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相师神话-沈炎, 秦若云-都市异能小说

都市相师神话-沈炎, 秦若云-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三婚赘婿

“秦小姐,请同意我们集体申请撤销沈炎副院长职位的请求,他没有这个资格!”

静安市,百川医院院长办公室。

往日威严清冷的办公室此时却剑拔弩张。

一群人站在办公室里,分了两堆。

两堆人泾渭分明,中间隔了有两米的距离。

他们与院长办公椅上坐着的美女恰好形成三角之势,颇有对薄公堂的味道。

美女是‘法官’。

左边的八个人是院长和一些医院高层,他们是原告,他们八个人状告右边的一个人。

那个单独站在一边的便是被告沈炎了。

沈炎身形消瘦,面容清癯俊秀,看着有些孱弱。

但面对气势汹汹的八人,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自嘲和不以为意,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豁达。

只是这份豁达在众人眼中,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秦小姐,您看他,您看他!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账模样!

他这个样子当什么副院长,做保安、看大门倒是比较合适,油盐不进,脸皮厚!”

状告沈炎的人里边,有个一身雪纺束腰裙的年轻女子痛心疾首的对院长办公椅上的秦小姐道。

她便是她口中的百川医院的院长何晶。

她长得还不错,衣品也不错,加上身上套着的一件白大褂,颇有一番别样的韵味。

但对上美女‘法官’秦小姐,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秦小姐二十出头,容颜绝美,知性雅致。

她今天穿着一身灰色阿玛尼小西装,剪了个披肩短发,烫了微卷,干净利落又不显古板。

只是这时候的她面露愠色,眼带寒霜,除了沈炎外,大家都不敢与她对视。

连何晶都不例外。

何晶除了是百川医院的院长,还是秦小姐的闺蜜。

但正因为了解秦小姐,所以她才知道,秦小姐生气的时候,有多恐怖。

秦小姐叫秦若云。

就是百川医院所属的秦氏医药集团的总裁秦若云。

开除院长,也就她一句话的事。

不光是何晶,其他高层也都微微低头,用余光偷偷瞄着秦若云,看她是什么反应。

毕竟今天他们要状告的不是别人,而是沈炎!

除了副院长之衔,沈炎还有个很特殊的身份。

别看他相貌平平无奇,他可是这个掌握着他们生杀大权的秦小姐的老公!

哦,不,上门女婿!

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上门女婿,男人上门是极没出息的表现。

虽说上门的对象是秦小姐,那也丢男人的脸。

秦若云一直没出声,只是盯着他们看。

大家大气都不敢出,整个办公室内落针可闻。

终于,秦若云动了一下。

她双手十指交叉,靠在了椅子上,冷冷看着沈炎。

沈炎双手插兜,面色不改。

秦若云瞪了他一眼。

“一个挂名的副院长,享受待遇的虚职而已,你混都不会吗?”秦若云鄙夷的道。

她一开问,大家仿佛活过来了一样。

“秦小姐,他太荒唐了,人家来看病,他说人家的病不是身体问题,是家里风水出了问题。”

“秦小姐,很多女护士和女医生,甚至女病人都被他骚扰过,只是他长得不错,不少人没有投诉,但整个妇产科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的,这把医院当什么了!”

“还有啊,秦小姐,最离谱的是刚刚卫生局局长夫人脚掌骨折了,沈炎说不用拍片也不用手术,他摁一下就好了,这不胡闹吗?局座夫人知道您要来,一会儿要来投诉他,我们做了很久的工作都没用……所以我们强烈要求对沈炎进行撤职处理,不然不光是不配的问题,还会连累医院。”

“上门女婿够垃圾的了,他还上过三次门,这种垃圾就该去医院收垃圾,或者看垃圾,垃圾分类嘛。”

“哈哈哈!这个垃圾分类绝了。”

“我同意这个说法,垃圾就该就到垃圾桶里,不要来祸害我们。”

办公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有些人甚至说起了沈炎入过两次赘,这是第三次的事。

聊着聊着就有人笑出了声。

秦若云俏脸很快就沉了下去。

直接当着她的面说她的老公是垃圾,有点过了。

她这次要是不表态,其他人也会跟着嚼舌根。

此风不可长!

