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怨长多徒劳-顾念, 钟少铭-总裁豪门小说

情深怨长多徒劳-顾念, 钟少铭-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你们就这么忍不住

夜深人静,月光透过半掩的窗帘照入屋内。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她和苏景冉恋爱长跑八年今天终于修成正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在接受亲朋敬酒祝福时便不免多饮了几杯。

此时口渴的厉害,原本想起身找水喝,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钻入了耳中,让她倏然一惊,那声音好像是从后边的卧室发出来的。

她瞬间清醒了大半,拖着沉重的身体起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袭洁白的拖地婚纱衬出她美妙的身姿。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他们此刻正情欲高涨,忘乎所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在这样的场地场合之下,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门把手,气血上涌,正欲破门而入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景冉,你说我好啊,还是顾念好呢?”袁姗故意娇媚道,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不经意间往门口瞟了一眼。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是因为他们隐藏的太深?还是因为自己太过愚蠢?

“宝贝,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快点给我……”苏景冉似乎是有些不耐,更加加快了运动的频率。

袁姗媚眼如丝,一阵花枝乱颤。

……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苏景冉,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你早说啊……为什么骗我?!”顾念怒视着苏景冉,声嘶力竭道。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袁姗却是匆匆遮掩一下,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抢先一步挡在苏景冉身前。

“念念,既然今天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景冉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是啊,报答,这就是最好的报答啊……”顾念冷冷一笑道。

“念念,看开一点吧,及时退出,对于你和景冉都有好处,况且,以你现在的状况是给予不了景冉事业上更大帮助的。”袁姗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顾念气的浑身发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狗男女,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耳边说着爱她的男人现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站在袁姗身后。她脸色惨白,手紧握成了拳头,关节泛白。

眼前的这个袁姗,大学时候跟苏景冉一起的校友,跟她的心机和手段比,自己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苏景冉对自己的这段感情,难道真的如袁姗说的那样,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的价值?

第2章 专业碰瓷

“苏景冉,你混蛋!你为什么不说话?”顾念看着袁姗背后的苏景冉再次质问道。

她终究是过于软弱了,质问的眼神变成了哀怨,泪水已经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

毕竟是八年的爱情长跑,一心一意的付出,全身心地去爱一个人,一下子从心中剥离,会有一种割裂般的疼痛。

“念念,我……”

苏景冉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袁姗一个眼神生生地给瞪了回去,宛如一尊木雕般被定在原地。

“好,既然你都已经懒得跟我解释了,我就成全你们!”

顾念强忍着心中的疼痛,毅然转身,夺门而出,原地只留下得意的袁姗和纠结的苏景冉。

……

从楼里走出来之后,夜色中的小区略有几分灯光昏暗,顾念手拽着拖地婚纱,脚步跄踉,步子都有些不稳。

一种悲恸的情绪充溢胸间,让她只想尽快逃离这个令她伤心失意的地方,从小区冲向马路的那一瞬间,她全然不在意道路两边的车辆,身体带着惯性地向着一辆驶来的车靠了上去。

砰的一声。

虽然事出突然,香槟色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却在驾驶者的掌控下,稳稳地停在了与顾念倒地一拳之隔的地方。

良好的心理素质让车内的人很快冷静下来,浓黑的剑眉紧蹙,男人快速地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检查着倒在车边的人。

这是有人在碰瓷?

钟少铭抬脚朝着那具身子踢了踢。

很专业的碰瓷?

他蹲了下去,检查着女人身上的伤势,女人脸转过来的刹那,秀发披散,面容惊艳而又熟悉,再看她一袭洁白的婚纱。

他目光深敛,动作瞬间停止。

“夏晚晴?!这很好!”

没有丝毫的犹豫,钟少铭提起因为地滑自己摔倒的女人扔上了车,扬长而去……

一股灼热粗重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原本还在晕厥的顾念开始清醒,她睁开了眼睛,瞬间对上了另一双如寒潭般的眼睛。

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英挺的鼻子,性感的唇线,大敞开的衬衫领口,混合着小麦色的肌*肤,强健有力的胸肌,凸显一股野性不羁。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帅的有点令女人合不拢腿的那种。

可是这到底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雄性的荷尔蒙气息让她微微有些不能自持,不过对方望向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并非友善。

“你是谁?这是哪里?”顾念几乎是出于本能般地想要逃离他的禁锢。

“夏晚晴,才不过分开两年,你就不认识我了吗?这是又要骗哪个男人去结婚?”钟少铭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刚刚经历前男友背叛闺蜜捅刀的顾念,原本有些低落,再次被男人的话语刺痛,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我不是夏晚晴,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请你,放我离开!”顾念奋力地想要挣脱束缚。

“戏演的不错,演技比之前真是有增无减啊,你以为否认你的身份,就可以逃脱良心的谴责吗?”钟少铭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将她在怀中禁锢得更紧了几分。

“神经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顾念攥起拳头,无力地捶打在男人的胸口,想要以此迫使男人放弃。

然而她软弱无力的拳头捶打在男人的胸口,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占有欲。

“既然你故意假装不认识我,那我就让你加深一下我们之间的美妙回忆!”

