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军少-叶从宁, 秦惜寒-都市情感小说

巅峰军少-叶从宁, 秦惜寒-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你还活着干什么?

九月末的江海市,繁华之余,已经弥漫着深秋的冷意。

车轮碾过枯枝败叶,一辆低调的黑色越野车,在独门独院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大哥是不是还住在这里。”

车子后座,叶从宁低语道。

这是个五官深邃、神色淡漠的男人,他大马金刀的坐在后方,宛如一张时刻紧绷的弓,目光中蕴藏着极具压迫力的威严。

他凝望着眼前这幢别墅,这是他为了执行秘密任务、更名改姓之后,十年都没能回来一次的家!

现在,任务终于结束,他不再是那个年仅二十七岁便战功赫赫、坐镇西北战境,有着“统帅之下第一人”称号的首席北主沈耀英,而是失踪十年后终于回家的叶从宁。

“他们一定以为我战死了。”

短暂的勾起一丝微笑,随从赵伟恭敬的打开了车门,叶从宁披着大衣走下去,按响门铃,心中罕见的有些忐忑。

当别墅门打开时,叶从宁眼前一亮。

他克制着激动说道:

“冯伯,是我。”

“你是……”开门的老者是个管家,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叶从宁,旋即无比震惊的道:“叶二少爷,你是二少?真的是你吗!”

冯管家激动的眼眶通红,想要伸手摸摸叶从宁,又莫名慑于他的威严,不敢伸出手。

叶从宁主动揽住他,开怀的朗声笑道:“是我,冯伯,大哥呢?还有爸妈,我给你们都带了礼物。”

不料,冯管家突然身体一颤,面色悲痛,欲言又止。

“二少,大少爷他……”

“老东西,还不快滚过来,给我的雪儿喂狗粮!”突然,一道尖利而刻薄至极的女声打断两人,由远及近。

“蹬蹬蹬”,一个穿着雪白呢子大衣的美艳女人踩着高跟跑出来,一手抱着只茶杯犬,仰着下巴,骂骂咧咧的道:“你这条老狗还在磨蹭什么?耽误我去参加我弟大婚,你担当得起吗?”

叶从宁一眼就认出了来人,随后不由得眉头紧皱,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乔家大小姐乔雪。

乔家跟叶家算世交,这乔雪以前也见过几面,对他大哥有那么点意思,只是她向来高傲,虚荣娇气,让叶从宁兄弟俩一直怎么不感冒。

这刻薄而又盛气凌人的女人,怎么会在他家?

竟然敢张口就骂在叶家干了二十年的冯伯,谁给她的底气?

他注意到,冯伯看到乔雪,整个人就在打哆嗦,此时唯唯诺诺的道:“对不起,小姐,我马上就去喂狗……”

这一刻,叶从宁眼神陡然变得冷冽。他伸手拉住冯管家,看乔雪宛如看一个死人:“你这是在跟冯伯说话?”

“什么?”乔雪声音陡然高了八调:“老娘跟这老狗说话关你屁事,用你指手画脚?你谁啊?”

“二少,我,我没事……”冯管家这时也惶恐不已的道,伸手拉着叶从宁,不想让他跟乔雪起冲突。

看着他的样子,叶从宁更为心痛和愤怒,冯管家怎么会变成如今这畏畏缩缩的模样?他目光突然锁定了冯管家的手背和手腕,发现上面竟然有不少抓痕、咬痕。

叶从宁一眼看出,这是狗咬过的痕迹。

心底,越来越盛的怒火熊熊翻腾。他抓起冯管家的手,冷冷的看向乔雪,道:“冯管家的手,是你放狗咬的?”

“是又怎么样,这老废物连条狗都喂不好,我还养着他就不错了!”

乔雪依旧极尽轻蔑的道。

不就是区区一个管家吗?别说是让狗咬两口,就算她一怒之下把这老东西的腿打断了,整个江海市,谁又敢说什么?

