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战尊-萧林, 李雨菲-都市情感小说

我乃战尊-萧林, 李雨菲-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我回来了

潼关,一座屹立于北方边陲的无敌关隘,在关隘的最高处,一个年轻人登高望远,遥望着西南方向,而在他背后站立着五位气吞山河,桀骜霸道的身影。

他们赫然就是镇压这一片锦绣山河的五大战神。

五大战神,战功赫赫,所向睥睨,短短五年时间,立下不世之功,让异国敌人闻风丧当,俯首称臣。

他们每一位都以无敌之姿,镇压一境之地,掌握无尽财富和权利,掌握生杀大权,言出法随,号令一出,莫敢不从。

然而此时,他们全都一脸恭敬的站着眼前这位年轻人的面前。

因为他们能有今天的一切,全都拜眼前的年轻人所赐。

封号战尊。

凌驾于战神之上,掌管天下兵马,享受这一片大陆最高荣耀。

他叫萧林,前不久震惊全世界的一场改变全球格局的大战中,正是因为他的存在,一举鼎定乾坤,横扫无敌,让异国诸强俯首投降,纳贡称臣。

而他也被这一片锦绣山河授予战尊的最高称号。

全球震动,各大媒体,各个国家,纷纷猜测这位战尊的身份,但是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绝密。

而位于五大战神身后,一眼望去,却是密密麻麻,如同一个个豆腐块一样的各大军种的大军,一眼望去,不着边际,起码数十万之众。

天空中无数战机盘旋上空,一字排开,仿佛在给予他最崇高的敬意。

“请战尊留下,请战尊留下...。”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关隘响起惊天动地的声响,近百万大军,声震千里,整个潼关都被这五个字所覆盖。

五大战神也齐齐站了出来说道:“师尊,留下吧!”

萧林摇摇头,缓缓的拿出一张照片来,一脸温柔的看着照片,照片上是一位长发披肩的美女,李雨菲,他的女人,也是他的妻子。

五年了,你还好吗?

萧林摇摇头说道:“你们不要劝了,我意已决,现在战事已停,这一战,异国损失惨重,俯首投降,纳贡称臣,短时间不会在对我们这一片锦绣山河发起征伐,五年了,我是该回去看她了。”

“恭送师尊。”

五大战神浑身轻颤,对望一眼,他们知道自己师尊的性格,一言九鼎,言出法随,顿时一咬牙,突然上前一步,对着萧林齐齐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

而在他们身后近百万大军,也如法炮制。

“恭送战尊。”

... ...

三天后。

蜀都府河御景,蜀都一处高档别墅区。

离开北方边陲的萧林赫然出现在这里,望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别墅,心中充满了激动。

“雨菲,我萧林回来了。”

五年了,他终于可以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了。

然而。

就在萧林准备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别墅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穿着一件破旧的小裙子,皮肤有点微黄,有些消瘦,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

一脸畏惧的朝着门外看了看,这才大松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手里拿着一个冰冷的馒头。

第2章 吃馒头的小女孩

轻轻的咬了一口。

小女孩很漂亮,也很可爱,特别是那双眼睛,很是灵动,看的萧林不由微微一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门再一次打开。

听到身后动静的小女孩,仿佛受惊吓的小鸟一样,连忙将手里的馒头藏在身后,一脸畏惧的朝着门口看去。

房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稍微有点肥胖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一身保姆打扮。

中年妇女看着门口的小女孩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小野种,背后藏得什么给我拿出来。”

小女孩一脸畏惧的看着中年妇女,努力的紧缩的身子,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

任谁看到如此可爱的小女孩露出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整颗心都要被融化了。

然而中年妇女就像是没看到一样,一把拉过小女孩的手臂,将她藏在身后的馒头给一把枪了过来。

“好啊,你个小野种,学会偷吃了是吧,吃吃吃,一天只知道吃,跟你那母亲一样贱。”

小女孩死死的盯着馒头,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一脸乞求的说道:“阿姨,求求你不要抢月月的馒头好不好,月月饿。”

