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天骄-韩枫, 苏迎雪-都市情感小说

盖世天骄-韩枫, 苏迎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我要跟你离婚!

“韩枫,我要跟你离婚!”

“苏家本以为,即使你被家族扫地出门,也会有利用的价值,才答应你入赘!”

“可是没想到你如此的无能,不仅没给苏家带来任何利益,还害我无数次被人讥笑嘲讽。你就是一摊烂泥,不配得到我!”

……

秋风萧瑟,江市某街头。

苏家大小姐苏迎雪,丢下一份‘离婚协议书’,便头也不回地绝情而去。

“咳咳!”

韩枫用力咳嗽了几下,略显病态的脸上,又苍白了几分。

三年前,他被燕京韩家流放至江市,入赘到苏家做了上门女婿,遭尽了白眼,受尽了唾弃。

若不是他在苏迎雪身上发现了一个秘密,也不会忍辱负重到现在。

但,今天他发现,日久真的可以生情。

他爱上了这个女人,否则此刻也不会感到心痛和不舍。

然而,苏迎雪长达三年的冷漠,以及突如其来的这一纸‘离婚协议书’,说明他不过是自作多情。

“我就这么令你讨厌么?”

韩枫的心像刀绞一般,两指恰好捏在书钉上。因为太过用力,书钉崩开,刺进肉里流出血来,一点点将‘离婚协议书’染红。

在嫁给他之前,苏迎雪位列中原美人榜前十,艳绝天下!

可是这桩婚姻害得苏迎雪一落千丈,女神光芒黯然失色。

或许真的是对他从一次次地失望,到了绝望吧。

罢了!

韩枫收起诸多思绪,拨通了一个电话,眼神空洞,声音低沉。

“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再清算一下我的个人资产,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分一半给我的妻子……不,是前妻!”

交待完毕。

韩枫又将一枚扳指,戴在左手拇指上。

看似一文不值的扳指,上面两个小篆字体却隐隐散发出金色光辉——鬼谷!

别人只知他是燕京韩家弃子、江市苏家上门女婿。

殊不知,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华夏古老而又神秘的鬼谷谷主!

战国时代,群雄并起。

豪杰义世,权臣枭雄,浪子红颜。

阴谋与爱情,复仇与救赎,权利与自由,黑暗与光明。

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成为天下棋局中激烈搏杀的棋子,而掌控局势者,正是鬼谷。

到如今,天下依旧是棋局,鬼谷也依旧可以执手黑白,旋转乾坤。

片刻后。

电话里响起一个声音。

“谷主,您的前妻不久以后,将荣登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位!”

不错,韩枫的个人资产,完全可以用富可敌国形容。

可再多的金钱,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串数字。

只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弥补苏迎雪内心的创伤。

“安排下去,一周之后补办登位大典!”韩枫说完,默默地放下手机。

每一任谷主,都要在燕京紫禁之巅举办登位大典。

万朝来拜,睥睨天下!

当初他是因为入赘苏家,而耽搁了。

韩枫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可要是不举办,未免坏了鬼谷的习俗,也是数以十万计门人心中的遗憾。

如今他孑然一身,该是时候去完成这桩未了的心愿了。

……

韩枫深呼吸一口,正准备抬脚离去时。

“姑爷!”

忽然,不远处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穿过熙来攘往的人流,颤颤巍巍地朝这边走过来。

“福伯?”韩枫愣了下,主动迎了上去。

福伯,苏家的管家,为苏家效劳了一辈子。

也是整个苏家,唯一一个善待韩枫的人。

“福伯,您这是……”韩枫走近后,却见福伯拉着一个行李箱,有些不明所以。

“哎!一言难尽啊,老了,老了,苏家嫌我不中用了,让我回老家!”福伯摆摆手,笑声里充满了苦涩。

“什么?”韩枫不由得感到愤然。

福伯年轻时候有过一段婚姻,可是妻子因病去世,后来再没续弦。

膝下也无儿女,所以是个苦命人。

据韩枫所知,苏老爷子离世前千叮万嘱,让苏家后人为福伯养老送终。

可苏家竟然以年老无用的理由,把福伯赶出了家门,简直是薄情寡义,令人发指!

“姑爷,我今天来找你,是另有其事!”

