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甜蜜宠-夏若, 顾以恒-总裁豪门小说

落魄千金甜蜜宠-夏若, 顾以恒-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记者围堵

富丽堂皇的恒大六星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内,洁白宽敞柔软的大床上,凌乱不堪,夏若皱着眉头,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酸痛,身子就像被碾压过一样,慢慢睁开眼睛,却傻了眼……

这不是她的房间,下意识的低头看去,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

她不但全身赤祼,洁白的肌肤上青青紫紫,再加上身体的症状,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掀开身上的被子,床单上那一抹樱红让夏若瞬间感觉到了浓浓的羞辱。

夏若再傻也知道自己被算计了,眼下并不是计较的时候,脚步声越来越近,夏若定了定心神,自己原来的衣服根本就不能穿了,幸好还有浴袍。

将现场有关她的一切东西全部进行消毁,再仔细检查了一遍,方才出门。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快点快点,就是这里了,小心去晚了人都走了,赶紧的。”

一道急切的女声自电梯口传入夏若的耳里,出了酒店房间的夏若如果此时再出去,肯定会被人抓个正着,再想想自己如今只穿了一件浴袍,就算没有什么也会被人写成有什么。

“就是,我可是跟我们老编打了包票的,明天的头版头条肯定能引起轰动,夏氏千金兼当红明星,拥有清纯女神之称的夏若结婚前夕在酒店夜会情郎,这是多么劲爆的消息,如果去晚了我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说着,一行人拿着相机和话筒就匆匆忙忙的往夏若这边赶来。

夏若咬了咬下唇,进退维谷,不能往前走也不能往后退,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这时,隔壁房间的房门打开了。

夏若眼前一亮,还没看清楚来人,就往隔壁房冲了进去,并将门关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我只留一会儿就走……”

关上门之后,夏若靠在门上,不停的向房里的人道歉,只是在看清眼前之人时,夏若傻眼了。

“怎么是你?”

眼前的男人长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如雕刻般的五官有棱有角,幽暗深邃的眸子锐利无比,暗藏锋芒。

看向夏若的时候,锐利的眸子慢慢眯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想不到人们心目中的清纯女神原来就是这副模样,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夏若不管他是嘲笑还是讽刺,心里那股浓浓的羞辱感再次涌上心头,紧紧抓住胸前的浴袍,不去看他那充满轻蔑的眼神。

深吸一口气,咬紧下唇,扯了扯嘴角,艰难的道:“我马上就走。”

不管怎么样,现在也只有他能帮她了。

顾以恒俊眉微皱,眸色变得暗沉起来,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看穿。

他的气场太大,夏若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背脊升起一阵阵寒意,让她的呼吸一滞,整个身子犹如风中的残叶,如今她没得选择。

夏若抬头迎上他那深邃且锐利的眸子,隐忍着不让自己屈辱的眼泪掉下来,倔强的与他对视,其实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时的她连心都在颤抖,唯有赌这一把。

顾以恒冷漠的收回自己的视线,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夏若刚要松口气,门外就响起了各种的声音。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是这里么?怎么没人呢?是不是搞错门牌号了?”

“就是,现在的人办事是一点都不靠谱,那现在怎么办?”

面对空荡荡的房间,记者们心中愤怒不已,如果这条消息是错误的,那他们大半夜不睡觉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吃饱了撑的吗?

夏若靠在门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脸色苍白如纸,心里却暗自恨着,到底是谁要算计她,毁了她。

“不如我们去隔壁看看吧,说不定就是搞错了门牌号,如果今天我不拿到第一手新闻的话,就只能回家吃自己了。”

大家点头认同,其实他们也是,都是在自家老编那里打了包票的。

听到这里,夏若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本来还稳坐沙发上看财经杂志的顾以恒,“啪”的一声将财经杂志合上,抬起锐利冰冷的眸子看向夏若,不悦的道:“我不喜欢女人靠我太近你不知道?”

夏若心头一跳,此时的她脑袋一片空白,如果等一下那些记者真的来敲门的话,发现她跟他在一起,岂不是要连累他,所以他这句话的意思是……

“不要弄脏了我的浴室。”顾以恒凉凉的开口。

夏若眨了眨眼睛,所以他的意思是让她去洗澡?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让她洗澡。

“难道你想明天上头条?”顾以恒冷冽的眸子扫向她,皱眉不耐的道。

夏若这才反应过来,忽略心中的害怕,迅速窜进浴室里,并且将浴室的门锁上。

顾以恒见浴室门关上,淡淡的收回视线,这才信步朝着门走去。

隔壁的门毫无征兆的打开,这让犹豫不决的记者们瞪大了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拿着相机便猛拍。

“你们很吵。”顾以恒锐利的眸子扫了一眼在场的记者,非常不悦的道。

“顾……顾少?”有眼尖的记者立马尖叫起来,还伴随着不可置信的音调,同时还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脸色各异。

看着他们手中的相机和话筒,顾以恒不厌其烦的道:“还不滚?”

