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狂少-杨烊, 林梦宣-都市情感小说

永夜狂少-杨烊, 林梦宣-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林家上门女婿

“杨烊,谁让你在这说话?马桶刷干净了?”

杨烊和来家中设计生日会场的工人说话,突然身后传来了丈母娘陈青的怒吼。

“今天梦宣生日,如果家里的卫生不能让我满意,最好别让我看到你。”

林梦宣,林家千金大小姐,杨烊老婆,三年前正式继承林氏集团产业,成为林氏集团掌舵人。

三年前,杨烊入赘林家,成为了林家上门女婿,不过只是空有其名,三年来他连林梦宣的手都没碰过,在林家的地位非常低下。

杨烊回答道:“厕所卫生不久前已经弄过,马桶也刷了好几遍,应该没什么问题。”

“当我眼瞎吗!我刚才去看了,马桶还没刷干净!”

马桶不久前才刷过,而且今天已经是陈青第四次让他刷马桶,感情是想让他一直刷马桶她才舒服啊。

陈青这般为难杨烊目的无非就是逼杨烊与林梦宣离婚,离开林家。

“还愣着干嘛!刷马桶去啊!”

杨烊没说什么,默默朝卫生间走去。

这时,后面传来了陈青的冷言冷语。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这种窝囊废还想当林家女婿,等着滚出林家吧!”

自进入赘林家杨烊受尽侮辱,过得连下人都不如,在林家人眼里,他显得一文不值。

林家别墅一楼是客厅,也是生日晚会会场,杨烊打扫卫生的地方就在一楼。

一楼卫生间。

杨烊到后想都没想直接开门走了进去,顿时,雾气朦胧的身影映入眼帘,水露之下显得晶莹剔透。

里面有人正在洗澡!

杨烊瞳孔瞬间放大。

这不是欣儿吗?

林欣欣,林梦宣的妹妹,也就是杨烊的小姨子,年纪小林梦宣两岁,长得和姐姐不太像,不过却是另一种美,脸蛋非常精致。

她什么时候到卫生间来了?

林欣欣一脸错愕的盯着杨烊,旋即脸上涌上一股难言的情绪。

“啊啊啊!!!”

“流氓!!”

女生被人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本能反应就是大喊大叫,杨烊傻眼了。

陈青刚刚不是说来过卫生间了吗,听她的口气卫生间应该没人才对,而且,林欣欣洗澡也太随意了吧,怎么就不知道反锁?

听到林欣欣的叫唤,陈青从客厅冲了过来。

开始她并不知道发生什么,问过林欣欣得知情况后怒不可遏,指着杨烊破口大骂。

“好你个杨烊,竟敢偷看欣儿洗澡!你这种无耻之人,今天看我不把你轰出林家!”

“滚!立刻给我滚!”

杨烊有些郁闷,他压根不知道林欣欣在里面洗澡,而且陈青自己让他到卫生间刷马桶的,完全是无意之举。

“给我滚!”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欣儿在里面。”

陈青白一眼杨烊,并不打算听他的解释。

“不知道欣儿在里面?我看你分明就是se鬼起了歹心,想侮辱我家欣儿!”

说着陈青拽住杨烊,把他拉至林家门外。

这时一个身材高挑,一头橙红色大波浪式长发的女子从外面回来。

女子俏脸精致,明眸红唇,皮肤水嫩,一身职业装仍无法掩盖她美人胚子的属性,就是眼色极冷,像极了小说里面的冰山美人。

该女子就是杨烊名义上的妻子林梦宣。

林梦宣俏脸冷若冰霜,见母亲在门外指着杨烊唾口大骂,随后上前问道:“妈,发生了什么?”

“你问问这家伙,我看他有没有脸说!”

林梦宣和杨烊结婚全是父亲林泽天逼的,结婚三年来她并不承认杨烊,所以和杨烊的关系非常冷淡。

“杨烊,怎么回事?你怎么把我妈惹生气了?”

“我……”

“说啊!敢做不敢当是吧!”陈青大骂道,“既然你不说,那我替你说好了,刚刚这混蛋偷看欣儿洗澡,不能再让这种败类留在林家,梦宣现在就去和他办离婚手续。”

林梦宣听后脸色变得极为寒冷,额头间瞬间压上一层黑黑的暮色。

她一直以为杨烊为了钱才来林家当的上门女婿,当知道杨烊偷窥自己妹妹洗澡,方即怒气冲冲。

“做这种龌龊之事,你就这么不要脸,这么无耻下贱!”

“啪!”

林梦宣一巴掌扇了过去,重重给了杨烊一记耳光。

“滚出林家!我不想再看到你!”

