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奇瞳-王叹之, 林思雨-都市异能小说

宝鉴奇瞳-王叹之, 林思雨-都市异能小说

1
第1章 意外突变

挂了电话,王叹之长长出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他父亲给他打了电话,要他回江西老家一趟,他的表弟王虎要结婚了,靠在墙上,王叹之眼神里透出一股子迷茫。

他来到江州打拼已经有几年了,但还是没有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现在在一家规模比较小的拍卖行打工。

要说这也跟他学到的那倒霉专业有关。

他大学学的正是冷门的考古专业,当时他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只是刚刚好踩到分数线罢了,最后更是被分配道这个鸡肋专业里。

要知道当初,王叹之靠上大学的时候,整个村子都来给他庆贺。

可当人知道他学的考古专业,甚至有些人还要把吃的酒钱给要回去,这或多或少让他的父母没有面子。

而且——

后来一件事更是令王叹之心灰意冷。

他被学校的辅导员给嘞令退学!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王家出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明着暗着都嘲讽着他。

一气之下,他便离开家门,来到江州,这一转眼便是三年。

“三年,存款居然只有区区五千块,这回去莫不是让人笑话死。”王叹之嘴角噙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要说这三年,他也赚了不少存款。

可就在前几日,他看中一件古董,起价两万,是清代的青花瓷,于是他买下来企图能赚个差价!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

他原本以为靠在自己这三年拍卖会经验能大赚一笔,发横财。

可惜,事实证明他异想天开了,钱全都打了水漂。因为他买下的古董是一件水货,赝品,假货。别说倒卖,就本身价值都只有几千的成本罢了。

叹了口气,王叹之摆弄起眼前的电脑,看能不能买一些东西回家,可不能让家里那些人看扁了自己。

“洗衣机电话煲?”

稍微考虑一下,便摇头。

要知道现在村子里赶上了政治改革,在浪潮下不少人都发财了,很多都开起了小车,建起了洋房,基本上比王叹之混的好多了。

他表弟王虎也是因为他叔叔养猪发了一笔小财,如今都结婚娶媳妇了。

摆弄许久,王叹之咬牙买下了一个按摩仪,一千块呢,下了单,便清了清东西,转身出门上班了。

出门后,王叹之一愣。

大街上好不热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舞狮的,舞龙的,叫卖的,卖糖葫芦,卖手工艺品的。

这是——庙会!

王叹之突然想起了,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很多地方惯例都会举行庙会,庙市,这不仅是一种风俗更是一种贸易方式。

“后面的加把劲,注意点别把木雕翻了。”

被声音吸引过去,一个中年男人正指挥着几个工人,抬一个七八人高的木雕往大卡车上送。而那些工人明显有些心有力而余不足,木雕摇摇晃晃的。

正所谓: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这雕像正是二郎神。

见此,王叹之往一旁走了一点。

就在这时,那中年男人猛地大叫道:“小心!”

王叹之一愣神,回过头,只看到那七八米的二郎神木雕向着其砸过来,他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木雕砸中了头部!

“不好了砸到人了,快叫救护车!”这是王叹之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周围人都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但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二郎神雕像倒下时候,从其竖眼中一道白光射出王叹之的额头之中。

……

疼!好疼,额头好疼!

王叹之只感觉头疼欲裂,仿佛额头上被人用匕首开了一个洞,从昏迷黑暗中慢慢睁开眼,首先入眼的白色的炽光灯,天花板。

然后他猛地从床上惊奇。

“诶,他醒了他醒了。”有医生看到这一幕喊道。

“小兄弟,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个中年男人向着王叹之走过来,脸上带着微笑和歉意。这个人正是之前在庙街指挥的中年男人。

“好像没有。”王叹之活动了活动了一下身体,道:“只是额头好像有点疼。”

“那是雕像给砸的,他身体没有大碍,只是额头上的疤痕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医生在一旁插道。

“唉,都是我没管好手底下的人。”那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又非常和蔼对王叹之笑道:“小兄弟我叫刘洪,这事情都是哥哥没做好。”

“哦,对了。”他似乎想起什么,道:“刚才你公司给你打电话我帮你接了,他们也很理解,说要你别担心,先好好休息。”

“至于你的医药费,还有赔偿我们一手包了,这样处理你满意吗?”

