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战术师-洛飞扬, 林浅雪-都市异能小说

狂战术师-洛飞扬, 林浅雪-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无人生还

冬日暖阳。

一艘缓缓驶离海港的豪华巨型游轮顶层之上。

一身素净雪绒衣的墨兰,饶有兴致地观察对桌那身穿白色貂衣的男子已经许久了。

这个男人像是会发光一样,第一时间便吸引了她的注意。

他容颜精致眸若星河,气质高贵神色幽邃,正手持一本古书,无畏嘈杂,肆意翻阅……

而更重要的是,他太像是自己曾经暗恋的那个男人了。

不由得,墨兰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柔声一问:

“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淡漠地看了她一眼,随即继续看书。

墨兰只看到了一瞬他的正面,更加觉得熟悉,只可惜那古书挡住了大部分其容颜。

什么古书,这么着迷?

她不禁问着:“你在看什么书?”

他没有回答,只是把书放在了桌上,示意让墨兰看看。

墨兰低头扫去,那书页第一句便让她微微惊诧。

“——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

她疑惑道:“好深奥的句子。不知是什么意思?”

男子徐徐道:“罪孽过于深重,超越大山深海,终会障碍正义之道!”

说完,他合上书本。

墨兰这才看到了书封——

《地藏经》!

“这……好像是佛家的书本吧?”墨兰好奇道:“这句有种劝罪孽深重的人回头是岸的感觉……”

男子看向海面:“我,便是那罪孽深重者。”

墨兰讶然,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

而这一刻又看到起侧颜,不禁立时呆滞,颤声问道:“你……你是……飞扬??”

“墨兰,好久不见。”

洛飞扬淡然道。

墨兰眸光闪烁。

一句好久不见,让她的心忽然微微抽疼,一时间只能呆呆望着他,眼眶发红。

洛飞扬,她大学四年来便一直暗恋的男生。

本想着大学之后的第二天就向洛飞扬告白……

可!

谁曾想毕业后第二日,洛飞扬竟便不辞而别应召入伍,从此失去联络。

如今几年过去,她对洛飞扬始终惦念,故此单身至今。

未曾想,今日竟然在这里又遇见了他!!

如此,墨兰的心,如何还能平静?

他,果真是变了。

变得更加冷酷,也变得更加俊朗了。

所以,她第一时间不敢确定洛飞扬的身份……

忽然。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墨兰,找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里?赶紧去换衣服!年会马上开始了,准备唱歌!!”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相貌堂堂的男人。

他体型微胖,神色严肃。

墨兰皱眉道:“我来的时候已经给你说了啊,我不行的,我不想唱……我就是业余……”

她一直都很会唱歌。

但没有想到姚书冉竟然擅自安排她来这里当着这么多人唱……

墨兰心里不大舒服。

“一切都安排上了,你必须去!”

姚书冉一脸霸道地说着,伸手就去拽墨兰。

墨兰却一个闪躲来到洛飞扬的身旁:

“姚书冉,你别逼我!我来参加年会不是因为答应你,我只是代表我姐来的而已……”

姚书冉忽然诧异地看了旁边的洛飞扬一眼:“你是?”

“洛飞扬。”

洛飞扬道。

姚书冉脸色一变,低声问道:“竟然是你?!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当兵了吗?来这里做什么!”

“我如何不能来?”

洛飞扬看向姚书冉,眼神如霜冻般冷酷:

“因为胡家害死秦云轩,而你现在又做了胡家的狗吗?!”

姚书冉,和墨兰一样,也是洛飞扬的大学同学。

更是洛飞扬提到的“秦云轩”的同学!

秦云轩,洛飞扬在大学里最好的兄弟!

三年前,秦家在云海市如日中天,当之无愧的第一豪族。

却因他娶了一个叫胡静的女人,从此开始了家破人亡之路。

胡静下嫁秦家当月,秦云轩爸妈便车祸去世。

次月。

秦云轩站在摩天大楼顶给洛飞扬打了一个电话后,纵身一跃。

胡静顷刻之间成为秦家的主人!

不到一年。

秦家摇身一变,成为了胡家!!