说完,“啪”的一声,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留下来的记者们都面面相觑,却又同时松了一口气,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顾少怎么会在这里?

本来以为危机解除的夏若还来不及感谢顾以恒,她的经纪人就打开电话,瞬间让夏若心底那点希望变成了绝望。

第2章 逮个正着

“你说什么?”夏若双手握着手机,不可置信的提高了音量。

电话里经纪人于澜的声音清晰的传来:“若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夏若什么也没有说挂断电话之后,瘫坐在地毯上,眼中是一片茫然和疑惑。

顾以恒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不知道,有没有说什么夏若也没有在意,现在她脑海里只有于澜说的那些话。

不死心的她打开了自己的微博,很快,从昨晚到现在微博下面的留意均是骂声连连,翻阅过程当中,更是被一条消息给吸引住。

那是一份合约,合约最后一条清楚写明:“未来十年夏若将无条件服从公司的一切安排,如有违背,违约金将以千倍奉还。”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没有签这条份合约,这不是我签的,不是。”夏若自言自语的道,可是下面签名处“夏若”两个字却清晰可见,那明明就是她的笔迹无疑。

这不是合约,分明就是卖身契,那家公司是专门拍成人电影的,除非她脑子秀逗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签。

这时于澜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若若,你先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安排记者招待会澄清这一事实,你先不用担心。”

“好,我知道了。”夏若回道。

看着手机愣愣的发呆,到底是谁在害她,她自认为自己出道以来,并没有得罪任何人,难道就是人红是非多,所以才会……

不对,昨晚她明明跟梁庭凡在一起,两人还在讨论婚礼的事,只是喝了一杯柠檬水就开始觉得头晕,难道昨晚那个人是梁庭凡?

夏若抓了抓头皮,又觉得不可能,她们就快要结婚了,这种事结婚之后肯定避免不了没理由要算计她,梁庭凡没必要这么做,那会是谁?

还有那“卖身契”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令她措手不及,再加上初次的伤害,现在的她更是身心疲惫。

有关夏若的负面消息层出不穷,让人应接不暇,虽然昨晚没有拍到她,但是网络上却窜起一段不雅视频,内容很模糊,但人云亦云,尤其是这个时候。

一夜没睡的夏若在天亮之前便快速换下衣服,这是一套纯白色的运动衫,不用想也知道是顾以恒留下来的,穿在她身上刚好,夏若叹了口气,在心底说了声谢谢。

下楼之后,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群记者,对着她就是一阵猛拍照,完全打了夏若一个措手不及。

“夏若小姐,请问你昨晚在这里开房么?是跟梁少还是另有其人?”

“夏若小姐,出了这种事情,你不应该向大众媒体解释一下么?”

“梁少今天一早就发出取消婚礼的声明,是跟夏若小姐昨晚夜会情郎有关么?”

夏若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起来,看着眼前这些到底乱拍的记者,大脑正处于当机状态,只是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她的注意。

梁庭凡取消了婚礼?是单方面还是两家人商量过后的决定,又或是这一切又是否跟梁庭凡有关?

“夏若小姐,你不说话,是心虚了么?”

夏若深吸一口气,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说完,一把推开记者,拔腿就跑,夏若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往哪里,她的脑子很乱,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她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她很清楚,经过今天早上记者的围堵,事情会变得更糟,这也坐实了她昨晚入住酒店的事实,至于是不是私会情郎,这些都不重要了。

发现后面的记者并没有追来,夏若这才松了口气,从昨晚醒来以后她的神经一直处于紧棚状态,现在更是不敢松懈半分。

手机响了,是于澜打来的。

“喂。”夏若有些气喘的靠在墙上开口。

“若若,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去找你。”于澜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还有一丝慌张。

夏若报了个地址,找了个小巷子坐下来等于澜。

没过多久,于澜便找来了,一把抱住夏若,“谢天谢地,看见你没事就好了。”

“公司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夏若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于澜的脸色很难看,看着夏若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复杂,夏若皱眉问道:“到底怎么样了?”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从于澜嘴里听到这些,还是不免有些难过。

“若若,对不起,公司知道你签了别家,已经不会再跟我们续约,还有有关你的通告也全部取消了,还扬言这是你个人的事情跟公司无关,我们……我们被赶出来了。”

