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皇子和亲记-宋钰, 萧凤天-穿越重生小说

假面皇子和亲记-宋钰, 萧凤天-穿越重生小说

1
第1章 这个公主有点怪

京都城内,四皇子府邸。

此时正十里红妆,灯火辉映,鼓乐声喧嚣不已。

而身为当中主角的四皇子宋钰此刻却在干着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

远远的喜房门外,便瞧见两个趴在墙根上扭来扭去的身影。那动作着实有些不雅。

“殿下,你觉不觉得这北齐公主的身材有点,太那个啥了。”

“是有点,这胯大腰粗的模样。着实不太像个柔弱的佳人子。不过,脸应该长得还不错吧。”

不然怎么有传闻北齐公主,乃是北齐第一美人呢。

如是想着的宋钰点了点头,心里有底多了。

可当屋内的红盖头,被一阵晚风吹起时。伴随着一声惨叫,和一枚银针同时响起。

宋钰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就在她要与大地来一场亲密接触的时候。

忽然瞥见眼前一抹明红飞过,紧接着她还未曾反应过来。连人带着手中的掀喜帕的杆子,都被齐刷刷的卷进了屋内。

与此同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响。

喜房门的再度紧紧关闭。

“殿下,你没事吧,可需要如城前来护卫?”门外,宋钰的贴身护卫大喊道。

不想,屋内宋钰的声响没有传来,倒是一道轻柔的声音飘了出来,“如城护卫,今日乃是本公主与四皇子大婚之日,你当真要在此打扰吗?”

这娇艳欲滴的声音,该不会是方才那胯大腰粗所发出来的吧?

微微怔了怔,如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北齐公主,这,咱们殿下当真无事吗?”

“呵呵,无事,本皇子并无大碍”片刻后,宋钰的声音才传来。

虽然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这北齐公主说的对。今日终归是她与四皇子大婚,他一护卫在此多做打扰委实不该。

念及此,如城隔着门拱手道:“既然殿下无事,那属下便先行告退了。”

言罢,他转身离去。

没过多久,喜房内却传来一阵大叫,细听之下这叫声里。似乎还交杂着只言片语,“北齐公主,咱们有事好商量,别冲动,你千万别冲动!”

说完,宋钰身轻如燕赶忙跳到喜床之上。

其实吧,她并不善武更不懂什么轻功。

只是和面前这身材高挺的北齐公主相比,她可不是身轻如燕么。

“四皇子,你这是作甚。怎么,莫非是嫌弃本公主么?”北齐公主,笑容温和道。

什么叫反差,宋钰觉得这就是反差了。

分明是个身高体阔之人,说起话来却这般的娇弱做作。而且她那脸长得吧,的确很是不错的。

但是一身凤冠霞帔,怎么看怎么别扭。

更为重要的是,此刻无论如何宋钰都不能让她靠近她。毕竟她这个南岳四皇子,可是个超级假货。何为超级假货呢,原因有二。

其一她并非这千年后的古人宋钰,而是莫名穿越而来的现代人。

其二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她并不是男子,更不是什么皇子。而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儿家。所以顾名思义为超级假货!

“不,不是,本皇子不是嫌弃你。只是北齐公主,我们南岳有习俗。那个大婚当日是……不可以同房的!”宋钰一咬牙一跺脚道。

估摸着是被她这番荒唐的言论给惊着了。

那北齐公主竟然当真停顿了脚步,眼底更是闪过一丝异样。片刻后才道:“那四皇子你的意思是今晚我们该如何过呢?”

如何过?当然是她睡这屋,她睡去别的屋。两人中间最好相隔一条银河,那才堪称完美!

然,心底虽是这般想的。面上宋钰却不好表现出来,只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北齐公主,你有所不知。按照咱们南岳的规矩呢,今晚咱们应该分房睡。那样以后咱俩才能长长久久,白头偕老。呵呵……”

岂料,她这话刚说完。

那北齐公主都还没来得及回应呢,突听“轰隆”一声巨响。好好的黑夜,竟然忽然电闪雷鸣了起来。瞧着那突然的一闪,宋钰顿时炸毛。

差点一个没忍不住就扑向了身旁的柱子,幸亏这时她的贴身丫鬟。银杏闻讯赶了过来,“殿下,你这是?”

