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飞灰烟灭时-程诺, 顾以言-婚恋生活小说

当爱飞灰烟灭时-程诺, 顾以言-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可会有真心?

A市别墅的一张大床上,春意盎然,红鸾翻滚。

随着一声娇媚的低—吟声,不断动作的身影终是停了下来,徒留下一室的低喘与久久不散的奢—靡气息。

程诺看着抽身而去的顾以言,水光熠熠的眼眸中满是复杂。

从她当初为了母亲的病与顾以言签了五年的卖身协议跟在顾以言身边,如今已过三年之久。若说前两年自己还能铭记这不过是场交易,可这一年来自己心境的变化……

从一开始完成任务般的过程,到近一年的与他一起沉沦欲—河,自己的心怕是早就交付与他了吧!

“你在想什么?”

程诺听到声音回神,看向倚在门边的浑身光果,只在胯间围了一条浴巾的顾以言,心中迷茫,这个人有真心么?

顾以言见刚回神的程诺又陷入沉思,眸间闪过一丝不快,他迈步走向仍躺在床上的程诺,桃花眼中满是魅惑。

他侧身坐在床边,俯身贴近程诺的耳朵,湿润的鼻息打在她的侧脸,引起一阵颤栗。

耳垂轻微的疼痛使得程诺晃神看向身旁的顾以言,她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情愫狠狠刺痛了顾以言的眼。

他倏地起身,不再看床上的程诺,跨步走向衣帽间。

程诺不明白顾以言与自己在一起时为什么总是阴晴不定,只当他性格如此。她看着毫不留恋走向门厅的顾以言,慌忙起身,不顾自己周身的狼狈,随手套上一件衬衫,跑出卧室。

“顾以言……”

正在穿鞋的顾以言闻声回头,眉间一闪而过的不耐让程诺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强撑出一幅笑颜说道:“今天下午有时间么?我……想邀你去看画展!”

顾以言看着程诺满含期望的双眼,脑中浮现起相似的一幕,可转念,他便从回忆中回神,似笑非笑的看着紧张的程诺,调笑道:“美人相邀,岂有不应之理?!”

程诺呆楞的看着顾以言,似是不敢相信一般轻声怯懦道:“你……你同意了?!”

顾以言挑了挑眉,抻了抻衣袖,缓步走向程诺。

“唔……!”

程诺瞪大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亲吻自己的顾以言,僵直的身子慢慢变软,倚靠在顾以言怀中,就在程诺要喘不上气来的时候,顾以言放开了她红肿的嘴唇,转而在她的脖颈间辗转吸吮,留下一个个红印。

“顾以言……”

惊醒的顾以言猛地放开程诺,任她摔落在地,手指轻轻擦过自己的薄唇,冷冷的睨了一眼程诺,随即转身走出了大门。

程诺有些心伤的看着紧闭的大门,耳边回荡着顾以言出门前的话语。

“别忘了吃药!”

程诺起身回到卧室,拉开床头柜,手中紧紧握着一个药瓶,上面赫然写着“短效避孕药”五个字!

从她和顾以言在一起后,每次做完那种事,他从不会忘记让自己吃药,他不想自己怀他的孩子,迄今为止自己于他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

她扭开瓶盖,微微颤抖的手缓缓将那一片白色药片放入口中,干巴巴的生咽了下去。

她靠在床边,满嘴苦涩,不断的自我安慰,没关系,不要急,他总归对自己是和别的女人不同的!

忽的想起自己下午约顾以言看画展的事,忙起身走向浴室。

画展中心前,人来人往。

程诺站在大门前等着顾以言的到来,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久到她自己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顾以言还是没有来!

她从包中拿出手机,按着那个她从三年前开始便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

“什么事?!”

程诺听着话筒中传来的顾以言不耐烦的声音,刚刚接通电话时的欣喜不翼而飞,她喏喏的问道:“你……在哪儿?”

她甚至都能想到顾以言的回答是什么,却还是不死心的非要折磨自己一遍,顾以言也满足了她的心愿。

“我在哪儿关你什么事!”

“嘟……”

程诺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机械性的声音,缓缓将手机塞进包里。

她今日特地穿了一身黄色的衣裙,因为顾以言曾经说过,黄色真的很适合你!

瞧,自己还真是傻的可以,怎么他顾以言的话自己就那么当真呢?

