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战王-秦九州, 叶雨瑶-都市情感小说

九州战王-秦九州, 叶雨瑶-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情侣款

九州国际酒店,是全球连锁的六星级高端商务酒店。

由各国王室出资建设。

目的是为了宣扬九州战神,那个统一了全球地下世界的王者。

今天,九州战神,将要宣布退隐。

九州酒店总部的会议室,各国王室齐聚在此,一脸恭敬的看着主位上的秦九州。

“战神大人,这是索比埃石油公司的股权让渡书,价值三百亿美金,是我们非国的一点心意,请您一定收下。”

“战神大人,这是巴国12处金矿开采点,送给您做礼物,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其他各国王室贵族,也纷纷送上天价礼物,以表示对九州战神的滔滔敬意。

“老鹰,收下吧,替我谢谢他们的美意。”

秦九州懒洋洋的朝身后打了个指响,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对于钱,他早就没有了概念。

五年的东征西讨,秦九州积累的财富,几乎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

“战神,您真的要走?您走了会天下大乱的。”

秦九州的得力干将老鹰,在打点完各国王室贵族后,走出会议室对秦九州说道。

“那些俗事已经和我无关,我现在只想陪着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秦九州从怀中拿出一张女孩的照片,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

思绪也飘回到很久以前。

十岁的时候,他被父亲赶出家族,没吃没穿,在冰天雪地中默默倒数自己的生命。

快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一个沉甸甸的存钱罐。

“这是我所有的零用钱,你拿去买些吃的吧。”

女孩穿着白色的棉衣,手上戴着一条珍珠手串。

阳光下像个小天使,每一帧画面都令人心动。

而那个存钱罐是小兔子形状,虽然不大,但是跟女孩一样可爱。

靠着那些钱,秦九州活了下来。

并在成年后找到那个女孩,倾力追求她。

五年前,二人快要结婚的时候,女孩的弟弟酒后肇事,开车撞死了人。

为了不让弟弟承担刑事责任,女孩拜托秦九州,替弟弟坐牢顶罪。

秦九州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答应下来。

他想报答女孩当年的恩情。

“九州,等你出狱了,我们再也不分开。”

入狱前,女孩流着眼泪,在秦九州怀里留下这句话。

意外的是。

秦九州入狱还不到一个月,就被某个大人物选中,破例加入一支秘密部队。

五年来,秦九州执行了不下上千次任务。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成长为人人敬仰的九州战神。

披肝沥胆水火里,挥散血汗风雨中。

无数个险象环生的瞬间。

是女孩的那句‘再也不分开’,支撑着秦九州坚毅战斗,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如今,五年之期已到,秦九州也功成名就。

是时候回到故土,把一切都交给她。

……

三天后,江州市国际机场,秦九州和老鹰走出航站楼。

“老鹰,你跟了我五年,该放松放松了,自己找地方玩去吧。”

老鹰一脸要哭的样子,“战神,您不要我了?”

秦九州一阵恶寒,抬腿赏了老鹰一记飞脚。

“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恶心,老子是去会情人,你跟着算怎么回事。”

“还有,以后别叫我战神,我已经退隐了,以后只是个普通人。”

老鹰揉了揉发麻的屁股,点头道:

“知道了,九哥。”

“滚吧。”

“好嘞。”

老鹰走后,秦九州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镶金礼盒。

轻轻打开,一条蓝宝石项链映入眼帘。

这是稀有的斯里兰卡宝石。

也是著名珠宝设计师克斯蒂斯的心血之作。

全世界仅此一条。

价值三千万美金!

今天是她的生日,秦九州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半个小时后,秦九州出现在城南的富人小区。

一栋二层别墅外,十几个少男少女穿着光鲜的衣着,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一边喝红酒一边聊天。

没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秦九州。

今天是叶家二小姐的生日派对,并且是开放式的,出现陌生面孔没什么稀奇。

“先生,请您出示一下请帖。”

秦九州刚要进入别墅,突然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拦住了他。

“我没有请帖,麻烦你去告诉你家小姐,就说秦九州来了,她会让我进去的。”

秦九州礼貌的说道。

保镖上下打量了一下秦九州,见他穿的衣服没有名牌,就把他划到穷人的行列里。

“既然是小姐的朋友,为什么没有请帖,我看你是来这蹭饭的!”

保镖不屑冷笑。

秦九州脸色一沉,心里涌起一丝怒意。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需要到别人家蹭饭吗?

这保镖狗眼看人低!

不过打狗还得看主人,秦九州并没有发火。

“让你通报你就通报,只要你告诉叶小姐,秦九州来了,她会亲自出来接我。”

保镖愣了一下,接着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特么好像一个二逼,穿着一身地摊货,还想让我们小姐亲自接你,你假酒喝多了吧?”