见来人是她,宋钰那叫一个高兴啊。赶忙好一阵的挤眉弄眼。

后者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含笑道:“殿下,公主时候也不早了,要不银杏服侍你们就寝吧。”言罢,她便自顾自的走了进来。

宋钰则是故作正经道:“银杏啊,今日是本皇子大婚,规矩可万万不能乱。喜房就让给公主休息吧。本皇子就去侧房休息了。”

啥?大婚当日她不睡喜房,竟然去侧房。

没错,银杏知道自个主子的真实身份,也料想到今晚定不好过。但是这,这是唱那一出啊?

然而更让她瞠目结舌的是。

那北齐公主闻言,非但没有反对。反而是一脸笑盈盈道:“既然南岳风俗如此,那本公主也定当照做。恭送四皇子。”

这是啥情况?

银杏还未反应过来呢,人就被宋钰连推带拽的带出了新房。

待两人回到了侧房后,银杏才着急莫名道:“殿下,你……你该不会是被识破了身份吧?”

若是如此的话,她如何同皇后娘娘交代啊。

而且这北齐公主怕是会将此事传扬出去吧,那她们岂不是呜呼哀哉了?

“没有。”瞧着她一脸大难临头的模样,宋钰打断道:“我是谁啊,难不成还搞不定一个小丫头片子。她什么也不知道,只不过被我瞎糊弄了一番。”

可停顿了片刻,她还是忍不住道了句,“银杏,你觉不觉得这个北齐公主有点怪啊。”

怪,哪里怪了?

她方才知道如城竟然离开后,紧张的要死一路小跑过来。进屋后也没仔细瞧这公主的模样,着实不明白她说的怪是个什么意思。

被她怎么一问,宋钰也说不上来。只得开口道了句,“就觉得,她的长相吧。实在有点忒……而且那身材也着实不大像女子。”

“殿下,你该不会是自己那啥。所以看谁都奇怪吧,要知道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银杏对她这话,却不敢苟同。

2
第2章 这不妥吧

谁都会如同她这样女扮男装,冒充皇子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啊。

“可是……”显然宋钰,还是有些疑惑不解。那模样那身材当真不是男子吗?

她还想继续深究,银杏却不愿意再理会她了。反而是好心提醒道:“殿下,时候不早了。明日你可还得携四皇妃一同入宫面圣呢。”

这寻常人家大婚第二日,要祭拜祖先也要见过公公婆婆。

他们身为皇室,自然也免不了这些礼数。

听到这话,想起那整宫的幺蛾子们。宋钰立马老实了,赶紧自觉的爬上了床榻。蒙上锦被道了句,“银杏,我就寝了!”

“嗯,殿下,奴婢告退。”见状,银杏满意一笑关门离去。

翌日,天刚亮宋钰便起床了,不为的别的只是为了入宫好生准备一番。待她梳洗完毕后,本想去提醒那北齐公主。

今日该入宫随她一块去请安了。未曾想,她刚推门便见一抹丽影浮现。

而此身影的主人当然不可能是那北齐公主,而是她身旁的婢女。不得不说昨月黑风高未曾看清。今日怎么一瞧,宋钰倒是发现。

若论起女儿家的娇羞作态来说,她这丫鬟倒是比她看起来好上太多。

不免多瞧了对方几眼,不想却听到一声娇叹道:“四皇子,莫非是瞧上本公主的丫鬟了?”

她瞧上她?怎么可能,宋钰张口就会回了句,“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女子的。”

很顺口的一句话,却不合情理。

果不然,那北齐公主闻言暮然抬头。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她道:“任何女子?莫非四皇子你……”

这下宋钰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想要补救。

可不知为何,抬头对上她那双眸子后。想要说的谎言,顷刻间她就说不出来了。

“四皇妃,我家殿下是说,不会喜欢上除你以外的任何女子。”及时的赶到的银杏,赶忙圆了场。

而这北齐公主也收敛了目光,莞尔一笑后。并未在深究下去。

得救后的宋钰大为松了一口气,缓了缓心神才道:“北齐公主,既然你已经梳洗完毕了。那便随本皇子一块入宫吧。”

“是,谨遵四皇子吩咐。”北齐公主温声细语的回话道。

宋钰却是做贼心虚不敢回头多她看一眼,上了入宫的马车后。银杏找准了没人的时候,才不免低声问了句,“殿下,你方才是怎么了?”