杨烊解释道:“这是误会,我没偷看欣儿洗澡,不信你们现在就可以去问欣儿。”

“我呸!欣儿明明说你偷看了还狡辩!你恶不恶心!”陈青张扬跋扈,一副泼妇的模样怒道。

“今天必须把婚离了!”林梦宣说道。

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林泽天突然走了出来。

“荒唐!简直荒唐!这门亲事由我定下,没有我的命令,我看谁敢离!”

“爸!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护着他!”

“对啊,泽天,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混蛋刚刚偷看欣儿洗澡,这种人还让他留在林家,到底图他什么?他又有什么好图!”陈青解释道。

林泽天语重心长说道:“偷没偷看,我自会去问欣儿,这件事到此为止,今后谁也不能提离婚一事。”

说完,林泽天转身朝杨烊走了过去,笑道:“杨烊啊,别在意,爸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爸,别委屈了自己。”

“谢谢爸。”

林泽天带杨烊回到屋里,林家母女俩在后面跟着,陈青看林泽天把杨烊当女婿对待,气得那是咬牙切齿。

回到屋里,陈青因为气愤回到自己房间,林泽天没说什么,也跟着她走了进去。

林梦宣直接瞪杨烊一眼,冷哼一声,旋即转身离开。

林家母女的反应让杨烊着实寒心,陈青看不起自己也罢,林梦宣都与自己同居三年,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同居,但一上来连真假都不顾就要离婚。

林梦宣啊林梦宣,何必做得这么绝情!

想着,杨烊手机响了起来。

他没什么朋友,通讯录只有林家人手机号,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疑惑不已。

刚接通手机没等杨烊说话,手机那头便传来了声音。

”杨烊少爷!”

“三年期限已到!”

“三年内你没有出现任何违规行为,所以老爷子决定履行三年前与你之间的约定,恢复你京城杨家大少身份……”

第2章 生日晚会

三年期限结束,你们终于和我联系。

京城杨家?

一个让杨烊又恨又憎恶的家族。

为了三年前那件事不让世人得知,他隐藏了自己另外一个身份,决定回到华夏与杨家约法三章。

第一,入赘宁海林家三年,成为林家上门女婿。

第二,三年内,不可以说自己是京城杨家少爷,不能表现自己所有才学,必须以废物示人。

第三,三年内,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能和杨家联系。

三年过去了,来自京城杨家的一通电话让束缚随之消失。

时间过得好快,那件事或许已经因为我的消失被人所遗忘,只是,就这样结束了吗?

呵,杨烊苦笑。

你们可以认为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但血债永远都在,当我再次回来,就是一切谜底揭开之时。

杨烊喃喃自语,而后望向林家别墅。

“既然你们认为我是一个废物,这都废物了三年,那再废物几年又有何妨?”

虽然恢复了京城杨家少爷身份,但杨烊并不是为了成为他的大少爷才回华夏,所以,他并不急于回到京城。

兴许还要两年,或是三年,我需要时间,到时候,你们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杨烊拿出手机,输入了二十五个数字的手机号码,随后拨打,意外的是,这二十五个数字的手机号码竟然打通了。

“喂!请,请问你是……”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名男子的声音,声音很小,且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因为知道这个手机号码的,整个华夏内除了那家伙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人知道。

“三年前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

林家别墅。

杨烊在外面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刚进门,只见林梦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到杨烊,立即问道:“刚才跑哪去了?”

“出去接了个电话,村里一名好朋友打来的。”杨烊不想让林家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故意隐瞒道。

林梦宣并不在意杨烊去哪接电话,也不介意他和谁通话,听完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千块红色大钞放到桌子上,说道:“欣儿已经和我们说了,你没偷看她洗澡,她也是一时心急说错了话,这一千块钱就当我向你赔礼道歉。”

“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今天打你是我不对,如果你想还我一巴掌,随时可以动手!”

拿一千块钱就能解决问题?想得未免也太简单,林梦宣,在你眼中,我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三年了,就算养一条狗都会有感情吧。

不过也罢,毕竟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废物,一个为了钱甘愿当上门女婿的废物。

杨烊接过一千块钱,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等一下。”

突然,林梦宣喊住杨烊。

“今晚有很多亲戚过来,穿的得体一点,你现在还是我老公,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笑话。”

杨烊点点头,应了一声。

“好的。”

