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医婿-陈阳, 秦岚-都市情感小说

一品医婿-陈阳, 秦岚-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神医归来

“快,快,快点跟我去医院,爸病了,快。”

临海市,傍晚五点。

眉清目秀的陈阳正和往常一样的在家拖地。

妻子秦岚忽然冲进了屋里,两眼通红的看着他道。

陈阳拧了拧眉。

有点呆愣。

而就在他这迟疑的片刻,却遭来了秦岚一顿责备:“爸晕倒都住院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着急吗?”

陈阳赶忙道:“怎么不着急,到底怎么回事啊?”

“跟我走就是了,你没必要知道是怎么回事。”秦岚一脸冷漠道。

说完,秦岚便冲上了楼。

不一会,她从楼上下来,连看都没看陈阳一眼,就朝别墅的门口走去了。

陈阳见此,赶忙跟了上去。

到了别墅的外面,陈阳跟秦岚一起钻进了一辆白色的丰田凯美瑞轿车里。

秦岚眉头紧锁的开着车,心里好像是充满了对他的不满意。

陈阳自然也感受到秦岚心中对他的失望,不过还是一脸认真问道:“爸怎么了?脑梗又犯了?”

“是啊,他脑梗犯了,你是不是有压力了?”秦岚一脸不爽的道。

陈阳拧了拧眉:“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秦岚冷哼了一声:“有你,有你和没你,有什么两样?”

“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陈阳轻声讲道。

秦岚不屑看了陈阳一眼,接着就没有再说话。

都结婚三年了。

秦岚的记忆里,好像她就没跟陈阳好好的讲过超过十句话吧。

每次聊着聊着,两人就会争吵。

当然了,秦岚心里也清楚,其实大多数都是她找茬。

陈阳也是实在被她激怒了,才会跟她对吵几句。

而秦岚之所以总是找陈阳的茬,也是因为陈阳不争气。

结婚三年,他就待在家三年。

每份工作,干不到三个月,必定辞职。

一事无成。

成了她全家的笑话,秦岚也是早就对这个男人失望至极了。

这次她爸意外脑梗晕倒住院,秦岚也是想好了。

要是万一她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就会马上跟陈阳离婚。

车开了一段路,陈阳也是好奇此刻的时间,便从兜里掏出手机,想要看一下上面的时间。

可好巧不巧,在他看到了时间时,也让他看到了日期。

八月十八号!

“今天是~~八月十八?”陈阳瞪大眼睛,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此时正带着情绪开车的秦岚当然没发现陈阳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

而陈阳还在暗暗的自言自语:“今天是八月十八,岂不是说,我今天就能解除师父给我的禁令?”

陈阳眼里掠过一抹惊喜。

同时也无奈,肯定是他当家庭主夫人太久了,连日期也记不住了。

陈阳眯起双眼,可见他眼神里忽然浮现了一抹霸气。

隐藏三年。

今天禁制终于打开了。

正在开车的秦岚,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三年前由她爷爷介绍给她的老公,可是鬼医门第八代弟子啊。

当年的陈阳,以天才般的天赋,跟师傅后面学医三年,竟把他一生所学都融会贯通了。

他出山后,就在燕京行医,因为高超的医术成了各大家族势力的座上宾。

二十岁的年纪,就坐拥快上亿的财富,而且被各大家族给捧着,可以说,一时间是风头无两,少年得志,飘飘欲仙。

可是就在陈阳万分得意之时,他的师父却突然找到了他,先批评了他一顿,学医不去救济穷苦百姓,却流连于这些声色犬马。

他的师父也当即决定,叫他来到还算富饶的三线城市临海市,在他的暗中安排下跟秦家的大小姐秦岚结了婚,也就是他现在的这个老婆。

他师父为了锻炼他的心智,叫他当三年的上门女婿,凭本事吃饭,就是不能行医术。

要想重新行医术,必须要在三年之后。

陈阳谨记师父的话,还真的就在秦家当了三年上门女婿。

老婆瞧不起,秦家人也是对他各种各样的冷嘲热讽,可以说,是真的让他的心稳了下来。

当年,他在燕京意气风发,出门被各种人捧着,更是有很多的美女对他主动的投怀送抱。

可以说,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只是,师父让他隐忍三年是对的,鬼医门在外也树了很多强大的敌人,如果纵让他在燕京一直高调下去,他必定会成暗部势力,追杀的对象。

所以,陈阳甘心听从师父的吩咐。

并且,隐忍了三年,虽然常常跟旁边这个女人吵架拌嘴,可陈阳还是爱上了这个女人,对这个女人,真的是有很深感情。

到了医院病房里。

岳父秦国山正躺在病床上,嘴上戴着呼吸口罩,看起来,情况十分严重。

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在对秦国山经过一番检查后,便转过身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秦岚赶忙走到医生面前道;“医生,我是,我是。”

