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再恋-梁梦, 许陌生-婚恋生活小说

新婚再恋-梁梦, 许陌生-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换人

痛,身体除了痛,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的感官。

我强忍着不适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分外英俊的脸。

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精致的眉眼,宛如画作一般,比电视剧里的当红明星还要帅气几分,尤其一双尖细修长的眼睛,幽凉深邃,像是狡猾的狐狸一样。

他压在我的身上,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将我禁锢在他的怀里。

大床由于他的动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的身上沁出了汗迹,在喘息声中,浸湿了额间细碎的刘海,周围的空气里也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我望着他十分震惊,一时间都忘记了反应,因为——

我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人!

“醒了?”他低低的轻笑了一声,倾下身来,贴近我的耳边轻轻亲吻着,然后又故意啃咬了一下,性感的嗓音染上了几分嘶哑。

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激,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然而身下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以及我身体的灼热却清楚告诉我,眼前这一切都不是梦,我,梁梦,一个有夫之妇,居然被这个陌生的男人给睡了!

我失控的尖叫一声,同时惊慌失措的去推他的胳膊,颤抖着声音向他问起:“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乖,别闹……”他避开我的手,在我的胸前咬了一口:“我们继续……”

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儒雅清俊,一副谦谦君子的好模样,然而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显然是个衣冠禽兽,动作十分的凶狠蛮横。

我拼命推着他的身体,却在他的侵犯中渐渐失去了力气,头晕眼花,胃里翻江倒海,一阵反胃恶心。

见我已经清醒过来,他也知道事情不妙,于是急于匆匆结束,最后他紧紧抱着我的身体,舒适满足的感叹出声,然而嘲讽的声音却在我的耳边响起:“你还真是不错,结婚三年,居然真是个……”

听他这样说,我立即崩溃尖叫出声,嘴上不住的大骂:“你是谁,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我拼命的挣扎着,手脚并用想要推开他的身体,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躲避过去,他的力气极大,一下子就把我的双手擒在床头,双腿死死的抵着我的身体。

他捏着我的下颌,逼我抬头与他对视,居高临下的冷笑说:“我在做什么,你看不到吗,当然是换妻啊。”

“什么!换妻?”

听到这个名词,我的脸瞬间没有了血色,整个身体,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凉了下来。

我知道,在很多阴暗晦涩的地方,是流行换妻这种行为的,在双方家庭同意的情况下,一方的丈夫会把自己的妻子,换给另一方的丈夫,而作为交换,另一方的丈夫,也要把自己的妻子交换给对方。

据说这样做,可以提高夫妻间的新鲜感,然而我却只觉得变态。

我一时间都忘记了反应,只能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良久才颤声问:“宋阳……他在哪里……”

宋阳是我的丈夫,我们两个在大学里相识,已经结婚三年了,却还没有同床过,自然孩子也没生出来一个。

婆婆对此一直很有怨言,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也想为他们家生一个孩子啊,可是每天晚上不关我怎么暗示,宋阳他都是一副犹豫闪避的态度,宁愿自己一个人睡客厅,也不愿意碰我。

我一直以为宋阳他有什么隐疾,亦或者是他根本不喜欢我,所以才不想碰我,而我到底是个女孩子,这种事情,宋阳他不愿意,我又怎么能强求?

因此只能这么默默干耗着,一边承受着丈夫的冷落,一边又要承受来自婆婆的指责。

可是就在今天下午,我突然接到宋阳的电话,他让我下班后去魅色酒吧找他,还说要给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我是知道魅色酒吧的,里面有很多情侣套间,专门提供给夫妻或者恋人共度二人世界的,我还以为宋阳他是想通了,于是想都没想的跑去找他,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他半骗半哄着喝醉了酒。

迷糊之中,感觉有人把我抱起来,我以为这个人是宋阳,他所说的惊喜,就是在这里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夫妻,可是没想到醒来后,却看见这个陌生的男人!

“宋阳?”这个男人低沉的轻念了一声。

他贴着我的额间,惩罚性的在我的唇上咬了一口,然后又轻哼了一声,近于嘲讽般的冷笑:“既然是换妻,那么他现在当然是跟我未婚妻在一起了……”

听他这样说,我忍不住嘶喊着哭出了声:“你说谎,宋阳他不会背叛我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里疼得在滴血,像是被人拿着刀子捅了十几下似的,大学相恋四年,宋阳曾是我最爱的那个少年,我们做了三年的夫妻,约定好一辈子都在一起,他不可能会这样对我的!