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有人敢!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跪下,道歉。”

叶从宁带着杀意的声音,在空旷的别墅里散开。

压抑不住的杀气中,叶从宁的眼神阴沉至极。只看这双凌厉的眼睛,乔雪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竟然真的有跪下道歉的冲动!

对自己本能般的反应,乔雪顿觉羞恼,色厉内荏道:“下跪?看本小姐不抽你!”

话未落音,乔雪猛的扬起手来,就要给叶从宁一耳光。

啪!

叶从宁大手用力的握住了乔雪手腕,这力道让乔雪的脸都扭曲了,痛呼道:“王八蛋,狗玩意儿!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我要让你死在江海,当条狗去要饭!”

“三。二,一。”

叶从宁却自顾自的数了三个数,看向乔雪,已经宛如在看一条死狗:“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道歉之后,你就去死吧。”

叶从宁冷冷的说完,仿佛在用话语判了乔雪死刑。

“噗通”一声重响,

巨力拧动着胳膊。乔雪猛地跪倒在地,膝盖传来钻心的痛!

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乔雪,冯管家完全愣了。这个一直仗着权势肆意羞辱、虐待他的恶毒女人,今天居然跪倒在他面前。

看着乔雪扭曲而怨毒的眼神,冯管家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我要杀了你!你们两条死狗也配让我跪——”

乔雪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但话没说完,又是一巴掌,打断了乔雪的尖叫。

赵伟伸出大手,猛抽耳光,径直将她脑袋打得扭向一侧,牙齿飞溅,好不凄惨!

别墅里终于安静下来,大手牢牢的拧住乔雪,让她维持着极其扭曲痛苦的跪姿,叶从宁语气冷酷、仿佛毫无感情的道:“道歉。”

“我想起来了……替这老狗出头,叶从宁,原来是你!”

剧痛之下,乔雪哆嗦着抬头,看着叶从宁的眼神震惊又怨毒。

“哈哈哈,还急着替这老狗出头,你不知道吧?叶随云那个废人已经彻底死了,你们叶家完啦!”

乔雪有恃无恐,极尽嘲讽之能的尖声骂道:“现在你就是一个臭当兵的,你以为你能动得了我?告诉你,我弟弟要跟周家大小姐周楚欣结婚了,今天你敢动我一下,你就去给那个废物陪葬吧!”

“当初看不上老娘,现在老娘你们高攀不起!”

乔雪原本还算俏丽的脸上,满是报复的快感。

当头棒喝,叶从宁完全愣住了。下一秒,他眼中透出恐怖的杀意!

“我大哥,死了?”

“那你,还活着干什么?”

第2章 拍死一只苍蝇

仿佛从地狱中走出,叶从宁那藏在冷漠表面下的凶戾杀性,此时完全释放了出来。

难怪冯管家饱受虐待,难怪这女人在叶家作威作福……

这一刻,叶从宁恨不得乔雪能有十万条命,这样,他就可以杀死她十万次!

他伸手捏住乔雪下颌,咔吧一声轻响,乔雪连叫都叫不出,因为她口水直流,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下巴的存在了。

再稍一用力,叶从宁就可以捏爆乔雪的头颅。

“二少,大少爷是自杀!他已经不在,你千万不要把自己搭进去啊!”

叶从宁的气势之恐怖,让冯管家感觉自己仿佛一只蝼蚁,随时都会被碾压,完全没有靠近的勇气。

但是这一刻,出于对叶家的忠心,他还是壮着胆子抱住了叶从宁的胳膊。

杀人犯法,如果叶从宁因为冲动,葬送自己前程,他就真的没脸去见叶家人了。

这一抱,就像让叶从宁恢复了理智,他缓缓的问:“冯伯,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冯管家闻言,老泪纵横的道:

“二少,家里早就天翻地覆了!大少爷先是出车祸,残废了两条腿。老爷本来已经退休,不得已接管生意,半年后就猝死了!”

噩耗接连而来,叶从宁心中猛地一痛,冯管家又道:“老爷死后,生意一落千丈,破产那天,大少爷就从金鼎大厦一跃而下……”

父亲身体一向健康,怎么会突然猝死?

