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瞥乱心弦-温渺, 霍熠川-婚恋生活小说

惊鸿一瞥乱心弦-温渺, 霍熠川-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不能触碰的秘密

还未至初冬,沿着北方而来的冷空气便已经彻底席卷了晋城这座靠海的城市。

在阴霾的笼罩中,整个晋城都充斥着一股压抑的薄凉。

温渺一走出四季茶楼,就被弥漫在空气中的寒意所吞噬。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温渺!”

从茶楼里追出来,肖诗雅抓住温渺低垂在右侧的那只冰冷的手,满脸祈求之色,“你帮帮我,我真的不能嫁给霍熠川,我……我想为承允守住自己。”

身子微微一僵,承允这个名字,一下子刺中温渺心里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那是最深的,最不能让人触碰的秘密。

一碰,就痛彻心扉。

转过身望向肖诗雅,温渺眼神平淡,让人看不出其中隐藏的情绪。

“所以呢?我就得替你嫁给霍熠川?就因为你笃定我对承允的爱?”

肖诗雅语塞,她知道这对温渺来说很强人所难,可是……她真的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见她答不上来,温渺转身欲走,却被肖诗雅死死地拽住手包的一角。

“温渺!承允不在的这两年,他弟弟夺走了他名下所有的一切,我现在能为他做的,就只有守着我自己了!难道你想等他有一天回来,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吗?”

她的声音夹杂着凄切和痛苦,就像一把尖锐的匕首,深深扎进温渺心里。

那一瞬间,温渺自以为早就刀枪不入,坚硬如磐石般的心脏,顿时变得鲜血淋漓。

是的,她不想。

她不想让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柏承允有一天会受到那么多,那么深的伤害。

可她同时也不愿意,为了成全他们的爱情,而去牺牲自己的爱情。

霍熠川,她认识,但了解不多。

她同样不想伤害了他。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站在茶楼外,任凭充斥着寒意的风肆意吹拂。

良久。

温渺从肖诗雅手中扯出手包,从包里掏出一条围巾给自己带上,将围绕在脖颈间的凉意隔离在外,好让自己在这寒气渗骨的时候能感觉到一丝温暖。

随即,她看向肖诗雅。

“你真的就确定,如果有朝一日,承允回来,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他还会心无芥蒂地和你在一起吗?”

“他……”

肖诗雅哑然。

她很想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会,可这个答案,就连她自己也不确定。

咬着下唇踌躇了半晌,她终究还是回答不上来,反倒是默默红了眼眶,那眼泛泪光的模样,倒是让人觉得我见犹怜。

但温渺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

她目光平静地望了肖诗雅一眼,见她依旧给不出答案,转身就走。

可当她转过身,平静的目光在接触到不远处,站在酒店门口的那一袭挺拔英俊的人影时,却不由地升起了丝丝波澜。

他怎么会在这儿?

那一个西装笔挺,五官如刀削斧刻般俊朗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不容让人忽视的,即便是在这样雾蒙阴沉的天气里。

温渺一眼就认出了他。

霍熠川!

莫名的,此刻看到他,温渺心里很慌乱,甚至还有着一种不敢面对他的不安和羞愧。

哪怕她并没有答应肖诗雅嫁给他,哪怕她对他,什么亏心事都没做过。

可偏偏,她就是心慌了。

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心死死攥紧,温渺想要转身避开他,但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地根本迈不开步子,死死地钉在地上。

就连她的目光,也不知怎的,一直望着那边。

霍熠川此刻并没有注意到温渺,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酒店门口,食指跟中指间夹着支雪茄,另一手插兜,表情淡漠,斜斜地盯着地面,像是在等人。

在他身后,不久便从酒店里出来的端木泽,则一眼就看到了僵立在不远处的温渺。

诧异地挑了挑眉,他邪魅地勾起嘴角,走到霍熠川身边,掏出打火机递给他的同时,漫不经心地提醒他道:“老霍,有个大美女在盯着你,是你心心念念的那款。”

霍熠川接过火机,本不想理他,却在听到心心念念那四个字的时候,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

跟端木泽做了多年好友,他自然知道,他所调侃的那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抬眸看向端木泽,他眼神阴鹜,同时夹杂着警告。

有些玩笑,于他而言,可是忌讳。

端木泽耸耸肩,眼神往温渺站的方向瞥了瞥,“我可没骗你,你不信自己看,跟你那个家里准备给你联姻的对象站一起呢,就在你左边一百米开外。”

一百米开外……

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手中的雪茄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直到氤氲的烟雾升腾而起,将自己笼罩,霍熠川那双深邃的眸子,才敢转头望去。

目光停留在那张美丽却显得过分苍白的脸上,他嘴唇微抿,不知在想什么。

而在他那一眼望过来的瞬间,温渺则突然感觉,心里有一块筑起的屏障,刹那间咔咔碎裂开来。

她似乎可以动了!