福伯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才叹着气继续说道:“你有所不知,你入赘苏家不久,苏家就逼迎雪小姐跟你离婚。”

韩枫点点头,并不觉得意外。

在别人眼里,没有燕京韩家的庇护,他就像是被斩断了双翼。

苏家在他身上谋取不到任何利益,且还因为他蒙羞,自然会想方设法干涉他和苏迎雪的婚姻。

“可是迎雪小姐死活不同意,老夫人也没辙了。最后在苏澜小姐的怂恿下,就逼迫迎雪小姐签订了一份协议!”福伯说到这里,语气充满了不忍。

苏澜,便是苏迎雪的堂姐,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总是挑拨是非。

“协议?”韩枫皱起眉头,苏迎雪从未对他讲过这件事情。

“所谓协议,不过是一种制约。苏家规定姑爷三年之内,必须为苏家带来一千万的收益,能够如数完成,姑爷和迎雪小姐的婚姻才能继续。完不成的话,你二人便是劳燕分飞,还视为迎雪小姐欠下苏家一千万的债务。在还清这笔债务之前,她必须无条件听从苏家一切安排,等同于失去了自由。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苏家的做法实在是……哎!”福伯有些哽咽,毕竟是看着苏迎雪长大的。

“协议……她签了?”韩枫握紧了双拳,两眼泛红。

“当时迎雪小姐为了保住你们的婚姻,身不由己只好签了。可是苏家不依不饶,分给迎雪小姐一家频临破产的公司不说,还一直从中作梗,为的就是不想让迎雪小姐帮姑爷完成协议。眼看三年之期马上到了,迎雪小姐无奈之下,前几日便去银行申请贷款,结果可想而知,银行拒绝了她的申请!”

韩枫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三年,苏迎雪不辞辛劳,夜以继日工作的一幕幕。

本以为苏迎雪是为了疏远他,才用工作麻痹自己。

却不想都是为了他!

福伯看了一眼韩枫手中的离婚协议书,语重心长地说道:“姑爷,迎雪小姐挺可怜的,她跟你提出离婚后,还要一个人背负千万债务,像个木偶一样被苏家摆布,所以你千万不要记恨她!”

“她是我的结发妻子,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怎会记恨她?!”韩枫一直强忍的眼泪终究流了出来。

他恨得是自己!

假如他早就摊牌自己的身份,苏迎雪也不会受这么大委屈。

福伯也已经是老泪纵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韩枫手中,道:“迎雪小姐还专门给你留了一笔钱,足够你今后几年衣食无忧了。她让我保守秘密,还让我以别人的名义,把这笔钱转交给你,可是……我实在是心疼她!”

明明只是一张银行卡,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可这时候,被韩枫捧在掌心里,犹如千斤重。

他以为苏迎雪不曾动心,不曾动情。

然而,事实是苏迎雪这座冰山,早在三年前就一点点融化了!

是他浑然不知,简直愚蠢至极!

“姑爷,我还要赶火车,就先走了。这一走,不知还能否再见,你保重!”福伯看了下时间,转身就要招手拦车。

“福伯,您准备去哪儿?”韩枫由衷感谢,要不是福伯,他可能就犯下了滔天大错。

“落叶归根!即便苏家不赶我走,我也打算回老家了。这些年来,我也有了一些积蓄,所以姑爷不必担心我,我会晚年无忧的!”福伯倒是乐观。

话虽如此,但再过上几年,福伯不能自理生活,有钱也是无用,身边还是缺一个孝敬人。

“福伯,我没记错的话,您老家在九泉市对不对?我在那边正好有一个朋友,为人老实忠厚,以后有什么事情,您可以找他帮忙!”韩枫也不多做解释,便发出去一条短信。

福伯为之一愣,他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韩枫在九泉市还有朋友?

不等福伯细问,韩枫就拦下一辆出租车,道:“福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办,就不送您了,一路顺风,以后我一定去九泉市看望您!”

“好好好,姑爷,咱们后会有期!”福伯感动的鼻子一酸,最起码江市还有一个人挂念他。

可让福伯万万没想到的是,出租车没走多远,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一个来自九泉市的陌生号码。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嗓音,充满了恭敬,道:“福伯,我是……韩枫在九泉市的朋友,马上前往火车站迎接您。对了,我叫张洪全!”

“这……”福伯惊讶于韩枫的办事效率,“张先生,我要六个小时以后,才能抵达九泉市……什么?你你你……叫张洪全?”

