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医少-陆寒, 秦慕烟-都市异能小说

神眼医少-陆寒, 秦慕烟-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透视传承

“浩哥,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欠你们的钱我一定还!”

陆寒跪在地上,神情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身体不由自主轻微颤抖。

李浩抽了一口烟,蹲下身,将烟气喷在陆寒脸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脸,轻笑道:“陆公子,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老板那儿我也不好交差啊,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

陆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脸上泛起苦涩:“公司我抵押给你们了,房子,车子我也抵押给你们了,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将他扔下河里喂鱼!”

李浩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立即有两个壮男上前,往陆寒的头上套麻袋。

陆寒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起身就跑!

他才二十多岁,人生还没享受过,不想这么早就死去。

只是他刚跑出去,便觉得脑袋一痛,头发已经被人给抓住,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胆子不小啊,还敢跑?”

李浩将烟头杵在陆寒的脖子上,顿时一股烧焦的味道传出。

“啊……”

陆寒痛得眼泪都出来了,但他被人抓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做干净一些!”

李浩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两名壮汉提着陆寒拖向河边拖。

“浩……浩哥,等等,我还有个未婚妻,我可以向她借钱。”

陆寒急忙喊道,生死关头,他想起了这个指腹为婚,但从未见过面的未婚妻。

李浩眉头一挑,来了点兴趣。

“行,那你给她打电话!五百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陆寒脸皮直跳,他不过只借了一百万的高利贷,结果三月时间不到便成了五百万,打死他都还不出来,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保命要紧。

拿出电话,翻到保存但一直没有打过的号码,陆寒手指有些颤抖的按了拨号键。

“嘟嘟~”

手机响了两声便被挂断,陆寒看了李浩一眼,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急忙又拨了一遍,这一次直接出现了忙音。

“看来你的未婚妻并不想管你啊。”

李浩挥了挥手,两名壮汉再次拖着陆寒向着河边走去。

“浩哥,我求你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我还不想死啊!”

陆寒声嘶力竭的大叫,脸上充满了绝望。

李浩根本不理他,重新点了根烟,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老板,陆家那小子已经被搞定,不会再出现了。”

说完,将手机收起,转身离去。

陆寒被装入麻布口袋内,上面栓了两块巨石,两名壮汉将他抬上一艘渔船,驶向着河中。

“噗通!”

几分钟后,陆寒被扔进了河中,在石头的拉扯下,直接向着河底坠去。

大量的河水灌进了他的口鼻,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渐渐的,陆寒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像是有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眼前白茫茫一片,耳内听不到任何声音。

无数脏水从他的嘴里呛出,形成水泡,咕噜噜向上飘去。

他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开始不自觉的痉挛,脸上泛起乌青之色。

陆寒的挣扎越来越小,最后犹如死去一般,没有了动静。

突然!

一道光芒从他的胸前的玉佩散发而出,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很快这团光将他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传承终于找到继承人了。”

陆寒并没有听到声音,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玉佩缓缓融入他的胸膛,最后消失不见。

一股力量托着他冲出水面,落在了岸边。

……

望江市,金辉大厦,天妍集团。

“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秦慕烟合上手中的文件,起身向着办公室走去。

她的办公室十分宽敞,整面的落地窗,可以让她将望江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将门关上,秦慕烟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拿出了手机。

看到上面被自己拉黑的陌生号码,她皱了皱眉,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她看了一下是自己爷爷打来的。

“爷爷。”

秦慕烟接通电话。

“慕烟啊,小陆和你联系过没有啊?”

电话里传出秦明德有些苍老的声音。

秦慕烟脸色有些难看,“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搞这指腹为婚的事!”

“呵呵,做人要有信用,他爷爷救过我一命,当年可都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让我失信于人,否则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再说了,陆寒那小子我见过,一表人才,挺精神的!年纪轻轻的就开了一个网络公司,你俩在一起应该有共同话题,再过三天便是周末了,我安排你们见次面如何?”

秦慕烟真想将手机给扔了,但秦明德从小就疼爱她,在几个兄弟姐妹中对她最偏心,闻言只好道:“爷爷,见面可以,不过谈不拢的话,您就别勉强我了了成吗?”