可她不敢,她只能够僵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向她靠过来。

从他指尖升腾而起的烟雾遮住了他那张棱角清晰的俊脸,让她看不真切他此刻的表情,但她却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压迫的气势,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朝她袭来。

呼……

陡然刮过一阵刺骨的寒风。

温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围着围巾的脖子也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可她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手心却都湿漉漉的,那是她的汗,也昭示着她的心虚。

怎么办?

她该立刻离开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跟他问好?

霍熠川一步步的靠近让温渺慌乱地不知所措,最终,她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就当她是落荒而逃吧。

只要想到先前在茶楼里肖诗雅对她说的那些话,她此刻就没办法坦然地面对他。

但偏偏,就在她转身的刹那,身后一道如山间甘泉一般冷冽醇厚的声音传来,“怎么?见了我就想跑吗?刚刚是谁在那里偷看我半天的?”

“我……”

脊背猛地一僵,温渺嗫喏着嘴转过身,却正好看到一双大长腿跨立在自己身前。

第2章 温渺的背景

如山般厚重的压迫感陡然迎面而来,让温渺不由地呼吸一窒。

抬头,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就那么直直地盯着自己,可因为氤氲的烟雾,却又让温渺感觉,他是在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她原本汗津津的手心,在看到他的这一刻又变得冰凉。

“霍,霍总你好。”

温渺努力地挤出一个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却不知,她的笑容,在男人眼里看来,苍白得很是无力。

“你们在做什么?”

霍熠川淡淡地问。

他淡漠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掠过肖诗雅,又重新凝聚回温渺脸上。

于他而言,如今也只有这个女人,能入他眼。

“我们……”

旁边的肖诗雅见到他眼前一亮,本想借此机会提一句让温渺代替她的事情,却被温渺猛然拽了一把。

“没什么,我们就是闲逛而已。”

温渺礼貌地回答,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心虚。

紧接着,不等霍熠川再开口,她便匆匆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

离开时,她不忘扯走了还欲言又止想对他说些什么的肖诗雅。

等到离开他的视线,她才松开她。

“肖诗雅,我警告你,这件事我还没答应,你最好别企图用别的方式逼我。”

“我……”

肖诗雅嗫喏着,一瞬间,眼眶又红了。

但这一幕看在温渺眼里,却只觉得满满的讽刺。

她从来都是这样,装可怜装柔弱,就不能有一次做回原来的自己,真实一下吗?

“这件事我还需要考虑两天,你回去吧。”

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她转身离开。

“温渺!你也不想看见柏允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吧?你会成全我们的!对吗?”

对吗……

尖利的嗓音回荡在冰凉的冷空气里,温渺身子僵了僵,一瞬间感觉,这深秋的寒风真的有点冷彻骨髓。

她没有回应,默默地踩着步子离开了。

另一边。

“人早就没影了,还看着呢?”

看着霍熠川盯着温渺她们离开的方向不放,端木泽斜靠在路边的灯柱下,忍不住开口调侃。

然而他的声音,却像是完全被霍熠川屏蔽了似的,那个家伙,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纹丝不动。

摇摇头,他上前一步,拍向霍熠川的肩膀。

“行了,老霍。别看了,今天我刻意跟你出来,是找你谈正事的,关于你那个心上人,想听不想听?”

“说。”

霍熠川终于转过头来,却让端木泽嘴角一抽。

“也不知道你是着了什么魔,还就那个女人能让你上心!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

啧啧着,端木泽一扭头,就看到伫立在路边的四季茶楼。

“就这儿吧,刚你的心上人貌似也是从这里出来的。”

他一口一个心上人地称呼温渺,语气里却感觉不到丝毫对她的尊重,反倒是显得有几分鄙夷。

霍熠川见状斜睨了他一眼,随即迈开大长腿,跨进茶楼。

茶楼里人影寥落,显得有几分萧条。

霍熠川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靠窗口那个位置,空荡荡的座位上,一杯清茶还氤氲着丝丝热气。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先前两位小姐的座位,我还没来得及收拾,要不,您先坐别的地儿?”