有人察觉出了秦若云的神色不对,立马闭嘴。

这一行为引起了连锁反应,大家很快再次噤声。

办公室内顿时又雅雀无声。

沈炎没有说话,只是长叹了一声。

秦若云怒视着那个带头说垃圾分类的副院长,道:“你被开除了。”

“我?”那副院长愣了愣,很快他就醒悟了过来。

他告状归告状,不能妄言领导家事。

他赶紧认错。

可任凭他怎么求饶,秦若云也根本不搭理,直接座机一键叫来了门口待命的保安。

那副院长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被保安拖了出去。

其他人见状,再次低下头,暗暗发誓不再当着秦若云的面诋毁沈炎。

这秦小姐做事风格真的很狠辣。

“你们出去吧,沈炎留下,如果沈炎确有你们所说的行为,我会同意你们的申诉,撤去沈炎的副院长职位,至于惩罚肯定是有的,我会酌情惩戒,以儆效尤!.”秦若云道。

“谢谢秦小姐,不是我们捣乱啊,实在是沈炎太差劲了,百川医院好不容易发展成现在的先进优等医院,不能让沈炎坏了一锅粥啊。”大家纷纷撤退,院长何晶苦笑道。

秦若云不想再听了,她揉了揉太阳穴,小手轻挥,示意他们快点走。

众人走后,办公室顿时清静下来。

秦若云靠在椅子上,紧闭双眼。

这些投诉她上个月就接到了,正好最近要来静安市谈一个项目,所以她就顺便处理一下家事。

静安市是苏市的直管县级市,距离苏市不远。

休息了一会儿,秦若云缓缓睁开双眼,看向沈炎。

四目对视,一个目光中满是怒意,一个目光淡然。

“沈炎,上门女婿、三婚赘婿,甚至是垃圾,这样的名头好听吗?”秦若云深吸了口气,把怒意压了下去。

“不好听,但外号是别人起的,悠悠众口,莫非我把他们嘴都缝上?”沈炎反问道。

“你就不能表现好点!那样大家就不至于这么厌恶你了。”秦若云道。

沈炎笑了笑。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

他其实不是普通人,他是个武神山来到都市的修道者。

武神山是俗世所有修道高手向往的秘境,那里高手如云,如神仙之地。

可惜十岁那年村子被屠,他也被打伤,自那之后,头部不少经脉破损。

经脉修复后,那受损经脉处的血气运行不畅,导致体内气劲无法贯通,全身功力无法正常施展。

尽管他一直努力,气血却始终差那么一点才贯通。

就像竹节一般,中间有那么一层薄薄的东西堵着,够又够不着,太用力又怕竹筒破碎。

正是如此,他精通的玄学五术:仙、医、命、相、卜因为没有‘仙’来震慑而无法施展。

他太年轻,说出去的东西没人信。

更何况他还是个赘婿,赘婿就代表没本事,见人就要矮三分。

除非他血气畅通,功力恢复,用暴力来震慑对方给自己以理服人的机会!

顶着赘婿的身份,根本没人愿意心平气和的听他讲道理。

倘若大家都这么知书达理,要警察和军队干什么?

至于这些投诉,也都是偏见所致。

他从未故意捣乱,甚至还帮了不少忙。

可是,成见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那个风水有问题的病人,那的确不是病症,而是因为风水问题所困扰导致老毛病犯了,这些人觉得风水一说很荒唐,其实风水也是有科学依据的,比如床头床尾对着门会让人长期不安、在床头床尾放镜子之类也容易让人惊悸……

治病只是治标,风水问题没解决,那病人隔三差五还得犯病。

因为那病人自己也怀疑是不是撞邪了,就身上肿,化验查又查不出毛病,所以他才写了与风水相关问题的字条,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这样写的,容易被人当成神经病。

