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战狼-宁远, 林诗晴-都市异能小说

超能战狼-宁远, 林诗晴-都市异能小说

1
第1章 你要老婆吗?

“宁远,你这马上就要退役了,要老婆吗?”

老上司林卫国,看着自己手底下最优秀的兵,很是神秘的问道。

“啥玩意,老婆?”

听到老领导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宁远有些傻眼。

现在部队福利这么好了吗,退役还给发老婆?

“嗯对,只要你开金口,我马上就给你送过来。我大女儿林诗晴,还没嫁人呢!”

宁远看着老领导,一副急不可待,要将闺女给嫁出去的样子,总感觉这里面有坑。

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老领导,那张比鞋拔子还要长的脸,登时就恍然大悟。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如果那林诗晴在长相上随老领导,那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岂不是都要交代了?

可还不等宁远拒绝,林卫国就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宁远啊,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我那大女儿在江都呢,你现在就去找她吧!”

说完之后,他还不由分说,塞给宁远一张飞往江都的机票。

正在飞机上闭目小憩的宁远,突然想起老领导和自己说的话,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

管他呢,先去看看再说!

实在不行,自己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想到这些,宁远就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

而是眯缝着眼睛,颇有兴致的看着过往的空姐,嘴里还不停的念念有词。

“这个是粉红色,这个是白色,这个是黑色……”

宁远说的颜色,可不是空姐身上穿的衣服。

至少不是外衣的颜色!

而是……

不错,他的眼睛可以透视。

至于为何如此,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看到了流星。

当时,眼睛就一片光斑,什么也看不到。

原本以为眼睛得瞎。

可万万没想到,眼睛不但没有瞎,反而还因祸得福,获得了透视异能。

就在宁远看的入神之际,一阵清脆的女孩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这位大叔,你这里好像是我的座位吧?”

宁远侧目看去,映入眼帘的身影,让他眼前不由一亮。

这是一个像是洋娃娃般,粉雕玉琢的小萝莉!

她年龄大概十五六岁,身高一米五,一身洛丽塔打扮。

头顶上还有两个雪白的兔耳朵,看着非常的可爱,有点像网红赛高酱。

宁远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笑呵呵的问道:“小姐姐,你是2B吗?”

听到宁远的话,小萝莉贝齿紧咬,双手掐腰,气呼呼的说道:“你才是2B,你全家都是2B!”

“诗雨,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个看着二十五六岁,身穿白领职业套裙,瓜子脸,大长腿,皮肤吹弹可破,可表情却冷若寒霜的女子,迎面走了过来。

那个叫做诗雨的小萝莉,伸出葱白的小手指着宁远,气呼呼的说道:

“表姐,你来的正好,这个家伙骂我是2B!”

听到诗雨的话,那女子并没有答话,而是微微侧头看着宁远。

显然,这是在等他的解释。

宁远一脸的无辜,指着登机牌上的号码,说道:“我说的2B是座位编号,你想什么呢?”

“我,我,我想的也是座位编号!”

林诗雨见自己想歪了,俏脸羞得通红,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被她称作表姐的苏霜,此刻也意识到这其中有所误会,她就冲着宁远微微一笑,说道:“抱歉,是我们看错了号码,打扰了!”

“诗雨,我们的座位在旁边呢!”

坐下之后,苏霜就取出一个超薄的笔记本,如同葱白一样纤细如玉的手指,在键盘上来回舞动。

原本还有些睡意的宁远,现在身旁坐了一大一小,两个漂亮的小姐姐,瞬间精神百倍。

俗话说得好,光棍三年半,母猪赛貂蝉。

更何况,是宁远这样从母胎开始,就一直单身,预防艾滋全靠手的男人。现在看到两个国色天香的小姐姐,自然也就有些心神荡漾。

宁远整理一下衣冠,带着绅士般的笑容,上前搭讪。

“美女,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苏霜停了下来,瞥了宁远一眼,随口问道:“像谁?”

还不等宁远答话,旁边的林诗雨,就冲着宁远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满是鄙夷的说道:

“切,你是不是想说,我表姐像你的梦中情人,亦或者初恋女友?9102年都过完了,竟然还用这样老土的搭讪方式,真是out!”

宁远见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鄙视了,有些尴尬。

他讪讪一笑,赶紧岔开话题。

“美女,你这也是去江都市的吗?”

