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龙伏海-沈冲, 秦如云-都市情感小说

惊龙伏海-沈冲, 秦如云-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蛰龙伏海

“大少爷……”

“您弟弟去世了,沈家现在群龙无首,老太太让我们找您回去。”

沈冲刚从礼品店出来,便被两个保镖拦住去路。

闻言脸上浮起一丝冷笑:“与我何干?

五年前,她为了不让我跟沈风争夺家产,把我赶出上京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犹豫。

我一路流浪,落魄如狗的时候,她又在哪里?

入赘秦家五年,受尽屈辱,她何曾有过只言片语?

现在沈风死了,想让我回去,当我是条挥之即来,喝之即去的狗吗?

告诉她,我已与沈家无关,若不是顾念死去的父母,早已改名姓秦。”

沈冲说完,转身便走。

两个保镖摇头叹息。

清官难断家务事,大少爷如此忿慨,却是理所当然。

……

沈冲骑在电瓶车上,拎着精心挑选的礼物,往事在心头翻腾。

让他回去的是爷爷二婚妻子,弟弟沈风便是她的直系孙子,而自己却跟她毫无血缘关系。

早在老爷子去世后,老太太便把持了沈家。

为了不让沈冲分得家产,利用手段将他赶出沈家。

当年的沈冲身上分文没有,心灰若死,想要跳河自尽。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一个仙人从天而降,他身边陨落,临死之际传他道统仙法,才打消了沈冲的轻生之念。

沈冲还清楚记得仙人的话。

“你体质孱弱,本与仙道无缘,但我已无力再寻他人。

也罢也罢,我便舍了这毕生修为,替你洗练肉身,夯实基础,五年之后你便能筑基,修炼仙法!

这五年你将如蛰龙伏海韬光养晦,待筑基一成,便能一飞冲天,直破青云!

但切记,这五年必韬光养晦……”

就是因为仙人的话,沈冲才选择来了蓉城,投奔秦家老爷子暂寻安身之所,与之一夜密谈。

秦老爷子第二天便宣布,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秦如云嫁给沈冲。

这场婚礼,轰动整个蓉城!

谁也没想到,蓉城三美之一的秦如云,竟然嫁给了一个废物,让整个秦家沦为笑柄。

沈冲的真实身份,也只有秦老爷子一个人知道。

可惜婚礼后三天,秦老爷子便中风去世。

从此再无人知真相,沈冲也就坐实了秦家废婿的名头。

五年来,受尽冷眼和嘲讽。

但潜龙在渊。

今天,便是他五年筑基大成之日。

也是秦家老太太的生日。

为此沈冲精心挑选了一份礼物。

虽然价值不高,但他兜里总共就两百块,能尽的心意,也就这么多了。

至于沈家的事,沈冲毫无关心,甚至想笑。

弟弟沈风跋扈横行惯了,私生活更是糜烂到极点,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

说不定,沈家气运已尽,大势将去。

“不过这跟我有何关系?我只不过是秦家一个废婿而已。”

骑车来到秦家大宅院,一个绝美的身影等在门口。

一袭白裙如仙,五官精致如玉,身材完美无瑕,找不出一丝缺点。

然而表情却充满着焦躁,看到沈冲,秀眉紧紧皱起,露出不满之色。

秦如云,沈冲有名无实的老婆,蓉城三美之一。

正是因为她的优秀,才显得沈冲这个上门女婿无能。

沈冲停稳电瓶车,三步并做两步,跑到秦如云身边提起礼物:“礼物买好了,我精心挑选的。”

“怎么这么慢!”

秦如云皱眉质问。

她搞不懂,向来疼她入骨的爷爷,为何不顾所有人反对,非要让自己嫁给沈冲。

甚至去世前,还握着她的手告诫她万万不要看不起沈冲。

五年了,秦如云始终不懂,这个废物有什么地方值得爷爷如此看重。

要不是老太太顾忌秦家名声,她早已与沈冲离婚……

沈冲忍不住笑了笑:“电瓶车跑不快。”

“今天是奶奶大寿,所有亲戚都会到场,肯定会有人对你冷嘲热讽,但无论如何你给我忍着,别丢我的脸。”

秦如云冷着脸提醒道。

沈冲点了点头,满不在乎。

见状,秦如云气的脸色发青。

没背景没实力,自己并不会看低他,但人至少要勤快上进吧。

结婚五年,沈冲除了在家看电视做家务,几乎足不出户,一心当家庭煮男。

这样的男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不如一条狗!