骚扰女护士和女医生甚至是女病人,闹得最大的那次他闯进产科给一个孕妇推拿。

天可怜见,当时婴儿脐带绕颈,胎位不正。

有些老人又比较信奉顺产,说什么挨一刀会伤到婴儿的魂魄,会让婴儿变笨变胆小。

不论医生护士怎么劝说,孕妇的婆婆死活不肯同意剖腹。

医生们束手无策,孕妇随时可能有一尸两命的危险。

好在他及时给孕妇推拿,用手法保了母子平安。

至于说卫生局局长夫人骨折摁一下就好,那是考虑到对方是糖尿病患者,手术后感染几率很高,很危险。

以他的医术,他随便一摁就可以把对方的骨头恢复原位,配上一些正骨膏,静养一个月也就恢复原状了。

这还只是出于医学上的考虑。

局长夫人家里风水有点小问题,不过短期内不会影响病情,加上局长夫人是普通人,所以他就没提风水的事。

他的打算是治好了局长夫人的骨伤后,等人家信他了,他再提风水的事,可惜,被拦下来了。

且不说局长夫人的腿伤很难搞,就算搞好了,过阵子家里的风水问题起作用,局长夫人还是要出事,今天不就摔折腿了?

不过他懒得解释了。

有些人睁着眼睛,不代表看得见东西。

反正他被人投诉又不是头一回。

他已经离过两次婚了。

大不了,再离一次。

“你态度给我放端正点儿!”秦若云看到沈炎淡然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点事你亲自来一趟,来离婚?”沈炎似是想到了什么,竟然有些高兴。

离了婚的话,他换个新的环境,没有赘婿的名头压着,他绝对不会处处受制。

以他的本事,肯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他身负血海深仇,真的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他得赶紧多赚钱,而后买药材来修复那受损的经络。

“离婚?你在想什么!”秦若云面如寒霜,道,“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而且,医院你也不能离开!”

“为什么?”沈炎眉头微蹙。

第2章 人间不知我

秦若云怒视着沈炎,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爷爷是我们三家的恩人,他老人家临终托孤,要我们三家人保你一世安乐。

我们三家人倒是履行了承诺,一个个把家里的千金嫁给你,你倒好,一次次让我们失望!

这三年,你每年娶一个老婆!

这三年,你每年离一次婚!

沈炎,你才二十一岁就已经是个三婚的男人了!

在男人里,你怕是独一份了!

而且,我是你最后的一份姻缘!

要是我再跟你离婚,不再管你,你爷爷在天之灵能安息吗?

还有,哪怕没离婚,我把你赶出医院,你能去哪儿?你那爱招惹人的个性,哪天死外边了怎么办?”

沈炎沉默。

他爷爷?

他哪儿来的爷爷,他自幼便是个孤儿。

沈老头并非他爷爷。

秦若云见沈炎不说话,气笑了。

以前老说扶不起的阿斗,她怎么也不能理解,阿斗手下高手如云,撑也给他撑起来了。

直到看到沈炎,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扶不上墙的烂泥。

沈炎笑道:“这么痛苦还是离了吧,离了你好我也好。”

“你别打这个主意了!”秦若云喝了口茶水,道,“说正事吧,刚才他们告状,你不为自己申辩,看来他们所说确有其事了。”

沈炎淡淡一笑,依旧不为自己辩解。

“沈炎,你真就不为自己辩解一下吗?就这么喜欢自甘堕落?真想我调你去看大门?”秦若云道。

沈炎默不作声。

“沈炎!”秦若云咬牙切齿的看着沈炎,“你看看你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就不怕你爷爷的在天之灵寒心吗?

他老人家临终前,豁出老脸去求三位老友照顾你。

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

可怜一代高人,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

沈炎苦笑,沈老头教他?

是他教沈老头好不好!

十岁那年在苏市的远郊,他被还是乡村赤脚医生的沈老头救下。

当时沈老头的生活很是窘迫,自己病了都没钱进医院。

他把老头治好之后,老头便要拜他为师。

沈老头救过他,而且品行端正。

他又闲来无事,加上修复经脉需要巨款,他便没有要沈老头行拜师礼,医术却倾囊相授。

但沈老头毕竟年纪大了,天资也有限,很多东西学不会,医术上不去。

缺钱的他便借沈老头之名给人诊病。

医生越老越吃香。

他年轻,医术不被人相信,沈老头稍微收拾收拾,寡言少语,倒也有点世外高人的架势。

很快,沈老头的名声很快就打出去了。

不出一年,横空出世,医术、算命、卜卦、看相,无所不精的沈老头便成了苏省大名鼎鼎的一代活神仙。

苏省的达官显贵几乎都知道沈老头,闻其名都得尊称一声沈老,秦家当初便是得益于沈老头的帮助,才能迅速崛起,成为苏市的一流家族之一。

只是人人知道沈老,却无人知道他沈炎。

不过后来他倒以另外一种方式一跃而上,成为了苏省比沈老头还要家喻户晓的名人。

三、婚、赘、婿!