大哥性格最坚韧,又怎么会自杀!

叶从宁目中透着赤红,冷冷的问:“我母亲呢?”

“二少,说来话长。”

冯管家苦笑一声:“您入伍没多久,夫人突然不告而别,到现在都没音讯。等老爷和大少爷相继去世,房子就被乔家霸占了,家业也尽数被周吕徐王几家瓜分殆尽。整个江海,谁也不敢插手这些事……”

越听,叶从宁的表情越是冷酷。

周吕徐王,就是跟叶家并立的四大家族。

吞并瓜分了叶家之后,发展壮大,已经成了江海市的四尊巨无霸。

“少军,您看要不要,去探查老夫人下落?”

赵伟立在一旁,小心的问道。

“嗯,这件事交给你,动用一切力量,给我把人找到。”

叶从宁说罢,转而低头看向乔雪,那双透着赤色的眼睛中,透出令人心惊的嗜血之意。

他在前线拼杀,保家卫国。

这群作威作福的猪狗之徒,却在后方逼死他的家人!

知道了真相,叶从宁的声音,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看来这女人,的确不能杀。”

哪怕口中流涎,不能说话,乔雪也不由得意的笑了!

她就知道,现在的叶从宁,就是个家业落到别人手里的废物穷光蛋,空有力气的兵蛮子,他根本不敢得罪自己!

他今天敢把自己整治的这么凄惨,等弟弟乔辉回来,她一定要把这杂毛的脸抽烂,拧断他两条腿,让他在地上爬着当狗养!

反正,这家伙长得很不赖,当条狗养在身边也不错!

正当乔雪尽情意淫着那些画面时,又听到了叶从宁那无比平静,却透着无尽寒意的声音:“因为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便宜。”

嘴角缓缓勾起一丝弧度,叶从宁森冷的目光,落在乔雪身上:“冯伯,婚礼在什么地方举行?”

……

车子一路驶向江边,这里坐落着整个江海市最豪华的酒店,后海宴大酒店!

此时,这仿佛艺术品的酒店内外,灯火煌煌,人来人往。门口停的尽是漆亮的高档车,出入往来的皆是江海市有头有脸的名流。

华灯初上,白天办过一场婚礼后,乔家接班人乔辉和周家大小姐周楚欣的婚礼晚宴,就在这里举行!

黑色越野车缓缓停在酒店外,跟诸多豪车比起来,很不起眼。所以来往的人,都没功夫向这里投上一眼。

但紧接着,后座上下来的一个男人,却还是让不少贵妇小姐眼前一亮。

这男人昂藏挺拔,气宇非凡,一双冷峻的眼睛深不见底,站在人群中,明显鹤立鸡群。

“这样的年轻公子,我竟然没见过?”

“从一辆这么普通的车上下来,白瞎了他的气质,不过,能认识一下也不错……”

酒店门口的贵妇千金们,目光忍不住在叶从宁身上流连。但旋即,私语声戛然而止。

“那,那好像是……”

“天呐!”

只见赵伟一只手掐着乔雪胳膊,将她如同死狗般拖拽下来。原本盛装打扮,想在婚礼上光彩照人的她,现在披头散发,满脸眼泪鼻涕,狼狈不堪。

寂静中,叶从宁一行人目不斜视,顶着诸多目光,大步走进会场。

酒店里面灯光明亮,豁然开朗。中央有著名乐队在演奏钢琴,两侧是琳琅满目的美食,场中嘉宾穿着礼服,都在等待婚礼开始。

柔美的音乐中,大步走进的叶从宁,宛如异类!

“乔雪?”

“这不是新郎的姐姐吗……”

乔雪此时狼狈的模样,尽数映入众人眼帘。

都是上流社会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听着周围惊愕的呼声,乔雪简直想自杀。

此时,大厅内站着两排气息精炼的黑衣保镖,都目光不善。

江海市武道昌盛,这十六人,俱都是陈门的弟子!

而陈门,则是武盟的一份子。座下弟子,个个以一当十,曾经挑战过驻守江海市的精英小队,将其狠狠挫败,压得至今抬不起头!

