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林奕晖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但你一辈子也别想摆脱我!”林奕晖猩红的眼眸盯着她,眼里全是浓烈的恨意。

“我林奕晖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但你一辈子也别想摆脱我!”林奕晖猩红的眼眸盯着她,眼里全是浓烈的恨意。
第1章 恶毒的女人

“嘭”的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正在整理文件的苏沫晴,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林奕晖。

林奕晖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苏沫晴的面前。

林奕晖捏住了苏沫晴的下巴,浑身布满怒气。

“说,你把依沫逼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要逼走她?”

苏沫晴愣了楞,伸出手要去掰开林奕晖的手,可是男女之间的力气,明显有着差距。

苏沫晴见自己也掰开不了林奕晖的手,便直接迎着林奕晖的眸子说道:“我没有逼她,是她自己走的!”

林奕晖冷笑,自己走的,好端端的为什么自己走了?他看着面前的女人:“自己走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把你写的那些肮脏的情书落在依沫的房门口。”

“你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更是把你当做亲姐姐来对待。”

“你明知道她不会跟你抢东西,而你呢?却还要设计她,逼她离开我,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林奕晖嘶哑的怒吼着。

尽管言依沫不让自己去找,他还是派人去找了,可得到的消息却是,飞往法国的飞机,坠落了,言依沫至今下落不明。

林奕晖把苏沫晴拽进了办公室,一把将苏沫晴甩到了沙发上,就欺身而上,厌恶的看着她!

苏沫晴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她双手撑在沙发上,摇着头说道:“不是我做的,我没有……”

“砰!”

苏沫晴的话还没说完,林奕晖的拳头,擦过她的耳边,砸在了她身后沙发上。

苏沫晴害怕的闭上了眼睛,脸色甚是苍白。

林奕晖现在心里团起了一把火,看着被他吓的面如白纸的女人,心里竟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情,他不怒反笑道:“听依沫说,你的情书里面对我表达的全是爱意,还说你很爱我?”

“我……是爱过你,可是……”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她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怎么到了依沫的房门口,明明都被她收藏的好好的啊。

她原本已经准备放弃了,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言依沫也不会走。

林奕晖打断了苏沫晴说的话,讥笑的说道:“既然喜欢我就要付出代价,还有你逼走依沫的代价!”

“我林奕晖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但你一辈子也别想摆脱我!”林奕晖猩红的眼眸里,全是浓烈的恨意。

苏沫晴脸色煞白……她只听见了林奕晖说的那句,永远都不会爱上她的话。

尽管已经决定放弃了,可他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刃,一遍又一遍的插在她的心脏。

苏沫晴微微的低下了头。

林奕晖却没有就这样放过她,深邃的眼眸里戾气涌出,林奕晖伸出手去撕扯苏沫晴的衣服,她颤抖着双手抱胸,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服:“林奕晖,你别这样……”

别这样?

现在知道害怕了?

当初又是谁逼走了依沫,现在在自己面前装可伶?

林奕晖冷笑着,一想到言依沫还特地告诉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找她,好好的对待她的闺蜜。

还有刚才奶奶打电话过来,威胁他:“言依沫已经死了,你现在不想娶沫晴,也得娶,不然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林奕晖现在恨不得毁了眼前这个女人,而他也做出了实际行动。

第2章 替代品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林奕晖深不可测的眼眸阴冷的盯着苏沫晴:“放心,我会给你该有的头衔,不过实际上你只是我的玩偶!”

说着,不顾苏沫晴的反对,毫不怜惜的扒掉了苏沫晴的衣服,掰开了她的大腿。

在苏沫晴恐惧又诧异的注视下,直接刺穿了她的身体。

“疼……”苏沫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身体上的疼比不上心里的疼。

她看着身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紧张又害怕的看着玻璃窗外。

苏沫晴不敢叫出来,更是害怕被外面的人听见。

林奕晖看着身下的女子,想起言依沫临走前的嘱咐,还有奶奶的威胁,林奕晖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而身下的苏沫晴就成为了他的发泄工具。

苏沫晴长又卷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林奕晖,显得自己是那么的卑微,无耻,下贱。

林奕晖收拾好自己后,转过身来看着苏沫晴,冷冷道:“从今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林园,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去见任何人!”

