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上门灵医-易宏远, 何芷君-都市情感小说

传奇上门灵医-易宏远, 何芷君-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女娶男嫁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长长的车队缓缓向易宏远家里驶去!

很快,车队到达易宏远的家门口,从中间的婚车上下来一个女人!

是的!

你没有看错,是下来一个女人!

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手里捧着一副鲜花。

就是算穿着男人的西服,也难掩女子的艳丽的特征,柔软的长发随飞舞,俏脸上一片冷漠,仿佛对所有事情都陌不关心,对于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完全不在意,举步向易宏远家走去。

“还真是奇事,一辈子只听过男娶女嫁的,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女娶男嫁的!”

“你老小子就算了吧,你知道易老头嫁儿子,能从当中得到好处吗?”

“要是换成你,你也会把儿子给嫁了!”

周围的街坊邻居议论纷纷,对车队以及那个女人指指点点。

易宏远在家里听着外面的鞭炮声,还有别人的议论声,双拳紧握,指甲都深深的陷在掌心之中。

从来只有男娶女嫁,今天易宏远算是开了先例,女娶男嫁!

易宏远从来没有觉得自已会有这么一天,虽然他的家境并不是很好,但也算是过得去吧,能吃饱穿暖。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易宏远从小丧母,是他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易宏远给拉扯到,还没享清福,易宏远的父亲心脏病发,突然晕倒在地,被送到医院之后,医生告诉易宏远,他父亲的病很重,除非进行心脏移植。

倒是有合适的心脏,只是心脏移植手术需要几十万,以易家的家境根本就拿不出来。

正当易宏远为之挠头,不知道从那里弄这几十万的时候,媒人上门了!

何家老太爷病重,久治不愈,相信一个江湖术士的话,要操办大喜之事来冲喜。

无奈之下,易宏远只能同意嫁到何家去,来换取自已父亲的手术费。

易宏远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做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已给嫁出去,这也算是天下独一份吧!

正想着的时候,何芷君走了进来,冷着脸看了一眼易宏远,将手中的捧花递了过去,道:“走吧!”

易宏远看了一眼何芷君,不得不说何芷君很漂亮,比电影明星还要漂亮,身上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让人为之着迷。

这样的女人即将成为自已的老婆,易宏远不禁有点失神。

“你在想什么呢?快点走,莫要误了良晨吉日!”

何芷君看着易宏远一直看着自已,眼中划过一丝厌恶的神色,皱了皱眉头,冰冷地向易宏远说道。

“哦!”

易宏远被何芷君冰冷的话给刺激到了,回过神来,轻轻的哦了一声,跟着何芷君走了出来。

“新娘子出门!”

外面的司仪大喊,然后就看到易宏远穿着大红的喜袍从屋子里走出来,司仪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他完全凌乱了。

易宏远恨不得把脑袋给按到地里,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婚车。

婚车开动,向何家驶去。

何家可是西宁市的大家族,掌握西宁市的经济命脉,何家大女娶夫的事情,传遍了整个西宁市,何家门口人山人海的,都快赶上过年了。

易宏远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被何芷君牵着从婚车下来。

来到婚礼现场,拜了堂,敬茶,易宏远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完成这一样。

“新人入洞房!”

司仪高喊一声,易宏远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已终于不用像是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人围观,指指点点的了。

“慢着!”

易宏远转身向婚房走去,才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喊。

易宏远转过来,看何芷君的本家弟弟何应堂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已,对自已很是有敌意。

“即然是嫁到我们何家,那自然是要按嫁过来的规矩来说!”

何应堂走了过来,走到易宏远的身前,眼神轻蔑地看了易宏元一眼,道:“入了我们何家的门,你要恪守夫道,不得在外面沾花惹草,以后你与我表姐有了孩子,孩子应该跟着我们何姓。”

易宏远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听着何应堂的话,对他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都把自已给嫁了,还要什么自由!

“你听到没有,我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耳朵聋了!”

何应堂看到易宏远像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对自已的话更是置若罔闻,当即就怒了,上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打了过去。

“叭!”

一声清响,把在场的所有宾客都愣了。

大家都知道上门女婿没有人权,但是在这大婚之人,何家一个表亲,直接上前打了易宏远一巴掌,这也有点太过份了吧。

这一巴掌很重,打得易易宏远脸上浮现五个指头印,嘴角更是泌出鲜血,顺着脖子向下流去。

易宏远没有发现,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流到他的胸口,沾上到胸前的一块木牌。

这块木牌是易宏远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易宏远一直贴身佩戴着,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在沾染上易宏完的鲜血之后,木牌迅速溶解,从易宏远的皮肤下面钻到他的身体里,背部有一道道血红色的细线向他的头部爬了过去。

“跪下!”