林诗雨怼宁远上瘾,当即就又不失时机的怼了一句。

“你脑子瓦特了吧,这是飞机,又不是招手即停的公交车。真想不明白,就你这样的智商,怎么上得了飞机的?”

宁远一脸的黑线,这小姑娘年龄不大,可怼人也忒狠了吧?

苏霜见自己这个表妹说的有点冲,就拽了一下她的衣角,故作嗔怒训斥道:

“诗雨,你胡说什么呢!”

训斥完林诗雨后,她就又冲着宁远歉意一笑。

“我妹妹她年龄小,不懂事,还望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宁远也回以礼貌的笑容,说道:“你多虑了,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你说谁是小姑娘呢,你才是小姑娘呢,你全家都是小姑娘!”

宁远这边话音还未落地,林诗雨就又杏目圆睁,气呼呼的怼了一句。

而且说话时,她还故意挺了挺自己那刚刚发育的小胸脯,以此来表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姑娘了。

宁远满脸黑线,直接无言以对。

“诗雨,你再这样胡闹,我下次可就不带你出去了!”

苏霜这一次真的有点怒了,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几个分贝。

林诗雨也意识到,自己这个表姐真的动怒了。她赶紧做投降状,莞尔微笑,完全一副人畜无害的乖宝宝模样,让人无法再行发火。

宁远见气氛有些尴尬,就没话找话。

他指着苏霜的电脑,问道:“美女,你这是做什么工作,这么敬业?”

苏霜随口应道:“服务行业!”

一听到是服务行业,宁远眼睛不禁一亮。

“服务行业好啊,为人民服务,对了,你在哪里上班,我有时间一定会去光顾!”

苏霜瞥了一眼宁远,冷然嗤笑道:“好啊,我在法医研究室上班,主要工作是解剖尸体,你确定要去光顾?”

2
第2章 法医也是医生吗?

“呃!”

听到对方竟然是专职解剖尸体的法医,宁远只感觉自己额头上直冒黑线。

确认过眼神,不是能够随便搭讪的妹子!

“嘿嘿,大叔,你刚才不是说,最喜欢服务行业嘛,还说要照顾我表姐的生意,现在怎么怂了?”

看到宁远这个怪蜀黍吃瘪,小萝莉林诗雨已是笑的花枝乱颤,半个身子都差点滑到座椅下面。

宁远懒得理她,闭着眼睛假寐。

就在这时,飞机上的广播,突然响起。

里面传来空姐,很是急切的声音。

“各位旅客请注意,飞机上有医务人员吗?现在有一位乘客突发疾病,需要救治……”

听到广播的通知,原本安静的机舱,立即就变得喧闹起来。

不过,却无一个人站出来。

这时,苏霜突然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我是一名医生,让我看看!”

听到苏霜说自己是医生,空姐和病人家属,都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很是激动,赶紧给她让开一条路。

宁远一时没有转过弯,诧异的问道:“她不是法医吗?”

林诗雨冲着宁远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反问道:“难道法医就不是医生了吗?”

宁远:“……”

苏霜走上前去,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

这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衣着非常考究。他眼睛紧闭,气息时断时续,看样子非常危险。

苏霜先用急救箱里的仪器,给老爷子量血压、测心率。

实时报告患者生命体征:“心率很快,血压偏低……”

法医虽说也是医生,可打交道的对象不同。

现在老人的情况非常的棘手,远远超出了苏霜的能力范围。

她只能用最基础的急救措施,尽可能的稳住老人的病情。

一阵急救过后,苏霜见情况并没有半点好转,甚至还有恶化的迹象,不禁汗如雨下。

她本能性的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带着几分歉意的口吻,说道:

“病人的情况非常危险,很抱歉,我医术有限,建议就近着陆送医!”

“让我看一下!”

宁远见苏霜无法搞定,就起身走了过去。

苏霜回头看了宁远一眼,有些惊诧的问道:“你也是医生?”

宁远微微一笑,应道:“算是吧!”

听到宁远的回答,苏霜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什么叫算是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来不得半点儿戏!”

听到苏霜的质问,其他人也都纷纷向宁远投去鄙视的目光。

甚至,还有人出言不逊。

说宁远并不是存心想要救人,而是为了在美女面前,出风头之类的云云。

不过对此,宁远倒也不动怒。

他看向一个双眸含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吧?”

