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奶爸是神-谢挥, 顾雪-都市情感小说

这个奶爸是神-谢挥, 顾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回归

非洲。

深邃的草原上停着一架直升机,一个身着便服的年轻人低着头,走上直升机。

飞机周围围绕着上千人,这些人是全世界最顶级的战士,随便一个人走出去,都足以让全世界的各种组织争得头破血流。

因为这些人,全都是以一当百的精锐,除此之外,每一个人都拥有强大的号召力以及海量的人脉。

而此刻,这些铁血的战士竟都眼眶通红,甚至有人开始落泪,但没有一人发出声音,全都默默注视着面前的年轻人,眼中有万般的不舍。

走上飞机的这个年轻人,叫做谢挥。

年仅28岁的他,已经成了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强大的战神,

或者说,全世界只有谢挥一个人能够被称作战神,只要他一声令下,全世界的人都将为之颤抖。

为了交好谢挥,全世界的高层人物费尽心思,只为了能和谢挥吃顿饭。

五年前,他来到非洲,成为了一个叫做‘死亡玫瑰’弱小组织的领导,此时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死亡玫瑰’的末路的。

但是没人想到,仅仅用了五年,‘死亡玫瑰’便在谢挥的领导下,统一了整个非洲,控制了无数的资源。

………

几天后,云州市某老城区外。

谢挥走下出租车,从怀中掏出一张已经褪色褶皱的照片,正是他和女友顾雪的合影。

这五年的亡命生涯,让谢挥支撑下去的唯一信念,便是回到顾雪身边,告诉她自己还活着,五年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骗局……

谢挥刚下车,一阵哭闹声从远处传来。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一辆没有牌照的改装车呼啸而过,后排车窗上挤出一个女孩,正在大声哭喊。

不知为什么,谢挥听到女孩的哭声,心头一紧。

他立刻将正在数钱的出租车司机拽了出来,紧接着猛踩油门飞了出去。

路上立刻展开了一起飞车追逐的好戏!

无牌车很快发现了跟在后面的出租车,无牌车司机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区区一辆破旧出租车就想追上身为职业赛车手的自己?

更别说现在自己驾驶的可是一辆精心改装的职业赛车!

这辆无牌车曾经在云州赛道创造过二十二站冠军的无敌成绩!

而自己,正是在云州诞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但凡想和自己飙车的,最后都会被自己的技术狠狠地碾压,跪倒在地。

出租车想追上自己?

真是痴人说梦!

此时坐在后排座位上控制小女孩的男人也发现了这辆出租车。

“小心啊!后面那辆车……”

“小心个屁!在云州能跟上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如果被一辆出租车追上,我就吃屎去!”

‘咣’

话音刚落,司机的耳旁就传来了一声巨响,同时还有剧烈的震动。

谢挥已经瞬间跟无牌车平行了,甚至还把无牌车撞了一下!

无牌车的司机目瞪口呆地看着微笑的谢挥,大脑一片空白。

作为连续两年的城市拉力赛的冠军,他还从未遇到这样的对手!

他确信一点,一般人是绝不可能追上自己的。

这开出租的,到底是什么人?

他见过无数国内外高手,但,这些所谓的高手,连给这个出租车司机提鞋,都不配!

如果对方不是敌人,他恨不得要下车,跪在那个人的面前,求他收自己为弟子!!

他猜的没错,身后追赶的,根本不是普通人。

而是精通包括汽车、直升机甚至游艇在内的几乎全部交通工具的谢挥!

无牌车司机咽了口吐沫,冲着谢挥大喊了起来。

“你,你是什么人?”

“不可能有人跟得上我的速度!”

“你肯定作弊了,你这辆车…...用的什么发动机?”

谢挥冷笑一声,猛地一转轮,车子重重的撞向了无牌车,将其逼进了一旁的小道。

突然一辆公交车恰好经过,逼得无牌车来了一个180度的猛掉头!

因为速度过快,车轮发出一阵尖锐的“吱吱吱”的声音。

地上更是赫然出现了两排清晰的车轮印!