何应堂眉头一挑,向易宏远大声喝斥。

易宏远怒了,双目似要喷火,瞪着何应堂。

欺人太甚!

真的是欺人太甚!

“你可以不跪 ,不过你父亲的医药费可就没想了!”

何应堂冷笑,向易宏远说道。

这一下拿住了易宏远的软肋,易宏远再生气,在父亲的医药费下,也不得不屈服。

易宏远混身颤抖着就要跪下去,却见何芷君走了上来,一巴掌扇在何应堂的脸上。

“大姐,你!”

这一巴掌直接把何应堂给扇懵了,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何芷君。

“大姐,我可是在帮你啊!”

何应堂觉得自已十分委屈,向何芷君大声叫着。

“他现在即然嫁给了我,就是我的老公,你只不过是我一个表弟,你说老公跟表弟,那个关系更近?”何芷君冷冷地扔下一句话。

不等何应堂回话,何芷君再一次说道:“他现在是你的姐夫,你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不要摆出何家主人的样子。再说了何家的主人也不是你!”

面对何芷君,何应堂硬不起来,何家正统继承人,只有何芷君一个,未来的何家就是何芷君。

“我知道了大姐!”

何应堂低着头,轻声地说道。

他不敢对何芷君怎么样,却是把易宏远给恨上。

要不是易宏远,自已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何芷君扇了一耳光,还大声训斥,别说面子了,简直连里子都丢尽了。

第2章 梦

“滚回去!”

何芷君看了一眼易宏远,然后对何应堂以一种命令的口气说道。

何应堂低着头灰溜溜的离开了,连接下来的婚宴也不参加了。

“你先回去,没事不要出来!”

何芷君转头对易宏远说道。

易宏远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入婚房之中。

来到婚房之中,易宏远觉得自已的脑子昏昏沉沉,像是灌了铅一样难受,倒头就睡。

易宏远做梦了!

在梦里易宏远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从这个人出生,到被师父领进山门,习武,修道,学医,易宏远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易宏远不知道自已梦里的这个人活了多久,反正就是很长时间。

到最后梦中这个人渡劫飞升,被雷劈落,临死之前向易宏元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易宏远心里有点发毛,好像这个人知道他的存在一样。

“呼!”

易宏远一下子坐了起来,混身大汗,大口大口踹着气。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易宏远感觉自已身上黏糊糊的,好像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一样,散发着一种怪味,易宏远抬起手臂闻了一下,差点没把自已给熏晕过去。

易宏远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洗手间,给自已冲了一个澡。

在冲澡的时候,易宏远发现自已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些变化,比之前更白,皮肤更加的细腻,而且易宏远明显的感觉自已的个子又高了。

原本易宏远的个子是一米七六,现在明显的到了一米八。

“这是怎么回事?”

易宏远抚摸着自已的脸庞,看着镜子中的人影,如果不是他确定这就是自已,还以为占了别人的身体内。

难道?

易宏远心中一动,想起之前的梦!

这个梦是真的吗?

易宏远在自已心里问着自已,他无法给出答案,但是颤抖的双手出卖了易宏远的内心。

易宏远一阵风的从洗手间冲了出来,然后坐到床上,盘膝而坐,双手放在小腹出,五心朝天,开始按照梦中的方式修练。

过了一会儿易宏远感觉自已下腹,也就是常说的丹田处出现一股暖流,顺着他的身体流转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如泡温泉一样,如三伏天洗桑拿一样,说不出的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宏远感觉自已的身体到了极限,再修练下去只会让自已负伤,便停了下来。

易宏远睁开眼,眼睛明亮异常,仿佛是电灯泡一样,过了好一会儿,眼睛中的光芒才慢慢的黯淡下去,变得跟正常人一样。

是真的!

竟然是真的!

易宏远狂喜,恨不得大叫几声来表达自已的喜悦之意。

即然修练是真的,那梦里的医术自然是也是真的了!

自已的父亲完全不用再去做什么手术,易宏远完全可以把自已的父亲给救治过来,然后慢慢调养。

想到这里,易宏远那里还坐得住,从婚房里走了出来。

找到何家的一个下人,让他给何芷君说一声,自已去医院看父亲了,便从何家离开了。

刚刚何芷君帮了自已,易宏远不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

在去医院的路上,易宏远先跑到卖医疗器械的地方买了一套针炙用的银针,揣在怀里直奔医院。

来到医院里,走到父亲所在的病房,易宏远的父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用来维持易宏远父亲的生命。

易宏远深吸了一口气,走到父亲的面前。

他有点害怕,也有点颤抖!