周围的男男女女纷纷爆发出轰然的大笑,看着秦九州的眼神满是鄙视。

叶家虽然只是江州的三流家族,但也不是街上的阿猫阿狗可以随便结交的。

秦九州穿的这么寒酸,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他哪来的勇气装逼?

他们不知道的是,秦九州的衣服虽然看起来质朴,但却是意国服装大师手工缝制。

如果换成现金,可以在江州这种发达城市,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

秦九州无奈摇头,看来好好商量是行不通的,只能用拳头说话了。

“砰!”

秦九州闪电般的飞起一脚,踢在保镖的肚子上。

保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倒飞四五米,直接飞进别墅里。

“啊!杀人啦!”

别墅内外顿时骚动起来。

围在秦九州身旁的一群男女,如同潮水一样退后数米,满脸骇然。

“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一个女孩从别墅里快步走出,脸上带着浓浓的不悦。

今天可是她生日,居然发生暴力事件,太扫兴了!

秦九州看到女孩,脸上的阴沉瞬间被笑容取代。

叶梓韵,那个让他朝思暮想了五年的女人。

五年没见,她还是那么楚楚动人,身上的白色礼服也完美的衬托出她的气质和身材。

只是……

秦九州目光横移,脸色再次变得很难看。

叶梓韵身边,紧紧贴着一个青年男人,细眉斜眼很让人讨厌。

重点是,他身上穿的白色燕尾服,貌似和叶梓韵穿的礼服,是情侣款。

第2章 求婚

叶梓韵这时也注意到秦九州,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

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先是惊讶,再是尴尬,最后是窘迫。

今天不仅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的订婚典礼。

十分钟后,她的父亲就会对所有宾客宣布,她将和王家小公子甜蜜牵手,下个月结婚。

王家是江州二流世家,叶梓韵能嫁入王家,对整个叶家都是天大的好事。

何况,王家小公子也是叶梓韵倾慕已久的对象。

嫁给他,是叶梓韵一直以来的梦想。

秦九州在这种场合出现,很麻烦。

“秦九州,恭喜你出来了,今天我订婚,你也会恭喜我吧。”

叶梓韵语气冷淡,希望秦九州识相一点赶快离开。

秦九州炙热的心,逐渐变得冰冷。

说好的幸福呢?

五年不见,她居然变心了!

而且她的话是‘你出来了’,不是‘你回来了’。

这意味着,叶梓韵并不知道他在狱中的经历。

换言之,叶梓韵这五年,从来没有去狱中探望过他,哪怕一次!

“好了,这里不欢迎你,你是坐过牢的人,待在这里会让我们很丢脸!”

叶梓韵的母亲耿素娟推了秦九州一下,满脸的嫌弃。

秦九州冷冷开口:“我为什么会坐牢,你心里没数吗?”

“没数!”

耿素娟理直气壮。

“你酒后开车撞死了人,难道不应该坐牢吗?”

众人哗然,对秦九州更加鄙视。

“真是个人渣!”

“社会的败类!”

“我呸!”

秦九州气极而笑,朝着耿素娟竖起大拇指。

“过了河就拆桥,你真行。”

转头看向叶梓韵,咬牙说道:

“我准备了五年,本来想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没想到,你居然要嫁给别人。”

叶梓韵嗤之以鼻。

“入狱前你就是个穷鬼,现在身上又有了污点,你拿什么给我幸福?”

秦九州愕然。

这话说的好狠!

当初好心替她弟弟坐牢,现在居然成为了她嫌弃自己的理由。

曾经那个善良的天使,去哪了?

“梓韵,他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备胎吧?”

叶梓韵的未婚夫王旭走了过来,看着秦九州笑嘻嘻的问道。

秦九州为叶梓韵弟弟坐牢的事,叶梓韵曾当成笑话给王旭讲过。

所以他一下就猜出了秦九州的身份。

叶梓韵嗤嗤一笑,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梓韵,你实在太过分了!”

这时一个女孩从人群中走出,一脸怒意的看着叶梓韵。

女孩长得极美,是那种相机都无法承载的美,每一帧都令人怦然心动。

她叫叶雨瑶,是叶家的养女。

被叶家收养后,她和叶梓韵走的很近。

二人经常一起聊天,分享一些心里的小秘密。

关于五年前的事,叶雨瑶也是知道的。

虽然她没见过秦九州,但秦九州为了爱情牺牲自己,让叶雨瑶十分钦佩。

今天叶梓韵一家这样对待秦九州,叶雨瑶非常气愤。

“梓韵,他为你付出了这么多,难道你就这么回报他吗?”

“就算你不想再和他交往,也不该说出这么狼心狗肺的话!”

叶雨瑶的话毫不留情。

叶梓韵瞬间炸毛,指着叶雨瑶吼道:

“你这个贱人,你只是我们叶家养的一条狗而已,你凭什么说本小姐狼心狗肺!”

