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京之主-楚浩, 段小慧-都市情感小说

中京之主-楚浩, 段小慧-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事与愿违

“浩子,我回不去了,你是我最信赖的兄弟,闺女就拜托你了,帮我带她回家!”

……

“滚滚滚!”

“那穷鬼不争气死就死了,还给我带个拖油瓶回来,是想让我也把一辈子搭进去吗?”

“孩子是我的没错,可从小就跟那穷鬼生活在一起,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有心思照顾她,你爱丢就丢,爱仍就扔,反正我不要!”

……

战友满身是血的临终托孤历历在目。

孩子母亲的冷漠和绝情又那么触目惊心。

楚浩看着怀中不满两周岁的范凡,觉得活着是那么幸运又艰难。

再一次站到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的选择,将会影响范凡的一生。

而此时楚浩能想到的人,也是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人,唯一可以将范凡托付之人,是远在老家中京的女朋友段小慧。

为了兄弟的嘱托,为了兄弟留下的血脉,楚浩决定将范凡带回中京托段小慧照顾一段时间。

……

两天后,中京机场,一架波音777缓缓停稳,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缓出现在人群最后方。

“三年了,终于回来了!”

踏入中京土地的一刹那,楚浩心中感触良多。

想到跟女友久别重逢的喜悦,楚浩心中赛得满满的,就快要化作眼泪冲出来。

怀中范凡迷糊中喊了一句“爸爸!”将楚浩的思绪拉到面前,嘴角闪过一抹充满爱的微笑,他已经将范凡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在楚浩看着范凡露出幸福微笑的时候,一排身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压了过来。

“小少爷,你总算回来了!”

一老者缓慢的声音。

楚浩抬头望去,是一张多年不见的脸孔,陌生中隐约能寻见之前的样子。

“上京楚家下人赵波,恭迎少爷回家!”

老人看清楚浩的脸,这一次说的铿锵有力。

比赵波声音更有力的是楚浩内心的愤怒。

看到楚家人,被无情逐出家门的一幕幕刺痛他的神经,好像事情刚刚发生一般。

楚浩不想再跟让他伤透心的家有任何关系,也不理睬赵波,抱着范凡继续往前走。

赵波手一挥,三名保镖拦住楚浩去路。

楚家向来凡事高调,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强制别人接受他们的想法,这样的做派让楚浩深深感到厌恶,觉得总有一天他们会把楚家的前程断送。

楚浩吐一口气,内心是彻底的失望,三名保镖拦住的并不是楚浩离去的路,而是他回家的门。

“少爷,别为难我这把老骨头,既然你回到中京,就必须跟我回去!”

赵波再次挥手,手下八人将楚浩围在中间。

“家族生意接连受阻,老爷吩咐,必须带你回家,现在只有你才可以救楚家!”

“只要你回去磕个头,认个错,过去的事情家里可以既往不咎!”

楚浩闻言立时攥紧拳头。

明明是他们求人,却偏偏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这样的家不要也罢!

“滚开!”楚浩冷冷地说道:“念在往日情分,今日我不想让你难堪,若你再苦苦相逼,别怪我翻脸无情!”

“少爷,以你目前的能力恐怕养不活这个孩子,这张卡里面有十万,只要你肯回去认错就归你了!”

楚浩一把夺过银行卡。

赵波心中无比得意,在这世界上屹立不败的只有金钱。

咔嚓,咔嚓!

只见楚浩将银行卡掰成了碎片,扔到地上用脚踩了两下。

“收起你肮脏的嘴脸,跟我玩钱,楚家不配,你更不配!”

楚浩握紧的拳头呼之欲出,要不是怀中范凡懵懂地看着他,肯定打得这群人满地找牙。

在赵波等人的注视下,逗一下范凡,两个人微笑着离开。

一个完全不懂照顾孩子的年轻人。

一个说话含糊不清,更多是用啼哭表达情感的娃娃。

行走在大街上,表现出的笨拙和无措让不少人好奇和生疑。

“这小伙子看起来也不大,怎么还抱个娃娃?”

