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前妻缠上我-林逍遥, 苏若雪-都市异能小说

冰山前妻缠上我-林逍遥, 苏若雪-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要不出去,要不闭嘴

“现在还没上班,算命的话,十二点后再来。”

林逍遥慵懒的躺在摇椅上,头上蒙张报纸,被人打搅了午休,心情很不美丽。现在的人太不懂事了,进来都不看门牌吗?

“啪……”

“卧槽!”突然的动静,惊的林逍遥一个机灵,睡意全无的从椅子上爬了起来,愤怒道:“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

话音落下,报纸飘飞,只见面前的西装肥男,约莫四十岁左右。身旁还有成功人士的标配:两名魁梧的保镖。

打量完凶神恶煞的保镖,又看了看倨傲的西装肥男,林逍遥顿时就软了:“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

“听说你这里算命很准?”西装肥男眉头微皱,打量着林逍遥,满脸的不屑。

西装肥男边说边从身上,掏出一张逼格超高的镀金名片,放在桌子上。

我滴乖乖!

林逍遥眼眸一亮,这死胖子竟是鼎峰集团的老总陈鼎峰。

若是稍加忽悠,这钱肯定不会少,但想起师父的告诫,顿时又泄了气。

如果昧着良心收钱,那么他的天机眼将会模糊不清,直到瞎了为止。

哎!

算命这行就这样,神棍混的逍遥自在,而他们拥有真本事的,大多穷困潦倒。

林逍遥愁眉苦脸的样子,让陈鼎峰还以为是在找他要钱,这种大师他见多了,自然知道一些规则。随即拿出一张银行卡,厌恶道:“这里有十万,若是你真算的准,钱不是问题!”

林逍遥想死的心都有了,别说十万,就算是一百万他也不能拿啊!

算命,本就是窥窃天道,一旦天机眼没了,那么他将厄运不断,也就是所谓的报复吧。老头子这辈子算了不少天机,升仙岛之行定然不会顺利。

“陈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林逍遥摇头叹息道:“我们天机门有一规矩,十二点前不算命,你要等就等,等不及的话,请移步。”

老头子临走时才替他开了天机眼,二十四小时过后,才能成型。

陈鼎峰的面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嫌钱少了?”

他人家几十亿的资产,岂是差钱的主,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弯弯绕。

“规矩就是规矩,还有不要拿钱来羞辱我。”林逍遥宛若不食人间烟火,但心里多希望有人能用钱狠狠的揉虐他:“我这里明码标价,富人算命九百九十九,穷人分文不取!”

陈鼎峰眉头一皱,那些算命的大师,他接触过不少,起步都是十万,还他么算的含糊不清。一口一个天机不可泄露,道貌岸然的样子,令他憎恶。

再看这个林逍遥,年龄虽然不大,道行不知深浅,但能视金钱如粪土,倒是让他舒服了许多。

看了时间,反正就差十五分钟,等会儿也没事,他倒要看看天机门到底有没有那么玄乎。

“好,我等!”陈鼎峰静下心来,坐到一旁椅子上。

就在这时,一个踩着高跟鞋,穿着抹胸裙,长发披肩宛若天仙的女子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林逍遥眉头一皱,这女人好像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我们马上就离婚了,拜托你不要再来干扰我的生活。”

“马上不是还没离婚吗?”

苏若雪是金陵出了名的高冷总裁,人美、腿长、气质好,虽然林逍遥看的心里痒痒,但实在受不了这种踹在怀里都融化不了的冰山。

“看到你骗人,我自然就来了!”苏若雪声音冰冷,眼中充满着不屑。这次她还真的有事,否则也不会来。

陈鼎峰一脸懵逼,他不是金陵人,也不知道金陵商圈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大事!

其实看到林逍遥的第一眼,他也感觉是个江湖神棍,但林逍遥的所作所为又不像骗子,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拒收他的银行卡?

莫非这是套路?

“胡闹!”林逍遥结婚后被折腾了三个月,心里怨气不少。

以为签了离婚协议,生活就能平静下来,谁曾想两天不到,苏若雪来了三次,次次搅黄她的生意,这两天都快没米下锅了。

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这女人又来了,简直不可理喻。俗话说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七尺男儿汉?

“我开门做生意,怎么就骗人了?”

“你这女人,蛮不讲理!”

“立刻、马上出去,不然我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林逍遥确实压抑的太久了,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苏若雪,是要把他往死里逼啊!