钟少铭霸道地吻上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呼吸间,带着炽烈的气息,贪婪地汲取着更多的芬芳。

她想要发声,却被他的唇封住了嘴,她想要反抗却被他双手禁锢在怀中,不能动弹分毫,情急之下只能用牙齿咬他。

“咝——”

她竟然还敢咬他。

钟少铭指尖拭过带血的嘴唇,恼怒地看了她一眼,女人的执拗和反抗,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嘶啦——”

他粗暴地撕扯掉了她的婚纱,强健有力的双臂将她完全锁在身下。

这一夜,他索求无度。

……

第3章 想要房子,门都没有!

顾念再次醒来的时候,感到身体宛如被卡车碾过般的沉重,身体遍布青青紫紫的淤痕。

她对昨晚上男人的生猛和霸道,印象深刻,他对自己的掠夺一次又一次,明显带有惩罚和报复的意味。

想想自己昨天也真够倒霉的,明明是自己的婚礼,未婚夫被闺蜜抢了不说,自己居然还被一个陌生男人误认为前女友给强上了。

顾念吸了吸鼻子,心里除了对昨晚陌生男人的恨意,还有就是对苏景冉背叛产生的恶寒,她心乱如麻,在床上短暂地愣怔了片刻,然后才想起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虽然自己已经决意跟苏景冉离婚,但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婚房,以及婚礼现场的操办,都是他们顾家出的钱,他苏家什么都没有,要不是顾家的帮衬,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景象,可是她的真心却换来了无情的背叛!

苏景冉可谓是一个标准的凤凰男,八年恋爱结婚却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背叛自己,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渣男!

离婚是必须的,但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最起码要拿回来。

想到这里,顾念支撑着身体从床上起身,立时间感受到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洁白的床单上一朵红梅迤逦绽放。

“该死的混蛋,如果再让我遇见你我一定要你好看!”

顾念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瞥见床头柜上那一张纸条,她随手拿起翻看一眼。

“夏晚晴,你欠我的我会加倍讨还回来!”

天呐,这是个神经病吧!顾念将手里的纸条撕得粉碎,一颗心跳得厉害。

去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婚纱已经碎成条状,一套Chanel春季套装摆在床头,这算是男人的馈赠还是施舍?

对于这些,顾念已经来不及多想,自己总不能裹着床单上街吧?

顾念从酒店走出来的时候,都是刻意地低下头,生怕遇见什么熟人令自己窘迫。

……

顾念回到自己婚房之前,也想过在关于房产分配方面会遇到一些障碍,但却完全没有想到苏景冉会无耻到这种地步,一切表明他和袁姗在自己婚礼上通奸,完全就是早有预谋的。

虽然母亲也已经到了自己的婚房里,但是双方对比,面对婆婆郑玉兰的咄咄逼人和闺蜜袁姗的精心算计,自己这边明显已经输了气势。

“顾念啊,顾念,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是来者不善,却想不到你会在和景冉的婚礼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郑玉兰怒视顾念道。

“什么,分明是他们在我婚礼后公然通奸,我又做错了什么?”顾念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苏景冉和一边的袁姗道。

这是从哪里来的底气让他们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郑玉兰就近一扯顾念,指着她脖子上的粉红草莓,质问道:“这是什么?说!你昨晚上到底跟哪个男人鬼混去了?”

“没有,我没有……”顾念急于争辩道。

“亲家,这可真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啊,我们苏家可不敢要这样的儿媳妇!”郑玉兰冷冷地看了顾念母亲一眼,冷嘲热讽道。

母亲虽然心里维护顾念,表面上却难免有些挂不住脸面。

“念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婚礼后不告而别?”

“不,不是这样的,是苏景冉,跟她,袁姗在我们的婚房里通奸,却要反过来诬赖我!”顾念情绪激动,指着苏景冉和袁姗道。

苏景冉微微低头,沉默不语,袁姗却是甩了一下波浪卷,一脸的波澜不惊。

“顾念,虽然咱们之前是最好的闺蜜,以前也是大学的同学,但是也不能这么凭空捏造诬陷人吧?昨晚上明明是我和景冉一起看到你上了一辆陌生男人的车,这居然也能抵赖?”