并且各方势力暗中支持之下,竟然没有人调查此事!

胡静更是极短时间内成为了云海市第一富豪!!

今日企业大会,便是由胡家举办。

此事过去三年,北境战事终于平定,洛飞扬才得空归来。

此时自然要为云轩讨回公道!!

“你,你……你骂我是狗?!”

姚书冉气得发抖: “来人!保安……保安!!”

顿时。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墨兰也是一时紧张,没想到洛飞扬竟然挑明了要为云轩而来。

这不是得罪胡家吗?

如今胡家家大业大,手眼通天,手下更是养了一大帮好手,在云海市几乎是横行霸道无人能挡!!

飞扬岂不是以卵击石??

“什么事吵吵闹闹的?”

恰好!!

胡家老爷胡振邦正走上甲板,就听到姚书冉的呼叫,不由在两个保镖的跟随下脸色阴沉地走来。

保安也纷纷出现。

一共十二个人,瞬时便将洛飞扬与墨兰围堵起来!!

当即。

姚书冉跑到了胡振邦的旁边,低声说了两句。

胡振邦脸色顿时难看至极,盯着洛飞扬:

“这位小兄弟,你有请柬吗?”

“没有的话,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里是胡家的年会,闲杂人等不应上船!!”

洛飞扬冷笑:

“三年前,你二女儿嫁给秦家,害得秦家家破人亡!——如今鸠占鹊巢,倒是自在得意!!”

周围的人闻言,不禁神色各异。

三年前的事儿,也敢当着胡振邦的面儿说??

胡振邦的脸都绿了,恼怒道:

“胡说八道!!我胡家靠着自己的本事起来,与秦家何干?”

“三年前秦家的事早已尘埃落定!”

“今日你前来捣乱,休怪我不客气了!!——给我把他抓起来!!”

十几个保安纷纷上前。

墨兰一惊,拦在洛飞扬面前:“胡老先生,这是我墨家的朋友。麻烦你……”

“墨家?哼,哪个墨家??一并抓起来!!”

胡振邦咬牙怒斥。

墨兰一惊,竟企图以女儿身为洛飞扬挡住这些大汉:“飞扬,你快跑……”

洛飞扬却一把拉住墨兰的香肩,将其拽到身后护住……

十二个保安一拥而上!

洛飞扬却镇定自若,身上爆发出一种睥睨天下的将军气势,扬拳而起!!

轰!!

立时!

洛飞扬面前的空气被他这一拳的力量所掌控,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内力波动,涤荡四方!!

“啊——!!”

惨叫传来。

十二个人尽皆感受到体内一阵气血激荡,倒飞出去后,纷纷爆吐鲜血尽皆当场暴毙!!

竟,无一人生还!!

……………………

第2章 恶魔战神

整个甲板之上静默了几秒,鸦雀无声。

一百多号云海市的大人物全部聚焦在洛飞扬的身上,全然暗暗惊叹。

墨兰、姚书冉,二人也目瞪口呆!

“胡静何在?”

洛飞扬质问胡振邦。

胡振邦也是震撼,却并不畏惧,阴沉地退后两步,对保镖喝道:

“杀了他!快,杀了他!!”

两个保镖乃是武功傍身之人,乃是他花了大价钱养着的高手!!

二人一高一矮,果真不怕,上前便是气劲使然,横炼拳法迎面而来!!

个子高者首当其中!!

他挥拳而至!!

却,被洛飞扬一拳反制……

“咔嚓!!”

“啊!!”

保镖痛叫一声,手骨寸寸断裂,白骨森然暴露!!

另一人见此一怔,旋即狰狞着拔刀而来!!

洛飞扬不退反进,迎刃而上,竟徒手夺刀而不伤,刀锋反向而行插入保镖的眉心之中!!

白刀子进,完全没入头颅!!

“啊!!”

保镖痛苦惨叫……

洛飞扬无情拔刀。

那保镖的头颅立时鲜血如柱,进而轰然倒地……

他死了。

惨不忍睹!!

“嘶——!!”

如此场面,在场上百号人只感觉有寒气袭面而来。

天空温度也骤然降低。

有乌云蔽日。

落下白雪。

纷飞如鹅毛般。

“胡静何在?!”