这口气任谁都无法吞咽,更何况他们只是有夫妻之名,毫无夫妻之实,自己明明是好心帮忙,搞到最后,感谢没有就算了,还他么的惹了一身骚。

“哼!”苏若雪冷哼一声:“你既然是开门做生意,我这又怎么能叫私闯民宅?”

“还有如果不是你师父,当初使用了歪手段,爷爷怎么可能逼着我嫁给你这种人?”

“还有你师父那种心术不正的老东西,一定会遭天谴的!”

苏若雪也是满心窝火,一切起因都是因为林逍遥的师父,这老头昨天一走,她只能把这口怨气发泄到林逍遥的身上。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么师父债徒弟还,也是理所应当的。

想她堂堂若水投资的总裁,最终却被江湖神棍夺了名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最可气的是,领证的时候,还被无良媒体曝光了,闹得满城风雨,让她沦为了笑柄!

林逍遥肺都要气炸了,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后:“我不想争辩,你要不出去,要不老实闭嘴!”

至于老头子遭天谴?

那是肯定的!

貌似距离渡劫只剩一个月了吧?

可他修为尚弱,无法进入升仙岛,遗憾不能目睹老头子被天雷轰顶的狼狈样。但渡劫有风险,一不小心就会身死道消,说实话他还是很担心的。

“哼!”苏若雪气的直跺脚,想她走到哪都被人捧着,偏偏这个神棍不待见她,着实可恨。她瞥了一眼陈鼎峰:“只有人傻钱多的暴发户,才会被江湖神棍忽悠!”

“我……”陈鼎峰一脸懵逼,这算是殃及池鱼吧!

这女人,真凶!

一番争吵后,十二点已到,林逍遥的天机眼已经成型,无意间瞥到苏若雪,发现她的头上有一股煞气潆绕,这是有血光之灾啊!

他眉头一皱厉喝一声:“站住!”

第2章 你也要算命?

虽然这个女人侮辱他,还有他的职业,但见死不救他还做不到。

可能怪林逍遥用劲过猛,声音太大,吓的苏若雪娇躯一震,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反应过来时,苏若雪回头蹙眉,怒道:“你神经病啊!”

“轰……砰……”

然而就在转瞬,巨响之声,镇痛屋里五人的耳膜。

再看之时,原来是二楼洗浴中心新装的招牌,因为绳索断裂而垮塌下来!

苏若雪惊出一声冷汗,如果她没停顿,此刻应该已经被砸成肉饼了吧?

林逍遥再次瞥了她一眼,头顶上的煞气已经消散了许多,挥手道:“没事了,走吧!”

他的神情,甚是淡然,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厉害啊!”陈鼎峰揉了揉眼睛,张大了嘴巴,表情十分的夸张,毫无成功人士的那副稳重。

“哼!”苏若雪反应过来后,怒瞪林逍遥:“乌鸦嘴!”

她认为这是个巧合,正巧被走了狗屎运的林逍遥给说中了,看着爱理不理的林逍遥,苏若雪气就不打一处来,鼓着嘴说道:“你可以去买彩票了!”

“这建议不错,可以考虑!”林逍遥头也不抬一下,漫不经心的回应一声。

苏若雪轻咬贝齿,一见这无耻的混蛋就被气糊涂了,竟然忘了她此行的目的,沉默片刻为难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先来后到不懂吗?”林逍遥瞥了一眼,这年代求人办事,都那么理直气壮,绝不能忍:“把刚才的钱交了,一边排队去!”

这就很舒服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我有要你算吗?”苏若雪一噘嘴胸膛起伏,气的脸颊绯红。

“你这女人,还真是刁蛮!不交钱,事也不用说了,我不算你这命!”林逍遥本就缺钱,岂能放过搅黄他两单生意的冰山美人准前妻?

苏若雪咬着牙,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能屈辱含泪扫了二维码转了钱。

“微信到账一千元!”

随着提醒,林逍遥眉头一皱,这女人是想害死他啊!

摸了几个口袋,最终摸到一枚硬币,抛向苏若雪:“请你尊重我的职业,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还有我不是骗子!”

苏若雪认栽了,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那么多委屈,如今却在一个神棍身上受了所有气。若不是为了大局着想,恨不得砸了这个店铺!

但现在只能忍了,坐在一旁木椅上,伺机而动。

“小兄弟,神人啊!”陈鼎峰是心服口服。

“过誉了!”林逍遥得意一笑,看着陈鼎峰印堂发黑,沉声问道:“你这最近过得不太好吧?”

苏若雪冷哼一声:“废话,谁过得好,还来算命?”

陈鼎峰眉头一皱,得出一个结论,此女性格刁蛮,善于无理取闹,谁娶了谁倒霉!

