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雄途-刘子光, 方霏-出版小说

烈血雄途-刘子光, 方霏-出版小说

第1章 王者归来

凌晨时分,江北市火车站。

八年了,终于回来了!

刘子光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心中百感交集。

八年前,刘子光大学毕业,父母把毕生积蓄两万块拿出来,让他去炒股,结果没几个月就赔的精光,失业在家,然后推着小车上街卖烤肠。

做摊贩没稳定多久,刘子光却为了保护邻居小毛,伤了一个流氓,从此亡命天涯,不知所踪。

后来,刘子光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贵人相助,他的命运就此改变。

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这八年来,长期戎马倥偬的生涯,早已将当年的文弱少年锤炼成铁铸的硬汉。

不知道家还在不在,父母还好么……

因为特殊的原因,这八年他从没有联系过家里,父母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还活着吧。这次,他一定要把八年来失去的,全都补回来……

想到这里,刘子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正清扫着马路。

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妈!”

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随即摇了摇头,叹口气继续忙碌。

“妈!”刘子光略带哽咽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回老人才慢慢的转身,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颤声道:“小光,是你么?”

“是我,儿子回来了。”

刘子光冲了过去,八年来他流过血流过汗,就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但在这一刻,热泪夺眶而出,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哭的像个孩子。

母亲也是泪如雨下,抱着刘子光泣不成声,失踪了八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没有盼头的日子终于燃起了新的希望之光。

八年了,她苦苦挣扎着等待的就是这一刻,老人紧紧抱着儿子不敢撒手,生怕这只是一个梦。

儿子黑了,瘦了,但却比以前壮实多了,摸着儿子胳膊上发达的肌肉,老人终于欣慰的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路灯熄灭了,一轮红日破晓而出,天亮了。

……

“妈,我爸呢?”

“在附近至诚花园上夜班还没回来,你看我差点忘了,赶紧打电话让他回家。”妈妈说。

妈妈拿起电话拨了半天,终于打通了,喂喂几声过后又嗯嗯两声,挂了电话满脸都是焦急:“你爸爸在班上被人打了,现在医院急救,这可怎么办啊。”

刘子光沉着道:“妈,不要慌,咱们先带钱去医院,救人要紧。”

母亲在刘子光的陪同下回了一趟家,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眼圈又红了,紧张地念叨着:“可千万别出事,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

说着腿就有些软,这些年来,老两口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老头子要是垮了,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

“一切有我,不会出事的。”

儿子坚定的声音响起,如同给母亲打了一针强心剂,对啊,儿子回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不管再苦再难,有儿子顶着呢。

两人打车来到市第一医院急诊科。

急诊室外面,两个穿着黑色保安制服的中年人正在抽烟,看见刘子光母子过来赶紧迎上来:“嫂子你来了。”

母亲急道:“我们家老刘呢?”

“在里面,拍过片子了,刚进抢救室,公司领导也通知过了,过一会就来,嫂子你千万别急……”父亲的同事丢了烟头,快步陪着母亲往急诊室里面走,也没问刘子光是什么人。

“老刘值得是后半夜到天明的班,咱们小区有两个门,为了方便管理,一进一出,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有辆宝马车堵在出口非要进去,老刘上去劝他,哪知道那家伙喝多了酒,一脚就把老刘踹倒了,还拿出方向盘锁劈头盖脸的打老刘,要不是我们及时赶来,就不是单单胳膊骨折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听到自家男人被人家如此欺凌殴打,母亲的眼泪又下来了:“老张,老李,谢谢你们了,垫了多少钱,我拿给你们。”

老张道:“嫂子,可别说那见外的话,老刘这是因公负伤,公司能报销的,再说咱们已经报jing了,这回怎么着都得让他赔咱几万块钱。”

“凶手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刘子光忽然插言问道。

老张狐疑的看看刘子光:“这是?”

