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锋芒-陈平, 刘妍-都市情感小说

暗刺锋芒-陈平, 刘妍-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小弟天煞

徐州大型农贸市场。

“新鲜蔬菜,种类齐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陈平一脸笑容的大声吆喝声!

“大娘,您又来啦。今天这衣服真好看,挺贵的吧。”

“不贵,不贵。这是我儿子在北京给我买的。那什么,给大娘来点小白菜,豆角也来点。”

“好嘞,称好了我再多给您点。”

“美女,是准备炖鸡吧,我这里有种香菇炖鸡特别好,而且特别香容易入味,要不要来点?”

很快,陈平三轮车上的菜,就卖光了,终于能歇口气,擦了把头上的热汗。

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帅哥,身穿高档西装,手里拿着印着小马的法拉利钥匙。

青年走到陈平的摊位前,对正忙活的陈平说道:“老板,来条鱼。”

“我只是一个卖菜的,而且菜已经卖完了,买鱼的话去里面的生鲜市场。”

陈平下意识的回道,突然停下了手上动作。

这个声音跟自己脑海中一个人的形象慢慢重合起来,他抬头朝这青年望去。

青年执意道:“我就要买鱼,而且我不买普通的鱼,我要买一条鲨鱼!”

陈平擦了把汗,神情自然的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卖菜不卖鱼。如此菜也卖完了,我该回家了。”

“血刃现,鬼神诛。血雨腥风莫问归路,修罗王令天下臣服!!”

青年不依不饶的拉住了陈平的三轮车,没头没脑的念了这么一首诗。

陈平默然低着头,但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却快跳了几分,他不满的嘀咕一句:“莫名其妙的念诗,有病吧你!你赶紧给我放手,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家呢。”

哪料这青年竟是跳上了三轮车,神情激动带着几分哽咽说道:“不放,两年里我跑了十几个城市才在徐州找到你,除非你承认自己是修罗,否则打死我都不放,我就跟着你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三轮车上装过菜,上面有不少泥,这青年也不怕脏,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看样子是要说到做到。

陈平发动摩托三轮车开出农贸市场,停在一条无人的小巷。

“天煞,都快两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找我?”

陈平叹了口气,无奈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知道这个代号为天煞的青年脾性,认准了就绝不会松口。

“队长,你终于承认自己就是修罗了。因为我相信你肯定没死,更因为你不止一次的救过我的命。属下天煞,请求归队!”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代号天煞的青年却已是泪流满面。

泪水中有队长还活着的喜悦,有两年里无时无刻的挂念,还有对陈平无声无息消失的怨念,紧紧咬着嘴唇的他哭得稀里哗啦,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今天他终于找到队长了,曾横扫各国佣兵组织的天神小队就可以复活了。

天神小队位列世界佣兵组织第一,并牢牢霸占榜首,其地位至今无人可以撼动。

陈平叹了口气,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淡淡的说道:“你回去吧,天神小队已经解散了,我不是你们的队长了,并且我现在已经成家了。”

“队长,我不相信你这么绝情,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就不走……”

代号天煞的青年说话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一脸震惊的望着陈平,“队长,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你真的结……结婚了?”

“千真万确!”陈平肯定的说,虽然那个冷美人总是对自己冷冰冰的,可名义上两人可是夫妻。

天煞愣了半天,半晌才回过神来,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消失的这段时间,队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让闻名于世的修罗放下昔日荣誉,过上柴米油盐的生活?

“恭喜你队长……”

身为下属,更是过命兄弟的天煞最终说出一句道喜的话,接受了这个事实。

“天霸、天擎他们还好吧?凤凰那丫头现在应该更加标致了,以前咱们总是取笑凤凰没胸没屁股。”

陈平想起往事,嘴角浮现出发自肺腑的笑意。

天神小队一共五人,四男一女。

陈平的代号是修罗,下面还有天煞、天霸、天擎、凤凰,每个人都有各自精通的领域,凤凰更是一个了不得的天才少女,从小就被誉为神童。

天煞抹了把脸,笑道:“凤凰可不得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如今可是祸国殃民的妖精,她现在正在国外哈佛大学深造,听说追她的国外帅哥可以排到校门外,她要是知道我找到队长了肯定第一时间飞回来。天霸和天擎目前在别的城市寻找队长,要不要我把他们都喊过来?”