于澜忿忿不平的道,心里早就把自家老板的全家都问候了一遍。

夏若抚了抚额,这种情况在她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想到他们会做得这么绝。

“没事了,大不了以后不混演艺圈就是了。”夏若扯了扯嘴角,拍拍她的肩安抚起来。

明明是她有事却还要反过来安慰于澜。

于澜眼眶微红,紧紧抓住夏若的双肩,“你昨天签的那家公司今天已经找上门了,你知不知道那家公司是干什么的?还有昨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是跟梁庭凡一起出去的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没说的是,那班人那里像是正规公司,依她来看,就是一群下流的色胚,还放话,如果夏若不主动现身,等他们抓到夏若的时候,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第3章 自取其辱

夏若完全被问懵了,苦笑了一声,她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没有人给她答案。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酒店了,紧接着就是一大批记者上来了,幸亏我跑得快,要不然更惨。”

夏若自动忽略失了清白的事,也不知道自己是好运也是倒了霉运,那些记者还真是对她关心之至,不敢得罪顾以恒就在酒店门口守了一夜,这份毅力还真是令人佩服。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于澜担心的问道。

夏若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或者就像你说的,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这件事平息之后再回来。”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理清楚,她是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策划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如果知道是谁的话,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于澜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道:“要不你去找楚炎吧,我想他肯定会帮你的。”

夏若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不用,我先回趟家再说。”

楚炎,是她在演艺圈唯一的好朋友,她想只要她开口,楚炎肯定会帮她,但她却不想连累他,毕竟他能有今天的地位,真的不容易。

“若若。”就在夏若想要离开时,于澜连忙唤了一句:“你现在不方便出门,不如你先去我哪儿,你有什么东西要拿的,我去趟夏家帮你把东西拿过来。”

看着于澜那张心虚的脸,夏若问道:“你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于澜双手紧握着拳,抬头看向夏若,道:“你不用回去了,夏董事长今早已经发生声明,断决了你们的父女关系,就算你现在回去也没有用,而且还有那班人在找你,如果被他们找到,后果会不堪设想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夏若闻言,心狠狠的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疼痛难忍,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父亲要跟她断决关系?

看着夏若呆呆的样子,于澜也不忍心,但这是事实,如果她不说的话,夏若也会很快知道,她不想让夏若再去自取其辱。

“呵呵。”夏若嘲讽的笑了笑,“就算是这样,我也得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她说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她妈妈的遗物还有那本相册,那是属于她的东西,必须要带走。

夏若跟于澜分开之后,回到华庭别苑刚刚走进家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装满了热茶的茶杯还有父亲的咆哮声。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居然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不知检点对我们集团带来有多大的影响,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给我滚,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夏宏顺的女儿。”

夏宏顺怒目圆睁的瞪着夏若,好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看着她,眼里没有丝毫的怜悯,更加看不到所谓的父爱,有的只是冷酷无情。

装满热茶的茶杯砸在她的额头上,顿时鲜血直流,可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夏宏顺这句话所给她带来的伤害。

她遭人陷害,被人算计不但失了清白,而且还名声尽毁,她不求能得到父亲的安慰和维护,她已经做好了面对父亲的冷言相向,却始终没想到父亲居然会这样辱骂她,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他的公司而不是她这个女儿。

“啊——”宋如珍见夏若额头上的鲜血,吓得一声尖叫,就往夏宏顺身边靠去,“宏顺,你消消气,小若也是一时糊涂,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你看现在你把她的额头打破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夏若心中冷笑,听这话好像很担心她似的,如果真担心她的话,为什么不说送她去医院之类的话,反而还要提醒夏宏顺她的额头破了,额头破了就意味着破了相,也在间接的告诉夏宏顺,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夏宏顺闻言,皱眉看了夏若一眼,眼中带着明显的嫌弃,冷哼道:“她要自甘坠落就随着她去,不用管她。”

说完之后,又对着一旁的佣人道:“把她的东西拿过来。”

夏若抬眼看去,那正是自己的行李箱,心中更是一片寒意自心底蔓延开来,原来她的东西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看来自己这一趟过来,完全是自取其辱。

“小若啊,你不要怪你爸爸,他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你这么不小心呢,还被记者抓个正着,你让你爸和梁家的面子往哪儿搁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再演艺圈里待,你偏不听,如果你能像你姐姐一样,好好的待在自家公司安安份份的上班不就好了,现在出事了你也不要怪你爸。”

宋如珍看似在关心夏若,却字字句句在诛她的心,三言两语就把她定了罪,还冷嘲热讽的讽刺她不安份,好好的待在自家公司上班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梁家更不会退婚,所以这一切全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看着夏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宋如珍又道:“小若,要不你先出去住两天,等你爸爸过两天心情好了,我再劝劝他让你回来。”

“不用了。”

夏若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拿着自己的行李箱蹲下身子,将箱子打开,再看到妈妈的遗物和那本相册完好无损时,关上箱子,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宋如珍便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的犹豫,走得是那么的决绝。

第4章 过街老鼠

夏若面无表情的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夏家,走出了这个原本属于她的家,而这个家却因为妈妈的去世,宋如珍和她的女儿夏芸的到来而发生改变。