“你不知道吗?”这个男人勾了勾唇角,伸出手指在我的唇上玩味的挑弄抚.摸,英俊冰凉的眉目间,露出来些许的邪笑:“你的丈夫他有心理障碍,不喜欢像你这的……”

他顿了顿,恍若想到了什么一般,又话锋一转:“不,应该说是害怕,而我相反,只喜欢第一次的,所以他特意把你带到这里来让我帮忙的……”

我一直哭,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所说的是事实,宋阳他一直老实本分,而且待我还算不错,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变态的嗜好?可是如果他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喝醉了酒以后,宋阳去了哪里,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见我一直哭,这个男人也没有了兴致,他皱了皱眉,有些烦躁,无奈叹了口气,只能从我的身体中退出来,下床捡起地板上的衣服穿好。

他背对着我,一边系着衬衫的扣子,一边向我说:“既然你不相信,不如我给你看样东西,也好让你彻底死心……”

第2章 背叛

我坐在床上,看着他走向房间的电视机边,伸手拿起遥控器,电视机的画面一闪,立即出现了一个房间的布景。

从房间的装修上可以看出,这是魅色酒吧的另外一件套房。

我死死盯着电视机,片刻后看到宋阳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两个人刚刚走进房间就拥吻在了一起,身上的衣服迅速脱下,宋阳急不可耐的抱着那个女人,进入了状态。

在我的印象中,宋阳一直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平时也是斯斯文文的,然而在这里,他却一改往日儒雅正派的形象,在床上要那个女人的时候,嘴里还不断说出令人羞耻的话,而那个女人也在他的动作中,发出夸张的声音。

我清清楚楚的听到,宋阳压抑难耐的声音,在那个女人的耳边说:“宝贝儿,你真美,居然还不是第一次……”

那个女人尖叫了几声,然后抱着他调笑:“怎么,你介意?”

宋阳又运动了几下,冷笑着回答:“我要是介意,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他顿了顿,沉默了片刻,才难以启齿的说:“其实,我最怕……”

那个女人听到他这么说,顿时来了兴致,缠着他问:“哦,这是为什么,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的吗,难道你有什么不一样喜好?“

宋阳没有回答,他跪直身体,拉起那个女人的腿,邪笑着:“把大爷我伺候好了,我就告诉你……”

我坐在床上流下了眼泪,目光直直的盯着电视机里的画面,虽然那里在上演着令人十分羞耻的一幕,但是我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害羞。

心里只有疼痛,望着那两人的身影,一颗心,像是被人生生撕裂成几瓣。

片刻后,他们终于结束了一切,宋阳靠在大床上,而那个女人靠在他的怀里。

我看到宋阳玩弄着那个女人的手指,然后问:“你未婚夫呢?”

这个女人显然不知道换妻的事情,还以为宋阳只是她在酒吧里的艳遇。

她娇笑一声,纤长细嫩的手指缓缓滑过宋阳的胸口,回答说:“他早就已经回去了。”

顿了顿,仰头看着宋阳撒娇道:“怎么,你怕?”

宋阳挑了挑眉,像是有些意外:“怕?我怕他做什么?”

他邪笑一声,捉住那个女人的手指,挑衅道:“我要是怕他,还会在这里吗?”

那个女人不住的惊呼,象征性的在他的胸口轻捶几下,缠着他继续撒娇。

然而,就在两个人渐入佳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神色渐敛,似是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其实,我那个未婚夫,背景可是很厉害的,他要是知道你对我做这种事,一定会把你剁碎了扔进河里喂鱼。”

然而宋阳这时候满脑子都在想着下流的事情,哪里顾得上这个女人说了什么?

他亲吻啃咬着,只是顺着她的语势调侃着:“是吗,他要是知道你给他带了绿帽子,会不会也把你扔进河里喂鱼?”

看到这里,我不禁疑惑了,眼前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也跟宋阳一样,有什么变态的嗜好,所以故意设计自己的未婚妻,给自己带了一顶绿帽子?

我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看向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他走到房间的沙发上坐下来,然后说:“我想要和我的未婚妻解除婚约,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和证据,因此要找人给我制造这种证据,正好在这个时候,联系到了你的丈夫。”

他冷哼了一声,又慢慢说:“事实证明,我的这位未婚妻,并没有她所说的那样爱我,而你的丈夫……”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你的丈夫告诉我,你们结婚三年,至今都没有同房过,是因为他有心理障碍,所以想请我过来破了你的身。”

听他这样说,我怒不可遏,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去:“所以你就把自己的未婚妻推给他,所以你就过来侮辱了我?你们把女人当成什么了?”

