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赘婿-陆东来, 楚曼-都市情感小说

镇国赘婿-陆东来, 楚曼-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赘婿东来

人上了年纪,总会有一些小毛小病。

楚家老太君身子骨虽然硬朗,但因为小小的感冒,还是在医院待了三个多月之久。

这日楚老太君出院。

刚回到别墅,楚家的子孙便陆续过来看望老太君了。

到了中午,当然要留下来吃个便饭。

不过那便饭可不随便。

毕竟,楚家,可是一方名门望族。

在金陵多少也算是一个二流的豪门

便饭若真的随便的话,那传出去,岂不是丢了自己的脸。

所以,中午那顿“便饭”应该算是家宴了吧。

大厅里足足摆了十大张圆桌。

楚家子孙虽然分宾落座。

但坐的位置也有讲究,多少是根据家族中的地位决定的。

坐在靠角落的那一桌,是下人的。

挨着这些下人中,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男子却有些刺眼。

刺眼的除了那男子的气质与众不同以外,更多的,是他的身份。

陆东来,楚家赘婿。

入赘楚家有三年之久,被世人称之为“废物”。

既然被称为“废物”,那自然只能和下人共坐一桌了。

但虽是如此,他心里实在有些不甘……

身为赘婿的陆东来只能坐角落里,至于楚家说一不二,当然是做正中央的主桌了。

偌大的一张桌子,容得下近二十多人。

除了儿子、媳妇以外,主桌上还坐着一个孙辈,就在老太君的身旁。

她是金陵第一美女,也是老太君最疼爱的孙女,更是陆东来的妻子。

楚曼。

到底是金陵第一美人,惊艳了时光的瓜子脸上仿佛能留住时间一般。

她今年23岁,但看上去不过18岁而已。

相比,陆东来,28岁,鬓角却已白发丛生。

楚曼能坐在主桌,至于其他孙辈则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虽然是坐在邻桌,不过比起坐在角落里和下人一桌的陆东来。

那待遇简直好了千万倍。

“奶奶果然最喜欢楚曼姐啊,我们这些孙辈没一个能坐在奶奶身边的,就楚曼姐……”一个少年看着主桌的楚曼,一脸羡慕。

“喜欢又有什么用,你也不看看她老公是什么德行,废物一个;有这样的废物老公,楚曼算是倒了一辈子的血霉。”

一声不屑冷笑,说话的那女子正是楚曼的堂姐。

闻言,桌上其他人也是冷嘲热讽纷纷。

这些话传到楚曼耳朵里,她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终究有些难看了。

嫁了这么一个废物老公,她的心中也多是气苦。

陆东来坐的那张桌子,虽然在角落里,但他 还是一字不差的听见了他们的冷嘲热讽。

“我堂堂武王也是你们这群蝼蚁能诋毁。”咬牙,陆东来握拳不爽。

若非三年前答应楚老爷子的约定。

不然的话,这些人必死无疑!

“曼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这个废物离婚?”

这时,坐在主桌的老太君大声问道,丝毫不顾及陆东来也在场。

“奶奶。” 楚曼脸色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娘,我也时常劝曼儿和这个废物离婚,就是曼儿一直说等等,也不知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简直丢我们楚家的脸。”

一声怒哼,一个刻薄的中年妇女侧过头,狠狠的瞪了角落里的陆东来一眼。

那刻薄的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陆东来的丈母娘——王凤姐。

王凤姐,老太君的儿媳妇,楚曼的母亲。

最是看不起陆东来这个赘婿的主。

“这也怨不得曼儿,也怪沉山,聪明一世,临了却糊涂了,给曼儿指了这门亲事,哎。”

老太君叹了口气,她口中的沉山,乃是楚家昔年的家主。

三年前,楚沉山因病逝世,临终之前,他执意要见到陆东来和自己的宝贝孙女楚曼结成连理,这才闭上眼睛……

“母亲,今天这日子,就不用提这些陈年旧事的。”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说道,他是老太君的二子,楚铁栏。

“对,对。”老太君点了点头,看着楚铁栏忽想起一事,忙问道,“对了铁栏,大欢游乐场那地的工程谈的怎么样,我看也有一个月之久了,怎么还没成功吗?”