迎上来的服务员笑道。

他却摇了摇头,径直走过去,选择那杯清茶的方位坐下。

“呃……”

服务员哑然,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冲上来迅速把桌子收拾了,然后按照端木泽的吩咐上两杯黑咖啡。

等到咖啡上桌,霍熠川幽暗深邃的眸子这才瞥向端木泽。

“关于她,什么事,说。”

对于他的惜字如金,端木泽撇撇嘴,却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像是播音一样开口。

“温渺,现年24岁,单身,温家大小姐,晋城电视台主播,性格温婉,长相美丽,没交往过对象,对外也从未传出过任何绯闻,受温家保护,打她主意的不少,但得逞的至今无一。我说的对吗?”

“你调查她?”

霍熠川的眸色瞬间冰冷下来。

“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没兴趣去调查她呢。”

没好气地翻翻白眼,端木泽身子前倾,认真地凝视着霍熠川的脸,“我说老霍,你真的就认定这个女人了?就因为她跟初亦是一个类型的?”

“不仅仅。”

点燃一支雪茄,霍熠川将它夹在指尖,也不吸,就那么看着雪茄顶端的火星燃烧出丝缕烟雾。

他的目光穿过那些烟圈,陷入回忆。

初见她时,他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当时惊鸿一瞥,她那温婉的容貌和咬牙坚持、不卑不亢的气质就吸引了他,他从不否认自己也看脸,但只有这一个女人,触动了他沉寂多年的心弦。

见他明显出神的状态,端木泽顿时无语。

“算了,我也懒得管你是因为什么了,总之这个女人就是你心口的朱砂痣了呗,甚至为了套路她,你竟然不惜做出来亲自上门逼肖家把肖诗雅嫁给你这种事,我也是佩服。”

感慨过后,他又忍不住想要调侃。

“话说,我要是告诉你家那白月光,说这一切其实都是你的圈套,你猜她会怎么样?”

“你可以试试?”

霍熠川目光平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却让端木泽感觉,他瞥过来的那一眼蕴含着无限的冷意。

他连忙解释,“我开玩笑的,开玩笑。”

随后两人没再谈其他,从四季茶楼离开。

天色渐黑。

晋城号称占地面积最广,佣人最多的霍家别墅外,迎来了一个陌生的人。

站在别墅门前,温渺呆立了很久。

见过肖诗雅和霍熠川后,她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肖诗雅说的那些话和霍熠川看她时那平静却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神。

白天的她选择了落荒而逃,这个时候的她,心里却打定了主意。

无论如何,她没法眼睁睁地看着承允哥哥最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尤其是在她或许有机会出手相救的时候。

所以,她来了这里。

第3章 自荐

抬头看看别墅紧闭的大门,温渺咬了咬牙,终于视死如归地上前按门铃。

谁知,大门却自动开了。

温渺愣了愣。

那张开的大门就像是怪兽张开的大嘴,等待她走进去将她吞吃入腹。

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然而事已至此,她别无选择。

虽然她跟肖诗雅说自己会考虑两天,但三天后,就是霍熠川和肖诗雅的订婚宴。

时间上已经来不及。

霍家别墅,内宅。

“先生,温小姐来了。”

管家躬身行礼,语气里带着遮掩不住的喜悦。

“嗯,直接把她带来见我。”

霍熠川站在房间窗口处,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外面那个小女人身上。

在窗帘的掩饰和夜色的笼罩下,温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

她只是笔直地站在别墅门口,脸色平静而谦逊,也只有那紧紧攥着的手心,和只有她才能感觉到的冷汗,才昭示着她内心的紧张。

吱--

别墅的门开了,管家出来。

“温小姐,先生在楼上等你,请跟我来。”

温渺礼貌地点了点头,在跟着管家上楼的途中,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尴尬,还特意问了问乐乐的近况。

乐乐,是霍熠川的儿子,霍乐乐。

早先因为霍乐乐将她错认成了妈妈,而引起了一些误会,她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得以和霍熠川认识。

但也恰巧,因此,肖诗雅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自嘲地勾了勾唇,温渺垂下眼睑,将眸子里的一丝湿润隐去。