福伯深吸一口气,回头望着韩枫离去的方向,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没记错的话,九泉市第一富贾,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至于韩枫,也已经乘车赶往龙腾酒店。

苏澜的丈夫柏木城,刚刚当选柏家继承人,今日要在龙腾酒店大摆宴席庆祝。

苏迎雪定然是去了那里!

第2章 拒之门外!

不多时,韩枫来到龙腾酒店,却因没有请柬拒绝入内。

区区一个江市二流豪门柏家,举办的一场宴会,也需要请柬才能入场,实在是可笑。

“走走走,柏家的宴会,哪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去的?!”一名保卫趾高气昂,上下打量韩枫几眼。

来参加柏家宴会的,可尽是豪门权贵,个个穿的华冠丽服。

反观这个年轻人,衣着朴素,分明就是浑水摸鱼,想混一顿饭吃。

“我不是来参加什么柏家宴会,我来找我的妻子苏迎雪!”韩枫负手而立,不屑于跟一个有眼无瞳的人斤斤计较。

这时,一名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闻声也凑上来,同样用着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着韩枫,道:“嗯?你就是苏家那个上门女婿?咱们江市第一软饭王?我是龙腾酒店的老板赵金龙,失敬,失敬,哈哈哈!”

更多的人围上来,无一不把韩枫当做笑话,笑的前俯后仰。

柏家有人在门口迎宾,自然也对韩枫不陌生。

其中一人得知韩枫来了,犹豫了一下,便走进酒店,把今天的主角柏木城叫了出来。

一个是苏家上门女婿!

一个是苏家乘龙快婿!

苏家勉强算是一个三流豪门,柏家却是实打实的二流豪门。

柏木城又当选为柏家继承人,几乎可以把苏家所有人踩在脚下,对待韩枫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大家安静,从今日起,苏迎雪和他的婚姻已经结束了,所以他现在连苏家上门女婿都不配做,就只是燕京韩家的一条丧家之犬!”柏木城鼻孔朝上,不可一世到了极点。

“让开!”韩枫完全是命令的口吻,以他鬼谷谷主的身份,莫说是一个小小的柏木城,就算是整个天下,都得听他号令。

“呸!”柏木城直接往韩枫身上吐了一口口水,一脸不耐烦地道:“耳朵聋了?我刚才的话没听见?你和苏家已经没关系了,苏迎雪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今天是我柏家的宴会,再不给我滚,我叫人打断你的腿!”

韩枫低头看了眼裤腿上的口水,并没有擦拭,不怒反笑道:“柏木城,你不让我进去,那我就让迎雪出来。一口口水,搭上半个柏家,你觉得值不值?!”

韩枫平淡的语气下,却带出一股不可违抗的霸气。

可是这些话在别人听着,却是没有实力的虚张声势。

“哈哈哈!听听这个废物对我说了什么,他这是在威胁我呢?!”柏木城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韩枫懒得再多说废话,见马路对面有一家酒店,只是相比较龙腾酒店,显得萧条了许多。

韩枫却直奔马路对面的酒店,进门之前,还在玻璃窗上看到两个大字,停业!

果不其然,韩枫一只脚刚踏进大门,里面就响起一个慵懒的声音:“小伙子,本酒店倒闭了,要吃饭喝酒,另寻别地吧!”

韩枫充耳不闻,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刚刚那个声音的主人走了过来,是一名外表憨厚的中年男子,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又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重复道:“小伙子,本酒店倒闭了,要吃饭喝酒……”

“你是老板?”韩枫纹丝不动地坐着,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对方。

“杜孝!”中年男子先自报姓名,或许是觉得韩枫有趣,便一屁股坐在旁边,自嘲地又说道:“老板?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哟,酒店都要倒闭了……”

“杜老板,想不想让你的酒店起死回生?”韩枫望着对面龙腾酒店门外,云集越来越多的豪门权贵,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旋即,他拿出手机,又编辑了一条信息发出去。

“哈!小伙子,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我这酒店不是半死不活,而是死透了。现在偌大一个酒店,员工一个也没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你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我的酒店起死回生啊?”杜孝观察韩枫几眼,没有任何鄙夷之色,不过也觉得这不是一个大富大贵之人,说的也都是一些狼烟大话。