“行行行,只要你肯见面,至于后面的事,以后再说!”

秦明德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慕烟揉了揉自己眉心,头疼不已,坐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堆资料。

第一张资料上有着陆寒的照片,上面有从幼儿园开始到他开公司,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写在了上面。

“金陵叶家三公子不进入家族集团,却跑到望江自己开公司,难道是因为父母双亡,被排挤了吗?”

秦慕烟看着资料喃喃自语。

……

“唔。”

陆寒缓缓睁开眼,只感觉浑身无力,全身好像跑了马拉松一样酸痛无比。

“咦?你醒啦!”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他的耳内。

陆寒扭头看去,就见一具白花花的身姿出现在眼里,陆寒吓了一跳,怎么会有个不穿衣服的女人在自己面前?

但很快,白花花身体消失,变成了人体骨架和无数的血管,以及跳动的内脏。

陆寒正惊愕间,双眼陡然感到一阵刺痛,眼泪都冒出来了。

这时,又听到那声音道:

“你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吗?”

陆寒正想回答,可骤然间,无数信息疯狂的在他的脑海里喷涌而出,几乎快将他的脑袋撑爆。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他才逐渐将这些信息消化,满脸震惊……

第2章 吸收灵气

“我居然获得了上古传承!”

陆寒喃喃自语,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而刚才之所以能看到白花花的身体,是因为他拥有了传承中的透视功能。

“你没事吧。”

梁秋珊奇怪的看着陆寒,他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化。

激动,兴奋,惊讶,十分复杂。

她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莫非自己救回来的是个神经病?

陆寒重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没有多少家具,看上去有些贫穷,最后眼光落在梁秋珊身上。

一抹惊艳划过。

居然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女。

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沉沦进去,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唇,好似精致的瓷娃娃一般。

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看上去十分清爽,特别让陆寒多看几眼的便是那一双大长腿,笔直纤细,自己也算是见过不少美女的人,但眼前这少女却给人一种特别清纯的感觉。

想到自己刚才不惊艳的透视,那雪花般的肌肤仿佛又出现在眼前,陆寒的心跳有些加速。不过他知道自己这透视眼暂时不能用了。

那是需要消耗灵气的。

就刚透视那一下,几乎让他眼睛都刺瞎了……

“谢谢你救了我。”

陆寒诚恳的说道。

梁秋珊听到陆寒说话正常,稍稍松了口气,露出甜甜的笑容。

两人交谈了一阵,得知梁秋珊是望江大学高三学生,说起来也巧,自己还是她的学长。

有了这层关系后,两人倒是亲近了不少。梁秋珊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学长,你怎么会被人装到麻布口袋里?”

陆寒顿时想起了李浩,双拳紧握,眼里闪过一丝寒芒,猛地站了起来!

“学妹,大恩不言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找我。”

陆寒从西装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还好装名片的盒子防水性好,名片还能使用。

抽出一张放在桌上,陆寒便离开了。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按照传承所说,他必须找个安静的地方修炼,感应灵气!

提高自己的境界,这样才有可能报仇。

“哎呀,你还有伤,怎么……”梁秋珊看着陆寒离去的背影,走到桌边拿起名片,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放进了包里。

……

望江市,城北朝阳小区,三栋二单元一楼,这是陆寒父母留给他的老房子。

他自己买的已经全部抵押给了李浩,唯有父母留给他的这间房子,他一直没有抵押。

开门,一股霉味迎面扑来,自从父母车祸去世后,他便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三年了,看着房间内熟悉的一切,他鼻子有些泛酸。

重新打扫一遍后,他盘膝坐在地上,按照《吞天决》的运行功法,开始感应这天地间极其稀薄的灵气。

这《吞天决》按照传承所说,乃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功法,可以吞噬修道者的发出的灵气,修炼到巅峰更是有无穷的妙用。

陆寒这一修炼便是数个小时,但他没有察觉到丝毫气感,不由失望之极。

难道是自己的资质不够吗?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正想泡一袋方便面,视线却落到了电视柜上面放着的一串红色的玉石手链。

