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剑尊-叶辰, 花千雪-玄幻奇幻小说

鸿飞剑尊-叶辰, 花千雪-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惊天传承,九霄剑典!

“啊!”

一道蕴含着痛苦愤怒的声音,于昏暗潮湿、散发着恶臭的地牢中响起。

被困于地牢中,手脚被铁链捆住,浑身布满狰狞伤口的十七八岁少年,从昏迷中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眼。

双目之中,恨意滔天!

少年本是无双郡内青云城的叶家少主,名为叶辰,十八岁,聚元境五重修为,资质寻常。

数天前。

来自天剑宗的长老古越,抵达青云城。

这古越,曾经乃叶家仆人,因颇有习武天分,叶家全力资助他习武修炼。

逐渐,古越心性膨胀,骄狂自大,犯下不可饶恕过错,叶家之人念及旧情,保了古越性命,只是将他逐出青云城。

可谁曾想,此人机缘不错,竟然加入了无双郡境内实力第一的宗门天剑宗,而且,花了几十年时间,一举成为了天剑宗的长老。

此次,古越来青云城,全然不顾叶家往昔对他的情分,而是来报复!

上门便要叶家交出宝库内的所有财物,还美其名曰他宽宏大度,只要叶家财物,便可放叶家之人一条活路。

叶辰之父叶振南,忍怒应下!

毕竟古越实力强,身后的天剑宗更是庞然大物。

可古越却得寸进尺,当场要求叶振南格杀独子叶辰,唯有如此,以后才不再找叶家麻烦。

此举,便是想让叶家绝后!

虎毒还不食子,何况叶振南对叶辰,更是百般疼爱,叶振南自然是一口回绝!

古越当场便将叶振南踩于脚下,百般折辱!

少年心性的叶辰,不顾古越淫威,将其怒斥。

古越被叶辰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碍于宗门长老身份也不宜大开杀戒,因此,他便用了更加恶毒的方式。

他离开青云城时,放出承诺,不管是谁,只要能提着叶辰的头颅前往天剑宗,他便收其为亲传弟子,重点栽培!

天剑宗,乃无双郡的第一宗门,若能成为天剑宗内门弟子,便属于光宗耀祖了,尤其是成为古越这个天剑宗长老的亲传弟子,更可谓是鲤跃龙门!

因此,在青云城,一直被叶家压了一头的黄家,立刻爆发了,持续多日,对叶家展开了一轮轮的袭杀!

换做此前,黄家也没有这个胆子,可叶振南被古越重伤,实力暴跌的厉害,黄家才敢趁虚而入!

为了保住叶辰,叶家上下损失惨重。

就在今天,青云城黄家的黄天霸,率领大批护卫,杀入叶家大宅。

叶家满门惨死,唯独叶辰被活捉,因为,黄家不仅想要拿叶辰的脑袋去换天剑宗内门弟子的名额,也还想从叶辰这个叶家少主的口中,打探出叶家的宝库信息!

“贱骨头倒是挺硬,这么快就醒来了。”

这时,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响起。

有火光将地牢照亮,一名体型魁梧的年轻男子,走到叶辰面前。

黄虎。

黄天霸的儿子。

黄虎看着叶辰,脸上浮现一抹不屑的冷笑,他打开牢门,走到的叶辰旁边,冷哼一声,一脚踩在了叶辰的胸膛。

“哇!”

本就重伤的叶辰,吐出一大口鲜血。

可叶辰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他双目血红,死死的盯着黄虎,脑海里浮现着昨夜黄虎虐杀他们叶家族人的画面。

他清楚的记得,族内一名才刚满月的婴儿,便是被黄虎一刀一刀肢解而死。

黄虎被叶辰那要杀人的目光盯着,却不以为意,一只手掐住叶辰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大笑着道:“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叶辰,别耽误时间了,将叶家宝库的位置说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

叶辰盯着黄虎,咬牙道:“我就算死,也不会告诉你们一个字!”

“不识好歹!”黄虎怒喝一声,一拳狠狠打在了叶辰的腹部。

“砰!”