“对面龙腾酒店的豪门权贵,马上都会跑到这边来,这算不算是灵丹妙药?”韩枫淡淡地笑着。

“嘎?”杜孝精神一震,转头看向龙腾酒店,眼光里充满了怨恨,“龙腾酒店的老板赵金龙,那小子以前是我爸的徒弟。我爸也是实在,不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句话,对他倾囊相授。最后换来的,却是这小子忘恩负义,故意在对面开了一家酒店,我爸到死都没能瞑目。小伙子,你要是真能把赵金龙的生意抢过来,就算是替我家出了一口恶气,我爸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可惜啊……”

杜孝仍旧不相信,起身去提了一壶茶过来,先给韩枫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摇着头说道:“可惜啊,这不太现实。据我所知,今天是柏家在举办宴会,来者都是非富即贵,他们怎么可能往我这边跑。再说我这儿厨房都熄火了,他们就算来了吃什么?吃空气啊,哈哈!”

韩枫笑而不语,敲了三下桌子后,看着茶杯里荡起的一圈圈涟漪,说道:“杜老板,你再往外看一眼!”

杜孝撇撇嘴,再往外看一眼,能看到什么?

穿着齐B小短裤的长腿美女?

还是……

可当杜孝往外看了一眼,登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惊讶的合不拢嘴,完全是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最后,杜孝惊呼一声道:“老天爷!我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吧?龙腾酒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群豪门权贵,都一股脑地往这边来了?!”

正如杜孝所言,前来参加柏家宴会的人,在一名德高望重的老者带领下,正成群结队地朝这边涌来。

为首的那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江市一流豪门秦家老家主,秦不让!!!

第3章 一千万,而已!

此刻,龙腾酒店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谁也不知为何,秦不让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便起身离场。

其他宾客见状,还以为是柏家,或是龙腾酒店做得不够周到,这才惹得秦不让不满。

秦不让在江市的地位举足轻重,宾客们全部亦步亦趋,也不约而同地离开。

柏家能够邀请到秦不让,实属不易,三生有幸。

所以柏木城自然是乱了阵脚,紧追在秦不让身后,用力挤出一张笑脸,小心翼翼地道:“秦老先生,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刚刚在宴会上,秦不让还谈笑风生。

可这时候,却变得不苟言笑,更是对柏木城不予理睬。

就这样带着几十上百位宾客横穿马路,愣是把道路上的车全部逼停。

有些司机不乐意,可是伸出脑袋一看,这些都是非富即贵,哪敢招惹,只能敢怒不敢言。

至于赵金龙,也很是欲哭无泪。

虽说龙腾酒店有了一些名气,时常会有一些豪门来举办宴会,但是经过这么一出,往后怕是要凉了。

更让赵金龙呜呼哀嚎的是,等秦不让带领着宾客穿过马路后,竟然直奔对面的酒店而去?

这是为何啊?

赵金龙呕心沥血,用了长达十年时间,才把师父的酒店干掉,这也成为他迄今为止,最得意的一件事情。

现在这么多豪门权贵,却要去师父的酒店,岂不是要枯木逢春?

关键是师父的酒店都停业了,去了吃什么啊?

“这……”

眼看秦不让大步流星走进去,赵金龙急火攻心,差点儿吐血。

另外那些宾客们,何尝不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秦不让为什么,会来一家停业的酒店。

秦不让不说,也没人敢问。

大厅里,只坐着两人,一个是韩枫,一个是杜孝。

杜孝还沉浸在震惊中,难以自拔。

暂且不说这一次,能否让他家的酒店起死回生,最起码是让他出了一口恶气。

尤其是看到赵金龙如丧考妣的样子,杜孝心里爽极了。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他旁边这个年轻人。

所以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真的说到做到了!

忽然,有人指着韩枫说道:“咦?这不是苏家那个上门女婿么?”

苏家有一个上门女婿,确实是人尽皆知,可不是每个人都见过。

凡是不认识韩枫的人,齐刷刷看向柏木城。

同是苏家女婿,柏木城肯定不会认错。

“不错,他就是韩枫,不过很快他连苏家上门女婿也不是了!”柏木城撇撇嘴,再次见到韩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韩枫,秦老先生来了,你居然胆敢大模大样地坐在这里,还不赶紧滚出去?!”