那个男人手一挥,把枕头挥在了地上,他抬头看着我:“我是她的未婚夫,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她真那么纯洁的话,自然不会中了我的圈套,显然,她根本就不值得你同情,而我,只要跟她解除婚约。”

我气得浑身发抖,却偏偏无法向他发泄出来,又听他说:“我又不知道你是被迫的,你的丈夫告诉我,你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和我这个陌生的男人,所以有些害怕,只能事先把自己灌醉,我进来时看到你躺在床上,自然就没有多想。”

其实仔细想想,他说的没错,在这件事情上,他并不能担负主要的责任,这一切都是因为宋阳他对我说了谎,把我骗到酒吧里灌醉,又对这个男人说什么,我是第一次,面对陌生的男人有些害怕,不然没有得到女方的同意,估计他也不会碰我。

我坐在床上一直哭,这个男人又叹了口气,他说道:“现在知道你不是自愿的,而且还真是是第一次,我以后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你看看是要经济补偿,还是什么,我能做到的,一定为你做到。“

我听了不由冷笑,我是一个有夫之妇,他想对我负责?怎么负责?

经济补偿?我又不是出来卖的,谁要他的经济补偿!

我抹了抹眼泪,向他哽咽说:“今天算我运气不好,被小人盯上,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也不会要你负责什么的,我们两个以后再也没有关系,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好了。”

男人听我这么说,似乎挺意外的,他挑了挑眉,迈步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将一张名片,放在了床头柜子上。

然后对我说:“你记住,我叫许陌生,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可以找我。”

第3章 吵架

等我回去的时候,宋阳已经回家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婆婆正在摘青菜,不时还咕哝着抱怨什么。

我刚一进门,就见婆婆把手里的活放了一下,然后酸里酸气的说什么:“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得了,下了班也不知道去哪里疯野去了,连个晚饭都不知道回来做,最后还要我这个老太婆反过来伺候她。”

宋阳的家是农村的,而我的娘家,是在城市的,虽然算不上太富裕,但在C市里也算是中阶以上。

当初我们俩结婚的时候,他们家拿不出钱来买房,还是我爸妈资助了五十多万,才在C市首付了一套两百多平的房子,然后宋阳说,他的父亲早逝,妈妈供养他那么多年不容易,所以想接他妈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我当时想着可以孝敬老人,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他妈妈过来以后,我们俩的矛盾就一直上升,大家生活习惯不同,倒也没有什么,老人家在乡下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一时间不能适应城市的生活,这我也能理解,所以一直忍让迁就着她,可是估计是农村封建传统的思想,他妈妈似乎对我存有敌意,总是想着如何在我的面前立威。

可是想到宋阳,不愿意让他夹在我们中间为难,又想到他妈妈这么多年,供养他读书生活确实不容易,所以面对她的刁难,我始终都没有说些什么。

房间里的卫生,家里的脏衣服,全都是我来处理,每天下班以后,还要给他们做饭,就算这样,还是会招来婆婆这样那样的抱怨,找到一点错处,就要指桑骂槐,冷嘲热讽的说一遍。

其实我知道婆婆心里的想法,毕竟我一直都没有怀孕,让她抱不上孙子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她觉得没有孩子的话,我和宋阳的婚姻就不稳固。

我曾不止一次的听到,婆婆在背后跟宋阳嚼舌根,说什么:“现在城市里的女孩子都野的很,动不动就要离婚分财产什么的,咱们家那点积蓄,可全都拿来给你还房贷了,万一将来她要跟你离婚,法院判.决把房子归了她,以后我们娘儿俩怎么办?”

她急于让我跟宋阳生个孩子,主要还是想拴住我,拴住他们家的财产,只是婆婆估计没有想到,我生不出孩子的原因,不是怪我,而是怪她的儿子吧?

由于在酒吧里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的全身酸疼,也不想理她,直接朝着卧室走。

刚走了没几步,这时我身后的门又开了,紧接着听到婆婆惊喜热情的声音,像是故意刺激我一样,挑高了声音说:“芳芳啊,你回来啦?工作一天累了吧,阿姨做了晚饭,洗洗手快来吃吧。”

同是工作累了一天回来,却是一反一正两个态度,知道的我是他们宋家的儿媳妇,而芳芳只是在我们家暂住的房客,不知道的还以为芳芳才是他们家的亲人,而我只是一个欠了他们家八百万块钱的债务者,还说不是有意针对我?

芳芳当然也看见了我,她迟疑了一下,试探的打招呼:“嫂子,你回来了?”

