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强者无双-江云飞, 苏悦-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之强者无双-江云飞, 苏悦-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只剩下五分钟了

津海,皇朝酒吧大厅里。

一个容貌绝美,气质清冷,却又不失性感的女子匆匆走过,立即便被周围那些猎艳男人给盯住了。

“那女的谁啊?这也太漂亮了吧!”

“那是苏家大小姐,伊人妆品的总经理苏悦,咱们津海的商界女神。”

“不会吧,还是个白富美?这我要是能娶了她,短命十年都值了。”

“你就别想了,人家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谁?!”

“喏,跟在苏悦后面的那个,就是他。”

说着,他们都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低着头,默默跟在苏悦身后。

他那一身洗的发白的廉价地摊货,不论是和这皇朝酒吧的豪华装修,还是与他身前气质与容貌绝佳的苏悦相配,都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但凡路过之处,所有人都厌嫌地看着这个年轻男子,满含鄙夷。

“他?你搞错了吧!这就是个穷逼啊!能配上苏悦这么极品的美女?”

不了解的男人充满了惊诧。

“哈,他何止是个穷逼啊。”有知道的,便毫无顾忌地指着年轻男子大笑:

“他叫江云飞,就是个吃软饭的,屁用没有,天天跟在苏悦后头跑腿,就跟个奴才似的,彻头彻尾的废物。”

“不会吧,苏大美女居然找了这么个废物。那我,岂不是也有机会了?”

“就是,反正这鲜花都已经插到牛粪上去了,我们帮着施施肥松松草,不也挺好的吗?”

“说的对,哈哈哈哈……”

这些肆无忌惮的嘲讽全都被江云飞听到了,但他却面无表情,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可苏悦也听到了,脸上瞬间羞怒,瞥了一眼身后的江云飞,心中好一阵烦闷。

就知道别人看到这废物一定会说三道四,可他倒好,非得跟条癞皮狗一样,天天黏着自己,烦死了!

想着,她反手一把拽住了江云飞,狠狠向前一拉!

“你快走啊,还想听别人说我的笑话是不是?”苏悦咬牙怒喝!

江云飞连忙点头,默不作声地加快了脚步。

苏悦看着江云飞那懦弱的样子,气的紧咬银牙,又狠狠推了江云飞一把:

“你怎么还这么慢!真不知道你脑子都是些什么,不但一点本事没有,还天天唯唯诺诺,跟条狗一样!”

“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算了!”苏悦发泄式地轻吼着。

可被推了一个趔趄的江云飞却依旧没动气,反而回头冲苏悦讨好式的一低头:“你别生气,都怪我,都怪我。”

“你……”苏悦怒极反笑:“我也是,跟你这么个废物置气,我真是疯了。”

说着,苏悦大步甩开江云飞,走到了一间包厢前,努力平稳了一下起伏的胸口,这才敲了敲门,等到里面有了回应,她才冷冷丢下一句“在这等我”,便走了进去。

看着苏悦进门的背影,江云飞的眼睛眨了眨,忽然笑了,轻声自语着:

“老婆,对不起,我还真不是个废物。”

废物这个称呼,从他和苏悦结婚的第一天起,他已经听了整整三年。

还有周边那些人的冷嘲热讽,他也早就听的麻木了。

不但如此,他在整个苏家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一不小心就会被打骂,甚至连条狗都不如。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江云飞就是个穷逼,什么本事没有,十足的窝囊废,根本就配不上苏悦,连提鞋都不配。

可只有江云飞自己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因为,他真正的身份是京城隐世大族江家的大少,富可敌国,身份尊贵。

而他更是从小被家族作为继承人培养,无论是学识、经营理念、社交能力抑或琴棋书画,全都是请的世界名师指导,可谓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但就因为江家老家主三年前一个荒谬的继承人培养任务,他必须要扮穷小子,再找个富家女结婚,婚后还不能表现任何才能,遇事低调,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才算是合格。

有时候,他是真的想骂人啊,这哪里是培养继承人?