女孩抹了一把眼泪,凝噎的应道:“嗯,他是我爷爷!”

宁远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老者,说道:“你爷爷这是因为剧烈震荡,以至于脑内血管破裂,导致的出血性中风,情况非常危险!”

“现在距离最近的机场,是山城机场,至少一个小时才能到。而且,飞机在迫降时,会非常的颠簸。依照你爷爷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承受不住。恐怕送不到医院,他就一命呜呼了!”

听到宁远说的非常严重,马尾辫女孩当场就吓得花容失色,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

看到女孩哭的如此伤心,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齐刷刷的投向了宁远的身上。

苏霜轻启芳唇,问道:“你能救吗?”

宁远稍作片刻沉思,应道:“可以试试!”

苏霜看着宁远,很是慎重的问道:“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不是儿戏,你有多少把握?”

宁远想了一下,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成吧!”

听到宁远说只有五成的把握,马尾辫女孩表情不由的一沉,明显是在犹豫。

宁远看出她心中担忧,就用一种无比严肃的口吻说道:“相信我,你爷爷还有一半的可能救回来。要不然的话,就真的只能准备后事了!”

听宁远说的这么严重,马尾辫女孩当即就慌了心神。

她看了看地上昏迷不醒的爷爷,又看了看宁远,贝齿紧咬,眼眸犹豫不定。

显然,是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大叔,我相信你,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宁远见马尾辫女孩同意自己放手施救,就冲着左右喊道:“都散开,保持通风!”

随后,他就又看向苏霜,说道:“帮忙搭把手,把老人家给扶起来!”

苏霜没想到,宁远竟然让她打下手。

不过,她也没有拒绝,随口应了一句,就按照宁远的吩咐,将老爷子给搀扶起来。

宁远先看了看老爷子的脉搏,又探了探鼻息,扒了两下眼皮。

老爷子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气若游丝,算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宁远定了定心神,对苏霜嘱咐道:“把老爷子扶正,扶稳!”

苏霜虽然不知道,宁远到底要做什么,不过还是乖乖的照做。

宁远从随身携带的针灸袋里,取出三枚明晃晃的银针。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所有人,都不由的一愣。

自从西医普及之后,中医的处境,就江河日下。在部分地区,甚至都成了骗子的代名词。

因此,当这些乘客,看到宁远竟然打算用银针施救,就又纷纷投向质疑的目光。

“没搞错吧,这性命攸关的事情,竟然用针灸?”

听到围观者的质疑,那马尾辫女孩,也是心急如焚。

担心自己刚才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

要是爷爷出现什么意外,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对于围观者的质疑,宁远完全置若罔闻。

此刻,在他眼里只有病人,再无其他。

“唰!”

“唰!”

“唰!”

三根明晃晃的银针,快,狠,准的刺入老爷子百会,风门,神堂三处大穴之上。

随后,宁远又在老爷子的背部轻轻推拿,揉捏关元,肩井,心俞等多处穴位。

就这样过了半分钟,他手掌忽地扬起,冲着老爷子的背心,猛地拍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不由的一惊。

“你这人怎么回事,还嫌老爷子的病情,不够严重嘛?”空姐吓得面如死灰,就连质问的声音,都开始微微的发颤。

那些乘客们,原本就对宁远存有质疑,现在见他又如此乱来,都纷纷出言声讨。好像他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就连那马尾辫女孩,也被宁远刚才那一掌给吓得不轻,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啪啪的往下掉落。

“呜呜,呜呜,爷爷,爷爷……”

3
第3章 从A到D?

“你爷爷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哭?”

宁远被马尾辫女孩哭的心烦,当即就板着脸,狠狠地训了她一顿。

马尾辫女孩被宁远的气场给吓住了,赶紧用小手捂住嘴巴,止住了哭声。

随之,就见宁远将百会,风门,神堂三处大穴的银针,给猛地拔了出来。

“噗嗤!”

老爷子嘴中吐出一大口黏糊糊的黑血,慢慢的睁开眼睛,剧烈的咳了起来。

“爷爷,爷爷,你终于醒了,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马尾辫女孩见到自家爷爷醒来,不禁欣喜若狂。

之前那些对宁远口诛笔伐的众人,此刻也都纷纷冲他投去敬佩的目光。

尤其是苏霜!

