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医神-叶枫, 黄玉-都市情感小说

龙血医神-叶枫, 黄玉-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承诺

开往朱昌古镇的列车上,白色雾气越来越大,叶枫看着窗外,目光有些痴呆,整整十六年了,终于得到了自由。

突然间离开了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竟然有些舍不得,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在山上的告别的一幕。

“弟子叶枫拜见师父。”

在昆仑山脉中,有一处绝险之地,人称断魂谷,常年被毒雾笼罩,毒虫自相残杀以对方的尸体为食,若是有人误闯进来,必定尸骨无存,凡是死在谷中之中,魂魄将永远困在谷中,不得轮回。

一间木屋里面,叶枫双手作揖,冷峻的脸上带着一丝敬畏。

“叶枫,你上山多久了!”

房间里面烧着一小堆火,搞得乌烟瘴气,一个满头白发穿着邋遢,却又精神抖擞的老人正蹲在地上抱着鸡屁股狂啃。

这一张嘴就露出了被烟熏后乌七八黑的牙齿,不仅猥琐,而且恶心。

“十六年了!”叶枫一字一句的道。

到现在,叶枫已经不记得爹娘的样子了,只是依稀记得,房梁上,挂着的两具摇摇晃晃身体,叶枫记得他似乎还有一个妹妹也音信全无。

“不错不错,这些年来你很努力,没有让我失望。”老头子笑起来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猥琐,甚至像一个老流氓。

“师父!”

叶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咬牙切齿的道:“请允许我下山。”

听见这话,他这才露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面色阴沉:“你想要查出真凶,替你父母报仇!”

“师父,请你成全我。”

老头子盯着叶枫看了许久,这才叹了一口气,道:“翅膀长硬了,总是要让你出去见一见世面,让你下山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个要求。”

“师父,请你吩咐。”

“好好好”

老头子连说了三个好,这才道:“不得告诉任何人我是你的师父,出了这个山,你我不再是师徒关系,你就算死在外面了也与我无关。”

听见这话,叶枫心神巨震,顿时眼圈一红,双眼含泪,咬牙道:“弟子在此立誓,若是将师父的名字泄露出去,定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他只字不提断绝关系的事,就算老头子不要他了,在叶枫心中,他依旧是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是一辈子的亲人。

老头子见他答应了,脸上带着失落的表情,喉咙有些哽咽,接着道:“当年我为了突破境界,留下妻儿离家出走就是整整七十年,你下山以后,若碰到我的后人,他们若是为恶,你可杀之,他们若是为善,你要护他们周全。”

“是师父!”

“好”

“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早些年,欠下了一些人情……”

叶枫道:“父债子还,师父抚养我长大,你欠下的情债,弟子就算是抽筋割肉也会为你把人情还上。”

画面到这里,突然一声巨响,车身急停,随着一声声尖叫,对面的女孩一下子扑来,楚枫本能的用手接住,却感觉手心里面传来异样的感觉。

“啊……”

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女孩顺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道:“流氓!”

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巴掌,叶枫脸色立即变得阴沉起来,道:“你为什么打我。”

“你……谁让你占我便宜了,不要脸。”女子气得涨红着脸,一副要抓狂的样子。

“我占你便宜!”叶枫一脸嫌弃的样子,道:“明明就是你自己扑到我怀里来的,更何况你小得像小笼包一样,白送给我我也不稀罕。”

其实,对方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的姑娘,面容清秀,身材苗条,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至于是小笼包这么夸张。

“你……你……你……”

女子气得说话都打结了,突然尖叫一声。“啊……非礼呀。”

本来刚刚车子里面还怨声载道,嚷嚷着退票,不然就要投诉司机,可听见女子这一声大骂,全都看了过来。

“我就说吧,这些山里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其实就是一个大流氓吧。”

“我靠,这兄弟可以呀,得了便宜还卖乖,够厚颜无耻的。”

女子见状,更加的不得了啦,道:“报警,我一定要让警察把你这个臭流氓给抓起来。”

“姐姐算了吧!”

