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仙医-陈平凡, 米彩-都市异能小说

桃源小仙医-陈平凡, 米彩-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林中奇遇得传承

绿水村,陈家院子内。

“哥,咱爸这病可咋办呀,家里的药快吃光了,咱爸的病眼看是越来越严重了…”陈小花眼含泪花的说道。

陈平凡握紧双手,思考了半天,终于说道:“小花,你别担心了,我再去二叔家里借点钱吧,实在不行的话,再想别的办法,后山上不就据说有许多珍稀药材吗。”

陈小花听了陈平凡这话,为难的说道:“可是,二婶会借吗,她上次说的话可难听了...”

陈平凡重重的叹了口气,上次去二叔家借钱,被二婶一顿嘲讽加谩骂,可这次是实在没办法了,家里的药没了,父亲已经卧病在床半年了,光靠母亲种地的那一点收入,根本支持不下去。

左思右想,陈平凡还是背上了筐子,摸了摸陈小花的头,坚定的说道:“我再去二叔家试试,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后山采药!”

陈小花点了点头:“那,哥,你小心点,听爸妈说过,后面的山上可危险了,听说隔壁老李叔家的儿子去山上玩,就被一头狼给叼着跑了呢!”

陈平凡冲着陈小花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你在家里照顾爸妈,我做完事情,很快就回来!”

说完,陈平凡就走出了院子,往村东头的二叔家走去,今年的秋天天气就已经很冷了,陈平凡家里没什么钱,又大部分都拿去给他爹陈勇看病去了,所以陈平凡到现在也没个厚实衣服穿。

一路上哆哆嗦嗦的,陈平凡一路小跑着往二叔家跑去,心想着,跑着确实是要暖和一点,希望一会儿二叔和二婶可以好说话点吧,不然,我还真得去山上采药了。

过了小十分钟,陈平凡终于是一溜小跑的跑到了陈二民家门口,陈平凡现在很是踌躇,在门口转悠了半天,还是鼓足了劲儿,上前敲响了陈二民家的门。

陈平凡深吸了口气,紧张的敲了敲门,喊道:“二叔!我是平凡,您在家吗?”

过了没一会儿,门里就传来了一阵大嗓门的喊声:“谁呀!大晚上的,陈平凡,你是不是有病啊,大晚上你敲什么门,赶紧滚蛋!”

陈平凡听到这话,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知道,这是二婶的声音,二婶一直就不待见自己,但还是耐住性子,低声说道:“二婶,我想朝你们借点钱,我爸的药快吃光了,今年的收成也不好,家里钱不多,等明年我一定还您!”

李丽一听陈平凡是来借钱的,一把就打开了大门,叉着腰,脸红鼻子粗的朝陈平凡骂道:“借钱?你们拿什么还啊?就你爸那个残废,这辈子也好不起来了,还是早点让他死了吧, 这样还能减轻点你家里的负担,不至于拖累你和你妹妹两个小王八蛋,哼!”

饶是陈平凡脾气再好,也是禁不住这样的侮辱,一下子少年心性就上来了,瞪着李丽,一字一句的说道:“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我家是穷,你不借给我们钱就算了,但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爸。”

“风水轮流转,等哪天我发达了,有你好看的!”陈平凡说完,就背着筐子转身离开了。

李丽被陈平凡这么说了一通,当下还是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对着陈平凡的背影喊道:“嘿你个小王八蛋,还敢对我大吼大叫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还等你发达,下辈子吧!”

陈平凡听着背后的叫骂声,没去理会,径直往后山上走了过去,这一路上,陈平凡边走边想:“要是能在山上捡到个人参什么的,卖了钱,买药的事情就不用愁了。”

想着,陈平凡的脚步越来越快了。

刚到了山上,山路是特别不好走,这山平时野狼什么的特别多,所以村民也不会常来,这会儿陈平凡刚路过一个小树林,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朱老六,你给老娘滚开!你别碰我!”

“嘿嘿,白芳,你男人刚结婚就出事儿死了,你这刚结婚就守活寡的,肯定没尝过滋味儿吧,你朱哥活好,你只要陪好你朱哥,我保证你在这绿水村横着走!”