这中年男人明显是混社会比较久了,说话一板一眼,门儿清。

至少,他的态度让王叹之舒服一些,更何况公司那边也说清了,还有赔偿呢?不过,这也算是飞来横祸吧。

“没得事,老哥,这事情不怪你,谁能保证每个意外呢?”王叹之笑道。

“哈哈哈,小兄弟明事理,老哥都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名片,你安心养伤,我还有事就先回庙街帮忙去了。”那中年男人拍了拍王叹之肩膀,递来名片,转身又对医生吩咐了几句,匆匆离开。

坐在病床上,王叹之长长出了一口气,恐怕自己得休息一两天了。没有注意到的是,他额头疼得地方竟是绽放出一丝金光。

2
第2章 我能看到古董

第二天,王叹之刚醒不久,吃了早饭。

“请问是王叹之先生吗?”

回过头,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灰色的休闲西装,一脸微笑的看着他,道:“是洪爷让我来的,把赔偿送来的。”他扬了扬手里的信封。

“是的,请进。”

中年男人,快步走过来,将手里的信封递给王叹之道:“一点点赔偿。”

王叹之接过,就这厚度和手感,恐怕不止一点点吧。他打开瞄了一眼,神色稍微动了动,奶奶的,这里面整整一万块!

这赔偿,也太大了。

“身体好了些吗?王先生?”中年男人彬彬有礼。

“好了,我想今天就能出院了。”

接下来,两人又是一番寒暄,都是一些客套话。不过显然,这些人极其注重自己的诚信,恐怕是商人。

就这中年男人手上戴的这一串佛珠,恐怕也是古董吧。有钱人,难怪甩手就是一万块赔偿。

等等!

忽然,王叹之意识道有些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他瞬间意识过来了,自己竟然一眼就把这佛祖是古董的事实看穿了!就在刚才,他还感觉额头一阵发烫。

那佛珠上好像蒙着一层霞光,但定睛看去,那霞光又不见了,佛珠也变成普通的佛珠。

“怎么了?王先生好像对我的手串很有兴趣?”那中年男人察觉了王叹之的异样,毕竟这年轻人的眼神刚才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手串。

他将手串取了下来,递了过去,道:“有眼光!老弟好眼光,这是清朝的一串檀木手串,开过光的,不止是古董,还是法器。”

王叹之,接过手串。端详了一番,道:“是个好东西。”

“难道小兄弟也是行内人?”中年男人疑惑,他还以为眼前的小兄弟也是从事古董行业的,才问道毕竟不是行内人,不可能一眼就看出他这个宝贝来的。

“算是吧,目前还是一个学徒,教学费。”王叹之又想起自己三年积蓄被人坑了。

中年男人一看他的神情,连忙道:“终日打雁,终被雁啄。刚入行吃点亏是好事,这样以后才能避免走弯路。”

“是的,老哥你说得对。”王叹之笑道:“受教了。”

也许是出于同行,又对后辈的喜爱,接下来两人又对古董行业进行一番交谈,让王叹之受益匪浅,时不时提问,时不时对中年男人提出的观点表示赞叹。

两人在旁人看来俨如一对父子。

“年轻人多吃点亏没错,而且像你人这么上进,将来一定会打有出息的。”中年男人笑道:“等你病好了,抽空来李哥家,我让你见识见识宝贝。”

原来这名中年男人叫李才。

“好的,李哥我一定来见识见识您的宝贝。”

“那好,我还有点事,去对面古董市场,你早点康复出院,到时候才哥做东,请你吃饭喝酒。”李才笑着,转身离开。

等李才一走,王叹之摸了摸自己额头,心中已然有了一个猜测,现在他正要去证明这个猜测是否正确!

如果正确,那他就发达了!

把被窝踢开,病服换掉了,他按下呼叫器道:“医生,我要出院!”

……

出了院,王叹之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终于不用再闻那刺鼻的药水气味,他将钱从信封拿出来,放进口袋,然后将信封丢掉。

一万块,够爽气!

