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婿医仙-陈凡, 赵宁雨-都市异能小说

傲婿医仙-陈凡, 赵宁雨-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穷途末路

“陈凡,你入赘我赵家,就该为赵家为奴为婢,跟娘家一刀两断。”

“哪怕是我养一条狗,都晓得哄我开心,你呢?还不如一条狗。”

“那是你妈?你入赘了就没妈了,她的死活与你无关,懂不?”

“你陈家人命低贱,花钱也救不活,认命吧。”

陈凡两眼冒涌着泪水,骑着自行车飞奔往医院的路上。

满脑子都是妻子赵宁雨家人对他的恶毒诅咒。

陈凡华夏名门大族,但在他十五岁那年,父亲莫名死亡,随后他就被陈家扫地出门,开除族谱。

母亲为了保护陈凡和妹妹,一路南逃到汉江市隐姓埋名苟活。

而母亲也因此落下病根,导致常年卧床,药不离身。

但他父亲临死前塞给他了一块带血勾玉,郑重叮嘱他,陈家一脉的兴旺全系这一传家勾玉,让陈凡尽早破获勾玉的秘密。

可是多年来,陈凡根本无法发现他一直戴着的勾玉有何秘密,谈何兴旺陈家?

反而母亲病情越来越重,每日吃药都需要钱。

尽管日子艰苦,但陈凡依旧咬牙坚持负起赡养母亲跟照顾妹妹的责任。

但好景不长,三年前母亲病情恶化,家庭用钱的压力一下子大增。

经人介绍,陈凡入赘给赵宁清为夫,并获得了十万块钱彩礼。

尽管赵家的人对他比较刻薄,呼来喝去,他受尽侮辱和白眼,但他任劳任怨。

可是最近母亲病情急转直下,住进了ICU,后来更检查出胃肿瘤癌变,不尽快切除活不过一个月,手术费十万。

母亲住ICU已经欠下十万了,无力偿还,陈凡哪里再找十万块手术费?

他走到医院门口,怀揣着最后的期望,还是忍不住给妻子赵宁清打电话。

妻子赵宁清正在出差,已经五天了。

而这五天来,他给赵宁清打了不下上百个电话,但了无音讯,他一度怀疑自己被妻子拉黑了。

“您好,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在忙……”

陈凡绝望的关上手机,他该怎么办,要拿什么去救自己的母亲?

“有人跳楼,快看。”

“哎呀,好可怕。”

“怎么回事啊?好危险啊。”

顺着群众的声音,陈凡抬头看去,吓得浑身冷汗,口舌干燥,那不就是他母亲吗?

“儿子,妈不拖累你了。”只听一声凄惨苦闷的悲鸣,三楼阳台处,陈凡的母亲一跃而下。

“妈,不要啊!!!”陈凡胸膛炸裂,大热天的手脚冰冷,飞身扑上去。

嘭~!

幸亏是三楼不算太高,陈母又经过一棵树缓减了一些下坠力量,最后被陈凡惊险的抱住。

陈凡抱住自己的母亲痛哭:“妈,你怎么这么傻?钱我会凑齐的。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奄奄一息的陈母,抚摸着儿子的脸颊,道:“孩子,这病,我不治了。”

“没有我拖累,你能活得好好的,也不用像现在这模样,过得这么痛苦。”

“对不起,原谅妈没能给你好的生活。”

陈凡双眼泪如泉涌,激动得脖子粗红:“妈,别说了,你会没事的。医生,救人,救人啊。”

几个护士急忙的把陈母送进急诊室。

半小时后,几个医生走了出来,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陈凡如五雷轰顶,悲伤如洪水一样将他淹没,这一刻的陈凡只觉手脚冰凉,舌头打结不会说话,两腿走不稳路了。

他失魂落魄的来到床边,看着母亲平静的躺着,他心如刀割,发出凄厉的恸哭:“妈,孩儿不孝啊,啊啊啊。”

旁边几个收拾的护士和医生,纷纷摇头叹气。

忽然有个护士道:“咦?他、他的眼泪怎么是红色的?”

旁人道:“血泪啊,这多大的刺激和愤怒?”

陈凡的悲伤逆流成血泪,一行血腥顺着他刀削般的面孔落入脖子间的勾玉。

没人看见,在血泪和勾玉结合的瞬间,嗖的一股毫光摄入陈凡的脑袋。

“我乃陈家始祖太极医仙是也,勾玉藏我毕生所学,流传后人,得我真传子孙,望悬壶济世,渡人渡己,胜造七级浮屠……”

一道奇怪的声音在陈凡脑海中回荡,随即庞大的医道信息进入陈凡的大脑,一瞬间陈凡就掌握了华夏失传的无上医道《造化医经》。

片刻间,陈凡心境恢复,血泪止住同时他双目炯炯发亮,仿佛有了不一样的神采。

他起身看向自己的母亲的身体,生机还没彻底断绝,尚有一线生机。

他立刻掐住母亲的身体天池、太乙、中庭几处关乎性命的穴道,保留一线生机。

一旁的医生劝说道:“小伙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你也不能折腾尸体啊。”

陈凡回头说道:“拿银针来。”

那抢救医生纳闷道:“我们中医科倒是有,但你要干什么?”