洛飞扬神色不变,依旧淡漠地看着胡振邦。

胡振邦终于怕了,颤抖地望着洛飞扬:

“她……她和她姐姐一起……去国外进修了……要,要两个月后才回来……”

“你,你别乱来。”

“秦云轩的死,和我没,没关系……”

“是,是他自己……他自己因为爸妈车祸而,而承受不住心里打击而自杀的……”

“不信,你,你可以去查。”

哆嗦!!

不住地哆嗦!

胡振邦的瞳孔缩紧,只剩畏惧死亡的惶恐。

洛飞扬眼角微眯。

胡振邦继续张皇解释:“这事儿千真万确!这,这事儿……姚书冉知道。姚书冉负责买的机票……”

姚书冉被点名立时恐惧万分。

他也怕了……

此时他看洛飞扬,仿佛就是在看一个恶魔!!

难怪那桌上放着一本《地藏经》,就是感觉自己罪孽太深想要洗白的吧?!

果然。

洛飞扬的目光扫了过来。

姚书冉颤栗而恐惧道:

“对,对……她们在……在大不列颠……她们,她们两个月后才会回来……”

洛飞扬微微颔首:

“既然如此,两月后我再来取胡静人头!”

“刘、孙、赵三大家族作为帮凶,亦将一并灭族。”

“那日恰逢云轩祭日。”

“我会以尔等人头血,祭奠秦家满门!”

胡振邦不禁松了一口气,以为洛飞扬会两个月后再来。

那时大家有了准备,便要让这恶魔有来无回!

可。

他没有想到洛飞扬忽然朝他走了一步,欺身而近!!

胡振邦竟畏惧跌倒:

“你……,你做什么?”

“我既来此,自不会徒手而归。你未曾好好管教子女,且纵容其杀我兄弟,而后坐享其成富贵荣华!今日,便取你狗命,以宽慰秦家!”

说完,洛飞扬右手扬起。

旁边一把水果刀忽然横飞而起,横切而去……

刀飞。

头断!

那头颅砸落甲板,滚到过道的另一头……

鲜血乱溅!!

腥气飘飞!!

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气难喘。

而与此同时。

天空之中声势浩大,兀地出现了一个军用直升机群!!

共计直升机十二架,缓缓盘旋。

其中最排头的那一架直升机缓缓下降,来到游轮边上洛飞扬旁侧的位置。

定位悬飞!!

一个身穿一身军装英姿勃发容颜娇美的女兵跳下舷梯,走近洛飞扬,恭敬低语道:

“少帅,请!”

如此阵仗,当即让所有人有了一丝明悟……

原来这个恶魔,竟然是军界大人物!!

如此阵仗,想来级别甚高,不可与之对垒!!

少帅称呼,更是恐怖。

“今日之言,烦请在场诸位转告胡静与刘、孙、赵三族!——有劳!!”

洛飞扬飒爽转身,优雅恬淡地踏上直升机。

那女兵随即跟上,冰冷地扫了一眼地上胡振邦的无首尸体之后,这才关上机舱门。

直升机编队,缓缓驶离……

不到两分钟,便离去无影。

“呼……”

终于。

游轮之上有人长出一口气,在这压抑的气氛之中,缓过神来。

但所有人依旧面面相觑,惊恐万分,不得不商议返航退散。

少帅……

这是什么级别??

无论如何,想来今日之事,势必无人敢随意提起。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不想招惹那来自于军界大人物的麻烦,从而祸及自身……

这时。

墨兰也才后知后觉发现没有被带走桌上的那本《地藏经》,不禁黯然迷茫。

………………

陈家村,是洛飞扬叔叔的老家,也算是洛飞扬的半个家乡。

曾经。

洛飞扬在云海市念书,从高中到大学毕业,整整七年便一直待在叔叔家。

只可惜后来断了联系……

叔叔待自己不薄,洛飞扬自然要回来看看。

不到一个小时。

洛飞扬与那女兵秦离,便从直升机下来,换了一辆车,一路疾行来到村口。

循着记忆,洛飞扬找到了叔叔家有些破败的二层旧房。

他让秦离先去找个地方停车,随即自己先踏步来到院坝口……

可刚靠近,便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摔碗的声音。

有青年男人暴喝传来:

“我好话可都说尽了你们就是不签字?”