名头那叫一个响亮!

苏省的人可能会忘记省长叫什么,但他沈炎之名,如雷贯耳,闻名苏省大街小巷!

这从他后来调到从没来过的静安市的百川医院当副院长,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头就能看得出来。

世间之事,当真是世事难料啊。

“你!你不说话是吧。”秦若云大步来到了沈炎跟前。

沈炎的淡然气得她双手抱胸,在沈炎面前来回踱步。

“好!很好!你喜欢自甘堕落是吧。

行,我也不管你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去看大门吧!

你那两个前妻每天给你一万生活费。

我把保安和副院长的工资差额给你补上。

现在就给你拿张卡,待会儿我会往里先给你打足一年的量!

拿了卡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好。”沈炎道。

“好是吧,我也觉得很好!”秦若云飞快的回到办公桌旁,从包里拿了卡朝沈炎这边砸了过来。

卡片飘落,落在沈炎脚边。

秦若云盯着那卡片,眼眶微红,嘴唇颤抖,胸脯起伏不定。

看得出来,她被气得不轻。

沈炎缓缓弯腰,把卡捡了起来。

他还真的捡!

这个混账东西!

“滚,滚得越远越好!”秦若云见沈捡起了卡片,气得俏脸煞白,抄起桌上的花瓶便朝他砸了过来。

砰!

花瓶正中沈炎脑门,霎时间鲜血四溅。

“啊!”秦若云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俏脸上满是惊慌与担忧。

“你,你流血了,要不去包扎一下吧。”秦若云抓起纸巾来到沈炎身边。

“没事。”沈炎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卡片,“你给了钱的,够看医生了。”

秦若云看着那黑色银行卡,心仿佛被什么抓了一把,痛得让她蹙眉。

不过只是短暂的痛过之后,再看沈炎,她的心突然平静了许多。

她不再愤怒。

哀莫大于心死。

盯着沈炎,她目光淡然,将纸巾递给沈炎,轻声道:“滚吧!”

一句话仿佛抽空了她所有力气。

沈炎将卡片揣入兜里,拿出纸巾擦了一下额头的血液,朝门外走去。

他并不打算计较。

秦若云虽然伤了他,但说到底也是为沈老头打抱不平,对他恨铁不成钢。

秦若云看着沈炎的背影,轻摇了摇头。

突然,沈炎停下了脚步。

秦若云眼睛亮了一下,就像已经熄灭的篝火中的火星子一样,闪了一下一般。

然而,沈炎却只是站那不动。

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

秦若云眉头微蹙,眼中满是狐疑。

沈炎并不知道秦若云在等他幡然悔悟的血性,他停下来也并非是为了这个。

他站住不动,是感觉到头部那挡住他气血贯通的‘竹节膜’,居然在飞快的消融。

大概半分钟过去,那阻住他气血贯通的障碍消失了。

哗!

阻碍消失的瞬间,他经脉之中的力量便飞速流动起来。

这些力量最终汇聚到了一起,如同一群奔腾的野马,在他经脉之中狂奔。

它们穿过那原本没打通的地方,最终让他经脉圆转如意。

当那股劲在他体内的经脉跑完一圈,他顿时感觉浑身都充满了澎湃的力量!

“实力恢复了?”

沈炎身子有些颤抖,眼眶也有些发红。

十一年了!

他憋屈了整整十一年!

他原本是个修道奇才啊。

虎落平阳被犬欺已经够惨了,而他却被欺了十一年!

沈炎双拳紧握。

他身负血海深仇,终于看到希望了!

至于在这医院看大门?

他一身本事,哪里去不了?