由于树林长的比较密,所以朱老八没注意到在附近的陈平凡。

陈平凡看到白芳被朱老六逼到一个角落,顿时就着急了,这朱老六,平时仗着自己是支书儿子,在村里正事不干,作威作福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想侮辱白芳!

陈平凡四处扫视了一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棍子,垫着脚,就朝朱老六身后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了,然后抡起棍子,就准备一下子打在朱老六的头上。

可没成想,陈平凡这一用力,脚给崴了一下,顺势身子一歪,棍子就打错了地方,打在朱老六的肩膀上。

朱老六被一棍子打在了肩膀上,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的,扭过头一看,居然是陈平凡,喝骂道:“我草,你这个狗东西,敢打老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他一把就抓住了陈平凡的手,将陈平凡按在了地上,朱老六身材魁梧,陈平凡呢,虽说是人高马大,可平时就是营养不良,没什么力气。

这被朱老六一顿胖揍,白芳见陈平凡被按在地上暴打,拉着朱老六的手,急的不行,说道:“你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可朱老六可不管这一套,拳头狠狠的砸在陈平凡的头上,嘴里骂着:“他妈的,还没人敢打我呢,这王八蛋,我看也别活了!”

说着,朱老六就一把把陈平凡提了起来,拖到山崖边上,一把推了下去,骂道:“你不是作死吗,那就给老子死去吧!”

白芳见朱老六真把陈平凡推了下去,顿时就惊呆了,朱老六这时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也顾不得白芳了,赶忙扭头就跑。

陈平凡这会儿被推下去,想着,这回算是真完蛋了,可惜了,不能孝顺父母,照顾妹妹了,想着想着,陈平凡突然身体一疼,撞在了半崖上的一棵树,借着冲击力,被扫到了半山崖的山洞边儿上。

陈平凡缓了缓,捂着身子站了起来,感受了一下,应该是肋骨摔断了几根,

卧槽,这可真是他娘的命大,这都没死,可这么高的山崖,又没有路下去,可咋办呢。

没办法,陈平凡只能拖着沉重的身体往山洞里走去,走到尽头,陈平凡发现里面有一尊石像,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石像是个长胡子老人,但现在陈平凡也顾不得仔细看了。

他现在浑身疼的不行,只能靠在神像旁边,躺了下去,没一会儿,陈平凡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本尊游历此界,你行善事,被歹人所害,我观你命格不凡,与我算是有缘人,便赐你一场造化,算是为此界留下的礼物吧。”

梦境中,陈平凡看到一个白胡子老头飘在空中,对着自己说这些话,四周空荡幽暗,什么也看不见。

而白胡子老头似乎是自带圣光,看起来很是神圣,而且陈平凡看他好像还很眼熟,很像是刚才看到的那个神像。

“您是谁?”陈平凡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有种亲近感,问道。

白胡子老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冲陈平凡点点头,微微抬手,化作剑指朝陈平凡的眉心点去。

咻的一声!

第2章 给老爹治病

一道白色的光芒射进陈平凡的眉心,吓了他一跳,陈平凡结结巴巴的说道:“什,什么情况…”

“我传你太上经之传承,勤加修炼,会得到你想不到的力量,努力吧,年轻人。”

白胡子老头说完便笑呵呵的消失了。

陈平凡有些晕乎乎的,“我去,我这是在做梦吧,也太真实了。”

陈平凡抬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这一下就把他给疼醒了,“我去,还真的是在做梦,唉。”

当陈平凡回忆起刚才的梦境时,脑子突然传来一股刺痛的感觉。

紧接着,一堆庞大而又神起的信息在陈平凡里的脑海里涌现,陈平凡仔细一看,居然是些什么修炼法门、炼丹术、阵法图、武学、医术农学等等。

陈平凡顿时就惊呆了,卧槽,刚才真的是梦吗,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这么多信息是从哪里来的?

卧槽,难道我真的获得了传承?

起飞了起飞了,陈平凡激动的跳了起来,他是一蹦三尺高,这可给他惊呆了,自己不是受重伤了吗,怎么身体上一点伤痕都没了不说,自己还能蹦那么高了?