在华夏于战场上如日中天的现在,这更彰显了他们的实力。

“什么垃圾,敢在乔少婚礼上闹事?”

陈门的大师兄陈琦,中气十足站出来,厉声喝道:“我陈门弟子在此,尔等赶快滚出,否则别怪我无情……”

两手负于身后,一派高士模样。

却见这闯进来的两人,步伐不停,大步朝他走过来。

“找死!”

陈琦脸色阴沉,目露狠辣,一招“水龙出海”使出,直掐赵伟脖颈,颇有一夫当关之势!

正愁不能跟周家攀上关系,谁知道,婚礼上就来了这么两个憨货。

既如此,别怪他下手狠了……

心中念头闪过,陈琦只手探出,突然感觉一阵大力袭来。

砰!

失重感后,粉身碎骨般的痛,遍布脊背。

眨眼间,前一秒还胜券在握的陈琦,下一秒,也宛如死狗,被扔了出去。

躺在地上,声息全无。

“死了?!”

偌大的会场里,顿时遍布哗然与尖叫。

谁也没想到,好好的婚礼还没开始,上来就死了个人。

那十来个陈门弟子,更是面如菜色,极尽扭曲。这踏马可是大师兄啊!他用的是陈门绝技啊!就像拍死只苍蝇似的,死了?

第3章 太把自己当回事

赵伟那随手一掌,却拍死了陈门的大师兄!

一时间,剩余的人,谁也不敢上前。

叶从宁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衣冠整齐,在宾客席上坦然落座。赵伟则侍立一侧,手中还抓着乔雪。

“叶某只是来找个座位,各位继续。”

翻开手中文件,似乎疑惑于大厅的寂静,叶从宁挑眉说道:“刚才只是点小冲突,不要放在心上,先来个音乐。”

台上的乐队面面相觑,在威慑下,继续演奏起来。

如果不是刚才随手杀死陈琦的那一幕,过于震撼。那么现在,想必大厅内已经是一片哗然了。

这人什么来头,如此嚣张?

杀完了人,还敢在婚礼上落座,等着新人出场,真当周家是泥捏的?

正在众人不知所措之际……

“叶从宁,是你吗?”

人群中,忽有一道女声,带着不确定的问道。

叶从宁冷淡回头,看到对面一群人跟他年纪差不多,俱都是二十七八,有男有女。其中有个穿着束腰白裙、黑发披散的美貌女子。

这女子吃惊的掩着小嘴,眸中闪动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哦,是你。”叶从宁随口说道。

无疑,他认出了这个漂亮女人,因为这正是他曾经的同学,应冉冉。在当年高中时,她有校花之称,如今也不算辱没这个名头。

这时,其他人也都认出了他,纷纷倒吸口冷气。

好家伙,十年不回来,一回来就杀人!

“可怜啊,还活着?”

“肯定是知道家里出事,精神失常了……”

“肯定是想来找齐家报复,却没想到,人家攀上了周家……”

顿时都目露了然,有的脸上遍布同情,有的则难掩幸灾乐祸、

“从宁,居然真的是你。”唯有应冉冉美眸闪烁着楚楚动人的光芒,看起来极为关切的问道:“你这些年究竟去哪里了?干嘛一回来,就来乔少的婚礼上闹事呢?”

声音温柔如水,令人如沐清风。

看着这样的应冉冉,不少男人眼中,都流露出迷恋。

唯独叶从宁,却显得很冷淡,他皱眉道:“怎么,你跟乔辉结婚?”

“怎么可能,我……”应冉冉俏脸微红,正要解释。

“那你废什么话?”

叶从宁冰冷的声音,却毫不容情。

应冉冉表情顿时一僵,有些下不来台。

“姓叶的,冉冉也是好意,凶一个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尴尬中,另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同学李丽,翻了个白眼,颇有正义感的指挥道:“不就是当初冉冉拒绝你的追求,你怀恨在心么,真是小肚鸡肠!”