自此,苏沫晴就这样被林奕晖养在了林园,名义上是夫妻,实际上却只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所有人都知道她苏沫晴逼走了自己的闺蜜,才榜上了林奕晖这座大靠山。

外人以为苏沫晴过得很好,实则她已经疲累至极。

这两年来,林奕晖桃色新闻不断,而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还要强颜欢笑的对外谎称,那都是不实的消息。

只有她自己明白,自己对林奕晖的这份爱,慢慢的要消失在这无情的时间里了。

“叮咚——”门外的铃声响了起来,睡在沙发上的苏沫晴被惊醒,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适应了一会儿之后,她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怎么又想起两年前的事情了?

门铃催促着苏沫晴,她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门外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将东西递了过来。

是的,她好不容易在前几天说服了林奕晖,让自己回到公司去上班。可是,林奕晖让人盯着自己,回到家后,还是不能出去。

苏沫晴习以为然的接过东西,就回到了房间。她打开袋子看着里面的东西,犹豫着,拨通了一串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之后,被接通,苏沫晴嘴角立刻扬起了微笑:“喂,奕晖,我让人买了菜,你什么时候……”

苏沫晴的话还没说完,顿时就僵住了,电话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娇吟声,还有男人低喘的声音,那是他的声音,她怎么会不清楚。

而他们在做什么,又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苏沫晴还想说什么,可是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怎么都开不了口。

苏沫晴赶紧掐掉了电话,双手撑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着林奕晖跟其他女人在翻雨覆云。

苏沫晴捂着嘴巴迅速的跑到了浴室,干吐着,可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苏沫晴瞬间瘫坐在了地上,眼泪似乎管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种情况不是很常见吗?

两年了,苏沫晴你还没适应吗,你要知道,你只是言依沫的替代品,凭什么能得到他的关注?

苏沫晴嘴角挂着笑容,可是眼底却是一丝丝的落寞,让人看着好生心疼。

两年来,她曾以为自己可以感动林奕晖那颗冰冷的心,换来的却是他的变本加厉。

第3章 有什么资格说不要

“林总,我的戏演得好吗?”女子妩媚的看着林奕晖,手脚却是不安分的搭在林奕晖的肩上。

林奕晖不动声色的拿掉了女子的手,端起茶,抿了一口:“浅昕,不要忘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说完,林奕晖便抬腿走了,浅昕看着离去的林奕晖,眼底默默的为苏沫晴叹息着。

第二天一早,林奕晖就接到了奶奶的电话:“奕晖,今天带沫晴回来吃饭吧!”

林奕晖平静的嗯了一声。

两年来,奶奶总是每隔一个星期,就打电话过来,要他带着苏沫晴回去吃饭。

他不明白,为什么奶奶那么不喜欢依沫,却又那样喜欢苏沫晴。

“你们听说了吗,总裁昨天在浅昕那里留夜了!”

“真的?就是那个浅昕,那个大明星?你说,总裁处处留情的,咱们的那位徒有虚名的总裁夫人,居然都不说一句,啧啧,真的是贱呐!”

“别说了,苏秘书过来了!”

苏沫晴挺直腰,装作若无其事的,从那些人的身边经过。

这件事情她已经知道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谁让她爱他爱到了深入骨髓,想要抽离出来,恐怕是会要她的命……

敲了敲门,“进来!”门后响起那个熟悉低沉的男音,苏沫晴深呼吸,脸上挂着规矩标准的笑容。

“林总,你找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林奕晖站在落地窗边,听到苏沫晴的声音,转过身,语气平淡的说道:“晚上六点回去吃饭!”

苏沫晴点头,余光看着林奕晖:“林总,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出去了!”

