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豪医-叶天豪, 苏欣雅-都市情感小说

龙门豪医-叶天豪, 苏欣雅-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我回来了

京城皇城监狱。

这里只有非富即贵的罪犯,才有资格住进这里。

监狱大门外,三十多辆黑色宾利,分两列排开,黑衣黑帽的保镖,傲立左右。

这些人,都是京城豪门叶家的继承人,叶天豪的私人保镖。

叶天豪缓步走出监狱,上百名保镖,齐声呼和,震动四周。

“恭喜少爷出狱!”

听着雷动的呼声,叶天豪淡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

“就你们这几个人?也好意思来接我?叶家其他人呢,都死到哪儿去了?”

为首的中山装老者,诚惶诚恐,“少爷,自从您进去后,叶家发生了重大变故。”

叶家是医药世家,富可敌国,到了叶天豪这一代,已经是第七代。

五年前,叶天豪因为一次医疗事故,导致患者死亡。

试问,京城谁人不知叶天豪,圣手济世,医术无双,当今无人能比。

叶天豪绝对不可能出错!

他是被冤枉的,是有人栽赃陷害!

但那名患者,是京城的领导级大人物,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叶天豪被迫入狱,关进皇城监狱,经过多次减刑,才有提前出来的一天。

可叶天豪等来的,却是家族重大变故,父母双亡,爷爷瘫痪,不省人事。

就连叶家的第一继承人的位置,都被堂弟叶天养抢走了!

今天,也是叶天养,正式继承叶家的大日子!

听完老者的叙述,叶天豪额上青筋暴起,手指关节,几乎快要捏碎了。

那种压抑的愤恨,令他怒而低喝,“我被陷害入狱,就是叶天养一家人做的,是不是?”

“少爷……叶天养现在是叶家的主人,手握大权,资产无数,您没有证据,绝对不能乱来,您要顾及叶家的声望和名誉,祖先创业不容易,您千万要冷静啊……”

“呵呵,冷静……哈哈……哈哈哈哈……”

叶天豪仰天长笑,眼睛里满布血丝,带着强烈的悲愤和哀怨,。

“叶天养那一家杂碎,勾结苏家,在我新婚之夜,大喜的日子,弄得我身败名裂,锒铛入狱,他们抢走了我的一切,你还让我冷静?”

“少爷……苏家即便有重大嫌疑,可苏小姐是无辜的啊!苏家逼她下药,可她当晚并没有那样做,后来苏家逼她栽赃您,她也没有做,她为了您受尽屈辱,她一直在等您啊……”

福伯拉起衣角,不断擦拭泪水,动情无比,显然不是胡编乱造。

叶天豪神色涣散,情绪万千,凄惨的笑声中,带着一丝欣慰,“她没有背叛我……我就知道,欣雅绝对不会背叛我……她……现在怎么样?”

“这些年,她吃了很多苦,她现在在苏家的地位,连一条狗都不如,都是因为维护您啊……”

“呵呵……叶家和苏家,很好……我会全部讨回来的!”

叶天豪打了一个响指,一名黑衣保镖,立刻上前,将熊皮大衣,为他穿上。

另一名保镖,则是燃起雪茄,恭敬的送到他的指间。

“你说的对,我现在已经斗不过叶天养了,我更不能把叶家的名声搞坏,我要讨回公道,就不能急于一时,我会花费全部的心思,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少爷明智,我们现在去哪里?”福伯老泪纵横。

“去苏家,欣雅毕竟是我的妻子,她是无辜的!而且,苏家也参与陷害了我,我会慢慢玩死苏家,让叶天养这个狗杂种好好看看,我叶天豪,不是好惹的!”

…………

江南苏家,本地的亿万豪门。

自从五年前之后,苏家得到叶家的支持,越发的不可一世,财富数倍的增长。

今晚是苏家的家庭晚宴,但苏家大小姐,苏欣雅,却没有资格入席。

她蹲坐在厨房,污秽横流,乌黑泡沫满布的角落,奋力的清洗碗筷。

如今已经是秋冬季节,苏欣雅蓬头垢面,满脸是汗,双手冻的通红。

“臭女人?你想害死老娘吗?”