……

林家。

生日晚会。

林家亲戚陆陆续到达林梦宣家中,一辆辆豪车开入林家车库,这些车子少则一百来万,多则几百万。

这些人一出场就是豪车,戴金挂银,打扮得尊贵无比,其中包含的炫耀之意不言而喻。

林家众人坐在桌前,位置上没什么讲究,不过各家却都是和自家人坐在一起。

年轻一辈间的关系并没有像普通家庭那样,很久不见面会开怀畅谈,哪怕是一句话也没有。

林氏集团之前是一个大产业,后来老爷子离开宁海,把家族产业分给了林家各位亲戚打理。

其中,林梦宣一家分到的产业依旧保留有原始大产业时的大量资源,在各家中发展的很好。

不过也有两家分得大量产业,发展的也是不错,一是林梦宣大伯林冯家,还有一个是林梦宣大姑林美玲家。

“生日晚会会场布置的不错嘛。”林美玲朝林梦宣说道,“还知道邀请我们这些亲戚过来,还以为嫁给一个废物后不敢在我们亲戚面前露脸了。”

“这布置叫不错呀?我看是没落了。”大伯的儿子林伟笑道,“林梦宣,听说林氏集团最近发展出现了问题,就是不知道出了什么?能否和大家说说。”

林梦宣听后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家的是还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

林美玲一听,呵呵笑了起来,道:“也是也是,梦宣,嫁给个废物后,脾气变大了不少,是那废物影响到你了吧?”

刚说完,杨烊突然从二楼走了下来,顿时林家所有人朝他看去,然而,他们的目光停留不到一秒,便把他当成空气,不是玩手机就是聊天。

倒是那林美玲,似乎和杨烊林梦宣杠上,瞥一眼杨烊后朝二伯的女儿林紫依说道:“紫依,你老公不是王家二少爷吗,听说那可是身家过亿的小祖宗!最近你们小两口怎么样了?”

林紫依浓妆艳抹的容色虽然漂亮,但看着有些不太舒服,与林梦宣林欣欣姐妹这种素颜美女比起,压根不是一个级别。

“马马虎虎吧,总之比某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强多了。”

一边听着的陈青,气得面色煞白,凶狠的双眼盯着刚刚从二楼下来的杨烊。

林梦宣看不惯林家亲戚的嘴脸,而后朝身边的林欣欣说道:“欣儿,去厨房拿几瓶红酒来吧。”

林欣欣的性格和林梦宣不同,颇有些调皮捣蛋,刚听了林美玲和林紫依言语侮辱姐姐和姐夫,去拿红酒时从她们两个身前走过,刻意各自踩了一脚。

两人痛得“啊”了一声。

林家众人看去,一脸狐疑,林美玲和林紫依气得面红耳赤。

这时,林泽天刚好出来,他们也只好作罢。

不一会儿林欣欣拿出两瓶红酒,一边的林伟看到,显得极其不屑,笑道:“喝这种红酒未免太失身份?”

林家众人一听,突然向林伟看去。

林家中有不少人喜欢喝红酒,又是些经常出入高档场所的人,对于红酒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林欣欣拿出来的红酒价格少说也有三万一瓶吧。

三万一瓶的红酒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林伟瞧不起让这些人很是诧异。

林伟看过诸位亲戚的眼色,拿出了一瓶红酒放到桌上,笑道:“还是尝尝我带来的吧。”

“不妨告诉你们,我一个国外的朋友认识一家法国著名酒庄的老板,我让他帮忙捎了一瓶,就这一瓶花了我整整一百万。”

一百万!

第3章 敢不敢打赌?

众人一惊!

一百万一瓶红酒,在一般人眼中那是极其昂贵的存在,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不可能那么轻易得到。

“林伟,这到底什么酒,咋值一百万?”林美玲问道。

“限量版红酒,由法国一家著名酒庄的酿酒大师精心酿成,全球仅限一百瓶,得到这瓶可花了我不少人力和财力。”

一瓶限量版红酒不能直接说明什么,但从侧面而言,可以看出林伟的人脉实力很强。

其它亲戚看在眼里,纷纷投去羡慕的目光。

“林伟啊,改天我儿子娶媳妇的时候能不能让那个酒庄也给我定制几瓶高级名酒,当然了,价格几十万这样就可以了。”

“我家那家伙最喜欢喝红酒了,到时候找你记得帮帮忙啊,大侄子。”

林家亲戚开始高攀林伟,这些人遇到林梦宣一家时也没见得那么热情,一看林伟拿出一瓶百万红酒,跟话痨似的,孜孜不倦说了起来。

“没问题,要什么酒只是我一个电话的问题而已。”

“我说林伟,你还是让我们尝尝这酒什么味吧,说那么多不怕某人难堪吗?”林美玲家的儿子林聪说道。

说完时朝林梦宣一家看去,最后目光在杨烊身上停下。

林伟听后洋洋得意,如果不是为了在林家众人面前耍耍威风,一百万的红酒他说什么也不会拿出来喝。

“既然都这么说了,不开就对不起大家了。”