就在这时,女子旁边的另一个女孩站了起来,拉了她一把,叶枫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双胞胎,只是,穿着打扮不一样,这扎着马尾的女孩看上去腼腆多了。

“什么算了,我告诉你,像这样的混蛋,你不好好的严惩他一次,说不一定,下次他非礼的就是你了。”女子面对自己的同胞妹妹,没好气的道。

“姐姐,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刚刚确实是你自己装上去的嘛,别小题大做了,我看他人挺老实的,真的不像流氓。”

“老实?你没听见他说我什么吗,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啊……”

突然间,隔壁车厢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叫声,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快来人呀,救命呀,有没有医生,这里有人大出血了。”

随着喊叫声,好事的人立即围了上去,姐姐瞪了叶枫一眼,道:“等一下我再和你算账。”说完拉着妹妹的手,朝着叫喊声走去。

“紫欣,我们去看看吧。”

“姐姐你慢点,弄疼我了!”

这时,前面传来男人慌张的声音,看来情况非常的严重。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你说话呀,糟糕,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

叶枫听见这话,眉头一皱,心想老头子的叮嘱,医者父母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能救就救吧。

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女子背靠座椅,奄奄一息,肚子上染满了鲜血。

叶枫眉头一皱,不应该呀,安全带系的好好的,肚子上没有外物撞击,怎么会流那么多的血呢,看着伤势,再不救治,可能五分钟都撑不过去了。

“你们让一下,让我给这姑娘检查一下。”

叶枫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朝他看来,见他穿得破破烂烂,身上挎着的一个帆布包也是非常的陈旧,怎么看都是一个土鳖,说是医生,打死都没有人相信。

“乡巴佬,这里可不是大山里,说话做事最好注意一点。”

叶枫道:“大姐,我真的会治病,这姑娘快不行了,让我给她看看吧。”

双胞胎姐姐眉头一皱,道:“臭流氓,你可真是厚颜无耻,人家姑娘都这样了,你还想趁机揩油,还有没有人性呀。”想到此人刚刚对他耍流氓,就气不过,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巴不得大家快他抓起来打一顿。

叶枫懒得理会他们,人命关天,再磨叽下去,这姑娘就死定了,于是走到座位旁,刚伸出手准备给她做检查,这时,一声怒喝从后面传来。

“住手,你要做什么!”

叶枫转身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快步的走过来,看见他这身装扮忍不住直皱眉头,瞪了叶枫一眼,冷冷的道:“你有医生资格证吗?”

叶枫摇了摇头道:“我没有!”

男子便拿出了自己的医生证,道:“我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现在我要救人,麻烦站远一点。”

“土包子,死远一点吧,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什么德性呢。”

“就是就是,脏不拉几的,能不能站远一点,少在这里恶心人了。”

面对周围的谩骂和鄙视,叶枫强忍住心中的怒火道:“好,你是医生,你先上!”

第2章 让我来

什么叫我先上,难不成我不行,到最后还得你来不成。

此时十万火急,男医生也没时间搭理他,面色凝重的解开安全带,慢慢的拉开了姑娘的衣服,顿时便脸色吓得苍白,连拉衣服的手都有些颤抖。

“啊……”

双胞胎姐妹俩没吓得尖叫一声,随着一声声惊呼,周围观看的人都忍不住避开目光。

“不看了不看了,我们回去吧!”双胞胎姐姐吓得脸色发白,连忙拉着妹妹转身回去。

叶枫的这个位置看的非常清楚,原来这姑娘的肚子上之前刚刚做过手术,此时,受到猛烈的震动,肚子上缝的线已经全部蹦开了。

隔着一道长长的口子,甚至能看见里面的肠子!

此时姑娘气如游丝,随着鲜血大量的流失,若不赶紧止血,这姑娘必死无疑。

男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脸色有些苍白,显得手足无措,道:“这……这……”

现在的情况非常麻烦,除了止血,还要把这线拆掉,重新一次缝合,这简直就是一个大难题,以这姑娘的生命特征,肯定是坚持不住了,要是死在自己手中,那传出去,肯定会影响自己的声誉。

“医生,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救人呀。”

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我这次请假回老家为长辈祝寿,没带医疗设备,没办法救人呀。”

“连医生都没有办法,看来这姑娘恐怕是活不成咯。”

“是呀,多可惜呀!哎……”

叶枫见状摇了摇头,上前拍了拍男子的肩膀,道:“该我了!”

男医生眉头一皱,不满的道:“到你,你想要做什么!”