“你看那小娃娃一直哭,该不会是个人贩子吧?”

“可能人家是兄妹呢,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看着行人异样的目光和言语,楚浩更加手足无措。

惨了!

因为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范凡被吓得越哄哭声越大。

楚浩可不想继续留在这尴尬,抬腿想走却被行人紧紧拉住,他们还报了警,要不是楚浩带了证件,怕是真当人贩子抓起来了。

也算是因祸得福。

跟带队的女警解释清楚后,楚浩在女警的帮助下学了几招哄孩子的技巧,还给范凡买了奶和玩具。

一碰到奶瓶范凡紧紧抱住,看着她用力吃奶的样子,楚浩完全忘记了刚刚的尴尬,换之而来的是洋溢的幸福。

就在楚浩谢过女警,在路边准备拦辆出租车回家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内,她正是楚浩的女朋友段小慧。

部队的三年,所有苦痛折磨都是在思念段小慧中度过。

楚浩难掩兴奋之情,很想现在就冲过去拥抱她,可是他还没有走到段小慧身边,一个男人的出现让他愣在原地。

段小慧跟出现的男子热情拥抱,有说有笑很是亲密。

楚浩心脏狠狠颤动几下。

说好的永不分离,说好的厮守一生,难道自己当兵三年已经被绿了?

楚浩担心之余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论结果好坏都要段小慧亲口说出来才行,疾步来到两人面前。

“小慧,他是谁?”

段小慧上下打量一眼楚浩,狠狠白了他一眼。

“哪里来的臭乞丐,抱个孩子博同情吗?”

“老子最恨你们这些骗子,赶紧滚,否则我就报警了。”

三年不见的恋人,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反倒是白眼和咒骂,还装作不认识,这让楚浩心里倍感屈辱。

“段小慧!”楚浩大吼了一声。

“你为了这个男人装不不认识我是不是?”

段小慧躲不过楚浩的质问,止住脚步,嫌弃地看着楚浩,轻蔑地说道:“你脑子有病是不是?我跟你很熟吗?”

不熟?

楚浩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过。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这个女人,也不会跟家里彻底闹翻,如果不是为了她就不会去部队经历生死,可她却早跟别的男人走在一起。

三年的努力,就换来不熟!

“你……”楚浩的话没有说出口,被段小慧打断。

“你什么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说着话,段小慧冲到楚浩面前推了他一把。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怀疑老子?”

“你说去当兵,让我等你三年,回来一定给我个惊喜,惊喜就是你给我带回来一个野种吗?”

段小慧满眼委屈瞪着楚浩和怀中的范凡。

“我说不认识你你非要捅破这层纸,现在大家都没有面子,你高兴了?”

“小慧,孩子的事情我发信息跟你解释过了,你之前不是答应会帮我照顾范凡?既然你不想帮我,为什么还要说那番话让我满心期待回来?”

段小慧没有继续解释,恨恨地咬着牙离开。

“小子,滚远点,别他妈找不自在!”

男子丢下一句话,跟着段小慧一起离开。

第2章 狗眼看人低

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景,楚浩长叹一口气,他想冲上去问清楚,同时心里也明白,此时纠缠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三年时间,他从来没有想过心爱的女人会变心,在他心中,段小慧是那么温柔体贴,是那么善解人意,他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可段小慧跟自己生气表现的那么冷漠,跟那男子两个人却乐乐呵呵没事人一样,又不能不叫楚浩多想。

“哇……哇!”