她这女扮男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素在宫里面对那些嫔妃们。她都可以游刃有余,今个怎么会差点栽在一个异国公主的手上呢?

着实不应该啊。

“银杏,我觉得她怪怪,她那双眼睛有些渗人。”让她瞧着瞧着,竟然连谎话都不会做了。这可不是奇怪和吓人么。

银杏闻言,扶额无奈道:“殿下,奴婢已经打听过了。这北齐人啊,善武无论男女自幼便身强体壮的。北齐公主更是如此,故而她的体格看上去。的确要比我们南岳女子结实许多。也委实少了些美感,但是这毕竟是皇家赐婚。殿下,你就先忍耐着吧。”

她知道,她都知道。面对怎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公主,她家殿下不喜欢也很正常。

但是这再不喜欢,也不带这样诋毁的。

昨日怀疑人是假扮公主,今日又说人长得磕碜。可她瞧着这北齐公主挺好的啊,至少那声音就很悦耳嘛。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宋钰见她未明白,自己的深意很是着急。

然,她正欲解释却听闻外面,一道声响传来,“四皇子,皇宫到了请下车。”

此同时,紧随在她身后的北齐公主,也被人扶下了马车。见此,她只得无奈摆了摆手,停住了刚才的话题。

入宫后,他们便直接去了凤阳宫同皇后请安,本想着随后在去大兴殿。未曾想,南岳皇帝竟与皇后两人皆在凤阳宫。

倒是省了宋钰再跑一趟。

一番行礼问安后,两人被赐了座。北齐公主萧凤天紧随其后。

“钰儿啊,你这都成亲了以后可就是大人了,定要善待北齐公主。”皇后款款一笑,仪态万千道。

宋钰则是揖了揖手,点头应和,“母妃,放心,儿臣定会善待公主。”

南岳皇帝见状,抬头看了一眼这北齐公主。

他原本准备夸奖一番,估摸着瞧她这副模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只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朕早就听闻北齐善武,个个都身强体健的。如今一见公主也是如此啊,真是让朕深感欣慰。

听到这话,宋钰差点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看吧,非她嫌弃而是他这。赏惯了万紫千红的父皇,也不喜欢如此粗壮的花朵啊。

可惜,她这笑容还没彻底绽放呢,便被台上皇后一道凌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随后就见北齐公主,笑盈盈的掩面道:“多谢父皇夸奖,凤天愧不敢当。”

南岳皇帝随后又客套几句,终是因为朝政繁忙而先行离开了。至于宋钰嘛,则被皇后留下了下来单独谈话。北齐公主萧凤天,则是由银杏等人先行送回了四皇子府。

“钰儿,昨晚你……可有被看出什么破绽来?”待众人走后,皇后有些担忧的问道。

宋钰则是一脸得意,“母妃,放心吧,没有,昨晚儿臣随意编了个借口,压根就没有与那公主同榻而眠。所以并无破绽,只不过母妃你也瞧见了这北齐公主……”

长得也太那啥了点吧。

皇后当然明白自个闺女的意思,可她有什么办法呢。

只见其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好啦,钰儿,母妃要你迎娶北齐公主,并非是因为她的样貌如何。而是拥有了她,你无疑就有了北齐的支持。到时候你父皇也会册立谁为太子,难道你心中还没数吗?”

什么?!她还可能被册立为太子?

听言,宋钰当即坐不住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母妃,这,这怕是不妥吧。钰儿乃是女儿身,这当个糊弄人的皇子,已经是滔天大罪了。太子这……”

3
第3章 换个方向下手

她可没有想要做武则天啊,更何况纸始终包不住火。

她拒绝的很是彻底,不想皇后态度却更为坚决,“钰儿,你以为皇室夺嫡是什么,是你不愿意了就可以退场的?”