“哎,负责大欢游乐场的那人是杨佬的外甥,这小伙我也不熟,另外盯上这次工程的可不止我一个,别人开出的条件,不比我的差;说实话,这次的工程我可一点都没把握啊。”

说着,楚铁栏叹了口气,愁眉不展。

那杨佬可是金陵的一方大佬,杨氏集团的董事长。

杨氏集团在金陵颇有盛名,楚家虽然富有,但论起家底深厚,比起杨氏集团还差了一截。

“我记得杨佬那外甥是曼儿的同学,以前还追过曼儿,要不这事曼儿你去说说。”

这时,老太君侧头看向了楚曼,这单工程接下,他们楚家至少能赚一千万。

“不好吧,那人虽是我同学,不过他已经有老婆了,我要是出面,这男女间的闲话……”

“没事,我早就打听过了,杨佬那外甥这段时间正在和老婆离婚呢;女儿啊,这事你出面肯定行。”

楚曼还在踌躇,王凤姐已经打断了她的话。

她绰号“包打听”,凡是富贵豪门的事,她知道个一清二楚。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女儿你可别拎不清,这杨佬的外甥可是金陵有名的金窝窝,这一离婚,指不定有多少女的想倒贴他来不及呢;不过我清楚,这小子就对你有意思,谁让女儿你可是金陵第一美人呢;前些日子,我还碰上他了呢,那小子一口一个阿姨叫着亲热呢,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女婿,哪里像你那个废物老公。”

说着,王凤姐又狠狠瞪了角落里陆东来一眼。

眼中是极度的嫌弃。

陆东来一咬牙齿,终究还是没发作。

至于楚曼,对陆东来的态度有些奇怪。

既有点嫌弃他,又不讨厌他。

毕竟已是三年夫妻,虽然没有行过夫妻之事,但这三年来,他们夫妻间的感情还是有的。

“听说今天是楚老太君出院的日子,我特地前来看看出老太君,不知道唐突了没有。”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男子约莫25岁左右,老太君看了他一眼。

“你是?”

“娘,他就是杨佬的外甥 ,大欢游乐场的负责人,陆横波。”

“陆公子,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我们好等你一起吃饭啊。”王凤姐急忙热情的迎了上去,一脸的笑容。

“饭我早就吃过了,我是来看老太君的;这是我给老太君准备的礼物,不知道老太君喜不喜欢?”来到老太君面前后,陆横波将一支包装精美的人参递了过去。

“长白山的千年人参。” 看了那人参一眼,老太君陡然眼前一亮。

长白山千年人参,那可是超级稀罕的东西,仅仅一支便是百万售价。

更难能可贵的,那东西有价无市,寻常人根本买不到。

杨佬那外甥能弄到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自己,那可是相当有心了。

相比起来,陆东来这个孙女婿,只拿了一盆松树盆栽而已。

这算个什么玩意。

“废物果然是废物。”这时,老太君也狠狠瞪了角落里的陆东来一眼……

第2章 武王殿

“你怎么来了?”

楚曼起身走了过来,看着陆横波有点好奇。

“小曼,我想起今天是楚老太君出院的日子,不打一声招呼就过来,这么唐突,你不会怪罪我吧?”

“不要这么称呼我,你我都是有家室的人,言行举止要注意分寸。”

“小曼,想不到你还是和在学校里一样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真是一点没变啊。”陆横波尴尬一笑。

“女儿啊,这么见外干嘛呢,我看横波这孩子就非常顺眼,以后指不定就能成一家人了。”王凤姐说着,嘿嘿一笑,忽看向了角落里的陆东来,冷冷喝道,“废物,快给我过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肆无忌惮的称呼自己,这也太羞辱人了吧。

陆东来当然不想过去。

过去了,那不等于承认自己是废物了。

好歹自己乃是一代枭雄,如今却被岳母如此羞辱,实在可恨啊。

“陆东来,你没长耳朵吗,还不快过来!”见那一句没反应,王凤姐更是拔高了三分语调。

“来了。”

这下都直呼名字了,陆东来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众人见陆东来灰溜溜走来, 纷纷冷笑不止,一时厅内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你这废物,我喊你,你没听见吗。”

陆东来走过来后,王凤姐脸一沉,直接是一脸的不爽甩了过来。

“妈,我是有名字的,我不叫废物。”

“名字,你陆东来这名字和废物有什么两样。”

嘴角一翘,王凤姐趾高气昂,神气万分。

陆东来握拳,虽恨不得狠狠给她两个耳光,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终究是自己的岳母,他实在下不去手。

“废物,怎么你还不服啊。”见陆东来忍气吞声,王凤姐更是嚣张,这时伸手一指陆横波,刻薄道,“同样姓陆,你看看人家陆公子,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一个是天上的龙凤,而你这废物就是地上臭狗屎;真不知道我女儿怎么会这么傻,竟能忍你三年之久,要换做是我,一天就把你给踹了。”

说着,她狠狠一跺脚。

这时大厅内的笑声越来越放肆,显然很多人多在看陆东来的笑话,只是没想到这笑话这么给力。

“这位就是陆兄吧,陆兄废物的大名我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一旁的陆横波轻蔑的打量了陆东来一番后,不屑叹气,“同是姓陆,想不到你这么废物,我真是替楚曼感到不值啊。”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废物?”陆东来握拳咬牙。

“怎么,既然敢当废物,还不让人说了。”哼哼了一声,王凤姐又道,“陆公子,你不要和那废物一般见识;对了,我听娘说,大欢乐游乐场项目的负责人是陆公子你,你看这事……”

“既然王阿姨都开口了,合作的事你们就放心吧。”

“多谢陆公子。”

“王阿姨,这种小事就不用谢了,要谢就谢楚曼吧。”

“谢我女儿?”