陈平凡仔细思考了一下,莫非是那《太上经》的缘故?想到这里,陈平凡赶紧坐下,从脑海里找出《太上经》的修炼方法。

当陈平凡按着修炼方法开始修炼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四周有些看不到的东西缓缓的涌入自己的四肢百骸和丹田处,然后在丹田处凝聚起来。

他感觉这些东西进入到自己的体内以后,似乎在改善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像是浸泡在热水里一样,浑身舒坦。

在这么冷的天里,陈平凡对这种感觉一下子就上了瘾,不想停下来,他感觉现在比在自家被窝里还暖和。

随着气息不断在自己的丹田处凝聚,陈平凡能感觉到那些气息正在自己的丹田处凝聚成一棵翠绿色的种子。

陈平凡在脑海里快速阅览了一下《太上经》,知道了这棵翠绿色的种子叫做生命之灵,而这生命之灵是有进化性的,传承里的所有功法都是借由生命之灵的力量施展的。

而当陈平凡每将《太上经》修炼提升一个等级,种子便是会进行发育,结出第一个叶子的时候,也就标志着《太上经》已经修炼到了第一层。

陈平凡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得到了传承,按耐住激动的心灵,陈平凡又研究了一下功法。

他在《太上经》中发现,功法第一层的时候,可以洗髓伐骨,提升神智,陈平凡集中意念在生命之灵上,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气流穿过自己的身体。

几分钟后,陈平凡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身上冒出了一堆粘稠污浊的黏液,散发着一股腥臭难闻的气息。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自己身体无比轻快,精神也比之前好上了数百倍,一蹦几米高,陈平凡知道,这是生命之灵改造了的自己的身体。

陈平凡现在是欢喜无比,有了这生命之灵,自己从此就要一飞冲天了!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光照进洞口,陈平凡走出洞口,往上望去,此时距离悬崖有七八米高,陈平凡思索了一下,用力一跳,就跳到了之前把他扫了一下的那个树枝上。

陈平凡对着树枝说道:“树兄,真是多亏了你啊,不但救了我的命,还给了我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感谢!”

说完,陈平凡又是一跳,一下子就跳到了悬崖之上,此时陈平凡的心情是十分激动无比,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

借由生命之灵的帮助,陈平凡现在对生命的感知力强了无数倍,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对面的树林里藏着一棵将近五十年的野山参。

三十米外的坡下有一棵百年何首乌,崖边居然还有数不尽的三七,陈平凡现在是无比的激动,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要发财了!

陈平凡激动的往对面山林跑去,准备把那棵五十年的野人参挖出来,陈平凡刚把野人参挖出来,揣到自己的怀里的时候,就听到山下传来一阵阵呼喊声。

“平凡,你在哪里呀!你快回话呀!平凡”

“哥,你在这里吗?哥!”

“陈平凡,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吗?!”

听声音,是自己的老娘、妹妹以及白芳等人。

陈平凡赶忙往声音传来处跑了过去,见到陈平凡出现到眼前,老娘、妹妹以及白芳顿时喜极而泣。

白芳连忙跑过来,一把撞进了陈平凡的怀里,哭着说道:“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呢,还好你没事。”

陈平凡被白芳的举动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尴尬的拍了拍白芳的身子,说道:“我没事,你放心吧。”

说完,陈平凡看向了自己的老娘以及妹妹,说道:“妈,妹妹,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昨天就是挂在了树上,我又爬了上来。”

老娘抹着眼泪,拉着陈平凡的手,激动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爹还不知道呢,咱们快回家去吧。”

陈平凡点了点头,和妹妹陈小花拉着妹妹走下山往家去了。

到了家门口,老娘和妹妹先进去了,陈平凡看了看白芳还跟着身边,说道:“那个啥,你还有事吗,要不留下来吃饭吧。”

白芳好像刚回过神来一样,红着个脸:“啊?我,我就不留下了,对了,平凡,我家里的电灯坏了,我自己也换不了,你能帮我换一下吗?”