伴随着声响,一股刺鼻的橡胶燃烧的味道在空中弥漫开来。

谢挥抓住这个机会,手脚并用,连续的漂移、转弯、急停急起之后,将无牌车逼到了一家超市的前面。

无牌车的司机还想踩油门,发现车子坏了。

经历刚刚一连串令人窒息的操作后,无牌车报废了。

谢挥拉开车门,面无表情地走向了无牌车。

而此时无牌车的司机和后排的男人跳了下来,手持铁棒骂骂咧咧走向了谢挥。

“卧槽!你他妈找死啊!”

“就他妈一个人还敢叫嚣?”

谢挥二话没说连出两记重拳!

“砰砰!”

毫无防备的二人身体一晃,直直向后倒去。

片刻间,二人的鼻骨全部爆裂,脑震荡昏迷,牙齿掉了一半,殷红的鲜血把衣服都染红了。

谢挥抬腿直接跨过昏迷的两人蹭一下拉开车门,抱出了正在抹眼泪的小女孩。

女孩四五岁上下,尽管双眼哭的红肿,可依然能看的出来,大眼睛、长睫毛,小脸更是嫩如玉脂,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谢挥看着女孩愣住了。

这眉眼实在太像顾雪了!

谢挥蹲下身子轻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女孩可怜楚楚的样子,谢挥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我,我叫顾莹莹……”

顾,姓顾?

谢挥皱了皱眉头,“你的家人呢?”

莹莹摇了摇头。

莹莹抬头看着谢挥,怯生生道,“叔叔你能把我送回家吗?”

谢挥点点头,抱着莹莹坐进了出租车。

一路上莹莹都紧紧搂着谢挥的胳膊,好像生怕自己会被抛弃似的。

而向来冷峻的谢挥,竟然第一次表现出了温柔和慈爱。

在莹莹的指引下,十几分钟后,出租车来到位于云州东北部的“云尚小区。”

看着周围的环境,谢挥脸上显出不自然的神情。

他曾经来过这里!

五年前的那个下午,他正是在这里对自己的初恋女友顾雪求婚,之后更发生了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女同事身亡、自己被捕、判处死刑、死里逃生、改变容貌指纹后逃亡非洲……

“我的家在那!”

莹莹的说话声打断了谢挥的思绪。

谢挥抬头看去,一个身材高挑,长发如黑色瀑布的女人正站在路边打电话。

虽然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能看出她好像非常着急。

车子停下,莹莹推开车门大喊了一声,“妈妈!”

女人转头的瞬间,谢挥脑袋嗡的一声,打电话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初恋女友,顾雪!

她,是莹莹的妈妈?

那,莹莹的父亲,是谁?


第2章 巧遇顾雪

“莹莹!”

顾雪冲过来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

“你到底哪儿去了?吓死妈妈了!”顾雪边抚摸着莹莹的脸,边仔细检查着,生怕女儿受到了任何的伤害。

“妈妈,我没事。”

“你刚才去哪儿了?”

“嗯,嗯,刚才莹莹在门口玩,然后,然后就有一个坏叔叔把莹莹抓走了……”

顾雪睁大了眼睛,立刻警惕地看向了莹莹身后的谢挥。

“你……”

莹莹回头指着谢挥,“妈妈,是这个叔叔救了我!”

顾雪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谢谢,谢谢你!”

刚一说完,顾雪愣住了。

这个男人,怎么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熟悉,但也陌生。

顾雪端详了半天,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难道是自己认错了吗?

可眼前这个男人的身影,确实像是……

“你好,你……怎么称呼?”

“谢挥。”谢挥面无表情地伸出了手。

“啊!”

顾雪惊得捂住了嘴,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后退了一步。

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

五年前的那一天,顾雪亲眼看了新闻,自己的男友谢辉,被认定强奸并杀死一名女同事,判决生效后不久,谢辉就被处决了!

不,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男友。

相貌不是,肤色和声音也不一样。

自己的男友是个白净的小伙子,说话清脆响亮,而眼前的人却一身古铜色,声音低沉、沧桑。

“怎么了?”

尽管谢挥的声音依旧平静,可此时他的内心早已翻出巨浪。

顾雪,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终于再次出现了,却没想到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

“没事没事。”顾雪撩了一下头发,挤出一丝笑容,“你,叫谢挥?”