“等一下!”在苏沫晴转身之际,身后的男人叫住了她:“浅昕今天进剧组,你代我去探班!”

“喏,随便买点什么,给剧组送去,别丢我的脸。”说着,丢了一张卡在办公桌上,他顿了顿:“挑件礼服,告诉浅昕明天陪我去参加晚会!”

林奕晖并没注意到,苏沫晴听到他的话时,肩膀微不可察的颤了颤。

苏沫晴抬头,公式化的微微点头:“是,林总!”

苏沫晴伸手去拿桌上的卡,一只手突然扣住了她的下巴,林奕晖挑起她的下巴,直勾勾的看着她,深深的望着那毫无波澜的眸子。

林奕晖双手将她拦腰一抱,把她放在办公桌上。

他就是见不得她那与世无争的样子,还有她那公事公办的态度!

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想起昨天下午,派去找言依沫的人告诉自己,还是没有找到言依沫的消息。

凭什么她活的好好的,依沫却生死不明,他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苏沫晴看着林奕晖,那眼神她最熟悉不过了。

血色,消失在她的脸上,她连忙制住道:“林总,这是办公室!”

“办公室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苏沫晴,你不要忘了,在我眼里,你只是我的玩偶!”林奕晖冷笑。

第4章 羞辱

心脏,被狠狠的敲打了一下,在苏沫晴微楞之间,林奕晖已经粗鲁的扯开了她的裙子。

“奕晖,不要……”

“闭嘴!”林奕晖目光阴鸷的盯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冷峻的弧度:“苏沫晴,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

是啊,她有什么资格跟他说不?

唯一有资格跟他说不的,估计也是言依沫,不是她。

苏沫晴呆呆的看着他,脑袋依旧转不过来,苏沫晴呆滞的被林奕晖重重的一拉,“唔!”疼痛让她反应了过来。

苏沫晴求饶着,可是回应她的却是一次次的贯穿。

毫无预兆的闯入完全没有准备的身体,苏沫晴忍不住地闷哼一声!

覆在她身上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重重撞击,疼得她直冒汗。

洁白的贝齿,死死的咬着红唇,终于,忍受过了这屈辱又痛苦的折磨。

林奕晖神清气爽的退了出去,面色冷冷的整理着自己,他的身上依然是整洁干净的,可她……

苏沫晴忍受着双.腿.间的颤栗,跳到了地上,弯腰要拾起地上的裤子穿上,林奕晖却一脚踩住,苏沫晴抬头看着他。

“出去!”林奕晖冰冷的说道。

苏沫晴抬头,一只手揪着裤子,脸色通红的说道:“你的脚,踩到我的裤子了!”林奕晖好似没听见似的,冷着脸。

苏沫晴见林奕晖许久未动,咬了咬唇,想要再说一遍。林奕晖指着外面的门说道:“不是还有裙子吗?”

苏沫晴呆滞的看着林奕晖,眼眶微微湿润,叫人怜惜,林奕晖差点就被她迷惑了,冷笑道:“怎么,裙子也不想要了?”

唰,苏沫晴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她不敢置信,她耳朵所听到的。这个男人是要她今天就这样漏空着吗?

林奕晖态度恶劣的看着苏沫晴:“我就是要所有人,看到你不堪的一面。”

听闻,苏沫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林奕晖欣赏的看着苏沫晴脸上变化的表情,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装可怜,惺惺作态给谁看?

下一秒,林奕晖愣住了,那个女人,平静的站了起来,默默的捡起一旁的裙子,穿在身上。

很安静,甚至有些反常。

“林总,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林奕晖看着她那平静的样子,心里没由来的火冒三丈。

眼睛余光一扫,双眼眯起,伸手拿起那张卡:“拿走!”

苏沫晴微微抬头,刚想要伸手去接,看见那张卡时,手顿住了……

她面如死灰一般,就好像在被凌迟……那张卡,是刚才林奕晖给自己后,又要她的时候,压在她身下的。

一想到这个,苏沫晴瘦小的肩膀止不住的抖动着,林奕晖要她拿着这张卡去买东西?