连神乎其神的林逍遥都驾驭不了,换了普通人,那还了得?

其实他不知道,苏若雪高冷不错,但还不至于无理取闹。当然林逍遥除外,因为她就没把林逍遥当人看。

“你还有完没完了?”林逍遥恨得咬牙切齿,老头子一定是疯了,竟说他和苏若雪天生一对,还搞了那么多的名堂。

他承认苏若雪的长相,曾几度让他把持不住,但一颗燃烧的心,早已被苏若雪的冰冷给浇灭。

被他这样一声怒斥,苏若雪脑袋一转闭了嘴,但是脸上的神情,分明是满满的不屑!

“不瞒你说,最近的确诸事不顺!”陈鼎峰眉头紧皱,想着最近投资的几个项目都亏了钱,才道:“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公司市值蒸发了几个亿。”

“我这心里苦啊!”

林逍遥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一番,那可是几个亿啊!

这陈鼎峰还真是够有钱的,仅仅只是心里苦,要是搁他身上的话,早就寻死上吊了!

“嗯!”林逍遥点了点头,开启天机眼看了数秒,片刻后眉头一皱:“这些年你赚的钱,不干净吧?”

陈鼎峰心头一怔,本想嘴硬抵赖的,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做生意的时候,的确耍了不少小手段,玩了不少文字上的游戏。

林逍遥微微摇头道:“你这是遭了报应,不过还好只是贪婪,远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不然我也束手无策!”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陈鼎峰一听有戏,立即来了精神。

“多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比如把不义之财捐出去,积点阴德!”林逍遥说的是实话,但又不是实话。

像这种报应,他可以解,只是不想解。反之只要陈鼎峰把这些钱捐出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陈鼎峰眉头一皱,把钱捐出去,他还真舍不得。

这种贪得无厌的人,林逍遥跟在老头子的后面见多了,随即叹息一声:“那就等着破产吧!”

听到‘破产’二字,陈鼎峰脑袋嗡嗡作响,不过按照这样的趋势,要不了半年,他真的会破产。

“我捐!”想到后果,他咬着牙道:“我出一个亿,与教育部门合作,在贫困山区修建小学!”

他的话,让林逍遥差点咽了气,开口就是一个亿,可想而知这些年陈鼎峰究竟赚了多少黑心钱。一个亿听起来的确吓死人,但和破产比起来,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苏若雪蹙眉,她很难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可恨的林逍遥嘴里说出来的。

虽然他间接性的做了好事,但手段还是那么的卑鄙,依旧洗白不了他神棍的身份。

“记住了,做善事要用心,你的事业会好起来的。”林逍遥点了点头,他可不是吹的,虽然他修为尚浅,但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你放心!”陈鼎峰郑重的点了点头:“所有项目,我亲自跟进!”

“以后有事尽管招呼老哥!只要能做到的,定不推脱!”

由于收费过少,所以陈鼎峰心里默认欠了个人情。毕竟有钱人,都好面子!

林逍遥笑着点了点头,欠老头子人情的太多了,他那抽屉里满满的都是名片,倒也没在意,只当客套话了。

“告辞!”陈鼎峰抱拳,带着两名保镖转身离去。

其实陈鼎峰本性不坏,故而林逍遥才愿意给他指明前路,若真是天地不容的报应,别说他无力更改,就算有能力,也会闭口不言。

不给大奸大恶之人算命,这是门规。

陈鼎峰离开后,林逍遥打量着肌肤如玉,水嫩光滑的苏若雪,戏谑一声:“你也要算命?”

第3章 难怪生意不好

“我才不算命!”

作为无神论的忠实拥护者,苏若雪怎么可能相信这种玄而又玄的荒唐东西?若不是那老头子害的,她也不至于沦落到上门求人的境地。

“哦……”林逍遥嘴角带着揶揄的坏笑:“那不好意思,我这里不看病!”

“出门左转公交车305底站,那里wifi还不错!”

噗……

305底站是六台山精神病医院,苏若雪气的一拍桌子:“你……”

“我看你这年龄不大,脾气不小,该去医院好好查查,看看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对于苏若雪的愤怒,林逍遥视若无睹,受了那么多的气,报复一下,应该不算过分。

“嘎吱……”苏若雪恨恨的抿着嘴,眼神中迸射出寒芒,双掌化拳,攥的十指骨骼作响。

她深吸一口气,一直在提醒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言归正传,明天我爷爷八十大寿,他只想见你。”

“不去!”林逍遥连连摇头,这倒不是报复。

话说回来,苏若雪爷爷身体不好,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点他不会否认。当然罪魁祸首,还是那个乱搭红线的糟老头子。

况且苏若雪家,除了她父母以外,大多都是势利眼,对他敌意太强。还有自从协议离婚后,原本对他还不错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也恨他恨的要死。

去干嘛?