叶辰的身体,瞬间弓了起来,口中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

“叶辰,我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若是明天你还不说,我便会让你好好感受我黄家十大酷刑。

抽甲断指,放血割肉,剥皮抽筋……啧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扛过三种酷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黄虎大笑,接着如同扔垃圾一般,将叶辰丢在角落,拍了拍手上沾染的血污,转身离去。

叶辰心中,纵有万千不甘,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这种痛苦,远比肉身的疼痛带来的折磨还要强烈!

就在这时,一股暖流,忽然出现在叶辰的胸口处。

叶辰面露疑惑,低头一看,只见胸口位置,竟然散发着一道微弱的光芒。

这道光芒,来自一把碧绿色的剑形吊坠。

这是他年幼时,在一处山中玩耍偶然捡到,因十分喜欢,便一直当成了吊坠挂在脖子上。

“进来吧。”

叶辰的脑海中忽然有女子声音响起。

紧接着,剑形玉坠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在这股力量面前,叶辰毫无抵抗之力,身体便被扯入其中,经历了一番天旋地转的感觉,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极为特殊的地方。

天地阴沉昏暗,透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放眼望去。

周围竟是一座座低矮的坟墓。

每一座坟墓的上空,都缭绕着漆黑的雾气,而坟墓的前方,竖着一块块无字墓碑。

漆黑雾气涌动翻滚,甚至有尖锐、凄厉、愤怒、阴冷等各种不同的声音发出,令人头皮发麻,心悸不已!

叶辰一咬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同时,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如此诡异?!”

叶辰低语,就在这时,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叶辰的视线中,女子从远处缓缓走来,看似极慢,可眨眼之间,就已站在了叶辰的面前。

这女子,身穿青色长衫,身材曼妙,青丝如瀑,可脸上,却笼罩着一层极为特殊的光芒,使得叶辰看不清她的面容。

“这是哪里?”

“你是谁?”

叶辰大吼,声音在这片如同乱葬岗一般的空间中回荡。

女子淡淡道:“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叶辰握紧了拳头。

女子嗤笑一声,道:“想报仇吗?”

“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要报仇!”叶辰神色坚定,没有丝毫的动摇!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以你这点实力去报仇,除了送死没有第二种可能,你想死那是你的事,但别连累天下苍生。”

叶辰听得云里雾里。

女子继续道:“你的血,浸透了剑墓,所以,你已经是这座剑墓的主人,你若是死了,剑墓中镇压的天魔,便会降临世间,天下苍生,就此陷入无穷灾劫!”

叶辰依旧没听明白,可他也不想说太多,神色坚定道:“男儿在世,残喘苟活有什么意义?这天下苍生,又与我何干!”

女子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柔和了许多,语气透着一抹赞赏,道:“如此执着,倒也的确有资格成为剑墓之主。”

关于剑墓之主到底是什么,叶辰现在并不在乎,但他知道,女子很强,于是道:“前辈,请传我报仇之法!”

女子抬手指着一座墓碑,道:“报仇之法,你若是想学,便走上前去,将这座坟前的墓碑炼化。

若能成功,你便有了报仇之法。”

叶辰再看墓碑,细看之下,才发现,这无字墓碑的形状,郝然就是自己胸口前挂的的剑形吊坠,放大了的模样。

他没有丝毫犹豫,走到了墓碑前,道:“如何炼化?”

“很简单,手放在墓碑上,用心去感受,用毅力去坚持。”

叶辰照做。

当他的手掌,与墓碑碰触的那一刹那,他便发现了异常。

这哪里是什么墓碑,而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他的手,好像放在剑尖之处,掌心皮肤,瞬间就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而且,这把剑,很强大,强大到让叶辰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卑微。

若说墓碑是汪洋,他就是海中的一滴水。

若说墓碑是天地,那他就是天地中的尘埃。

叶辰眼中光芒一闪。

“现在渺小又如何?这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只要能抓住,我也会变得强大,强大起来后,我便可灭黄家,杀上天剑宗。

我要强大!

炼化,给我炼化!”

叶辰心中在怒吼。

随着他的心境出现变化,他手掌接触的墓碑,开始出现剧烈的震动,紧接着,墓碑直接消散,化作一道道剑气,顺着他的掌心,冲入他的身体中!


第2章 暴打仇敌,遭遇围杀!

痛不欲生的感觉,席卷叶辰全身,好似无数把剑,在他的体内搅动。

“啊!”