由于工作特殊的缘故,她也算是阅人无数,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透,眼前这个叫做宁远的男人。

老爷子看着马尾辫女孩,说道:“子萱,我没事,刚才是谁救了我?”

被称作子萱的马尾辫女孩,赶紧抹了一把泪水,指着宁远说道:“爷爷,是这位大叔救了你!”

老爷子仔细打量宁远,看他最多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正在用纸巾,擦拭着明晃晃的银针,略显浑浊的眼眸,闪现出一抹惊诧来。

“小兄弟,这次多谢你了,要不然的话,我这条老命可就都交代在这里了。”

宁远摆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而已,老爷子不可客气!”

老爷子看到宁远手中的银针,更是震惊,连连赞道:“小兄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对于针灸竟然有着如此高深的造诣,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随后,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小兄弟,大恩不言谢,这是老夫的名片。你若是需要什么帮助,随时都可以联系我!”

宁远接过名片,随意瞥了一眼,老爷子姓叶,单名一个尘。

如果是江都本地人,看到叶尘这个名字,定然会发出一阵惊呼。

因为,他就是鼎鼎大名的江都首富!

不过,宁远对于江都一无所知。简单扫了一眼之后,就随手将名片装进了兜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随后,宁远就转身对着那个,叫做叶子萱的马尾辫女孩嘱咐道:

“你爷爷现在身子骨还非常虚弱,一定要好生休养,不可动怒。若是感觉气血不顺,可取金银花15克,甘草10克,陈皮18克,野参20克,取1000克的水,文火熬制45分钟,每天早晚各一次,连服七天,即可见效!”

听到宁远的叮嘱,叶子萱赶紧取出手机记下。

待记好之后,她就又红着脸问道:“大叔,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若是我爷爷有什么事情,我也好能联系到你!”

宁远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腰间摸出一个堪比板砖的诺基亚手机。

“你觉得我这个手机能加微信吗?”

看着宁远的老古董大哥大,在场所有人都一阵汗颜。

这9102年都已经过完了,怎么还有人用大哥大?

叶子萱一脸黑线之后,就又试探性问道:“那能不能留个手机号?”

宁远看这女孩长得还挺水灵,不忍拒绝,就接过她的手机,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后,又递了过去。

“好了!”

说完之后,宁远就摆了摆手,很是潇洒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诗雨凑了过来,很是崇拜的味道:“大叔,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你还懂中医,好厉害的样子!”

听到林诗雨的夸赞,宁远一脸的黑线。

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听这话怎么有点怪怪的?

宁远看了看林诗雨脖颈下的部位,随口问道:“怎么,你想要从A变成D吗?”

呃,从A变成D,这是什么鬼?

林诗雨侧了侧脑袋,一脸的问号,显然是还没有转过这个弯来。

在她旁边的苏霜,则狠狠的瞪了宁远一眼,用眼神警告他,别想打林诗雨的主意。

宁远耸了耸肩,一副“太小,我没兴趣”的表情,就继续闭眼小憩。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江都机场降落。

现在是夏天,美女们都穿的很是凉快。那笔直的大长腿,那叫一个晃眼睛。

突然间!

宁远看到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跑车,呼啸而来,稳稳的停在路旁。

车门打开后,一个身穿精致的职业套裙,带着墨镜的女子,迈着雪白的大长腿,缓缓走了出来。

她以一个很优雅的姿势,摘掉墨镜,冲着宁远这边伸了伸手。

看到这一幕,宁远心头那叫一个激动。

正准备招手回应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林诗雨的声音。

“姐,你来接我们了!”

随之,她就扒拉一下宁远,气呼呼的说道:“大叔让开,别挡道!”

林诗雨的姐姐,叫做林诗晴!

林诗晴看了看宁远,问道:“诗雨,那个人是谁,你们认识吗?”

林诗雨摇了摇头,说道:“飞机上认识的,是一个懂中医的怪蜀黍!”

听到自家妹妹的话,林诗晴也就收回了目光,落在了苏霜和林诗雨身上。

“怎么样,你们一路上还顺利吧?”

苏霜微微一笑,应道:“还好,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就好!”

说这话时,林诗晴有些心不在焉,眉宇之间甚至还有一抹淡淡的哀愁。

还没有上车,林诗雨就很是八卦的问了起来。

“对了,老姐,我听说老爸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他长得怎么样,有没有我的爱豆肖战帅?”