至于现在,他要去证明那个猜测,看了一眼河对面的老街,王叹之迈步走去。不过一会儿,便到了。

老街,柳絮飘摇,和风吹佛,青石板铺路,倒真有几分古风古色。

这里可谓是人山人海,密密麻麻。

大抵分为三种人,商人,买家,以及白痴。

这条街,叫新川街,但一点也不新,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了,也成了很多三教九流混杂的地方,算命的,摆摊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古董!他所工作的拍卖行,很多古董都出自这里。

“小兄弟,我看你天庭饱满,面泛红光,今天大有财运啊。”

一个声音响起。

回过头,只见到一个打扮的就像那种古装片中的道士一般的老头,扶着白须对他笑着:“要不要来算一卦。”

那老人指着身边的招牌,上面八个字——周易算命,不准不收钱。

王叹之摇摇头,这年头算命的精得很,但大多都是骗人的罢了。他来这里是目的的,快速扫了一番,瞄准一个摊子走上去。

青木古董。

“嗨呀,欢迎小兄弟,小兄弟想要看些什么啊。”那胖老板一看到来客立马笑嘻嘻的凑了上来。

“看看古董。”

“那太好了,来我这算是来对了,谁都知道我朱大长这里专门出好货,真货,招牌那是杠杠的,还有昨天刚好又新进了一批货,爷,要不要看看?”朱大长贱笑道。

在他看来,这么年轻的来看古董,那就是肥猪,该宰就宰!

王叹之摇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看吧。”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一些,而且这种卖古董,一般来说不可能都是真货。

其中夹杂了很多水货,赝品。要淘到一件真品,那是难上加难,除非你眼光毒辣,很专业,不然一般都是肥羊,白给。

朱大长轻蔑了瞥一眼王叹之,也没再理会。

一个年轻人,又有什么见识呢?不屑笑道:“你随便看吧,但是要摸要碰的话,要跟我说一声。碰坏了,可是要赔钱的。”

这是古董圈的规矩,虽然这里假货很多,但中间肯定也掺杂了真货。

你随手拿放,碰坏了,那可是要赔钱的。

这一点,王叹之还是懂得,他点点头,认真观察起了这些古董摆设,做这一行,这么久,他很明白,千万不要让其他人影响你的判断了。

干这一行大抵嘴皮子都会说。

黑的能给你说成白的,死人能给你说成活人,舌绽莲花,群战舌儒。就连一坨屎,都能给讲成一坨金光熠熠的宝石!

3
第3章 我发达了

青木古董摊前。

王叹之仔细的端详着陈列的古董,慢慢的额头上已经密布了细汗,他在心里呐喊,那种感觉怎么没有出现。

“后生仔看好了吗?”朱大长有些不耐烦了,这年轻人已经看了至少半个小时了。

“马上好,马上好老板。”

朱大长轻蔑一笑,果然新人就是新人,白痴就是白痴。

就这走马观花似的看看,怎么可能淘到好货,真货?他拿起一个五颜六色的陶瓷,一尊马像道:“我推荐你这一个,你看这个色泽细润,陶瓷精美。”说完,朱大长左顾右盼,靠近王叹之道。

“别人我一般不告诉他,这是一尊唐三彩!”

王叹之一头黑线,就这胚子,坏得很,当自己是弱智白痴耍?还唐三彩,要是真货你会摆在这里卖?他摇了摇头,继续盯着看。

朱大长继续喋喋不休道:“真的,这可是一个发财的机会,我看你和我有缘,就两万块卖给你怎么样!”

就在这时,王叹之感觉额头滚烫,似乎有一只竖眼慢慢睁开!

就是这种感觉!

他打断了朱大长,说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切,跟谁装呢,朱大长心里有些不爽。

王叹之不予理会,精神异常集中,快速讲整个古董摊上的东西扫了一遍,但并没有出现那种之前看到的霞光。

咦!

