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娇妻无限宠-安晴, 程景寒-婚恋生活小说

契约娇妻无限宠-安晴, 程景寒-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只要我想,我就可以

安晴蹙眉站在楼上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电闪雷鸣,狂风骤雨,她料想那个男人应该今晚不会回来了。

心里在这时陡然松了一口气,拉开窗帘的手也缓缓放下……

“嘟嘟……”车子的声音忽然响起,她猛地拉开窗帘,看见远处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近,迎着大雨,最后进了院子里。

管家打着伞出去迎接,那人从车上下来,步履摇晃,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皮鞋在雨夜里散发一种诡异的光来。

他回来了?!安晴想起下午杜妈说过的,他不是去出差吗?怎么会忽然回来了?

安晴心里有点揣揣不安,尽管她极力掩饰。

她拉上窗帘,回了房间,躺到床上,熄灯睡觉。

很快门外传来脚步声,忽重忽轻的走近,最后停在她房门口。

安晴屏住呼吸,只听见‘碰’一声,她的房门被推开了。

“起来。”忽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股力道,把她从被子里拖出来。

“你疯了吗?程景寒。”安晴想甩开他的手,可是她根本甩不开,最后被他一路拽到浴室里。

明亮的灯光下,安晴麻木的站在一旁,看程景寒解开衬衫,露出结实的胸膛出来。

“给我放水洗澡!”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命令道。

他似乎心情很不好,脱衬衫的时几乎是拽开衬衫扣子的,也不知道怎么被那个女人气成这样?

安晴没说话,但是也没有照做,依旧麻木的站在那里。

“我让你放水给我洗澡,你聋了吗?”程景寒停止脱衣服的手,几步走过去掐住安晴的下巴问道;“我当初从花一千万把你换回来不是想让你当个花瓶,就只做一个摆设的。”

“你松手,程景寒你这个疯子!”安晴怒目而视。

她忍受不了他的侮辱,这个男人身上有着浓浓的酒味,他喝醉了。

“疯子?骂我,恩?”程景寒凑过去,注视着安晴,发现她眼底有清晰可见的泪珠,但是她强忍着,没有掉下来。

性格这么倔强,这么烈?

他松手放开对她的禁锢。

“乖乖给我倒水,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然的话……”余下的话他没有多说,不过意思非常明了了。

安晴心里虽然极度不甘心,可是她也不是傻子,只知道硬碰硬,她听话的走过去给他倒水。

“早点这么听话不是很好?”程景寒冷笑一声,看她乖巧的站在那里放水,心里满意的很,他退到一边,继续脱衣服。

安晴不想激怒他,给他放洗澡水,心里确忍不住疑惑,听外界传闻他可是个工作狂的,怎么没有去出差反而回家了?而且脾气还这么暴躁,莫非,这中间出了什么事情?安晴有点好奇,可是并没有问出来。

她放好洗澡水,就准备站起来出去。

浴室里因为热水而升腾起白色的雾气,让她有一瞬间找不到出去的门,差点撞到身后的程景寒,她吓得急忙侧身就要走出去。

程景寒脸色黑的吓人,见她一副躲避不及的样子,他冷冷的瞪着她,阴阳怪气道;“怎么,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的确是这样,有他在她心里就不舒服,就害怕,可是这话她知道不能说出来,否则免不了又是一顿折磨,她转移话题道;“你洗澡吧!我先出去了。”

她说着就要推开浴室的门,走出去,但是门推到一半,一只大手横空出现,把门关上了。

“我原本想从你继父手里把你买过来是想赠送他人,可是现在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他的话音一落,忽然把她凌空抱起,扔到了浴池里。

“程景寒,你想干什么?你答应过我不动我的?”安晴大声吼道。

仔细听,可以听到她话里的颤抖。

她的确很害怕。

被扔到浴缸里的她,浑身湿透了,她握紧拳头,有些瑟瑟发抖的瞪着他。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不过,我现在忽然想把你养在我身边了,既然都是睡,还是让我睡吧!好歹,我不会像那些猥琐的老头子,不懂怜香惜玉。”

程景寒说完,就也大步跨进了浴池里。

在他的手伸向安晴的时候,她捂紧领口道;“程景寒,你不能这么做。”

“我不能?为什么不能?”程景寒轻轻扯了嘴角有些不屑道。

“你……”

“只要我想,我就可以。”程景寒冷笑道。说完又看着安晴,“真不愿意?还是你想去侍候那些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第2章 默默承受着

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安晴气的发抖,同样是被人占便宜,她宁愿眼前这个人,只是心里却好不甘心,凭什么?