秦如云的表情,沈冲看在眼里,没有半点不满。

当年,两人在毫无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结婚,嫁给他这个“废物”,受尽白眼。

秦如云之五年来背负的屈辱,比他只多不少。

也只有沈冲,能够理解秦如云……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大院。

整个秦家大院,仿苏式园林而建,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应俱全,仿佛是这繁华蓉城里的世外桃园。

此时大院里,已经站满了亲戚,非常热闹。

“哟,这不是吃软饭的废婿么?”

刚踏过曲桥,沈冲耳边便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秦辉,秦如云大伯的儿子,秦如云的堂哥。

秦辉一脸讥笑地盯着沈冲手里的礼品盒:“沈冲,这不会就是你给奶奶买的礼物吧?

啧啧……纸盒包装,廉价丝带,里面的东西也跟你一样,是个垃圾货吧?

是在地摊买的吧?”

这话一说,周围亲戚顿时哄笑起来。

沈冲淡淡答道:“精品店买的。”

秦辉此人,向来看他不顺眼,逮着机会就挑衅,仿佛这样会让他更显得尊贵。

如果在平时,沈冲都懒得搭理他。

但今天秦如云交待过,让他忍着,那便忍着。

“你可真够搞笑的,奶奶八十大寿这么重要的事,竟然跑到精品店随便买个东西。”

秦辉眼里一阵得意,终于找到机会可以显示一下他的礼物了。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从里面拿出一块古旧的玉牌,朝周围比了比。

“瞧瞧我送的什么,陆子冈的子冈牌!

大师的文物,为了它我托了多少道关系,三百八十万!

你见过这么多钱吗?废物。”

秦辉满脸得意,肆无忌惮地嘲讽着。

本来打定主意不管沈冲的秦如云,这时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皱眉不悦。

“秦辉,差不多得了,你有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需要这么显摆吗?”

沈冲眼角轻轻一挑,有些意外。

这五年来,秦如云还是第一次帮自己说话。

“呵呵……如云,你这话说的不对,我是在显摆吗?”

秦辉冷笑道:“他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不懂事也就算了,你可是秦家的人,奶奶生日这么大的事,你就不知道帮衬着点?

我看你是怀恨在心,根本对奶奶不重视吧?”

“你……”

秦如云被秦辉怼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她们在老太爷死后,就搬出了秦家大院,不受待见,生活层次最低。

秦如云一个人上班养家,也没多少工资,确实是买不起什么好东西。

这时,沈冲嘴角浮起了一抹弧度,走近秦辉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玉牌拿了过来。

“你干什么?还给我,碰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秦辉一愣,连忙叫道。

“我虽然穷,但一块假玉百十块钱,我还是赔得起的。”

沈冲嘴角微微上扬,一语惊人。

假货?

闻言,院子里的众亲戚,皆露出震惊之色。

秦辉更是心中一惊。

“沈冲,我会送假货给奶奶吗?”

秦辉咬紧牙关,装腔作势说道:“你懂陆子冈吗?那可是明朝玉雕大师,号称三不雕!

沈冲微微一笑:“你说的没错,他确实有三不雕之名,其中一条便是玉不美不雕。

陆子冈存世作品,无一不是用和田籽料雕刻而成,珍贵异常。

可惜啊,你这块牌子,用的却是蒙料,虽然玉质细腻白皙,但油性却极差,纵然包浆也与籽料无法相比。

而且沁色不自然,安阳有家店叫朝辉居,专做陆子冈仿品,以假乱真骗过不少人。

仿的还行,市值最多上万,我眼里就是百十块钱的垃圾!

你说三百八十万买的,我看其中三百七十九万是从公司掏进自己腰包吧!”

在沈家时,沈冲也是上京一纨绔,极好古玉。

曾为此拜过一个古玉鉴定大师为师,对古玉一道有着很深刻的见解。

闻言,秦辉脸色猛地一阵煞白。

沈冲的话让他如遭雷击。

这块子冈牌确实是假的,他正是找朝辉居的仿古大师所做,百十块钱肯定是买不到的,他足足花了一万。

虚报三百八十万的目的, 一是为了讨奶奶欢心……他知道奶奶这两年眼神已经不行了,不再像以前那般爱玩古董古玉,今天礼物又多,说不定就能蒙混过关。

另一方面,这个账可以充到公司账目里面。

把一直以来亏公的公款账目填平。

没想到,竟然被沈冲一语拆穿!