“对,感谢的谢,挥手的挥,刚才也是凑巧救了你的女儿。”

顾雪点点头,同名不同字,根本不是一个人,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自己真的想多了。

“实在是太感谢了,请来家里坐坐吧!”

“不了,我们还有事。”

谢挥刚一拒绝,莹莹拉住了他的手。

“叔叔,来吧!莹莹喜欢你,莹莹没有爸爸,觉得你就像爸爸一样!”

谢挥心里咯噔一声,没有爸爸?

“莹莹,乖,这样不好!”

顾雪摸着女儿的头发,“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捣乱……”

谢挥装作无意中问道,“嗯,莹莹的父亲……”

顾雪身体抖动了一下,长吸一口气,“死了,五年前,死了。”

谢挥不再说话,可眼睛已经离不开莹莹了。

“叔叔,你就来嘛,来嘛!”

莹莹不停地撒着娇,谢挥点头同意了,“好,那叔叔就听你的!”

“哦耶!太好啦!哈哈哈!”

莹莹高兴地使劲晃动着谢挥的手臂。

谢挥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莹莹,难道是自己的女儿吗?

五年前的那一晚,顾雪怀孕了?

谢挥脑中闪过了几个问题,被一阵排气管的轰鸣声打断了。

一个英俊的男子从一辆白色跑车上钻了出来,小跑着来到顾雪的身边。

“小雪!孩子找到了吗?我已经通知几个有势力的朋友去找了……”

“找到了,是这位先生送来的。”顾雪冲着男子点了点头,脸上却是一副不太自然的神情。

“哦?是吗?”男子并没有正眼看谢挥,而是径直走向了莹莹。

“莹莹你没事吧?”

莹莹却好像害怕似的,躲到了顾雪的身后。

顾雪介绍道,“谢挥,这是冯坤,我的……一个朋友。”

冯坤上下打量着谢挥,觉得这不过是顾雪的同事而已。

而谢挥,连看都没有看向冯坤。

顾雪发现气氛不对劲,赶紧咳嗽一声,领着众人往里走。

“跟我来吧。”

来到一个五星酒店的包间面前,顾雪推门进屋,在房间内的大桌上已经坐满了人,居中的便是顾父和顾母。

“爸妈,孩子找到了,是……”

话还没说完,顾雪的父母一路小跑地迎向了冯坤。

“冯坤啊,太谢谢你了!多亏了你啊!辛苦辛苦!快坐快坐!”

“小雪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啊!哈哈哈!”

冯坤得意地笑道,“别客气!举手之劳嘛!”

顾雪正要介绍谢挥,顾母看到谢挥身上的迷彩服后,立刻露出嫌弃的神情。

“这是哪儿来的民工啊,小雪,你忘了咱们是什么家庭了?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啊!”

谢挥看着顾母市侩的神情,没有生气反而有点想笑,如果顾母听到这身特殊材料制成的迷彩服的价值,估计当场就要晕倒,这种材质的迷彩服,全球不超过二十件。

顾雪非常不满母亲的态度,“妈妈,你乱说什么呀!莹莹就是人家给找回来的……”

顾母不耐烦地摆摆手,掏出一张破旧的一百元钱甩给了谢挥,“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妈,你这是干嘛呀?他是我朋友!”

顾雪嘀咕了一句,领着谢挥坐到了自己身边。

顾母不再搭理谢挥,一脸谄媚地看向冯坤。

“哎呀,人虽然不是你救的,也要谢谢你啊,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亲自帮忙的?”

冯坤笑了笑,“阿姨,其实,我也不能算客人吧,毕竟以后……”

“对对对!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顾母的双眼乐的眯成了一条线。

“妈,你说什么呢?”

顾雪皱着眉头看着母亲。

顾母瞪了女儿一眼,“冯少今天是专门来提亲,我跟你爸已经同意了,明天你们就去领证!”“不行!我说过这辈子我都不会结婚的!”