说道这里,小女孩的肚子很配合的响起一阵咕噜噜的声音来。

“饿,饿是吧,药吃馒头是吧!好啊,阿姨给你吃。”

中年妇女说着,一把将馒头扔在,一脚踩在上面,对着小女孩骂道:“吃,我给你吃,来,给我吃了它。”

说着一把拽过小女孩朝着地上按去。

“小野种就是小野种,跟你妈一样贱,我们二少爷说了,我们李家的东西你们母女两都不配吃。”

小女孩一脸倔强,拼命的摇着脑袋。

看到这一幕的萧林不由的内心一痛,特别是看到小女孩哪一张酷似自己的脸颊,心中更是感触万分。

她才三四岁。

这女人心肠何其恶毒,居然下得去手。

萧林一个箭步走了过去,说道:“住手。”

说着一把将小女孩拉了过来,冷冷的看着中年妇女说道:“你还是人吗?她还是一个孩子,只不过吃了一个馒头,你居然如此对待她。”

中年妇女对于萧林突然出现微微一愣,随后大声骂道:“你谁啊!这里可是李家,你怎么进来的,好啊,你是不是小偷,想要偷我们家东西,再说了,我怎么管教她关你屁事,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轰出去。”

“我们二少爷说了,李雨菲跟萧林那个窝囊废生的小野种不配吃我们李家的饭,我给她吃踩过的馒头,她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李雨菲...的女儿。

我萧林的女儿。

轰隆....。

萧林只觉得脑海中轰鸣一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心中瞬间被喜悦和伤心所填满,这一刻,他瞬间被那种血浓于水的羁绊所连接。

但是下一刻,心中充满了难过和伤心。

自己的女儿,饿着肚子,被人逼着吃踩过的馒头。

该死的。

“李雨菲在什么地方?”萧林双眼血红,死死的盯着中年妇女,浓浓的战意,滔天的血腥气息,瞬间从身上散发出来,直逼中年妇女。

第3章 爸爸对不起

该死的。

“李雨菲在什么地方?”萧林双眼血红,死死的盯着中年妇女,浓浓的战意,滔天的血腥气息,瞬间从身上散发出来,直逼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一接触到萧林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浑身轻颤,一股恐惧从心头升起,不由自主的冷汗直冒,额头见汗。

这一刻,她仿佛自己置身于尸山血海中一样,到处都是鲜血,尸体还有恐惧,不由自主的说道:“在...在魔都夜总会。”

“夜总会。”

萧林眉头一皱,李雨菲搞什么鬼,连女儿都不要了,去夜总会。

萧林继续问道:“这一栋别墅是谁在住,还有二少爷是怎么回事,还有,雨菲集团了。”

中年妇女说道:“这一栋别墅自然属于二少爷了,至于雨菲集团早就不存在,现在改名位博文集团了。”

中年妇女说道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之前的恐惧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对,被自己刚才居然被吓到了感到愤怒,对着萧林说道:“我当时谁?原来是这个小野种的爸爸,怎么,消失五年,在外面混不下去了,现在回来了。”

野种。

亵渎我萧林的女儿,当诛。

“啪。”

萧林一巴掌朝着中年妇女扇了过去,冷冷的说道:“满嘴污秽,该打。”

这一巴掌不可谓不重,狠狠的打在中年妇女的脸上,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血水中,夹杂着两颗大门牙。

“萧林,你居然敢打我,你敢打我,你...。”中年妇女惊声尖叫,就像是一个泼妇一样对着萧林嘶吼道。

“啪。”

萧林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冷冷的说道:“再敢满嘴污秽,信不信我杀了你。”

萧林的话吓得中年妇女连忙闭上嘴巴,一脸惊悚的看着萧林,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相信萧林说不定真的会杀了自己。

她不想死。

冷冷的看了中年妇女一眼,萧林蹲下身子,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的脸颊,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心痛。

“你叫月月。”萧林轻声问道。

“嗯,我叫萧月月,叔叔你怎么知道月月的名字。”月月说道。

萧月月,萧月月,这就是自己女儿的名字。

萧林一把紧紧的抱着月月,说道:“因为我是你的爸爸!”