陈平凡想了想,自己左右也没事,就点了点头:“嗯,可以,一会儿我就去你家里找你,你在家里等着我吧。”

白芳红着脸点了点头,应道:“哎,那我就先回去了啊,你快去洗洗吧。”

陈平凡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还有一堆腥臭难闻的黏液,摸了摸头,笑了一下,跑到屋里,先是把挖到的那根老人参放到了自己的屋里,然后洗了个澡。

陈平凡收拾完以后,来到了父亲的屋里,准备报个平安,陈平凡刚走进屋里,突然发现,在父亲受伤的腿上面,居然冒着一层薄薄的亮光,陈平凡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能治这病!

陈平凡先是跟父亲道了声好,随后说道:“爸,妈,我爸这病,我好像能治!”

老娘愣了一下,说道:“你哪儿会治病啊,再说了,你爸这病,就是镇上最好医生都治不了,你就别费这个心思了。”

陈勇听了陈平凡这话倒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他娘,就让他给看看吧,我这腿,左右不过是这样了,兴许他真有什么办法呢。”

陈平凡自信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的,我之前跟一个走方的老郎中学过一个偏方,我给我爹试试!”

说着,陈平凡就走上前去,将陈勇的裤子挽了起来,陈勇的腿现在看着是骨瘦如柴,这是肌肉坏死的毛病,陈平凡深呼了口气,将手放在了陈勇的小腿上。

随后,陈平凡直接凝神,激发生命之灵的灵气,传到陈勇的腿上,一阵微弱的白光缓缓的包裹住陈勇的腿。

过了一会儿,陈勇突然一脸震惊的喊道:“诶唷,我的腿!”

第3章 白芳的屋子

老娘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你的腿怎么啦?”

陈平凡笑了笑,自信的说道:“老爹肯定是腿有感觉了,对不。”

陈勇一脸激动的说道:“对对,我的腿刚才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好像能稍微动弹一下了。”

老娘也是非常震惊,连忙问是怎么回事,陈平凡笑着说道:“肯定是有用吧,等过两天,我再给我爹治一次,下次,保准治好!”

陈勇和老娘现在是真的被陈平凡给震惊到了,陈平凡安抚两人休息,就准备出门给白芳修灯泡。

临走之前,陈平凡对小花说道:“妹,咱家这就要有钱啦!”

陈小花一脸懵逼,以为陈平凡是摔到了脑袋,在白日做梦,歪着头,看着陈平凡哼着小曲一路往外走去,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继续埋头写作业。

陈平凡走在村里的土路上,心情好到了极点,嘴里哼着小曲往白芳家走去,在路过村长家的时候,陈平凡听到村长家一阵阵的吵闹声。

陈平凡停下了脚步,仔细听了听,好像是村长女儿米彩说话的声音。

“朱老六,你这个臭流氓!你说,你是自己进到我家院子来的,还有,我晒在外面的衣服呢!”

米彩娇喝道,漂亮的小脸气的红扑扑的。

朱老六猥琐的笑了一下,米彩是村长的女儿,今年刚大学毕业,自己早就看上她了,今天趁村长去镇里医院瞧病,米彩一人在家,这才撬了门进来。

朱老六轻咳了一声,假正经的说道:“小彩,你可别这么说啊,我可不知道你的衣服在哪儿呢,刚才我路过,见到你家门大开着,我就寻思着进来看看有没有事儿。”

米彩现在是又气又急,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人,“我明明看到你偷拿我的衣服了,而且,我家的门是锁好的!”

朱老六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彩妹子,你衣服找不到了呀,那行,朱哥跟你一起进屋好好找找。”

说着,朱老六就一把抓住了米彩的胳膊,要把米彩往屋子里拉。

米彩顿时就吓了一跳,这家里也没人,拉到屋子里,哪儿还能有好啊!

急忙大喊道:“救命啊,你放开我,朱老六,你给我滚出去!”

陈平凡站在外面,看到这一幕,顿时火气就上来了,他娘的,这朱老六真是一件人事不干,他一把冲了进去。

大声喝骂道:“朱老六,你这个王八蛋,给我松手!”

朱老六被陈平凡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陈平凡,:“卧槽,你小子没死啊,没死就滚远点,小心这次真的弄死你!”