一个中年妇女,看到苏欣雅,不紧不慢的洗碗,冲过来就是一巴掌。

“宴席上,大老板们吃的喝的用的,你知道要多少碗筷吗?你还不快点洗?在这里给我偷懒?我打死你!”

尽管被人打了,但苏欣雅的眼神里,却带着格外的坚强。

她奋力抓住中年妇女的手,“我中饭没吃,晚饭也没吃,我还有力气洗这么多,你不要欺人太甚!”

“哟,还以为你是苏家大小姐呢?在这里给我摆大小姐派头?你就是一条狗,就因为你一直护着那个杀人犯,活该!”

中年妇女转过身,端来一碗饭菜,那是佣人们吃的,也是最后的一碗剩饭。

“你不是要吃饭吗?来,吃!”

看着已经冰凉的饭菜,苏欣雅忽然站起来,想要去抢。

因为她知道,中年妇女,不会这么好心。

果然,中年妇女早有准备,她一个侧身,躲开了苏欣雅。

“呵呵,想吃饭啊?来来来,我们的苏大小姐想吃饭,来啊,吃啊……”

中年妇女哈哈大笑,忽然将饭菜,直接倒扣在洗碗池里。

饭菜和污水,混成一团,洗好的碗筷,也被再次弄脏。

看着到处都是污秽和饭菜,饥肠辘辘的苏欣雅悲从心来,感受到其所未有的屈辱。

“吃啊?全部给我舔干净!”中年妇女,狰狞的笑着。

“你……实在是太过份了!”苏欣雅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过份?还有更过份的!我半个小时后回来,你给我清理的干干净净,否则,我就剁了你的手!”

“你要剁了谁的手?”

叶天豪的声音,冷峻而犀利,穿透苏欣雅的身体,直达她的灵魂深处。

五年了,这个声音,在苏欣雅的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

五年了,那个男人,终于回来了。

多年来,苏欣雅被如此虐待,反复欺辱,都未曾真的落泪。

可就在这一刻,她泪如雨下。

“你……真的是你吗?”苏欣雅在昏暗的厨房里,声音略显颤抖。

眼前的叶天豪,哪里是杀人犯的样子,明明还是那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叶家大少爷。

“对不起,欣雅,我回来晚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叶天豪情绪万千,快步上前,轻抚着苏欣雅的脸。

那本来是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此刻却满是污秽,遮掩了苏欣雅绝世的容颜。

“不……我好脏……”

苏欣雅如今自卑而敏感,这些年来,她的尊严被无数次践踏,她已经很难,再有苏家大小姐的骄傲了。

“真正肮脏的,是这些狗奴才,还有苏家的畜生们!”

叶天豪搂住苏欣雅,任她颤抖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逐渐安静下来。

“我回来了,别怕,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保护你!”

“真的吗?你是……真的回来了吗?”苏欣雅泪眼婆娑,眼泪吧嗒吧嗒的滴落,一刻不停,她再也忍不住了。

“来,跟我走!”

说着话,叶天豪紧紧抱起苏欣雅,就要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站住!”

中年妇女怒喝一声,“你是哪来的野男人?竟敢闯进苏家,你知不知道,苏家是江南豪门,苏家的老爷,财富无数,你知道不知道……”

啪!

叶天豪怒火中烧,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呵斥道,“你这贱人,自己是个下等人,却欺负比自己更可怜的人,你这种人最可恶!”

“立刻给我滚!”

中年妇女从来没有觉得,被人打,会如此疼痛。

那种钻心刺骨的痛楚,令她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杀人啦,杀人啊……”

叶天豪拿出一枚银针,直接刺入中年妇女的脖子。

“臭婆娘,罚你三天不许说话!”