“小若。”夏芸从车上下来,眼里带着浓浓的担心,“你放心,我会帮你劝爸爸的。”

夏若看了一眼那辆车,眸光闪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越过她离开了,她并没有去看那辆车上的人是谁,因为那辆车她再熟悉不过,车的主人就是她的前未婚夫梁庭凡。

看着夏若的背影,夏芸眼里划过一抹阴狠,跟她之前的表现完全是两副面孔。

“小芸,别生气。”见夏若走了,梁庭凡从车上下来,见夏芸气得嘟着嘴,梁庭凡微微低下头,迅速在她唇角印下一吻。

夏芸娇羞的瞪了他一眼,推开他,“讨厌。”

梁庭凡笑了,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夏若,晦涩莫名。

上车之后,两人吻得天翻地覆,夏芸的脸绯红一片,想起刚才的事就不免有些生气。

“庭凡,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小若?”夏芸靠在他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他胸前画着圈,语气不免带着一股酸味。

梁庭凡眸色暗了暗,及时抓住她作乱的手,邪肆一笑,暧昧的道:“别乱动,难道你想我在这里要了你?”

夏芸娇嗔了他一眼,“快说,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

“怎么可能,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梁庭凡坚定的道,同时眼里迸发出一抹阴沉的光芒。

夏若虽然是夏家千金,但是圈内人谁都知道,自从夏若妈妈去世之后夏芸才是夏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所以他才会听从夏芸的话,设计陷害夏若,让夏若身败名裂,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最好是这样。”夏芸一脸傲然的道,不过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你说昨天晚上到底是谁救了她?”

想到这个夏芸就气愤不已,本来她是找了几个混混去的酒店,她要让一向清高的夏若被几个混混给轮了,没想到夏若居然被人给救了,而且她还查不到这个人是谁,真是太可气了。

梁庭凡脸色一变,搂着夏芸的手紧了紧,“不管是谁,反正我们要的结果已经得到了,以后她的日子也会生不如死,你就别想了,与其操心她的事情,还不如关心关心我。”

后面的那句话说得极其暧昧,令夏芸脸上一红,两人对视了一眼,梁庭凡迅速开车离开此地,虽然他表现得很饥渴,但是心情却非常糟糕,天知道昨晚上最恼火的就是他了。

他跟夏若的早在小时候两家便定下了,那时的夏若妈妈还没死,只是随着夏若妈妈的死一切都改变了,夏氏集团的继承权换人了,虽然夏若性子冷,但长得好,身材也好,他早就想做点什么了,可是这么多年来他连个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这让他怎么甘心,他本来想着昨晚自己把夏若给办了,谁知道在酒店门口被人给拦了下来,真是令人气愤到了极点。

此时的他并没有去酒店,更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庭凡,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了?”夏芸疑惑的问道,在对上梁庭凡那双淫邪的眸子时,顿时就明白过来。

“亲爱的,今天我们换个玩法。”梁庭凡邪恶的笑了笑,他要把昨晚的邪火全部发出来。

不久之后,本来很安静的车子很有规律的震动起来。

……

夏若拖着行李箱,面无表情的往前走,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要去哪里,她只是不想停下来,额头上的鲜血已经干涸,印着她那张苍白的脸,空洞的眼神,此时的她异常的吓人。

妈,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家,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再回到那个家的。

“咦,你们看,那是不是夏若?”

“对啊,好像就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怎么还敢出来,我们都被她骗了,什么清纯女神,分明就是个放荡女,要结婚了也不知道安份一点,我真替梁少不值。”

“就是,像她这种表面白莲花,内心绿茶婊的人根本就不配待在演艺圈里,滚出演艺圈。”

“夏若滚出演艺圈,夏若滚出演艺圈……”

面对众人的辱骂,夏若无动于衷,白莲花,绿花婊,这些词她以前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会用在自己身上,现在的她只觉得好笑,只当一切都是个笑话。

一夜之间她就成为了放荡下贱,私生活淫乱之人,网络上更是骂声连连,粉丝大骂假正经,装清纯,明明快要结婚了居然还私会情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夏若在哪儿?”这时,从人群中冲出来几个身壮如牛的男人,粗声粗气的问道。

瞬间,便没有人再开口,都纷纷后退了几步。

夏若皱眉,转过身去,就看见几个壮汉朝她走来,眸光闪了闪,想起于澜提起的那些人,脸色大变,心中暗叫不好,拔腿就跑。

“站住,夏若你给我站住,娘的,兄弟们,把这娘们给我抓回来,老子非弄死她不可。”

夏若咬着牙把行李箱提起,不管身后人怎么开口威胁,她都没有停下来,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被抓走,那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她不敢想,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落魄千金甜蜜宠-夏若, 顾以恒-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