那是他母亲花大价钱从一个珠宝商那里买来,还到寺庙里请了高僧开光,为的就是保陆寒平安。

睹物思人,陆寒眼前似乎出现了母亲的笑容,他缓缓走过去拿起手链,只觉眼睛感到一阵温热涌来,就见玉石手链中有丝丝气体漂浮而上,缓缓映入他的双眼。

紧接着一条信息浮现在眼前。

‘鸡血石手链,古董。’

正当陆寒感到诧异之时,一股异样的舒适感传来。

进入双眼的气体好似有灵性一般,在陆寒体内按照《吞天决》的运转路线流窜。

陆寒一惊,连忙坐下,仔细感应。

在那头发丝般的灵气运转下,他渐渐的感觉到了天地间的灵气。

这些灵气十分的驳杂,蕴含了大量的其他物质,进入陆寒丹田后,被《吞天决》过滤,最后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

数个小时后,陆寒结束修炼,只感觉神清气爽,全身说不出的舒坦。

“嗯,这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陆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时沁出了一股黑污,将他的全身覆盖,那恶臭的气味让他差点吐出来。

他赶紧洗了个澡,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境界,按照传承所说,自己现在已经踏入了凝气一层。

不仅五官的敏锐比起之前提升了不少,就连身体素质都强悍了许多,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力气,就算是一头牛,也能一拳轰倒。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陆寒顺手接通。

“秦爷爷。”

“小寒啊,这个周末有空吗?”

秦明德的和蔼的声音传来。

“有啊,怎么了?”

“我想让你和慕烟见一面,你俩都互相不认识呢。”

陆寒愣了一下,和未婚妻见面?

他想起秦慕烟挂自己的电话,自己倒要去看看这个望江第一美女到底有多傲气。

“行啊,秦爷爷。”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让慕烟将地址,时间发给你。”

秦明德说完挂了电话。

陆寒摇了摇头,吃了点东西继续修炼。

第二天,陆寒从打坐中醒来,他一夜都在修炼,可修为没有什么增长。

“速度太慢了,如今的天地灵气太稀少,看来我还得去寻找玉石。”

有了鸡血石手链的经验,陆寒将注意打到了古董上面。

换了一身休闲服,陆寒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吸了一口气,向着古玩街走去。

他以前为了附庸风雅,和一些大人物搞好关系,没少来这条街,但买的都是赝品,几乎成为了这条街的笑柄。

当他路过树苑咖啡屋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接着便是一个女子声音响起:

“抢劫啊!”

第3章 路遇抢劫

听到女子的喊声,陆寒一怔,这都和谐社会这么久了,居然还有在大白天抢劫的,急忙看了过去,就见一穿着黑色衣衫的瘦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个女式包,正在玩命飞奔。

在他身后追着一名时尚女子,但由于穿着高跟鞋,又是包臀裙的职业套装,根本迈不开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包消失在拐角处。

苏沁雪几乎要抓狂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出来谈生意居然会遇到抢劫。

本来在公司也能谈,但她太厌倦公司里的死板了,便想着放松一下,选了树苑咖啡屋的户外桌子。

正等着客户过来,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包里的钱她没有多看重,她在乎的是包里的珠宝设计图,那可是她熬了几个晚上,专门为高端定制客户设计的。

眼见追不上,苏沁雪赶紧拿起手机报警。

陆寒见状想都没想,拔腿便追了过去。

这一跑动起来,他才知道凝气一层对自己的身体改造有多大,太快了,完全超越了他以前的速度,不过几秒钟便拉近了和抢劫犯的距离。

黑衣小伙听到身后的风声,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刚才都还没有人在后面追自己,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赶紧加快了速度,他可是学校运动会的长跑冠军,耐力非比寻常,以前抢劫过不少单身女士,都因为跑得快而得手。

但三秒钟后,他的脸色便变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在对方面前连屁都不是,陆寒已经超越了他,将他拦了下来。

黑衣男子见状,顿时从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恶狠狠的道:

“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否则今天爷让你见见血。”

陆寒咧嘴一笑,手一伸,黑衣男子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手上一轻,他手里的刀和包便全部到了陆寒手中。

“我靠,魔术师吗?”