秦不让蓦地转过头,用力瞪了柏木城一眼,愣是把柏木城吓得再不敢说一句。

而后。

众目睽睽之下,秦不让看似随意,其实是在衡量之后,才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仍旧不解释。

其他人见状,也只好纷纷入座。

自始至终都没人发现,秦不让对韩枫流露出的肃然起敬。

更无人知晓,此刻秦不让后背惊出了一身薄汗。

刚刚给他打电话的人,地位之崇高,远不是他能所及。

而对方对他下了一道命令,就是来这家停业的酒店见一人。

可秦不让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要见的人,竟然就是这位苏家上门女婿。

秦不让凝视着韩枫手指上的扳指,陷入了深思。

苏家上门女婿?

韩枫只有这一个身份么?

那给他下命令的人,为何在提及韩枫时,都是视若神明?!

这时,苏家和柏家的人也都跟来了。

“木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马上就要上菜了,怎么都跑到这家破酒店了?”

一位美艳的妇人走进来,一脸的嫌弃。

正是苏澜!

“小点儿声,我……我也不知道啊!”柏木城生怕打扰到秦不让,赶忙冲苏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你不知道?”苏澜却又提高一个音量,余光发现了韩枫,马上嗤之以鼻道:“这个废物怎么也在?”

苏家其他人看见韩枫,也无一不是充满了嫌弃。

苏老夫人则直接别过脸,根本不想多看韩枫一眼。

想当初韩枫的父亲韩远山,贵为韩家家主,苏家能够和韩家联姻,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但是,自从韩远山意外离世后,这一切都变了。

韩枫成了弃子,在韩家没有了任何立足之地,最后又被流放至江市。

苏家为了不被人诟病,更重要的是不得罪韩家,无奈之下,才不得不履行婚约,让韩枫入赘。

可恨的是,韩枫一点儿也不争气,到现在都还没做出任何名堂,根本就是废人一个。

令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至于苏迎雪,虽然她站在最后面,但宛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吸睛夺目。

又如同一座冰山,浑身散发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光。

她看着韩枫,微微蹙了一下柳眉,冷漠的眼神另人望而却步,仿佛她和韩枫只是陌生人。

韩枫却是满眼心疼,以前他认为默默地守护在这个女人身边,就是一个好丈夫。

可是他没想到,因此让苏迎雪承受了太多。

不过从今天开始,这一切都结束了,他要用尽全力呵护苏迎雪,让苏迎雪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韩枫起身刚要走过去,却被柏木城挡住去路,不给柏木城吠叫的机会,便说道:“柏木城,我说到做到,我要见迎雪,天都拦不住!”

柏木城正欲嘲讽,可话到嘴边,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惊疑之色愈发浓郁,转头望着所有的宾客。

刚刚在龙腾酒店门口,韩枫说进不去柏家宴会,那就让苏迎雪出来。

现在不止是苏迎雪一个人出来,连柏家邀请的宾客,也全都出来了。

难道这一切……

柏木城心头狂跳,却又极力否定这个猜想。

一个废物而已,哪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让这些豪门权贵唯听是从。

不过,柏木城再没敢拦着韩枫,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韩枫走向苏迎雪,而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只等韩枫走近身前,苏迎雪仍旧是冷若冰霜,说道:“韩枫,该说的我都说了,咱们两个结束了!”

“迎雪……”

啪!

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韩枫也一样,他话都没说完,苏迎雪就扬起玉手,抽在他的左脸上。

“迎雪也是你能叫的?我再重申一遍,咱们两个结束了,马上给我滚,别再来烦我!”苏迎雪一脸决绝,在别人看来,仿佛她对韩枫已经憎恶到了极点,其实她心如刀割。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接受了韩枫,又爱上了韩枫,可现在她不得不假装无情,把韩枫逼走。

否则韩枫将会跟她一起面临千万巨债,在苏家的压榨下,永无翻身之日。

最好的结果,就是让她一个人承受!

“迎雪,福伯把一切都告诉我了!”韩枫明知苏迎雪心里的苦,强忍着把苏迎雪拥入怀中的冲动。

“什……什么?!”苏迎雪娇躯一颤,冰冷的眼光里,多出了一抹无奈。

知道一切又能如何?

这个男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苏澜忽然抱起膀子,破口大骂道:“福伯那个老不死的,还真是多嘴多舌!”

此话一出,就连苏老夫人也用力瞪了苏澜一眼。

江市无人不知,福伯为苏家效劳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苏澜当众辱骂福伯,别人会如何看待苏家?

过河拆桥?

还是卸磨杀驴?