陈凡严肃的说道:“救人!快。”

“怎么可能?”那抢救医生生气的训斥:“你这是胡闹,我们是专业的,你母亲真的已经死了。小伙子,你要学会接受现实。”

陈凡顾不上扯皮,立刻抱起母亲朝着中医科跑,一分一秒都十分珍贵。

“你干啥?快、快拦住他。”落在后面的医生大叫:“家属抢尸体啦。”

第2章 拜服

“你这不是胡闹吗?人死了不往太平间送,往我中医科里搬?”

科室大门口,护士长生气的训斥道:“保卫科,快,把这疯子轰出去。”

陈凡高声道:“没时间了,给我一套银针,求你了。”

拦路的护士长不肯让路,道:“现在什么人拿根针就能当医生的吗?你以为你是国医圣手吗?”

保卫科的人,看着陈凡抱着个死人,拿起盾牌和铁叉拒绝他再前一步。

“人死了送太平间火化啊。”

“疯子,别把死人往这里挪,晦气。”

“这死透了还怎么救?你想播毒啊?”

“大家一起上,把尸体抢回来。”

十几个保卫科同时扑上来,将陈凡按倒在地,全力压制他。

同时陈母的身体夺了回去,直接快速送往太平间火化。

“我妈还没死!”陈凡又急又怒,他传承了祖上医术,知道母亲还有一线生机不能拖延,可是这些人就不相信他。

再拖下去就真的没救了。

悲愤之下,陈凡爆发巨力挣脱五个压着他的保卫科,一跃而起,顺手逮着一个苍容老者,扣着他脖子吼道:“把我妈还给我,我自己出去买银针。”

“小子,你知道你劫持的人是谁吗?那可是我们汉江市的著名中医师,本院荣誉中医师,杨金进主任。杨主任有个闪失,你等着死刑吧。”

“你妈已经送去太平间火花了,神经病,清醒点,你不是神医。”

“精神科的范医生来了,范医生你快瞧,这小伙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嗯,看着有点像,打一针镇静剂,送精神病院吧。”

陈凡听到这些人七嘴八舌的,真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真把他当精神病了?

忽然,被他劫持的杨主任说道:“小伙子,银针我有,我随你去太平间,我想看看你怎么救你妈。”

“真的?”陈凡心中一动。

杨主任微微摆手,道:“所有人让开,不得动手。”

一声命令,保卫科全部让路。

陈凡来到太平间,那些工人还差点就开始将他妈火化了,幸好,那一线生机还没断绝。

陈凡感激的拿过杨主任给的银针,道:“多谢老先生相助,待我救活我母亲,必有重谢。”

杨主任淡淡一笑,道:“小伙子,我并非相信你真能起死回生,老夫行医一辈子,你母亲依我看也已经是生机断绝了。我带你进来只是不想你影响其他人,待你尝试过后,就自然作罢了。”

原来,杨主任并非相信陈凡会救人。

开玩笑,人死怎么能复生?

华佗再世也救不回!

所谓医者父母心,他只是认为陈凡受不了丧母之痛,失心疯了,他做个好心,给一个地方陈凡消化丧母之痛罢了。

此时,陈凡没再多说什么,他摸着手中的银针,一种奇妙的熟悉感觉涌上心头,仿佛他早已经使用过无数次,下针的时候更是行云流水,扎穴精准。

杨金进随意一睹正在施针的陈凡,心道:“可怜人啊……咦?这手势动作,没二十年练不出来。”

眼睛落在陈凡手上的一瞬间,杨金进就挪不开了,如此娴熟的手法,绝不是生手。

杨金进走了过去,问道:“小伙子,你这是扎的什么穴道啊?”