林伟亲自打开红酒塞子给各位亲戚倒上,做得有模有样。

他先倒完其他亲戚然后才给林梦宣一家倒,完全搞不清主次。

明眼人都知道,林伟故意的。

林家老爷子将最好的产业分给林梦宣一家,最不满的人就是林伟,一直以来他都在打着林氏集团主意。

如果这场生日晚会不是老爷子让林梦宣一家安排,林梦宣说什么也不会邀请林家亲戚这些势利眼的家伙过来。

“香气扑鼻,口感细腻,果然是好酒啊。”

“还是林伟这孩子有出息,接手了伟氏集团后,伟氏集团不仅发展得越来越好,这人也懂事多了。”

“那不是,比某些人好多了。”一名亲戚毫不顾忌的说道。

“咦!不说都忘了,林伟,你也给林家大女婿倒杯酒呗,怎么能让他空着杯子。”

林伟淡淡一笑,趾高气昂道:“不是不倒,这乡巴佬会喝酒吗?给他喝对于他来说味道不都一个样?”

“哈哈,说的也是,乡巴佬没见过什么世面,喝了感觉到的只有酒精味而已。”

“嘿,乡巴佬,要不要来一杯,要的话我还是可以勉强帮你倒一下。”林伟笑道。

说着,他身边的几名同辈的亲戚也跟着笑了。

林梦宣一家看在眼里,气得说不话,一边的陈青更是恨不得杨烊立马滚离她的视线,有这种废物女婿实在太丢人了。

杨烊抬头稍微看了一眼桌上的红酒,忽然淡淡说道:“这酒是假的!”

“我去!你们听到什么了?”

“他说酒是假的?”

“哈哈……”

“这家伙疯了吧?”

林伟大笑,笑得大气喘不上,连连咳了好几声。

“这可是我托朋友从法国酒庄买回来的全球限量版红酒,你说假的?我怕你连红酒是什么都不知道吧,你个乡巴佬,真是笑死人了!”

林家其他亲戚朝杨烊露出鄙夷的神色,林美玲挖苦道:“别喝不到就在那胡乱扯淡,就你一个废物还能知道酒真酒假?”

“哈哈,好好笑啊。”

“唉!我们还是别理他吧,听他说话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小丑多作怪,林伟不给他倒酒,看把他气的。”

“真是什么人都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嫌丢人吗?梦宣,是不是该管管你家老公了。”

林梦宣黛眉紧促,俏脸上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更丢人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陈青此刻脸上已然无光,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怒骂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林伟得意道:“你说这瓶红酒是假的?意思是我朋友骗我了?你觉得我林伟的人脉有那么不堪吗?”

“不用理他,我看你给他倒酒,一会儿他又会说酒是真的了,这种家伙有够酸的。”

杨烊依旧面不改色,站了起来指着桌子上的红酒说道:“你的人脉关系怎么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你这瓶限量版红酒肯定是假的。”

作为京城杨家大少,杨烊见过的世面比林家在座的各位还要丰富,要知道宁海在华夏也不过二线城市,而京城可是华夏首都。

加之杨烊另外一个身份,他所了解的东西以及擅长的事情并非只有在某个固定的领域。

可以说,整个华夏乃至全球,无论是黑是白没有他不了解的,酒不过是其中之一。

只是,没几人知道他是谁罢了。

仅仅京城杨家少爷一个身份知道的也就杨家人,另外一个身份知道的人更是微乎其微。

“口出狂言,别给脸不要脸!”

林伟突然急了,杨烊轻微一笑,表现的相当从容,和以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完全不同。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如我和你打赌,如果酒是假的你从你所在的位置滚出林家,如果真的我从我这里滚出去!”

见此,林梦宣一家很是不解。

杨烊平日在林家不是打扫卫生就是做一些苦力活,怎么突然这么有自信要和林伟打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打死都不会相信。

林泽天不想在林梦宣生日上闹出荒唐之事,最重要是不想看到杨烊输给林伟,否则他们一家很难下台。

让林梦宣嫁给杨烊不是林泽天的意思而是林家老爷子的意思,因为相信老爷子所以他才一直护着杨烊,老爷子让他这么做的真正原因他也不得而知。

“杨烊,林伟,还是算了,今天是梦宣生日,何必把晚会弄得那么尴尬。”林泽天说道。

林伟听后不为所动,脸上洋溢出一脸邪笑。

“三伯,你家女婿两只脚都踩在我头上了,不和他赌一把,让我的脸往哪搁?好!我和你赌!”

杨烊淡淡一笑,说道:“算你有种!”

“这废物疯了吗,林伟花高价买来的红酒怎么可能有假,而且我刚刚已经尝过,确实是上等红酒呀。”

“管他呢,反正他想在地上打滚,咱们好好看戏就行。”

……

永夜狂少-杨烊, 林梦宣-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