听到妹妹的问话,林诗晴眉宇之上的愁怨又浓了几分,随口敷衍道:

“不知道,我还没有见到他呢。好像是老爸手底下的一个兵,今年刚退役,叫什么宁远!”

林诗雨眨了眨眼睛,问道:“啊,你还没见到呢。那老姐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他给牵出来溜溜,让我也看看,到底是骡子还是马?”

就在这时,宁远凑了过去,随口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未来姐夫,为什么就不能是个人呢?”

看到宁远走了过来,林诗雨当即就冲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切,不管我未来姐夫,到底是不是一个人。都比你强一百倍,不,至少一万倍!”

林诗晴见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又在胡闹,就瞪了她一眼,说道:“诗雨,你乱说什么呢,快给人家赔个不是!”

林诗雨很是傲娇的哼了一句:“哼,想得美!”

宁远嘻嘻一笑,说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想的挺美!”

说完之后,他就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激动,看向林诗晴。

“美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宁远,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宁远!”

4
第4章 实习男友?

“什么,你就是宁远?”

林诗晴,林诗雨以及苏霜三姐妹,全都震惊了,一个个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宁远。

宁远耸了耸肩,说道:“不错,我就是宁远,如假包换!”

随后,他就取出了自己的退役证,还有临行前老领导给写的一封亲笔信,全都递了过去。

林诗晴伸手接了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林诗雨凑上前去,问道:“老姐,这些都是真的吗?”

林诗晴点了点头,应道:“都是真的!”

“这么说,你就是我未来的姐夫了?”

林诗雨小嘴张成了“O”型,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对于“未来姐夫”这四个字,宁远显得很是受用,频频点头。

林诗晴则瞪了自己这个妹妹一眼,故作嗔怒的训斥道:“诗雨,你乱说什么呢?”

林诗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苏霜见场面有些尴尬,就伸手拉了一下林诗雨。

“诗雨,我有些口渴,我们去那边买瓶水!”

说话时,她就强行拽着林诗雨,朝不远处的超市走去。

顿时间,就只剩下宁远和林诗晴两个人。

林诗晴见宁远一直盯着她看,黛眉不由的微微一蹙。

“我好看吗?”

宁远小鸡啄米一样,使劲点了点头,应道:“好看,比花儿还要好看。实不相瞒,看到你的第一眼,我都想好我们的孩子姓什么了?”

林诗晴一阵汗颜。

“我以后要嫁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宁远连连点头,很是自恋的应道:“我就是啊,要不然的话,老领导,哦不,应该是岳父大人,又怎么会让我过来找你呢?”

见宁远都改口喊“岳父大人”了,林诗晴登时就又是一头的黑线。

她简单整理一下思绪,继续说道:“我父亲和我说过你的情况,他对你赞不绝口,说你是个英雄。不过那只是我父亲,并不代表我的意思!”

宁远顿了一下,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林诗晴想了一下,说道:“看你表现咯,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表现让我满意的话,我会承认你是我男朋友。否则的话,你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宁远仔细琢磨了一下林诗晴的话,问道:“也就是说你的实习期男友?”

林诗晴点了点头,应道:“可以这样理解!”

宁远微微一笑,说道:“OK,我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问题!”

林诗晴问:“什么问题?”

宁远狡黠一笑,问道:“那我实习期时,有没有工资可拿?”

林诗晴:“……”

她见过厚颜无耻的人,可能像宁远这样厚颜无耻,却还真是第一次见。

她现在都有些后悔,让宁远当她的实习男友了。

事实上,她从未想过要找男朋友。

就算是找,像宁远这样的男人,也绝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只不过,现在有很多男人在追求她,其中有不少都是生意上的伙伴,让她烦不胜烦。

因此,她需要一个挡箭牌,来替他阻挡那些男人的骚扰。

林诗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实习期没有工资,不过你要是没有工作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安排一个!”

宁远一口应了下来,应道:“好啊,什么工作。我这个人对职业不挑的,你随便给安排一个CEO,CFO,COO之类的就可以。实在不行,总经理也可以!”

一向涵养非常好的林诗晴,此刻都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CEO,CFO,COO,还总经理也可以,亏你说得出口啊!

她强忍着骂人的冲动,说道:“这些都没有,现在我们公司只缺一个保安队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下午就去面试!”

宁远有些诧异:“不会吧,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还要去面试?”