陈平摇了摇头说道:“别,先不要告诉他们了。”

一个黏人的天煞就够头疼的了,其他人都过来,他还要不要活了?

天煞嘿嘿笑道:“也是,凤凰一直暗恋队长谁不知道,要是知道队长现在成家了,我那还没见面的嫂子可就麻烦了。”

这家伙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想要看到这火星撞地球的一幕。

陈平一脚踢上这家伙的屁股,悻悻道:“没事赶紧滚蛋,我还忙着呢。过两天媳妇家老太太过大寿,我得看看送件什么礼物好。”

“队长,你别赶我走呀,我听你的暂时先不告诉他们。礼物?我手上恰巧有个劫富济贫来的老东西,礼物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明天我就给你送过来。”

天煞揉着屁股腆着脸笑,不管找什么由头,他肯定不会离开徐州了。

陈平无奈道:“那行吧,别给我办砸了。你想留在徐州也可以,不过这段时间我不联系你,你不要过来找我。”

“遵命!”天煞笑嘻嘻的说道,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样。

“德行!”陈平笑骂,对天煞挥了挥手:“我就不跟你在这叙旧了,去跟媳妇汇报一下礼物的事情。”

“队长,你开我车去吧!”

天煞把手上的法拉利钥匙塞给陈平。

陈平又把钥匙扔了回去:“我现在可是个卖菜的,不像你小子十足公子哥模样,走了!”

天煞一直站在那,望着陈平的摩托三轮车渐行渐远。

一世人,两兄弟。队长,你活着真好。

第2章 悍妞打赌

金鼎商业大厦。

这是一所高级办公楼,也是刘氏集团的资产之一。

陈平的媳妇正是这大厦的主人,刘家的子孙。而刘家在徐州也算是名门望族,虽说比不上那些顶级豪门,可以相差不远了。

在这所大厦里工作都是薪资过万的白领,男的一个个西装革履神采奕奕,女的裙摆飘飘赏心悦目。

穿着朴素的陈平也就成了异类,走在大厦内十分惹人注目。

“不好意思,能否问下总裁办公室在哪?”

陈平抓住一个路过的女职员有些尴尬的问,他是第一次来金鼎大厦,根本不知道自己媳妇在哪一层办公,刚才打她电话,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你找我们刘总?刘总在二十六层,不过你是谁呀?没有预约我们刘总可是不见客的。”

女职员有些嫌弃的与陈平拉开了一段距离,整个一土包子,可别弄脏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我叫陈平,也是你们刘总的老公,我来找我媳妇,难道还需要预约?”

“哦,原来你就是刘家的废物赘婿!”

女职员这句话脱口而出,她一直只闻其名未见真人,此时倒是忍不住多瞧了陈平两眼。

陈平是刘家的上门女婿,公司内部沸沸扬扬的八卦主角,大家议论的话题最多的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商界女强人竟嫁给了一个籍籍无名的穷小子,或者说陈平是走了狗屎运才娶到徐州顶尖大美人。

一年前刘妍得了一场怪病,看遍了所有名医都治不好,眼看就要香消玉损了,刘家老太太只好另谋他策,请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

道人看过之后说刘妍不是病了,而是被阴魂所害,想要康复只有一个办法,找一个九九重阳出生的人成婚冲喜。

刘妍精明能干,公司在她管理下蒸蒸日上,可谓是刘家的摇钱树,她可不能出事。

刘家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在整个徐州为刘妍招婿,而陈平恰好是符合条件的那一个。

说来也奇怪,两人成婚后,刘妍竟然真的慢慢康复了,而且变得更加美丽动人。

刘妍康复后,刘家对于陈平这个上门女婿就开始不待见了,没钱没势没背景,简直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刘家没有人把陈平放在眼里,稍有不顺心就把他臭骂一顿,更有甚者对他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而刘妍的态度则很微妙,始终不冷不热,结婚一年多两人就没同房过,两人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而已。

或许陈平这个废物赘婿的存在,也可以废物利用,帮她挡挡趋之若鹜的追求者。

女职员声音有些大,废物赘婿这个词更是刺激路人耳膜,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他就是刘家上门女婿?长得也蛮普通的嘛!”