“哼,不拆可以!但别怪我没提醒你,动工之后人多手杂!“

“你们要是有什么安全问题,那就怪得不别人!”

有女人急道:“你……,你这是威胁我们?你这是逼拆!!”

“是又如何?别不识抬举!”

“太过分了!!我,我跟你拼了!”

女人扑上去利爪以挠。

哎哟——!!

可对面的青年块头很大,一个推搡就把女人打翻在地,扬拳威胁:“妈的,犯贱找打是吧?”

忽然!!

一个人影闪过,挡在了青年的面前。

他面色冷峻气度不凡,一双深邃而冰冷的眸子令人不寒而栗。

“你……,你是谁?”

青年愕然地瞪大了眼。

洛飞扬却道:“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

“嗯?尼玛!找死吧!”

青年暴怒挥拳,直袭洛飞扬面门。

“咔嚓……!!”

脆响的碎骨声传来,青年伸出去的手竟是被洛飞扬抓住,当场碎了手腕!

青年惨叫到撕心裂肺,脸色惨白,慌忙求饶: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

洛飞扬沉声道:“可以滚了?”

“我滚,我滚……”

青年一副什么都答应的样子。

洛飞扬将其一脚踢开。

青年不敢逗留,咬着牙便跑了。

“你是……飞扬?”

反应过来的妇人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英俊不凡的年轻人,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王姨,是我!!”

洛飞扬伸手,把王惠兰拉起来。

王惠兰先是长长地舒缓一口气,随即眉头一蹙,忽然警惕道:

“你不是去当兵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退伍了。”

洛飞扬微微思忖,没有道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少帅身份,过于骇人,不必言说。

“退伍了?”王蕙兰语气冷淡:“这还没到退伍的时间吧?你,莫不是有别的什么事?”

房子刚要拆迁就回来了?

不就是来分房子的吗!!

……………………

第3章 这世上要我死的人太多

“我回来有些事情要处理,过几天就走。现在是想回来看看您和叔叔。”

洛飞扬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

里面装着礼物。

“这是什么?”

王蕙兰眉头紧皱地看向袋子。

洛飞扬正要说。

忽然。

门口一个有些佝偻着腰的,看着有些老迈的中老年人站在门口,让洛飞扬看了过去!

“叔!!”

洛飞扬激动而诧异。

陈义山,洛飞扬的叔叔,神色沧桑,头发半白,身体偏瘦,眼白里有些血丝。

七年不见,苍老如此!

洛飞扬心头没来由地一紧。

“飞……,飞扬,真,真的是你?”

陈义山颤抖地走过来,不禁老泪纵横!

他与洛飞扬的父亲是远房表兄弟。

洛飞扬的父亲多年之前曾不计代价地帮助过他。

所以。

十几年前当陈义山知道洛飞扬要来云海市念书时,就激动到不行。

且,陈义山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

所以一直以来,陈义山始终对洛飞扬视如己出。

七年前洛飞扬离开,他又何尝没有想念洛飞扬呢?

二人不禁激动地寒暄几句。

转而陈义山招呼着王蕙兰:“今晚多买点儿凉菜,今天我要和飞扬好好喝点酒!”

王蕙兰没好气道:“刚才我被人打了!你竟然都不问问我有没有事?”

“那帮人又来逼咱们了?”

陈义山恼怒。

王蕙兰哼声道:“哼,你这个好侄儿刚才还把人家打了!待会儿指不定人家要来报复咱们呢!”

“飞扬,你打了他们?”

陈义山怔了。

洛飞扬点点头:“嗯。”

“这可就有点麻烦了。”

陈义山有些后怕。

洛飞扬从容道:“叔,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

王蕙兰一听,当即发飙道:

“什么不会有事?你当然不会有事了!”

“你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遭殃的还不是我们!!”

“以前你读书时就天天打架斗殴的,经常请家长,可没少让我们丢脸!!”