做了那个梦之后,易宏远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医国圣手了。

虽然刚刚修练证明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易宏远还是担心,感觉自已还在梦里没有醒过来。

易宏远深吸了一口气,拿出银针刺入到父亲的胸口大穴。

灵墟!

中府!

这两处胸口的大穴,就算是行医几十年的老中医都不敢轻易的扎这两处穴位,稍有不甚,就会直接把人给扎死。

易宏远竟然敢直接上手扎这两处穴位,不得不说易宏远的胆子有点大。

把银针刺入到这两处大穴之后,易宏远捏着银针,把体内的元气缓慢而轻柔的输送到父亲的体内。

易宏远虽然没有把脉,但是灵敏的听力马上感应到自已的父亲心跳变得有力,血液在父亲体内开始快速的流通,变得强健有力。

过了二十多分钟,易宏远把银针取了下来,瞬便替自已的父亲把了把脉。

易宏远的父亲心跳有力,完全不像是一个有心脏病的人。

刚刚把银针取下来没有多久,易宏远的父亲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发现自已躺在医院之中,扭过头看到自已的儿子,挣扎着坐了起来:“我怎么在医院里呢,走,走,我们回家!”

易宏远的父亲就要下床,被易宏远按了回去。

他虽然用梦中的医术把自已的父亲治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回家保养就行了,但是易宏远还是觉得让医生做一个检查比较好。

“你怎么坐起来了呢?”

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准备换药,看到易宏远的父亲坐了起来,顿时大惊。

“小姑娘我没病了,我好了!”

易宏远的父亲心疼钱,对护士说道:“我要出院!”

“你待着,我去叫医生!”

护士根本不听易宏远父亲的话,夺门而出去叫医生了。

医生很快就过来,替易宏远的父亲做了一番检查,看着易宏远父亲的化验单上,医生满脸的不可思议,一个个神情迷茫,嘴里大叫着不可思议。

不是他们这个样子,是易宏远父亲的病情突然好转,如果不是易宏远父亲一直昏迷了好些天,他们差点以为他们诊断错了。

“爸,我们回家!”

易宏远可不管这些,现在自已的父亲好了,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已的父亲带回家。

跟着父亲从医院里走出来,易宏远打了一辆出租车。

“这是?”

到家之后,易宏远父亲看着门前贴着的大红喜字,还有地上的鞭炮痕迹,不由疑惑地看着易宏远。

自已家什么时候办喜事了?

难道是自已在住院的时候,自已的儿子娶媳妇了?

第3章 何应堂的报复

易宏远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总不能说自已为了给自已父亲治病,把自已给嫁了吧,这话他也说不出口啊。

但是自已家门口贴着大红的喜字,他也没有办法解释啊!

“宏远,你结婚了?”

易父转头看着易宏远问道。

“嗯!”

易宏远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不敢告诉父亲实话。

“好,好!”

易父显得有点激动,自已这个家境,儿子能结婚,也算是祖坟上冒清烟了:“你媳妇呢,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说也得见见她吧。”

“爸,她不在这里,在她家呢!”

易宏远只好说道。

“哦!这样啊!”

听到易宏远的话,易父倒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自已家的环境太差了。

“嗡,嗡,嗡!”

正当易宏远扶着父亲走进房子的时候,远方忽然传来强烈的发动机声,几辆高级跑车停在了易宏完的眼前,何应堂从车上下来,跟着他从车上下来的还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

看到何应堂,易宏远脸色一变。

他可不认为何应堂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是来恭喜他父亲出院的。

“爸,你先进去吧,我去跟我朋友说几句话。”

易宏远对自已的父亲说道。

“这是你朋友?”

易父看着前面几辆车,对此表示怀疑,自已的儿子什么时候有这么有钱的朋友了?

易父虽然是一辈子的农民,文化程度不高,又不是傻子。

“朋友?”何应堂走了过来,听到易你的话,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可不是你的朋友,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姐夫呢。是不是我的好姐夫啊!”

“姐夫?”

易父看出来这些人是来找自已儿子麻烦的,但何应堂为何叫自已儿子姐夫呢?

“老东西,你不知道吗?你儿子把他自已给嫁了,嫁到我们何家去了!”

何应堂嘴上嬉笑着,看了一眼易父,向易宏远说道:“这就是你那快死的老爹,不是说他得了心脏病,已经活不长了,需要很大一笔钱做心脏移植吗?怎么看着活蹦乱跳的,不像有病啊。难道被人借尸还魂了?姐夫,你可要小心一点啊,别被人借你爹的身体,白白认做别人当爹。”

易宏远脸色一沉:“你说够了没有?”