“爸爸。”月月疑惑的看着萧林说道:“你真是我爸爸吗?但是他们说爸爸已经死了,妈妈说爸爸只是去当兵了,爸爸是个英雄。”

“妈妈还说,爸爸回来月月就不用饿肚子了。”

萧林顿时鼻子一酸,一想到刚才自己女儿居然被饿得偷吃馒头的场景,堂堂战尊,竟然双目通红。

“月月,走,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吃的一饱一饱的。”

“嗯。”月月重重的点了点头。

说着萧林就抱着月月来到一家餐厅。

很快各色美食就被上了上来。

“哇,好多好多吃的,月月从来没有吃过这麽多好吃的东西,可是...。”说道这里,月月低下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第4章 欺人太甚

萧林问道:“月月,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月月抬起头来说道:“爸爸,我们能不能打回去跟妈妈一起吃,妈妈一定也没吃饭,妈妈经常不吃饭,经常饿得肚子疼。”

“雨菲她...。”萧林内心莫名一疼。

萧林轻声说道:“月月乖,你先吃,等吃完了我们去找妈妈,然后再带妈妈来吃好不好,带回去都凉了不好吃了。”

“真的吗?”月月双眼一亮。

“当然是真的了,爸爸怎么会骗月月了。”萧林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有爸爸真好,爸爸,你以后不要再离开月月好不好,这样就不会有人欺负月月了。”月月一脸期待的说道。

萧林摸了摸月月的头说道:“爸爸答应月月,从此以后爸爸再也不离开月月好不好。”

魔都会馆。

又被称之为不夜城,是蜀都最负盛名的夜总会,没有之一,这里是富豪子弟,达官贵人,最喜欢来的地方,这里美女如云,帅哥无数。

而此时,位于会馆之内,一座包厢之内,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大汉,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手里十指各带着一颗眼珠子大小的金戒指,颈项处挂着一根拇指粗的黄金项链,十足的暴发富形象。

此人名叫刘山河,矿老板出身。

有道是家里有矿,做事不慌。

开矿的同时也进军地产项目,没读过多少书,平时就是一副暴发户形象。

对于自己形象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用他的话说,他刘山河这一辈子,就要开最好的车,睡最美的女人,喝最烈的酒。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碎花小裙,踩着高跟鞋,脸蛋精致,身材姣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丝丝高贵典雅的女子走了进来。

虽然她穿着普通,但是也难以掩饰她的美。

那种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美。

她不是别人,正是李雨菲。

李雨菲走到刘山河的面前说道:“刘总,这是合同,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拿来了,还请你按照约定签字吧。”

“签字。”

刘山河笑着说道:“我可没说要签字,当然了,如果李小姐肯陪下来陪我喝一杯,说不定我一时高兴,就把字签了。”

“不满李小姐,我第一次见到李小姐,就对李小姐心动不已。”

刘山河说着这里,伸手朝着李雨菲一把拉了过去。

作势要把李雨菲拉到自己怀里来。

李雨菲连忙一把甩开刘山河的手,连忙后退,脸色苍白的说道:“刘总,请你自重。”

“碰。”

刘山河听到李雨菲的话顿时脸色一变,一拍桌子说道:“李雨菲,老子让你陪我是看的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刘山河把话放在这里,你好好陪我一晚这合同我就签了,要不然,这合同我就不签了,到时候,看你会不会被开除。”

“刘总,你这不是欺负人吗?”李雨菲说道。

刘山河呵呵一笑说道:“我就欺负你了又怎么样,李雨菲,你以为你还是五年前那个美女总裁,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今天你既然来到了这个包厢,我刘山河把话放在这里,今天晚上我一定要睡了你。”

我乃战尊-萧林, 李雨菲-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