中年医生淡漠的道:“你们准备一下,病人需要动开颅手术,他的片子我已经看过了,颅脑里有两根血管淤堵的还是很严重的,保守治疗肯定是不行了,你们做好准备。”

“开颅手术?”秦岚差点瘫了。

陈阳赶忙上前搀扶她。

可气愤的秦岚却猛的推开陈阳道:“你走开,不要碰我。”

这时,一个拥有标准的瓜子脸,穿红色旗袍,风韵犹存的妇人也张口道:“你来干嘛?这不需要你。”

中年医生当然不会管陈阳的这些家事,一脸严肃道:“总之你们做好准备吧,如果一切情况都顺利的话,下周一就能做手术。”

一听医生的话,秦岚赶忙冲到了医生跟前,拽着医生的胳膊,一脸焦急的道:“医生,保守治疗不行吗?我请求保守治疗,拜托,拜托你了。”

中年医生不耐烦的道:“你知道病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要是能保守治疗,他现在也就不会躺在医院这是吧?”

“可是,我真的不想我爸做那么危险的手术。”秦岚一脸绝望道。

医生冷漠的道:“那我没办法,你们要是不想给病人做手术,就送他去别的医院去,反正在我这,一定要做手术。”

秦岚松开了医生胳膊。

医生准备走开。

可就在这时,医生的身后忽然传来了陈阳冰冷的声音:“谁说一定要做手术的?用中医之法不行吗?我看你做了这么多年医生,也白做了。”


第2章 救过来了

陈阳这话声刚落下,岳母就先责难了起来:“你懂什么,说什么屁话?”

秦岚也愤怒道:“陈阳,爸都这样了,你还添乱。”

陈阳拧了拧眉。

他料到,自己说会看病,肯定没人会相信他。

不过,如今他禁制解除,自然就没有再隐藏自己能力的必要了。

虽然周围人都不相信他。

但他却信心满满:“我说爸这样根本不用手术,我就可以治好,你们也知道开颅手术是危险的手术,你们真想爸去鬼门关走一遭吗?”

岳母徐凤丽和秦岚都有些呆滞。

疯了,一定是疯了。

陈阳说出刚才那样的话,并没有能在两个女人心里增加好感。

反而让她们都觉得,他肯定是疯了。

“说什么胡话,给我出去。”徐凤丽指向病房门口,一脸愤怒的道。

秦岚也怒道:“陈阳,如果你是为了安慰我,请你用另外一种方式,你会看什么病?”

陈阳苦笑了笑:“这么严肃的场合,我会跟你们开玩笑?你们也不想想?”

秦岚和徐凤丽依旧愤怒异常。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徐凤丽都会去打陈阳了。

而这时,那中年医生也是受到了陈阳话的吸引,好奇笑道:“小兄弟,你说不要做手术?那你打算用什么法子?”

“给我一套银针,足够。”陈阳目光坚定。

中年医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他努力的憋笑道:“你刚刚说~~银针?”

“是啊,银针,足够!”陈阳一脸认真。

中年医生显然也觉得陈阳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呵呵笑道:“你勇气可嘉,但你真要用银针治病,需跟医院签订一份免责协议书,你还是跟你家里人好好的商量商量吧。”

中年医生说完,便背着手,朝病房门口走去了。

这中年医生一走,岳母徐凤丽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怒火,走到陈阳面前,朝陈阳身上挠了两下道:“我叫你发疯,叫你发疯,你会看什么病?这是你爸生病,你还敢拿他的病开玩笑。”

陈阳后退了三步。

看着一脸愤怒的徐凤丽,他也不爽了:“够了,妈,我一心想要为爸少受点罪,你不相信我,是你的损失,那就让爸去做手术吧,我说了,可以让爸免做手术,你怎么就冥顽不化。”

徐凤丽一时间有些呆了。

陈阳竟敢吼她。

竟敢吼她。

徐凤丽大感不可思议,而秦岚此时心里却起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她考虑,父亲做开颅手术肯定十分危险,如果有不做手术的可能,为什么不试一下?

银针刺穴,就算失败,也死不了人吧?

秦岚忽然道:“妈,要不,就试试?”

徐凤丽忽然瞪向秦岚道:“他疯,你也跟着疯?”