受气吗?

他才不上这个当!

“算我求你了!”苏若雪十分孝顺,为了爷爷的健康,不惜向她眼中的神棍,放下了高冷的身段。

这还是林逍遥第一次见苏若雪低头,面对这种级别的美女,毫无抵抗力,心一横,牙一咬:“好!”

“真的!”苏若雪笑如春风,本就精致的五官,此时更是迷人。

看的林逍遥热血澎湃,有一种压制不住的冲动:“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苏若雪笑容逐渐凝固,她果然没有看错人,神棍就是神棍,从来不会忘记占便宜。

但是为了能让老爷子高兴,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咬牙道:“只要不过分,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嘿嘿!”林逍遥一笑:“这第一个条件嘛,先请我吃顿饭!”

老头子走的时候,把一生积蓄全都捐了,听他说升仙岛那边不用这玩意。加之昨天被苏若雪搅黄两笔生意,所以他从早上饿到了现在,吃她一顿饭,绝对不算过分。

“好!”苏若雪答应的很爽快,没想到第一个条件,会如此的简单!

坐上苏若雪的酒红色法拉利,来到一家新开的餐厅,装潢奢华,档次不低。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竟是苏若雪闺蜜家的分店。

“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李晴一见苏若雪,十分热情,但对林逍遥一点兴趣都没有。

整个金陵商圈,谁不知道他们俩的那点事?就连她也为苏若雪打抱不平,闺蜜那么优秀,竟然和这个家伙结了婚,更可气的是还离了。

只是她想不明白,苏若雪怎么又和这软饭男在一起了,可当着林逍遥的面,她也不能多问。

“想你了呗!”苏若雪轻笑一声。

“嘿嘿……”李晴也是个十足的美人,但比起苏若雪,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当然是招牌!”作为一个吃货,自然不能放过一个店里的特色菜。

李晴得意一笑:“好嘞,交给我!”

二女相遇之后,就没林逍遥什么事了,出于职业本能,进来的时候,就有种怪怪的感觉。一番打量后,果然看出了不少问题,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声:“难怪生意不好!”

他的声音虽小,但二女却是听得真切,苏若雪面色冰冷,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哪有林逍遥这样的人?

人家新店开业,不恭喜也就算了,还开口就是这么难听的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林逍遥顿感委屈,这年头连实话都不能说了。

“你……”苏若雪眼睛一瞪,自知拿林逍遥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安慰李晴道:“你别听他胡说,就一个江湖神棍!”

李晴面色怪异,她还真的没生气,因为林逍遥说的不假,新店开业半个月,营业额最多的一天也不过万,而这个店一天的成本,就要开销两万以上,也就是说直到现在,都是处于亏损的状态!

“再重复一遍,请尊重我的职业!”林逍遥十分不爽,心里有气也不会惯着她:“你最好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

“你……”苏若雪愤而起身,但想起自己有求于这个混蛋,只能咽下这口气:“李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去洗手间,要不要一起?”

“切!”林逍遥嗤之以鼻,现在的女人真矫情,上个厕所都要成群结队:“厕所地滑,小心摔跤啊!”

“闭上你的乌鸦嘴!”苏若雪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有一种掐死这个混蛋的冲动。之所以拉着闺蜜去洗手间,是因为她想解释清楚这件事。

若是在寻常,李晴一定会跟去,但现在心里藏着事,只能摇头婉拒道:“我很累,不想跑哎。”

苏若雪也没说什么,只是恨恨的瞪了林逍遥一眼,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菜,上了!

是一人一餐的高档形势,所点的全都一样,看着美味佳肴,林逍遥口水横流,毫无形象可言。

“你为什么说那种话?”李晴试探性的问道,其实做生意的人,都忌讳那话,所以她也不好明说。

林逍遥一番狼吞虎咽后,缓缓抬头,李晴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且问你,你和令堂最近是不是会感到四肢乏力,失眠头痛呢?”

李晴面色一惊,连忙点了点头,这些都被说对了。

自从新店开业,她和母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症状和林逍遥说的一点不差。去医院花了好几千,检查不出个所以然,做SPA也缓解不了疲乏。

“这就对了!”林逍遥淡然笑道:“你们这里的风水有问题。”

冰山前妻缠上我-林逍遥, 苏若雪-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