叶辰大吼一声,冲入他体内的那股剑气,一瞬间,就几乎将他的意志都给冲垮。

他咬紧了牙关,握紧了双拳。

绝对不能放弃!

若放弃了,或许,就与一场天大的机缘失之交臂,此生再也无望为至亲族人报仇雪恨!

况且,虽然处于折磨中,但他能感受到,这些剑气,在改造他的血肉,筋骨,痛苦带来了强大,为他奠定根基!

在这份无比执着坚定的意志下,半个时辰过去。

叶辰体内的疼痛,彻底散去。

一道洪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诸天仙神亦如何,我以一剑破九霄!”

声音如洪钟大吕,似天地初开,透着无与伦比的绝世气概!

伴随着这道声音之后,便是一段浩瀚深邃的记忆,醍醐灌顶,涌入叶辰的脑海中!

此乃一门名为九霄剑典的无上传承!

叶辰沉浸于其中。

接着,这段记忆,在他的脑海中,化作了一把矗立于无垠天地间、绽放着辉煌光芒的神剑。

天地之力爆发,雷霆降落,火海席卷,一道道宛若可以摧毁万物的力量降落在这把剑上。

神剑轻颤,有剑气迸发,绽放恢宏至极的剑光,轻而易举便瓦解了一切,随后,神剑直冲天际而去,一剑,天穹破碎,万物不存!

过了许久,叶辰才从这震撼的画面中脱离出来。

女子走到他的面前,道:“恭喜你成功获得了九霄剑典第一层功法。

此乃数万年前的九霄剑神所创功法,而这里,是九霄剑神付出了一切镇压天魔之地!

你现在虽然得到了九霄剑典第一层功法,但却还没有相匹配的剑法,想要得到剑法,你就得不断炼化墓碑。

炼化墓碑,还可以帮助你凝练剑元,提升修为。

而你每炼化一块墓碑,便会有一缕天魔残魂逃出来,你还得将其解决。”

说着,女子手中,忽然出现一团涌动的黑雾,这黑雾在翻滚扭曲,化作不同的人脸,浮现出不同的表情,时而凶狠残暴,时而楚楚可怜,时而娇艳欲滴,时而慈祥和蔼。

“天魔残魂,唯有身为剑墓主人的你可以击杀,现在看你的状态不太好,我先帮你镇压着。

如果你能将第一层剑墓的墓碑全部炼化,把天魔残魂也全部解决,便可以开启第二层剑墓,得到后续的功法。

如果你炼化墓碑后,无法解决天魔残魂,我也无法帮你一直镇压,那这些天魔残魂便会酿成大祸,你可听明白了?”

叶辰点了点头,道:“明白!”

说话间,他便又走向了一块墓碑,伸手放在一块墓碑上。

墓碑化作剑气,冲入他的丹田中。

他丹田内的五个气旋,开始快速旋转。

武道修行,初期为聚元,真元,气海。

聚元境的标志,便是在丹田中,凝练元力气旋。

叶辰咬牙,催动九霄剑典第一层功法,吸收剑气融于元力气旋中。

九霄剑典第一层,凝剑元,给自身的元力,赋予锋芒!

一夜时间过去。

叶辰总共炼化六块墓碑,丹田中那五个气旋,已经全部转化成为了剑元。

女子看着叶辰,道:“差不多了,你的身体也到了极限,先出去吧,这几缕天魔残魂,等你下次进来再解决。”

叶辰面露激动之色,道:“前辈,我还得到了一门貌似很强大的剑法传承!”

“哦?”女子也来了几分兴趣,道:“什么剑法?”

“燃剑诀!”叶辰将自己得到的剑法名字,如实说了出来。

燃剑诀,只有一招。

燃烧自己的剑元,生命力,爆发决然一击!

女子听到叶辰说出燃剑诀这三个字后,有些诧异,道:“运气不错,玄阶下品。”

功法武学的品阶的划分,为四阶十六品。

四阶,乃是天地玄黄。

十六品,则是每一阶都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叶辰的脸上,露出一抹激动之色,因为,在青云城,黄阶上品的功法武学,便已是最顶尖的了,而燃剑诀,是玄阶下品!

得了九霄剑典,又有了燃剑诀,叶辰恨不得立刻就杀出去,手刃仇人,他一刻都不想再耽误了!