林奕晖在你眼里我是你的玩物,可再不济我也是人啊!你算你再恨我,厌恶我,也求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啊!我的心也会痛!苏沫晴心底凄惨的呐喊着!

“耳聋了吗?”男人冰凉的声音,直击她的心房。苏沫晴颤抖的伸手接住了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的。

她进入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键,胃里好像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她到了一楼后,狂奔了出去。

苏沫晴扶着墙“呕~”扑面而来的是无尽的羞耻感。直到苏沫晴将胃都吐空了,脚软的靠着墙坐在了地上。

路过的人,都好奇又嫌弃的指着她,看着她。苏沫晴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倾刻从指间溢出。

远处车内的韩云逸,心疼的看着苏沫晴。他今早得知了消息后,便立马驱车赶来,想要问问林奕晖到底怎么想的。

看到那个女人独自一人跑出了公司,还独自一人哭泣,他想下车去安慰她,但他没有资格。

他从小就爱慕着苏沫晴,可他知道,苏沫晴的世界全都是林奕晖。

就在这时,苏沫晴站了起来,走到路旁,打了一辆出租车。

第5章 你这个贱人

韩云逸赶紧驱着车子追了上去,他看着苏沫晴在一家高级服装店下车,随后又去了星巴克。她身后还跟随着,外卖员!

苏沫晴跟外卖员交流了一会儿,上了出租车。最后她在一所大学门口下了车,韩云逸眯着眼睛,看着苏沫晴消失在转弯处的身影。

沫晴来这干嘛?还买了衣服?突然脑子闪过什么,韩云逸低咒一声:“林奕晖,你他妈的,居然让自己的老婆给其他女人送衣服?”

韩云逸砸着车盘,肚子里窝着火。林奕晖,要不是沫晴喜欢你,我早就想要揍你了!

苏沫晴进剧组后,公式化的笑着说:“这是林总给大家买的饮料,你们都辛苦了!”

苏沫晴没看见浅昕,拦住一个人问道:“请问,浅小姐在吗?”

被拦住的人,嫌弃的看着苏沫晴,毒舌的说道:“哟,这不是林夫人吗?找浅昕姐干嘛,想报复啊?”

苏沫晴微怔,随后一脸平静的看着女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不想说我就自己去找!”

女子嗤嗤的一笑,端着咖啡,打量着苏沫晴:“靠自己的闺蜜,榜上林总,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不就是……”

女子话没说完,可是眼神却一直落在苏沫晴的身上。这让苏沫晴感觉到很不舒服,抬腿就要离开。

女子嘴角挂起冷笑,伸出脚,绊住了苏沫晴。她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倾,韩云逸手疾眼快的抱住了她。

韩云逸神色冷峻的看着那女子:“叫什么?”

女子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以为然道:“你管的着吗?”

苏沫晴离开韩云逸的怀里,韩云逸瞬间感觉到手上的重量消失了,就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抓住过她。

韩云逸打量了一下女人,冷眼的看着导演问道:“你告诉她我管的着吗?”导演擦拭着头上的冷汗,哆嗦着点点头。

在这A市,神一样的存在,除了林奕晖,那就是韩云逸了。

女人似乎不知道韩云逸的身份,叫嚣道:“有钱就了不起?一看就是这个贱货养的小白脸。”

韩云逸直勾勾的盯着女人,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韩云逸面对死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笑意。

导演在心里默默的擦着汗,也在为这个女人祈祷着。站在女子一旁的人,小声的提醒着她:“这是韩云逸,你得罪他无异于得罪林奕晖!”

女子脸色瞬间面如白纸,眼底写满了害怕和后悔。和韩云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沫晴知道韩云逸生气了。

苏沫晴无声的叹了口气,说道:“云逸,算了吧!”