“秦辉,你不会真买到假货了吧?”

“奶奶可是古玉行家,这要是看出假货,你的面子可就丢大了。”

“三百八十万呢,就算对秦家来说,也不是笔小数目,要是真被坑了,那我们秦家又要当一次笑话。”

沈冲说的有理有据,带着无与伦比的感染力,一时间亲戚们都对秦辉投来异样的眼神。

秦如玉眼中露出一丝震惊。

刚才那些话,居然从沈冲嘴里说出来,让她有点无法理解。

这个五年什么都不干的废物,从哪学到这么多专业知识的?

还说的有理有据,竟然让她心里产生了一丝信服感。

秦辉这下是真的慌了,大声吼道:“你血口喷人!你一个废婿,懂什么古玉?

别以为在百度学了点知识,就能颠倒黑白。

我可以用碳十四检测年份!”

“呵呵,碳十四是用来检测有机碳水化合物的,玉不在检测之内。”

沈冲摇头笑道:“其实想辩真假很简单,老太太常年浸淫古玩,细细一看便能认出真假,你敢拿给她掌掌眼吗?”

秦辉的脸色,顿时阵苍白,难看至极。

老太太是古玩行家,难保她认不出这块牌子的真假,不细看还好,真要细看万一拆穿了,那可就真玩了。

“都在议论什么呢,这么热闹?”

就在这时,秦家老太太在一个保镖的搀扶下,走出大厅到了庭院里。

第2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龙头拐杖柱在地上,不怒自威。

“奶奶,秦辉买了块子冈牌给您贺寿,不过被沈冲看出有点问题,想请你掌掌眼。”

秦如玉鬼使神差地说道。

她也想让沈冲在家族亲戚面前长长脸,便把他带上。

秦辉这时,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哦?难得我孙子这番孝心,拿来我瞧瞧。”

老太太手一伸。

秦辉只能硬着头皮,从沈冲手里拿过玉牌,递到老太太手里。

戴上老花镜,老太太皱着眉头仔细瞅着,整个庭院一片寂静,银针落地可闻,似乎都在等着宣判结果。

秦如玉想为沈冲挣点功劳,连忙加了一句:“奶奶,沈冲说是假的。”

“胡说!”

老太太却突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阵阴骛之色,表情慢慢变冷,盯着沈冲问道:“这块子冈牌没问题,你为什么要诬蔑秦辉?”

沈冲眉头猛地一紧。

不可能!

真假自己还是能看出来的!

紧接着便恍然大悟……

秦辉是老太太的亲孙子,而自己只不过是个上门废婿而已。

就算是假的,老太太为了顾全面子,也不会当众拆穿。

人微言轻,自古至理……

“是我看走眼了。”沈冲沉声开口,没有争辩。

秦辉先是惊讶,而后反应过来,阴着脸说道:“一句看走眼就完了?要不是奶奶火眼金睛,今天在场的人都会被你蒙骗,这种高级的东西,是你一个废物能评头论足的吗?”

秦如玉的脸色似火烧一般。

本以为沈冲今天能替她挣个脸,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结果。

心里恼怒不已,自己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

“沈冲,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不起……”

沈冲深深的看了眼秦如云。

错不在他看走了眼,而在他忽略了人性!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跟秦辉道歉!”

秦如云恨恨盯着沈冲,那眼神能吃人。

要不是顾念大庭广众之下,她恨不得甩手给沈冲一巴掌,以解心头之气。

“秦辉对不起,是我乱说。”

沈冲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

闻言,亲戚顿时议论爆发出一阵指责声……

“要不是老太太高明,我差点被他骗了。”

“就是嘛,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懂古玉,八成是百度来的几句专业术语,就以为能唬人。”

“这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过想必他也不在乎,反正也没人看得起他。 ”

“可惜了如玉这么优秀的姑娘,嫁给这么个废物,令人惋惜呀。”

……

听着众人的话,秦如云的脸色涨的通红,几欲滴血。

不过,这事只是寿宴的一个小插曲,沈冲在秦家的名声本就很烂,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片刻之后,众人便把他遗忘在一边。

而等到没人注意了,秦辉一脸得意走到沈冲身边,低声耳语:“你以为奶奶看不出来那玉的真假?你太幼稚了,我是她亲孙子,而你是什么东西?她怎么可能帮着你!”