“你算个什么东西?”看到易宏远竟然敢给自已甩脸色,何应堂也撕破了脸皮:“叫你一声姐夫,你真当自已是个人物了,听不出来是在嘲笑你吗?你个把自已嫁出去的废物,如果你还在我们何家,我倒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却跑出来了,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你呢。”

“我特地找了几个好朋友来招呼你!”

何应堂向后退了几步,后面的几个装汉走了上来。

这些个壮汉肌肉累累,每一个都人高马大,看起来十分强壮,一个快抵得上易宏远两个人了。

“这位小爷,我家宏远怎么得罪你了?”易父看到这个场面,马上挡在自已的儿子面前,满脸堆笑向何尝堂说道:“我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了,你就当他是一个屁,把他放了吧。”

“老东西,想要我放过儿子也可以啊!”何应堂嘴角露出一抹阴笑,张嘴吐出一口唾沫,吐在自已的鞋上,对易父说道:“把它给我舔干净了,我就放过你儿子!”

易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但是看到这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易父哆嗦着双手,勉强露出笑容道:“好,即然小爷把话说到这里了。只要你放过我儿子,我就给你舔干净!”

“爸!”

易宏远眼眶都红了,一把拉住自已的父亲。

“你找死!”

易宏远瞪着腥红的双目,看向何应堂,嘴里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咆哮。

“给我打,连老的一块打!”何应堂现在过来就是找场子来的,看到易宏远还敢给自已横,顿时一挥手,狠狠的叫着。

同时,何应堂冲了过去,一脚踹了出去,踹在易父的身上,把易父踹倒地上,翻了一个拨浪!

“爸!”

看到这一幕,易宏远肺都气炸了,连忙跑到自已的父亲的身边,把父亲扶了起来,给父亲把了把脉,察觉到父亲已经因为何应堂这一脚受了伤,像是暴怒的野兽。

“你该死!”

易宏远抬手给自已的父亲渡了一道元气过去,站了起来,腥红的眼睛盯着何应堂。

“给我打死他!”

何应堂被易宏远的目光吓了一跳,发现自已竟然被易宏远给吓住,顿时又惊又怒,对他自己带过来的人吼道。

壮汉狞笑着,向易宏远走了过去。

却见易宏远脚步一错,像是一阵风一样,从他们的身边冲了过去,眨眼之间便冲到何应堂的身边。

“我去!”

何应堂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已面前的易宏远,吓了一跳,嘴里发出惊呼。

“你想干什么?”

何应堂向后连退好几步,有点色厉内敛地向易宏远说道:“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是何家的人,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在西宁市呆不下去。”

“是吗?”

易宏远伸手掐着何应堂的脖子,把何应堂提到半空:“呆不下去,那我就不呆在西宁市不就行了。”

“叭!”

易宏远话音刚落,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一巴掌又快双疾,何应堂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半边脸颊遭到重击,火辣辣的疼痛传了过来,半边脸瞬间肿得跟猪头一样。

“你们是废物吗?快来救我!”

何应堂向自已带过来的大汉吼道。

几个大汉反应过来,快步的跑也过来,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叫着:“把何大少给放下来。”

知道几个大汉冲了过来,易宏远头也不回,在几个大汉冲到自已身边的时候,脚从地上弹了起来,如标枪一样,快速踢了出去,在空中都划出残影。

“呯,呯,呯!”

一人一脚,不偏不向,把几个大汉踢出去八九米远,一个个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闷哼,却是站都站不起来了。

“叭!”

易宏远又是一巴掌扇在何应堂另一边脸颊上,把何应堂另半边脸也给打肿了。

第4章 我能救

“你敢...”

何应堂被打懵了,完全没有认清眼前的形势,刚刚说出两个字,易宏远就又是一耳光甩了过来。

“你...!”

“叭!”

何应堂想再开口,结果又是一耳光。

何应堂想哭!

自已只要是想说话,易宏远就是一耳光甩过来。

“现在你应该会好好的说话了吧?”

易宏远向何应堂说道。

何应堂飞快的点头,这个时候,他也不敢说话了,害怕再被易宏远打耳光。

“现在去给我爸道歉!”

易宏远把何应堂扔到自已父亲的身边。

何应堂顶着猪头一样的脸,向易父含糊不清的说道:“大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请求你原凉我。”

易父都懵了!

抬起眼帘看着自已的儿子!

自已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不够!”易宏远站在何应堂身后,开口道:“跪下!”