她默默地进了画展中心,站在一幅人像素描面前,呆立不动。

而那张素描赫然画的就是顾以言的脸,而下角的署名则是:OATH(誓言)!

第2章 她回国了

程诺呆呆的看着画中的顾以言,心中暗暗思索,当初想着说作这幅画是什么时候来着?一年前吧?那时候自己已经跟在顾以言身边两年了,母亲的病也渐渐痊愈,本是想着说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他的,可是那天晚上……

想到这程诺不禁苦笑,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觉得顾以言堂堂顾氏总裁会稀罕自己一幅画呢?那天也是像今天一样吧,等了那么久,他却在和别的女人灯红酒绿。

自己一气之下把这幅画拿出来卖,本是想着气气顾以言,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竟是将它卖了出去……

想着说今天好歹是让顾以言看一看这幅满藏自己少女情愫的画作,没想到还是被放了鸽子。

想到这儿,她轻轻呢喃到:“顾以言,这幅画和你还真是没有缘分……”

“这是你画的?”

程诺转头看向一旁停驻的女人,一时怔愣,随即无奈的苦笑:“你什么时候回国的?!程欣。”

“今天早上下的飞机,你还没回答我,这画儿是你画的么?”

程欣目光扫了一眼程诺,又转回到画上,等着程诺的回答。

“嗯,我画的。”

程欣打心底很喜欢这幅画,但听到这画是程诺画的时候,心中却泛起了异样的感觉。

她微微上前一步,回头看着程诺轻声道:“我可以摸摸这幅画吗?我真的很喜欢他!”

程诺见程欣眼中满满的喜爱,压下自己心中泛起的不安感,往后退了一步:“当然可以。”

程欣见此忙忙上前,手指轻轻拂过画纸,心间却像打翻了一整瓶醋!

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回身看向程诺:“你真的很有天赋……”

就在这时,“刺啦”一声震惊了两个人。

程欣惊慌地回头看向画,忙将流连在画上的手指收回,却慌忙间将整幅画都不小心的带了下来。

程诺呆楞的看着掉落在地,破烂的画作,缓缓蹲下身,试图将碎裂的画框以及画拼合在一起,可惜……

程欣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围观群众,眼底满是得意,面上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程诺闻声抬头看着满脸歉意的程欣,脸上是不可抑制的愤怒,她狠狠压下眼底上涌的泪水,倏地站起身,冷冷的看着程欣,还未开口,便听到一个声音:“这又是怎么了?”

程诺转头看向急匆匆向她与程欣走来的中年男子,轻声道:“爸爸……”

谁知,中年男子直接略过程诺,朝程欣走去,面上满是焦急:“欣欣,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程欣看到中年男子过来,眼底蓄满了泪水呜咽道:“爸爸,我没事,只是我不小心弄坏了妹妹的画……我已经道歉了,可是妹妹还是很生气,不愿意原谅我……”

程父听到程欣没受什么伤,松了口气,转过头看向一旁怔愣的程诺,皱起了眉头。

“程诺,不就是一幅画么,至于这么大动干戈?!更何况欣欣已经道过歉了,你可不要得理不饶人,适可而止得了!”

程诺听到程父的话,不由得苦笑,她强压下心中泛起的苦涩,冷嘲道:“爸爸,这件事本就错在程欣,更何况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程父见程诺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大怒:“程诺,别太过分了,一幅画而已,大不了叫欣欣给你画一幅,她的画可比你这值钱多了!”

程诺漠然的看着程父,厉声道:“不要太过分的人是你!”

程父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将她希望的火焰彻底浇灭。这就是她的父亲!她曾对他抱有期望,期望他像别人家的父亲一样,对女儿百般呵护。可惜他确是呵护了,只不过那个女儿不是自己,而是程欣,这个小三的孩子!

明明母亲与他结婚在前,自己却偏偏有一个相差不过几个小时的姐姐!

后来母亲知晓此事愤然离婚,净身出户,再后来,母亲重病,自己去找这个男人求助,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噢!对,他说当初我给过你母亲钱,是她不要,如今你来找我,我也不会给你!

呵呵,若不是如此,自己又怎么会与顾以言签订那种协议……

自己怎么会对这个男人还抱有希望?!