“废物,你自己有几斤几两,好好掂量掂量吧,跟我斗你差太远了。”

说完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离开。

沈冲深深吸了口气,压抑着心头怒火。

旁边秦如云看在眼里,眼中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冷冷说道。

“因为爷爷的话,我曾对你寄于厚望,可惜你回应我的是无能。”

“这么多年,我想过无数次跟你离婚,可惜奶奶都不同意。”

“我也认命了,人的命是天定的,有人生下来就是天才,有人一辈子活的浑浑噩噩。”

“我已经不求你有什么出息,只希望你能本本份份做秦家的女婿,不要再胡乱逞能,自讨没趣。”

“吃完了就回家吧,秦家大院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刚才那一刹那,沈冲给她的感觉,像是一头将醒的狮子。

不过她知道,这是错觉。

沈冲永远都不会是只狮子,只会活的像条哈巴狗。

但就在这时。

突然间几个抬着大箱子的保镖闯进了秦家大院。

“上京沈家,送来聘礼,请查收!”

抬箱之人,正是之前在礼品店外,拦下沈冲的沈家之人。

见状,沈冲眉心轻挑,心中不满……

自己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居然还不死心。

就这么在乎家业旁落么?

正在吃饭的秦家人,纷纷站了起来,面露震惊之色。

上京沈家?!

举国皆知的豪门

离蓉城几千公里,与秦家素无交接,怎么会突然派人到蓉城的秦家送聘礼?

众人心中顿时满腔疑惑。

不过没有人敢出声询问,毕竟比起沈家这种豪门,小小秦家不过芝麻米粒而已。

秦老太太拄着龙头拐,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问道:“请问各位,是沈家哪位俊杰,看上我秦家的姑娘?”

“我们只是奉命办事,其他事情一概不知。”

那名保镖朗声说道:“请接收聘礼。”

“雪蚕丝被褥一套。”

“黄金龙凤钗一对。”

“八宝吉祥玉瓶一对。”

“八百克奇楠沉香百年好合木雕一副。”

“阴阳和合金碗筷一副。”

“喜结连理金镶玉手镯一对。”

“凤求凰三克拉斯里兰卡红宝石戒指一对。”

“现金彩礼八百八十八万。”

第3章 送上门的好处

说完后,对着秦老太太俯首行礼,径直离开秦家大院。

秦家人表情震惊到极点。

这聘礼,简直豪华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甚至连八百八十八万的现金巨额彩礼,都只能排在最后。

天大的手笔。

一时间,秦家那些未婚的姑娘们,眼中露出狂喜之色。

“这么豪华的彩礼,难道是为了我而来吗?可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姓沈的人啊。”

“做梦吧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姿色,就你也配让沈家人看在眼里?”

“上京沈家旷世豪门啊,要是我能嫁入沈家,让我折寿三十年我眼都不眨一下。”

“哼,一帮孤芳自赏的东施,整个秦家论颜值才华,除了已经嫁人的如云,谁还能与我一争!”

秦家的莺莺燕燕们此时已经疯了。

唯一沉默不语的秦如云,脸色苍白到极点。

她是秦家公认最出众的姑娘,却早在五年前,便已嫁给沈冲那个没用的男人。

谁都有机会成为沈家的媳妇,唯独她没有。

不,她已经是沈家媳妇了……可惜这个沈,却与上京沈家,天壤云泥之别。

同样姓沈,可是为什么差距却如此之大?

秦家人在狂欢,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沈冲。

在众人眼中,沈家是高高在上的雄鹰令人仰视,而沈冲却连麻雀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只蚂蚁。

没有人认为,这个聘礼与沈冲有关。

就连秦老太太都一脸懵圈。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求婚,把聘礼送来却一句话不多说,掉头就走。

老太太叹了口气:“秦辉,你带人把这些聘礼搬到库房,没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擅动。”

“沈家此举,自有其深意,我们静待下文吧。”

秦辉连忙应着,亲自上阵,搬着箱子从沈冲身边走过时,还不忘嘲讽一句:“沈冲,我差点忘了你也姓沈,可惜啊你这种废物,就像一坨屎,就算扔在那里也没人会多看一眼。”

这话,没刻意压低。

听在秦如云耳里,就像针刺一般,饭都不想再吃一口,径直离开秦家大院。

沈冲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开了电动车,跟在秦如云身后问道:“如云,回家吗?”