怀中范凡又哭起来,给奶不喝,给玩具也不玩,就是一个劲地啼哭。

楚浩挑了挑眉,自己是真拿孩子没办法,楚浩找不到其他人来帮自己,决定去一趟段家好好谈谈,希望段小慧能够回心转意,帮自己照顾范凡。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楚浩特意花心思买了一堆礼物,因为他知道,丈母娘谭翠是出了名的胡搅蛮缠,胡同里面的人见了她都绕着走。

挑选好礼物已经是下午六点。

楚浩左手抱着范凡,右手拎着礼物出现在胡同口。

一条胡同里面有十二家,段小慧家在最里面。

楚浩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能听到段家传出的喧闹声,很多人有说有笑。

“哟,小慧可真是幸运,认识彭诚这么帅气的小伙子。”

“关键是人家彭少年轻有为,中京赫赫有名的彭氏集团未来接班人。”

“可不是嘛,可比小慧那个当兵的男朋友强多了。”

“你提那个废物干嘛,他给彭少提鞋都不配。”

楚浩一直努力证明自己,在部队屡建功勋,成为名副其实的兵王之王,想不到在这群人眼中如此不堪。

不过无所谓了,他们只是段小慧的亲人,凑巧在这吃饭而已,只要段小慧跟自己一条心就可以。

当当当!

楚浩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中年女人尖刺的声音传出来,紧接着是高跟鞋哒哒走路声。

门推开的一刻,楚浩一眼认出开门的女人就是谭翠。

谭翠对楚浩有点印象,一时间却记不起是谁。

“你谁啊?有事吗?”谭翠冷着一张脸,被打扰了吃饭很不情愿,如果不是看到礼物,直接甩脸子关门。

谭翠突然一激灵,认清面前是楚浩,随手抄起门后的笤帚指向他。

“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还有脸回来,你对得起我女儿吗?”

“赶紧滚,别等我打断你的狗腿!”

楚浩没有退意,段小慧是她唯一的选择,也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就算真的回不到从前,他也希望可以当面把话讲清楚。

“伯母别气,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听到礼物,谭翠撇了一眼。

包装讲究,一看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

谭翠登时两眼一亮,将手中笤帚扔到门外,笑嘻嘻接过楚浩手中的礼物。

“哟,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快进屋。”

谭翠拎着礼物笑嘻嘻引楚浩进屋,心里则是在盘算这些礼物到底值多少钱。

楚浩来到屋内,段小慧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场,还有之前跟在段小慧身旁的男子,他就是大家赞不绝口的彭诚。

彭诚见到楚浩进来,心中乐开了花,他可是等这一刻好久了。

“伯母今天生日,还亲自去给小辈开门,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到别人家作客,就带那么点破东西,也真拿的出手,换做是我,早就自己滚蛋了!”

说着话,彭诚拿出一套黄金首饰,项链,耳环,戒指,皆是13.14克拉,虽说都是收藏款式,加起来价格过万,让一众亲戚羡慕嫉妒恨。

谭翠更加现实,当下将楚浩带来的礼物丢出门外,还不忘了踢两脚。

“什么年代了,谁还缺那口吃的喝的,还是诚诚送的东西好,伯母喜欢。”

楚浩精心准备的礼物就这么被丢出门外,心中自然失落,那里面还有一盒赵波送个他的见面礼,虽说不知道是什么,想来应该过得去,想不到还是被嫌弃。

在门外已经见识过这群人的追名逐利,想不到自己就在面前,他们还是如此现实,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接下来一群人对楚浩口水讨伐,说得一无是处,就差骂十八辈祖宗了。

谭翠稀罕了一会儿首饰,心满意足后才让一群亲戚住口。

美滋滋对楚浩道:“我家小慧那是倾国倾城,出了名的大美人,过去跟你在一起权当她爱护小动物,今时不同往日,小慧马上就要嫁给城城了,以后再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要是你再来骚扰小慧,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楚浩此行只为跟段小慧说清楚,没成想遇到段家人聚餐,说也说不清楚,只能先行离开,等段小慧空下来再跟她单独沟通,谁知范凡此时哇一声大哭起来,还一个劲看向饭桌上的蛋糕。

看来范凡是饿了,见到这么一桌好吃的五颜六色就想要,可楚浩在这里一点也不受欢迎,带着范凡离开她又闹得凶。

一时间进退两难。

范凡就像是能读懂楚浩的意图,只要他想离开身体轻轻一动,范凡就哭得更大声,像是在告诉大家,得不到吃的不会善罢甘休。

“人家过生日,带个孩子跑来扫兴,你算什么东西啊,快带着她滚!”