这是……

就在王叹之以为之前都是错觉,快要失望的时候,他看到其中一个地藏王菩萨木雕发出霞光,但这霞光要比之前他在李才身上看的要弱很多。

他指了指那个木雕道:“朱老板,这个给我看一下。”

“哎呀,靓仔你真是好眼光啊,这可是我这里的镇店之宝了。”朱大长一听来了兴趣,又开始大嘴巴飘飘起来了。

“我跟你说,这尊木雕可是采用金丝楠木雕刻而成的艺术品,你看着雕工,你看着包浆,简直浑然天成,完美无瑕啊!要我说,真是棒!”

朱大长侃侃而谈,牛皮都快吹道天上去了。

王叹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说罢,多少钱。”

“五百!”朱大长伸出五根猪指!

尼玛的,坑爹呢?

王叹之同样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十。”

“什么!老板你也太不厚道,我都说了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五百我都是给你便宜了,要是别人我至少要卖一千。”朱大长一脸痛心疾首。

可王叹之哪里会上他的当,摇了摇头,道:“看样子我们是没有缘分做这个生意了。”他将木雕放下,叹气转身欲做离开。

“诶,老板,别走啊,这价钱可以商量的嘛,你说嘛多少钱。”朱大长顿时急了。

要知道,现在的人鬼精鬼精的,他已经很久没开张了,这好不容易凑上门的肥羊怎么能放过?

“四百八十!不能再便宜了。”

“三百!我这是跳楼价了。”

“两百,我连老母都赔进去了。”

但王叹之还是不为所动,迈步离开。就在这时,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道:“好吧,五十就五十。”

王叹之笑了,回身道:“诺,这可是你说得,不能反悔了。”

“不得,不得反悔,我朱大长这点信誉还是有的。”他拿起袋子装好木雕,两人进行了交易。

“下次还有需要就找我朱大长,靓仔!绝对够意思!”朱大长一拍胸脯道。

其实这木雕他从一个农民拿收来的,才用了五块钱而已,转手就翻了十倍,血赚!搵钱嘛,谁不会呢?

另一边,王叹之,将木雕拿出来,笑了笑,他十分确信这是一件真古董,自己有了竖眼,找古董那不是手到擒来!

他,王叹之,发达了!

搵钱嘛,谁不会?

接下来,王叹之又在古董市场,稍微转了转,但大多没有啥好货色。也走累了,而且中间他发现这竖眼似乎时灵时不灵。

难道像技能一样,有冷却时间的?

走了许久,累了,王叹之干脆来到了这附件的美食街,找了间自己经常跑腿歇息食饭的宝来饭店吃饭。

刚一进门,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刚和他道别的李才。

李才显然也看到了他,对其招手,示意让他过去,而且在李才身边还有一个老人。穿着一黑色长袍,留着白色的长须,一脸笑呵呵,精神抖擞。

“李哥。”

“来来来,靓仔坐我这来。”李才热情的打招呼。

王叹之落座。

“怎么?刚出院,就开始干活起来了?也不多休息两天。”李才笑道。

“诶,李哥说笑了,这不人好了,麻溜的赚钱吗。”王叹之笑呵呵回到,李才这时才看到王叹之手里的袋子,道:“给李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王叹之迟疑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老人。

那老人呵呵一笑,抚了一下白须道:“怎么小伙子淘到什么好东西,放心吧,让老夫也开开眼界?”

“好吧。”

王叹之将袋子里的地藏王菩萨木雕拿出来递给李才。

李才接过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又摸了摸木雕的花纹脉络,缓缓才开口道:“这是个什么东西,这不是古董,你是不是买了个装饰品啊?小叹。”他将木雕还给王叹之。

王叹之面露尴尬之色。

李才不禁心里打嘀咕,之前他可是和王叹之在医院里聊得火热,而且王叹之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手串是古董,难道是巧合?

自己高看了这小伙子?