“你想回便回,我用不着你管。”

秦如云脸色冷如寒冰,刚才心里升起的那点愧疚,此刻已烟消云散。

哪怕再看一眼沈冲,都觉得心里如吃稻草般难忍。

说完径直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见她离开,沈冲眼中升起一丝怒意。

不是气秦如云,而是气沈家。

不经过他同意,擅自送聘礼到秦家,无异于画蛇添足,惹的秦如云不痛快,他又怎能痛快得了。

“当年你不顾我的感受,把我赶出沈家。”

“如今依然不知收敛,让如云难受,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沈冲把电瓶车停在无人角落,拨通记忆中的一个号码。

“是我,沈冲!”

“从今天开始,沈家如果再敢踏足秦家一步,后果自负。”

说完冷冷挂断电话。

……

与此同时,电话那头。

沈家老太太脸色阴晴不定。

管家沈康拿回手机,提心吊胆问道:“老太太,大少爷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万勿生怒,气坏了身子。”

“唉……像极了当年的老爷子,五年前是我的错,不该将他赶出家门。”

老太太闻言,满脸愧疚之色:“但这天下,谁不自私?我扶持老太爷,让沈家走到现在这样,难道不该为自己的孙子着想吗?

他怨我我能理解,但是如今风儿已死,沈家唯一的血脉便是他。

我一把年纪的人了,都能解开心结,抛开恩怨,他怎么就想不通呢?

不管怎样,我绝不能让老爷子一手打下的江山,落到外姓之手。

沈康,立刻按我的吩咐,派玉尧去蓉城,以沈冲的名义开一家分公司。

我就不信,有人能拒绝这眼巴巴送上门的好处!”

“是!”

沈康闻言眼中一喜,应声而去。

第4章 筑基大成

沈冲挂断电话,便一个人骑着电瓶车回到家里。

这么多年,他跟秦如云名是夫妻,实则分居。

两个卧室,井水不犯河水……

看着靠在墙边的结婚照,沈冲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五年蛰伏,尊严丧尽这没什么。

今天却让秦如云心灰若死,这才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五年前的今天,弥留之际碰到的那位仙人,将毕生的经验传授给他。

为防他受不了,只能暂时封印。

并用最后的真气,在他丹田种下一枚种子,无声无息温养着他的身体。

苦等五年,而今时间,已到!

沈冲盘坐于床,照着仙人教的法子,闭上双眼,凝思静心,沉神入体。

黑暗之中,一丝萤火闪动。

这便是那枚种子,五年里沈冲无数次想要将之引动,却始终纹丝不动。

直到此刻。

轰!

突然间,萤火炸开,黑暗仿佛冰雪遇到烈阳般,急速退却。

沈冲眼前,出现了一个广袤无比的湖泊。

湖中水气氲氤,有种心血相连的感觉。

刚想动念,突然间湖水变的汹涌狂暴,激起三丈巨浪,朝他拍打过来。

沈冲心中一震,眼前的景像彻底消失。

随之而来的是丹田之处,一股钢铁洪流般的气息,像大河开闸般倾泄而出,刹那间冲进四肢百骸,全身上下每一处穴位。

刹那间。

沈冲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全身充满着爆炸般的力量。

筑基大成!

“这就是筑基吗?”沈冲心里一阵狂喜。

五年来的屈辱和压抑,在这一刻瞬间化为泡影。

从此以后,这世间任我驰骋。

咔嚓!

就在这时,脑海中一声清脆炸响,庞大到极点的信息,涌进沈冲的意识当中。

有修炼功法,修炼经验,灵草宝物的资料,甚至还有一份详细的地球修仙之人名单。

“千年之前,仙门关闭,飞升无望。

千年之后我凭一人之力,破开仙门,却不想召至灭顶之灾。

被人偷袭重伤,神魂俱灭。

如今你筑基已成,我封印在你体内的气息,再无遮拦,用不了多久,那人便会知道你得我道统之事。

不得仙门秘密,他绝不会罢休。

是祸是福,皆看你命数。”

仙人的声音响彻沈冲脑海,慢慢便归于平静。

但沈冲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本以为踏上仙道,就能从此无拘无束,夺回失去的尊严,现在好了……还无缘无故惹上个狠人。”