他已经浪费了十一年,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沈炎,你怎么了? 头疼吗?”秦若云问道,“我让专家们进来。”

“不用,我没事。”沈炎咧嘴一笑,“就算是要见专家,也是我去找他们。”

秦若云说的专家,便是院长和那些高层。

他们欺他,压他,而今实力恢复,困龙升天,在离开之前,他要好好报答报答以前在他面前狂吠的野狗们。

狗咬他,他不会咬回去,但一板砖拍过去还是要的。

“你不要闹事,这里是医院,别影响到病人。”秦若云道。

没有了自己期待的反转,秦若云看沈炎的目光,再次平淡了下来。

就像……看一个路人。

沈炎笑了笑,没有理会秦若云,大步朝门外走去。

可是他刚迈出两步,门口便传来一道吵闹声。

吵闹声正朝着他这边靠近,越来越近。

而且,音量也渐渐加大,最终,变成了大喊。

这喊叫令得院长办公室的气氛再次让人紧张起来。

“何院长,我知道秦小姐来了,秦小姐!秦小姐!”

“别想骗我,秦小姐就在里面!”

“秦小姐,我要投诉沈炎!”

院长办公室外,一道充斥着愤怒的声音传了进来。

第3章 投诉上门

“看看你干的好事!到处都是你的投诉!”

秦若云面色沉了下来,瞪了沈炎一眼,从办公桌旁走到了门口。

沈炎也到了门口。

两夫妻并肩站着,门口嘈杂的景象一目了然。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被人用轮椅推着,她的身旁,围了好几个气派十足的领导。

在他们身后,还有不少看热闹的。

那妇女气质不错,打扮得体,一看就是日子过得不错的人。

可这时她很狼狈。

衣服和头发乱糟糟的不说,她脸上也是惨白一片,毫无人色。

苍白的脸庞、眼中满是血丝、她额头还汗珠密布、青筋直冒。

而且还时不时嘶着凉气。

很显然是身体哪儿疼,疼得难忍。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她那只没有穿袜子和鞋的脚掌上。

一只骨骼变形的乌青脚掌顿时映入众人眼帘。

所有看见的人都心头一跳,全身发麻。

她的脚背高高隆起,那骨头似是随时要穿破皮肤,让人不寒而栗。

秦若云见到气得浑身发抖。

那脚掌别说是感同身受了,就算是瞥一眼,秦若云都觉得全身发凉。

肯定很疼!

然而,沈炎竟然对人家说,你这脚不严重,摁一下就好了……

简直混账至极!

秦若云迅速扭头,怒视着沈炎。

刘梅?

沈炎对秦若云的愤怒不以为意,他眉头一挑,看着轮椅上同样怒视着他的女人。

这女人他认识。

不光是他认识,应该是在场的每一个百川医院的人都认识。

刘梅,市卫生局一把手郝局长的老婆。

今早上跟好友出去游山玩水整烧烤,去的时候乐极生悲掉沟里去了。

然后脚掌骨折,脚趾、脚背有几根骨头错位。

他早上想给她踩一脚来着,可惜她不肯,院里也不让,结果脚便肿成现在这样了。

尽管院里已经排期准备给她手术,但手术的结果不会太好,刘梅有糖尿病,糖尿病人手术的风险比寻常病人高不少。

而且,术后的恢复也很麻烦。

医者父母心,没遇到那是没办法,既然遇到了,刘梅也不是什么坏人,他自然是要帮着治的。

十指连心,手指被小刀割破都疼得龇牙,更别说伤筋动骨了。

不过摁一下不怎么管用,那肿胀程度,他双手已经握不住了。

正骨八法:摸、接、端、提、按、摩、推、拿这几种都不适应现在的情况。

之前刘梅的脚没有肿成现在这样,摁是最合适的,现在按摩虽然也合适,但时间会有些长,虽说时间有些长也不会太长,可那得病人同意才行啊。

病人不同意的情况下,别说时间长些了,他连人家的脚都碰不到。

这种情况,得上去就是一脚!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骨折踩好!