那妇女,顿时嗓音沙哑,直至完全发不出一丁点儿的声音,吓得她手忙脚乱,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然而,叶天豪却冷漠的转身,带着苏欣雅离开。

酒店房间里,叶天豪为苏欣雅,耐心的梳洗。

苏欣雅,原本的美貌,骄人的身材,再次让叶天豪动心不已。

“今晚,就是我们重温五年前的新婚之夜,但不同的是,从今晚后,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

“豪哥……”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五年?

俩人热切的渴望,再也不想分离的心情,都在这一刻爆发。

夜已深,苏欣雅躲在叶天豪的怀里,千娇百媚。

“豪哥,明天我们一起去接蕊蕊!”

“蕊蕊?”

“是我们的……女儿,叶小蕊!”苏欣雅热切的吻了吻叶天豪。

“什么……我们的……女儿?我叶天豪,有女儿了?”

叶天豪忽然一下跳了起来,猛地掀开了被子,也不顾及俩人,其实什么都没穿。

他激动啊,激动地无以复加。

“老子就是猛,一次就能生娃,哈哈,哈哈哈……老子也有女儿啦,太好了,太好了,欣雅,我……太激动了!!!”

看到叶天豪如此欢欣雀跃的样子,苏欣雅的眼眶都湿透了!

但她脸上的笑容,却无比灿烂。

俩母女终于等来叶天豪,无论以后日子好不好,一家人最好永远不要分开!

第2章 恶毒园长

第二天,叶天豪让福伯开车前来。

他亲自开车,带着苏欣雅,去了曙光幼儿园。

这是一家,寄宿制幼儿园,小朋友都是全托。

毕竟,苏欣雅没有办法照顾,苏家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叶天豪很激动,也很忐忑,他和女儿,从未见过面,他很怕小孩子,一时间,难以接受。

于是,叶天豪偷偷的去了教室,却没有看到蕊蕊,打听之下,才知道园长,带着叶小蕊离开了。

叶天豪来到园长办公室,刚要敲门,却听到一阵细微的哭声。

他紧皱眉头,隔着窗户一看,园长满脸恶毒,手里拿着尖锐的注射器针头,正在扎自己的女儿,蕊蕊!

蕊蕊一边哭,却不敢躲,园长还不停的骂她。

叶天豪何曾想过,自己的女儿,会受到这么残忍的对待!

这是一个成年人,对待小孩子,最恶毒的手段!

威逼,恐吓,吓唬!

叶天豪的脑门子,嗡的一下,好像要炸开了。

那种让人打心底里,涌动起杀人念头的愤怒,瞬间充满了叶天豪的脑子。

叶天豪狂吼大怒,一脚猛踹,暴怒的踢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巨大的声响,让园长顿时惊了。

“你……你是谁?你这个神经病,谁让你踢门的?”

叶天豪的拳头拽紧了,双眼通红,好像一头野兽,他疯狂冲上前去,嘶喊着,一拳接一拳,打在园长的脸上,鼻梁上,脑袋上,眼睛上。

几秒钟的时间,园长就满脸是血了。

“老子打死你,你这个畜生……”

“杀人了,神经病杀人了,救命啊!!!”

园长被打得痛不欲生,像杀猪一般的嚎叫。

一旁的苏欣雅,哭得泣不成声,她紧紧的抱住,自己可怜的女儿,不停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女儿,你这个畜生,我女儿还这么小,呜呜……”

“妈妈……”

一直不敢大声哭出来的叶小蕊,此时躲在妈妈的怀里,才敢放肆。

“住手,你是什么人!”

幼儿园的保安,闻讯赶来,拼命分开俩人。

但叶天豪的愤怒,完全没有消散,五六个保安,才勉强将他拉开。

“你干什么?这里是幼儿园,影响多不好?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犯罪!”保安队长,大声呵斥道。

“犯你妈的罪,你这个老畜生,用注射器,扎我的女儿,这不是犯罪吗?我要打死他!!!”