苏澜却毫不在意,立刻转移了话题,又说道:“诸位,实不相瞒,当初韩枫死乞白赖,要做苏家上门女婿。原本苏家是不答应的,可是耐不住韩枫软磨硬泡。再加上我们苏家老夫人心肠软,最后还是被韩枫得逞了。不过前提是,韩枫立下了豪言壮语,并且跟苏家签订了一份协议,保证三年之内,为苏家带来一千万的收益。可三年之期将至,韩枫没给苏家赚到一分钱,简直是让人大失所望。而按照协议约定,韩枫和苏迎雪的婚姻解除。所以从今往后,韩枫再不是苏家上门女婿,以后大家再见到他,也麻烦不要再把他跟苏家联系在一起了!”

苏澜歪曲事实,却说的理直气壮,可在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

遥想当年,苏家能够跟韩家联姻,可谓是锣鼓喧天,庆祝了三天三夜。

如今还不是因为韩枫落魄了,苏家才阳奉阴违。

还有那份协议,摆明了就是想拆散这对小夫妻。

苏迎雪更是被气的手脚冰凉,她一辈子都忘不掉,被苏家强迫签下协议时的那个雨夜,自己有多么孤立无援。

仿佛她就是一个千古罪人,被苏家所有人口诛笔伐。

韩枫懒得跟一个贫嘴贱舌的妇人唇枪舌剑,只是轻笑一下,道:“看来苏家要失望了!”

“哈?”苏澜笑的花枝乱颤,道:“韩枫,难道你能拿得出一千万?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那一脸自信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作呕!”

只要韩枫完不成协议,跟苏迎雪离婚,对苏家而言就是天大的好事儿,何来失望?

“一千万,而已!”韩枫说的轻描淡写。

别说是一千万人民币,就算是再加十倍、百倍,对韩枫来说都是九牛一毛。

不过,他的钱就算拿来喂狗,也不会给苏家。

在场的豪门权贵们,原本还挺同情韩枫的,可是听到韩枫说了‘而已’一词,不禁心生反感。

一千万确实不多!

可韩枫是哪儿来的自信,把一千万说的不值一提?

他要是能有这样的魄力,还会在苏家白吃白喝那么多年?

分明是狂妄自大,逞口舌之快!

“韩枫,别说了!”苏迎雪咬咬牙,明明做不到,为什么还要当着这么多人大言不惭,自取其辱?

难道这个男人,真的是没有一点尊严吗?

苏澜更是不相信,韩枫能拿得出一千万,刚要继续嘲讽。

“这钱,我们柏家出了!”

忽然,门外走进来一位眉发花白的老者,正是柏家老家主柏无名。

刚刚在柏家宴会上,柏无名还是一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样子。

可是这才过去不到半天时间,他就像苍老了好几岁,变得面如土色,憔悴不堪,走起路来都是步履蹒跚。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柏无名刚刚那句话,更是让人大吃一惊,完全摸不着头脑!

柏无名的意思,是要帮韩枫给苏家支付一千万?

可是为何?

第4章 战神驾到!

柏木城更是气不过,几步迎上去,不解地问道:“爷爷,您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咱们又不欠韩枫的,凭什么帮他出这一千万?”

“对啊,爷爷,这件事情跟柏家八竿子打不着,您就别闲吃萝卜……您就别凑热闹了!”苏澜险些说错话,吓得缩了一下脖子。

苏家人和柏家人,以及在座的豪门权贵们,全都百思不得其解。

苏家摆明了是想驱逐韩枫,作为亲家,柏家不助苏家一臂之力也就算了,却要反过来帮助韩枫,这是什么道理?

苏老夫人也有些沉不住气了,面露不悦之色,道:“柏家这是钱多的没处花了?”

此话一出,空气里立刻充满了火药味儿。

可柏无名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拄着拐杖站在原地,自顾自地说道:“来人,把钱抬上来!”

很快,几名壮汉抬了两三个箱子进来,箱子打开,里面赫然装满了崭新的钞票!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数量,一千万只多不少!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柏无名居然都把钱带来了,看来不是随便说说。

“苏迎雪,整整一千万,柏家白送你了!”柏无名似笑非笑,俨然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不错,若不是迫不得已,谁会给韩枫这个废物买单?