“安晴,识相点,对大家都有好处的。”程景寒讽刺道。

他的手再次伸向安晴时,她放开了捂住衣领的手,停止了挣扎,只是眼泪终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但是就像程景寒说的那样,她反正是要被人睡的,如果注定要被人糟蹋,那她挣扎又有什么用呢!

反正,她自我安慰的想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不仅皮相好,而且也有钱。

说不定把他服侍好了,到时候,那一千万就不要还了。

“知道识相就好。”程景寒见安晴停止了挣扎,还算是满意的。

伴随着他话落,一双带有薄茧的手开始剥她的衣服。

安晴忍不住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颤抖和害怕,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强忍着想要推开他的念头,由着他胡来。

“不要紧张!”程景寒察觉到安晴颤抖的厉害,拥住她,安抚她道。

他的唇,也在缓缓朝她凑过去。

安晴看着那张薄唇,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却不能拒绝,只能接受。

她觉得十分屈辱,却又无可奈何。

她只能闭着眼睛,忍受不堪的这一切……希望都能早点过去。

然而时间却异常缓慢。

倒是程景寒在这场愉悦身心的交融里,颇为享受,安晴虽然生涩,不过她滋味不错。

程景寒拥紧安晴,在最畅快的时候忍不住呢喃道;“茹慧……”

安晴一瞬间清醒过来,他喊的谁?他搂着她,却把她当成别的女人,安晴在心头冷笑一声,整个人麻木的接受着这耻辱的一切。

浴室里的战乱一直持续到下半夜才云歇雨后……

程景寒占尽安晴的便宜总算还知道把她抱到床上休息。

躺在深色大床上,两人俱已疲惫不堪,也很快都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时,安晴身侧已经没有了人影,再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接近中午,她翻了个身,全身都痛的要命,她在心里暗自把程景寒全家问候了一遍,然后爬起来去穿衣洗澡。

浴室里现在还一片凌乱,昭示着昨晚他们多疯狂,程景寒昨晚爽完了,就只把她抱进了房间里,别的都还没处理,安晴可没他那么厚脸皮,等着保姆来收拾,她红着脸胡乱把房间收拾了一番,然后洗了个澡。

她下楼时,保姆阿姨杜妈正在打扫房间。

见到她起来,忙笑着迎过来道;“小姐起来了?午餐我给你准备好了啊!”

安晴看着杜妈的笑容总觉得那笑有些莫名的意味,昨晚动静那么大,杜妈不可能不清楚,安晴想到这里脖子上、脸上也染上了一层粉色。

“谢谢杜妈。”安晴低声道了谢,然后走进餐厅坐下来,准备食用早餐时。

“小姐?”杜妈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怎么了?”安晴抬头看着她道;“有什么您就说吧?”

“那好,小姐,这是先生出门前让我给你的。”杜妈有些尴尬的拿出来,手心里居然是一盒避孕药。

“嗯,我知道了。”安晴错愕了下,然后把药接了过来。

这样也好,她想,省得她还要出去买药来吃。

“小姐,如果可以,你还是让先生避孕吧!吃药对你的身体不好。”杜妈想了想,加了一句道。

同为女人,杜妈不忍安晴受苦。

“我知道了,谢谢杜妈提醒。”安晴微笑道。心里却想,让程景寒避孕吗?他会愿意吗?不过即使他不答应,她也不能怀他的孩子。

安晴当着杜妈的面把药吞了,然后才开始吃午餐。

吃完午餐,她走到阳台给那些她来到程家时,因为无聊而种下的那些花花草草浇水。

给花草浇完水,安晴本想回家去一趟,可是管家却在这时找了过来,站在阳台上对着她喊道;“安小姐,先生找你。”

“他在哪儿?找我干什么?”程景寒不是出去了吗?怎么他还在家里?!安晴心里想到昨晚,就忍不住胆怯,他找她干什么?

“他现在三楼,有事跟你说。”管家面无表情答道。

安晴有片刻的怔愣,然后反应过来点头道;“好。”

她进房间洗了个手,跟着管家一路上了三楼。

第3章 做个交易如何?