黑衣男子惊呼一声,知道今天遇到高手了,立即转身冲入旁边的商场内,转眼间消失不见。

陆寒也没有兴趣去追他,拿着包往回走,刚到拐角,便和苏沁雪撞在了一起。

苏沁雪直接撞进了陆寒怀中,两人顿时贴在了一起,陆寒立刻感受到胸膛被一团温软贴住,弹性惊人。

苏沁雪正要发怒,却瞥见陆寒手中的包,脸上顿时一喜,向后退了一步。

“你帮我把包追回来了?”

陆寒这才有空打量面前的女子,一头黑发简单盘起,肌肤胜雪,瓜子脸上因为跑动而沁出了几颗香汗,本是冷艳的脸庞,看上去居然有些楚楚动人。

眉如远黛,眸似星辰,一身得体的职业装,将她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性感的同时又显得干练。

“你是苏沁雪?”

陆寒眯了眯眼,没想到望江市珠宝行业,排行第三的雪瑞珠宝集团的千金会出现在这里。

苏沁雪见对方认出自己,也不意外,她自从去年从国外学习完珠宝设计回国后,便担当起了雪瑞珠宝的代言人。

公交车上,电视广告上,可全是她的身影,望江市可能很少有不认识她的。

“谢谢你,将我的包追回来,我请你喝杯咖啡。”

苏沁雪看了看时间,距离和客户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便准备感谢一下。

陆寒没有拒绝,苏沁雪请客的咖啡,可不是谁都能喝得到。

这次,没有在户外,苏沁雪选了一个卡座。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苏小姐,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这是我的名片。”

陆寒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苏沁雪接过,轻念出声“明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陆寒挠了挠头,“已经破产倒闭了。”

苏沁雪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将名片放入了自己的包里。

突然,她的眼神一顿,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陆先生,你手上的手链能给我看下吗?”

陆寒将手链递了过去。

苏沁雪立即从包里找出鉴定珠宝用的工具,一番操作后,看着陆寒的眼睛道:

“陆先生,你这手链乃是罕见的六面血极品鸡血石,不知能否割爱,卖给我。”

陆寒伸手将手链拿了回来,摇了摇头,“抱歉,苏小姐,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

苏沁雪一愣,随即感觉有些惋惜。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极品的鸡血石,想要自己收藏,不过既然是陆寒母亲的遗物,她自然也不好强求。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陆寒觉得这苏美女,似乎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平易近人,她的语气并不冰冷,但总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苏小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你的咖啡。”

陆寒见苏沁雪不停的在看时间,知道她还有事,识趣的告辞离开。

苏沁雪点了点头,拿出手机道:“加个好友。”

陆寒感到很意外,这种级别,这种身份的美女居然主动要加自己好友,莫非对自己……

但下一秒,他便知道自己想错了,加上好友后,他立即收到了十万块钱的转账。

陆寒无语,这是摆明了不想欠自己人情。

出了树苑咖啡屋,陆寒双手插在裤兜里,溜溜达达的向着古玩街而去。

“哟,这不是陆寒吗?听说你公司破产了,还有钱来买古董?”

刚到古玩街,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有些戏谑的声音。

陆寒皱了皱眉,这个声音他很熟悉,自己上大学时便一直和自己不对付。

他缓缓转过身,突然神情一滞。

只见身后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一身名牌西装,带着金丝眼睛,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此刻正一脸玩味的看着陆寒。

而在男子身边,则是一名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烫着一头大波浪的美女。

见陆寒的眼神一直看着张歆,赵宏扬眉头一挑,皮笑肉不笑的道:

“怎么,不认识了?她可是你的初恋,不过,现在是我女朋友!”

“老公,说什么呢,人家才不是他的初恋,他这种人也配。”

张歆搂着赵宏扬的胳膊摇晃,看向陆寒的眼神充满了鄙视。

第4章 教训

陆寒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张歆,当年上大学时,两人一个班,陆寒不想和一个从未见面的女人结婚,便和张歆谈起了恋爱。

那段时间,他是快乐的,也是全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段感情中,他对自己初恋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要什么买什么,甚至都打算和张歆结婚。

但就在他准备求婚时,却陷入一场精心安排的网络诈骗中,导致他的公司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借高利贷来维持。

而也就是在他人生最黑暗,最需要鼓励的时候,这个他以为也深爱自己的女人却消失不见。

陆寒不想和这两人有过多交集,深吸一口气,准备转身离去。

但赵宏扬却突然拉住了他,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没想到你初恋还是个少女啊,那滋味简直妙极了,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哈哈哈,谈了这么久都没给她破瓜。不过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否则我怎么能享受到头一回!”