“我们刘总那样天仙般的人儿,怎么会嫁给这个废物!”

一名男性职员语气酸酸的讥笑,恨不得自己顶替陈平。

这些人虽然在小声议论,又怎能逃过曾经佣兵之王陈平的耳目。

他摸了摸鼻子,苦笑嘀咕一句:“原来自己在公司的名声这么臭。”

陈平来到总裁办公室,却没有见到刘妍,在电脑前坐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正百无聊赖的在玩连连看。

“苏小姐,我媳妇呢?”

陈平并不陌生,这女孩叫苏玉,是刘妍的闺蜜,也是一个二流家族的大小姐。

或许真应了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美女身旁往往还是美女。

苏玉很漂亮,以陈平挑剔的眼光看也是个能打85分的美女。

她身为富家小姐,皮肤保养的很好,青春靓丽,身材更是惹火而迷人,胸前那对几乎都遮不住的波涛尤为惹人注目。

苏玉抬眼看是陈平,都懒得拿正眼看他,不屑的说道:“整天媳妇媳妇叫着你恶不恶心?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你配得上刘妍吗?”

陈平没理会这个漂亮小辣椒的讥讽,这态度和气势远不如刘家那些用完自己就恨不得立马赶出去的贱人。

瞧着这妞怨念滔天的模样,陈平就愈发想逗弄她一下。

“看你那穷酸样,少在这里碍本姑娘的眼。没出息的废物,连句嘴都不敢回。”

苏玉一见陈平不动声色,连句反驳都没有,不由得火气更旺。

陈平望着胸前被气得剧烈起伏的苏玉,轻声笑问道:“苏小姐,我媳妇呢?”

还是这一句,还是那该死的笑脸和眼神。

苏玉真是彻底的没了脾气,就跟吵架一样,你往死的嘲讽,可对手八风不动,她一个人在那嚷嚷,那自己倒像白痴了。

苏玉没好气的说道:“她在开会呢。而且我警告你,最近公司碰上点难事,你别跟个狗一样粘着我们家刘妍惹她心烦,要是被我知道了,信不信我就扔个百八十万让你人间消失!”

陈平哭笑不得,买凶杀人?

就是不知道哪个杀手敢来杀他这个佣兵之王。

公司里的事情刘妍向来不会向他说,两个人之间的交谈也不多。

陈平想了一下,眼前的苏玉虽说跟个刺猬一样,倒是可以从她嘴里打探点情报。

“什么事情,或许我可以帮上忙。”陈平淡淡的问道。

“就你?”苏玉依旧不拿正眼看他,嘴巴也依旧恶毒,嘲讽道:“你一个破卖菜的少在那大言不惭了,你懂公司化经营吗?你懂市场评估运作,怎么才能投入产出最大比吗?”

陈平摇头,辩解道:“我不懂这些,可也不意味着我就帮不上忙,也许这个难题我就能解决了呢?”

“哈哈……”苏玉好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又是一阵波涛汹涌。

“既然你口气这么大,那我就浪费点口水跟你说说,公司投资了一个项目,事前谈好的银行的贷款突然被卡住了,违约的话就会有天价的赔偿金,简单点说公司要在三天内筹集一千万,这个忙你帮得上吗?”

“嗯……我帮的上。”陈平淡淡的笑道。

“啥?”