“别以为我之前给你点好脸色,你就可以和我平起平坐,我告诉你,你不配!”

王旭急忙搂住叶梓韵的腰,笑嘻嘻的道:

“好了,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发这么大的火多不值得。”

“来来来,老公送你个礼物,你笑一个。”

他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递到叶梓韵的手里,又转头朝着叶雨瑶暧昧的眨眨眼。

他看上叶雨瑶不是一天两天了。

要不是父亲嫌弃叶雨瑶是个养女,王旭根本不会退而求其次,和叶梓韵订婚。

这次帮她解围,也是为了让她感激自己,方便以后深入交流。

叶梓韵拿到礼盒后,顿时转怒为喜。

打开礼盒一看,是一串亮晶晶的宝石手链,兴奋的大叫:

“哇塞,好漂亮的手链,老公我爱死你了!”

王旭志得意满,嚣张的看向秦九州。

“这是我在缅国买的蓝宝石手链,花了二百多万,想追女人,你就得有那个实力。”

“有些人没钱没背景,穿着地摊货,又做了五年牢,还是老老实实认命吧。”

说完,王旭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在老婆和美女面前打压情敌,顺便装了个逼,真特么爽。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这时叶梓韵把手上的珍珠手链摘了下来,抛给了叶雨瑶。

“叶雨瑶,今天你对我无礼,让我非常失望,你的破手链还你,以后我们绝交!”

叶雨瑶接住手链,无所谓的点点头。

既然叶梓韵是这种人品,绝交了也没什么可惜。

秦九州看到这一幕,大脑一下死机了!大步走到叶雨瑶面前,拿起手链问道:

“这手链是你的?”

叶雨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疑惑的点点头。

“是我的,怎么了?”

秦九州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叶雨瑶看。

突然,他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发出一声长长的感叹。

失败啊,这么多年来,他居然爱错人了!

叶雨瑶,才是当初帮过他的女孩。

虽然多年没见,她的轮廓依然清晰。

当初仅凭那条珍珠手链,就认定了叶梓韵,实在是太大意了!

感慨过后,便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冥冥中自有天意,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他为了叶梓韵而入狱,机缘巧合成为九州战神。

他被叶梓韵无情背叛,却找到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没有失去什么,反而得到更多。

想到这,秦九州突然单膝跪地,从怀中拿出精心准备的蓝宝石项链,一脸真诚的递到叶雨瑶面前。

“叶雨瑶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会一生一世呵护你的。”

打开礼盒,39克拉的蓝宝石傲然现世,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出瑰丽夺目的光芒。

叶梓韵手上的那条宝石手链,此时像垃圾一般,黯淡无光。

第3章 协议结婚

场面瞬间沸腾了!

这么大一颗蓝宝石,无论男女,都抵御不了它的诱惑。

“天呐,这颗宝石太亮眼了!”

“如果能让我戴一下,脖子断了我都愿意!”

叶梓韵见到这一幕,表情如同吃了一只苍蝇。

秦九州明明是个废物,又在牢里蹲了五年。

他从哪弄到这么漂亮的一条项链?

王旭见自己的风头被抢走,也是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道:

“这分明就是玻璃做的,地摊上到处都买得到,不会超过二十块!

“一个刚刚坐牢出来的人,哪有钱买到蓝宝石?”

众人闻言,顿时醒悟。

对啊,一个坐过牢的穷吊丝,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大的宝石?

一定是假的!

叶梓韵长长的松了口气,暗骂自己刚才太慌张了。

她只看到宝石璀璨的一面,却忽略了它的真假。

还是王旭有见识。

叶雨瑶倒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宝石上面。

而是被秦九州突如其来的举动弄了个措手不及。

他好好的干嘛要向自己求婚?

不会是受了太大刺激,变成傻子了吧?

“那个……你没事吧?”

叶雨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秦九州洒然一笑:“我没事,活了这么大,今天最清醒。”

他说着站了起来,把宝石拿在手上,对叶雨瑶道:

“我现在帮你把项链带上,你要是不反对,我就当你同意嫁给我了。”

叶雨瑶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内心开始天人交战。

怎么办?要不要答应他?

她对秦九州确实有同情,但是同情不等于爱。

可转念想想自己的身世,养父养母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三天前把自己‘卖’给了一个拆迁户,明天就要领证了。

那个男人比养父小四岁,大肚腩,秃顶,满嘴黄牙,听说还抽烟喝酒赌博……

“戴好了,看来你愿意嫁给我。”

叶雨瑶内心的挣扎还没有结束,秦九州的动作已经圆满完成。

“你这个渣男!你和叶雨瑶才认识两分钟,就跟她求婚?”