沈冲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笑。

果然是祸福相依,天下没有白捡的好事。

只是不知道这个用不了多久,到底是多长时间……

看来仅仅是筑基远远不够,必须要想尽办法,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修为,好应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好在这五年筑基不是白等,那位仙人将他的基础打的无比牢靠,只需要按部就班,甚至连瓶颈都没有,就能快速修炼。

这是其他修仙之人,做梦都想遇到的好事。

总算是给了沈冲一点心里安慰。

“叮叮……”就在这时,沈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微信。

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钟。

自己感觉只是刹那之间,竟然已过去两个半小时。

‘怪不得传说那些仙人修炼,动辄几十上百年……’

沈冲摇摇头,点开微信,是秦如云闺蜜苏小纤发来的。

苏小纤平时虽然跟秦如云很亲密,但对他这个上门女婿却是不冷不热。

怎么会突然发微信来?

点开一看。

“沈冲,我跟如云在将军酒吧,她心情不好喝的有点多,你来接她回家。”

沈冲不由皱了皱眉。

秦如云极少喝酒,更不喜欢去酒吧那种污糟的地方。

看来今天受到的委屈,实在是太大了。

沈冲二话不说,下床走向门外,谁知道一步踏出,身体居然横移了将近五米,狠狠撞在客厅茶几上。

轰隆!

大理石台面顿时被撞的四分五裂,上面摆的东西撒落一地。

看的沈冲目瞪口呆。

拿锤子都难砸破的大理石,居然被他轻轻难撞碎了,而且身上竟然没感觉一点痛苦。

这就是筑基境的威力吗?

无敌了!

沈冲心头升起一阵狂喜,仅仅只是筑基身体便已如钢铸铁打,要是按着《混元仙决》修炼到巅峰,岂不是能超脱轮回,不死不灭?

沈冲顾不得收拾家里,连忙熟悉着身体,控制着体内真气,冲出门外。

将军酒吧他知道。

是离家不远处的一个清吧,虽然没进去过,但以前接秦如云下班的时候经常路过。

骑电瓶车几分钟便到。

……

此时,将军酒吧内。

苏小纤看着趴在桌上,已经不省人事的秦如云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姐妹也真是可怜,明明如天上仙女般漂亮优秀,却被迫嫁给一个废物整整五年。

老太太一天不死,想离婚都离不了,可以说是此生无望,一片黑暗。

也就是秦如云善良温婉,这事要是放在自己身上。

早想办法把沈冲那家伙给弄死了。

“两位美女,漫漫长夜在这买醉,有什么伤心事说给哥听听?今天这顿哥请了。”

就在这时,一个淫笑声在苏小纤耳边响起。

三个身上纹龙画虎,体型彪悍的男人,手里提着几瓶啤酒,直接坐到了苏小纤身边的位子上。

满脸淫笑。

其中一个光头,伸手就朝苏小纤肩膀搂来。

苏小纤连忙避让,怒喝道:“你们谁呀?谁允许你坐过来的?”

“哟喝,脾气不小,好心好意请你们喝酒,怎么就不识趣呢。”光头把啤酒一放,抹着锃亮的头皮说道:“都是出来玩的,放开点,让哥高兴了自然有你好处。”

“刀哥,这妞长的真TM漂亮,今晚有艳福喽。”

另外两个小弟,把趴在桌上的秦如云扒拉了下,看到她绝美的容颜,惊喜叫道。

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

顿时光头的注意力,被秦如云吸引过去,眼中淫光爆闪,忍不住舔着嘴唇。

女人他见多了,但是像秦如云这种让日月无光,天地蒙尘般的绝色容颜,他这辈子还真是头一次见。

顿时心里欲火上涌,两眼发红。

“拿开你的脏手,你们赶紧滚,再不滚我要报警了!”苏小纤连忙想把秦如云抢在怀里。

啪!

刚才还一脸油笑,假装斯文的光头,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苏小纤脸上。

“小婊子给我闭嘴,本来看你长的还行想跟你玩玩,现在对你已经没兴趣了。”

光头脸上说话时,眼神却紧紧盯着秦如云:“兄弟们,这种级别的美女,上完就算坐三年牢也TM值啊!”

苏小纤被这一巴掌直接扇倒在沙发上,半边脸一片红肿,整个人都懵了。

第5章 阎罗王都护不住你

清吧本不是个特别闹的地方。

音乐悠扬,遮不住光头巴掌的声音。

其他几个卡座的顾客,被这声音惊动,纷纷扭头望来。

“看什么看?”