这分明就是培养软饭王好吧!

不过,这还不是最荒谬的,最荒谬的是——

他并不是真正的江云飞!

准确的说,他是在三年前,从未来穿越回来,附身到了刚死的江云飞身上。

他并不清楚当时这个江云飞的死因,但作为前世在底层厮混的普通人,能穿越成为这种有钱,有势,有才,还有颜值的家族继承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然没有!他很满意!

曾经,他也想过放弃这个无聊的任务,一心一意当个富家子算了。

可万万没想到,他这身体的原主人居然还残留了灵魂怨念,只要他想要逃避任务,那怨念就会蹦出来造反,让他脑袋剧痛。

这种痛,痛入骨髓,恨不得直接撞墙撞死。

所以,他屈服了。

一个堂堂来自未来的穿越人士,却做了三年憋屈的苏家女婿,各种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宝宝心里苦哇!

不过,他马上就要解脱了。

因为今天就是三年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更准确的说,是只有十五分钟了。

十五分钟后,他就可以昂首挺胸做男人,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想着,江云飞长舒了一口气,又想起了苏悦今天来这要谈的贷款一事。

苏悦要贷一个亿,这事很难。

不过,只要等江云飞恢复了身份,这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别说一个亿,就是十个亿,他都能分分钟替苏悦搞来。

而江云飞也愿意帮苏悦。

虽说苏悦对江云飞的态度也不好,但那都是恨铁不成钢,她的本意是希望江云飞能够有点出息。只是一次次的失望,让苏悦彻底绝望,这态度才越来越恶劣了。

而苏悦的善良和美丽,也让江云飞在这三年中,真的爱上了她。

所以,一旦他恢复身份,他绝不会离弃苏悦,反而会将她捧在手心,为她奉上整个世界!

可当他贴近包厢门口之后,他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

……

“李总,我那贷款的事情,真的要麻烦您了。”

包厢里,苏悦神色焦虑地和面前的一个秃顶男人说着话。

这男人是聚丰国际银行的华夏区总经理李剑,权柄极重,是苏悦得罪不起的人物。

李剑勾着嘴角没说话,一双小眼眯缝着,肆无忌惮地在苏悦的胸前来回扫视。

苏悦注意到对方淫邪的目光,皱了皱眉,用手遮挡了一下,又焦虑道:“您不知道,为了保证我公司的正常生产,我拆借了不少高利贷,利息压的我都喘不过气了。如果,您再不答应放贷,我都要被逼疯了。”

“你们伊人妆品的经营风险太高,一个亿从正常手续走,我绝不会同意给你们放贷的。”

李剑终于说话了,毫不犹豫地打击着苏悦。但那‘正常手续’四个字却说的极重。

“这……”苏悦更加急了。

“不过嘛,也不是没有办法。”

李剑一咧嘴,笑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协议:“这是我已经写好的协议,一个亿,低息,保证让苏总你满意。”

“真的?”

苏悦惊喜万分,伸手就想去拿协议。

“诶……”李剑将手中协议一抬,死死盯着苏悦:“不过,我让苏总满意了,苏总是不是也该让我满意满意啊?”

满意?怎么满意?

苏悦俏脸一变,品出了对方的意思,当即一皱眉:“李总,你什么意思?”

李剑淫笑一声:“很简单,陪我一晚。”

苏悦脸色剧变,彻底缩回了手,强压怒意:“李总,你不觉得说这话很恶心吗?”

“恶心?呵,男欢女爱有什么恶心的。”

李剑不屑地撇撇嘴:“只要你陪我一晚,这一个亿的贷款立马就是你的。而且是最低利息,至少能帮你省几百万。”

“不可能!”苏悦猛地站了起来,咬着银牙:“我绝不做这种肮脏的交易。”

“啧啧啧……你说你个结了婚的女人,还装什么矜持啊。”

李剑一愣,随即摇头笑了:“还肮脏,至于吗?不就是眼一闭腿一张的事吗,睡一下,又少不了你块肉,而且还赚了几百万,多划算。你说是吧……”

说着话,李剑也站了起来,满脸淫邪地伸手就向苏悦胸前摸去。

“你无耻!”