看到李才那神色,王叹之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了,干脆道:“李哥,这确实不是古董,你看现在不是流行烧香拜佛吗,我这不是准备搞个地藏王菩萨木雕回去拜拜,求个财路。”

“真看不出来啊叹,你居然是信佛教的。”李才回头喝道:“服务员,这里给我再多上几个菜。”

4
第4章 眼光毒辣

李才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叹之,又看向一旁的老头。

“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叶老,是江州市有名的古董鉴赏专家,最为擅长的就是书画方面的。”

显然,李才是有心让王叹之结识一下。

这一点就可看出李才是真心对王叹之的,要知道不是谁都会给自己介绍自己的人脉,不禁,王叹之心头一热。

“呵呵呵。”老头呵呵一笑,喝了口茶道:“都是虚名,大家给我个面子罢了。”

“叶老,你这么说就有些显得太虚伪了。”李才打趣。

“叶老,请多指教。”王叹之以茶代酒喝了一杯,不卑不亢。

“好好好,后生仔很懂礼貌。对了,你再把刚才你那个木雕给我看看。”叶老道,他是确实有些欣赏起了王叹之,懂礼节。

接过木雕,叶老仔细端详起来,手法跟李才几乎一样,但更多地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笑了起来。

“叶老,怎么地,难道这真的是一件宝贝。”一旁李才有些纳闷,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阿才,这次你还真看错了,这是一件宝贝!”叶老信誓旦旦道。

“我不信,再给我看看。”李才抢过木雕,又仔细端详了一番,但还是没看出来哪里不对,直到叶老伸出手指向木雕脖子上带的铃铛道:“玄机奥秘,就在这里,小友的眼光够毒辣!”对着王叹之竖起拇指!

这时,李才才突然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玄机奥秘在这!

他之前一直执着佛像本身,而没有看到佛像上的铃铛。

叶老拿过佛像,指着铃铛道:“要是我没看错,这佛像虽然是现代制成的粗糙品,但这铃铛可不简单,这是开过光的铃铛。”

开过光的铃铛那是什么?

但后来一听叶老解释,就都明白了。

这开光就是通过宗教仪式,请来神灵进入神像或者宗教艺术品内,这期间的步骤异常复杂,现在很多寺庙这种正宗开光的手法甚至都流传了。

但王叹之这个铃铛可不一样,起码有三百年的历史,还开过光。

这可是很多生意人和达官贵人最需要的,据叶老估计起码十万起步!

“叹仔,你这运气搵钱也太快了,一下就赚翻了。我跑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个像样的,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垃圾。”李才一脸艳羡。

“怎么说话的,这是人家小伙子眼光独到,见解到位,你看,我刚才如果不提醒,你是不是还发现不了。”叶老呵斥道。

不得不说,王叹之很会做人,在一旁道:“确实也是我运气好,而且李哥刚才也是疏忽大意了罢,要是细心一点定然是可以发现的啦。”

叶老吹了吹茶水,喝了一口:“嗯阿才啊,做这一行一定要心细知了吗。”

“知道了。”李才点头。

不得不说,王叹之很会做人,给了李才台阶下。并且在第一次李才看走眼的时候,并没有马上跳出来说你看错了。

这一番下来,又是不卑不吭,愈发让叶老欣赏起这个年轻人来了。

只一会儿,那香喷喷的饭菜就上了上来,三人便放开了聊,期间叶老说了一些古董鉴赏,和奇闻趣事,令王叹之两人拍手称奇。

“叶老,您真是见多识广,博闻广学。后生希望您能多多赐教。”王叹之笑着,给叶老添上酒茶。

这马屁拍的,自然是乐呵呵的,其乐无穷啊。

一番吃喝下来,李才虽然做了这个局,但恐怕受益最多的还是王叹之。

“好了。”吃饱喝足,叶老道:“人老了,几下就吃饱了,我老人家就先走了,你们年轻人精力好,继续吃。”

“叶老,开玩笑了,您这是老当益壮。”王叹之笑道。

“是啊,是啊。”

“行了,等下周的时候,我们几个有个小型的交流会,到时候若是小友有兴趣的,也可以前来。”

最后——

临走前,叶老是这样说的,显然对于王叹之印象极佳。

“诶哟,以后有叶老提携,你小子前途光明的很啊。”李才拍了拍王叹之肩膀,道:“王老弟。”就连称呼都变了。

“你那佛像铃铛多少钱淘来的?”