叶枫还以为自己碰上了什么高人,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而已,还什么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还医生资格证,全都是些没用的虚名。

快速的打开自己的布包,冷哼了一声道:“自己没本事就没本事,还找什么借口。”

“你说谁没本事呢,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叶枫拿出了一个卷着的布条,打开以后布条里面插着几十根明亮的银针,道:“我是没有医生证,但是,我绝不会为自己无能而找借口。”

众人不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只知道这个土包子,胆大包天,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敢怼,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他这是想做什么,疯了吗!”

叶枫也懒得理会他们,只见他动作极快,拔出银针就往姑娘的肚子上扎去,眨眼间的功夫,就扎了七针。

“我靠,这土鳖杀人了,快把他抓住!”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一拥而上,一下子就把叶枫给按住了,只有男医生看的心惊胆战,作为同行,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叶枫施展的是一种极其复杂的针灸之术。

说起针灸之术,他也略知一二,可叶枫施展的这种手法,实在是博大精深,闻所未闻。

很明显,现在女子的伤口已经奇迹般的止住了血。

男子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种传说中才有的针灸之术,竟然会在一个乡巴佬的身上显露出来,顿时生出了嫉妒之心。

叶枫没有想到,这帮人这么不讲道理,自己明明是在救人却偏偏被说成是要杀人,还嚷嚷着要把他扭送到警察局,这都什么世道,碰上的都是些什么人。

“放开我,再不放松,休怪我不客气了。”要不是老头子千叮万嘱,让他凡事忍让,叶枫早就发火了。

男子看着叶枫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能在这傻小子的身上学会这诡异的针灸之术,那回到医院以后,肯定会得到院长的重视,升职加薪,名扬四海,到时候,看那小贱人还不求着让我上床。

男子嘴角上扬,做出一副伪善的笑脸,道:“神医呀兄弟,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竟然医术如此高明,恕我有眼不识泰山,刚刚语言冒犯,还请兄弟不要与我计较。”

这人还真把叶枫当成土鳖了,谁知道他心里精明着呢,看了他一眼,便已经知道了他不怀好意,于是心想,看他要耍什么花样。

“大家都是为了救人,不必客气!”

刚刚那些嚷嚷着要拿他去警察局的人,一个个都不知所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了男子,道:“医生,你说这土鳖也会治病,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叶枫震肩略微挣扎,就挣脱了众人的束缚,道:“这位大哥,多谢你为我证明清白。”

男子看着叶枫,心中暗骂,还真是一个傻小子,这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讨厌。

“你好我是九阳市,第一人命医院的主治医生张华。”

见对方伸手过来,叶枫也笑呵呵的伸出了手,道:“你好,我叫叶枫!”

张华嘴角微微抽动,一道厌恶的光在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皮笑肉不笑的和叶枫打了这个招呼,赶紧收回了手。

“叶枫兄弟,这姑娘虽然止了血,但依然没有脱离危险,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张华把这个责任推给了叶枫,同时也想探一探这个傻小子的底,看他究竟还会些什么。

叶枫嘴脸上扬,道:“这个简单,有我在,她想死都难。”

见他又夸下了海口,张华心里暗骂道:“人都快没气了你还敢吹牛,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呢。”

不仅是他这么想,在场的人都不看好叶枫,特别是看见他穿着的这一身低贱的行头,就打心里面排斥。

此时,一个中年大妈站了出来,看她那一副阴险刻薄的样子,果然,一开口就惹人生厌。

“我说土包子,你最好真的能把这姑娘给救活了,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就是被你给害死的,到时候准让你坐大牢。”

“对对对,这姑娘要是死了,跟你脱不了关系。”

“闭嘴,你个死肥婆,我叶枫做事,轮不到你来插嘴。”

叶枫怒了,自己只不过是见义勇为,怎么在这些人,就变成了图谋害命呢。

“你你你,你竟然敢骂我死肥婆,我跟你拼了。”

中年大妈张牙舞爪的向叶枫扑来,来势汹汹,叶枫实在是不想和她废话,出手极快,在她的身上点了两指,这死肥婆就完全定住了,动弹不得,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众人大吃一惊,吓得后退了几步,看着叶枫,向看见鬼一样。

叶枫摇了摇头,懒得理会他们,从布袋里面,拿出了针线,就像缝衣服一样,很快将这姑娘的伤口缝了起来,动作熟练,眨眼的功夫就完事了。

张华惊的满头大汗,嫉妒之心更加的强烈了,道:“缝合伤口这只能算是小手术,可现在这姑娘失血过多,要不赶紧输血的话,性命依旧难保,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额,你们医院平时碰见这种情况,都是怎么做的。”

见叶枫开口询问,张华嘴唇哆嗦着,清了清嗓子,道:“通常的话,我们会根据抽取病人的血液进行检测,然后去库房调取相同血型,如果病人的血型比较特殊,那就只能向社会征集了,当然了……”

“打住打住!”