来程家这么久,安晴活动区域一直仅限于一楼二楼,三楼还从未上来过,不过即使此刻上楼了,她还是没有到处乱看,只眼观鼻,鼻观心的跟着管家穿过走廊,最后停在一间房门外。

“先生就在里面,安小姐你进去吧!”管家说完退了下去。

安晴心里发怵,可是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开放式的大房间,类似于书房的那种,房间里面的格局却仿照的日本榻榻米那种布置,木质地板和墙,还有木制的椅子和书桌。

程景寒此刻就坐在房门正对着的落地窗外阳台上的椅子上,他旁边还放了一个小茶几,上面摆了一些时下难买到的水果。

安晴缓步走了过去,走到他的面前,却并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程景寒这时候却开口了,声音淡淡的道;“安晴,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他的语气淡然,与昨晚喝醉酒失态的他相比较,恍如两人。

交易?“什么交易?”安晴神情有点惊讶,又有点狐疑的瞅着他,她能和他交易什么?她这个人最后一点宝贝的东西都被他夺去了,还能拿什么跟他交易?而且与程景寒这样的男人做交易,她那不是等于是自找死路。

“对你有好处的交易。”程景寒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睛看着她道。

安晴闻言,还是摇头道;“我可以拒绝吗?”与他交易那还不是与虎谋皮,她没那胆。

“不行。”他声音依旧淡淡的,可是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

“那你还问我?”她冷笑道。明明是不容许她反抗,却又想让她亲口应诺,这个男人也是矛盾的很。

程景寒闻言,本来靠在椅子上的他忽然坐起身子,定定的看着她道;“你别急,我可以把你能得到的好处先说给你听。”

“什么好处?”她兴致并不高。

“你父亲欠我一千万可以不用拿你抵债如何?”他挑眉。

“嗯?”她有点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大方?

“不仅如此,我会帮你找到你继父,让他再也不用东躲西藏,甚至你们以后的日子都会过的很好。”他继续诱惑她。

安晴却纹丝不动,她只关注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到底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他越抛下这么大的利益,她心里就越觉得不安。

她要付出什么代价,来回报他?

“聪明的女孩,我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简单。”程景寒示意她坐到他对面,亲手给她倒了杯茶道;“我送你进娱乐圈,捧红你做明星。”

“做明星?”

“安晴,我要捧你做最红的明星,享受万人追捧,和仰慕!”

“然后呢?”

“我要你红了以后,把一个女人,把她狠狠的踩在你的脚下,我想让她这辈子都不能再有翻身的机会。”程景寒眼里闪过一丝阴鸷道。

“我可以问她是谁吗?”安晴好奇道。她想不通究竟是哪个女人让程景寒这么痛恨,而且还这样煞费苦心对付她。

“等时候到了我自然告诉你,现在你就告诉我,愿意和我做这笔交易吗?”程景寒站起身,俯视她道。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安晴挺直背脊问道。能让程景寒这么痛恨的人肯定来头也不简单,说不准,安晴还没把那个女人踩在脚下,就被她击败了。

他邪气一笑道;“你当然有拒绝的权力,只要后果你受的住?”

他直起身子,背对着她站到阳台栏杆前,声音沉沉道;“你可以拒绝,但是你会马上搬离程家,至于将被送到哪里去,你心里应该有数,不过你一旦被送走的话,这辈子想再见你继父,就不可能了。”

“程景寒,你真卑鄙,这根本不是你想和我做交易,而就是你逼着我和你交易。”安晴忍不住怨愤道。而且她还没有半分选择和退路可言。

“无论如何,逼你也好,没逼你也罢,安晴,怪就怪你继父他,如果不是他,你就不必跟我交易,不是吗?”他返身,嘴角噙着淡笑。

安晴没说话,只是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而且。”程景寒顿了顿才道;“跟我做这笔交易你并不吃亏,相反你还占了便宜不是吗?”

他让她进娱乐圈,到时候受万人追捧,那种荣耀,他相信安晴会喜欢的,而且她以后还不用再担心她的继父再输钱,只要她继父还待在崇城一天,他就会帮她保他。

“那如果我最后没有如你所愿,把你讨厌的那个女人踩在脚下,怎么办?”她必须得知道失败后他会如何对待她,她要承担什么后果?

契约娇妻无限宠-安晴, 程景寒-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