“没错,要不是楚曼是我同学,说实话合作的事我是不会考虑你们楚家的;不过王阿姨你也知道,楚曼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她的事就我自己的事,合作什么的,都是小事,小事一桩了。”

陆横波摆了摆手,又道,“对了,还有件事我希望楚曼能帮个忙?”

“什么事?”

“晚上我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宴会,我希望楚曼能陪我一起去。”

“这个……”

“这点事,我女儿一定会答应的。”楚曼还在犹豫着呢,王凤姐已经爽快的答应了这事。

“妈……”

“妈什么呀,这事这么好,女儿你傻了才不答应呢。”

“可是……”说着,楚曼看了陆东来一眼。

“不就是合作吗,就算没有他,杨氏集团也照样和我们楚家合作。”

陆东来怒不可揭,先前羞辱,他都忍了。

只不过,现在这事的性质已经和先前不一样了。

楚曼可是自己老婆,虽然两人没有行过房,可名义上的夫妻也是夫妻。

要是这事还忍住,一言不发的话,那自己还算什么男人……

“哈哈,笑话,没有我,杨氏集团凭什么和楚家合作,就凭你这个废物吗?”一声不屑冷笑,陆横波看了陆东来一眼,又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今晚我要见面的那位大佬,可是武王殿的人。”

众人一听是“武王殿”,这下都傻眼了。

世人皆知,武王殿乃是世界第一神秘组织,掌管世界半数的权势和财富。

天下间,只要有人抱上武王殿的大腿,那他就等着走上人生巅峰吧。

杨氏集团,虽然是金陵顶级的财团。

不过在武王殿面前,就是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

他人一听,陆横波晚上要见武王殿的人,这时巴结的更热切了。

“来来来,孩子你快坐这里来。”

便是尊贵如楚家老太君 ,此刻也是慌忙起身,拉着他的手便要殷切的迎着他坐下。

至于陆东来,则是一脸淡漠。

“不要以为见上一面就能抱上武王殿的大腿,就你这种德性,武王殿根本就瞧不上。”这时他更是不屑撇嘴。

“武王殿看不上我,难道会看上你这个废物吗?”陆横波呵呵一笑,嚣张至极。

“你这个废物,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快给我滚出去!”岳母王凤姐更是下了更难听的逐客令。

陆东来看了楚曼一眼,妻子楚曼则是黯然摇头。

“好,我走。”

为了不让妻子难看,陆东来忍气吞声的走了出去。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候,妻子楚曼也行色匆匆的走了出来。

“那个东来,妈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见到别墅不远的陆东来,楚曼急忙走了过去。

“妈的脾气我清楚,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宴会怎么样,结束了?”

“还没有,我有点事,先走了。”

“什么事?”

“回家换套衣服。”

“换衣服干嘛?”

“晚上还要参加一个晚宴。”

“你答应他了?”陆东来一愣。

“晚上你不用给我熬汤了,今晚我可能不回家了。”

楚曼的苦涩一笑,算是给了陆东来回答,也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废物,今天晚上你的女人就要变成我的女人了。”

楚曼走后不久,陆横波也走出了酒楼,来陆东来面前时,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说完那句话后,他得意的离开了。

望着陆横波远去的背影,陆东来默默掏出了手机。

第3章 暴殄天物

“朱雀,听说武王殿要和杨氏集团合作,有这回事吗?”

“报告老大,杨氏集团一直求着和我们合作,本来小小的杨氏集团,武王殿是绝对看不上的;不过我一想到,老大你也在金陵,所以就同意了;老大你要是觉得又什么不妥,我现在就取消合作。”

手机那头的那人,正是武王麾下四方武神之一的南武神,朱雀。

而陆东来正是武王殿的创始人,最神秘也是最强悍的存在,武王!

“不用,听说今晚还有个晚宴,有这回事吗?”

“老大,如果你觉得不妥的话,那我现在就把晚宴取消。”

“不,我的意思是,今晚的宴会我亲自参加,你安排一下。”

“老大,这点小事不用你亲自出面,我看……”

“废什么话,让你安排你就安排好了。”

“是。”

陆东来刚挂了手机后,楚曼的打电话打进来了。

“你怎么了?”

“那个东来,刚才有件事,我忘记和你说了。”

“什么事?”

“以后看奶奶,你就不要送什么盆栽了,我早就说过奶奶对这东西不感冒,刚才就因为那盆松树盆栽,奶奶发了很大的火。”

“是吗?”