何应堂脸都绿了,他要是知道易宏远有这样的身手,绝对不会带这几个人过来,更不会赤身空拳的来找易宏远。

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何应堂慢慢的跪了下来,低着头向易父说道:“大爷,对不起,请你原凉我!”

易父看了看自已的儿子,再看看跪在自已眼前的何应堂,总感觉自已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可以走了吗?”

何应堂顶着猪头一样的脸,向易宏远问道。

“滚吧!”

易宏远淡淡说道。

何应堂如蒙大赦,连忙开着车跑了,至于他带过来的人,他也没有空管了,害怕再不走,易宏远再逮着他,又是一顿耳光。

他现在是怕了易宏远,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

“宏远,这是怎么一回事?”

易父迷茫的看着易宏远,总感觉自已眼前的儿子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不认识了。

“爸,这件事以后再说!”

易宏远没有想好怎么跟父亲解释,总不能说自已做了一个梦,然后自已就变得这么厉害,而且父亲的病还是自已治好的。

估计易宏远说出来,他父亲会以为易宏远得了神经病,脑子不清醒了。

易父看到易宏远不想说,也没有再追问,任由易宏远扶着他回屋。

刚刚回到屋子里,何芷君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易宏远,走到易父的面前,向易父叫了一声:“爸!”

这一声爸,把易父给喊的云里雾里,看着眼前如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的何芷君,易父很茫然,他不知道自已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爸,这是你儿媳妇!”

易宏远向父亲说道。

易父还是不敢相信,自已的儿子不但变得那么厉害,还多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儿媳妇。

“你跟我出来一下!”

何芷君向易宏远说道,先走了出去。

易宏远跟着何芷君走了出去,来到她的车子前。

何芷君没有说话,淡淡地看着易宏远,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

“你打了我们何家的人!”

半天之后,何芷君才开口说道。

“打了!”

易宏远点头,完全没有一点悔意,跟害怕的意思。

“这件事我帮你担下来了!”何芷君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不过,你即然嫁给了我,你就要记住,你是我们何家的人,现在跟我回去。”

“现在不行!”易宏远摇头:“我爸才刚回来,我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我知道你也不喜欢我,即然我父亲也好了,我想我们之间的婚约可以做废了!何况你们何家想要达到的冲喜的目的也达到了,有我没我都一个样。”

易宏远对何芷君说道。

“不行!”何芷君想也不想就直接摇头:“就算要分开,也要等我爷爷百年之后才行。只要我爷爷一天不死,你就是我的夫婿,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易宏远看着何芷君,何芷君也望着他,态度很是坚决。

“好吧!”

易宏远想起之前婚礼现场的时候,何芷君帮过自已,算是自已欠何芷君的:“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就现在,你可以把你爸一块接过去。”

何芷群说道。

“那更不行!”易宏远笑道:“你们何家都是一些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你让我把我爸带过去,岂不是被你们何家的人欺负惨了。”

何芷君听到易宏远的话,知道是实情,想了想,从车里扔出来一串钥匙:“这是我在外面的房子,上面有地址,你可以把你父亲安排在那里,平时的时候你可以住到那里,除了要回我们何家的时候。”

“好!”

易宏远答应下来,转身走回自已的家里。

何芷君看着回到屋子里的易宏远,头一次觉得自已这个老公不简单,完全不像她得到的资料那样,只是一个普通人,看来自已还需要去了解一下自已这个老公。

而且,易宏远的爸爸,也就是自已的公公不是有心脏病,需要一大笔钱来做心脏移植吗?

现在看来,完全不像啊!

何芷君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去调查一下,便开车离开了。

易宏远回到屋子里,跟自已的父亲商量了一下,然后带着自已的父亲来到何芷君的房子。

这是一幢二层独立的小别墅,设施齐全,装修淡雅。

不过,看起来很少有人过来住,倒是有人经常过来打扫,才显得这么干净。

易宏远把自已的父亲安置下来,跟父亲说了一声,打车回到何家。

才刚刚走进何家,就看一阵鸡飞狗跳,所有人都以小跑的姿式,看起来事情很紧急。

易宏远走到别墅的客厅里,这才看到是怎么一回事。

客厅里,好几个医生围在那里正在给何老太爷做急救,看起来何老太爷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抢救了一会儿,几个医生放弃了,向何芷君摇了摇头。

何芷君似中雷击,身体晃了晃,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一下子憔悴了不少。

看到何芷君这个样子,易宏远心神一颤,看了何老太爷一眼,发现并不是不能救,鬼使神差地开口:“我能救!”

听到有人喊他能救,所有人把目光都投了过来。

传奇上门灵医-易宏远, 何芷君-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