苏悦怒声,伸手将面前的一杯红酒泼到了李剑脸上。

“你个贱人,给脸还不要脸了!老子今天就要上你了,怎么地!”李剑恼羞成怒,脸上红酒都不抹,像条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苏悦慌了,脚下被椅子一绊,摔到在地。

李剑淫笑着,到了苏悦近前。

就在这时。

“砰!”

包厢门被一脚踹开,江云飞怒气腾腾地冲了进来,迎面撞上李剑,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啪——”

一声脆响,李剑直接被江云飞扇的翻到在地。

“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敢碰我老婆?!”

江云飞怒吼一声,接着又是一脚,“砰”的把李剑踢的倒飞出去。

“噗——”李剑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你老婆?”

随后,李剑也反应过来,一抹嘴角鲜血:“你就是苏悦的那个废物老公?敢打我?我弄死你!”

“弄死我?好啊,来啊!”江云飞上去,一把拽起了李剑,又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我看看,是谁弄死谁!”

“混蛋!你还打我?”

李剑被抽懵了,疯狂大吼:“我要报警,让你牢底坐穿!”

“啪——”

江云飞又是一巴掌甩过去:“还要报警是吧?还牢底坐穿是吧?来啊!”

说完,他正反手,啪啪啪,又是几巴掌甩出去。

李飞彻底被打懵了,脸颊都抽肿了。

苏悦倒在地上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

这还是以往那个一贯唯唯诺诺的窝囊废吗?

他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可随即,她猛地惊醒,赶紧起身拉住了江云飞:“别打了,我们走!”

江云飞还想再打,无奈苏悦死死拉着他,转身就跑。

一口气跑到了酒吧外头,他们停住,苏悦这才又愣愣地看着江云飞:

“你怎么了,今天这么冲动?”

江云飞愤愤:“你是我老婆,他想动你,我要是再不冲动,我还是男人吗?”

冲冠一怒为红颜!

苏悦心里忽地一甜。为了自己,老公他终于挺起了腰杆,有骨气了?

但随即,她又慌了。打了聚丰的老总,不但贷款的事黄了,肯定还要担责。

罢了,为了老公的这次勇敢,这个责任就我来担着吧。

正想着呢,江云飞忽然轻声地对她道:“老婆,要不你先回吧。我等等他……”

苏悦一愣,眼底又闪过一丝失望。

江云飞轻柔的话语让她误会了,她以为江云飞怕了,是要留在这给那李剑道歉。

唉,看来是自己错了啊!江云飞他哪里有什么骨气?刚才肯定只是一时冲动,现在缓过劲来,他又后悔了。

苏悦叹了口气:“行吧,你就留在这,给李总道个歉,记住了,要诚恳。”

说完,她不等江云飞辩解,掉头就走。

“我……”

江云飞苦笑地看着苏悦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她很快也就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了!

想着,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嘴角一勾:

“只剩下五分钟了。”

第2章 我让你看看,谁更嚣张!

“小子,你还敢留在这,胆子真肥啊!”

李剑捂着脸从酒吧里狼狈地出来,一眼看到了在门口的江云飞,当即气的火冒三丈,疯狂怒吼。

听到这声音,酒吧里又涌出不少人来,其中就有刚才对江云飞嘲讽的那些人。

他们当中有认识李剑的,一看李剑被打的惨样,都惊了。

“卧槽,这不是聚丰国际银行的李总吗,牛批人物啊!居然还有人敢打他?”

“嘿,那不就是江云飞吗?难道是他打的?”

“不会吧,他就一废物,还有这胆子?”