不过现在没机会,刘梅死死盯着他呢。

“沈炎,还不赶紧道歉!”秦若云小声呵斥道。

普通病人被沈炎搞这么一出也会很生气的,更何况这还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局长夫人。

秦若云对刘梅老公有印象,郝局长作风强硬,刘梅平时肯定基本没吃过亏。

“道什么歉,之前她的腿伤没到现在的地步,摁一下的确是可以弄好的。”沈炎道。

“荒唐!你还胡说!”秦若云美眸中满是怒意。

“秦小姐,你看吧,这个沈炎哪儿配当医生,百川医院有这么个医生,简直就是病人的噩梦!”刘梅冷声道。

这时候,医院第一把刀彭副院长、骨科专家石主任、医院大管家办公室罗主任也来到了刘梅身后。

副院长、骨科的主任、办公室主任、院长。

这一下百川医院的几个重要人物几乎都到齐了。

“秦小姐。”何晶走上前来,一脸为难的道,“沈炎实在太过分了,我们跟刘夫人说了很多好话……”

“没用!”刘梅怒道,“你们想想他当时说的是人话吗?什么叫摁一下就好了,那么严重的骨折!多亏了你们及时赶到,把他赶走,这么严重的骨折,不手术怎么可能好得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何晶淡淡一笑,随即轻蔑的瞥了沈炎一眼。

沈炎神色淡漠,眼神冰冷。

今天的投诉全是何晶搞出来的。

她是在为秦若云抱不平,毕竟身为秦若云的闺蜜,见不得优秀的秦若云嫁给了他这么个垃圾。

她帮闺蜜两肋插刀,他懒得跟她计较,但故意唆使刘梅也来投诉,故意夸大平日里他的不好,那他就不想忍了。

这种搬弄是非,爱耍小手段的小女人着实令人生厌。

不过这会儿他没空搭理她,他得先把刘梅的脚伤弄好。

“刘姐。”

秦若云看向刘梅,脸上挂着笑容。

沈炎眉毛一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秦若云对他还是不错的,虽然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但义务上,她是尽到了。

她的一声刘姐,能瞬间拉近俩人之间的距离。

有如粤东街头那一声亲切的靓仔,能让对方瞬间迷失。

果然,秦若云话音刚落,刘梅快速起伏的胸口放缓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很气。

她毕竟没遇到过沈炎这么孟浪,这么不负责任的医生,要是被一道亲切的呼唤就把这股怨气给弄没了,那她也不至于冲这儿来了。

再者,她觉得医院的领导们说的也对,为了患者考虑,医院必须废掉沈炎的副院长职位。

她这是在积德行善!

“秦小姐,不是我要为难你的医院,而是你这医院有些人太过分了!”刘梅怒视着沈炎。

“我们医院没做到位,我很抱歉,不过我会尽快帮你处理好的。”秦若云道,“进去说话吧。”

秦若云说完便主动将刘梅推进了办公室,自己则来到院长椅旁坐下。

坐在椅子上的秦若云面露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一起进来的还有何院长和彭副院长、石主任。

门口则被办公室的罗主任率人挡着,看热闹的人进不来。

几个院内领导可不敢看秦若云,他们知道秦若云这笑容是装出来的。

他们刚刚才投诉了她的老公,跟着刘梅又跑来投诉,她心情能好才怪!

沈炎在原地没动,他在找机会。

如果不是秦若云在,他强行就给治了,没人拦得住实力恢复了的他,可秦若云挡着呢,她这人还是不错的,沈炎不想对她动粗。

不过如果一直找不到机会的话,那只能强来了,他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秦小姐啊,怎么处理这个沈炎,你发句话吧!”刘梅声音冰冷。

“我会秉公处理的。”秦若云看了沈炎一眼,道,“对了,刘姐,你先别生气,能说一下事情经过吗?”

刘梅瞪了沈炎一眼,道:“是这样的,我这脚骨折了。

这个自称副院长的神经病说我的骨折不严重,摁一下就好了,然后好在其他医生及时赶到,把他拉开了!

我还看到他骚扰其他病人!

人家来看肚子疼,他说人家的家里风水有问题,这不胡扯呢吗?

必须处理!必须严肃处理!”

刘梅越说越气。

其他看热闹的人则笑出了声。

虽然他们也有所耳闻,但再次听到摁一下骨折就好,肚子疼是风水有问题,他们还是忍不住想笑。

这个上门女婿真的是不光废,神经还不正常。

这种人真要严肃处理!

秦若云也愣了愣,随即颇为愤怒。

这个沈炎真的是荒唐至极!