叶天豪放肆咆哮,保安们也都惊了。

他们这才看到,园长手里,还拽着那个注射器。

园长好几次,想要反抗,用针头猛扎叶天豪,只不过都被叶天豪挡住了。

“我没有扎你女儿,我要报警,我要告你,我要让你倾家荡产!!!”

园长被救以后,狂躁得好像一头疯牛。

他拿着针头,拼命的扎,每一个想要靠近他的人!

他浑身是血,满头是伤,已经彻底疯了。

“豪哥……我们走吧,一会警察要来了!”

苏欣雅这些年,被欺负了太多了,她很害怕受压迫的日子。

“不,你们先走,我留下来,不要给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做任何事,都要担责任的,我会解决的,我让福伯来接你们!”

叶天豪爱溺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蹲下来,揉着小家伙的头发。

“蕊蕊,我是你爸爸!是我爸爸不好,爸爸没想到,你会受这么大的委屈!”

叶小蕊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还挂着泪花儿,她看看苏欣雅,嘴唇不停的蠕动着。

“妈妈……”

“傻丫头,快叫爸爸,你不是每天都在想爸爸吗?现在爸爸就在你面前呀。爸爸刚才不是还保护你了吗,对不对?”

叶小蕊才四岁多,哪里经得住,这种程度的重逢,小家伙忽然就猛地冲向叶天豪,钻进他的怀里,放肆的哭喊,令人撕心裂肺。

“呜呜……蕊蕊有爸爸了……呜呜,蕊蕊不是野孩子……爸爸来接蕊蕊了……蕊蕊每天每天都在想爸爸……呜呜呜……”

孩子的委屈,一下子全都释放了,叶天豪的眼睛,完全湿透了,他真恨自己。

叶天豪更恨苏家,是苏家没有照顾可怜的蕊蕊,蕊蕊是他们的亲人啊!

但更要恨的,是叶天养,是叶家害得蕊蕊,五年没有爸爸,是叶天养一家人,害得叶天豪一家,家破人亡!

叶天豪在心底里,不停的发誓,他一定要报复苏家,他一定要整垮叶家,他要拿回自己的一切。

包括自己的失去,欣雅失去的,蕊蕊失去的,所有的一切,他都会拿回来!!!

“谁报警,到底怎么回事?”

几个辅警终于到了,不早也不晚。

“就是他,他杀人啊,快抓他啊,他是个杀人犯啊!!!”

第3章 谁是坏人

园长还是半癫狂的状态,但他凄惨的模样,显然引起了辅警的注意。

“是谁打的你?”

“是他,快抓他!”

园长一把扯住叶天豪,生怕他跑了。

“姓名,身份证号码!”辅警呵斥叶天豪。

叶天豪报出号码,几个辅警一查,脸色微变。

“呵呵,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是个杀人犯!”

全国联网的数据,很快显示了叶天豪的案底!

数据是冰凉的,不会透露背后的原因!

在场的所有人,脸色全部都显出惊疑和恐慌。

园长更是一蹦三尺高,赶紧放开叶天豪,拼命的跑远。

“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用针头,扎我女儿,你们要抓就抓他,凭什么抓我?”

“呵呵,杀人犯还这么嚣张?你在教我们做事?我们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我警告你,像你这种累犯不改的,下次就得枪毙你!”

辅警的话,让叶天豪非常无语。

这种不分青红皂白,戴着有色眼镜的威胁,让人最为恼火。

明明犯罪的人是园长,却没有人质问他,只因为他受伤了?

这种人,打死都不多啊!!!

“警察叔叔,不要枪毙我爸爸,蕊蕊不能没有爸爸……”

叶小蕊走到辅警的身边,用可怜巴巴的大眼睛,仰望着对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裤脚。

“小朋友,杀人犯法,打人也犯法。不管是谁,犯法就要抓,这是叔叔的责任!”