“这是我儿子。”母亲介绍道。

“哦”老张点点头,叹气道:“那人是做大生意的,开一辆香槟金的宝马越野车进进出出的,住在十六栋八楼,那人可不是善茬,两口子可凶着呢,咱们平时见了他都躲着走的,也就是老刘死脑筋,非得和他对着干,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刘子光怒火中烧,一双铁拳捏的啪啪直响,他并不责怪老张老李,这两位年近半百的保安员和父亲一样,都是下岗工人出身,无非是混一碗饭吃,谁有胆子和地痞恶霸对着干啊。

只是这八年来自己为guojia卖命,家中境况惨淡至此,父亲还被人如此欺凌,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妈,你先在这守着,我去去就回。”刘子光说完转身就走。

“小光,你去哪里?你快回来。”等母亲追出去,早已不见了儿子的身影。

……

至诚花园十六栋,刘子光径直上楼来到八楼,按了按门铃,里面传出怒吼:“干什么的?”

刘子光撇着普通话说道:“我是物业公司滴,楼下投诉您的厕所漏水……”

防盗门忽然拉开,一个怒气冲冲的胖子站在门口,浑身散发着酒气,一脸的不耐烦:“有完没完了!”

刘子光二话不说,抓住胖子的顶瓜皮往外一拽,顺势往过道里狠狠一贯,胖子的拖鞋飞上了天,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血流满面。

刘子光上前一步踩住胖子,冷冷问道:“小区门口的保安是你打伤的吧?”

“你……你是谁?”胖子还没回过味来。

刘子光也不再问,直接一脚踩下去,胖子的右脚踝骨咯啪一声就碎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传出老远,回响在至诚花园内久久不能平息。

刘子光又问:“早上用哪只手打的人?”

胖子这才明白过来,人家上门报仇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呻 吟道:“别打了,你要多少钱?”此时的胖子再没有刚才的神气,说话也带着哭腔,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左手还是右手?”刘子光和和气气的问道。

“杀人了,救命啊!”房内冲出一个健硕的妇人,一脸横肉。

妇人挥张牙舞爪扑向刘子光,刘子光看也不看,直接一个后摆腿将悍妇踢入房内,继续问胖子:“你要是不回答,我就当是两只手。”

“右……不,是左手,两只都不是,你饶了我吧。”

胖子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亮晶晶的鼻涕流进嘴里,一口烟熏的黄板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刘子光不为所动,伸脚踩住胖子右胳膊肘,捏住他的前臂反关节猛力一折,一声脆响,胳膊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垂了下来。

这回胖子没再嚎叫,他直接休克过去了。

“市立医院急诊室,带上钱去看我爸爸,不然把你老公另外一边的手脚也打断。”

刘子光对房内吓得噤若寒蝉的悍妇丢下一句话,转身扬长而去。

半天后,胖子才悠悠醒转,外面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悍妇跪在一旁哭道:“老公,报警吧。”

“报警太便宜他了,打电话给强子,快。”胖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第2章 医院逞威

刘子光急冲冲赶回医院,跑到急诊室门口却忽然停了下来,透过门上的玻璃能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胳膊上打着夹板,头上缠满绷带,脸色苍白,憔悴不堪,花白的头发从绷带间露了出来。

父亲老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老人,一个需要照顾的老人,却还在用瘦弱的肩膀为这个家撑起一片天,遮风挡雨。

“你站在这里到底是进还是不进啊?”急诊室的小护士端着托盘站在刘子光身后嗔道。

刘子光微微侧身,很绅士的将门推开,请小护士先进去,然后才跟了进去。

父亲已经听母亲说过刘子光回来的事情,但是看到分别八年的儿子,还是忍不住老泪纵横,握着刘子光的手说不出话来。

父亲是个坚强的人,除了奶奶去世的时候见他掉过泪,这还是头一回,握着病床上父亲的手,刘子光鼻子一酸,沙哑着声音说:“爸爸,我回来了。”

母亲也忍不住擦了擦眼角,但还是说道:“都别哭了,刚才大夫看过X光片了,说不严重,你爸爸公司领导也来过了,给了二百块钱慰问金,费用咱先垫付,等出院的时候开了发票一起报销。”

说着拿出一大卷卫生纸来,揪下两截给父子二人擦泪。

小护士在一旁帮父亲换着点滴瓶子,也跟着劝:“老爷子腰部压缩性骨折,臂部线性骨折,就是骨头裂了个缝,并不是开放性、粉碎性的骨折,已经打上夹板了,没多大事儿,你们放心好了。”