“如果真是他,那他死定了!”

周围的人纷纷凑上来,都要看看这场实力相差悬殊的较量。

李剑嚣张地到了江云飞面前,指着江云飞鼻子大骂:“小子,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肯定是后悔死了,想要来给我道歉是吧?”

江云飞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对方。

李剑却以为江云飞是真的怕了,一挥手,声音更大地叫嚣起来:

“晚了!我告诉你,你再道歉都晚了!哪怕你现在给我在这里磕头都没用!”

“我一定会弄死你!让你在牢里呆一辈子!”

“而且,你老婆也完了!”

“我会把她加入银行系统的黑名单,让她以后哪怕一分钱都贷不到!”

这话说的疯狂嚣张极了,但,周围的人却都是纷纷点头。

李剑是聚丰国际银行的华夏区总经理,银行系统的资深元老。这种人物和江云飞比,那简直就是大象与蝼蚁般的差距。

一根手指头,分分钟碾死你!

别说江云飞了,就说整个苏家,都不敢轻易得罪李剑,因为李剑掌控着庞大的经济命脉!

完了!

这个江云飞完了!

还把他老婆也拖下了水,这次死定了!

江云飞依旧没有说话,面无表情。

李剑看到江云飞的沉默,心情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抬手拍死江云飞的那一刻。

“江云飞,你怕了吧?”

李剑的小眼冒着精光,嚣张至极地大喊:“怕了,就赶紧地把你老婆乖乖送到我的床上来,然后跪着看我上了你老婆。那样,我还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不然你们就等着去死吧!”李剑歇斯底里地疯狂大吼。

周围的人们都是瞪大了眼睛,眼底充满了各种艳羡和震惊啊。

有钱有权的人真好啊!

就敢这么当面叫嚣,让人家把老婆送过来,还得跪着看!

这绿帽子都得当着面给你带上去。

麻痹的,这才叫大人物啊。

牛!

在这些人从心里给李剑竖起大拇指的同时,都鄙夷地看着江云飞。

这种吃软饭的废物还敢动李总?简直太自不量力了!找死啊!

现在,他们就等着看江云飞跪下来,哭着喊着求李剑原谅呢。

只可惜,李剑会原谅吗?

不会啊!

李剑这时也是一样的心情。他昂着头,咬着牙,鄙夷不屑地看着江云飞。

他在等!

他在等着江云飞跪下来给他磕头的时候,狠狠地踩着江云飞的头,肆意地蹂躏羞辱江云飞一番!

他要亲眼看着江云飞痛苦、绝望!

他要彻底将江云飞撕碎!

但,就在这时。

江云飞却掏出了手机,静静地看着。

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完全无视了面前李剑的叫嚣,和其他人的鄙夷。

李剑和旁人都是不解,莫非江云飞吓傻了?

可突然,江云飞笑了,冲李剑扬了扬手机:“呵呵,时间到了呀。”

时间到了?什么意思?

李剑一愣。

众人也是一愣。

江云飞却施施然的收好了手机,一抬头,冲李剑一呲牙,伸手勾了勾指头:“来,过来。”

李剑下意识地把脑袋凑了过去。

“啪——”

就见,江云飞一抬手,重重地给了李剑一个大嘴巴子。

“啊!”

惨叫响起,李剑脑袋一歪,嘴里喷出了鲜血。

众人懵了。

怎么个意思?

这是李剑凑上去,被打脸了?!

“李剑,你很嚣张是吧?”

“啪——”

可江云飞不等李剑和众人反应过来,冷笑一声,抬手又是一巴掌。打的李剑嘴角溢血,倒退一步。

“你以为你是银行总经理就很吊了是吧?”

“啪——”

江云飞逼近一步,又是冷笑,再给一巴掌。

“你以为你真的就可以无法无天,横行霸道了是吧?”

“啪——”

“还让我把老婆送给你?”

“啪——”

“还让我跪着看?”