“现在刚回来就惹是生非的!”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都没变……唉,我们家可真是命苦啊!!”

王蕙兰哭丧着。

陈义山脸色暴红:

“你说什么呢!飞扬也是为了救你,你不谢谢飞扬还在这里怪飞扬?”

王蕙兰瞪大了眼:“陈义山,你胆子这么大了?竟然敢训我了?啊,你变了!果然老了遭人嫌弃!!我不活了我!!”

陈义山脸色一黑:“你……”

恰在此时,院坝中有三个人出现了!

“大娘,大叔!我,刘大力!”

站在最中间的一个身材很魁梧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壮汉,对屋内喊道。

陈义山跑出去一看:

“刘大力,你这个王八蛋这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你叫我们一声大叔、大娘的吗?”

刘大力双手环抱,姿态无比傲慢:“老东西,我来这里不是找你的!”

“那你要做什么?!”

陈义山沉声道。

刘大力伸手便指向坐在里屋的洛飞扬:

“小子!刚才就是你,打伤了我兄弟?还不滚出来道歉加赔偿?!!”

洛飞扬表情沉然:“哦?你想要我怎么道歉,如何赔偿?”

“简单!我兄弟家里独生子,万一手废了,以后就完了!一口价,五万!!然后,跪下叫一声‘爸爸我错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刘大力神气不已地要求着。

他本计划要一万。

但他见洛飞扬这一身穿着价值不菲,便狮子大开口。

王蕙兰闻言而不由冷笑:

“你们问他要五万?他有吗?别看他穿着还行,指不定就是就是个面子工程!一个区区的退伍兵,哪里来的钱?”

退伍兵??

刘大力恍然:“你是洛飞扬?!”

几年前,这人还在城里念书,只是放假的时候回来几天,至多也就一个月。

两人没多少交集!

刘大力唯一清楚的大概就是这货似乎经常在学校里打架,旷课,总是被学校叫家长。

当时这事儿全村人多少都知道一些……

因此,大家都把洛飞扬称之为“累赘”!

后来听说这货去当兵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回来了!

“没想到是你这么个累赘!”刘大力忽然喝道:“也别他妈愣着了!就一句话,你赔不赔钱?!”

洛飞扬微微颔首:“嗯,赔偿,可以!你过来吧!”

刘大力大喜,心说果然这货有一笔退伍费吧?

真尼玛有钱!

他不禁快步而前!

王蕙兰讶异:“洛飞扬,难不成你还真的有钱?!”

陈义山上前挡住刘大力,对洛飞扬道:

“飞扬,你别给他钱!——别怕,有你叔我在,没人敢讹你!”

“老东西,敢坏了老子的好事!滚!”

刘大力怒了,冲上前便狰狞地扬起拳头砸向陈义山……

可忽然有一只大手闪电般袭来……

“轰!!”

是洛飞扬的巴掌!

刘大力反应不及,便感受到一阵恐怖的压力落在肩头。

“啊——!!”

刘大力惨叫,起码有一百八十斤的身体,竟被拍飞三四米远,滚落在院坝口!!

他整个右肩膀呈现出恐怖的塌陷!!

血液疯狂地流淌,眨眼间便浸湿他的外套!!

“大力哥!”

跟随而来的两人纷纷冲上去骇然地查看刘大力的情况。

这两人,已然惊骇震怖!

一巴掌把一百八十斤重的人给拍飞了?!

强悍!!

太他妈强悍了!!

这还是人吗!!

他们甚至不敢回头去看洛飞扬!

而刘大力,痛得颤抖,心底也不禁变得恐惧起来。

可转念一想到自己的靠山,刘大力忽然又嫉恨大喝起来:

“你……你知道我是谁……谁的人吗?你……“

“你竟敢不调查清楚就对我下此重手!……好!很好!!”

“我告诉你,你要么赔偿一百万!“

“要么就给老子去死!!”

洛飞扬却是脸上杀气凌散,语气悠然:

“这世界上想要我死的人基本上都死绝了……所以你,是想步他们的后尘?”

……………………

狂战术师-洛飞扬, 林浅雪-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