光头查觉到异样眼光,表情狰狞吼道:“这贱女人把我老婆灌醉了准备害她,不服连你们一块打!”

说着另外两个手下站了起来,露出不善之色。

众人虽然不信光头的话,但见这三人身高体壮,一看就不是善茬,纷纷选择沉默。

“救命啊,我根本不认识他!”

苏小纤这时已经六神无主,惊叫起来。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扇在脸上,叫声嘎然而止,苏小纤两边脸瞬间肿的像馒头,心里充满惊恐。

“接着喊啊小婊子,来这不就是为了钓凯子么,还TM装清纯。”

光头表情扭曲。

下手之狠,看的那些顾客头皮发麻,纷纷把头转了过去。

其中有几个认识这光头的老顾客,私底下悄悄议论起来。

“那两个美女要倒霉了,碰到了刘刀这种亡命之徒,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听说他因为强X坐了五年牢,三个月前才放出来,还这么猖狂。”

“人家背后有靠山,一般人谁得罪得起?”

……

吧台酒保一脸冷漠,装作没看见。

光头刘刀是这条街上有名的混混,也不是第一次来这猎艳。

了解的人都知道,刘刀背后有个得罪不起的大佬,万一多管闲事惹怒了他,砸店都算轻的,以后在蓉城都混不下去。

见苏小纤眼神慌张如小白兔,另一人顺势搂着她肩膀,淫笑道:“刀哥,你下手也忒重了点,打成了猪头晚上还怎么乐呵。”

“乐你M,老子有这仙女,还有空管你们两个,少废话带走。”光头狞笑着骂道。

同时伸手去扶秦如云。

就在他手刚要碰到捧如云的胳膊的时候。

一个人影闪进酒吧,光头只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临空提起,然后扔了出去。

卟通一声,摔了个四脚扑地。

整张脸磕在坚硬的地面,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不知何时,沈冲已经出现在秦如云身边。

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苏小纤等人身上,竟没有一个人看见他是怎么出现的。

看到沈冲,苏小纤充满惊恐的眼睛不由大亮,带着哭腔喊道:“快报警!这三个流氓想非礼如云。”

“你没事吧?”

沈冲看着苏小纤红肿的脸颊,目露不忍。

还好这里离家近,来的还算及时。

不然让两女落在这三个不知怜香惜玉的流氓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你敢打我们刀哥,找死!”

搂着苏小纤那人一脸震惊,站起来吼道。

另一个伸手就朝沈冲脖子抓去。

啪!

沈冲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抓他的人脸上,清脆的声音响起,直接把那人打的下巴脱臼,撞在卡座茶几上晕了过去。

三颗牙齿和着鲜血喷溅出来,洒了一沙发。

刚刚筑基,沈冲对力量的把握还不是很准,虽然已经克制了大半,又岂是一个普通混混能承受的。

“苏小纤,这巴掌是帮你还的。”

沈冲打完淡淡说道。

要不是苏小纤发微信来,他都还不知道秦如云在哪,这个人情沈冲记在心里。

这一幕,看的苏小纤看的目瞪口呆。

之前冲进酒吧摔光头,速度太快没人看清,但这一下却清清楚楚。

如云的废物老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苏小纤心中充满了惊疑,同时也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沈冲的目光落在苏小纤身边的混混身上问道:“他有没有打你?”

不等苏小纤回答,那混混已经脸色苍白,颤抖地指着光头叫道:“是刘刀打的,跟我一点关系都……”

话还没说完,沈冲突然欺至他身边,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力道控制的还行。

直接扇晕。

“让你说话了么?”

沈冲看都不看那人,径直走到趴在地上哀嚎的光头身边,拽着他领子把他提了起来。

光头刚从惊吓中恢复,看到两个小弟的惨状,咬牙切齿地吼道:“你TM敢打我,老子是蓉城三眼马王爷的人,你再动老子一下试试!”

闻言,其中几个看热闹的客人顿时齐吸凉气。

“他背后的靠山竟然是三眼马王爷,我的天呐,难怪这么嚣张。”

“据说这马王爷十年前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一夜之间,带着几个小弟,横扫整个蓉城地下势力,毫发无伤。”

“我也听说了,从此以后称霸蓉城,手段极其狠辣,十年间无人敢惹。”

“神一般的人物,得罪了他,死都是一种奢求。”

……

听着知情人的议论声,光头脸上重新浮起得意的狞笑。

“小杂种,你很能打是吗?”