“啪——”

“还让我们等着去死?”

“啪——”

“你特么是不是脑子里有坑,坑里有屎啊!”

江云飞一句一个巴掌,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左右开弓,抽的李剑节节后退,鲜血狂喷。

“砰!”

说到最后,江云飞更是抬起一脚,直接将李剑给踢飞了出去。

然后,江云飞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踩住了李剑的胸口,指着他大骂:

“李剑,你知道吗?就你这种货色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还敢在我面前嚣张?我就让你看看,谁更嚣张!”

话落,江云飞一脚狠狠地跺了下去。

“砰!噗……”

李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痛的张大了嘴巴,连声音都喊不出来。

可江云飞还不解恨,一脚接着一脚,狠狠地踩着李剑。

李剑被踩的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只大虾,痛不欲生,惨不忍睹!

这一刻,整个酒吧的门口静如死寂。

所有人都傻了!

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江云飞狠狠踩着李剑。

他们都觉得是不是看错了。

江云飞那是谁啊?那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啊!

李剑又是谁?那可是聚丰国际银行的华夏区总经理,牛逼人物啊!

按道理,绝对应该是李剑狂虐江云飞啊。

可如今呢?

在他们的眼前,却是江云飞肆无忌惮地打脸李剑,还将李剑彻底踩在了脚底。

这感觉就像是一只蝼蚁,突然掀翻了大象,还将大象给踩在了脚下。

太不现实了!

可江云飞有什么资本这样踩着李剑?

他是疯了吧!

他这么做,不怕死吗?

果然,缓过一口气的李剑,缩着身子躺在地上,疯狂地大骂道:“江云飞,我发誓,我弄不死你,我就是狗娘养的。”

周围人们纷纷点头。

因为,不管是财力物力人力还是势力,李剑都碾压江云飞。

等李剑彻底缓过劲来,迎接江云飞的只有死亡!

可还不等江云飞说话,忽然,他们的不太远处传来一阵轰然之声。

众人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江云飞也不例外。

随即,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个车队。

有车队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来的那二十来辆车,竟然全都豪车。

不但是豪车,而且豪出了天际。

那车队里,全是清一色的迈巴赫62,每一辆都价值千万!

“我勒个去!这特么谁家的啊?太土豪了吧!”

酒吧门口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嘴里直爆粗口,心里疯狂艳羡。

很快,这清一色的迈巴赫车队,就来到了酒吧门口,竟然停了下来。

这时候,酒吧门口的所有人才惊愕的发现,在车队的最后面,竟然还有一辆更豪的车。

赫然就是一辆价值至少五千万的银色劳斯莱斯幻影!

车牌99999,九五至尊!

傻了!

全傻了!

所有人都被震撼的身体发麻!

男人们有种立即跪下臣服的冲动。而女人们则捂着嘴,忍住身上强烈的尿意,想等着劳斯莱斯幻影上下来的人,然后扑上去求包养!

这等豪富,一辈子都难的见到一次啊。

而当那劳斯莱斯幻影停稳后,车门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穿着名贵高档礼服的老头走下车来。

他扫视当场,器宇轩昂,一派大家风范。

而就在众人定睛瞩目之时,这老头脚步沉稳,直奔江云飞。

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这老头已经到了江云飞面前。

严肃苍老的脸上,忽地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九十度弯腰鞠躬,恭敬开口:

“少爷,您辛苦了。”

酒吧门口,霎时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嘴巴都张成了O型,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震惊!

彻底震惊!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一个拥有价值几亿车队的老人,此时竟然毕恭毕敬地对江云飞鞠躬?

还口称少爷?!

一想到这,他们的心中,就有几万头的羊驼奔腾而过!

江云飞这个吃软饭的,竟然是这么豪……这么豪……这么豪的大少爷吗?

我草泥马!

第3章 男人当如是!