听到这里,叶枫摇了摇头道:“你们医院做事情太麻烦了,规矩太多,我不喜欢!”

说话间,他从布袋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倒出一颗黑不拉几的药丸,就捏开姑娘的嘴巴给她喂了下去。

众人见状一阵恶心,摇着头发出一声声厌恶的嘘声。

第3章 路见不平

“装神弄鬼”

张华眉头一皱,在心里暗道,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行事如此诡异。

“叶兄弟,话可以乱说,东西可不能乱吃,弄死了人,你可是要吃官司的。”

叶枫一脸的自信,道:“我叶枫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数三声,这女子定会醒过来。”

叶枫一边伸出手指比划,一边开始数数。

“一”

张华一脸的不屑,暗自冷哼一声,叶枫这种自信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这种人,早晚要吃亏的。

“二”

“三”

张华见叶枫数完,便忍不住的想要发出一声嘲笑,就听见听见旁边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你们快看,这姑娘真的醒过来了。

“诶……是呀,看来这小伙子还真是有些本事。”

之前还嘲笑叶枫是土鳖,土包子乡巴佬的人们,此时见他显露了真本事,真的把姑娘从鬼门关里面拉了回来,顿时,连称呼都变了。

中年大妈见状,也是嘴巴微张,脸色变得尴尬起来,想想自己说过的话,后悔极了。

叶枫把众人的嘴脸都看在眼里,不由得微微一笑转身看向女子,道:“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女子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条件反应般的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又看向旁边挂着医生证的男子,这才道:“谢谢你救了我。”

叶枫的笑容逐渐僵硬了起来,果然这外面世界的人,都喜欢以貌取人。

“呵呵!”

是自己多管闲事了,叶枫无奈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去,经过中年大妈的时候,顺便解开了她的穴道。

女子一脸的疑惑,道:“你们怎么了,怎么都这样怪怪的看着我……”

叶枫已经走远了,至于他们背地里说了些什么,这都不重要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双胞胎姐姐见他走过来,顿时眉头一皱,露出了一副厌恶的样子,反而是妹妹,冲着他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无所谓了,叶枫知道这车子上所有的人都嫌弃他,看不起他,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叶枫且又是为了别人而活。

干脆把身子一侧,躺在座位上睡去,懒得看这一张张丑陋的嘴脸。

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老头子交代给他的第三件事,叶枫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万万没有想到,会被他坑了一把。

“呵呵,上门女婿!”

就当是父债子还,报答师父的救命和养育之恩吧,想到这里,心情郁闷极了。

姐姐见他这副样子,更是一脸的恶心,道:“什么人呀,也不注意点形象。”

妹妹连忙拉扯了一下她,道:“姐姐,别说了!”

列车缓缓前行,叶枫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刚刚的那医生张华,而此时,那双胞胎姐妹俩已经不见了。

“有事吗?”

“叶兄弟,到站了!”

“到站了吗?”叶枫伸了个懒腰朝着窗外看去,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以入黄昏。

“是呀,叶兄弟我们两个一见如故,不如我们交换个联系方式吧,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如何。”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准备交换电话号码。

张华一副真诚的样子,在叶枫看来,简直就像小丑一样,让人生厌,道:“我没有电话!”

“啊……”张华有些郁闷,想了一下,道:“我这个手机你先用着吧,到时候我忙完家里面的事情,就和你联系。”

张华现在满脑子都是叶枫那诡异的针灸之术,还有他喂给那女孩的药丸,必须搞清楚不可。

“这不太好吧!”叶枫一边说,一边将手机拿了过来。

“有什么不好的,手机就送给你了,我们有空联系,我先走了。”

张华嘴角有些抽动,没想到他真的不客气,不过随即便露出了一个笑脸,拍拍叶枫的肩膀,匆忙的向着自己的车厢走去。

叶枫也嘴脸上扬,道:“天上掉馅饼,不要白不要!”