“得罪了马王爷,让你生不如死!”

“给老子跪磕三个响头,让这两个女人陪老子睡一晚,饶你一命。”

话刚说完,沈冲伸手朝光头两手一握。

咔嚓!

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响起,光头的手腕,瞬间被巨力捏碎。

疼的他得意的表情瞬间变形,额头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惨叫声响彻整个酒吧。

白眼一翻,疼的晕死过去。

沈冲松开双手,眼角轻挑。

三眼马王爷,好大的名头……

不过,那又如何?

敢动秦如云,阎罗王都护不住他。

五年屈辱让他的心早已古井不波,唯独秦如云是他的软肋。

整个酒吧的顾客,见状脸色震惊到极点。

连三眼马王爷都不放在眼里,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苏小纤目瞪口呆。

举手投足之间,打晕三个流氓,轻描淡写折断光头手骨,这还是那个被人骂了五年废物的沈冲吗?

那种藐视一切,冷酷至极的气质。

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废物身上?

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这一刻,在苏小纤的心中,沈冲就如天神一般伟岸。

“走吧。”

沈冲把醉倒的秦如云抱在怀里,招呼了一声,径直朝酒吧门口走去……

离开酒吧,沈冲直接把电瓶车一丢,陪着两女坐上出租车。

秦如云躺在苏小纤怀里,沈冲坐在副驾驶,相对沉默。

终于,苏小纤忍不住开口问道:“沈冲,我……我有点害怕,晚上能不能住你们家?”

回想起晚上遇到的事情,苏小纤就后背发凉。

要不是沈冲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行吧,正好如云还醉着,你帮着照顾照顾……脸没事吧?”

沈冲没多想便答应下来。

他跟秦如云长期分房睡,照顾起来也确实不太方便。

“没……没事,还好有你。”

苏小纤面露感激。

“可以啊兄弟,鸿福齐天啊。”

出租车司机挤眉弄眼调笑道。

闻言,苏小纤脸色一阵发热,不过因为半边脸还肿着,再加上光线黯淡,倒看不出来。

沈冲露出一丝苦笑。

五年了,连老婆床都没上过,还鸿福齐天……

回到家里,沈冲煮了碗酸梅汤,替秦如云醒了醒酒,然后用冰块给苏小纤敷着脸。

然后回到自己房里,继续修炼,感受着筑基大成给身体带来的好处。

不止力量变大了数倍,行动如风,就连听力跟视力都得到了极大强化。

可谓是胎脱换骨。

只需花点时间,彻底熟悉境界,便能接着更进一步。

单是筑基就已经如此强大,沈冲难以想像后面的境界是什么样的光景……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便至凌晨。

主卧响起了一点动静沈冲听的清清楚楚……秦如云的酒总算是醒了,正吵着口渴。

……

“如云,你知不知道今晚有多悬,要不是沈冲及时赶到,打跑了那几个流氓,我们两个就都完了。”苏小纤把水送到秦如云手中,一脸后怕说道。

“就他?”

秦如云面露耻笑:“怎么可能。”

“真的,你是没看见,沈冲三下两下把三个流氓打趴下的样子,我的天太帅了!”苏小纤表情夸张到极点。

“得了吧,他是什么人我太了解了,窝囊废一个,你肯定是喝多了。”

秦如云想起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心里不由自主升起浓浓的厌恶,冷声说道:“我不想提他,困了睡吧。”

苏小纤见状耸了耸肩,知道秦如云对沈冲的偏见已深。

肯定听不进去……

两人的对话,一丝不落传进沈冲耳中。

平静的内心不禁升起一丝挫败感。

再无法安然修炼。

每个修仙之人,想要逆天而行证得大道,必先有强大的自尊和自信。

秦如云对他的态度,却让沈冲自信不起来。

“蛰伏五年,也该一飞冲天,是时候要让如云刮目相看了。”

苦思良久后,沈冲终于下定决心。

不能再以废婿的身份活着。

第二天一早刚起床,秦如云接到个电话,然后走到沈冲房门口。

冷冷说道:“起床,跟我去趟公司。”

路上,虽然秦如云不愿和沈冲多说什么,但沈冲还是厚着脸皮问清楚了情况……

原来,就在昨日下午,一个重磅消息,如炸弹般在整个蓉城爆开。

惊龙伏海-沈冲, 秦如云-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