江云飞此时的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他认识眼前的这个老头,这是江家分派给他的贴身管家。

所以他也知道,眼前的车队就是江家的车队。

但是他是真的没料到他三年期满时,江家的场面能豪成这个模样,简直如同梦幻啊!

看着那一排排豪车,还有那闪着银辉的劳斯莱斯幻影,以及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尊贵管家,江云飞的心中只有一个字:

真特么爽!

而倒在江云飞脚下的李剑已经呆滞,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

然后,他突然打了个激灵,冲着那老头疯狂喊道:“不,你们搞错了吧!他是苏家的上门女婿,一个穷逼,一个吃软饭的,一个废物!他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少爷!你搞错了!”

“放屁!”老头怒瞪李剑,大吼一声。

中气十足的怒吼,吓的李剑浑身一抖,连屁都没敢放,整个人又傻了。

随后老头一转头,再次向江云飞一弯腰:“少爷,他是谁?”

江云飞挺起了胸,一哼:“这家伙是聚丰国际银行的华夏区总经理,李剑。他很嚣张,让我很不爽,你帮我开除了他!”

老头一愣:“开除了他?您确定?”

江云飞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嘴角一勾,点头道:“我确定。”

老头当即双眉一挑,点头道:“我懂了!”

话落,他立即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沉声道:“刘明辉吗?你们的那个总经理李剑居然敢得罪我们家少爷,你们的银行是不想开了吗?你现在给我把李剑开除!立刻!马上!”

这打电话的声音很大,让还在周围震撼莫名的人们又傻了。个个表情懵逼,难以置信。

一个电话,就想让堂堂聚丰银行华夏区总经理被开除?还立刻马上?!

这也太狂傲了吧!

而李剑也听得瞪大了眼睛,刘明辉是他们华夏区的总裁,名字没有错,但是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这绝对不可能!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李剑就像是磕了药一样,突然兴奋了起来,指着老头和江云飞,疯狂大笑:“哈哈哈哈,你一定是江云飞请来演戏的吧?对,你们就是演戏的!哈哈,演的可真像啊!

但是你们错了,在事实面前,一切的面具和伪装都是没有用的。

你们等着被揭穿吧!我要报警抓你们!”

周围的人们一听,也是一脸古怪。李剑说的对啊,这简直太假了,肯定是演戏!

而李剑已经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报警电话。

江云飞和老头却根本不管,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可就在这时,李剑的手机响了。

“总裁!”

李剑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突然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飞了出去。

总裁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难道……

李剑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还没等说话,就听里面怒吼的声音,喷薄而出:

“李剑,你个混蛋!你想要死,就自己死去,别给我和银行惹祸!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已经被开除了!而且,我已经把你拉到银行系统黑名单了,你在整个系统里,永不会被录用!所以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我聚丰银行的人了,给我滚!”

“啪嗒——”

李剑的手机摔落在地,他整个人都傻了,脸色煞白。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被开除了?

我真的被开除了!

突然,他一个激灵,翻身跪倒,一把搂住了江云飞的大腿。

抬起头,他已经歇斯底里了,开始疯狂求饶:“江少啊,我错了,我给你磕头了,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被开除啊,我被开除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完了啊……求求你了!”

“嘣嘣嘣——”

说着,他疯了样地开始给江云飞磕头,再抬头时,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血渍,眼泪鼻涕一大把,惨不忍睹。

而刚才还觉得江云飞他们是演戏的看客们也都傻了,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大写的震撼!

天呐!李剑真的被开除了?而且真的是立刻马上啊!

太特么传奇了!

可江云飞和老头却依旧云淡风轻,这点事,对江家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甚至就像刚刚只需要一个下人的电话就能完成。根本不足为奇!

“砰——”

江云飞一脚蹬开了李剑,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你现在知道错了?知道给我磕头了?知道要我原谅你了?晚了!”

“像你这种有了一点财富权力,就忘乎所以、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垃圾,我江云飞见一个收拾一个,而且要把你们一撸到底,彻底踩在脚下,让你们永远翻不了身!”