“园长伯伯用针扎蕊蕊,蕊蕊好痛,可我都没有哭。妈妈说,我们要坚强,所以不能哭……可是……蕊蕊真的好痛……爸爸打人不对,可他是为了保护蕊蕊,叔叔,你可以放过我爸爸吗?蕊蕊从小就没有爸爸,今天刚刚才有的……”

蕊蕊指着自己身上的针眼,这时,众人才看清楚,针眼竟然不止一处。

手臂,腿上,背上,好几处都是!

显然,园长不是第一次扎蕊蕊了,这是他长期虐待蕊蕊造成的!

叶天豪的愤怒,再也止不住了,他猛地一脚,踹中园长的胯部,接着骑在他身上,再次开始暴打。

“我打死你个老畜生……”

这一次,任谁也拉不开俩人,叶天豪的蛮劲发作,他恨不得打死园长!

“别打……别打了,不是我……是苏俊龙,是我们老板叫我这么做的……”

苏欣雅一听到苏俊龙的名字,差点晕厥过去。

苏俊龙是苏欣雅的堂兄,更是苏家的三少爷。

她万万没想到,最狠毒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家人!

“叶天豪,立刻住手,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辅警们,强势拉扯,拼命才将叶天豪和园长分开,场面也勉强平静下来。

“你够狠啊,带走!!!”

这次,叶天豪当众打人,谁也救不了他。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喝住众人,福伯和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辅警们一看,赶紧敬礼。

“陈局……您怎么过来了?”

“我问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陈局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叶天豪,对着他点点头,接着,怒斥众辅警。

“我们……抓犯人!”辅警结结巴巴。

“谁是犯人?”

“园长伯伯是坏人,他用针扎蕊蕊,我爸爸不是坏人,伯伯,你放了我爸爸好不好,蕊蕊求求你了……”

叶小蕊很懂事,她看得出来,陈局是个管事的。

“听到了吗?就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脑子都被驴踢了,谁是坏人,连小孩子都知道,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没有子女吗?你们没有被人欺负过吗?”

陈局怒斥众辅警,“我告诉你们,局里接到十几起报案,全是这个幼儿园的小孩子,被针扎的,你们不抓真正的坏人,在这里抓孩子家长?你让别人怎么看?”

“陈局……这个叶天豪,是个杀人犯!”

“杀人犯就不能重新做人吗?他被放出来,就证明他已经得到了自由,现在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是一个小女孩的爸爸,身为人父,难道连愤怒的权力都没有吗?”

陈局的话,铿锵有力,加上他又是本区主管的领导,是这些人上司的顶头上司,谁也不敢再吭声。

众辅警只能将园长擒拿,迅速离开。

“谁让你们走的?道歉!”

一众辅警,脸色很差,但也只能向叶天豪,无比诚恳的道歉!

“叶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下次不会再犯这种错了,请您原谅!”

叶天豪哼了一声,也不愿意闹大。

“欣雅,你带蕊蕊去医院检查,福伯,你也一起去,我一会儿就来!”

叶天豪跟着陈局,走到一旁。

俩人多年没见,相视而笑。

“福哥给我打了电话,我立刻就赶过来了。”

“算你还有良心,知道我救过你的命!”

叶天豪是神医,医术无双,当世无人能及。

这些年,他救过的人,不知道多少!

救命之恩,一般人都得拼命,才能还!

而能够有资格,找叶天豪看病的,非富即贵,陈局不过是其中之一。

“你们准备怎么处理这案子?我不会让我女儿,白白被欺辱!”

“你放心,这案子,我们已经有眉目了,园长必定跑不了,我已经联系了很多相关的家长,他们都有疑似小孩被扎的情况!”

“哼,罪魁祸首是苏家的苏俊龙,你们就不管吗?”

陈局愣了,面对叶天豪的质问,他也有些为难。

“你进去那么多年,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今苏家在江南,财雄势大,又有京城的叶家在背后撑腰,可谓是一手遮天,没有直接证据,根本无法定苏俊龙的罪。包括你想报仇,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哼,我就不信,苏家给我们叶家做狗,也能一手遮天!”

龙门豪医-叶天豪, 苏欣雅-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