林诗晴白了他一眼,说道:“当然了,你要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去!”

宁远无语,在他看来,也只有眼前这个傻妞,敢说他没有这个能力。

“好,我明天一定准时去面试!”

林诗晴微微一笑,转身冲着不远处的花圃喊道:“你们两个都偷听够了吗?”

不等林诗晴话音落地,苏霜和林诗雨,就从花圃里钻了出来,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林诗晴懒得理会她们,说道:“都上车吧!”

随后,她就又转身看向宁远。

“你住哪,我开车送你?”

宁远心想,自己这是第一次来江都,上哪有住处去?

不过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很从容的说道:

“我住的地方距离这很近,走着就能到!”

林诗晴倒也没有客气,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送你了,你记得下午来应聘就行,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

说完之后,她就很是优雅的取出一张名片,塞到了宁远的手里。

随后,不等宁远再说话,她就一踩油门,直接绝尘而去。

宁远看着绝尘而去的保时捷车屁股,一阵感叹。

卧槽,我只是客套两句,不会这么绝情吧?

竟敢这样对你未来的男人,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

随后,他就拿起手中还留有林诗晴体香的名片,放在鼻前使劲嗅了一下。

嗯,不愧是我未来媳妇,就是香!

哎呀,没想到我未来媳妇,还是一个执行总裁。看来还是老领导体贴我,知道我牙口不好!

宁远将名片把玩一阵之后,就随手装进了兜里。

就在这时,有机场大巴疾驰而来,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宁远也没有多想,直接就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女司机,剪了个非常干净利索的短发,长得还不错,看着很是英姿飒爽。

女司机见宁远盯着她看,就瞪了他一眼,习惯性的喊道:“看什么看,要么刷卡,要么投币,要么滚蛋!”

“呃,不愧是女司机,司机中的战斗机,有个性!”宁远啧啧嘴,就开始在裤兜里摸银子。

可摸了一圈后,他就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裤兜,竟然比脸还干净。

女司机见宁远一直都没动静,就冷笑一声,问道:“你该不会是连公交车都坐不起吧?”

听到女司机的质问,宁远那是一脸的尴尬。

他是因为任务失败,被强制性退役,因此一毛钱的退伍费都没拿到。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也没攒下一毛钱,现在绝对的无产阶级。

谁能想到,曾经让西方地下世界,闻风丧胆的战狼,竟然也会穷的连公交车都坐不起。

这事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让那群家伙给笑掉大牙。

“要不,刷我的卡吧!”

就在这时,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宁远回头一看,竟然是飞机上的空姐。

还是两个!

她们的容貌,虽说和林诗晴这样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无法相提并论,可也绝对是上上之选,尤其是那身材,堪称一绝。随便扔到一个院校里,那都是校花级别。

宁远厚脸皮惯了,也就没有拒绝。

这时,女司机翻了翻白眼,很是鄙夷的说道:“小白脸!”对于女司机的话,宁远倒也没有生气,和那两个穿着非常凉快的空姐一起在后排坐下。

经过简单交谈,宁远知道这两个空姐,一个叫做王若曦,一个叫做赵雅兰,都是江都大学的大三学生,暂时在航空公司实习。

今天,也是她们第一次上飞机。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因此,对于宁远展现出来,可以起死回生的针灸医术,都无比的崇拜。

王若曦性子比较活泼,问道:“大叔,你针灸这么厉害,是出身于中医世家吗?”

宁远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我祖上还是宫廷御医呢,曾经还给光绪帝把过脉,给慈溪太后看过病!”

“哇,宫廷御医,好厉害的样子!”

王若曦和赵雅兰,都两眼放光,满目崇拜。

其实,这些纯属宁远胡说八道。

他是一个孤儿,连自己老子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祖上的事情?

他之所以懂医术,是因为他八岁时,在机缘巧合之下,于山上破庙之中,得到了一本叫做《黄帝内经》的书。

刚开始,他只是闲得无聊,按照书上的穴道练着玩。

万万没想到,这竟然还真是一个宝。

幸亏自己小时候,觉得这纸张太糙,没拿它擦屁股。要不然的话,那可真的就亏大了。

王若曦朝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什么人,就压低声音,有些害羞的问道:“大叔,我问你一个事情,听说针灸可以丰凶,这是真的吗?”

超能战狼-宁远, 林诗晴-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