程诺闭上了眼睛,狠狠擦掉眼角滑落的泪水,她将地上的画作捡起抱在怀中,不顾自己被画框弄得鲜血淋漓的手,不再看程父和一旁演戏的程欣,转身穿过人群离去。

出了画展大门的程诺,满脑子都是自己转身时,程欣接电话时那一句“以言,嗯,我回国了……”

以言……会是他么?程诺紧紧抱住怀中的画作,坐上了计程车。

第3章 什么赔偿?

“喂,你好……”

“请问是OATH么?”

“对,怎么了?”

“您在我们画展中心挂的那副画作,我们刚刚已经卖出去了,但是听说那副画已经被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需要将画款如数返还,而且还需支付画款百分之五十的违约金……”

“……”

程诺坐在沙发上,呆楞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喂,OATH小姐,你有在听么?喂,喂?!……”

程诺看着茶几上碎裂的画作,久久无语……

[]顾以言回到房子,看到的就是就是程诺蜷缩在沙发上,低声哭泣的身影,

他忽略掉心里泛起的那一丝莫名的情绪,蹙着眉头走向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程诺,冷声说道:“你怎么了?”

程诺闻声缓缓抬起头,看着不耐烦的顾以言,红肿的双眼满是泪水,哑声呜咽道:“顾以言!”

顾以言看着扑到自己怀里放声哭泣的程诺,不由得缓了声线道:“发生什么事了?”

顾以言眼神移向茶几上碎裂的画框,眼睛微眯:“程诺,那是你画的?”

程诺在扑向顾以言的那一刻就有些后悔,听闻他的问话,便从他的怀抱中退了出来。

“画的不错,怎么毁的?”顾以言看着那副与自己八分相像的素描画,称赞道。

程诺别过眼,不去看那副自己费尽心血,倾注了自己对顾以言所有情感的画作,低声说道:“只不过是一些旧时恩怨,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以言闻言挑了挑眉,不再去问那些隐情,起身朝卧室走去。

“顾以言!……”

顾以言回身,就看到程诺一副局促难安的模样,他一向不喜程诺这张酷似那人的脸上出现这种神情,不由得眉头微蹙:“什么事?”

“你……你能借我点钱么?”程诺纠结半天,终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顾以言的脸,可又生怕顾以言以为自己是一个拜金女,忙抬头解释道:“我……这画卖了出去,但现在毁了,买家的钱我能还上,但画展中心的……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朝你借。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顾以言冷冷的眼神让程诺心惊,却又只得硬着头皮直视着顾以言的目光。

程诺甚至以为自己要被这目光冻死的时候,顾以言却嘴角一弯,笑了起来。

以前有人说,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人若是笑起来,你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温柔以待!

“那你打算拿什么来还?!”

“啊……我……”程诺呆楞的看着顾以言,不知该说些什么。

顾以言手指微动,解开袖口的口子,缓步走向程诺,俯身贴近她的嘴唇厮磨,薄唇嗡动:“肉偿如何?”

程诺闻言瞬间羞红了脸颊,顾以言蹲下身,将程诺抱起,向卧室走去,嘴里还调笑着:“你这算不算是欲拒还迎啊?!”

“你!……”

可惜,程诺反驳的话就这么被顾以言堵在了喉咙里,只余下一声声呜咽和情动的轻吟。

顾以言的一声低吟,狠狠的将程诺打回了深渊!

“欣儿!”

程诺看着身旁沉睡的顾以言,只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丑。!

她一直知晓顾以言会与自己签订协议是因为一个女人,却从未想过这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姐姐,程欣!

怪不得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要看着自己!怪不得他不喜欢自己发出声音!怪不得……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与程欣眉目有几分相像!

程诺手臂微动,纤细的手指缓缓滑过顾以言的脸,轻声呢喃道:“顾以言,如果没有这张脸,你是不是根本不会注意我?!”

程诺不由苦笑,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以及绝望感将她紧紧的包围起来。

身心俱疲的她就这么看着顾以言,沉沉的睡去。

等到程诺再睁开双眼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了顾以言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床头柜上的一张支票。

程诺缓缓将那张空白支票拿起,嘴角满是苦涩,到底是自己傻,不过一场交易,怎么就付出了真心?

“顾以言,你对我这幅身子,还真是大方!”

程诺将支票扔在一旁,起身进了浴室。

她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白皙的皮肤上尽是一些青紫以及红痕,程诺不顾自己周身激起的鸡皮疙瘩,就那么任由着冷水狠狠的浇打在自己身上,她紧紧的抱住自己,蹲在花洒下面,任由着眼泪和冷水混在一起顺着脸颊流下。

第4章 原来自己只是个替身!