百川医院出了这种副院长,要不是背靠秦氏医药集团,估计早就被刘梅给拆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老公可是静安所有医院的顶头上司!

而且即便背靠秦氏医药集团,静安卫生局真要弄死百川医院,她也会很难办。

人家那是依法依规,合理取缔!

她目光如刀,扫向沈炎。

然而,这家伙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淡然样子。

所有医院的领导们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笑意。

沈炎这还不死?

第4章 一脚踩好骨折!

“秦小姐,不是我煽风点火啊。”院长何晶站了出来,“仅凭着经验来正骨难免会有不可估量的后果。

而且,刘夫人她是糖尿病患者。

糖尿病患者动手术都很危险的。

一来伤口不好愈合;二来容易感染;三来手术时血也不好止。

别说沈炎没那么精湛的医术,就算有,也不该这么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的。”

秦若云听到何晶的话,轻轻点头。

何晶的话很有道理。

中医正骨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是个糖尿病患者,万一有半点纰漏,那可就糟糕了。

糖尿病患者的骨伤很麻烦。

一念及此,她再次看向沈炎,道:“沈炎,你先道个歉。”

“光道歉可不行,必须严肃处理。”刘梅有言在先。

没这么便宜的事!

秦若云点了点头,眼神复杂的看向沈炎,有失望、有无奈、也有愤怒。

沈炎知道这么扯下去,基本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他身上,他想偷偷给刘梅来一脚的可能性不大了。

看样子,他得强上。

“沈炎,好好给刘夫人道个歉吧。”何晶提醒道,“做错了就要认。”

沈炎摇了摇头,道:“道歉就算了吧,其实你们不应该把注意力都放到我身上,应该多琢磨琢磨医术,你们多琢磨医术就会知道,她这个骨伤,能正骨最好不要动刀……”

“混账!”何晶怒道,“秦小姐,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他还在胡搅蛮缠!”

刘梅也哼了一声,道:“医院已经给我安排了手术,有骨科专家石主任把关,不劳你费心!”

沈炎摇了摇头,道:“你得考虑自身的血糖,这将会很大的风险,你需要去赌,然而你今天好好的突然栽沟里去了,运气并不站在你这边。”

沈炎提醒着刘梅,以百川医院的医生水平和条件,她的危险系数还挺高的,去省里倒是好很多。

不过,刘梅家的风水问题注定,她去省里也会有麻烦。

刘梅脸色顿时铁青。

“你居然咒刘夫人!”何晶伸手指着沈炎道。

“沈炎!道歉!”秦若云很是痛心。

这个沈炎怎么就这么不上道,他死活不道歉,她这边怎么帮他缓和?

非要闹得被人赶去看大门吗?

“沈炎,你说很大风险,我这个骨科专家似乎还没你懂骨科?”骨科的石主任也站了出来。

沈炎叹了口气,道:“之前用手摁一下就好,现在不行了。”

“那你说说,现在应该怎么弄?”石主任听笑了。

“脚踩,得踩一脚。”沈炎道。

“什么???”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沈炎。

他娘的神经病!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秦若云银牙紧咬。

沈炎道:“跟你们根本解释不了,你们看结果吧。”

“你不要乱来!”秦若云猛地站了起来。

其他人也拦住沈炎。

何晶挡在最前面。

“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保安!保安!”何晶大叫起来。

沈炎想给她一耳光,但现在不合适。

目前当务之急是搞定刘梅的骨折,然后他要走也好,要打人也好,到时候再说。

现在把何晶揍了,其他医生、秦若云他们肯定会很激动,他就没办法做事了。

总不能连秦若云也打。

秦若云还是不错的。

“滚!”沈炎力道一震,将靠近的人直接震开,大步来到了刘梅身边。

他实力已经恢复,这静安,谁挡得住他?

刘梅坐在轮椅上,双目圆瞪,脸色惨白。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的人瞳孔都骤然一缩。

“不要过来!!!”

刘梅大叫道。

石主任也大惊失色,赶紧阻拦。

“不要!”

院长、副院长、罗主任还有秦若云都下意识的喊道。

然而,沈炎已经来到了刘梅身前。

而后,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沈炎的脚朝刘梅的伤脚踩去。

“不要啊!!!”刘梅惨叫起来。

“咔嚓!”