“当然,你可以不服,可以报复,你有种的就再来找我江云飞,我全扛着。”

说着,江云飞又冷笑一声,一指李剑:“但下一次,你要是再撞到我手里,我让你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话落,他一转头,冲老头淡淡一声:“走。”

丢下一个字,他大步走向劳斯莱斯幻影。从容!坚定!

而李剑却跟疯了一样,直接爬着去追江云飞,嘴里还在大声喊着:“江少,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啊,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只是,那老头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语气冰冷:“李剑,你再敢骚扰我家少爷,不用少爷出手,我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

李剑彻底傻了,一动不敢动。

老头冷笑一声,转身随江云飞而去。

到了劳斯莱斯幻影的面前,司机已经在旁边,恭敬一弯腰,为江云飞打开了车门。

江云飞没有犹豫,干脆地钻了进去。

老头也尾随其后钻了进去,紧接着司机归位。轰的一声,二十来辆迈巴赫齐齐发动,引领着劳斯莱斯幻影融入,霸气而去。

直到整个车队的影子完全消失,酒吧门口的人们才回过神来,个个面色古怪,精神亢奋。

这一幕的场景,实在是太震撼了!

直到这一刻,他们依旧没有从这个震撼中走出来!

而那些曾经嘲讽过江云飞的男人们,全都面色灰败,面面相觑,生怕江云飞记得他们,让他们瞬间被打入地狱。

至于还在地上发傻的李剑,却没有一个人同情,有的只是实实在在的鄙夷和嘲讽。

这事能怪谁?只能怪李剑自己!

一脚踢到了铁板上,痛死了,也是因为他自己傻逼!

只是这江云飞到底是哪家的大少?

怎么会这么嚣张?这么吊!

男儿当如是啊!

第4章 我接受

江云飞坐在劳斯莱斯幻影中,靠着极为舒适的真皮沙发,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之前的那个老头,从车内冰柜里取出一瓶极品的拉菲。

真正的82年拉菲!

“少爷,这三年辛苦您了。”老头恭恭敬敬地倒上酒,递了过去。

“不辛苦。”

江云飞摇了摇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啊……好酒!

一声感叹在江云飞的心底涌起。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气质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从容而又高贵!

三年时光,江云飞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个身份,真正拥有了京城顶级豪门江家子弟应有的气质。

只是,这三年里,从来没有一次机会让他有所展示罢了。

“江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突然出现,是老头子的安排吧?”江云飞再给自己斟上一杯酒,悠然开口。

江云飞眼前的这个老头和每一个江家少爷的贴身管家一样,从小都是孤儿被江家养大,随江姓,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江云飞排行老七,所以老头就叫江柒。

“七少爷果然聪慧,这些正是太老爷的安排。”

江柒微微一颔首,笑道:“太老爷知道您和其他那些实实在在熬过了三年的少爷们的苦,所以给每个少爷都安排了最豪华的出场,而且……”

“而且还兑现了他三年前的承诺,答应我们提出的任意一个条件。”不等江柒说完,江云飞接上了话来。

“正是!”

江柒再次点头,随即有些遗憾道:“只是您刚才已经用掉了,也就是开除了李剑。可我不明白,这可是太老爷的承诺啊,您怎么就这么简单地开除了一只蝼蚁呢?”

在说到‘蝼蚁’时,江柒口中满含不屑。

因为这就是事实,别看曾经的李剑在旁人面前威风八面,但哪怕江柒仅仅是江家的一个下人,他看李剑也如蝼蚁!

“呵呵,你觉得可惜?”江云飞一笑,看着江柒。

“可惜。”江柒一脸正色地点头。

“真的可惜?”