“妈,我既然说到,那就有我的原因,为什么不试一试?”陈阳远远的劝道。

“你闭嘴。”徐凤丽顿时怒道,陈阳多说一句话,都是罪过似的。

秦岚这时下定了决心:“妈,我想试一试了,你不要劝了,我决定了,我要试一试。”

徐凤丽忽然脸色一变。

秦岚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不一会,她就带着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走进了病房里。

刚才那给秦国山做检查的戴金丝眼镜的医生,自然也在其中。

这医生手里拿着一份协议走到陈阳面前,脸上带着一丝鄙夷的道:“你要是决定好了,就在这份免责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后面,有很多医生都暗暗的笑了起来。

用银针治脑梗。

有病吧。

陈阳毫不犹豫的拿笔在协议上签下了字。

十分会来戏的岳母徐凤丽一看陈阳还真的在协议上签字了,顿时瘫软。

秦岚赶忙搀扶住了徐凤丽。

陈阳放下笔,便看向了金丝眼镜医生:“给我取一套银针来。”

这戴金丝眼镜的中年医生不是别人,正是这医院心脑血管科的主任柳仁博。

他已经在心脑血管科干了二十年。

银正治疗脑梗。

第一次见。

真是第一次见啊。

柳仁博见陈阳已经签下了免责协议,那后面病人不管出什么状况自然都跟他医院无关,他心里也就放心了,扭头对一年轻医生道:“去,给他取一套银针来。”

那年轻医生赶忙点头。

不一会,银针取来。

陈阳接到银针之后,眼睛顿时放出光亮来。

三年,都三年没有接触到银针了啊。

想在三年之前,他就是靠着一套银针,成为燕京上流社会的座上宾。

现在,他还可以就用这套银针改变自己的现状,让陪伴了自己三年的那个她,过上美好的生活。

陈阳拿着银针走到了病床前。

徐凤丽一见此,就失望的大叫道:“要完了,要完了啊。”

不少医生都在低声的窃窃私语。

当然言语之中,少不了对陈阳的讽刺。

秦岚心里也是毫无底气。

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突然说会治病了。

谁会相信?

让他去试?

也不过是秦岚想要抓住那可能的百分之一的希望而已。

陈阳迅速的褪掉了秦国山身上的衣物,只剩下一条黑色的短裤。

然后迅速的取出银针,仿佛导弹的精准定位一般,稳稳的插进了他想要插入的穴位里。

所有人都在好奇的看着。

陈阳则插针插的专注。

虽然三年没用。

但手艺还在。

“鬼医十三针,针针还魂。”陈阳心里默念。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随着十八根银针全都插进秦国山的体内。

陈阳挥起手掌,拍向了秦国山的脑袋顶。

所有医生见此一幕,都慌了。

要知道,病人可是脑梗,怎么能拍打他的脑部。

秦岚也紧张的毛孔都竖立了起来。

徐凤丽更是一脸悲观的哭泣:“完了,肯定完了。”

两分钟后,陈阳才把手从秦国山脑袋顶移开。

然后迅速的把他身上银针全都收回。

这一过程,陈阳做的行云流水,格外华丽。

当初的燕京小医圣,在此刻又完全的回来了。

看到陈阳治完了,柳仁博颇有些不屑的笑道:“小兄弟,你弄完了?”

陈阳微微一笑。

刚要讲话。

就在这时,秦国山忽然睁开眼,像是溺水者从河里爬出来一样,猛的坐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道:“谁刚才把我从水里拉上来的?是谁?”


第3章 霸气护妻

秦国山的坐起,让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柳仁博咽下了口吐沫,心里直呼,不可能啊,不科学啊,一套小小的银针竟能治好脑梗?离谱,实在是太离谱。

不过,此时秦岚却管不了那么多,她一看父亲醒了,赶忙跑到秦国山病床前,喜悦道:“爸,您没事了,您没事了?”

“刚才我晕了吧?我都梦到自己进了鬼门关了,可是关键时候被一个人给拉了出来。”秦国山皱眉道。

秦岚闻言,顿时看向了一旁沉默的陈阳。

她知道。

那个从鬼门关门口把她爸拽回来的人就是陈阳。

徐凤丽也有点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阳。

见陈阳还低调沉默,徐凤丽阴阳怪气的道:“你怎么还会针灸看病了?”

陈阳淡淡道:“我就会呗。”

“还不知道从哪学的,歪门邪道的就拿出看病,你真行。”徐凤丽也是看不惯陈阳的得意,故意打压。

陈阳却一脸平静笑道:“那妈,我问你,爸的病是不是被我给治好了?你不说声感谢就算了,还说那种话,有你这样当老人的?”

“你~~。”岳母被陈阳堵的一句话卡在了嗓子眼。

而这时,秦岚也是想到了她爸要休息,便大声道:“好了,陈阳,妈,你们都少说一点吧。”

徐凤丽是一脸不爽。

陈阳却一脸无所谓。

看向徐凤丽,淡淡的笑了笑。

秦岚接着关切的看向了病床上的秦国山。

见她爸精神很好,就别提有多开心了。

“岚姐。岚姐。”

而就在秦岚正开心时,谁也没想到病房外面会忽然传来一个青年叫声。

秦岚闻言色变,顿时转过身,眉心一拧:“是秦坤。”

秦岚看着明显有点紧张。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个秦坤为了跟她争家族集团董事长位置,已经跟她闹很久了。

这次她爸生病,他突然过来。

一定没好事。

秦岚也是一声不吭的就朝病房门口走去了。

而徐凤丽显然是不放心,她也马上跟了过去。

陈阳眯了眯眼,也走向了病房门口。

到了病房外面。

陈阳就看到一个脖子戴着大金链的青年,嘴角带着邪笑,身后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好像很听青年的话。

当然了,那嘴角挂着邪笑的青年,当然不是别人,正是秦坤。

秦岚看向秦坤,也是没有一点好脸色道:“你怎么来了?”