刚走出车站,就听见一阵吵闹,叶枫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几个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将一个女孩子围在中间,脸上不怀好意

这女孩的一身装扮,应该是在校学生,不过,手里面提着的一个大麻袋子,看上去特别的显眼。

“放开我,谢军,你不要太过份了。”

“叶罗丽同学,你说你整天在这里捡垃圾,丢不丢人呀,只要陪我玩开心了,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还能供你上大学。”

“叶罗丽!”

叶枫突然听见和自己一个姓的人,只感觉心神一震,勾起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忍不住看了过去,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靠自己赚钱,没觉得丢人。”

“啧啧,堂堂文科学霸,竟然是个捡垃圾的,传出去一定是个大新闻吧。”

“谢军,你不要太过分了。”女子眼圈发红,却还是一脸的倔强。

“我就过份了怎样,今天小爷过生日,你说什么也要陪我乐呵乐呵。”

说话间,只见他使唤了一个眼神,几个男子上去就开始拉扯女孩,其中一个男孩把她手中的袋子一把抢过来,扔在地上,道:“大家快来看看,这里有个捡垃圾的学霸呢。”

袋子掉在地上,果然里面滚出来许多空瓶子。

路人只能在一旁指指点点,敢怒而不敢言,毕竟这社会,出风头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放开我,你们要干嘛,救命呀,救救我!”

女孩看上去惹人怜悯,一脸的惊慌,双眼包含泪水硬是没有哭出来,可是力气太小,根本不是几个男孩子的对手,眼看就要被强行拖上了一辆私家车。

“放开她!”

就在这时,一手搭在那叫谢军的肩膀上,语气冰冷。

谢军回头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道:“哪里来的乡巴佬,赶紧给我滚蛋,别弄脏了小爷的衣服,不然我剁了你这双狗爪子。”

“放开她!”

叶枫语气加重了几分。

“哟呵,就凭你这样子的损样,你想学别人英雄救美,也不还看看……”

“啪”

话音未落,叶枫就一个直拳打在了他的鼻子和嘴唇之间,谢军闷哼一声,顿时觉得头昏眼花,一摸鼻子,手上全是鲜血,惨叫一声,瞪着眼睛怒道:“还愣着干嘛,给我废了这乡巴佬。”

第4章 我不嫁

“卧槽!弄死他。”

几个男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听见声音,便挥着拳脚向叶枫砸来。

“啪啪啪”

两秒钟的时间不到,谢军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看自己的兄弟们就全部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叶罗丽被吓得脸色大变,捂住了嘴巴,见叶枫向谢军走去,连忙拉住了他,道:“大哥大哥,我没事算了吧。”

叶枫盯着谢军,冷冷的道:“这种人不一次性把他打怕了,下次他还会欺负你的。”

谢军一脸的惊恐,同时心底燃烧起了无穷的怒火,从小到大都是他欺负人,今天居然被人打了,这口气怎么咽得下。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打我!”谢军虽然被叶枫表现出来的实力吓了一跳,不过想想自己的背景,顿时底气十足。

“滚”

叶枫一声怒喝道:“不然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的儿子,今天我也要揍你。”

“好,你给我等着,有本事你别跑,我这就回去叫人不打到你跪地求饶,我就是你的孙子。”

谢军被叶枫表现出来的凶狠吓了一跳,好汉不吃眼前亏,放下一句狠下,带着几个小跟班仓皇离去。

“啪啪啪啪”

这时四周才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看热闹的人赞不绝口,像谢军这样的败类今天终于有人敢收拾他了,真的是大快人心。

叶枫微微一笑,看着一脸焦虑的女孩,道:“你没事吧”

叶罗丽的心里虽然很感激叶枫帮了她,却更害怕谢军的报复。

“大哥谢谢你帮了我,可你打了谢军,惹上大麻烦了,你赶紧走吧,不然他很快就回找人来报复你的。”

“放心吧,他们打不过我的。”

看着一脸慌张的女孩子,叶枫竟然有些失神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蛋,叶罗丽被吓坏了,惊呼一声拍开了他的手,道:“你干嘛呀!”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比自己小一些的女孩子,叶枫心想,要是自己的妹妹没死的话,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