陆寒的双拳瞬间握紧,眼里寒芒闪动,他和张歆谈恋爱时,一直尊重张歆说的婚后才同房的想法。

没想到这个贱人对自己一套,对别人又是一套。

见赵宏扬那让自己厌恶的脸就在眼前,陆寒再也克制不住,一拳轰在他脸上。

“咔!”

一声脆响,赵宏扬的金丝眼镜直接断裂,他整个人猛的向后仰去,同时惨叫声响起。

赵宏扬的脸迅速红肿了起来,鼻梁塌陷,显然已经断了,鼻血狂喷而出,眼泪哗哗直流。

陆寒这一拳并没有用全力,否则赵宏扬恐怕整个脸都得凹陷进去。

“我草尼玛,你敢打老子!”

赵宏扬捂住鼻子,口齿不清大吼。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大学时,任由自己欺负,都不怎么反击的陆寒,今天居然敢打他?

还打这么狠,这是毁容了啊!

赵宏扬不顾脸上疼痛,猛的爬起来冲向陆寒,他可是道上的人,岂能挨打不还手!

只是他刚冲到陆寒面前,拳头还没挥出去,陆寒已经一脚踹在了他身上。

“嘭~”

赵宏扬身子犹如烧红的大虾一般,弓着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脸庞痛苦扭曲。

张歆都看傻了。

陆寒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别说打人,连吵架都吵不过自己,现在居然敢打赵宏扬,那可是自己的长期饭票啊。

“陆寒,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打我男朋友,怪不得父母双亡,你今天不赔偿就休想走!”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寒反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张歆脸上。

张歆直接被打蒙了,捂住红肿的脸,一脸惊恐的看着陆寒。

“再说我父母,就不是扇你耳光这么简单了。”

在这一刻,陆寒对张歆彻底放下了,突然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

他看了一眼已经勉强站起来的赵宏扬,转身向着古玩街内走去。

“陆寒,你死定了!”

赵宏扬眼神怨毒的看着陆寒的背影,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哥,我被人打了,你快带人过来,嗯,对,古玩街这边,对方只有一个人……”

……

陆寒教训完两人后,并没有放在心上,死过一次后,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而且现在他有着传承,只要不作死去招惹哪些大人物,迟早有出头的一天。

雅藏轩。

在古玩街较有名气的一个店,因为里面坐店的鉴宝大师,乃是整个古玩界都比较有名的张道坤。

“欢迎光临。”

陆寒刚一进门,一道电子声音便响起,正在柜台后面喝着下午茶的老板赵大海抬起了头,见到陆寒后,顿时脸上露出奸商的笑容。

“哟,这不是陆总吗!可好久都没来我这小店光顾了,正好,我最近收了一批好货,要不要看看?”

陆寒瞅了他一眼,“拿出来我瞧瞧。”

反正他只是打算吸收古董里的灵气,看看也没关系。

赵大海一听,笑的更灿烂了,两只小眼睛直接成了一条缝。带着陆寒到了一个装修得古色古香的架子前。

此时已经有几名客人正在品鉴。

“陆总,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赵大海看了其他人一眼,又凑拢了一些,神神秘秘的道:“这些可都是土里出来的,我联系了好久,人家才肯卖给我。”

陆寒笑了笑,土里出来的,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

说白了就是盗墓来的,但对于赵大海的话,他是不会信一个字,这家伙不知坑了自己多少钱。

他开始盯着货架上的物品看,果然如他所料,这些东西看上去都像是真的,可在陆寒的眼里却没有一点反应。

陆寒想了想,记起自己在家里是触碰到玉石手链,灵气才出现的,于是又一件一件的摸过去,依旧没什么反应。

“怎么样?看上那件了,你是老顾客,可以打个折扣。”