李丽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如果她不主动提及,这段年少往事,也许就随时间而湮没了。

但这个瞬间,不少人隐隐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段事!

“对啊,当时,这姓叶的是给校花写过情书来着。”

昔时的同学们,都不由私语起来。

“拒绝……”

赵伟表面岿然不语,暗道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

向来只见无数绝色美女飞蛾扑火,倒追叶从宁,谁见过叶从宁主动追求别人。谁又敢拒绝、舍得拒绝他?

现在他的面前,就出现了这么一位!

只是这女子,哪有什么出奇之处、

这时,应冉冉咬着唇,我见犹怜的道:“李丽,别说了。原来只有我以为,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叶从宁怒火正炽,本不欲理会这些琐事,但看这女人自顾自的越演越烈,他耐心全无,淡淡合上了手中的资料。

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中,他手下搜集的、叶家十年来遭遇的几乎全部资料。

“应小姐,有些事,你误会了。”

“而且,误会了很久。”

叶从宁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情书不是我写的。”

应冉冉勉强笑道:“从宁,你在说什么……也是我不好,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这件事……”

“第二——”

叶从宁伸出了第二根手指:“我们好像,从来都不是朋友。”

气氛陡然凝固。

应冉冉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她不觉得,叶从宁是在说实话。

这人分明是觉得被拒绝之后,面上无光,才死鸭子嘴硬而已!

现在,叶从宁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给她面子,应冉冉连表面的微笑都快挤不出来了。勉强才能说到:“……从宁,过去的事,你不想提就算了。但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这么闹,多难看?”

“哪怕乔家有错,私下里大家商议不行吗?今天是乔少跟周小姐的好日子,你却对他姐姐动手,说不过去吧?”

看叶从宁平静不语,她大着胆子道:“不如,你先把乔小姐放了,跟乔少去道个歉,这事儿就这么揭过……”

“揭过?你的意思是,逼死父兄,强占家产这种事,也能轻轻揭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主动去向害我家破人亡的垃圾道歉?”

却不想,叶从宁忽然嗤笑出声。

他站起身,看向应冉冉的眼神,极尽冷漠:“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应冉冉温柔的笑意僵硬,在无数目光下,感到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早在上学时,叶从宁的条件就十分出挑,被这样的人写情书追求,也让应冉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除了当年不时向闺蜜提及外,到了现在,追求者中,叶从宁也是最让她印象深刻的一个。

没想到,阔别十年,这个昔日的追求者,竟然如此不给她脸。

这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还以为自己是叶家二少呐?

应冉冉恼怒之下,再难以维持那温柔女神的面孔。

“叶从宁,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她紧咬牙关,眼泪盈盈的道:“我以前,其实是有考虑过你,不过看来,是我想多了!就算我自作多情好了,乔少的婚礼,你最好赶快离开,我言尽于此。”

“冉冉对他好言好语,这姓叶的居然还这么横……”

“他当年横,是有叶家的背景,现在谁给他脸?”

几个男同学,忍不住出声,替他们心中的女神声援,也是借此奚落当初高不可攀、如今却落魄而归的叶从宁。

“嘘,少说几句吧,杀人偿命,他早完蛋了,拉咱们垫背怎么办?”

还有人恐惧于叶从宁随手杀人的气势,不敢多言。

旁边的女同学韩爽见状,眼中闪过不忍。

想当年的叶从宁,何等意气风发。但现在,家破人亡,他也成了个报复杀人、前途昏暗的兵痞……

虽然面前这人,容貌还是如同往日,但韩爽心中,却霍然空缺了一块,她年少时的暗恋也终于粉碎了!

“好了,都别落井下石了……”

韩爽正要站出来,突然,叶从宁却开口了。

“说完了?”

“那,轮到叶某开口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格外有存在感,竟让七嘴八舌的人都不由停了下来。

叶从宁将手指抵在嘴唇上,说道:“安静,找死也不要这么急,等我处理完正事,再跟诸位同学叙旧不迟。”

“而现在,我的心情很不好。”

巅峰军少-叶从宁, 秦惜寒-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