说完,顾雪气呼呼地拉着莹莹回了房间。

顾母看着女儿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过脸笑眯眯地招呼冯坤吃菜。

谢挥扫视了一圈,在座的都是顾雪父母的朋友和邻居,大家聊天的焦点,都集中在冯坤身上。

“冯少可是云州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多少富家千金想高攀都攀不上呢,小雪糊涂啊!”

“没错,冯少是冯氏集团的少东家,以后就是当家人了!”

“听闻冯少还热心公益,前几天刚捐了一百万给贫困学子,这种品行实在让人敬佩!”

顾家的亲戚不停拍着马屁,冯坤则满脸带笑,十分享受。

谢挥静静看着春风得意的冯坤,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根本不是顾家人夸奖的这样完美。

谢挥目光看向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慌忙的跑到了谢挥的面前,西装男浑身紧张地发抖,要不是谢挥手快拽住了西装男,西装男就直接跪在地上了。

“老大,刘董事长派我来找您。”

“急着见我,什么事?”

西装男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这可是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跺跺脚全世界都会颤动的人物,自己但凡有一点伺候不到位,可能连命都会丢掉了。

“根据亲子鉴定报告,顾莹莹正是老大的亲生女儿,恭喜老大。”

“嗯……”

谢挥打开信封看到里面的照片,脸上露出一丝邪笑。

“竟然是他……”


第3章 揭开真相

西装男默默地退到了谢挥的身旁,这时一阵脚步声从门口传来。

“蹬蹬蹬。”

莹莹左右张望着跑了出来。

“叔叔,你怎么在这里啊?莹莹都想你了!”

谢挥原本冷峻的面孔瞬间多了一丝温柔,他蹲下身轻声道,“叔叔在这里有点事。”

莹莹眨巴着眼睛,樱桃小嘴凑到了谢挥的耳边,“叔叔,我给你说个秘密,莹莹不喜欢那个冯叔叔,他像个坏人!”

“哦?”

谢挥被莹莹认真的样子逗乐了,“那你喜欢谁啊?”

“喜欢你!”

莹莹边笑边晃着小脑袋。

谢挥心里暖暖的,自己的女儿如此喜欢自己,世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门内响起一阵笑声。

冯坤在顾家人的簇拥中走了出来,而顾雪就在人群的最后。

“冯少,我今天真是招待不周,真不知道你不喝酒啊……”

“叔叔,我知道小雪不喜欢闻酒味,而我正好也不喝酒的。”

“哎,叫什么叔叔?这么生分!”

“是,岳丈大人。”

听到冯坤居然管自己的父亲叫岳父,顾雪皱着眉头看向了别处。

而包括顾父在内的其他人都是笑的合不拢嘴。

突然冯坤找起了谢挥的麻烦。

“哼!本来莹莹就该是我找回来的,偏偏半路杀出个你!你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看你这个穿着打扮,不会是个要饭的吧?哈哈哈哈”

说到这,一旁的顾父连忙站了起来。

“冯少,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子是哪儿冒出来的,不过我能保证,他和小雪绝对没有关系。”

“行了,既然把人找回来了,这就没你事儿了,你可以滚了。”

冯少对着谢挥轻蔑的笑了两声说道。

“听说你们冯家刚和永盛集团谈了笔生意?”

谢挥突然说道。

听到这句话,冯少这才正眼打量了一下谢挥。

“哟,农民工知道的还不少嘛,要知道,永盛集团可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整个云州,也只有我们冯家能和永盛集团合作。”

话音刚落,顾家的一群人就开始恭维起了冯少。

“对啊,冯少的身份哪儿是这个垃圾农民工能比的。”

“去去去,哪儿来的农民工,别在这脏了冯少的眼。”

冯少一看是这样,更加得意了起来。

“而且,我们冯家能和永盛集团合作,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永盛集团的董事长刘媛是我的干姐姐!”

话音刚落,顾家众人便惊呼了起来。

永盛董事长刘媛,那可是神话一般的人物,而自己面前的冯少居然是那位刘媛的干弟弟。

顾父在一旁暗自开心,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让女儿嫁给冯少,这下的话,自己家里就能搭上永盛集团的这条大腿了。

想到这,顾父笑的更加谄媚了起来。

“冯少以后一定能一鸣惊人,不像小雪之前的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个废物,幸亏他死了,不然还不耽误我家小雪一辈子?”