这是杨金进带有考问的问题,如果陈凡答不出个所以然,那他就是瞎扎针,确认失心疯无疑。

陈凡说道:“百会穴,乃生命之源,气血通达全身。头位阳脉之本,百会穴同是经脉汇聚之处,穴性属阳,刺激刺穴能连贯周身经络,敢跟阎王爷夺一线生机。”

“涌泉,就在脚板底,体内肾经水田表显,滋润五脏六腑之本源,一旦激活,生机如泉涌。”

“嗖嗖嗖”

陈凡下针精准又平稳,完美无瑕。

杨金进舔了舔嘴唇,扎针技艺如此精准利索,就连杨老自己内心也自愧不如。

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杨金进摸了摸胡须,还是摇头,心道:“这小伙子确实有些门道。但不切实际,过于妄想了。人死不能复生是自然定律,你有通天本事也改变不了啊。”

正这时,陈凡手捻起八根银针,一瞬间扎入母亲身体紫宫、檀中、气门等八个生机大穴,起手瞬间,就是扎针完成的瞬间。

而就在这一瞬间,陈母手指突然动了。

如此神乎其技的医术,吓得杨老瞪大了眼珠子。

他连忙追问:“你这针法……如此玄妙,可是、可是我华夏失传多年的医道瑰宝《造化八针》?”

陈凡平静的说道:“没错,杨老也晓得此针法?”

杨老大声惊呼:“我当然晓得,我杨家世代行医,祖上书籍曾介绍过此针法的一二,世间针法千千万,但真正能跟阎王夺命的就此《造化八针》,八针齐落,阎王转身。可是此针法已经失传三百多年了,万万没想到啊,我今日竟然能有幸瞻仰,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呃……。”忽然,安静的房间里女人的痛苦低吟,她睁眼看见陈凡,问道:“孩子?你怎么这么傻?随妈下来了吗?”

看见母亲醒来,陈凡内心松了一口气,紧握住母亲的手,道:“妈,你还没死呢。放心好了,你的病会治好的。”

看见陈凡真的用针灸将人起死回生,杨金进彻底折服,同时也为自己内心的愚昧惭愧,他拱手一拜,道:“刚才还不相信小友的医术,却是被打脸了。是老夫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原谅。”

陈凡急忙扶着他,道:“杨老何出此言?多亏你借地方和银针相助,应该是晚辈感激你。”

杨金进谦逊道:“小友你谦虚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在你这等医术面前面前,我才是晚辈。”

陈凡又说道:“不过今日的事,还请杨老切勿外传。”

杨老点头道:“一定。”

陈凡不说,杨老也不会外传,造化神针非同小可,会引起轰动的,要传出去被国内那几个医学界老怪物知道,怕不得要瓜分了陈凡?

正当二人互相谦虚的时候,突然太平间的大门被人冲开。

三十多名保卫科的人手持铁叉冲进来。

“快快快,把那精神病给绑起来,不能让他伤害杨老!”

“妈耶,病人死而复生,诈尸啦!”

第3章 瞧不起人

见识了陈凡的医术,杨老谦逊的拱手道:“今日前辈是好好给老夫上了一课,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还没问前辈大名?”

“陈北玄。”念及自己名门弃子的身份,陈凡特地用了个假名。

“好名字。”杨老赞许道:“前辈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请尽管吩咐。”

陈凡递过一个药方子,道:“多谢杨老,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妈情况还没有稳定,烦请杨老替我抓药,我要亲自制药救母……”

话音未落,门外又走近一名中年男人:“家属请出去,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杨金进皱眉道:“前辈,此人是本院西医主任,他今天本该在开会,不知他怎么来了?谢主任,你怎么来了?”

西医主任谢天明说道:“这病人情况特殊,死而复生,正是体现本院医术高明的好素材。上了新闻,本院会有很大的正面影响。杨主任,你也出去吧。毕竟你中医帮不上忙。”

说完,谢天明一招手,道:“摄影组,先拍几张照片,把我拍帅一点。小刘,把一些仪器往旁边放一放。”

此时,几个医院专门的摄影组就跟了进来。

有人拉扯着陈凡,道:“家属快出去,别影响我们要干活。诶,那个患者请坐起来,笑一个。哎呀,脸色太差了,化妆组……”

陈母刚醒来,只觉莫名其妙,硬是被人拉起来坐着,听闻要求笑,尴尬的扬起嘴。

陈凡大怒:“你们这干什么?住手。”

咔擦、咔擦……摄影师疯狂的按着快门,压根没人理会陈凡。

陈凡又气又怒,他母亲病还没全好,怎么经得起这般折腾?

他立刻冲上前,推开所有仪器,和摄像支架,大骂:“你们要干什么?我妈还病重,你们这样消费她?”

谢天明皱眉道:“家属,待拍摄完了,我会亲自为你妈治疗,我保证五年内你妈的胃肿瘤能得到控制。你去准备钱吧。”

陈凡怒道:“五年?,我不需要你这庸医,我只需中医一副药即可。”

谢天明傲慢道:“哼,中医能治胃肿瘤?真是无稽之谈。你的愚昧和愚蠢,会害死你母亲。”

一旁的杨老看不过眼,道:“谢主任,我知道你医术高明,但切莫小看民间高手。”

谢天明好笑道:“你不让我拍,那我还不治了。胃肿瘤吃中药能治好?笑话。家属,你……”

陈凡生声色俱厉的怒斥:“闭嘴!老祖宗的东西,你们全丢了,丝毫不懂,丝毫不明,还极尽抹黑和蔑视。我妈的病,中药一药即可!”