再抬头时,她平静的眸光里已看不出任何情绪。

管家将她带到霍熠川房间门口就离开了,留她一个人站在虚掩的房门外。

屋内,屋外,各执一人。

温渺抬了几次手想要敲门,却都又犹豫地放下,直到里面霍熠川的声音传出来。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她才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踏进这扇门。

“说吧,找我什么事。”

感觉到她在身后站定,霍熠川缓缓地转过身来,指尖不知何时点燃了一支雪茄。

从雪茄顶端升腾起的烟圈化作氤氲的雾气将他笼罩,使得温渺越发感觉,这个男人捉摸不定。

从第一次见他起,她就看他不透。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与他有交集。

只是这次,却是非交集不可。

犹豫地抿了抿嘴唇,为了柏承允,她鼓起勇气开口。

“霍先生,我希望你能放弃跟肖诗雅的婚约,你应该知道,她爱的不是你,是柏家大公子柏承允。”

“哦?那又如何?”

隔着烟雾,他目光贪婪而深沉地凝望着她的脸,语气却森然冷峻。

“温小姐,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之所以选择跟肖家大小姐订婚,只不过是因为我恰好缺个女人,而乐乐也刚好需要一个妈妈而已,可是,我为什么要为了成全她和另一个男人,来做出悔婚这种有损我霍家声誉的事情呢?”

“可是,她不爱你,你也不爱她不是吗?”

温渺沉声道。

“爱情,重要吗?”

霍熠川反问了她一句,这让她猛然沉默了下来。

爱情,当然重要。

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她不会出现在这里。

可如果是因为爱情,她又不该出现在这里。

一瞬间,温渺只觉得,他仿佛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空气陡然沉寂下来。

时间像是在度过漫长一个世纪般流逝得很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渺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

他的话让她知道,于他而言,爱情显然是不重要的。

或许是因为门当户对,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他才选择了肖诗雅。

但那不过是因为他要给自己找个女人,给他儿子霍乐乐找个妈妈。

所以,他应该是不介意找个女人的人选,换一个的吧?

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温渺抬眸看向他,亮晶晶的眼神里有了一丝期待,“霍先生,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爱情,但如果你和肖诗雅订婚仅仅只因为你想要找个女人,同时给乐乐找个妈妈的话,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替嫁的吧?”

“哦?”

霍熠川仿佛突然来了兴致。

“温小姐这话的意思,是想要代替她嫁给我?”

“唔……”温渺呼吸一窒。

片刻后,她大方地点了点头,“有何不可呢?我觉得我比肖诗雅更适合做霍先生的妻子。”

“那就请温小姐说说,你更适合的理由吧。”

深吸了一口雪茄,霍熠川将手中的烟蒂掐灭,转身坐到沙发上,慵懒地翘起长腿。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隐晦的愉悦,就像是期待已久的鱼儿,终于上了钩。

但温渺并没有注意。

她只是在思考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首先,我身为温家的大小姐,身份应该不比肖诗雅低吧?”

“这个是自然。”

霍熠川颔首。

温家是和霍家一个梯队的存在,比之肖家,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第二,我的外表,比她更吸引人,不是吗?”

说这话时,温渺稍稍有些脸红,毕竟她一向性格温婉,不爱与人计较什么,这还是第一次说出这种自夸的话来。

薄薄的一层嫣红色布满她那张如玉的俏脸,让霍熠川看得一愣。

他唇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直到看得她不自然地别开脸,才赞同般点点头。

“嗯,姿色是比肖家大小姐上乘那么一点,但比温小姐好看的女人,也大有人在。”

温渺赧然的同时又有些恼怒。

她当然不会认为自己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她也从来没有那么自恋。

不过,她还有个最重要的理由。

“但是,能让乐乐错认成妈妈的女人,目前只有我一个,不是吗?”

扯出一个自认为得体的笑容,温渺定定地看着他,目光却有些躲闪。

她现在做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名门闺秀应该做出来的,这已经违背了母亲对她的教导。

如此,只是为了柏承允而已。

啪啪啪~

突然响起的鼓掌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

霍熠川从沙发上站起来,拍着手朝温渺靠近。

“温小姐说的不错。”

“可,我很好奇,温小姐为什么要替肖小姐代嫁呢?难道是因为……你看上我了?”

霍熠川陡然逼近温渺,那突如其来喷洒在脸上的灼热气息,顿时让她的心跳乱了节拍。

惊鸿一瞥乱心弦-温渺, 霍熠川-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