叶罗丽见他目光清澈,眼神里面没有一起亵渎的味道,有的只是山里人的淳朴,情绪逐渐平静了起来。

“我真的很感激你,可是你真的惹上大麻烦了,你快走吧。”

“我说过,他们打不过我。”

叶罗丽看着叶枫,心想这人怎么就那么倔强呢,虽然有些本事,但双拳难敌四脚,更况且,谢军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不过了,家里面有钱有势,听说和帮会还有联系,学校里面,没几个人敢招惹他。

这次受了那么重的伤,而且狠话都已经放出来了,不找人报复才怪呢。

叶罗丽实在是不希望眼前的男子为了她,而陷入绝境之中,于是道:“你这人怎么像块木头一样,我让你走你就走,你留下来只会连累我,给我带来更大的麻烦你知道吗。”

叶枫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自己真的是多管闲事吗。

这时,随着一辆汽车停在马路边,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一番后,眉头微微一皱,道:“你就是叶枫吗?”

叶枫点头道:“你是黄家的人?”

男子点头应了一声,道:“你跟我上车吧。”

叶罗丽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一直低着头,可听见叶枫这两个字的时候,猛地抬头看去,此时,叶枫已经上了一辆小轿车。

“叶枫,他也姓叶,竟然和哥哥同一个名字!”叶罗丽双眼含泪,向着汽车离去的方向快走了几步,终究还是看着汽车远远的离去。

“不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杨奶奶。”

汽车向着朱昌镇开去,小镇保持了清末时期的建筑风格,古风古色,别有一番味道。

叶枫暗自感慨,一直想着要下山,可下山以后他看见的都是别人厌恶的嘴脸,说真的还不如大山里面逍遥自在,可一想到报仇,目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汽车开到了一处大院的门口便停了下来,男子带着叶枫走了进去,院子里面挂着很多红色的大灯笼,地方非常宽,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

走到一处房间的门口,叶枫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似乎很耳熟。

“爸你疯了吧,我这才多大,你就急着找什么上门女婿,我不管我不嫁,要不你就打死我算了。”

“小玉呀,这亲事是你爷爷订下来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爷爷已经安排阿坤去接人了,你赶紧去收拾打扮一下吧。”

“我不,爷爷凭什么给我订婚,他自己订的婚约,让他自己嫁去,反正我打死都不嫁!”

男子听到这里,敲了敲门,道:“老爷,姑爷我已经接回来了。”

“进来吧!”

阿坤看了叶枫一眼,道:“你自己进去吧!”

叶枫独自推门进去,房间里面只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叶枫竟然见过,竟然是之前在车上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两个双胞胎姐妹,另外一个人应该是姑娘的父亲。

“是你”

双胞胎姐妹惊得目瞪口呆,叶枫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面。

黄玉的父亲,黄开达也是够郁闷的,表面上他是一家之主,是实际上大权全掌握在老头子的手中,就说这门亲事吧,就完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老头子就私自定下了,直到今天,人都要来了他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好吧,黄开达心想老头子亲自安排的婚事,对方必定是人中龙凤,就算不是,也是豪门俊杰,可上下打量叶枫一番后,眉头便皱了起来,脸色非常的难看。

“流氓,你竟然还敢跟到我家了!”

黄玉情绪已经失控,走过来直接就给了叶枫一个大耳光子,似乎还不解气,幸好被妹妹黄紫欣给拉住,道:“姐姐,你怎么能打人呢!”

一边说,一边对叶枫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姐姐她太激动了。”

莫名其妙的刚一进门就挨了一巴掌,叶枫心里一阵窝火,自己是来做女婿的,可不是来受气的。

“你有病吧,疯狗吗,见面就咬人。”

“你你你……你竟然敢骂我,爹你看他骂我!”

黄开达面色阴沉,皱着眉头道:“你就是叶枫?”

叶枫点头应了一声,还是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道:“你就是黄伯伯吧。”

黄开达脸色极度难看,嘴角上的肌肉微微抽动着,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黄玉想着自己将要嫁给叶枫这样的土包子,气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道:“爸,你也看见了,我不要嫁给这个混蛋,臭流氓,他今天还在车上占了我的便宜,我不活了啦!”