陈平凡也是懒得跟他废话了,一拳打了一过去,朱老六冷笑一声,就凭你这小身板,跟我打?

朱老六甚至准备硬接下这一拳,可没想到,陈平凡这一拳打在朱老六的脸上,一下子就把他打飞了三四米远,牙齿都掉了好几颗。

朱老六这次可是吓傻了,这,这怎么回事,陈平凡怎么这么猛了,吃药了?

陈平凡看着朱老六,冷哼一声,“赶紧给老子滚,下次再看见你不做人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老六现在是又气又怕,颤抖抖的站了起来,捂着脸,结结巴巴的说道:“陈,陈平凡,你给老子等着,敢惹老子,让你全家完蛋!”

说完朱老六就赶紧跑了出去。

陈平凡懒都懒得理他,看朱老六走了,陈平凡看向米彩,问道:“你没事吧?”

米彩还有些惊吓,缓了缓,说道:“平凡哥,我没事,谢谢你。”

陈平凡笑着点了点头:“嗯,没事就好,诶,米叔和米婶呢?”

米彩漂亮的小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低声说道:“我爸胃病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大部分时间都吃不了东西,他俩今天去镇里看医生了。”

陈平凡听到这话,想到确实是听说村长这些年劳累过度,胃病的很严重,突然想到,自己的《太上经》连自己父亲的腿病都能治,那胃病应该也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陈平凡对米彩说道:“米彩,等啥时候米叔回来了,你找我,我之前和一个走方郎中学过一点偏方,对治胃病可有效了。”

米彩听到陈平凡的话,顿时激动的抓住了陈平凡的手,惊喜的说道:“真的?你会治胃病?没骗我?”

陈平凡被米彩这一举动弄得有点紧张,脸红着点了点头,“嗯,真的。”

米彩这才发现自己一激动拉住了陈平凡的手,顿时脸就羞红的像个小苹果似的,轻声说道:“那,那我回头去你家找你。”

陈平凡点了点头,和米彩告了别,就朝着白芳家走去了,白芳家在村东头挺偏僻的角落里,她男人结婚那天喝多了,还没来得及办事,人就走了,就剩下白芳一个人。

陈平凡走到白芳家门口,敲了敲门:“白芳姐,你在家吗?”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声音:“在呢,平凡,你进来吧!”

陈平凡听到这话,就自己推开了门,往屋里走去,这屋子采光不好,不开灯,白天都是黑乎乎的。

陈平凡走到屋里,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摸着黑,往里走着,开口问道:“白芳姐,你在哪儿呢,我看不到你。”

就听白芳的声音传来,“我在里屋呢,你进来吧。”

陈平凡点了点头,就往里屋走去,摸着黑也不敢走太快,刚进了里屋,陈平凡就撞在了一个散发着女人香气,丰满的身体上面。

陈平凡吓了一跳,赶紧退后了两步,眼睛适应了屋子以后,陈平凡抬头一看。

只见白芳穿着一个白色小吊带,下身到大腿根的短裤,陈平凡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紧张起来了。

也是,白芳本来身体就好,165的身高,前凸后翘,丰满的身体散发着十足的女人味,也不怪二十出头的陈平凡受不了。

陈平凡结结巴巴的说道:“白芳姐,那个,我来给你装灯泡了。”

白芳看着陈平凡这模样,笑了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看来自己还是有点本色的,陈平凡这样子,给了白芳极大的信心。

白芳柔声说道:“嗯,平凡,灯泡我都买好了,你就踩着这个凳子装吧,我给你扶着。”

陈平凡红着脸点了点头,接过白芳递过来的凳子,又拆开灯泡包装,就站了上去,准备把坏了的灯泡拆下来。

陈平凡刚站上去,把旧灯泡拆了,替给白芳,就准备换新灯泡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芳对陈平凡说道,:“平凡,屋里黑,我给你扶着点,免得不安全。”

陈平凡点了点头,“嗯,那就麻烦你了,白芳姐。”

白芳也没说话,朝着陈平凡就走了过去。

没一会儿,陈平凡突然就感觉到两个柔软的东西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腿上,陈平凡身体一僵,感觉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桃源小仙医-陈平凡, 米彩-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392 Second.