“前辈,请先送我出去吧。”

“自己意念控制,就能随意进出。”

叶辰尝试了一下,然后再次感受到那天旋地转的感觉,随即便发现自己重新出现在了地牢中。

手脚依旧还被铁链捆绑。

“看来,我进出剑墓,都不会改变我在外界的状态……”叶辰自语一声,下一刻,他丹田中的五个气旋快速转动,携带着锋芒的剑元涌动。

剑元从他的手腕脚踝中冲出,好似千锤百炼的利剑一般,斩在铁链之上!

“铛铛铛铛!”

绑住他手脚的铁链,根根崩断!

叶辰急忙盘膝而坐,脑海中,浮现了一道身影,这道身影,便是燃剑诀的传承。

观看数遍,叶辰开始尝试施展这一招! 

片刻,叶辰的身体每一缕血液都在沸腾,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丹田中的五个气旋也化作了漩涡一般。

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他体内汇聚,犹如即将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此时。

天色渐亮。

“哐当!”

地牢外边的铁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

“都给我在外边守着,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进来。”

黄虎的声音响起。

叶辰睁开双眼,停下修炼,嘴角浮现一抹冰冷的弧度。

片刻后。

黄虎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把布有血槽的匕首,走了进来。

将火把插在墙壁上,黄虎回身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叶辰已经挣脱了锁链的束缚,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惊诧之色。

“臭小子,幸亏我来了,不然的话,倒还有可能被你逃了!”

黄虎怒骂一声,道:“叶辰,收拾你之前,我先告诉你一件事,我爹已经亲自带人将你们叶家那些死去的倒霉鬼吊了起来,你想让他们入土为安的话,就老老实实把叶家宝库的位置说清楚。”

听到黄虎的话,叶辰陡然握紧了拳头,青筋都鼓了起来。

黄家,欺人太甚!

“黄虎,我保证,你们黄家所有人,都不得好死!”叶辰怒吼,声音中,带着无边愤怒,以及凛冽到了极致的冰冷杀意!

黄虎大笑,道:“看来你还没想明白,待会,我手中这把匕首,刺入你的身体中,你的血,便会顺着血槽不断的流出来。

而且,这把匕首两侧并没有开锋,放一会你的血后,再用来割你的肉,你想想,一把没有开锋的匕首割肉会是什么感觉?

到那时,你会哭着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这个灭你叶家的仇人,给你一个痛快,哈哈哈!”

黄虎说着,脸上已经满是陶醉,狞笑一声,取出一把钥匙,准备打开牢门,对叶辰施以酷刑。

黄虎开门的时候,叶辰的眼睛,便一直盯着黄虎的一举一动,他的力量蓄势待发,他的眼中寒光涌动。

若不是既然巧合之下,开启了剑墓,那自己……的确会惨遭无数痛苦折磨。

可现在,已经有了逆转翻盘的机会!

就在黄虎将牢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叶辰瞬间爆发,他的身体,猛然间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爆射而出。

黄虎只觉得一阵劲风扑面而来,浑身都好似要散架一般,这种状况下,求生的本能被激发,一手抬起,横档于身前。

叶辰的手掌劈下。

附着于手掌中的剑元爆发。

犹如利剑出鞘,锋芒无匹!

“咔擦!”

黄虎抬起的手,从手肘位置,应声而断。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黄虎便倒在地上。

叶辰抬脚,直接踩在了黄虎的脑袋上,将黄虎的脑袋都踩得陷入地面。

接着,叶辰一只手揪住黄虎的衣领,把人提了起来,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挥拳而出。

每一拳落下,都将黄虎打的皮开肉绽,骨断筋折!

“叶辰……你会后悔的……你如此伤我,我爹,必将你碎尸万段!”黄虎双目无神,虚弱的喊道。

叶辰又一拳打出,将黄虎胸膛的肋骨轰断。

怕黄天霸的报复?

叶辰冷笑,杀了黄虎之后,下一个,就是黄天霸!

黄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吓得亡魂皆冒,哭喊着道:“叶辰……放了我……我们黄家也可以放你一马……”

“黄家放我一马?我不需要,而且,我也不会放过你们黄家的任何一个人,血债必须血偿!”叶辰大喝一声,直接将黄虎砸在地上。

黄虎晕死过去,叶辰取了一根地牢中的铁链,缠绕住黄虎的脖子,他一只手抓着铁链,拖着黄虎往外走,犹如拖着一条死狗一般,且顺手从地牢的墙壁上,取下一把黄家用来折磨阶下囚的铁剑!