陆东来皱眉,自己虽送了一盆松树盆栽,不过那可不是一般的盆栽。

不过世人眼拙,又怎么会认识这价值连城的东西。

“我知道了。”叹了口气,陆东来不想解释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还有东来,晚上你早点关门吧 ,今晚我应该不回家了吧。”

说完,楚曼急匆匆的挂了手机。

便在这时,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驶了过来。

车子停下,一个红发的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老大,一切都安排好了。”那红发男子正是南武神,朱雀。

“走吧。”

上了车,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而这时,别墅内迎来了一位贵宾。

“李爷,你可算来了,今天老身出院,有人送了一支千年长白山人参;麻烦你老,给掌掌眼。”

那贵宾是个身穿中山装的老者。

见他进来,老太君急忙迎了上去。

李爷,李鹰眼,金陵城内赫赫有名的古玩行家,以眼光毒辣称道于世。

“不错,这的确是长白山千年人参。”接过老太君递过来的那只人参,李鹰眼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个已经断裂为两截的松树盆栽上。

“这……”李鹰眼伸手一指,诧异。

“来人,快把那盆栽拿下去,废物就是废物,送的什么狗屁东西,老身砸了还绝不解气,现在又污了李爷的眼睛。”

一声怒喝,方才老太君大发雷霆就是因为这颗松树盆栽,所以亲手把它砸成了两截。

这时下人正走上前来,正要将地上那堆松树盆栽给清理掉,李鹰眼却突然一声大喝。

“住手!”

“怎么了?!”

老太君一愣,他人也是纳闷不已。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一声叹息,李鹰眼指着那棵松树盆栽,道,“你们知道这时何物?”

“不就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松树盆栽而已吗。”一旁的王凤姐撇了撇嘴。

“还而已,真是瞎了你的狗眼,这棵松树哪里只是普通的松树而已,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传说中的万年不老松吧。”

“万年不老松?!”他人闻言,各是吃了一惊。

“李爷,老身一把年纪了,你可 别骗我,这颗松树看着还不到一米,怎么会是什么万年不老松啊。”老太君更是不敢相信。

“老姐姐,我敢骗别人,也不敢骗你啊;你看那松树纹理,呈血红色,这正是传说中的龙血树纹,世上有此纹理的松树,除了万年不老松以外,已经没有其他的了。 ”

“不是吧,那万年不老松的价格如何,比起这支千年长白山人参又是怎样?”

“区区千年长白山人参怎能和万年不老松比,如果一定要比的,一百支长白山千年人参才能抵得上这株万年不老松。”

闻听此言,众人震惊的不知道都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可惜啊,现在那棵万年不老松已经被砸成两截,死了,那就一文钱不值了。”

这时李鹰眼一声叹气,老太君脸上虽是波澜不惊,但心中那个懊悔,简直就是在滴血了。

一旁的王凤姐更是愤怒不已,这废物赘婿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不孝敬自己,而是给了老太婆,真是一点都不识抬举。

明天说什么也得好好说他一番不可……

到明天的话,还有十几个小时。

至于到晚上,那就快了很多。

入夜,金陵城内,帝斯曼超五星大酒店,灯火通明,宾朋满座。

杨氏集团所有的高管全部盛装出席。

作为杨氏集团的董事长,杨佬更是诚惶诚恐。

能和武王殿合作,那就相当于抱上武王殿的大腿。

能报上武王殿的大腿,那杨氏集团,何愁不能一飞冲天?

宴会还有半个小时才正式开始。

而这半个小时内,楚曼毫无疑问成了众人的焦点。

毕竟是金陵第一美人,他人见到,谁不惊叹。

至于一旁的陆横波,当然面子赚足了。

更让他暗爽的是,只要把楚曼灌醉,那晚上她就是自己的人了。

据他所知,楚曼虽和那个废物赘婿结婚三年之久,但依旧是清白之躯。

原装货,能搞到这样极品的原装货就是死了也值得。

就在他得意的想着之际,杨佬突然走了过来。

“舅舅,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关于大欢游乐场合作的事……”

“不,是武王要见你。” 杨佬打断了他的话。

“武王?!”陆横波一愣,整个人都有点懵逼了,“舅舅,你说武王要见我,这不可能吧,他老人家,难道也知道我的名字。”

“武王他老人家,神通广大,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好了,你快跟我来吧。”

陆横波不敢怠慢,随着杨佬来到了一间装修精致的办公室内。

“快跪下,武王也是我等敢站着相见的。”来到办公室后,杨佬一扯陆横波的衣角。

“是。”陆横波点了点头,随着杨佬一起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

“你就是陆横波?”过了五分钟后,一人走了进了办公室内,坐在了两人身前的椅子上。

“小人陆横波,见过武王大人。”说着,陆横波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镇国赘婿-陆东来, 楚曼-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3270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