她狠狠地搓拭着身上的痕迹,这些印记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她,她只是一个替代品,她不过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婊—子。

“顾以言……”

程诺足足在浴室里呆了两个小时,才出来她回到沙发上,等着顾以言回来。

可就如那一日画展之事一样,几个小时过去了,顾以言也没有回来。

就这样,程诺从中午等到了晚上,又从晚上等到了天亮,顾以言才醉眼朦胧的推门进来。

程诺微微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门口的顾以言,一天未喝水的嗓子沙哑无比,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轻声道:“顾以言,我们谈谈吧。”

顾以言微眯着眼,宿醉的头疼让他皱紧了眉头,他晃晃悠悠的将自己摔在了沙发上,斜睨着程诺:“你想说什么?”

“你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程欣么?”

程诺紧紧抱住自己颤抖的身躯,低声问道,语气中暗藏的是一丝丝的希望。

“你认识欣儿?!”顾以言朦胧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厉声质问。

“认识?”程诺侧过头,看着听到程欣名字瞬间清醒的顾以言,眼底划过一抹受伤。她紧紧盯着顾以言的眼睛,缓缓说道:“顾以言,你忘了前天晚上上我的时候喊的是谁的名字?!你喊的是“欣儿”!”

程诺抑制不住掉落的眼泪,死死地看着顾以言,自嘲般的问道:“怎么,我和你的欣儿就那么相像?你要是这么喜欢她,就把她养在自己身边啊!反正你顾大总裁有权有势……”

“啪!”

程诺捂着脸颊懵住了,耳边回荡着的是他冷漠不屑的话语。

“你不过就是个出来卖的,有什么资格和欣儿相比?!”

程诺那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如坠冰窖,浑身的血液都被凝结,她不由苦笑,对啊,她不过是一个出卖身体的妓—女,又怎么能和他心中女神般的程欣相比,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程诺别过头,不去看顾以言,从喉咙眼里逼出一句话。

“我们终止协议吧!”

顾以言转过头,打量着旁边的程诺,她微红的双眼刺痛了顾以言的心,就是这双与欣儿相似的眉眼,又让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面对自己的表白惶惶不安的欣儿。

他冷笑一声,伸出手钳住程诺线条优美的下颌,逼着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语气中满是轻蔑和漠然:“怎么?前两天刚刚拿了我的钱,如今就想走人?!好啊,走可以,但程诺你别忘了,契约时间未到,你要想解约,这百分之五十的违约金,你付得起么?!”

“我会一分不差的把钱给你的!”

程诺咬着牙,一把推开他的手,扔下这一句话快步走向房门。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画展那天你在哪儿?!你没去是因为程欣回来了么?!”

程诺拉着门锁,轻声问道。

“不然呢?!”

程诺闻言身子抖了一下,她一把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顾以言看着程诺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冷漠。

咖啡馆里,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高贵优雅的程欣,程诺心中满是不解。

程欣一向看不起自己,今天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竟然要和自己见面!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说的么?!”

程欣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复而坐直了身子打量着对面素面朝天的程诺,嘴里发出一声嗤笑。

“啧,几年不见,你依旧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程欣挑了挑眉,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到桌上,竟然毫不掩饰对程诺的恶意。

程诺今天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裤,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散落着,就这么一副走在人群中都不会被人注意的模样,当然比不过她对面坐的是精心打扮的程欣!

“程诺,听以言说,你是他包养得情妇?”程欣摆弄着手腕上戴的那只玉镯,轻巧的问道。可她的眼底却满是生气,自己没有挑明说不要的东西,竟然和自己最讨厌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还是因为她和自己相像的脸,她的心里憋着口气,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程欣闻言平静的双眸终于闪过一丝波动,她静静地看着程欣面前刚刚放下微微泛着涟漪的咖啡:“怎么,他就这么跟你说的!”

程诺面上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心中早已痛苦难当,情妇!顾以言你给我的身份还真是名副其实啊!你给钱,我卖身,呵,当真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程欣最讨厌的就是程诺这幅神色淡淡的样子,程诺不过是一个小三的孩子,要不是她妈当年横插一脚,害得爸妈分离,又怎么么会有她的存在!

如今也不过是自己的替代品,情妇而已,凭什么总是一副清高的样子!

程欣不满程诺的神态,出言讽刺道:“不然你以为自己是什么?”