“五十。”

李才差点没有把口里的酒喷出来了,五十,转眼间变成十万?这也太会搵钱了,自己从事这行这么久,这种暴利的事情可从来没有见过。

“李哥,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五万卖给你。”王叹之笑道。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吧。”李才一脸不可置信。

这还真不是王叹之骗他,主要是李才对他还不错,引荐了叶老给自己认识,这算是个人情价。

“老哥,不能这么坑你的钱,八万,我收了。”李才大手一挥,豪气干云道:“来,喝酒。喝完酒之后我们再去古董市场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好货。”

王叹之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就要回老家参加自己表弟的婚礼了,现在要多搵钱!

两人再次来到古董市场,期间李才要王叹之出手,看上的他帮其垫付,但是王叹之只是一直跟在李才身后,一直没有出手的打算。

相比之下,王叹之更加稳重。

因为他的竖眼还不能使用。

李才随身带的装备显然比他这种业余的强,那就是放大镜!只看到李才拿着放大镜,蹲在人家摊子前,一蹲就是一个小时。蹲了好几家,此时李才也才买下两样东西。

一个小碗,加一串项链。

“嘿嘿嘿,老弟,哥哥我今天可算是淘到两件好宝贝。”李才拿起手中的‘古董’炫耀道。据他说。

这小碗恐怕是明朝皇帝用的鸡缸杯。

显然这是开玩笑的,鸡缸杯那可是国宝级别的,所以李才是碰运气的。

只有那串项链,李才信誓旦旦道:“这是清朝的宝贝,我随便摸了摸看了看就知道了,咋回事了。”

就在这时,王叹之额头上一阵滚烫,他明显能感觉到竖眼似乎又一次回来了——这是技能冷却时间结束了?他看向李才手里的两件宝贝,摇了摇头道:“李哥,你这两件……”

“啥?”李才一愣。

“没什么。”

王叹之没有继续说出来,经过接触,他知道李才这个人有一些好面子,而他那手里那两件宝贝根本一点霞光都没有,根本不是古董。

“李哥,你不是说我让我挑一样东西吗?”他笑道。

“是,老弟,你尽管挑一样东西,哥哥买单。”李才一拍胸脯。

“那好。”王叹之转了一圈,瞄准了一个摊位走过去,那是一个卖字帖的老头,正卖力吆喝着,身后的白布上写了八个大字。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5
第5章 绝笔字帖

“两位老板,看看,我这里绝对是奇货可居,都是良品啊,随便买一样保准发大财。”那摆摊的老头一见两人,便放肆介绍。

李才随意扫了一眼那些字帖,便道:“这都太新了,哪里像古董,你瞧这墨水都还没干,卖家你可别把我们当小白糊弄。”

那老人尴尬一笑,举起大拇指道:“两位也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里是赝品。”他也不尴尬,嘿嘿一笑,转手从摊子底下掏出一幅字帖,道:“这个绝对是真品,好东西,我拍胸脯跟两位老板保证!”

李才白了他一眼,做古董生意的鬼精的很,这一环套一环的,让你根本应付不过来,他可是老油条了,这一套骗不过他了。

只是王叹之的眼睛已经被这幅字帖吸引过去了。

李才见此叹了口气,这新人就是新人,肯定要上当了。不过他也没阻止,年轻人需要一点挫折才能成长,就当交学费了吧。

“这位老板,你看这字帖怎么样,这草书字迹。”老人见李才不上当,转过来跟有兴趣的王叹之打交道。

“不错,不错,可以拿回去练练书法,我对草书还是挺喜欢的。”王叹之笑道。

这话确实没说错。

这字帖在旁人看来,确实有那么几个字,深得神韵,看上去竟有几分大家之气,只是王叹之也暂时没看出这是出自哪位名家。

“不过嘛,要买书法,我还不如干脆去新华书店买一份字帖来得好。”王叹之呵呵笑着,将字帖放下。

“哎呀,小兄弟这是什么话,那字帖和这个能一样吗?”老人急了。

“呵呵。”王叹之笑了指着字帖道:“你这上面既没有落款,也没有章印,我也是见猎心喜罢了,这样吧,五十块我买了。”

又是五十块,王叹之快迷上这个数字了。

“八十!这是我的底线了,老板。”老人试探道。

“四十。”

“五十,年轻人不要太过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三十。”王叹之价格愈来愈低。

“别别别,小兄弟是行家,我看走眼了,三十就三十了。”接着老人生怕王叹之后悔一般,眼看价格是越杀越低,将那字帖给装了起来。

这做生意就看谁也忍不住。

搵钱嘛,谁不会?