叶枫听见这话,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暗骂一句:“不会吧,这个蛮不讲理泼妇竟然是我未婚妻,老头子你这也太坑人了吧,不行不行,不管怎么样也要想办法毁掉这桩婚事。”

虽然师命不可违,但是,如果对方把他休了的话,那老头子那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叶枫道:“怎么,似乎你们不怎么欢迎我,是嫌我穷吧。”

黄玉道:“你岂止是穷,你还一身的酸臭味,自己有多恶心,心里面还没有点数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只就是知心妄想。”

“姐姐,你说话太过分了。”

“什么,我过分,要嫁给这土包子的人不是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你这么喜欢他,你嫁给他呀。”

“我……”

“怎么,不愿意了吧,我就知道这个家里面的人全都讨厌我,你们非得把我逼死才开心是不是。”

黄玉像发疯了一样,把桌子上的杯子茶具打翻在地,接着,又抱着花瓶一阵乱砸,弄得房间里面发出砰砰砰砰的声音。

叶枫一副看戏的样子,心中暗道:“砸吧,闹吧,闹得越凶才越好呢,就你这副疯婆娘,谁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要娶你呢。”

妹妹黄紫欣怎么都拉不住,父亲黄开达见状,一阵肉疼,特别是见她抱着一个青花瓷就要摔出去样子,连忙跳了出来,道:“好了闺女,你说不嫁就不嫁,你快吧花瓶放下,咱们有事好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

随着一声低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杵着拐杖缓慢的走了进来,只见他身材消瘦,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爷爷!”

黄玉看见来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底气。

黄开达连忙去将她手中的青花瓷接了过来,放回原处,道:“爸,你怎么过来了。”

来的人正是黄家真正是掌权人,黄宗申,七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还红光满面,精神抖擞。

“哼!”

黄宗申冷哼一声,道:“我要是不来,你们是不是要闹翻天了。”

黄玉一脸的委屈,跑过来拉着他的手,一副撒娇的样子,道:“爷爷,人家还小,不想嫁人嘛!”

黄宗申一副慈祥的样子,道:“不小了,在爷爷那个年代,像你这么大的姑娘,都已经是好几个娃的娘了。”

黄玉听见这话,脸色一红,道:“爷爷,我求求你了,你千万不要把我嫁给这土包子,你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模样,怎么配得上当您的孙女婿。”

“闭嘴!”

听见这话,叶枫都还没有生气,老头子就已经发怒了,拐棍重重的地上撞击了一下,道:“叶枫再怎么说,他是你未过门的男人,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赶紧给我道歉,否则家法斥候。”

第5章 逼婚

“对不起爷爷,可是我……”

老头子道:“谁让你给我道歉了,我让你给叶枫道歉,女人要守三从四德,男人就是天,就是地,你怎么可以说自家男人的坏话,让外人听见了,会笑话我黄家没有家教。”

“什么,向他道歉!”

黄玉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宠溺她的爷爷,竟然会让她给一个土包子道歉,还不道歉就要家法斥候。

“给我道歉,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老头子怒道。

一旁的黄开达见状,连忙给女儿使眼色,道:“你还愣着干嘛,快听你爷爷的话,赶紧给叶枫道歉。”

家里面的人都知道老头子脾气暴躁,似乎都很怕他,黄玉也不例外,见爷爷真的生气了,便不敢再和他理论,心里面憋着一口怒气,看向叶枫,艰难的发出三个字,道:“对不起!”

叶枫再傻也看得出来,她完全是违心的,倒也不在乎这些,道:“算了,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过,你们黄家要是真看不上我,这亲事不成也罢。”

黄玉咬牙切齿,一肚子的窝火,可听见这话,眼睛顿时一亮,道:“叶枫,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离开我黄家,还能给自己多少留些脸面。”

“给我闭嘴!”

黄老头子瞪了孙女一眼,这才看向叶枫,一脸的慈祥。

“你就是叶枫吧!”

“是!”

叶枫应了一声,道:“黄爷爷其实我觉得……”

叶枫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头子给打断了,只见他看着叶枫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啧啧啧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一表人才,不错不错,以后你就是黄家的人了,要是有人胆敢欺负你,你就给我说,看我不好好收拾她。”

“英雄出少年!”

“一表人才!”