这个废物竟然说自己帮的上,牛皮都要被他吹破了。

苏玉这回真是气炸了,冷笑道:“你确定没有听错,我说的是一千万,而不是一千块。”

“三天之内筹集一千万,我没听错。”陈平重复了一遍,肯定的说道。

苏玉真是忍不住了,心态彻底炸了。

她一推鼠标站了起来,直视着陈平怒骂道:“你在这跟本姑娘装什么呢?!好,你要是三天之内能拿出一千万,你叫我干什么都行。我知道你跟刘妍一直没有同房,憋疯了才在这胡说八道吧?你要是拿出一千万,本姑娘就躺平了让你爽一回。要是拿不出来,本姑娘就让你练葵花宝典去!”

好彪悍的妞!

陈平望着这个漂亮的妞,轻笑道:“一言为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苏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气急败坏说道:“本姑娘从不食言,在本姑娘还没把你大卸八块之前赶紧滚蛋!”

陈平没有说话,不再刺激这只漂亮的小母猫,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第3章 琉璃念珠

陈平站在会议室门口,将窗口打开点了根烟。

红塔山,七块五毛钱一包。

苏玉气恼之下跟陈平打了个赌,殊不知她跟陈平的心境相差甚远。

如今钱财对于陈平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数字,他每笔任务都有上千万的收入,最高的甚至几亿,他没细看过自己的瑞士黑金银行卡,保守估计里面数额起码有上百亿,这个还不算他在股市金融市场上的投资。

陈平听着会议室里各种鼓噪和拍桌子的声响,就知道自己媳妇的心情铁定不会好。

家族企业的弊端就在于太多的高层尸位素餐,抱着不犯错的心态不思进取,像这次投标大多数人本来就反对,如今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推诿扯皮。

果然,功夫不大,刘妍一脸疲惫的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她有些意外的看着门外露着一脸微笑的陈平,或许是不想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收敛了烦躁的情绪,装作平静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刘妍深吸一口气,望着第一次进公司来找自己的陈平,若是他可以来公司帮自己,自己也不至于这么累了吧?

她不是没想过安排陈平进入公司,可惜刘家不允许,大概是怕他熟悉业务以后谋权篡位。

陈平熄灭烟头,简明扼要的温醇笑道:“奶奶不是快过生日了,我来告诉你一声,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最近公司忙,倒是让你费心了。奶奶喜欢古董、书画,你挑的礼物合适吗?要不你拿我的银行卡再去选一件,别到时候丢脸,又被他们讥笑嘲讽。”

刘妍点了点头,揉了揉眉心,她不是不知道陈平在刘家的尴尬处境,起先还会帮他说两句话,可陈平总是逆来顺受,久而久之,她也就懒得再说。

人是好人,却不是她的理想型。

若是陈平有勇气和胆量反抗的话,她一定会站在陈平这边。

她也从不过问陈平的事,可一个做小生意卖菜的手头能有多少钱?

陈平自信的摆手笑道:“不用的,这次肯定不会给你丢脸。”

天煞说是好东西,那肯定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倒是自己得想想怎么来圆谎得了这么一件宝贝。

刘妍见他胸有成竹的模样,暗想陈平可能把手头的积蓄全都拿出来买礼物了,破天荒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那好,没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想去办公室里静一静。”

刘妍收回目光,朝总裁办公室走去,背影黯然。

陈平收敛笑容,眼神冰冷望着陆续从会议室走出来的公司高层,抚摸着手腕上的一串琥珀色琉璃念珠。

这帮家伙这么欺负自己媳妇,要不要让他们全都人间蒸发?

曾经佣兵之王甘愿在刘家受尽白眼,被人轻视,并非贪恋刘家的财富和媳妇的美色,只因为他手上的这串琉璃念珠。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中有言。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

这串琉璃念珠并不是稀世珍宝,但对于陈平的意义非凡,这是他少年落魄时一个小女孩送给的。

陈平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流浪街头乞讨为生,某日流浪到徐州的他看到衣着富贵的人上前讨钱,却被人一脚踢开。

是人群中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扶起了脏兮兮的他,并生气的质问那个打人的叔叔,为什么欺负人。

心善的小女孩临走摘下了手腕上的琉璃念珠送给了陈平,让陈平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陈平当时发下誓言,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荣归旧地来回报小女孩的恩情,护她一生一世。

这个小女孩自然就是刘妍,只是她早已经不记得这串琉璃念珠和落魄的小哥哥。

当时的她自然也不知道手腕上琉璃念珠可以换一套高档的住宅。

哪怕你都忘了,只要我记得就好!