我没有理会,连脚步都没有停住一下,直接走进了卧室,身后又传来婆婆的抱怨,似乎在指责我不懂礼貌,面对芳芳的询问,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

芳芳是宋阳老家邻居的女儿,跟他并没有血缘关系,几个月前也住进了我们家,据宋阳所说,芳芳在高中的时候没有考上大学,于是辍学打工,家里人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而且C市的房租也挺贵的,于是找了我婆婆说叨说叨,希望可以住进我们的家里,算是对她有个照应。

我婆婆和芳芳的妈妈关系很好,于是就答应了下来,我原本其实挺生气的,好好的一家人,做什么非要弄个外人进来住,而且还是个黄花大姑娘,我和宋阳都挺不方便的。但是婆婆觉得没什么,我看芳芳也挺老实本分,也就没说什么。

我走进卧室,由于被那个男人折腾了一下午,全身疲乏酸痛,直接躺倒在床上,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顿时无比的委屈。

即便知道宋阳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又能怎么样?跟他离婚吗?

对,离婚是必须的,我已经受够了,先前被他的家里人那样刁难,我还可以忍受,毕竟我爱的人是宋阳,为了他,我什么苦痛都可以承受,但我不能接受他居然有这样的嗜好,而且还背着我,偷偷安排了这样的事情!

只是离婚的这件事情太大了,我还要和父母好好商量一下,毕竟在我父母的面前,宋阳一直是个正直体贴的好女婿,我爸妈也对我们的婚姻抱有很大的期望,我不能让两位老人家知道这样的事情,知道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我妈的心脏不好,我爸还有高血压,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受不了的。

正想着,卧室的门忽然又开了,我看到宋阳走了进来,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在酒吧套房里对那个女人所做的一切,我就感到无比的恶心。从床上坐起身,一直冷冷的望着他,并没有开口说话,我倒要看看,他自己怎么说。

宋阳有些心虚,他不敢看我的眼睛,搓了搓手指,低声问我:“咱妈做了凉面,你……要不要起来吃一点?”

我在心里不由冷笑,都到这个份上了,他居然还能稳得住,果然脸皮够厚!

我坐在床上,冷冷的问:“你去哪儿了?”

宋阳一愣,紧接着我又问:“我喝醉酒以后,你去哪儿了?”

宋阳更加心虚,他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看你喝醉了,所以就先离开了。”

我冷呵了一声,反问道:“自己的妻子喝醉了,身为丈夫,不是把妻子带回家,而是把她放在酒吧里,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宋阳,你可真行。”

宋阳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故作惊慌,什么都不知道的一样,望着我:“梁梦,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如果不是在酒吧里看到那段视频,我还当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看到他这样,我不得不佩服起他的演技,以及他刀枪不入的厚脸皮。

我的气不打一处来,把手机砰得一下摔在他的身上,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宋阳,你个混蛋,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第4章 离家出走

宋阳见我忽然提高了声音,他吓了一跳,怕我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于是连忙说:“有什么话,咱好好说,你别吵吵嚷嚷的行吗,咱妈还在外面,还有芳芳,被她们听到,成个什么样子?”

我气得浑身发抖,更加冷笑:“你还知道要脸,我还以为你早就不要脸了呢,把自己的妻子推给别的男人睡,宋阳,你可真行!“

宋阳像是被我踩到了狐狸尾巴,他立即炸了起来,又怕我们的声音太大,会让他的妈妈和芳芳听到,于是向我走近了几步,示意我压低声音:“梁梦,你听我解释,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以后我改,我补偿,只要熬过了这一次,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事到如今,我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已经决定离婚了,大不了撕破脸就是了!我一点儿也没有压低声音,又气得挑眉:“以后?你还想跟我有什么以后?”

宋阳听我这么说,他愣了一下,有些惊慌失措:“你……你什么意思?”

我的手指气得发抖,努力平复着心里的怒气,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宋阳,我跟你说,我要跟你离婚,我一定要跟你离婚,以后我们两个都没有关系了。”

听到我说离婚,宋阳立即慌了,不管是为我,还是为了他们家所谓的财产。

他向我走近了几步,伸出手企图把我抱在怀里,连声说:“梁梦,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就这一次,以后肯定不会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你相信我,我以后肯定不会因为这个抛下你的。”

听到他说以后不会因为这个抛下我,我更加气得头晕眼花,明明就是他自己设计,让我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去了身体,他却反过来跟我说什么,以后不会因为这个就抛下我,多么可笑,简直不知羞耻!