黄玉和父亲黄开达都看得愣住了,这叶枫明明穿的破烂陈旧,身上一副穷酸样,何来的人英雄出少年,一表人才,这老头子不会是老眼昏花了吧。

一旁的黄紫欣打量着叶枫,道:“虽说穿着打扮不讲究,言行举止也有些土里土气的,不过,人长得还是挺清秀的,好好的收拾打扮一下,也不算太差劲。”

“英雄出少年,一表人才!”

叶枫也真是无语了,本来想老头子出来以后,一家人针对他,然后把这婚事给毁了,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呢。

“黄爷爷,我……多谢你的厚爱,其实,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听见叶枫说这话,黄玉冷哼一声道:“还算有自知之明。”

可接着叶枫说的话,就让她听着非常的舒服了。

“黄爷爷,婚姻大事非同小可,您一定要慎重考虑,免得误了黄小姐的前程。”

“嗯嗯,叶枫你终于说了句人话了。”黄紫玉一脸的感激,看着叶枫第一次露出了笑意。

只见老头子听了以后,顿时大怒,转身看向了黄玉,杵着拐棍,快步的走了过去,道:“你说,这话是不是你逼着叶枫说的!”

说话之间,拐杖已经高高举起,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爷爷爷爷,不是我,我可没那么说,都是这土包子自己的意思。”看着那么粗的拐杖,黄玉吓得后退了几步,连忙矢口否认。

黄开达也连忙挡在了女儿的面前,道:“爸,使不得,使不得呀。”

黄紫欣也被吓得不轻,连忙拉住了爷爷,道:“爷爷,你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叶枫也没有想到老头子反应会这么大,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呀。

“黄爷爷,其实我……”

老头子转身打断了他,道:“不用再说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黄道节日我已经选好了,这个月十五,你们就在那天把婚事给办了吧。”

“爷爷,我不嫁!”

“黄爷爷这……”

叶枫看着黄玉,皱眉紧锁,一定要想办法推掉这桩婚事才行,而黄玉更是看他不顺眼,此时,想死的心都没有了。

突然,老头子捂着自己的胸口,呼吸困难,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道:“你……你这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吗。”

“爷爷你怎么了!”

黄玉吓得花容失色,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药……药……”

黄紫欣则赶紧从他的包里面把哮喘病的药拿出来,倒水喂食下去以后,这才有所好转,叶枫眉头微微一皱,眼睛盯着这老头子,心想,你究竟要搞什么鬼。

一家人搞得惊慌失措的时候,只有叶枫无动于衷,凭借这些年跟随老师父在山上学到的本事,叶枫一眼就看得出来,这老头子根本就没有犯病,可他为什么要装病,搞得家人都为他担心呢。

老头子依旧气愤难平,喘着气看着黄玉,道:“你要是不嫁人,就等着为我收尸吧。”

“爷爷,我……”

黄紫欣看着姐姐,道:“姐姐,爷爷有哮喘病,你就不要在气他了好不好。”

黄玉颤抖着,泪流满面,道:“好,我嫁,你们要我嫁给谁我就嫁给谁。”说完,掩面而泣跑了出去。

老头子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这幅样子,心中暗道:“小玉呀,你先不要怪爷爷狠心,以后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爷爷,我去看看姐姐!”

黄紫欣见姐姐哭着跑了出去,一脸的焦虑,连忙和爷爷打了一个招呼,跟了上去。

“哎……”

见状,黄老头子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黄开达道:“爸,这件事情还能不能……”

“不能!”黄老头子道:“除非是我死了,不然这个家里面,还得我来做主。”

见老头子以死相逼,家里面的人都拿他没有办法,此时他一脸的坚决,加上之前的做作,叶枫面色阴沉难看,暗自叫苦,这桩婚事,看来是躲不过去的了。

叶枫暗道:“这事不能就这样,今天才五号还有十天的时间,一定有办法的。”

“乖孙婿,你在想什么呢?”

“额,没有,只是刚来这里,还有些不太适应。”叶枫竟刚刚然有些失神了。

黄老头子一脸的笑意,道:“我懂我懂,年轻人嘛,多相处几天就适应了,从今天起,你就和小玉住在一起,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什么都好说,我黄家绝不会亏待你的。”

“啊,这不太好吧!”

龙血医神-叶枫, 黄玉-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