不,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就算不退场,那她也应该避其锋芒才是啊。

毕竟女扮男装冒充皇子,这个大秘密已经压的她够呛了。还来一个冒充太子,这简直就是花样找死啊。

“可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皇后疾言厉色地打断了她的话,“钰儿,此事由不得你考虑。既然你已经迎娶了北齐公主,你父皇也有意将这大位传于你。不管你心里是什么想法,都必须要面对现实!”

“可是……”诚然,对于此事宋钰还是觉得不妥。

她很想要再坚持一二,再不济趁着册封的诏书未下达。她好生的和自个母妃说说,或许能有什么转机也不一定呢。

谁曾想,皇后见她这副模样,愈发的气不打一处来,最后竟呵斥道:“出去,逆子你给本宫滚出去!”

这,这……

见此情况,宋钰被她呵的吓了一跳。原本想走可又实在不甘心,只得怵在原地纹丝未动。

皇后身旁的宫女红姑见状,忍不住出言劝道:“四皇子,娘娘如今正在气头上呢。你就莫要同她争论这一时长短了。要不你先回王府去,此处交给奴婢。”

对于红姑,宋钰还是十分熟悉的。是个温和娴静的女子,可比她这个做事凶悍的母妃,要强上太多了。初次入宫见到她的时候,宋钰就很是喜欢她了。

可今日这个情况,若是她走了。

那太子一事不就当真尘埃落定了么,想到此宋钰正欲坚持。但对上红姑一双慈目后,她最终还是心软了。

罢了,就算她今日长跪凤阳宫,兴许也未必可以改变什么。如是的想着,宋钰最终起身揖了揖手道:“儿臣先行退下了,还望母妃可以息怒。”

言罢,又看了红姑一眼,宋钰才转身诺诺而退。

出了这凤阳宫,她便打道回府了。

入府后,她正发愁该如何让自己的母妃改变主意呢。毕竟这当当混吃等死的四皇子,她还勉强可以糊弄过去,可若是要当南岳国未来的储君。

她是真真没这本事啊。

谁曾想,她刚一回府竟然撞上了北齐公主萧凤天。

估摸着萧凤天也没想到,她竟会怎么早就回来。微微愣了愣,才上前施施然的行礼道:“妾身,参见四皇子。”

“免礼。”宋钰盯着她笑容有些诡异道。

若是寻常瞧见她,宋钰只怕是躲都还来不及呢。毕竟她这身形,

宋钰她是真的不喜,更何况她也不能与这萧凤天过多接触不是。

不然暴露了身份可就大事不妙了。

不想现下,她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是笑盈盈的上前了一步,伸手似乎想要摸一摸她。

原本宋钰是想学着那些皇孙公子的样子,好生安抚她一番。毕竟太子一事,从她母妃那下手无果。那么从这北齐公主这,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呢。

谁曾想后者却像是,看到了洪水猛兽般。整个避若蛇蝎般,赶忙后退了一步。

动作之迅速,惊得宋钰差点没反应过来。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她生得有这般的骇人?

而且他这身形步伐也忒过快了点吧。虽说宋钰不善武,但是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他方才那步伐,那脚尖点地的样子。

分明就是轻功无疑啊,这北齐公主还真是了不得。

非但身形怪异,还会武功?

萧凤天被她盯了许久,估摸着也发觉了自己方才的破绽。不禁硬挤出一抹笑容道:“四皇子,咱们北齐人都善武,所以妾身也学了点皮毛。让皇子你见笑了。”

呵呵,见笑倒不至于。

宋钰觉得她应该是受惊了才对,不免缓了缓才道:“呵呵,无妨,女儿家嘛。也未必非得学什么女红刺绣的。学点武艺防身也挺好的。”

言罢,宋钰又想到自己来的目的。

随后又上前了一步,想要靠近她一些。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不能当着众人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保不准这隔墙有耳的。

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她刚上前一步。这北齐公主马上又退后了一步。

虽然脸上的笑容未必,可那模样。反而是一副不愿她靠近的样子。这下宋钰就不免来了兴趣。怎么着,她是做贼心虚心里有鬼。

所以在大婚之日,才对她避若蛇蝎。

那她呢?这是作甚?莫非是……

“四皇子,莫要误会。”见此情况北齐公主为说话,她身旁的贴身丫鬟倒是先开了口,“我们家公主这是害羞,打小我家公主脸皮就薄。不喜在大庭广众之下……”