“哭哭哭,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真是烦死人了。”

范凡的父亲为国捐躯,决不能容忍这些亲戚随意胡说,楚浩决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们,想到哭闹不休的范凡,不想让她小小年纪看到血腥的一面,楚浩慢慢松开攥紧的拳头。

“伯母,孩子还小不懂事,再这么哭下去怕伤了嗓子。”

“她就是想吃一些东西,少给她尝一口蛋糕就好,今天生日宴所有花销算我的。”

谭翠狠狠白了一眼,不予理会。

段小慧紧皱眉头,走到蛋糕前剜了一勺递到楚浩手中。

“快别让她哭闹,烦死人了,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请你不要再来找我!”

“如果你能拿出五百万彩礼,我兴许还能给你个机会,否则以后我们家跟你再没有任何关系。”谭翠有意让楚浩跟彭诚相争,自己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

楚浩心中万般无奈,但为了范凡,他愿意忍受这些羞辱。

范凡尝到蛋糕后破涕为笑,让楚浩暂时忘记了烦恼,还是决定再找机会跟段小慧讲清楚。

见楚浩准备带范凡离开,一旁彭诚坐不住了,他可不想放过这个蔑视楚浩让自己出风头绝佳的机会,必须好好羞辱楚浩一番,让这家人都知道他比楚浩强了不知多好倍。

“就这么走了?你不是想找人照顾这个野种嘛,只要你肯跪下来求我,我一高兴说不定可以帮你。”

“怎么说我在中京还认得一些人,可以给她安排一个好点的学校,不至于像你一样长大后没出息。”

楚浩让着谭翠和段小慧是念及旧情,对于这个仗势欺人的情敌,那就不必留什么情面。

“算了吧!”楚浩回敬他一个轻蔑的笑容,“我的女儿岂能交给你这种没素质的畜生,我可怕她长大后只会狗眼看人低!”

第3章 上门被拒

楚浩充满攻击性的言语让彭诚自觉丢了脸面。

之前见谭翠那般羞辱他都不语,还以为是个面瓜,想不到自己一张口就被怼,这样在段家丢人可不行。

“小子,别不识抬举,要不是看在小慧跟伯母的面上,老子会理你?”

“给脸不要脸!”

段家一众亲人自觉帮腔,各种难听的话脱口而出,自然都是帮着彭诚谩骂楚浩不识好歹,因为段小慧嫁给彭诚,他们不但能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还能获得这辈子都想要的名利。

“臭屌丝也敢这么跟彭少讲话,马上道歉,否则你出不去这个屋子。”

“臭当兵的也敢放肆,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段家一众亲戚给他助威,彭诚得意地笑着。

“小子,认清现实了吗?只要我一句话,咱家亲戚的孩子都可以进入明光国际学校。”

“像你这种土包子,连明光国际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哈哈哈……”彭诚觉得自己找回了面子,得意的哈哈大笑。

段家热衷巴结彭诚的狗腿子看准时机再次围攻。

先是恭维了彭诚几句,随后炫耀起明光国际。

明光国际学校,中京市最有名的学校,学校开班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能够进入明光国际的学生都是中京及全国的贵族子弟。

普通人没资格进入明光国际,更负担不起比普通学校高出十几倍的学费。

彭诚之所以得到段家所有亲人喜欢,就是他承诺只要段小慧嫁给他,可以安排段家孩子进入明光国际,这对段家来说那可是光宗耀祖之事,各个欣喜若狂,整天盼着两个人早些成婚。

楚浩了解段家人的心思后,只能替他们感到悲哀,他们原本出生平凡,成长平凡,生活更平凡,如果没有彭成这样的人帮助,他们一辈子就那么平平凡凡的度过,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攀附有能力的人可以理解,如果是凭借自己的努力那也无可厚非,可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段小慧的幸福,这是楚浩所不能容忍的。

只要段小慧过得幸福,楚浩允许另嫁他人,但决不允许段小慧受到任何伤害。

“你们想要飞黄腾达我不拦,可你们想靠着小慧嫁给这种人满足自己的私欲,你们真是一群好亲戚,就凭你们如此恬不知耻的德行就没有资格进入明光国际!”