沈炎并没有搭理他们,一脚狠狠跺在了刘梅那乌青肿胀的脚背上。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他们之前可是看到了的,那脚很明显伤得很重。

别说是踩了,就是摸一下都很疼!

这一脚踩下去,那不得要人亲命啊。

就算没要老命,万一让断骨弄破了血管,那可就麻烦了!

必须马上手术,而且难度不小。

所有人都面露不忍,心头一阵悸动。

太可怕了!

“啊!!!”

果然,沈炎脚一落下,一道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起。

是刘梅痛入骨髓的叫唤。

刘梅声音都嘶哑了。

所有人都不忍的听着这声叫唤,看沈炎的目光满是愤怒。

这得多疼啊。

脚踩骨折病人!

简直太过分了!

“沈炎,你太过分了!”秦若云喝道!

“报警!报警!”

“赶紧让担架过来,准备手术!”

“快!快!先把他控制住!”

场面一下就乱了起来。

十几个医院的大小领导一下就把沈炎给围在了中间。

那些看热闹的人也见义勇为的冲到了刘梅身前。

大家来医院都是看病或者带家人来看病,对于病人的遭遇,感同身受。

沈炎被团团围住,只是淡淡一笑,朝秦若云看去。

秦若云怒视着他,那好看的眸子里,满是怒火。

沈炎这个混账是怎么想的,太让她失望了!

这么严重的骨伤说踩一脚能好就算了,她可以不跟他计较,但他竟然真踩,把病人的生命健康当儿戏!

这必须严惩!绝不姑息!

不过现在她没空处理沈炎,先让保安把他带下去吧,现在最紧要的是把刘梅的脚伤治好。

何晶站了出来,怒道:“沈炎,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

人家石主任可是静安公认的骨科第一人!

他可是在市保健办挂了号的名副其实的骨科专家!

市保健办可是专门为市领导们服务的专家机构,在那挂号,等于是官方认定!

你算个什么东西?

竟然敢偷偷脚踩骨伤患者,秦小姐,我建议报警,这是蓄意伤人!”

秦若云银牙紧咬,看着沈炎,美目中情绪复杂:“你知道错了没有!”

“不过是市级的专家罢了。”沈炎不以为意的道。

他教出来的沈老头都不止这点水平。

就那样还被他嫌弃呢。

很多病症沈老头都看不了,最终经常都得他亲自出手。

最终,误打误撞的,他把沈老头塑造成了苏省活神仙。

秦若云美目中满是怒意,这家伙,竟然还不知错!真以为她不会严惩吗?

这个家伙,老老实实看大门去吧!

“沈炎!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何晶怒道,“你知道市级的专家意味着什么吗?”

“是啊,沈炎,听我句劝,无知没事,但出来害人就是你的错了。”彭副院长道。

石主任也面露讥讽:“沈炎,你居然真敢踩,这是在找死,你懂骨科吗!”

几位骨科方面的权威一边检查刘梅的情况,一边道。

“去给她拍个X光检查一下吧!”沈炎淡淡道。

“拍X光?你是不是活在梦里,真以为自己一脚能踩好骨折?”何晶冷笑了一声,“你要是这么厉害就不会上门了。”

“就是啊,什么东西,都上门了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

“拍X光啊,满足他!要是骨头有什么问题,告他蓄意伤人!判刑!”

沈炎看了眼周围,他俨然成了一只过街老鼠。

大家抄家伙的抄家伙,叫人的叫人,纷纷想要除他而后快。

他懒得解释,看向还在叫唤呻吟的刘梅,问道:“刘夫人,你先别叫了,仔细感受一下,脚到底怎么样了。”

“啊?”刘梅愣了愣,停了下来。

有种溺水的人发现自己挣扎的地方才不到一米深的错愕感。

众人顿时批评起沈炎来。

这他娘的说的是人话吗?人家骨折的地方被你踩了还不能叫了?

“咦?等等。”刘梅感受了一下,面容竟然恢复了正常,“好像不那么疼了诶。”

众人一愣,顿时静了下来,朝她看去。

都市相师神话-沈炎, 秦若云-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64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