秦坤顿时呵呵笑道:“岚姐,瞧你,什么态度啊,我是知道三伯出事了,所以,就带了一个专门负责遗体捐献的主任,想问问你们,要不要把三伯的遗体贡献出来啊。”

秦岚一听这话,心里立马就不爽了:“我爸还没死呢?”

“没死也没关系,反正不是迟早的事吗,脑梗做手术,这成功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三十多吧,不如先把手续给办了。”秦坤也是一点也避讳,口无遮拦。

秦岚脸都黑了:“你~~你是不是人啊。”

秦坤顿时喊冤:“什么?你说我不是人?大家都来评评理,我好心帮我长辈做未来遗体捐献计划,做做好事,我怎么就不是人了?”

徐凤丽这时也是看不下去了。

不过,她性格是外强中干。

就是对陈阳还能横一横。

可是面对这个如今在秦家颇有势力的秦坤,有点发怵。

“小坤,听三娘一句话,你三伯病已经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徐凤丽满脸笑容道。

秦坤看向徐凤丽道:“三娘,三伯就算现在好了,也可以早做规划啊。”

“那你怎么不给你爸早做规划啊。”

秦岚怒不可遏。

秦坤脸色突变:“给你爸做规划呢,我告诉你秦岚,你说我怎么说都行,就是不要那我爸说事。”

“那你拿我爸说事就行了啊。”秦岚也是丝毫不让。

“是啊,我就是能说你爸,你就不能说我!”秦坤也是露出了无赖的本性。

秦岚一脸厌恶:“你走,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不欢迎我?这也不是你家,走不走,管你什么事?反正你爸早死晚死都是死,先签个协议,把遗体捐出来,咋了?”秦坤一脸的无所谓。

秦岚眼冒怒火。

她都快气疯了。

要不是看周围都是人,她都能跟秦坤打起来。

秦岚不想跟秦坤做口舌之争,转身要走。

可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陈阳冷冰冰的声音:“秦坤,你无不无耻啊!”

陈阳的话,也是一下子把秦坤和秦岚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

秦坤看向陈阳,脸上就露出了嘲笑。

他嗤笑一声,旋即道:“我无耻,你在秦家吃软饭三年,到底谁无耻?”

“我再无耻,恐怕也没你无耻吧,咒秦岚爸,那我也咒你爸吧,祝他明天就不在了,心里好受吗?”陈阳冰冷讽刺道。

他爸就是秦坤心里的逆鳞。

秦坤忽然勃然变色。

徐凤丽这时也是怕陈阳再把事情给弄坏了,呵斥道:“陈阳,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妈,人家都骑到秦岚头上了,你能忍,我不能。”陈阳看向徐凤丽。

徐凤丽气的脸红:“好心当驴肝肺,你去死吧。”

“妈,你少说两句好不好?丢不丢人?”这时秦岚也是有点不满意徐凤丽的做法了。

徐凤丽脸就气的更红了。

这时,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秦坤忽然揪起陈阳衣领,一点也不客气的嘲讽:“你个废物,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办你,皮痒痒了是吧。”

秦岚这时着急:“秦坤,你干嘛啊,医院里这么多人,你疯了?”

秦坤忽然冲秦岚邪邪一笑:“秦岚,我知道你一直不满意这废物,今天我就替你教训教训他,不用感谢我。”

秦岚着急:“秦坤,把事闹大,对你也没好处。”

秦坤哈哈笑道;“我做事,要你管?”

说完,秦坤又看向了陈阳,嘲笑了起来:“你个废物,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放开。”

陈阳冰冷。

秦坤故意侧耳道:“你说啥?我好像没听清。”

“我叫你放开。”

“哦~~~原来你是叫我放开,那还真不好意思,手不听使唤?”秦坤冰冷一笑,旋即抬手,就要扇陈阳。

可就在这时,秦坤没想到,陈阳会忽然抓他是手腕,把他揪着他衣领的手甩开。

然后先于他,朝他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下去,秦坤直接坐到了地上。

秦岚懵了。

徐凤丽也有点懵了。

而这时,陈阳却揉揉手腕,一脸霸气道:“滚不滚?不滚信不信我把你皮给扒下来。”


一品医婿-陈阳, 秦岚-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