刘子光向小护士点头致意:“谢谢。”

小护士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狂跳,拿起不锈钢托盘仓皇而走。

忽然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音传来,一辆宝蓝色马自达六型五门掀背轿跑车停在急诊室门口的停车场上。

四门同时打开,从里面跳出来四个年轻人,一色的板寸头,戴着墨镜,穿着紧身V领的短衫,脖子上金光闪烁的大粗链子,胳膊上刺龙画虎,一看就不是善类。

急诊室的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为首一个穿紫色T恤的年轻人,正是强子,嚣张的喊道:“至诚花园送来的保安呢?”

“你们乱喊什么,出去!”刚走到门口的小护士倒不怕他们,声色俱厉的喝道。

“没你的事,滚一边去!”强子嚼着口香糖,目光在急诊室大厅内扫视着,早上急诊的病人不多,很快他的目光便定格在刘子光一家人身上。

“强哥,你姐夫说的不就是那个穿西装的小子么。”另一个年轻人指着身穿灰色涤纶双排扣西装的刘子光说道。

紫T恤摘下墨镜,呸的一口将口香糖吐在地上:“妈13的,不就是一民工么,给我打!”

小护士见状不妙,赶紧摸出手机拨打了110。

二老明白怎么回事了,刚才肯定是儿子报仇去了,现在人家又打上门来,看这打扮就是道上混的,这可怎么得了,母亲猛推刘子光,声音都变调了:“小光,快跑。”

刘子光不慌不忙站起来,安慰二老说:“没事的,马上就好。”说着迎着四个流氓走过来。

三个流氓包抄过来,刘子光径直照最前面一人小腿迎面骨踹了一脚,一声脆响人就趴下了,然后一记侧踹将左边一人踢飞,随即刘子光右脚扫在右边那人脸上,又是当场放倒。

一米八的大个子,连哼都不哼一声就栽倒在旁边的小推车上。

刚才小护士那一声喊,把急诊科另外几个护士都引来了,刚好目睹了这一幕,四个护士全看傻了。

全程用腿,不超过十秒钟放倒三个人,简直酷毙了!

不光护士们的嘴巴张成了O型,强子也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那民工走过来,一把掐住了自己。

“强子是吧,来来来,哥哥和你说个事。”刘子光掐着强子的后脖子往厕所走去,强子小脸煞白,啥话也不敢说了。

来到厕所里,刘子光让强子靠墙站好,这才问道:“你混哪里的?”

强子道:“弟弟经常在堤北一带玩,不知道哥哥是做哪一行的?”

刘子光劈脸就是一记耳光:“老子问你话,你就答,还敢反问,操!”

强子捂着脸不敢言语了,刘子光道:“是那个胖子叫你来的吧?”

强子不敢说话只好点头。

“行,胖子的帐回头和他算,先说说你,你他妈的带了三个人过来算干什么的,还刺龙画虎的你当你是洪兴浩南啊,你说说你这要把老年人吓出病来怎么办?这事大了,你得给我个说法。”

强子嗫嚅道:“哥哥,我错了还不行么?”

“不行,利索点,拿一百万块钱出来,这事就先饶了你。”刘子光说着,一把将强子身边的自来水管掰弯了。

这可不是PVC的管子,而是老式的镀锌钢管,强子吓得不轻,暗道狮子大开口也不兴这么狠的啊,不过嘴上还不敢说,嗫嚅道:“我没带那么多。”

说着拉开手包,拿出一叠钱来,估摸着有六七千块。

刘子光把钱一把抓过来,顺手把马六的车钥匙也给摸出来了:“车先扣下,什么时候交钱什么时候还车,滚吧。”

强子都快哭出来了:“哥哥,这车不是我的啊。”

“还废话,拿钱赎车,快滚!”

强子连滚带爬窜出厕所,迎面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制服警察走过来,黑色皮质武装带上挂着全套机械,女警察抬起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指着强子:“站住,说你呢,站好!”

强子赶紧站住,中年男警察扫视一周,问道:“谁报的案?”

烈血雄途-刘子光, 方霏-出版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