“走,我们去那边再看一下,对啦,你那字帖给我看看。”李才一拍王叹之肩膀,刚才他一直在旁没说话,总觉得以王叹之的精明应该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

接过字帖,李才仔细端详,半响,他才对王叹之举起大拇指道:“老弟,你真是神人啊,眼睛就是火眼金睛啊。”

这字帖,笔锋犀利,楷体中夹杂草体,虽然没有落款,但这风格像极了民国时期右任的字迹!要知道很多名家写了一副字帖,若是不满意,那就不会落款。

可名家不落款,可不代表这东西不值钱,相反,这东西很值钱。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这字帖里这一行诗句用草体描绘,更显出名家的任性妄为。

这是右任前期的风格。

“明人不说暗话,老弟你这字画,我想要,你就说多少钱卖给我吧。”

此时李才看王叹之的目光大有不同了。

若是第一次那个木雕还能算是捡漏,那第二次还能是捡漏吗?摆明了人家有道行啊,精通的很啊。

“老哥说笑了,这时候还不知道这字帖是真是假呢,到时候你买下吃亏了怎么办?”王叹之笑道。

“老弟老实人,我欣赏。这好办,你跟我来,我有一哥们正好是鉴宝方面的行家。”李才在前面带路,两人弯弯曲曲,拐进一个叫天罡古董店子中。

“阿超,在吗?老哥来看你了,快来帮我一个忙。”

李才这一吆喝,从内堂马上出来一个穿着青衫的男子,笑着迎了上来,连忙道:“李哥来了,阿超深感荣幸,不知道是什么忙要帮。”同时看向王叹之道:“这位是?”

“这是我一个小老弟,叫王叹之。这位是我老弟,宋志超。”李才介绍道。

“哦,是这样,啊叹你好。”

“你好,超哥。”

这宋志超显然是一个老道的商人,看李才神色有些激动道:“李哥是不是淘到什么宝贝了,要老弟我鉴赏一下。”

“是的,放心,这鉴赏费跑不了你的。”

这一行请行家鉴定古董,当然是少不了出手费的,甚至有些道行深的鉴定费更是出到了天价。李才将他的自己淘来的鸡缸杯,项链,还有那副字帖丢在柜台上。

“你得好好看看,这三件宝贝值不少钱。”李才舔舔嘴。

宋志超看了看那个鸡缸杯,顿时笑出了声,道:“李哥,我说这鸡缸杯明朝下来自古就那么几十个,每个都价值天价,你还去掏这玩意,不可靠啊。”

他拿起那个鸡缸杯指了指里面,道:“你看这里面章印,落款,江西窑,怎么可能是正品。这胚子也太差了,拿回去喝茶还行。”

李才讪讪一笑。

他也知道这鸡缸杯的大运自己撞不中,抱着买彩票的心态买的。

“你看看这第二件,项链。”

“这条项链不错啊。”宋志超叹道:“你看啊,这条项链按照分类来讲,这是南洋珍珠,南洋珍珠的特点,非常清晰,首先它颗粒比较大,圆度比较圆,像这颗珍珠呢,白色底子上有淡粉色的这种半色。

在南洋珍珠里算比较名贵的品种了,在它的设计上来讲,以珍珠为一个核心。

有一只凤鸟,缠绕其中,缠绕在外边,然后用很多的钻石,从造型上来讲,它也是非常漂亮的一个项链,它这个也有一件首饰多种的用途,它不仅可以当成项链坠子,”

边上李才听得舔了一下嘴唇,道:“那这项链值多少钱?什么朝代的?”

“假货,李哥。”宋志超将项链一把丢给李才,后者脸色一下就暗淡了下来。

接下来,宋志超指了指那副字帖道:“李哥,你这幅字帖多少钱淘的?”边上王叹之道:“三十。”

“李哥,你真会搵钱,这下赚大发了!”宋志超惊叹道。

宝鉴奇瞳-王叹之, 林思雨-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