铁剑入手,叶辰心中,顿时生出了一抹亲切感!

他一手提着剑,一手抓着拴住黄虎脖子的铁索,走到了地牢大门前,一脚猛地踹出。

哐当一声大响,牢门被巨大的力量轰开!

守在地牢外的黄家护卫纷纷惊讶看了过来,接着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叶辰,立刻放人,不然要你好看!”

一名气息浑厚的黄家护卫统领怒喝,唰的一声,一把大刀出鞘,直指叶辰。

周围的黄家护卫,也纷纷拔出兵刃,把叶辰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第3章 越境而战,决然之剑!

叶辰看着把自己包围的黄家护卫,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意。

“都给我滚开!”

握刀的护卫统领,目露凶光,叱喝道:“叶辰,你别不识好歹,你再不放人,后果,你承受不起!”

“我承受不起?”叶辰的眼睛,微微眯起,寒光迸发,他的声音,冰冷到了极致,道:“我叶家已无,我现在孤身一人,还有什么是我承受不起的?”

话音落下,他手中的剑,陡然斩出,劈在了黄虎的腿上!

唰的一声,鲜血迸溅,黄虎的一条腿,就此断去!

“啊!”

杀猪般的凄厉惨嚎声响起,黄虎的身体,在地上疯狂的扭动。

叶辰再次手起剑落!

铁剑噗嗤一声,便刺入了黄虎的腹部!

黄虎再次惨叫一声,痛的晕死过去。

黄家的护卫,被这一幕吓得脸色苍白,他们没想到,叶辰竟然如此的狠!

黄虎在叶辰手里,他们投鼠忌器!

“都给我滚开,否则,我让黄虎死在你们面前!”叶辰怒喝。

说完,他拖着铁链便往前走。

黄家的护卫,只能咬牙让路……无人敢动!

片刻后,叶辰便成功离开了黄家,走在了青云城的街道上。

所过之处,被那铁链锁着脖子的黄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这一幕,引起无数喧哗!

“叶辰,最多一个月,再杀回来。”剑墓内的女子传音,语气凝重。

“出不去了,想杀我去向天剑宗示好的人,不仅只有黄家,现在只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我若出逃,便会有数之不尽的人前来杀我!”

“好死不如赖活着,离开,尚且有一线机会,不离开,彻底的死路一条。

你考虑过剑墓,考虑过天下苍生吗?你是剑墓之主,你便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没错,正是因为责任,我的责任,便是为我叶家族人,报仇雪恨!”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更加坚定,回应道:“我得了剑墓传承,结了这番因果,天下苍生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

不过,大仇未报之前,所谓的天下苍生,我管他如何!”

…………

叶家大院。

原本的建筑,都已经化作废墟,废墟中,树立着一根根木桩。

木桩上,用长长的铁钉,钉着一具具尸体!

一名络腮胡红脸中年男子,此时显得极为烦躁,怒吼道:“一群废物,找了那么久,竟然连宝库的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此人,便是黄家的二爷黄天霸。

他面前,一名黄家下人低着头,道:“二爷,叶家的宝库看来不在他们家族内,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少爷那边能撬开叶辰的嘴巴了。”

黄天霸嗯了一声,就在这时,远处有喧嚣声响起,他顺着喧嚣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本该被关在黄家地牢里的叶辰,一手提着剑,一手拉着条铁索,铁索上还拴着一个断手断腿之人的脖子,正朝着这边走来。

细看之下。

黄天霸身上,骤然迸发出浓烈到了极致的杀意,他的双手握拳,骨节咔咔作响,脸部表情,变得狰狞无比!

被叶辰一路拖过来的,竟然是他的宝贝儿子黄虎!

“叶辰,放了我儿,不然,我必将你剥皮抽筋,碎尸万段!”黄天霸的声音,从齿缝中迸出,带着森森寒意。

看着黄天霸,叶辰身上,也同样杀意滔天!

若不是黄天霸昨日出手袭杀,自己的父亲又怎会死?