“你,你们,分明是早就设计好的!我也不想跟你们争什么,我同意跟苏景冉离婚,不过这房子是我们顾家出钱买的,我现在收回这一切也无可厚非吧?”

“哟,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居然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我们景冉心善包容你,我可绝对不允许我未来的儿媳妇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你们到底想怎样?”直到现在,顾念才彻彻底底见识了苏景冉一家的无耻。

“婚可以离,想要房子,门都没有!”郑玉兰斩钉截铁道,毫不讲理!

第4章 把她们母女赶出去!

“你,你们居然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顾念指着苏景冉的鼻子道。

苏景冉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表情略有几分动容,就像是一只被人操控的牵线木偶。

“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自己不检点导致这样,果然是家教问题啊,一个贪污犯的女儿真没素质!”郑玉兰故意反唇相讥道。

她这一句话刺痛的不仅是顾念,还有顾念的妈妈,顾念的爸爸因为贪腐问题遭人陷害,已经入狱,这也是一家人不想去揭的一个伤疤。

原本以为顾念能跟苏景冉结婚,可以冲淡一下笼罩在这个家庭的阴霾,却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我明白了,你们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怕我们家会拖累你们,所以才不要我们家念念的……”顾念妈妈含泪道。

虽然现在才看清了苏家一家人的真实面目,顾念妈妈还是难免心疼自己的女儿。

“呵,我们苏家当然不会为了一个贪污犯的女儿,耽误了我儿子景冉的前程……”郑玉兰脸上挤出一丝生硬的笑,也算是对这种说法的一种默认吧。

“不过,你们未免做得也有些太绝了吧?难道就不怕遭到老天爷的报应吗?”顾念妈妈捂着胸口,表情痛苦地痛斥道。

看到妈妈此时难受的表情,顾念脸上流露出焦急,妈妈之前就心脏不好,她害怕……

但是,显然事情正在朝着一种顾念不愿意看到的状况发生,妈妈的脸上流淌下豆大的汗珠,表情极其痛苦,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妈,妈,求你们……帮我,帮我打急救电话……”顾念急忙去扶妈妈,对其他人哀求道。

郑玉兰一看顾念妈妈的状况,立马就紧张起来,指挥一边的苏景冉道:“景冉,赶紧把她们母女赶出去,这个时候可不要让她们讹上我们!”

苏景冉僵立在原地,表情略有几分犹豫。

“还不赶紧的!当断则断啊,你这样优柔寡断能干成什么大事?”郑玉兰厉声斥责自己的儿子道。

苏景冉当下心一横,迈步上前,直接将顾念和她妈妈推出了门外。

……

顾念几乎是低声下气地求遍了所有的过路车辆,才碰到一个好心的司机把妈妈送进医院急救室。

她坐在医院走廊里,神情漠然地看着急救室内亮着的灯光,祈祷着妈妈不会有事。

自己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切,如果妈妈再有个三长两短,那接下来,自己的天空就真要崩塌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顾念的担心也愈发加剧,终于,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身穿无菌服,面戴口罩的主治医生,率先从急救室里走出来,身后尾随的是他的助手和两个年轻的护士。

顾念赶忙上前,与主治医生一步之隔道:“大夫,我妈妈没事吧?”

主治医生缓缓解下脸上的口罩,然后摇头轻叹道:“病人以往就有长期的冠心病史,这次又是突然遭受剧烈情绪刺激,加之送来的时间也不及时……”

“大夫,求你救救我妈妈……”顾念说话间,膝盖一软,就直接要跪倒在大夫面前。

主治医生反应迅速,直接一把扶住顾念道:“请节哀顺变吧,恕我们无能为力……”

“妈妈……我不相信,妈妈不会有事的……”顾念睁大眼睛,奋力地摇着头,她不能够接受这一切。

“这个,安心准备后事吧……”主治医生说完之后,艰难转身,身后只留下悲痛欲绝,哭得撕心裂肺的顾念。

两个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年轻护士,也微微有些动容,还想说几句劝慰的话,却见顾念的身体失去任何支撑,直接晕厥瘫倒在了医院的走廊里。

发生的这一切,早已经被站在不远处的另一双眼睛看在了眼里,刚毅的面庞看不出丝毫的表情变化,一颗心隐藏的极为深沉。

他是年纪轻轻的医界圣手,也是亿万财产的继承人。

或许,从当初将这个女人丢上自己车的那一刻,这种折磨与纠缠就已经扯不断理还乱了。

情深怨长多徒劳-顾念, 钟少铭-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