“哈哈哈,岳父大人说得对,那个废物,说起来我都觉得好笑,窝窝囊囊了活了二十来年,然后就被毙了,不过也真是大快人心,世界上少了个垃圾,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顾家的一群人大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

谢挥站在一旁,紧紧地握着拳头,心中的怒火几乎要爆棚。

而顾家人则把冯少哄开心了以后,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现场。

等人都走了以后,现场只剩下了谢挥,冯少,和顾雪。

“谢挥,我们走吧。”顾雪感觉氛围有点不对,想要拉着谢挥离开。

“没事,你先回家吧,这里我来处理。”

谢挥笑着摸了摸顾雪的头。

这个动作让一旁的冯少愤怒不已,又因为顾雪的边上不好发作。

在谢挥的劝说下,顾雪这才担忧的离开了这里。

“小子,胆子挺大啊,你知不知道顾雪是我的人?”

谢挥笑了笑,没说话。

“怎么,觉得你能得到女神的青睐?哈哈哈,垃圾农民工,我告诉你,你所谓的女神在我眼里就是个玩具!”

听到冯少这么说,谢挥愣住了,声音沙哑的问道。

“你再说一遍?”

“顾雪在我手里,就是个玩具,等我把她玩腻了,就找一群人把她轮了,然后让她变成站街的妓女!哈哈哈哈哈”

“看你这个不敢置信的眼神,顾家在我眼里就是个垃圾,顾雪自然是垃圾中的垃圾了,我玩的那些高级妓女,哪个曾经的身份不比顾雪高贵?最后还不是被我踩在地上,为了活命,乖乖的跪在地上当我的狗,每天晚上出去给那些男人上,然后再把辛辛苦苦赚的钱交给我?”

“很快,顾雪也会变成这样的,她会乖乖的求我,让我给她一条活命的机会,为了活命可以去给男人当狗,哈哈哈哈。”

‘哐’

随着一声巨响,冯少的笑声戛然而止,他被踹飞出了将近五米,然后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冯少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嘴里吐着血,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挥。

“你个农民工,你知道我是谁吗?”

“只要我一句话,我就能让你….”

话音未落,突然门外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我给刘董打了电话。”西装男在谢挥的身后小声说道。

谢挥点了点头,看向了外面。

一辆辆兰博基尼停在了门外,而且一看就是经过昂贵改装的车,马达的轰鸣声响彻了云霄。

车牌号一律都是连号。

一连串的6和8迷花了众人的眼睛。

无数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列成两排,留出了中间的一条道路。

谢挥身后的西装男走到了车队中最显眼的一辆车前,打开了车门。

一个高挑美女从车上走了下来。

冯少懵了。

这个高挑美女,正是永盛董事长,刘媛!

而且看这个架势,永盛的所有高层全都随着刘媛出动了。

冯少瞬间激动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家族和永盛集团只是有合作,刘媛居然都主动来找自己了。

“刘董!我是小冯啊,这个人,这个人他居然敢打我,刘董你要帮我报仇啊!”

“刘董事长,我们冯家可是和咱们永盛集团有合作的,这个家伙居然敢打我,这明摆着是不给永盛集团脸面,只要您一声令下,肯定能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有您在,这种垃圾农民工还不是跺跺脚就能碾碎了!”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冯少此时像是一条狗一样,疯狂的对着刘媛摇尾巴。

但是刘媛根本没有搭理冯少,而冯少却还不自知,企图离刘媛更近一些。

“刘董,是我啊,刘董你怎么不理我啊,我…”

冯少说着话,朝着刘媛靠近,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媛身旁的保镖一脚踹飞了出去。

一群人都没拿正眼看冯少,齐刷刷的朝着谢挥站住。

“您没事吧,我们来晚了!”刘媛鞠躬道。

“我们来晚了!”高管和无数西装男对着谢挥鞠躬,齐刷刷的喊道。

声音响彻天地。

冯少也懵了。

眼前的这个农民工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会被刘媛称做您,还鞠躬?


这个奶爸是神-谢挥, 顾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