“我刚回中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就不跟你们这群蛀虫浪费时间了。”

楚浩要去调查清楚段小慧根彭诚婚事的前因后果,决不允许她成为牺牲品。

刚刚燃起的荣誉感还没有尽兴,彭诚还不想放楚浩离开,他要让段家跟楚浩彻底闹翻,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

“是去找工作吗?”

彭诚笑嘻嘻拦住楚浩去路。

“以我彭家在中京的地位,说句话到哪都好用,如果我放出话去,保证你找不到任何一个工作,就算去扫厕所也没人敢用你。”

“不过我这人特好说话,更不是冷酷无情之人,我帮你。”

“我跟明光国际的丁校长关系特铁,我可以推荐你去当保安,只要你在那好好工作,你这闺女以后说不定还真能在那上学,当然只要你能付起每年最低三十万的费用。”

“如果你不想让小慧伤心,那就应下这份工作,以后亲戚们的孩子去那上学,也好有个照应,大家还能放心一些。”

说完话彭诚坐回到桌旁,接下来就等着段家亲戚表现了。

段家亲戚开启了巴结和嘲讽模式,先是鼓吹彭诚有多牛,彭家在中京多有影响,然后把楚浩说得一无是处。

说累了楚浩,他们还觉得不满意,又指责范凡。

如果说之前楚浩对段家人还心存希望,此时的举动彻底让他死了心,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情理可言,他们的眼中全部都是金钱利益。

此时沉默了许久的段小慧,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一直给你留着面子,你不要得寸进尺,彭诚有钱有势,我怎么会选择你这穷屌丝,想让我帮你照顾这个野种,你真是异想天开。”

“带着你拿来那些破东西马上滚,我一秒钟也不想看到你。”

段小慧的话让楚浩猛然惊醒,不能再跟这群鄙视别人却还要道德绑架的混蛋浪费时间。

楚浩抬脚刚要走,忽然收到一条信息,来电的是赵波。

“为了弥补家族对少爷的愧疚,和少小姐能够快乐成长,老爷吩咐将中京明光国际学校转到你的名下。”

“明光国际的校长名叫李远,是鄙人的亲戚,我已经吩咐他照顾少爷的一切,少爷和少小姐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他。”

“另外在机场给少爷准备的礼物,有一盒极品龙涎香,价值几百万万,如今就算有钱市面上也早已买不到,是老爷三年前特意为少爷准备的,希望少爷喜欢。”

“等少爷处理完事情,还希望少爷抽时间回来看看老爷,他真的很想念你……”

极品龙涎香这么贵重的药材,既然谭翠不识货正好带回去,说不定以后用得到,楚浩准备捡起礼物离开,。

彭诚冲过来一脚将礼物踢开。

“你这人可真是死不要脸,送人的礼物还想拿回去?”

楚浩咬着牙,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只是不想让范凡看到暴力的场面。。

“这是我跟段家的事情,轮得到你说三道四?纵使这里所有人都喜欢你,可在我眼中你什么也不是,他们怕你巴结你,老子可不惯着你这臭毛病。”

“这礼物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代表了我的心意,可你们把它丢出外面,我带礼物你们嫌弃,想拿走你们还不乐意?”

“收起你们虚伪的嘴脸!”

彭诚走到哪都是巴结他的人一大堆,今天当着段家人这么被怼,心里自然难以承受,挥着拳头去打楚浩。

可他忽略了一个因素,楚浩是当兵的,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彭诚疼得不敢起身,坐在地上叫嚷道:“臭小子敢跟老子动手,你想回中京照顾你的野种,老子就偏偏不让你如愿,有我在,你休想在中京待下去!”

中京之主-楚浩, 段小慧-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