江云飞又反问了一句,嘴角的笑容更甚,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江柒。

江柒神色一滞,张了张嘴,竟然没有说出话来。

“江柒,三年不见,你也变得不老实啊。”

江云飞笑的更加开心,伸手一拍江柒的肩膀:“老爷子的这个条件,只怕也是他的一次考核吧。如果我真的信了老头子,对你提出了一个非分之想,那我不但不能被满足,反而还会被认定是得意忘形,被判失败。那我这三年的屈辱和白眼,可就是白受咯……”

说到最后,江云飞话音一顿,对江柒嘿嘿一笑:“怎么样江柒,我说的对吗?”

江柒此时已是目瞪口呆,愣愣地看着江云飞,片刻后才神色变幻,一脸惊叹地点点头:“对,太对了,七少爷,您真的是太聪慧了。”

这一刻,江柒是从心底里佩服江云飞啊。

江老太爷为了考核继承人,是煞费苦心,从三年前一开始就设下了这个圈套,只等那些受了三年苦难的少爷们往里面钻呢。

就他所知,已经有不少的少爷中了招,最终功亏一篑,白白受了三年苦。

本来他还担心江云飞也会如此,可没想到,江云飞竟然直接就看穿了江老太爷的布局,轻松化解。

真的是聪明绝顶啊!

只是……以前的七少爷似乎并没有这么聪慧啊?

江柒在心底暗暗摇头,将一点疑惑抛在脑后,随即正色道:“七少爷,鉴于您三年的表现和最后的选择,我代表老太爷向您宣布,您正式通过了这三年的考核!”

听着江柒的话,江云飞一撇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到嘴边。

“恭喜您啊,七少爷……”见到江云飞没有回话,江柒赶紧又凑上去,恭贺一句。

可话没说完,却被江云飞一个白眼瞥了过来,就堵住了话头。

“恭喜什么?”江云飞淡淡一笑:“你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三年的考核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怕是还有第二轮的考核吧?”

江柒彻底呆了,一脸懵逼。

好一会,他才苦笑了一声,对江云飞竖起了大拇指:“少爷,您可真是神了。”

“少拍马屁,说吧,这第二轮考核是什么?”

江云飞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看着江柒。

此刻,江柒已经彻底服了江云飞,不再矫情,便开口道:“这第二轮的考核就是……花钱!”

花钱?

这个词,倒是让江云飞一愣。

“老太爷说了,会给你们每个过关的人十亿华夏币,你们必须在三个月内花光,一分钱都不能剩!”

什么!

江云飞一脸古怪,有些难以置信。

三个月内花光十亿?这是什么任务?怎么听着像是大福利啊?

“当然,老太爷是有条件的。”

江柒知道江云飞的疑惑,便继续解释道:

“第一,钱不能花在你自己身上;第二,不能故意浪费;第三,不能违法……”

江柒说了一大堆的条件,到最后又道:

“最后一个条件,在这三个月里,你依然不能泄露身份,继续低调。但在考核期限结束时,你除了花光这十亿外,还要得到至少十名亿万级大佬的认可和赏识。”

江柒话落,车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江云飞捏着酒杯,微微发愣。

许久,他才苦笑一声,自语道:“这个老头子,这哪里是在花钱,这是在坑人啊!”

江柒没有接话,怜悯地看着江云飞。

七少爷说的没错,这真的是坑人。

“江柒,完成第一项任务的有几个人?”江云飞突然抬起头,向江柒询问道。

江柒拿出手机翻了翻,回道:“参加第一项任务的共有二十六名云字辈家族继承人,最终完成的有十三人。不过……”

江云飞问道:“不过什么?”

江柒:“不过,现在已经有六人放弃了第二项任务,只有七位少爷接受了这第二项任务。”

江云飞又问:“放弃任务的惩罚是?”

江柒脸色一正:“如果选择弃权,将会立即剥夺家族继承人身份,给一亿资金,从今后不允许参加任何家族产业,安心做个富家子。

江云飞沉默了。

低下头,思考良久,他猛地抬起头,坚定道:

“我接受!”

重生之强者无双-江云飞, 苏悦-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9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