韩云逸扭头看着苏沫晴,眼底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他随即说道:“以后要是哪个公司敢聘用你,就是与我韩云逸为敌。”

韩云逸此话一出,四周瞬间一片唏嘘,这跟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女子抖瑟着身子,瞬间瘫软在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

韩云逸都没再多看她一眼,转而柔和了神情,对着苏沫晴说:“浅昕就在里面,你去吧!”

苏沫晴想要替女子求情,可看着韩云逸眼底露出的坚毅,便不再多言。转过身,就离开了。

女子见苏沫晴离开了,眼神毒辣的盯着她的后背:“苏沫晴你这个贱人,我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你!”

第6章 穿好裤子再出门

苏沫晴听后,愣住了,可迟迟没有转身。韩云逸听后,不悦的瞥着眉,抬脚,直接踹了过去。

此时,浅昕走了过来,冷着眼看着女人冷呵道:“导演,这个对手换了吧!”

女人僵住了,刚才做的这些都是浅昕指使的,现在自己得罪了韩云逸,她还要对自己赶尽杀绝?

苏沫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难怪林奕晖对她那么厚爱,原来是因为她有着酷似言依沫的嘴唇和轮廓。

身下一阵阵冷风吹过,提醒着苏沫晴,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的浅昕光芒四射,明媚高挑。自己多看她一眼,都感觉到自己多么的卑微。

浅昕越是光芒四射,明媚动人,就显得苏沫晴是多么的不堪,此刻她深深的厌恶着自己,只想要快速的离开。

苏沫晴扬起自己手中的礼服袋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浅小姐,林总邀请你明天去参加晚宴,这是礼服!”

浅昕没有伸出手去接住,开口笑道:“告诉林总,我会准时赴约。不过,我更留恋那晚……”

苏沫晴听闻后,脸色瞬间变白,她只希望能够快点逃离这里,没有瞧见浅昕眼底那道不明的笑意。

“浅小姐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转告林总。”苏沫晴说着:“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着,苏沫晴转身匆匆离开。

“苏小姐!”身后那道柔和的声音叫住了苏沫晴!苏沫晴下意识的扭过头。

浅昕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苏沫晴的身边,阳光从她身后洒了下来,给她全身渡了一层光。

浅昕挑着精致的眉眼,倾着身子,伏在苏沫晴的耳边:“苏秘书,下次见你,还是穿上内、裤的好,不知道——韩总发现了没!”

唰!

顿时血色消失在苏沫晴的脸上,苏沫晴僵在了那里,浅昕脸上还带着亲和的笑意,看着她。

韩云逸迈着腿,走过去:“你跟沫晴说什么了?”

下一秒,苏沫晴拔腿就跑,韩云逸还来不及反应,苏沫晴就已经消失踪迹了!

韩云逸先是一愣,瞪了浅昕一眼,就追了出去。苏沫晴快速的跑着,好似后面有猛虎在追着她。

浅昕那讥笑的眼神,还有嘴角笑的那么亲和,无疑是在提醒着苏沫晴,她是多么的肮脏,下贱!

苏沫晴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离开这里。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着!

驱车追来的韩云逸,赶紧停下车,推开门,跑了过去,动作一气合成。

苏沫晴的前面出现了一辆飞快行驶的车子,韩云逸见后,倏地跑上前,把她拉了回来。

两人跌倒了地上,苏沫晴头撞到了马路旁凸起来的地方。

她顿时回过神来,抬眸一看,她赶紧与韩云逸拉开了距离。

韩云逸也保持着抱着她的动作,苏沫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跑到马路中间来了。

“谢谢你,云逸!”她心乱如麻,朝着韩云逸鞠躬道歉。

韩云逸见她这样子,脸上写满了怜惜。

韩云逸向前一步,扣住苏沫晴的肩胛:“浅昕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我林奕晖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但你一辈子也别想摆脱我!”林奕晖猩红的眼眸盯着她,眼里全是浓烈的恨意。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331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