙光。

前台小姐将她领到顶楼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位中年男人已经恭候多时。

“你好,就是苏晗音小姐吧?我叫吴奇,是影视部的项目负责人,后面跟贵公司的合作也是我负责。”中年男人介绍道。

这么说,对方真的同意跟苏家合作了?

苏晗音有点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一时都忘了打招呼。

吴奇似乎很理解,笑着又道,“我们董事长的应酬比较多,而且他人暂时不在公司,所以后面跟苏小姐签约合同,以及后续的一些事情,你直接跟我联系就行。”

“对了,这是我们董事长让我准备的合同,苏小姐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只需要签字就行了。”

这下,苏晗音彻底懵了,这……明明还没开始谈合作,帝峰竟然已经将合同给准备好了!

“吴哥,你不会再那我寻开心吧?”苏晗音依旧不敢相信。

“当然没有,这些都是我们董事长亲自吩咐的,这是合同,苏小姐你过目。”说着,吴奇将一份合同递到了苏晗音的面前。

苏晗音看了合同,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合同里面对于利润比例,也给苏家做了很大的让步,明显是为苏家考虑了。

“吴哥,你确定你们董事长是认真的吗?”苏晗音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

就在进来之前,苏明月还嘲讽她连帝峰董事长的面都没资格见,要是她真的带回这份合同,苏家还有谁再敢小瞧她?

吴奇笑着递了支笔给苏晗音,“白字黑字就放在苏小姐的眼前,你要是觉得合同没问题,签上字,咱们的合作就正式开始了。”

苏晗音颤抖着手接过笔,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出了帝峰,苏晗音还犹如做梦一样,想不到这么顺利就跟帝峰签了合作,看来林凡和这个老同学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啊!

看着失魂落魄出来的苏晗音,苏明月带上墨镜,摇上了车窗,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自量力,看吧,还不是被人给轰出来了。

这下子,她要被赶出董事会了吧!

“出什么事了?”林凡见苏晗音脸色不好,连忙迎了上去,心想难道是吴奇没有按照自己说的跟苏晗音签合同?

“是不是合作没谈成?你先别急,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说着,林凡就要掏出手机给吴奇打电话,准备问问怎么个情况。

苏晗音连忙拉住林凡,“不是,合同已经签了。”

“那你怎么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林凡更加不解。

苏晗音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像做梦一样,想不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对了,你这个同学现在在晋城吗,你哪天约他出来,我们一定要好好请他吃顿饭!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谢他了!”

“额……他最近不在晋城,等他过来我一定请他吃饭。”林凡笑道。

“这一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们家就完了。林凡,谢谢你!”这一次,苏晗音是打从心底感激林凡。

“我说过,以后再不会让你受委屈。”林凡认真的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我要麻烦你,就是今天这事,除了你以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苏晗音不解的问道,“如果让苏家人知道,这次的合作是因为你才谈下来的,以后苏家人再也不敢瞧不起你了,我妈也再不会骂你是……废物了。”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只要你知道就行。答应我,替我保密好吗?”林凡又道。

虽然不知道林凡为什么要隐瞒,但是苏晗音还是点了点头。

将苏晗音送到公司,林凡便离开了。

一进公司,苏晗音就感觉到今天公司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大家似乎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到了会议室,苏家的所有人几乎都到了。

“哼,昨天在会议上放大话,现在被打脸了吧?还以为她真有什么能耐呢!”

“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连明月都谈不来的合作,她又凭什么能帮到?”

“可不是吗,听说她被帝峰直接轰出来了,也真是够丢脸的!”

还没进会议室,就听到里面各种议论纷纷。

苏晗音不知道,苏明月一回来,就将她如何脸色难看的从帝峰走出来,添油加醋的跟苏家的一众亲戚全部说了。

现在,整个公司都知道她即将被赶出董事会的事了。

苏晗音脸色露出一抹冷笑,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众人的目光纷纷都看向了她。

 
三年前,林凡被林家赶出家门,入赘苏家,成了废物赘婿。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749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