见他一直想要抱我,我一阵恶心,胡乱的伸手把他推开,又向他冷笑:“不好意思啊,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宋阳,现在是我要抛下你,不是怕你以后会抛下我,说实话,自从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真的感觉特别恶心,宋阳,我必须要跟你离婚!”

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卧室的门忽然又开了,宋阳的妈走了进来,一脸不耐烦,嘴上还说了一句:“怎么回事啊,刚回到家就吵吵嚷嚷的,让邻居们听到……”

他妈自从来到我们家,就一直没有养成敲门的习惯,这次倒是让她撞了个正着。

一听到我说要离婚,她首先尖叫了一声,然后指着我的鼻子大骂:“啊,你这个女人,自从嫁到我们家,连个儿子都生不出,还好意思跟我儿子离婚!“

宋阳一见事情不妙,未免自己的变态嗜好暴露,于是连忙去拦自己妈妈。

然而他妈妈一直泼辣惯了,而且力气很大,怎么都拖不走,反而扒着卧室的门,手忙脚乱的踢踹着,连鞋子都弄掉了一只。

仍旧指着我大骂:“女人不就是用来结婚生孩子的吗,你说我儿子娶你有什么用?连个孩子都生不出,倒霉鬼,扫把星,以后谁家娶了你,谁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我本来就委屈,而且这三年来一直受到她的欺压,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又听到她这么指着鼻子骂我,而且越骂越难听,我就更加生气,一时间,头晕眼花,浑身气得发抖,差点昏了过去。

这时,外面的芳芳听到动静走了过来,看着扒在门上哭喊的宋阳妈妈,以及努力想要把自己妈妈拉出去的宋阳,怯生生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阳妈妈一下子甩开了宋阳,她走到芳芳的身边,依旧指着我骂:“她,就是她,结婚的时候让我们花了那么多钱,结果三年都没生出来孩子,现在还反过来要跟我们家宋阳离婚,你说她还要不要脸?”

我实在是受够了,不想再容忍下去了,于是沉默片刻,忽然抬头看向了他们。

也许是我当时的眼神太过可怕,宋阳妈妈一时心悸,居然闭了嘴。

我笑了笑,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冷静跟她说:“宋阳妈妈,做人要讲良心,当初我跟宋阳结婚的时候,你们家才不过拿出来十万块钱,后期房贷的那十万,还是我和宋阳一起分担的。倒是我爸妈,在我们买房子的时候,一下拿出来五十万,我们两家,到底谁花的钱比较多?”

听我这么说,宋阳妈妈一下子火了,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胡说,房子就是我们家买的,房产证上明明白白写得也是我们宋阳的名字,你别想拿回去!“

紧接着,又咬牙切齿呸了一声,骂骂咧咧的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的贱人,居然还指望离婚要房子,做你的春秋大梦!“

她不提儿子我还没有话接,既然事情闹到这个份上,我也没有必要再给他们留什么面子了。

于是冷着脸笑了笑,向她解释说:“不好意思啊,关于生不出儿子这种事,真的不能怪在我的身上,要怪就怪你的儿子,谁让他是上不了女人的变态?”

宋阳妈妈听我这么说,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我,然后忽然火山爆发出来,挣扎着要向我冲过来:“你个贱女人,污蔑我儿子,我打死你,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身后的宋阳和芳芳立即把她拉住了,我也往后退了退,继续冷笑:“你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你儿子啊,问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毛病?”

闻言,她果然看向了宋阳,连带着芳芳也看向了他,小姑娘到底是小姑娘,一张脸上又红又白,看了宋阳一眼,又赶紧低下了头,紧紧咬着唇,一副害羞不已的样子。

芳芳自从住进我们家开始,我就已经看出来了,她喜欢宋阳,所以平时在宋阳妈妈面前乱嚼舌根,挑拨离间什么的,把自己装成单纯善良的白莲花,我看她年纪小,而且宋阳也没怎么搭理过她,所以就没怎么跟她计较。

估计宋阳上不了处女,是个有着特殊嗜好的变态,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挺大的。

而宋阳,面对妈妈和芳芳询问的目光,有些心虚的避开了,嘴上否决说:“你胡说八道什么!“

听他否决,宋阳妈妈更加来劲了,挣扎着要跟我拼命:“你个贱女人,骚狐狸,扫把星,我跟你拼了,你快给我滚……”

我冷冷一笑,看着宋阳和芳芳紧紧拉着她,于是绕过他们,直接离开了卧室。

新婚再恋-梁梦, 许陌生-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