原是如此啊,宋钰了然的点了点头,也行。她等下要说的事情,在此处说确实也不大合适。

“那成,北齐公主咱们去内院谈吧。”宋钰微微一笑道。

随后,便将银杏也一道唤来了,当然她的护卫如城也随之而来。就这样一行人到了内院。北齐公主却忽然提出,“四皇子,既然是你有事同妾身说,那么他们……”

他们指的自然是银杏和如城了。

原本宋钰是想说,这如城不进去就算了。可银杏是女儿家进去也无妨吧。

岂料,对上她一双甚是为难的双眸后,宋钰只得咬牙道:“成,银杏那你也留在外面。你们都在外面候着,莫要进来。”

“殿下,这奴婢还是跟你进去,伺候你和四皇妃吧。”让她一个人进去,银杏着实有些不放心啊。而且她刚从宫里出来。

天晓得,是不是皇后又与她说了什么。这母女二人向来关系不亲厚,尤其是最近她更是经常顶撞皇后。若是在皇后那受了气,撒在这北齐公主身上怕是不妥吧。

宋钰当然知道她的心思,当即就拒绝道:“放心吧,银杏,本皇子自有分寸。”

话毕,她与北齐公主萧凤天两人单独入了内院。

4
第4章 这个忙我帮不上呢

“北齐公主啊,实不相瞒。此次呢,本皇子是有些事情要与你商议,不知道公主现在方便可否?”入了内院后,宋钰有些忐忑不安的搓着手道。

说实在的她与这北齐公主,还真算不得熟。

两人虽是夫妻,可昨个才是他俩第一次打照面。而所谓的新婚之夜呢,他俩也是各睡各的。如今上来就要求人,如此大的事情。

宋钰心头还是真是没底啊。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如何当宋钰忐忑的抬起头。竟无意瞥见对方,眼底闪过一丝轻笑。那模样既松了一口气,又似乎在嘲笑她。

嘲笑她,宋钰觉得不奇怪。

她看不上这北齐公主,难道这北齐公主就能看上她么。

但是这松了一口气,这是几个意思啊?

然,她这边还没想清楚个理所然来呢,就听到萧凤天道:“四皇子,你这是说什么话。妾身既然已经嫁给你了,自然就是你的人了。有什么事你但说无妨。”

呵,这敢情好啊。

听到她这话,宋钰顿时将刚刚的疑惑抛之脑后。赶忙道:“其实呢,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关于册立太子的事情,不知道公主你听说了没?”

她本是想要找个婉转点的开口,可是拐弯抹角非她所长啊。

故而,最终宋钰就直接了当的将此事给说了出来。估摸着北齐公主萧凤天,未曾想到她竟然如此直接。顿了顿才接上话道:“略有耳闻,四皇子的意思是希望妾身帮助你?让北齐皇帝向南岳皇帝施压吗?”

“不,不!”闻言,宋钰赶忙摆手,“北齐公主,恰恰相反,本皇子希望你不要帮助我,更希望你们北齐皇帝,也莫要插手此事。”

什么?

萧凤天以为自己听错了,很是诧异的望着她。

片刻才回过神来,“四皇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妾身有些不太明白。”是和她玩欲擒故纵么?还是这母子二人又想要做什么呢。

若是当真不想要争取这太子之位,当初何必要死乞白赖的与他们北齐联姻?

如此口不对心之人,萧凤天最为鄙视了。

宋钰却不知萧凤天心中所想,只以为她是没搞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赶忙想要坐在她身旁,与她细细解释一番。

让宋钰她没想到的是,她这一举动,似乎是又惊到了萧凤天。

不过这一回萧凤天明明就已经起身了,瞬间又强迫自己坐了下来,一脸言笑晏晏道:“妾身还有些不大适应自己的身份,所以难免会有些惶恐,还望四皇子莫要见怪。”

她这是惶恐吗?分明是害怕!

不过,宋钰是真想不明白,她长得有那么差劲吗。虽说是女扮男装,身材矮小了些缺少阳刚之气,但也绝对是妥妥的清隽公子哥啊。

怎么就将她宛若见鬼般,这般躲避连连呢?