“重要么,程欣,不论如何,即使顾以言心里的人是你,如今在他床上的人是我!就算我如今和他分开了,你跟他在一起,你也不过是捡我用过的!”

第5章 又是一出苦情戏!

程诺咬了咬牙,将心酸感狠狠压下,眼眉低垂,掩盖住自己眼底的波动。

程诺的话戳痛了程欣的痛脚,她脸色一变,说道:“还真不知道是谁捡谁不要的呢!我三年前出的国,紧接着他便找了你这么个替身,程诺,当替身的感觉如何啊?!”

“不过话说回来,说起来你还真得谢谢我呢!不对,你该谢谢你妈,要不是她把你生的与我如此相像,你又怎么爬上顾以言床呢?”

程诺紧紧攥住手心,狠狠地看着程欣,咬牙道:“你别把我们之间的事,牵扯到我妈身上!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

程欣见程诺终于失态,得意的勾起嘴角,讽刺道:“怎么,就许你妈当年仗势欺人拆散我爸妈,就不许我如今说了?!有本事当初别做那种事啊!”

“当初明明就是你妈自甘下贱做的第三者,才害的我们一家人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有脸在这里颠倒黑白?!”

程诺辩驳的话只引来程欣的不屑一瞥:“程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明明是你妈横刀夺爱,害得你们落得如今这地步,你却往我妈身上泼脏水,我告诉你,我爸妈之间才是真爱,你妈不过是一个绊脚石!”

程诺闻言冷冷的看着程欣,有些无力:“你和你妈还真是一模一样,破坏了人家家庭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爱情?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只要背上爱情这两个字,就什么过错就都变得理所应当!程欣,我曾经其实是真心想拿你当亲姐姐的,你为什么就是死不悔改呢?你真当画展时你做的那些事,我真不知晓你是故意的么?!”

“亲姐姐?!”程欣似笑非笑的看着程诺,嘴里却是抑制不住的讽笑:“程诺,你有什么资格当我妹妹,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就是啊,我怎么不记得我生过你这样的孩子?!”

程诺闻声楞了一下,复而眼中满是厌恶之情。

她正了正身子,看着翩然入座的中年女子,轻嘲道:“您这样的人自然是也不配当我妈呀!程太太这位子你鸠占鹊巢这么多年坐的可还舒服么?!”

程太太眼中满是不屑之情,指桑骂槐的跟程欣说道:“欣儿,你得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堂堂程家的大小姐,颇有名气的画家,怎么什么人都见呢?”

程欣颇为赞同的对着程诺挽起一抹笑,轻声说道:“妈,她总归是爸爸的女儿不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爸爸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程诺就坐在那儿看着程欣和程太太在哪儿唱双簧,实在是忍不住想笑,不得不出言打断道:“你们俩是戏剧大学毕业的么?”

一瞬间,他们这一桌陷入了尴尬的宁静,甚至整个空气都凝结在了一起。

直到程诺打破了这个僵局。

“行了,你们俩的戏我看了二十来年,你们没演够,我也看够了。直说吧,程欣,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昨天晚上,以言跟我表白了!”

程欣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像一块大石投进程诺的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澜,程诺再也绷不住表面的平静,倏地起身,强撑笑意的说道:“是吗,那还真是恭喜你们两位了!”

程欣一把抓住要离开的程诺,说道:“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的答案?!”

程诺闻言楞了一下,澄澈的眸子中满是疑惑,出言讽刺道:“答案?这么好的金龟婿你还会不同意?!”

程欣看着程诺身后快步走来的人影,嘴角勾起一抹笑。

“当然……没答应!”程欣缓缓贴近程诺,面上的笑容越发温婉,可嘴里吐出的话语却令人遍体生寒:“程诺,你看,顾以言如此卑躬屈膝的求我嫁给他我都不屑一顾,那可是因为你啊!你是那么喜欢他我又怎么会不顾你的感情,答应他呢?!你说现在的你和你那个当年横刀夺爱的妈,像不像?!”

程诺闻言眼神猛的一缩,手上用力想摆脱程欣的钳制,却不想程欣竟然被自己甩了出去!

程诺看着被摔坏的玻璃杯碎片划破,不断流血的程欣,满面不解,直到听到身后传来的急切地呼唤声才明白,程欣,这一出苦肉计,你还真是豁的出去!

当爱飞灰烟灭时-程诺, 顾以言-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