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富天下-张小壮, 闫妮-都市情感小说

果富天下-张小壮, 闫妮-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打光棍的命

一丝晚风掠过河边,夹渣着少许乡野间的清凉,吹拂过西塘庄的路面。

沙沙沙……

农田里成熟的稻穗羞涩的低下了脑袋,偶尔河岸边上还传来几声蛙叫。

圆圆的满月躲躲藏藏,才从云里钻出来,把路面照的一片昏黄。

在西塘庄的最南面,有个规模不小的果园子,里面还有个破土房,显然有人居住。

一条土狗安静的卧在果园子门口,时不时把脑袋埋在狗肚子下面,撩着一条腿舔上几口,又警惕的看向了门外面。

忽然!

这条大黄狗猛然扑腾了起来,对着外面一阵汪汪汪的狂吠。

“你叫个球!”

果园子外面传来不悦的声音,随即一个有些白净的小伙子走了进来。

张小壮背着一条麻袋,鼓鼓囊囊的。

脸上还有些伤势,这是张小壮刚刚去大山里割牛草,给从土坡子上滚下来摔的。

进了自己家的果园子,张小壮一步三摇晃,还捂了捂自己的老腰,才把大麻袋丢在了地上。

那条大黄狗却欢快的跑在了张小壮的身边,嗷呜嗷呜的直叫唤,似乎十分亲昵张小壮。

“阿黄,你是不是又想闫妮家的小母狗了?改天老子带你去闫妮家转转,看看有没有机会下手?”

张小壮伸出手来,轻抚狗头。

大黄狗似乎听懂的张小壮的话,欢快的在张小壮身边转圈子,时不时还跳起来,想往张小壮的身上扑。

“你个狗玩意,就这点出息啊!”

张小壮说完了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张小壮五六岁的时候,他的父亲遭遇了一场车祸,下半身直接瘫痪了,他母亲一看家里穷的叮当响,又摊上了没用的废物,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自打这之后,张小壮的父亲就病死了,而张小壮也紧跟着无依无靠,还好本家有个叔叔叫张长安膝下无子,干脆就把张小壮给收养过来了。

但造化弄人,把张小壮给抱回了家头两年还对他挺好的,可没过几年,张长安的老婆就怀了自己的娃。

从这之后对张小壮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张小壮缺乏管教,读了几年书稀里糊涂的被学校给开除了,张长安一看张小壮不是那读书的料,干脆就叫他过来守果园。

前几天县城里赶集,张小壮去凑热闹,遇上个算命的。

那算命的说,张小壮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不仅会一直倒霉,还是个打光棍的命,注定娶不上老婆,有道是不孝有三,无大为后。

这张家到了张小壮这一代,也就要绝种了。

听了老算命的话,张小壮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现在应该考虑考虑给自己找个婆娘了。

虽说张小壮刚刚长大,还不是找婆娘的年纪,但张小壮算了这个命,仔细一想的确不行啊,自己不是张长安的亲儿子,那以后肯定也没人管他的终身大事。

整天看着个破果园子,能有啥出息,想要讨婆娘,就得趁早下手,要不真想打一辈子的光棍?

未雨绸缪!

张小壮决定搞个对象,他看上了全村最漂亮的大姑娘闫妮。

第2章 修电灯泡

闫妮不仅是西塘庄最漂亮的姑娘,还是张小壮初中的女同学,学习好、人也漂亮,以前还经常从家里拿吃的给张小壮。

毕竟两人是同村,闫妮就是跟张小壮客气了客气。

但谁知道,张小壮以为闫妮对自己那时候有意思呢,加上当时情窦初开,可不就是对闫妮念念不忘了?

自己白白净净的,那也是个好小伙,要不是穷,肯定有娘们看上自己。

前两天张小壮还在村里遇见了闫妮,跟她开玩笑想要搞对象呢。

结果闫妮现在长大了,见多了世面,根本不想跟张小壮搞对象,故意刁难他说,要是张小壮能给她买个新手机,就跟张小壮搞对象。

“一个新手机,起码也得两三千块钱吧!老子给王秀萍她家割牛草,一麻袋给十五块钱,离着闫妮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才能赚四百来块钱,省吃俭用也不够啊!”

“不行,还得想别的招!”

张小壮提着阿黄后勃颈的狗皮,就给扔到了一边上去了。

然后走出了院门,向着闫雪的家中走去。

这闫雪是闫妮的姐姐,大张小壮三岁,刚刚大学毕业,学的是经济管理,毕业以后,回到了西塘村当村长助理,说是助理,跟村长没啥区别。

谁让她老子就是村长呢?

闫富贵啥德行西塘庄的人都知道,整天就会背着个手到处瞎转悠,啥也不管。

这西塘庄的经济能搞上去才怪呢!