苏迎雪惊醒回神,怔怔地看着箱子里的钱。

她和柏家的关系,建立在苏澜身上。

偏偏她和苏澜水火不相容,这也就导致她和柏家之间几乎没什么交集,更别谈交情了。

所以,柏无名会不会还有什么附加条件?

果不其然,柏无名马上又说道:“但是!”

柏无名凌厉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道:“刚刚我得到消息,柏家所有的产业在同一时间受到了威胁,原因是木城有眼无珠,冒犯了在座的其中一位。您的能量恐怖如斯,柏家毫无反抗之力。柏某人也按照您的命令,将一千万赠与韩枫和苏迎雪。但是,柏某人斗胆请您现身,不为别的,只想当面给您道个歉,希望从今往后,您和柏家可以一笑泯恩仇!”

全场哗然一片,竟然是柏家受到了针对,柏无名才一反常态,要插手苏家的家事。

而柏无名刚才的语气,除了稍微有些不甘之外,更多的是无奈,可见柏家已经陷入了困境,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

想到这里,每个人又暗暗心惊一番。

随随便便就能把一个二流豪门,玩弄于鼓掌之间,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人为何又非得让柏家,为韩枫和苏迎雪送上一千万才行?

“爷爷,我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柏木城一脸无辜。

自柏家宴会开始到现在,他对每一位宾客都笑脸相迎,客客气气,绞尽脑汁也不记得,自己说错过什么话,做错过什么事情,得罪过哪个人。

“闭嘴!你若是没冒犯于人,柏家宴会为何突然就散了?!”柏无名用力瞪了一眼,眼光除了盛怒之外,也充满了失望。

“我……”柏木城无力反驳,忽然眼前一亮,柏家宴会为何突然散了,还不是因为秦不让莫名离席,其他宾客也亦步亦趋。

该不会是……

不止是柏木城,其他人也纷纷看向秦不让。

秦不让当然明白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自嘲地笑了下,却假装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韩枫的背影。

只想说一句,这些人实在是太过抬举他了。

虽说秦家是一流豪门,但是想在短时间内,彻底压制住柏家,几乎没可能!

一片诡异的安静下,韩枫忽然神色自若地说道:“柏老,要想知道柏木城冒犯了谁,你倒不如问问柏木城,刚刚他在龙腾酒店门口做了什么!”

苏迎雪吓得娇躯一颤,现在这个时候,空气里就像是隐藏了一颗炸弹,一触即发。

每个人都尽量闭口不言,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偏偏韩枫开口了,这不是引火烧身么?

苏迎雪本想出声何止韩枫,可是她忽然发现,韩枫好像变了。

以往在这种场合下,韩枫就是一个隐形人,即便被人冷嘲热讽,也默不作声,从来不会还击。

可是今天的韩枫,好像雄狮觉醒了一般,把在场所有人视为蝼蚁。

那自信的样子,跟以前判若两人!

柏木城不怒反笑,道:“哈哈!韩枫,不骂你几句,你心里就不痛快是不是?我想起来了,刚才你去龙腾酒店找苏迎雪,我把你拦在了门外,还对你吐口水。可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配得上‘冒犯’二字?你这个百无一用的废物,又有什么本事压制我柏家?我呸!做人能不能有点儿自知之明,不要在这里找存在感!”

这个废物,还真是会浑水摸鱼,可在场没一个人是傻子,能让柏家低首下心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苏迎雪冷漠的眼光之中,终于闪过了一抹愤然。

作为一个妻子,她不允许自己的丈夫,当众被辱骂。

奈何她和韩枫如今都是人微言轻,只得说道:“韩枫,从现在开始,别再说一句话了!”

“好,我不说话!”韩枫明白苏迎雪此刻的心情,嘴角却微微扬起,柏木城一定忘了,刚才他还说过一句话。

一口口水,就要搭上半个柏家……

突兀地,柏家一人忽然神色大变,惊声喊道:“老家主,不好了,柏家股市跌停,短短十几分钟,就蒸发了好几个亿!”

没等大家回过神来,那人又喊道:“跟柏家合作了十几年的几个大客户,也都纷纷打来电话,说即日起终止合作。以及木城少爷最近这段时间,洽谈的几笔合作,也都黄了,其中包括那笔七个亿的订单!”

这……

这手段也太狠了吧?