赵大海见陆寒看得十分认真,还上手去摸,以为他动心了,急忙趁火打铁。

陆寒摇了摇头道:“你去忙你的吧,我再看看。”

说完离开这个货架,开始看店里的其他古董。

整个雅藏轩的店里,古董倒是有,但里面蕴含的灵气十分稀少,甚至还抵不上他的鸡血石手链,这让陆寒有点失望。

正想再去其他店转转,眼睛却落在了一副字画上。

这字画挂的位置有点偏,而且不大,被其他字画遮挡了一些,要不是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

在看到这幅画时,一团光芒在字画上淡淡的闪耀。

陆寒心里一喜,急忙道:“赵老板,你这副字画怎么卖?”

赵大海顺着陆寒手指的方向看去,嗨了一声,“这是一个客人寄托在这里,让我卖的,你要的话,一万块钱给你。”

陆寒道:“拿下来我看看。”

赵大海将之取下,递了过来,陆寒在接到字画的瞬间,一道拇指粗细的灵气窜出,从陆寒的双眼内进入身体,最后进入丹田。

“你这画一看就是临摹的,还一万块,太贵了,一千我就买。”

“陆总,这真是郑板桥的真迹!一万块钱真不能少了。”

赵大海眼睛转了转,不肯松口。

其余人听到赵大海的话,也都过来看了看,随即笑而不语。

这画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他们不能说,以免坏了老板的生意。

这种字画别说一千,一百他们也不会买。

“行,那我不买了,你慢慢留着吧。”

陆寒将画一搁,转身就走,反正灵气已经吸收了,得不得到这幅画也没多大关系。

“唉,陆总,今天做个开张生意,你再加点。”

赵大海见陆寒真的要走,急忙喊住,一脸肉痛的表情。

“最多给你加五百。”

“行。”

赵大海急忙将画塞到陆寒手中,生怕他不要似的。

见已经成交,周围的人才议论纷纷。

“这小子的眼睛没毛病吧,这么明显的赝品居然还花钱买,我看这画最多也就值50块。”

“钱多人傻呗,古玩这行当还真来钱。”

“……”

陆寒听到这些议论,嘴角翘起一丝弧度,转身准备去拍卖行。

第5章 鉴画

就在陆寒买下郑板桥的《兰竹芳馨图》时,一老一小两名男子进入了店内。

“王老,您老人家来了。”

赵大海见到来人,顿时热情的迎了上去,神色中带着恭敬。

陆寒见状,也看了过去。

年轻男子二十七八岁左右,张得还算英挺,穿着一身名牌,头发经过精心的修理,看上去充满了成功人士的味道。

老年男子头发斑白,看上去六十左右,精神非常的好,脸色红润,有种不怒自威之感。

两人进来后,被称着王老的人便快速看向墙壁上的字画,当他看到后面墙上空白处时,神色微微一变。

“赵老板,你之前挂在这里的那副《兰竹芳馨图》呢?”

听到王老的问话,赵大海愣了一下,随后看了陆寒一眼,然后脸上堆起笑容,

“王老,那幅画已经被那位小兄弟买了。”

“卖了?”

王老一怔,随即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对字画非常感兴趣,但又不想去拍卖会花高价买,想要捡漏,昨天来雅藏轩,将这里的所有字画都看了一遍。

觉得这副《兰竹芳馨图》有点奇怪,但他当时也没多想,认为就是赝品,但回去后,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赶来,但还是慢了一步。

“王老,你该也不会看上那副画了吧。”

赵大海见王老的神色有些奇怪,心里咯噔了一些,他知道王老在鉴定方面虽然不如自己请来的张大师,但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这幅画因为已经收了好几年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赝品,所以也没有拿给张大师掌眼。

王老没有再理会赵大海,而是直接对陆寒道:

“这位小兄弟,能否割爱将这字画卖给我呢?”

赵大海惊得长大了嘴巴,王老居然想将画买回来,莫非这真是真迹?