闫雪却不同,当了这个村长助理,整天就想拉动西塘庄的经济建设,致富全村来证明自己学的东西有用。

前天还把张小壮给抓了壮丁,去挖渠道去了,说好给二十块的补助,但这也没给啊。

张小壮想给她妹子买个新手机,就把这笔钱给想起来了。

加上从那山坡子上给滚了下来,心情也不好,不管大半夜的,就要去找闫雪要钱去。

可是走到了闫雪的家门口,就看见闫雪家的大门虚掩着一道缝。

里面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

闫雪可不住闫富贵他们家,这处房子,是闫富贵之前住的那个房,后来搬家了,也就空下来了。

而闫雪回来之后,原本她是跟闫妮住一个屋的,但闫妮这才刚准备上大学,整天叽叽喳喳的,而姐姐闫雪要看书学习、还要想怎么致富全村的事情,图个清静就搬出来了。

这大晚上的一个女人自己住,却不关大门,这是啥意思啊?

张小壮一推门,就进去了。

自己反正是要打光棍了,还怕别人说闲话?

最好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晚上进了闫雪家,弄的闫雪不得不嫁给自己才好嘞。

走进闫雪家以后,张小壮就扒在窗户前面,往里面瞪着眼看了进去。

只见一个脸蛋十分精致的美女,正踩在一个高凳子上,乌黑的眼睛圆溜溜的,正在摆弄着屋顶上的一盏电灯泡呢!

身上也就穿了个小背心,前面波澜壮阔,散发着女性的柔美。

只见闫雪踮起了脚尖,似乎想要更加凑近一点电灯泡,玉足微立。

让闫雪高挑的身材一览无遗。

张小壮十足的吞了一口吐沫,盯着闫雪的样子欣赏个没完没了。

看着闫雪黑暗里的轮廓,张小壮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闫雪姐姐真美啊!”

第3章 扣屎盆子

张小壮盯着闫雪的小短裤看的出神,就在那后面翘挺着的地方上,张小壮明显的看到有些水迹。

“湿身诱惑?”

张小壮对于青春的启蒙,都是听村里的老光棍说的,他们的说法也不正确。

村里的女人洗个头发,弄的衬衣上有点水迹,他们就说那是诱惑男人嘞。

张小壮就给带偏了,凡是看见身上有点水就当是湿身诱惑了。

那闫雪不过是刚刚洗过了个澡,洗澡洗到了一半,老房子里的电路给烧了保险,闫雪急着从浴桶里出来,随便抹了几把身子,就把短裤给穿上了。

在别处一坐,可不就是印上了点水印子了。

给张小壮看见,直喊这是湿身诱惑。

“闫雪姐姐真好看啊!你看看那短裤穿她身上,就像是个城里白白的女人,要是穿在村里别的女人身上,跟个大裤衩子没啥区别!”

张小壮看着闫雪,心里乐开了花。

赶明天把这个事情跟村里的老光棍们一说,能足足的吹上一个大牛,羡慕死他们。

村里女人别看都闷搔,可平时出来干活,却把自己给捂的严实。

别说给你看看腿了,就是给你看个脚脖子,还得骂你是臭流氓呢。

闫雪这身打扮,也确实大意了。

就在闫雪努力研究头顶上这个灯泡到底为啥不亮的时候,突然看见窗户前面有个黑影,睁着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自己呢。

“有、有流氓啊!”

闫雪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张小壮一听就给吓坏了,他是来讨债的,要是钱没要着,反而给扣了个对闫雪耍流氓的帽子,那不是亏大了?

干爹非得打断自己的三条腿儿。

之前张小壮在门口自己胡说八道的话,都是他吹牛逼的,也不是真的想叫全村人知道自己看了闫雪大白腿的事情。

否则她妹子闫妮该怎么看张小壮啊,还指望跟闫妮搞对象呢。

“别喊、别喊了!闫雪姐姐,是我啊!”

张小壮着急似火的就往屋里冲。

这不说还好,一说可把闫雪更给吓坏了。

那张小壮在村里,虽然本质不坏,但毕竟之前被人冤枉在学校里对女同学耍流氓给开除了,搞的影响极差。

他在闫雪的心里,早就被定性为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是重点改造对象。

这张小壮大晚上的偷偷溜进自己的家里,想干啥?

肯定是老毛病犯了。

你说这张小壮怎么就不学好呢?总在一块石头上绊倒,又来干坏事了。

闫雪一咬牙,顿时冲过来和张小壮扭打在了一起,同时还发出了撕心肺裂的尖叫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已经被张小壮给办了呢。

“救命啊,是张小壮!他想非礼我!”

闫雪还在张小壮的脸上,挠了一把。

这一把挠的狠了,张小壮猛不丁给愣住了,脸蛋子上绝对给挠出个血道子来了。

顿时把张小壮给气坏了,自己明明是来讨债,又不是干啥亏心事,咋还非得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呢?

果富天下-张小壮, 闫妮-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