眨眼间,柏家怕是损失了十几个亿。

别说是柏家,就算是一流豪门也扛不住啊。

这下就连柏无名也慌了,懊悔刚才自己为何要刨根问底,假若直接走人,或许对方就会停止对柏家的制裁了。

关键到现在,仍旧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柏家宛如置身于一团迷雾中,只能任人刀俎。

全场唯独一个人心知肚明,同时内心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便是秦不让,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顷刻间就能摧毁一个二流豪门的大能,却被所有人误以为是一个废物,这对很多人而言,恐怕是一场灾难吧!

“今天对柏家下黑手的人,就在你们之中对不对?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就给我站出来,我柏木城绝不会说一个怕字!”柏木城彻底失去了理智,像条疯狗一样叫嚣起来。

他之所以能够当选柏家继承人,就是因为最近的几笔订单,现在订单全部取消了,就等于他什么也没了,让他如何不恼羞成怒?

“混账东西,你是想害死整个柏家对不对?!”柏无名暴喝一声,抡起拐杖就要抽下去。

“爷爷,您先听我说!”柏木城却挺直了腰杆,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您有所不知,我有一张王牌。等我把这张王牌亮出来,放眼整个江市,都没人敢骑在咱们柏家头上!”

“王牌?什么王牌?”柏无名为之一愣,举起的拐杖,也停顿在半空中。

“很多年前,我救过一个人。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无名小卒,但是后来他去参军了,还立下赫赫战功,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让人欣慰的是,他还记得我当年的救命之恩。前几日他让下属主动联系我,说今天就会衣锦还乡,还要登门感谢。于是我就邀请他来参加咱们柏家的宴会,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柏木城一脸自信,说话间目光扫过秦不让,似乎都变得有些不屑起来。

“那你可知,他现在是什么军衔?”柏无名还是有些不放心,万一是个芝麻小官,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我不太清楚,不过从他下属的只字片语里,现在的他足以把整个江市踩在脚下。等他来了,一定把那个对柏家下黑手的人揪出来,再把柏家的损失,加以十倍的讨回来!”柏木城笑的有些玩味儿。

柏木城说的振振有词,让柏无名不禁也有些期待,人活一口气,要是柏家不与反击,将来定然会抬不起头。

不过,柏无名始终保持着谨慎,又问道:“那人姓甚名谁?”

以柏家的人脉,想要打听一个人并不难,除非那人是个无名小卒。

“他叫……”柏木城一字一顿,似乎想要炸裂在场每个人的耳膜。

可柏木城话没说完,大街上就响起一阵急促的警笛声。

上百名交警,用了短短几分钟时间,便让车水马龙的道路,变得空空如也。

这是封路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人为之震惊。

很快,一列军绿色车队缓缓驶来,足有百余辆,宛如一条长龙浩浩荡荡,声势震天!

虽说车辆很多,但是井然有序,更过分的是,每一辆车与车之间,都保持几乎同等的车距。

如此大的阵仗,若不是某位大领导来视察?

那就是江市某户人家出龙了,衣锦荣归?

众目睽睽之下,上百辆军车就这样停在了杜家酒店外面。

下来几百名英勇威风的军人,全都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的排成两列。

忽然,一名军人铿锵有力地喊道:“胡战神驾到!”

轰!

所有人如雷贯耳,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世人皆知,华夏有五大战境,东境神策、南境北府、西境玄甲、北境虎贲,还有中御林!

无数热血男儿保家卫国,血洒战场,其中横空出世了不少妖孽,立下赫赫战功,被载入龙虎榜,封为战神荣耀!

目前华夏总共有三百名战神,龙榜在上,虎榜在下,各一百五十人!

今天江市竟然来了一位战神大人?!

万众瞩目下,正中间的那辆军车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器宇轩昂,神采奕奕的年轻男子,胸口挂满了勋章。

不愧是战神!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军靴落地,大地都仿佛为之一颤。

他的气场之强大,就算是隔着几十米远,都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

“胡啸天?真的是胡啸天!爷爷,他就是我说的那张王牌,没想到他居然成了战神!”柏木城欣喜若狂,激动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大家不由得深吸一口气,仿若被一只无形大手扼住了咽喉。

如果这位胡战神,要为柏家打抱不平,试问谁能招架得住战神之威?

没人发现,苏迎雪早在柏木城之前,就叫出了胡啸天这个名字,一张绝美的脸蛋儿,写满了震惊,也愈发变得苍白。

盖世天骄-韩枫, 苏迎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