有些事并不需要去说,只需要去做就好!

公司的这些高层先让他们蹦跶,到时候自己再慢慢的收拾,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次公司的难关。

陈平走出金鼎大厦,径直朝旁边不远处的银行走去。

他要把钱直接取出来,可一千万毕竟不是小数目,事先不跟银行打招呼,铁定取不到这么多钱。

现在科技的确发达,手机可以转账,支付宝可以扫码,可陈平用得却是十几年前的老牌诺基亚,根本不支持这些功能,论结实和耐摔倒是可以充当防身利器。

银行窗口的女职员是一个姿色在60分以上的美女,陈平还没等道明来意,旁边突然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呦呵,这不是我们刘家的废物赘婿嘛!这是要来银行取钱给奶奶买礼物?听说你最近都在卖菜,生意不错赚了不少吧,方不方便透漏一下你银行卡上的余额?有五位数没有?”

陈平皱眉转头,身后是一个穿着考究的青年,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细腰,一脸挑衅的看着陈平。

此人名叫刘明,是刘家老大刘洪亮的儿子,也是刘家第三代的长子。

作为长子,刘明一直被刘家当成接班人培养,可惜这小子缺乏生意头脑不说,还是个看见美女就挪不动腿的花花公子,也就是嘴甜,会讨老太太开心。

他身边这女人陈平就没见过,这个败家子两三个月就换一个女朋友,总有很多折服在金钱魅力下的女人。

陈平自然听出了刘明话里的暗讽,风轻云淡的说道:“我这点钱怎么能跟你刘大少比,在外面你能不能叫我一声姐夫,起码要保持一点家族子弟的素质和涵养不是。”

刘明却是没听出陈平的暗讽,得意的说道:“知道就好,我一个月的零花钱都不值你一年赚的,就你这穷酸样也配让我叫你姐夫?赶紧给我让开。”

刘明插到陈平前面,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的白金卡往柜台上一拍,感觉自己豪气纵横。

“先办我的,给我取一百万。宝贝,一会咱们就去把你看中的包买了,再去给奶奶挑件礼物。”

他身边女人甜甜一笑,娇媚道:“谢谢刘少。”

“陈大废物,你应该去普通窗口,这里可不是为你这种穷人服务的。”

刘明故意放大了音量,随口就取一百万,银行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白金卡啊!”

不少人都惊呼起来,银行有VIP卡,也就是所谓的贵宾客户,VIP有专门的窗口,专人服务,陈平来的这个窗口就是为VIP客户服务的。

VIP贵宾卡需要客户的身价在千万以上,而VIP贵宾卡之上就是白金卡,需要的身价起码过亿。

刘氏集团的资产大约十个亿左右,符合白金卡的要求,刘明身为第三代的长子,又受老太太宠爱,就得到了一张白金卡。

刘明看陈平不顺眼,处处跟她针锋相对。

如今可以在美女面前显摆出风头,肯定要毫不犹豫的踩上陈平一脚。

“好的先生,马上就为您办理!”

就连整日跟金钱打交道的银行女职员,在看到白金卡后,也是忍不住的抬头多看了一眼刘明。

“陈大废物,你怎么还不走?都说这里是贵宾窗口,不会为你这种穷人办理业务。”

刘明趾高气昂的对陈平说,并非他好心,只是想看陈平狼狈离开的样子罢了。

陈平摸了摸鼻子,淡然一笑道:“那可不一定,你办你的,一会我问问看。”

暗刺锋芒-陈平, 刘妍-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