昨天傍晚,叶家上百口人命,将近半数,都是被黄天霸所杀。

现在……叶辰看着被吊起来的叶家族人的尸体,心如刀绞,这种痛苦,远比在地牢中惨遭折磨,远比剑气淬体,还要剧烈无数倍!

“再不放了我儿,我立刻让人把你们叶家这些尸体,剁碎了喂狗!”黄天霸吼道。

“放人?”叶辰冷笑,握剑的手腕,陡然一翻,剑锋,顺着黄虎的脖子处划过。

“唰!”

黄虎,尸首分离!

他拉着黄虎过来。

一是为了顺利离开地牢。

二是想要用黄虎的脑袋祭奠叶家族人。

三是要让黄天霸死之前,也好好感受这种至亲被杀的折磨!

“啊!”

黄天霸悲愤大吼,他的发须,根根直立,目眦欲裂,强劲的气浪从他体内席卷而出,恐怖的气势,碾向叶辰。

处于这股恐怖威压中的叶辰,神色坚定,脸上不曾有丝毫后悔与动摇之色,道:“黄天霸,今日,除了你的儿子黄虎,我还要拿你的人头,来祭奠我叶家族人的在天之灵!”

“就凭你也想报仇?不自量力!”黄天霸怒吼,道:“你杀我儿,我定要让你在无穷无尽的痛苦中死去!”

话音落下。

黄天霸猛然一掌朝着叶辰打去。

真元境一重的修为,彻底爆发开来。

这片天地的空气,都为之一滞。

一阵阵惊涛骇浪般的声响,从黄天霸的手掌中发出。

正是黄家的黄阶上品武学,惊涛掌!

面对黄天霸的愤怒一击,叶辰丹田中的五个元力气旋,以及他的气血,都好似燃烧了起来。

燃剑诀!

他的力量,轰然爆发。

犹如喷薄而出的火山岩浆,浩浩荡荡,势不可挡。

“唰!”

叶辰一剑刺出。

这一剑,是他现在的一切。

剑光,瞬间化作匹练一般,直刺黄天霸的掌心。

对于叶辰这一剑,黄天霸完全不放在心上,他可是真元境一重修为,又岂会惧这区区聚元境五重小子刺出的一剑?

所有观战者,也似乎都想象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画面。

叶辰的剑,会被黄天霸拍碎。

除了一颗脑袋会留给黄家之人提着去天剑宗,他的身体,将会被打成碎片被黄家拿去喂狗。

就在掌剑碰触的那一刹那。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叶辰手中铁剑的剑尖,竟然强行撕裂了黄天霸的掌劲,噗嗤一声,便将黄天霸的手掌刺穿,这一剑之威势,并未就此散去,铁剑顺着黄天霸的手掌穿过,又是噗嗤一声,剑锋,没入了黄天霸的咽喉处!

全场,一片死寂!

谁能想到……聚元境五重修为的叶辰刺出的一剑,竟会如此可怕?!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喉结上下滚动,努力回想着刚才那一幕,沉浸在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黄天霸的身体,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叶辰喘着大气,浑身皮肤,都已经龟裂出了蛛网一般的痕迹。

大量的鲜血从他身上流淌而出,一阵强烈的虚弱感,正在侵蚀他的理智。

叶辰猛地一咬舌尖,借助刺痛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抬手一剑挥出,将黄天霸的脑袋砍下!

畅快,无与伦比的畅快!

“爹,我的族人们,你们看到了吗?我杀了黄虎,杀了黄天霸,接下来,便是整个黄家,包括天剑宗的古越。

我会用他们的命,来祭奠你们。

你们一定要看着,我一定会做到!”

接着,叶辰已经冲了上前,把他父亲的尸体,从那木桩上抱了下来。

他的眼角,滚烫的热泪滑落,泪中带血,触目惊心!

血泪染红了他的整张面庞,他浑身一直在颤抖,施展燃剑诀带来的伤痛,完全不及心中悲痛的千万之一!

就在这时。

一道怒吼声,猛地响起,如雷炸开!

“二弟!”

只见一名与黄天霸外貌有着七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杀气腾腾暴掠而至。

此人乃黄家之主黄天雄,黄家第一强者,真元境三重修为!


鸿飞剑尊-叶辰, 花千雪-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