叶梓韵见到秦九州宠溺的目光,心里突然涌起起一股无名怒火。

她虽然对秦九州没有感情,但秦九州毕竟是她的‘铁粉’。

现在他当着自己的面向另一个女人求婚,这让她十分不爽!

秦九州没有去看叶梓韵,而是满含真挚的看着叶雨瑶,一字字道:

“有些人,只看一眼,便是一生。”

说完,他牵起叶雨瑶的手,转身潇洒离开,毫无留恋。

他不想去计较叶梓韵对他做过什么,因为他现在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叶梓韵的眉毛都拧成了麻花。

如果秦九州是痛不欲生的离开,她倒不会有什么感觉。

但秦九州是欢天喜地的离开,还带走了比自己优秀的叶雨瑶,这就让她很不平衡了。

王旭也是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叶雨瑶这么完美的女人,居然被秦九州那个劳改犯领走了,这……

太扎心了!

叶梓韵的父亲从头到尾没有出声,等秦九州消失以后,才喃喃自语道:

“那块宝石项链,棱角分明,做工精湛,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

叶梓韵冷冷道:“假的!一定是假的!”

耿素娟在老公身上掐了一下,不满的嚷嚷道:

“你是不是没睡醒啊,那个废物是去坐牢,不是去挖矿,瞎琢磨什么劲!好了好了,赶紧宣布正事吧。”

叶父喏喏的哦了一声,面向众人宣布了女儿订婚的消息。

不过大家各怀心事,情绪始终不怎么高涨。

本该热热闹闹的订婚典礼,变得寡淡无味。

……

叶雨瑶被秦九州拉到大街上,整个人还有点腾云驾雾的。

“能拿开你的咸猪手吗?”

叶雨瑶把小手抽了出来,气质变得很高冷,如同换了一个人。

秦九州笑着道:“雨瑶,我们现在去领证吧。”

叶雨瑶皱眉道:“能不能别叫的这么亲热,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

秦九州挠了挠头,点头道:“好吧,未来老婆大人,我们去领证吧。”

叶雨瑶:“……”

“你考虑好了吗?真的要跟我结婚?”

“我对你虽然有一点点同情,但不代表我会喜欢你。”

叶雨瑶的确需要一个人替她摆脱困境,但她想把话提前说清楚。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秦九州把头摇的像拨浪鼓。

“不后悔,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行。”

叶雨瑶撇了撇嘴,对秦九州的好印象顿时拐了个急转弯。

刚刚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转眼间就对自己海誓山盟。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那好吧,跟我来。”

叶雨瑶耸了耸肩,转身朝着一家复印社走去。

再出来的时候,叶雨瑶的手里多了一纸协议。

“这是结婚协议书,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个字。”

秦九州嘿嘿一笑:“我知道离婚要签协议,原来结婚也要签协议,新鲜。”

话虽如此,他还是拿出自己的万宝龙钢笔,看都不看协议上的内容,在乙方处签下自己的名字。

“既然你不认字,我就大概给你讲一下吧。”

叶雨瑶对秦九州这种草率的行为很不满,小小的讽刺了他一下,接着说道:

“我和你结婚的目的是为了逃婚,以半年为期限,如果半年后风波过去了,我们就离婚。

“当然,我不会贪图你任何财产。”

秦九州痛快的答应:“都依你。”

叶雨瑶无语摇头,搞不懂这个男人脑袋里装的什么。

这种只赔不赚的买卖,他好像乐在其中。

“这件事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叶雨瑶在做最后的确认。

秦九州自信一笑:“我为什么要在乎?半年之后,说不定你会爱上我呢。”

叶雨瑶做呕吐状,爱上你?做梦去吧。

她喜欢的类型,是九州战神那样的英雄豪杰,至于秦九州,呵呵……

“你的项链还给你。”

叶雨瑶把蓝宝石项链摘了下来,塞到秦九州的手里。

秦九州急了:“雨瑶,是不是宝石太小了,你不喜欢?”

叶雨瑶摇头。

“这条项链太重了,带着很不舒服,再说,我为什么要拿你的东西?”

说完转身走了。

秦九州耸耸肩,只好把项链先收起来,颠颠跟了上去。

接着,二人去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成了一对合法的假冒夫妻。

宣誓的时候,秦九州无比庄重认真,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

这让叶雨瑶哭笑不得,做戏而已,何必这么卖力?

……

傍晚,叶雨瑶带着秦九州去了市中心的万兴大酒店。

今天是叶梓韵和王旭订婚的日子,林家老太太特意定了一个包厢,准备大肆庆祝一下。

叶雨瑶真心不愿意参加这种家庭聚会。

她是叶家的养女,在家族里地位最卑微,每次聚会都会成为被挤兑的对象。

但奶奶有要求,叶家老小必须通通到位,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过来了。

九州战王-秦九州, 叶雨瑶-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