不过求人嘛,就不要在乎这些细节了。晒然一笑后,宋钰道:“无妨,无妨,是本皇子唐突了。北齐公主,请坐。那咱们就这样继续说。”

言罢,宋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接着道:“其实呢,我的意思很明白,就是高处不胜寒,那太子之位固然好。可是本皇子素来只爱闲云野鹤,实在担当不起这样的大任。所以,还望北齐公主可以体谅。莫要掺和此事,也莫要帮助本皇子。”

没了北齐的帮助,想来单凭她那母妃一人想要成事。应该还是有些困难的吧。

如是的想着,宋钰很是开心。

可她笑容还未达到眼底呢,就被接下来北齐公主的一番话给彻底打断了,“抱歉,四皇子,此事怕是妾身做不了主。”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做不了主,她是北齐的公主,她做不了主谁能做主????

闻言,宋钰有些不悦道:“北齐公主,你这话本皇子可就不明白。莫非这不帮忙,比帮忙还要更加让你为难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回四皇子的话,正是如此。”像是看不到宋钰的不悦一般,萧凤天款款笑道:“皇子有所不知,在我们北齐后宫不得干政。我身为公主更加不可以,所以有些事情乃是父皇决定的。我既无权过问,也无法阻止。所以四皇子,你的忙妾身怕是帮不上了。”

气息微滞缓了缓,宋钰才调整了语气再度开口,“北齐公主,难道此事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正如你说的咱们现在,才是一家人啊。”

她可想清楚了,当真要得罪她吗?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连她也不帮忙。宋钰该怎么办啊,难不成她当真要做那什么南岳太子。神啊,若是如此的话,还不如一刀索性给她个痛快!

可遗憾的是,萧凤天接下来的话,宛若一盆凉水刷一下就将宋钰从头泼到脚。

“妾身知道啊,可是四皇子此事妾身真的没办法了。若是四皇子你当真不愿意,大可去找南岳皇上,或是皇后娘娘啊。她不是皇子你的母妃么,定然会帮你的。”萧凤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她是故意的吧,她一定是故意的。

既然她都如此伏低做小了,她还半点面子也不给?

那好,宋钰倒是要看看。她这四皇子,还能被她这和亲公主给欺负不成了。

“没关系,既然公主这个忙帮不上。那就从其他方面补偿吧。譬如咱们今晚就好生弥补下,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吧。”宋钰笑容斐然道。

没错,她是女儿身,断然不可能与这北齐公主同房。

但是吓唬吓唬她,总可以吧。

谁让她今日这般得意猖狂呢?她就是要让这北齐公主知道,这是谁的地盘,谁的王府!

5
第5章 偷看她沐浴

听言萧凤天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几分。

原本安放在生前的手,也不免轻轻的颤抖了下。很是细小的动作,却没能逃过宋钰的眼睛。

怎么快就害怕了啊,宋钰微微一笑。准备进一步挑逗下她,毕竟方才她心头那口恶气还没出呢。

而且既然这北齐公主也不似外表那般彪悍,说不准她可以用这个法子。让其帮忙呢。

然,下一刻让宋钰全然未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一个反手,又快又准的将她的手腕给牢牢遏住。

与她那双眼睛四目相对的时候,几乎是在一瞬间,宋钰就确认了一件事情。

她绝非女子!女子的手都很是柔弱无骨,绝不像她这般刚强有力。而且她那双如寒星的眸子,也绝非女子该有的。

念及此,宋钰赶忙伸出另外一只手,欲将她裹的高高的颈口给拉下了一些,因为有些东西这萧凤天是可以掩藏,但是有些是绝不可能的,譬如喉结。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动作快。

对方却动作更快,一个反推就将她推出半丈开外。随即宋钰还没有来得及发怒,萧凤天便抢先行礼道:“四皇子,请恕罪,妾身今晨便来了葵水,实在不能侍寝还望皇子见谅。”

说完,萧凤天再无片刻停留,而是推门脚步匆匆拔腿就走。

见此情况,宋钰赶忙追了出来,喊道:“北齐公主,你给我站住!”