“不卖。”

陆寒十分干脆的拒绝。

“小子,你不要不识好歹,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年轻男子上前一步,眼睛瞪视着陆寒。

“呵,这是我花钱买的,难道你还想抢不成。”

陆寒毫不示弱的对视。

“家辉,不可无理。”

王老呵斥了一声,随即又露出笑脸。

“小兄弟,这幅画我十分喜爱,这样吧我出两万买下来如何。”

赵大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老疯了吧,居然要花两万买回来,他突然有些后悔卖给陆寒,自己这是白白损失了两万元啊。

店里其他人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做为古玩爱好者,对于王老还是有所认识的,知道他的鉴定水平颇高,他怎么会看上一副赝品。

陆寒看了王老一眼,脸上露出揶揄之色,“老人家,你如此心急想要买这副画,应该知道它的价格,只出两万,怕有点不合适吧。”

王老怔了一下,脸上有着一丝尴尬,他确实还抱着捡漏的心思,认为陆寒不懂这画,所以才开出两万的价格,此刻听到陆寒点破,知道自己捡不了漏了。

只得道:“不知道小兄弟想要多少?”

“我本想去拍卖行的,但既然你诚心想要,一口价300万。”

陆寒报了一个合理的价钱。

“你小子想钱想疯了吧,一副破画也敢喊三百万。”

王家辉忍不住怒道。

赵大海也脸皮直抽,一个劲的给陆寒打眼色,眼前这人可得罪不起啊。

“哈哈,小兄弟,我只是对这画有些好奇,是真是假还不知道,三百万太多了。”

王老倒不是在乎钱的多少,而是他不想当冤大头,他虽然觉得这画有问题,但毕竟还没真正鉴定过。三百万买个假的,那可就成为笑话了。

“我既然敢卖你三百万,自然是真的。”

陆寒淡然一笑,然后将画铺在了桌上。

就在这时,从雅藏轩的偏房内走出一位留着山羊胡,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

“张大师。”

古玩店内的客人纷纷对中年男子打招呼。

就连王老也都客客气气的上前寒暄了一下。

张道坤神态倨傲的走到桌前,用眼瞟了一下陆寒,然后拿起画仔细看了一下,淡然道:

“这画就是赝品,王老你切莫上当。”

王老也凑了过来,来来回回的仔细看着,还用手摸了摸,随即皱起了眉头,自己明明就觉得画很古怪,兰竹的枝陆确实是郑板桥的真迹,但主干却又不是,画得太过粗糙。

难道临摹之人只学到了画枝陆的精髓,王老摇了摇头,有点想不通。

陆寒见这王老虽然有着上位者的气势,但并没有以势压人,见他又是真心喜欢古玩字画,想了想道:“王老,其实这画另有玄机,既然你喜欢,我就让在场的都开开眼,看值不值三百万。”

“哼,好大的口气,你是在怀疑我的鉴定水平吗?”

张道坤脸上露出一丝怒色,自己都已经说这是赝品了,这小子居然还在这里和自己唱反调。

王老脸色也有点不悦,已经有多久没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了,他身居高位,什么没见过,居然还敢让自己开眼。

“小子,如果你证明不了这画是真的,哼哼……”

王家辉没有说完,但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赵大海也拉下脸:“陆寒,你就不要胡闹了,这画什么情况,我难道不知道?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以后也别来我店里了。”

围观众人也议论纷纷。

“这人想钱想疯了吧,张大师都说是赝品,他居然还敢喊三百万。”

“年纪轻轻的居然有妄想症,有病就要早点治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哗众取宠。”

“呵呵,我看他是自取其辱才对。”

“……”

陆寒不管众人如何议论,对着赵大海道:

“赵老板,麻烦你拿几根蜡烛给我。”

赵大海不明所以,但还是从柜台下拿出十根递给了陆寒。

点燃六根蜡烛,陆寒将其固定在桌上。

然后将字画拿起,开始在蜡烛上炙烤,他的动作很慢,重点烤了竹杆部分,大约五分钟后。

他将字画平放在桌上,然后问赵大海又要了一杯水和棉签,然后一点点的擦拭竹竿部分。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就见到竹竿表面上的墨汁渐渐消失,露出里面另一段竹竿。

随着陆寒的动作,整幅画的竹竿都被替换,和枝陆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王老和张道坤更是看傻了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神眼医少-陆寒, 秦慕烟-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1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