谢天明不屑道:“胡说八道,你妈目前的病情恶化,必须立刻开刀手术,否则熬不过今天。好,我就不出手。我就看着你后悔,等着你来求我。哼。”

说完,谢天明负手走到一旁,他相信,陈凡很快就会来求他的。

陈凡拉过杨老,道:“烦请杨老替我抓药,我也不白占你便宜,作为回报,我把这培元丹的药方赠送给杨老。”

杨老也看不过中医被诋毁,道:“前辈,请随我来。”

中医科,陈凡点名,杨老抓药,一老一幼分工合作。

杨老拿来的药材,陈凡一眼就看出是上好的药材,可见杨老对此事十分重视,也让陈凡很满意。

煎药火炉、制丹的工具也备齐了,陈凡搓了搓手开始煎药。

从分拣开始,洗药、煎药、制丹,到时间、火候、顺着记忆中各个步骤有条不紊的进行。

尽管这是陈凡第一次动手,但勾玉的传承是先祖的毕生所学,他动起手来就感觉无比熟悉,以至于旁边看着的杨金进,怀疑陈凡是不是都从医十几年了。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打开煎药罐子,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充满整个房间。

光嗅着这味道,就令人神清气爽,杨老一天工作的疲倦也没了,震惊道:“这丹好厉害,我光吸几口就感觉年轻了几岁,比我吃人参、灵芝还凑效。”

“培元丹,能延年益寿,也能清本正源,强身健体,对身体虚弱的人有奇效。”

陈凡小心用腊包好丹药,再装入专用的瓶子,一共十八颗。

陈凡拿起药,快速回到母亲的病房。

“回来了?”那守在病房门口的西医主任谢天明,嘲笑道:“看看,你妈的心脉已经低于40了。这就是你无知家属拖延的结果,害人害己。”

“看看你妈的脸,黄疸超标,看看刚出来的报告,肾功、肝功全都不行了,如果我早作治疗,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你拿什么药?就这一颗小药丸?”

“有没搞错?还没下到胃就人就支撑不住了。疯子,造孽啊。”

陈凡不满道:“我自己救我妈,你废话做什么?”

谢天明怒极反笑:“我是笑你这个神经病,不肖子,连自己妈的命都不管。你妈现在不仅仅是胃肿瘤的问题,你知道吗?你这样也配行医吗?你在杀人你知道吗?傻逼!作为一个在美国留洋过的医生,我就最瞧不起国人这么愚昧,落后。”

“啊……儿子,你给妈吃的什么?我感觉好多了。”冷不丁的,陈母舒服的长吁了一口气。

滴滴滴滴……心电图逐渐恢复道正常水准。

陈母表面肉眼可见的变化,面色变得红润了许多。

“不可能!这颠覆我的医学常识。”旁边一个护士看着实时数据,惊呼:“肾功、肝功、黄疸等全部恢复正常,最新的CT显示胃肿瘤都萎缩得不见了。”

“不可能”谢天明猛的转过身,快步冲过来:“仪器坏了吗?”

护士回应道:“谢主任,仪器没有坏。”

陈凡冷声道:“谢医生,你可以出去了,还是留下来跟我讨教中医?”

“你!”西医主任谢天明被呛得哑口无言,一咬牙,灰溜溜的领着拍摄队离开。

杨金进同样震惊,他给陈母切脉,感觉她已经好了七八成,一根银针从鬼门关拉回来,一颗丹药治好病魔。

他抿心自问,他是做不到的。

他越发觉得陈凡高深莫测起来。

杨老不由得感慨:“此人前途不可限量啊,小小一个汉江市将来必然容不下他的体量。”

陈凡低声对杨金进道:“杨老,其他人若问起,你就说是你救治好我妈的,我的事还请你保密。除了丹方,这里有三颗培元丹作为报答。”

如此神奇的丹药,一颗怕不得要卖出天价来?

杨老谨慎的双手接过,此时已经对陈凡佩服得五体投递,恭敬道:“前辈,我知道怎么做。”

看见母亲病情好转,陈凡安心许多,道:“妈,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走出医院,陈凡心情依旧沉重,因为母亲住院这段时间来,妻子赵宁雨一个电话不接,不闻不问,让他很挂心。

她出的什么差?怎么5天都不曾有联系?

他再次拨打赵宁雨的手机,终于通了。

陈凡脸上露出喜悦,脱口而出:“老婆……”

“喂?”可是电话那边传来一道陌生男人的声音,回应道:“你老婆在洗澡。”

傲婿医仙-陈凡, 赵宁雨-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