门外的银杏和如城将那北齐公主,最后一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的。银杏知道真相,面色还好。如城全然不晓得内情。

听到北齐公主那番话,又瞧见自个殿下这副模样。

不由得面色微窘道:“殿下,这北齐公主既然已嫁于你为妻,你着什么急啊。这来日方长的……”他如此这般行径,与那些流氓小人有什么区别啊。

面对他这番误解,宋钰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回敬了一句,“你知道什么啊!”

随后甩袖大步一迈,回了自个的房间。

银杏见状自是赶忙跟上前,待她们回房后。银杏原本正欲问她,今个究竟是什么情况。毕竟她一女子又岂会好女色呢?

更何况她不是素来就瞧不上那膀大腰粗的北齐公主吗。

未曾想,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宋钰倒是抢先道:“他绝对不是女子,更加不是什么北齐公主。他是男人假扮的!”

啥?

她家殿下这茬怎么就老过不去呢。

闻言,银杏很是头疼道:“殿下,那可是公主啊。你以为谁都敢冒充吗?再说了,一路上都是有飞虎将军亲自护送的。半点问题也没有啊,她,她怎么可能就不是北齐公主呢?”

这压根不合逻辑好吗。

“那要不就是他跟我一样是男扮女装。”宋钰很是坚定不移道。

谁曾想,她这话一出银杏更加不信了,“殿下,你莫要开玩笑了好吗。北齐皇帝,子嗣众多这公主为何要怎么做啊?”

再说了,这女扮男装可以理解。毕竟都是母凭子贵不是,那男扮女装又是为何啊。

难不成公主还比皇子金贵了?这是从来就没有听过的说法啊,显然银杏也很是不赞同。片刻后,她甚至苦口婆心道:“殿下,奴婢知道你不喜这北齐公主。总是想要找她的麻烦。但是再不喜呢,咱们也有点限度好吗。”

如此胡编乱造,她不怕说出去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到时候这北齐公主乃是如假包换的公主,她这假皇子反倒是被人拆穿了。那她倒是要看看,她该如何收场。

“不是的银杏这次真的不是我想多了。你一定要相信我。”宋钰见她不相信,很是着急的解释道:“而且,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放在我们身边难道你就不担心吗?若是她当真不是北齐公主,而是旁人派来的细作呢。”

难道这样一个随时都会出问题的人,放在王府她就可以高枕无忧吗?

这,这……

银杏听到她这话,倒是有些动容。的确她们现在的情况,虽然不是四面楚歌。但是小心为上总是没错的。可是向来大大咧咧的她,竟然会如此小心谨慎。

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反常了?

念及此,银杏颔首道:“那殿下,你准备怎么验证呢?先说好,没有实质性证据之前,此事断然不能公开。”

毕竟她们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万一此事没成。反倒是惹下一身臊气。那她们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不想,宋钰却是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笑道:“嗯,你这说法我赞同。而且想要得到实质性的证据也不难。”

不难?如何不难了。

银杏不解道:“殿下,莫非你已经有了想法?”

“当然!”宋玉致拍了拍胸膛道:“俗话说得好,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亲眼看到便是了。到时候孰真孰假,一看便知。”

她这话吧,银杏仔细想了想有些听明白了。

但是还是不免疑惑道:“殿下,那咱们要怎么见呢?你可莫要忘记了,她既是北齐公主。又是你的皇妃,太出格的事情奴婢劝殿下还是莫要做。”

更何况要当众脱掉女子的衣衫,这样的事情若是让皇后娘娘。知道了保不齐她家殿下,会倒多大的霉。她可决不能犯傻。

“放心吧,我们都是文明人,岂能干那样的事情呢。”宋钰痞笑了下道:“我们得让她自己脱,而且心甘情愿的脱。”

呵!别的不说,就她这话说的便有辱斯文,不成体统!

摇了摇头,银杏正欲开口好生说道她一番呢。未曾想,宋钰却抢先截断道:“不管她是公主还是谁,沐浴更衣总是需要的吧。那咱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这个法子不错,到时候的确很方便辨认。

诶,不对!忽然,银杏反应了过来。大吃一惊道:“殿下,你是让奴婢去偷看北齐公主沐浴!?”

这,这若是传言出去,她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假面皇子和亲记-宋钰, 萧凤天-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4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